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十一章 药典
    公子如玉,说的就是他么?

    离夜淡然看着对方走来,与生俱来的优雅,举手投足尽显无疑。www.yuehuatai.com

    世上还真没有比某邪尊更好看的人了,每天看着他,自己也想看看,这世上,还有没有长的比他更好看的,可惜这么长时间下来,一个也没找到。

    “千陌桑,这件事,你也想插手?”雷锦面带笑容,冷声说道,他们天雷刹和海家,已经很乱了,他婆罗门还要来?

    来人轻缓摇头,随即优雅一笑,“雷锦,这是婆罗门的地方。”

    岂容他们天雷刹在这里随意妄为,想闹事,那就找个离婆罗门远点的地方。

    “自然知道。”雷锦生硬回答,知道这里是婆罗门的地方。

    换做是他天雷刹的地方,人他早就带走了,哪里还会让海家和婆罗门的插手干预。

    “请吧。”千陌桑稍稍侧步,伸出手摆出一个请的姿势。

    雷锦顿时黑了半边脸,握了握拳头,他重哼一声,然后挥袖离开。

    千陌桑的实力,他还是要忌惮几分的,再加上,这是他婆罗门,想带走一个人也不容易。

    看到雷锦的离开,离夜扬了扬眉头,目光无声落在千陌桑身上。

    就这么走了,这个千陌桑是什么人?

    “千门主,多谢。”海夏走出来,拱了拱拳头,丝毫不敢小看眼前这个优雅带笑的男人。

    千陌桑笑的是优雅,但是在这中临都的人,还是婆罗门门主,手段可想而知。

    “药典三天后才会开始,到时候希望海夏公子和方白炼药师,能一起到,当然,这位公子如果有空,也一起来吧,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千陌桑微微颔首。

    扫视了一眼海夏他们三个,目光在离夜身上停留了一会,转身离去。

    千门主?

    听到海夏的称呼,离夜大概也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千陌桑,婆罗门门主,传闻这个门主看上去最收敛,最好说话,事实上,他最记仇,属于有仇必报那种。

    手段也狠辣,所以其它和他并肩的势力,动婆罗门的人,都要考虑,能不能承受千陌桑的怒火。

    难怪他们几个在看到千陌桑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比翻书还快,其实只是不想被千陌桑压了一头。

    “方白,他说的药典,就是你说的那个?”难怪方白要她去了。

    方白笑嘿嘿走到离夜身边,神秘兮兮说道:“等三天后你就知道药典的魅力了,药典可是只有中临都才举办的。”

    便是中域的势力,和那几大巨头,都会派人参加,炼药师梦寐以求的地方。

    “随便。”离夜耸耸肩,那个什么药典迟早会参加,她也不着急知道。

    海夏无声看了他们两个一眼,讪讪说道:“你们打算就在这里站着?”

    这里人来人往这么多,他们一个长的俊美,一个是炼药师,这条街的人从刚刚到现在,多了不少,难道他们自己没发现吗?

    “带路。”离夜不急不缓吐出两个字。

    该找住的地方了,该是他带路。

    海夏皱了皱眉头,看向离夜,最后什么都化作一缕轻叹。

    “好,我带路。”现在这些就是他的事,在这小祖宗面前,他只是钱袋。

    两人一前一后走去,方白一个人莫名站在原地。

    他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啊,好像海夏在给离夜做事。

    这可能吗?

    这么多年,在海家唯一能叫动海夏的,也只有海家族长,现在他居然愿意听离夜的。

    方白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大步跟上去,“等等我。”

    是与不是,看看就知道了,反正他觉得自己猜的应该没错。

    直到他们三个离开,街上的人这才散开,拥挤的街道,慢慢疏松开来。

    那些看到离夜,心里有想法的人,注意到他身边的海夏和方白后,立刻打消了主想法。

    和灵王还有炼药师在一起的人,他们还是别去多想了,说不定就是什么势力的少爷公子的,抢他,肯定就是惹祸上身。

    青色身影站在人群中,看着离夜的背影,周身的温度下降了一点,随即大步跟上去。

    海夏找了个住的地方,当然也是海家的产业,最好的房间,最好的用度,等等一切都是最好的。

    方白嘴角抽搐看着这一幕,他在海家这多么多年,没见海夏对他这么好过啊!

    看到方白的表情,离夜嘴角弧线稍稍加深。

    “谢谢海夏少爷了,那我就先去休息了。”海夏这次还算是自觉,她就不多说什么了。

    海夏神情紧绷看着离夜,生硬吐出两个字,“客气!”

    就算他不这么做,最后还是会这样,这样直接准备,还剩了麻烦。

    没理会海夏僵硬的神情,离夜往楼上走去,转身之际,目光往门外扫视了一眼,眼中多了几分深邃,然后才走上楼去。

    方白莫名走到海夏面前,指了指离夜,“海夏,你对离夜这么客气?”

    是知道离夜是炼药师的身份,还是知道离夜就是壁城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个人?

    “欠他的!”海夏脸色难看吐出三个字,转身往外走去。

    在这里他还有点事情要做,还有,他必须知道贺极是怎么回事。

    贺极死了?怎么死的?

    他的实力不过才灵者,灵者真的可以当着灵王的面,杀了贺极吗?

    方白注意到海夏郁闷的神情,摇头一阵轻啧。

    海夏也会欠人,真是难得难得!

    不过多亏了离夜,他也能在海家的产业,住住这上等房间。

    海夏要是在这,听到方白的话,一定会狠狠吐槽他。

    身为海家的炼药师,他想住什么地方,不都是开口的事,谁会去得罪炼药师。

    离夜走到自己的房间里,来不及打量自己的房间什么样,她离开走到桌前坐下,手臂摆在桌子上。

    眸光垂下,精神力蔓延而出,笼罩在周围,然后一直蔓延而去。

    “既然跟过来了,现身吧。”说话间,离夜收起精神力。

    还以为是感觉错了,还真有人跟着她,这个人实力还不低,气息还有点熟悉,应该是见过的人。

    窗口传来一声巨响,青色身影从外面走进来,面无表情看着了。

    “臭小子,赶紧把还灵果还给我!”青衣女人怒斥道,敢在那种情况下,拿走她的还灵果!

    看到来人,离夜心里咯吱一响,她还真找上门来了。

    “没了。”离夜双手摊开,无辜说道。

    她要是没得到两百年份的血莲子倒还好说,现在炼制还灵丹的七种药材,不对,是九种药材,她已经找到了两样,是不可能还的。

    “没了!”青衣女人声音提高了八倍。

    没了,他说没了!

    “只是区区几个还灵果,再说了,我帮你医好了伤,而且还给你留了一个不是吗?”还剩下一个,她还是能用到的。

    “啪!”青衣女人走到离夜面前,手掌狠狠拍在桌上。

    “我宁可死也只要还灵果!”哪怕是死了,她也只要还灵果,多一个,就多一分机会。

    找了那么多年,本来找到了三个,后面遇到这臭小子,直接变成了一个!

    坑人坑到她身上来了,不知死活的臭小子!

    离夜微微蹙眉,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为了一个果子,连命都不要了。

    这还灵果对她就那么重要,可是现在对自己也很重要。

    帝品的还灵丹,在她能炼制帝品丹药之前,她要趁着这个时间,收齐炼制还灵丹的药材,要是有可能,还要多收齐一份。

    两个还灵果,刚好是两份的分量,这东西不可能还给她。

    “果子已经用掉了,能怎么样?”离夜继续说道,她要是想动手,自己也打不过,灵皇级别,很难缠。

    贝齿紧咬,冰冷寒魄的眼中,多了一分怒意,威压如巨山笼罩,房间空气瞬间稀薄。

    离夜暗暗深吸一口气,不愧是灵皇级别,比起灵王,简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两者完全不能比拟。

    灵师层级,相差一点,就可能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你不会为了两个果子杀人吧?”离夜漫不经心笑道,眼睛深处多了一丝严肃。

    她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就是要还灵果,为了两个果子杀人,这种事,不是做不出来。

    “你倒是看出来了,我现在很想杀了你。”青衣女人咬牙切齿道。

    当初如果他拿走还灵果,然后什么都不做,自己在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一具尸体,可偏偏他医好了自己身上的伤。

    甚至连以前的旧伤,全都医好了,为了这点,他们最多只是扯平。

    离夜嘴角抿着笑意,看来当初是对了,一颗丹药,今天可以省掉一些的麻烦。

    “那你现在是要走了吗?”即便是面对灵皇怒火,离夜依旧从容淡定,但是放在桌上握起的拳头,手心里,全部都是汗水。

    青衣女人冰冷的脸上,绽放出炫目的笑容,就像是含苞青莲,耀眼绽放。

    她直径走到离夜对面坐下,自顾自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看到她的举动,离夜也不说话,等着她开口。

    一杯茶品尽,青衣女子看离夜的眸光,多了几分亮光,眼中的怒火倒是在减少。

    “臭小子,你是炼药师?”除了炼药师,她想象不到,还能有谁,能用一晚上的时间,把她的伤医好。

    “是。”离夜直接承认,反正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现在不知道她是炼药师的人,应该很少。

    “什么品级?”淡笑清风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认识很久的朋友,而不是,刚刚还怒火滔滔,喊杀的对象。

    离夜看着对面的人心里多了一分警惕,迟疑了一会才开口道:“灵品。”

    她问这些干嘛?

    “多大了?”青衣女人继续问道。

    灵品?他看上去还很年轻。

    离夜嘴角一抽,无语看着面前的人,“这些我就不用告诉你了吧?还有,你要是不动手,可以走了。”

    离夜直接下逐客令,灵皇的威压在这里,她浑身都不舒服。

    偏偏她说话,还就是不收起灵皇威压。

    “离夜,她是灵皇!”红莲忍不住出生提醒,有这么对待灵皇的吗?

    要是这个灵皇突然出手,那怎么办!?

    扬扬眉头,离夜没有回答红莲。

    她当然知道眼前的人是灵皇,她也知道自己和灵皇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可是,那又怎么样?

    “我想找一个人。”青衣女人没有理会离夜的逐客令,继续说道。

    离夜:“……”

    她找人,找到自己这里来了?

    不对,她今天到这里,完全是冲着还灵果来的。

    “他也是灵品炼药师,不过听说才十八岁。”锐利的眸光紧盯着离夜,红唇勾起一缕轻笑。

    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这样的天赋,是不简单,也许只有他才能炼制出传说中的帝品。

    离夜这次没有回答,就这么看着她,等待着下文。

    “臭小子,虽然不知道你是不是那个炼药师,但是想要这笔账就这么算了,没那么容易。”哪怕是他救过自己。

    这是两件事,要算也要分两笔来算,不能混为一谈。

    “你要做什么?”离夜眼中露出警惕,不能就这么算了,她想要怎么算。

    青衣女人站起身,高居临下看着离夜,“和我打一场。”

    她倒要看看,这个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小子,到底有多厉害。

    就算是还灵果给他,他也要给自己一个,愿意把东西给他的理由,那就是打一场,让她信服!

    “不要。”离夜直接拒绝,这场比试,灵者对灵皇,是人都知道结果了,还用的着打吗?

    别说她一个打不过,就算把千寂它们都叫出来,也未必能打过。

    说不定敖金能够和她匹敌,可敖金不会随随便便出手,为了这点事,它更不会出手。

    “你不敢?”他连还灵果都敢从她手上拿走,不敢?别开玩笑了。

    “灵皇对付灵者,你不怕被人笑话,我都替你担心。”离夜皮笑肉不笑道,这种事,她不可能答应,是人都不可能答应。

    青衣女人双手放在桌上,身体俯向前,疏离带着几分凉意的气息扑面而来。

    “不用灵师的实力,赤拳搏击,如何?”她是想看看他实力的,不想要他的命。

    还灵果已经没了,杀了他也没用。

    “你说的?”舔了舔唇瓣,离夜嗜血问道。

    近身搏击,她这么自信?

    “是我说的。”青衣女人点点头,说出的话自然算话。

    离夜笑着站起身,无声注视着对面的人。

    灵师等级,她也许不是最厉害的,但是近身搏击,她自信不会输给任何人。

    两人的身影,几乎是同时出手,没有了灵皇的威压,离夜如鱼得水一般,攻向迎面攻击她的

    砍,劈,锤……每一招都发挥到了极致。

    转眼已是三招,三招过后,青衣女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这小子,还真不是一般厉害。

    近身招式能学的这么好,用的这么好,几乎身体的每个地方,都是致命所在。

    离夜亦是诧异,她没想过,眼前人的近身搏击会学的这么好。

    好几次,要是不注意,就被她攻击到了。

    “不赖。”青衣女子笑道。

    “彼此彼此。”离夜淡淡回答。

    “砰!”桌子承受不住她们两个的劲力,轰然倒塌,散落一地。

    桌屑飞扬,房间先里掀起巨大动静,吵杂之声散开。

    刚走上楼的方白,就听到离夜房间传来的声音,急忙走到离夜门口。

    “离夜,发生什么事了?”房间里怎么了,怎么会传来那么大的动静,好像是在大家一样。

    离夜听到方白的声音,扭头看了一眼门口,“没事。”

    这种事,告诉他也帮不上忙。

    “啪!”

    又一张椅子碎裂,瞬间变成了米分碎。

    离夜神情变得严肃,看着面前的人,手掌紧握成拳,重重一拳挥出。

    青衣女人看到突然冲过来的拳头,神情微变,立刻出拳,迎向离夜那边飞过来的拳头。

    “砰!”

    闷响震动,两个拳头重重碰撞在一起,听声音也知道,这一拳到底有多重。

    她们并没有手下留情,出拳,出掌,都是用了全部的力量。

    有两声动静传来,方白就更不相信,里面没事了。

    就在他要破门而入之时,强悍的威压笼罩而来,他是手里的动作,立刻停顿了一下。

    紧接着灵魂微颤,仿佛是在害怕迎面而来的压迫。

    房间里的人,少说都是灵皇!

    灵皇级别的人来找离夜,难道也是为了他的身份,离夜不过刚到中临都中部,谁这么快就一眼把他认出来了?

    无形劲风从面前飞过,眼角余光看了看门口身影,也笑道:“打也打了,你该走了。”

    近身搏击,她不会输给谁,但是这次,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这个人比她想象中要厉害的多。

    青衣女人脸上划过一丝戏谑,目光注视着离夜,“你叫离夜?”

    离夜?

    “有事?”离夜警惕反问,这个女人要做什么,每次都是有目的的。

    现在她这么问,谁知道她在想什么,又要做什么事。

    “忘了说了,本座叫北雪儿,不是你嘴里的小姑娘。”青色身影箭步走向窗口,眨眼就

    还灵果既然被他用了,杀了他也找不回来,只能看看这次药典会不会有她要西,希望会有。

    诧异在脸上划过,离夜看着离开的身影,眨了眨眼睛。

    她是北雪儿!

    和月媚,容菲菲并称三大美人的北雪儿?离宫现在的宫主?

    她真是没想到,这个人会是北雪儿。

    传说中的北雪儿,好像就跟那个无情宗少宗主一样,就是个冰雕美人,可见了三次,她倒是没有那种感觉。

    “砰!”又一声响起,不过这一声是从门口传来的。

    方白推开门,大步走进来,紧张环视着房间四周。

    “离夜,没事吧?”他刚刚听到了什么,北雪儿,在离夜房里的人,居然是北雪儿!

    妈的,离夜这个变态,连北雪儿这样的大美人都亲自找上门来了。

    “没事。”离夜摇摇头,北雪儿和她动手,眼里并没有杀气,也就是说,她不想杀自己,只想和她动手。

    至于她为什么要这样,大概是还灵果被自己用了,她无奈,又觉得什么都不做,就太便宜自己了,所以才会说和她打一场之类。

    打也打了,大概下次见面,她们不会像前几次这样了,最多只是想陌生人一样,看到当做没见过。

    “不过你小子够厉害的,连北雪儿都来了。”方白羡慕道,北雪儿,三大美人之一呢!

    离夜鄙夷看了一眼方白,指着门口,“你可以走了,别忘了让海夏叫人到房间里来收拾一下。”

    她们尽管只过了几招,但是房间里也是一片狼藉,不收拾,根本没办法住人。

    方白这才往四周看去,当地上的狼藉映入眼帘,他不自觉吞了吞口水。

    北雪儿虽美,但太厉害了!

    “我这就去。”方白立刻说道,然后转身走出离夜房间。

    这种可远观而不可亵渎的女人,还是远远看着比较好,别的有的没的,收住,收住。

    走出门外,方白猛的惊醒,“喂,离夜,这种事我为什么要帮你?”

    而且刚才他还就那么答应了,意识到,已经走到这里了。

    离夜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她淡淡笑道:“你都已经答应了,就做了吧。”

    本来一句玩笑话,结果方白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他都答应了,那就顺便做了吧。

    “你小子真会使唤人,我可是炼药师!”谁见过有哪个炼药师,想他这么被人使唤的,对方年纪还比自己小。

    离夜点头,然后摆了摆手,“嗯,炼药师,去吧去吧。”

    “嘿,你小子……”方白双手叉腰,无奈一笑,转身离开。

    都答应了,那就做吧,反正他只是叫一声,其余的事,都是海夏来做。

    方白离开后,离夜眼中的笑容,逐渐变得深邃。

    “北雪儿,还灵果。”她找还灵果干嘛?不会是也想找齐炼制还灵丹的药材吧!

    随即离夜甩甩头,把心里的疑惑全甩出去,北雪儿要做什么,一点都不重要,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去想那么多,离夜站起身,找了个干净的地方盘腿坐下,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海夏回来后,看到离夜房间满地的狼藉,他是奔溃的。

    但最终也只能化作一缕叹息,然后叫人上来收拾,重新布置房间。

    房间很快被收拾干净,但是坐在房间一角的人儿,丝毫都没有受到影响。

    海夏脸色一沉,在刚刚摆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等待着离夜。

    时间流过,直到晚上,离夜才又睁开眼睛,然而映入眼帘就是烛火旁,海夏那张发黑的脸。

    “有事?”离夜放下腿,慵懒往后靠去。

    他在这里都等大半天了,不过看样子也没什么大事。

    “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解除这身份?”他是海家的人,总不能永远成为一个炼药师的护卫打手,钱袋。

    以后看到这小祖宗,他就绕道而行,绝对不会去算计和阻拦!

    “放心,我没打算让你永远跟着我。”离夜不在意耸耸肩,她怎么会让一个心里只有海家的人跟着自己。

    现在这样,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总不能她再浪费时间,找另外一个跟他一样的保镖。

    “那就好。”海夏顿时松了口气,不让他永远跟着就好,他还真是有点担心。

    离夜不以为然撇了撇嘴,他自己想多了,能永远跟着她的人不多,可不会是他。

    “你在这里等我到现在,不只是为了说这件事吧?”离夜睨视了一眼海夏,这么件事,还不至于让他坐半天。

    听到离夜的话,海夏立刻低头,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张请柬,放到身旁的桌上。

    “这是药典的请柬,是千陌桑让人拿过来给你的。”说完,海夏心里泛起了疑惑。

    千陌桑按理说,不知道离夜是炼药师,可为什么他会派人送请柬过来,真的是因为简单的欣赏?

    “药典?”离夜挑了挑眉头,药典到底是什么?

    “药典说简单点,就是丹药和药材交易的地方,在这里,很多稀有的药材都会拿到这里来交易,平常再难见的,也会见到一两株。”这是在中临都一个交易会场。

    药典并不是那一股势力掌控,而是每一股实力都搀和了一点,一点点凝聚而成。

    以前的中临都,并没有药典,但是珍贵的药材和丹药交易,都太过凌乱,最终有人组织,把所有小的交易地方,变成了今天大的会场。

    “交易药材和丹药,为什么还要婆罗门的请柬?”这是婆罗门举办的?

    离夜并不知道药典的事,自然也不会药典的由来。

    “别小看这张请柬,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千陌桑,单独给一个人一张请柬。”这种请柬,只会给一些大势力。

    离夜漫不经心点点头,“我知道了。”

    海夏见离夜一点都不好奇,一点都惊喜,摸了摸鼻子,起身离开。

    海夏走了以后,离夜也不着急去拿请柬,而是往床上走去,躺下休息。

    第二天大早,离夜开始炼制丹药,这次她炼制的都是那些比较珍贵的丹药,不再是简单的辅助和治伤的。

    离夜闭关炼药,方白也是这样,他们都要为药典做好准备。

    丹药药材交易的地方,肯定交易的东西,就不是钱。

    用同等价值的丹药,或者是让卖主满意的药材或者丹药,进行交易换取。

    海夏看着紧闭的房门,就知道他们在准备什么,也没有去打扰他们。

    他不懂炼药师的事,也只能看着,帮不上任何忙。

    两天下来,方白偶尔还出一下房门,吃点东西,但离夜房间,半点动静都没有,只有时不时传出的药香。

    “方白,他的炼药术比你还厉害?”海夏看着紧闭的房间,疑惑问道。

    两天时间这么炼药,方白偶尔还出门一下,离夜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直在房间里。

    “目前嘛,差不多,以后嘛,不一定。”方白简单说道,而且离夜的精神力都比他强太多。

    亏得当时他还说要收离夜做徒弟,他要早知道离夜的天赋,肯定不会这么说。

    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一般人哪里敢收这样的徒弟,纯粹就是自己找虐。

    海夏没有再说什么,在离夜这件事上,方白总是说的很模糊。

    原因是什么,他也懒得去问了,炼药师这一行的事,说多了他也不明白。

    直到第三天早上,离夜终于走出了房门,房门打开,四周弥漫着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

    方白这时也从房间里走出来,闻到空气中的药香味,他用力吸了吸。

    “这小子,炼制的居然这么精纯。”说完,他往离夜那边走去。

    “终于出来了,你到底在里面炼制什么丹药?”方白好奇问道,这么长时间不出门,肯定是炼制了什么好东西!

    离夜无语看着迎上来的人,要不要这么准时,她才刚出来。

    “等会你不就知道了。”现在告诉他干嘛,自己又不会和他交易。

    海夏见他们两个都走出来了,直接往他们这边走来。

    “是不是可以走了?”药典差不多快还是了,从现在一直会进行到第二天早上,时间还很长。

    方白点点头,指了指前面,“带路带路。”

    海夏想要转身之际,目光落在离夜身上,“你不戴炼药师徽章吗?”

    这么一个普通灵师手上,拿出那么多药材,太引人注目了,有些人看到了,会有歹心的,如果是炼药师是话,这些人还会忌惮一点。

    离夜沉默看了一眼海夏,再看看方白,从储物手镯里把徽章和衣服都拿出来。

    “走吧。”穿戴整齐,离夜直径往楼下走去。

    而海夏看到离夜胸前的徽章,再看看方白的,惊的嘴巴都变成了“”型。

    “灵品上等!”他吞了吞口水,不可置信的看向方白。

    方白也是灵品上等,可他们两个,在年龄上,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吧!

    “别这么看着我。”方白汗颜走开,他知道离夜是灵品上等,在壁城炼药师比试结果那天出来,就知道了。

    离夜走到楼下,方白才跟上来,紧接着看到海夏一脸活见鬼的样子。

    一滴汗珠从额角落下,有必要受这么大的惊吓吗?

    “离夜,我们走,不用理他,他会自己跟上来的。”反正药典在什么地方他也知道,海夏缓过劲,就会跟上来了。

    不过看到海夏的表情,他突然想知道,当时他看到离夜炼制出灵品的时候,是什么样表情了。

    会不会也这么夸张?

    离夜睨视了一眼缓缓走下来的人,应道,“那走吧。”

    两个炼药师一起走过,总是引人注目的,看到离夜那么年轻就是炼药师,更多人脸上的表情是惊讶,再看到她胸前的徽章,已然是石化了。

    灵品上等!

    老天,这么年轻的灵品上等!

    两人并肩在街上走过,看到他们身上穿的衣服,所有人就知道他们是往哪里去的。

    药典!

    高楼门庭,热闹非凡,尽管这里,不像炼药公会,进出的人都是炼药师,但是今天炼药师也占了不少人数。

    离夜和方白走到高楼门前,方白立刻拿出手里的请柬,递给站在门口的护卫。

    护卫看过以后,再看了看方白,再看看离夜。

    “两位炼药师大人是一起的?”那个护卫把请柬递回去给方白,恭敬问道。

    方白正要点头,身后就传来阴阳怪气的语调,紧接着一群人拥簇而来。

    “他们可不是一路人。”雷锦淡笑道,目光落在离夜身上,恨不得在她身上瞪出几个洞来。

    他都不知道,这小子除了实力强悍,还是炼药师!

    这样的人,就更得加入天雷刹了,有他帮忙,天雷刹何愁不强大!

    “不是一路?”护卫看向离夜,心里暗暗紧张,却还是说道:“炼药师大人,您若是有请柬,请拿出来给我看看。”

    离夜没有理会身后来人,淡笑问道:“没有请柬不可以进去吗?”

    护卫赶紧摇头,怎么可能,这炼药师徽章,原本就是最好的请柬的,只是……

    “有请柬,大人会方便很多。”那个护卫已经觉得自己快窒息了,他不是存心的,这只是例行的问问。

    没有请柬,其实也是可以进去,但如果有请柬,会方便很多。

    “雷锦,你真的是够了。”方白转身不耐烦看着来人,他怎么老是阴魂不散。

    说离夜和他不是一路的,离夜和他不是一路,难道和他雷锦是一路的?

    “喏,炼药师公子,你要是不嫌弃,我可以给你一张。”雷锦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张,递给离夜。

    离夜扭头看向雷锦,眸光中的情绪,多了几分冷意和不耐烦。

    “谢谢雷少爷,不过你还是拿回去吧。”说完,离夜从储物手镯中,把请柬拿出来。

    护卫忍住擦冷汗的冲动,急忙结果,看到请柬上的内容,神情闪过一丝惊讶,随即恢复正常,但是态度更加恭敬了。

    “两位大人请!”居然是婆罗门特别请来的客人,这个少年是什么人,婆罗门居然都会特别请他。

    当雷锦看到离夜手里的请柬,脸色一下子一阵青一阵白,自己的手里的请柬,变成了烫手芋头,扔也不是,拿也不是。

    护卫赶紧走过来,结果他手上的请柬,看了一眼,“雷锦少爷,请。”

    雷锦尴尬的脸色,到这时才稍稍有了好转,轻哼一声,他大步走进去。

    偌大的房屋中,一共分五层,每一层都站了很多人。

    药典早已经开始了,不少人已经在进行交易,更有些第一层都逛完了,出发去了第二层。

    离夜拿着请柬在方白面前晃了晃,“既然不用请柬也能进来,为什么还要发请柬?”

    听到离夜的询问,方白一阵无奈,他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

    “拥有请柬的人,才能上第五层,而第五层的东西,比下面的都珍贵。”但是第五层的东西很少,能买到的,也就那么几个。

    离夜眼中闪过光亮,第五层比下面的都要珍贵?

    “好了,我们分头行动吧,到第五层会合?”方白眨了眨眼睛,有好几样东西,他可是很早就想要买了,这次一定要买到。

    “我先上第二层了。”离夜摆了摆手,第一层的东西她基本上都看过了,没有她想要的。

    方白看着离夜的背影,阵阵凌乱,第一层的东西,尽管比起这座楼里的都差了点,但是对于外面来说,还是比较少见的。

    结果离夜直接上第二层了,貌似……他在第一层,也没什么好买的。

    看了看周围,方白也直接去了第二层,两个人各逛各的。

    一排过去,全都丹药换取,另外一排过去,全都是药材换取。

    两排整齐有序摆列,要换的东西摆在桌上,方便人观看和鉴定。

    离夜走上第二层,看着地上摆列的药材和丹药。

    第一层是神品占多数,这第二层是超神品占多数,第三层应该是超神品以上了。

    超神品对她也基本上没用了,只能去第三层看看。

    想着,离夜直接往第三层走去,暗处的两双眸子注视着走动的身影。

    “第三层。”优雅的声音响起。

    “门主,他的徽章就是灵品炼药师的徽章,去第三层很正常。”如此年轻的灵品炼药师,的确不多见。

    “他是不是那个炼药师?”千陌桑优雅一笑,淡淡问道。

    那个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