<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十二章 小爷就杀了你!
    read336();&lt;!--章节内容开始--&gt;

    站在千陌桑身后的人低下头,一脸惭愧,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实话实说。”对于这种情况,千陌桑好像早有预料,也不气恼和惊讶。

    “炼药公会对那日壁城的炼药师,提过要求,必须要对这个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闭口不言。”也就是说,现在他们就算是打听也没什么用处。

    那些炼药师就算是看到那个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他们也不会承认或者是指认。

    千陌桑优雅表情,微微变动,“你是说,炼药公会?”

    炼药公会这次竟然会管这些事,他们对这个炼药师,还真是格外看重。

    “是主会直接提出的。”那人继续道,然后悄悄擦了擦额上冷汗。

    炼药师公会下的命令也就算了,还是主会那边传过来的。

    分会炼药师可能不怎么放在心上,但是主会提出的要求,炼药师们不可能不放在心上。

    同样的,这些炼药师也会知道,那个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在炼药师公会有多重要,不过刚刚考核,就得到了主会的认可!

    “还是主会。”千陌桑轻哼一声,他们还真是有心。

    “是的。”那人应道。

    不就是主会,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十八岁的炼药师就算了,还是灵品。

    这样的天才,会有多少人窥探,炼药师公会当然也要小心点。

    这个炼药师不管是放在哪股势力,这股势力就相当于拥有了一个巨大的潜力股,随时就会爆发的那种。

    “还是要查。”他就不信,什么都查不到。

    “属下明白。”说完,那人转身离开。

    千陌桑站在原地,眯起眼睛看着走上第三层的身影。

    他和前面两层一样,随便逛了一圈,然后直接就上了第四层。

    “第四层。”优雅的声音响起,在暗处流转开来。

    离夜走上第四层,刚刚走上去,她就像是逛大街似的,随意走动,嘴角勾起的弧度,上扬加深。

    一开始还以为是错觉,没想到真的有人在看她,看来这份请柬,不是随便给她的。

    黑色的花朵,开的妖冶,花瓣分出五个菱角,成螺旋状,墨绿色的叶子,透着点点吸引,让人忍不住靠前,墨绿根茎埋在土壤中,而那土壤散发着淡淡冰凉的气息。

    离夜脚步往那边走去,看着绽放姿态的黑色花朵。

    “玄之曼陀罗。”

    卖主听到离夜叫出了面前这盆花的名字,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又恢复淡然的表情。

    他全身都被一层黑袍笼罩住,只能看清楚一双眼睛,一双透着死亡气息的眼睛。

    眼中早已呆木,仿佛一点生机都没有,要不是能看到那折射的光亮,真的会以为他是瞎子。

    “怎么换,我要了。”玄之曼陀罗又叫地狱草,相传说只有如同地狱一般的地方才能上长出来。

    玄之曼陀罗生长的地方极为恶劣,想要找到一棵,甚至采摘回来,如此完好,并不多见。

    这个药典,的确是有很多珍贵的东西,前三层已经有不少珍惜药材和丹药,那些东西虽然她用不着,但是不可否认它们的珍贵。

    第四层就连玄之曼陀罗都有了,第五层又该是什么样子,离夜倒是有点期待了。

    “我只要钱。”沙哑的声音透着孤寒,可以听出,他这样已经很多年。

    沙哑的声音传进耳中,离夜抬头多看了一眼对方。

    这嗓子是被冻坏的,看样子他为了这一棵玄之曼陀罗,费了不少功夫,这种药材,他居然只要钱!

    在双方都同意的基础下,用钱交易也是可以到,但是在药典,这种事情很少,偶尔还是会出这么一两个只为钱而来的人。

    “多少?”离夜问道,玄之曼陀罗在炼药师眼里是不可以用价值来估算的。

    其实这东西也不能拿来炼制单独的药材,最多只是晒干,把它磨成药米分,带在身边防身。

    之所以价值不菲,是因为玄之曼陀罗的毒性,即便是灵皇灵尊,都不能把它逼出来,除非是得到解药才能医治。

    而最神奇的是,玄之曼陀罗的花是有毒的,而它的茎叶却是解药,而根则是炼制丹药很好的辅助药材。

    玄之曼陀罗可以说浑身是宝,一样都不会浪费,价格也可想而知。

    “三十万黄金。”沙哑的声音继续吐着简洁音调。

    三十万黄金!

    离夜差点直接爆粗口,这哪里值三十万了,狮子大张口啊!

    “若你给我两个蛇鳞果,我可以只收你二十万黄金。”

    蛇鳞果,蛇鳞果这东西什么时候这么值钱了?

    “成交!”离夜应道,二十万两,两个蛇鳞果,也不算太贵。

    要是到拍卖会,这个价格说不定会翻倍,这么一株完好的玄之曼陀罗,很多炼药师都想得到。

    至于蛇鳞果,离夜当然是有的,有小白在,还有什么找不到?

    拿着玄之曼陀罗,两个人走到专门进行交易的地方,进行了交易。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个黑袍人拿到钱,直接离开大楼。

    看他离开的背影,离夜很快收回了目光,看来他除了玄之曼陀罗,并不打算换其它东西。

    离夜抱着那盆玄之曼陀罗,走到一个无人的死角处,拿出木盒打开,把它放进去。

    刚把东西放进去,白色的触角立刻稳稳接住,然后带入山谷中。

    把事情做完,离夜才从暗处走出来,刚刚的一幕当然没有一个人看到,否则肯定是不小的震动。

    空间才是最适合生长玄之曼陀罗的地方,千里王藤很快就能孕育出,适合玄之曼陀罗生长的地方,这棵玄之曼陀罗,她并不打算用来制药。

    刚走出去没几步,几个人大步往这边走来,离夜停下脚步,面无表情看着来人。

    天雷刹还真是阴魂不散,最阴魂不散的,还是这个雷锦!

    雷锦得意洋洋走到离夜面前,轻笑道:“炼药师公子,好巧啊,我们又遇到了。”

    炼药师,要不是这次药典,他还不知道这么重要的事,他还是炼药师!

    看了一眼雷锦,离夜这次没有走开,眼中的笑意越发浓郁。

    “太多的巧合,就不是巧合了。”谁还不知道他是特意来堵她的。

    巧?天下哪里有那么多巧合!

    “说这么多没用,你要是看上什么东西,尽管拿便是了。”雷锦没有在意离夜的戳穿,他也没想用这个说事。

    他很少把心思放在一个人身上,他最好是够了,否则……离夜笑而不语看着面前的人,袖子中的手掌翻转,几颗不明颗粒坠落在空气中,然后立刻化为乌有,融入空气之中。

    “不用了。”冷冷说完,离夜直径从雷锦身边走过。

    等会有你好受的!

    雷锦脸色犯难,带着几分怒意看着离夜的背影,咬牙切齿道:“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到那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

    脚步停顿,离夜欣然转身,眸光冰冷看向雷锦,脚步挪动,箭步而过,眨眼的功夫,走出几步远的离夜,瞬间又回到了雷锦面前。

    “挑战你的耐心?”离夜冷声问道,嘴角的笑容,没有一丝温度。

    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身影,雷锦微微一愣,随即回神,阴冷说道:“想知道挑战我耐心的后果吗?”

    他没那么多耐心!

    离夜注视着雷锦,眼中溢出点点笑意,嘴角上扬的弧度越发完美,然而周围的温度,却是越来越低。

    站在雷锦身边的护卫,看到这一幕,神情诧异,一双双眼睛死死盯着离夜,他们根本没看清楚,这少年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好快的速度!

    “你知道挑战我耐心的后果吗?”离夜笑着反问,无形中一股力量在手臂之间凝聚。

    离夜的话还没落音,四周顿时响起倒抽凉气的声音。

    他们周围不少人停下脚步,就这么看着他们,当他们听到离夜的话,早已是目瞪口呆。

    灵者什么时候,可以这么嚣张的和灵君说话了!

    雷锦看到那冰冷的目光,心里咯吱一响,脑海中闪过那天倒下的三个灵君,一丝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蓝紫色的灵力在手臂间翻滚,手掌握成拳头,重重挥出,砸在雷锦的脸上。

    突如其来的攻击,雷锦根本来不及反应,等看到离夜出拳,想去阻止,拳头已经落在了他脸上。

    身影在空中划过弧度,雷锦重重摔落在地上。

    “砰!”一声巨响,地面仿佛都有那么一刹那的震动。

    这一拳,第四层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同时往这边看来,看到地上的雷锦,脸颊不禁抽搐。

    地上躺的,好像是……雷锦吧!

    炼药师一拳把雷锦打趴下了,雷锦不是灵君级别吗?这也太不堪一击了!

    重跌一丈外的雷锦,完全傻眼了,愣愣倒在地上,来不及回神。

    冰冷的呵斥在空中炸开,带着浓浓杀气,气息震开,空气中掀起剧烈狂风!

    “跟小爷说耐心?你再挡小爷的路,小爷就杀了你!”

    说完,离夜豁然转身离开,神情冰冷。

    四周呆滞的目光,久久无法回神,惊的嘴巴张开都能塞下鸡蛋了。

    这个人是炼药师吧?

    尽管炼药师一向高傲,可这么嚣张的炼药师,还是第一次见到。

    哪家炼药师,会指着灵师这么说?还是这么嚣张的语气,最重要的,直接就把人打趴下了!

    看到雷锦脸上诧异呆滞的表情,众人心里含笑摇头,也慢慢回过神来。

    “什么天雷刹,连个炼药师都打不过。”

    “人家炼药师的实力,不过是灵者,他居然连还手都不知道。”

    “不过天雷刹又能怎么样,他们敢得罪炼药师?”

    “今年这次药典,还真是没白来。”

    “能看到如此好戏,当真是出乎意料啊!”

    ……

    每个人都是一脸若有所思看着雷锦,脸上的嘲笑,眼中的嘲讽这些都是免不了的。

    雷锦只是一个灵师,被炼药师打趴下,那最多想只是丢自己的脸。

    可他是天雷刹的少爷,现在这么被人打了,那不就相当于是在打天雷刹的脸。

    想到天雷刹,所有人脸上有多了几分兴趣。

    那个年轻的炼药师,胆子也真够大的,连天雷刹的人都敢打。

    他这么做,天雷刹可是会找上门来的,就不知道到时候他能不能挡住天雷刹的怒火。

    这中临都中部又有好戏看了,就不知大这场好戏,是个什么结果。

    站在暗处正打算离开的阡陌桑,早已是石化当场。

    这年轻人,够嚣张啊!

    一拳把雷锦打趴下不说,还说要杀雷锦的话。

    还有那强悍的气势,仿佛是与生俱来一般,耀眼夺目!

    四周传来的议论,雷锦猛然回神,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紫,看着走远的少年,大声怒叱嘶吼。

    “你们还着做什么!”

    站在一旁,早已惊呆的护卫,听到这一声怒吼,猛地回神。

    “是!”护卫齐声应道,迅速往离夜离开的方向冲过去。

    空气中剧烈波动,离夜不紧不慢在迈开步伐,听着后面传来的动静,没有任何动作。

    四周的人伸长了脖子看着这一幕,脸上露出期盼,一脸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

    少年在前面走着,身后冲上来一大群人,他不但不转身,好像不知道这些似的,这看在众人眼里,神情中多了几丝疑惑。

    他不会是放弃了吧?

    现在不出手,那他刚刚招惹什么雷锦啊!

    就在众人要扔白眼之时,追上来的人距离离夜不过三步,眼看着就要走到。

    一阵罡风掀起,如鬼魅的身影一闪而过,站在离夜身后。

    “住手!”

    灵力翻滚,灵力凝聚而成的屏障挡住冲上来的人,冲上来的几个护卫,在这股阻力之下,被震地连连后退,人仰马翻。

    听到到后面的动静,离夜停下了脚步,双手抱臂。

    这个做保镖的,终于是来了。

    看来他还知道自己是她北宫离夜的保镖,身上还有她下的毒,知道要出手了。

    当所有人看清楚匆匆赶来的身影之际,诧异地眨了眨眼睛。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来的人,竟然是他!

    海家的人!海夏!

    “怎么会是海夏!”

    “海家不是有炼药师吗?难道还需要讨好这个?”

    “谁会嫌炼药师多?”

    “有好戏看了!”

    看到海夏出现后,第四层的人,眼中的笑意更深了。

    这里大多数的人都是中临都的,对他们几个代表势力常出现的人,早就认识了。

    在看到他们出现以后,当然是一眼就看出来对方是什么身份。

    雷锦狼狈走来,看到海夏站在面前,怒斥道:“海夏,这件事和你海家无关,我今天找的是他!”

    如果他愿意和自己去天雷刹,这件事可以一笔勾销,可如果一意孤行,他新账旧账一起算。

    看他孤身一人,如何能承受天雷刹的怒火!

    “这件事的确是和海家无关,我今天出手也不代表海家。”海夏沉声回答,露出的神情是千百个不愿意。

    雷锦当他愿意出手,然后被天雷刹惦记上。

    要不是雷锦做的太过分,他会出手吗?

    “那你是什么意思!”雷锦阴沉着脸,他知道自己打不过海夏。

    海夏是堂堂灵王级别,他和他带来的人,最多也不过只是灵君,灵君级别又怎么会是灵王的对手。

    “他救了我一命,所以我承诺过,在离开中临都之前,都会保护他。”还要做钱袋。

    什么!?

    所有人彻底傻眼了,能让海家海夏保护!

    妈的,这小子走狗屎运了,居然遇到受伤的海夏,还顺手把他给救了,最后海夏直接就变成了人家的护卫!

    这可是海夏啊!

    海家的骄傲,尽管不是嫡系一脉,但是在海家的地位不低,听说在海家,海夏是直接听命海家族长。

    可现在这样的人,跟在一个年轻人后面,说是要保护他!

    所有人呕血想着,自己怎么就没遇到过这么好的事,把受伤的海夏捡回去。

    这些羡慕着离夜的人要是知道,离夜是在什么情况下,把海夏捡回去的,又是怎样才让海夏妥协,他们还会不会羡慕。

    不是每个人都能让海夏做事的,让他做事,就要比他有更狠的手段!

    “所以这件事,你是一定要插手了?”雷锦的神情越发阴沉,他看向离夜。

    这小子什么时候和海夏遇上的,竟然还救了海夏,找到了海夏这么一个护卫保镖。

    “在中临都,我不会让任何人动他!”海夏坚定道。

    雷锦皮笑肉不笑看着海下,“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中临都是个守信的地方了,而你海夏还是个守信的人。”

    扯淡!

    海夏什么时候守信,谁知道他这么护住这小子,有什么目的。

    海夏没有回答,心里暗暗轻叹,中临都当然是可以不守诚信,但是这次,他如果不守诚信就得死。

    “我们可以走了。”离夜扭头冷冷看了一眼海夏,他说的已经够多了。

    海夏扭过头,顿了一会,然后点头应道:“好。”

    说走就走,反正他是不会相信,在这种情况,会对他们动手。

    两道身影离去,雷锦只能眼睁睁看着。

    现在要不是在举办药典,他真的想把这两个人撕碎!

    直到两人走进第四层的深处,海夏大步走到离夜身边,白了一眼她。

    “你跑的还真快。”一下子就跑到了第四层,到了第四层也就算了,最后还碰上了雷锦。

    他刚刚那么一拳直接打过去,算是和雷锦结下梁子了。

    “是你太慢了,身为小爷的保镖,这种事不能出现第二次。”离夜淡淡说道,她一点都不嫌自己这样快。

    要是可以,她早就直接上第五层了,不过第五层听说还没有开放。

    药典的规矩还挺多,说什么第五层收到请柬的人到齐,才能正式开启第五层。

    “是。”海夏心不甘情不愿应道。

    两人一前一后,心思不一的走着,这种相处的方式,谁也不知道会到什么时候。

    回到刚刚摆放药材的地方,离夜抬头看去,当前面一样一样的药材映入眼帘,姿态各异,玲琅满目。

    她忍不住停下脚步发出惊叹,“第四层比前三层好多了!”

    “别在第四层换太多东西,到了第五层两袖空空。”第四层是有不少好东西,但是第五层的东西更为稀有。

    第五层……

    “第五层大概什么时候会开启?”她刚刚说听说,目前反第五层还是关闭状态。

    现在还不能开启,那要什么时候才能开?

    “第五层要等收到请柬的人,全部到齐了才会开启,大概是晚上。”海夏尽职尽责解释,“第五层东西不多,但是件件是精品。”

    都是炼药师梦寐以求的药材和丹药,当然,不只是炼药师如此,这些对灵师同样有吸引力。

    “那继续换吧。”离夜耸耸肩,晚上到现在还有很长时间。

    站在这里,看着这么多药材被人拿走,这可不行。

    海夏嘴角一抽,急忙说道:“难道我刚刚的话你没听到?”

    现在换多了,到第五层,说不定只能看着!

    “我没聋,不过你记性不太好。”离夜头也不回道。

    “什么意思?”海夏跟上去问道,他哪里记性不好了,最起码刚刚说的话,他不会忘记。

    睨视了一眼海夏,离夜一本正经说道:“你暂时是小爷的保镖和钱袋,小爷到了第五层钱不够,不是还有你吗?”

    说完,离夜继续往前走去,她有什么好担心的。

    海夏特地来参加药典,准备的东西肯定很多,所以,她不着急,有个现成的钱袋在这里。

    看着离夜的背影,海夏嘴角一抽,这件事,他还真是差点就忘了!

    “你真不打算说刚刚和雷锦的事吗?”海夏跟上离夜,走在她身旁着急问道。

    他是后面赶来的,来的时候,雷锦已经趴在地上了,只听见了那一句霸道嚣张的话。

    那话,还真像是他会说的,太嚣张了!

    “我有必要跟你说?”离夜双手抱臂停下脚步,看着海夏。

    人已经打了,话已经说了,有什么好继续再说下去的。

    雷锦要做什么,那就让他做好了,她不在意雷锦要做什么,只在意雷锦做了什么以后,自己该做的事情。

    海夏哑口无言,这种事当然不用跟他说,他现在的身份最多算是个护卫而已。

    “你最好别忘记,雷锦是个睚眦必报的人。”海夏讪讪说道,被雷锦记恨上,就相当于是被整个天雷刹的记恨上。

    他出手可不管谁是谁,也不管人多人少,只要能赢,什么都会做。

    这就是中临都,一个不讲理的地方!

    “那正好,我也是个睚眦必报的人。”说完,离夜漠然往前走去,睚眦必报,她倒要看看,谁更睚眦必报。

    雷锦实力不过灵君,能在中临都横着走,也只是因为天雷刹。

    他依靠的天雷刹,如此在意的天雷刹要是倒在自己面前,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离夜嘴角扬起弧度,脸上的表情多了几分嗜血。

    两人走过,站在暗处的身影走了出来,看着离夜他们在面前走过,没有出声叫唤。

    “有意思。”千陌桑露出优雅的笑容,看着离夜的身影,轻声说道。

    他还没见过这么有意思的事,中临都倒是走来了一个嚣张的小子。

    能一拳把雷锦打趴下,绝不是偶然,更不是运气好。

    离夜垂眸走过,眼角余光模糊看到熟悉身影,嘴角笑意加深,终于走出来了。

    千陌桑!

    看到走出来的人,离夜当做没有看到,更没有去理会,继续往更里面走去。

    越里面的东西越珍贵,现在有海夏在,有人出钱,她是可以省一笔了。

    青色身影站在第四层暗藏的房间中,将刚刚的那一幕尽收眼底,看到离夜二话不说直接揍了雷锦,忍俊不禁。

    “臭小子,还算有几分本事,胆子也挺大。”现在还身处中临都,就动手打雷锦,这可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

    最起码,他身边的那个叫海夏的人就做不到,即便他是灵王级别,即便他身后有海家,也不敢激起两股势力的纷争。

    绝美的容颜上染上几分笑意,此时要是有人在这里,一定惊的下巴都掉了。

    谁能想象,传说中的冰美人,也会笑?

    经过刚刚的的纷争后,药典继续着它的热闹,第四层发生的事,也就第四层的人看到了,其它几层最多只是听说。天色逐渐昏暗,拥有请柬的人也陆续到齐,第五层即将开启。

    离夜笑眯眯坐在休息的地方,她要买的东西,都已经买的差不多了,都是各种珍贵药材。

    当然价格也不低,不过这些现在都不成问题,有一个免费的钱袋在这里,有什么可担心的。

    不过这里大多数都是以药换药,用到钱的时候很少,所有大部分还是自己出。

    看到海夏哀怨的表情,离夜扔过去一个白眼,他有什么可哀怨的?用丹药和药材欢的时候,那是从她这里拿出去的。可现在第四层都这样了,第五层该是什么样?海夏说第五层件件精品,但却不多。

    第五层上的东西,比现在的还要珍贵,价格肯定也不是十几万,几十万能够买到的,当然也不是普通的药材能够换到。

    “我有点事,你在这里等我吧。”离夜起身离开,她还是做点准备,去一趟空间。

    药谷她又多种了不少好东西,完全比断魂山脉那个药材的种类更多,而且这些更加稀有。

    而且她空间里的这个药谷,只要能有一颗种子,或者是一棵药材,种下去就会很快孕育出第二棵来。

    便是灵乳结晶这种东西,它也能够孕育,原本小瓶子灵乳结晶,如今也算是有小半盆了,可以拿一点出来用。

    走到暗处,离夜打开木盒,走进空间里,这一切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

    白色藤蔓见她来了,立刻伸出触角,往她这边伸来,触了触她的脸颊,好像是在撒娇一样。

    离夜伸手摸了摸白色藤蔓,露出笑容,轻声说道:“带我去孕育灵乳结晶的地方。”

    话刚说完,藤蔓立刻往她身上环绕而去,环住她的腰身,托着她往孕育灵乳结晶的地方飞去。

    从空中飞过一个弧度,离夜才落下身体,看到四周布满的晶石,而中间散发着浓郁灵气的地方,嘴角笑容加深。

    她拿出两个玉瓶,把玉它们装满,起身道:“去药谷吧,我还想拿几棵有一百年份药效的并蒂莲,和其它上年份的药材。”

    也许有千里王藤在,在这里的药材,并不是说种一百年,才有一百年的药效。

    千里王藤会按照需求孕育,将每一棵药材按照离夜的需求,孕育出不同年份的药材。

    当然,它也只能孕育一些空间里有的,空间里没有的,它便是想孕育,也是孕育不出来的。

    千里王藤能孕育生命之源,这些生命之源促就药材生长,孕育着这些药材。

    把需要的东西摘下,放进储物手镯,离夜满意点点头,站起身。

    “千里王藤。”她抬头叫道,白色触角立刻往她这边蔓延而来,柔软的触角飞到她面前,带着几分不舍。

    离夜盈盈轻笑,伸出手摸了摸面前的触角,“我会经常进来看你的,是不是无聊了?那让它们都进来陪你如何?”

    千寂它们在这里修炼,也会有不小的提升,空间的灵气,比外面浓郁很多。

    磨蹭着离夜的千里王藤,听到这话,显得极为兴奋,触角环上离夜的身体。

    还想说千里王藤像个小孩子的离夜,在它环上身体的那一刻,脸色微微变化。

    丹田处的生命之源,在那一刻,她能感觉到,出现了一道清新的活力,那生命之源好像拥有了生命一样,就这么“活”了过来。

    以前丹田处的生命之源,虽然竭之不尽,但却没有现在这一股清新之力。

    离夜惊奇低头看着环绕在身上的千里王藤,脸上露出一抹欣喜。

    “谢谢。”她又伸手摸了摸,感觉到丹田有什么在跳动。

    照这种情况下去,她应该很快就能晋升了,晋升灵君!

    千里王藤听懂了离夜的话,像个小孩子似的,在她身上撒娇,然后依依不舍松开她。

    离夜看着松开自己的千里王藤,有些忍俊不禁,赤魅到了契约空间后,就很少回这里了,这里也没有其它,难怪千里王藤会觉得无聊。

    过了药典后,她就让赤魅它们都进来看看,敖金她是不去想了,那家伙是肯定不会进来的。

    和千里王藤又说了一会话,离夜才离开空间。

    和进去时一样,也没谁看到她出来,一切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发生。

    离夜走出空间后,直接从暗处走出来,看了看四周,嘴角勾起笑容。

    这个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有很多人要做隐蔽的事,居然建了这么多隐蔽的地方。

    “第五层开启了,咱们赶紧去瞧瞧。”

    “走走走!赶紧去,就算进去不了,咱们也能在外面看看。”

    “可不是,只是说没有请见不可以进去,没有人规定不可以在外面看啊!”

    几道身影匆匆从面前走过去,离夜眼前一亮,急忙跟上。

    第五层开启了!

    第五层的人稀疏不少,更多的是站在对面围观,另外一边以屏风阻隔,布置下了阵法,不是一般人能够进入。

    刚走到第五层,离夜就看到这一切,然后忍不住惊叹。

    不愧是第五层,比前面四层都高大上。

    “离夜,离夜!”方白大声叫道,迅速从人群中穿梭而过,走到离夜身边。

    而离夜刚出现在第五层那一刻,海夏也无声走到她身边,什么也没问。

    “不是说开启了吗?”离夜指了指站在外面的众人,这里的气息格外沉重,笼罩着一层无形的压迫。

    这里大多数都是灵王级别,灵品炼药师,王品炼药师,却也没有了更高品级的了。

    在中域以外,炼药师能到达这个品级,已经是不容易的事,毕竟到达了王品,不少炼药师,就直接去了中域,不会在这里停留。

    “是开启了,我们在等你。”方白笑嘿嘿说道,他可是听说了,离夜对雷锦做了什么。

    他只能说,干的漂亮!

    “走吧。”离夜脸上扬起笑容,大步往里面走去。

    她还真想看看第五层,能有什么值钱的珍品!

    ------题外话------

    晚上还有一更哈,不急不急,这个月应该不会像上个月那么坑了,咳咳。

    然后呢,那个月票,某甜还需要整理,有亲要是记得自己投了多少张,可以留言,然后某甜核实后,会立刻发币币的。还有啊,打赏币币,必须要留言,我才能打赏的,记得噢,留言才能打赏,么么哒。

    这章可能少了一点,晚上的章节补上,么么么。&lt;!--章节内容结束--&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