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十章 打手?钱袋!?
    read336();&lt;!--章节内容开始--&gt;

    火焰燃烧,药鼎之中,丹药逐渐圆润完美,药香散开,弥漫四周。

    “收!”

    药鼎之中淡黄色丹药光亮圆润,飞出药鼎,笔直往小手上飞去,落在手掌心。

    起身走到岩石旁,把手里的丹药放进海夏嘴里。

    丹药入喉,药力散开,残破的身体,如同是在被洗礼一般,痛苦之色,在一点点退却消失,若有若无的呼吸,也有了微弱的规律。

    睨视了一眼平躺着的人,离夜淡漠转身,走到一旁坐下,拿出一颗丹药吃下,合上双眸,身体之中,生命之源和丹田暖流,再丹药的辅助下,快速为她恢复。

    时间流逝,如面前的潺潺溪水,一去不回头,而一坐一躺的两个人,身影始终不曾动过,如老僧入定。

    调皮的溪水,偶尔翻滚,偶尔跳跃,偶尔欢腾,偶尔和游过来的鱼群嬉戏。

    溪旁草地,嫩草有半尺之高,夜黑露重,凉风习习,清爽微风,嫩草随着微风摇曳,平淡夜色,多了几分冷意。

    如镰刀一般的月牙挂在天边,倒映水中,到底散落着一层细碎微弱的银光,为夜色增添了一点斑斓。

    黎明照耀,日光悄然爬上山头,普照大地,向世人展现它最耀眼的姿态。

    躺在岩石上的身影,稍稍挪动,眼睛微弱睁开,刺眼光芒直射而来,刺疼了双眼,他急忙闭上眼睛,直到完全适应,才一点点睁开眼睛。

    陌生的环境映入眼帘,海夏神情微变,猛地坐起身,惊讶发现,身上的伤痛减弱了不少。

    他还没死!

    海夏稍稍惊愕,他以为自己死定了。

    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灵力转动,在身体中探寻而过,身体里腐蚀的经脉,竟然恢复如初。

    没事了,全都好了!

    他正想问这是怎么回事,眼角余光触及到溪水旁的身影,这才坐起身。

    尽管只是个背影,但他却一眼就认了出来,皱起的眉头稍稍松开,心里松了口气。

    这次他赌对了么?

    海夏走下岩石,站在离夜身后,算得上俊朗的脸露出谦和的笑容。

    “谢谢你救了我。”一开始只是想赌一把,横竖不过一个死,没想到关键时候押下的赌注,最后还让他赢了。

    离夜没有睁开眼睛,如老僧入定,坐在那里,灵气在他周围翻滚,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微风,吹起散落在地上的衣袍。

    站在一旁的海夏看到这一幕,不禁睁大了双眼,脸上划过惊讶,晋升!

    过了一会,他才平静下来,淡然走到一丈外坐下,笑看着那完美无暇的侧脸,目光有些深邃。

    他还真是放心,在这里晋升,先不说自己随时会醒,单单是这个地方,在他晋升的时候,要是有什么人,什么物突然攻击,他就没命了。

    海夏不知道,他刚刚要是动手,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契约空间里的所有玄兽,都盯着他一个,他只怕连离夜的衣角都碰不到。

    离夜尽管是在晋升,对外界的事情,并没有完全封闭,她知道海夏已经醒了,也听到了他的话。

    救他?

    一声冷笑在心底涌现,他很快就知道,自己是不是救他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至于以德报怨,在她看来不过是笑话,她北宫离夜只会睚眦必报,不会什么以德报怨。

    知道海夏没有走,而是坐在一旁,离夜完全隔绝了外界的一切,不再受任何事情的打扰。

    有千寂它们在,海夏伤不到她,同样的,他也逃不掉。

    经脉中,灵力暴燥狂狷,如同沸腾的开水一般,灵力顺着身体运行周天,经过丹田,经过每一道经脉,身体每个地方。

    契约空间的黑色巨龙,稍稍睁眼看了一眼离夜,也不知道嘀咕了一串什么,然后继续合上双眼,静静俯卧。

    随着灵力运转,在身体中流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如同潺潺溪流最终汇成奔腾的江河,丹田的那一团灵力,再次凝聚成形,蓝紫色的灵力,和乳白色的生命之源,相辅相成。

    身体周围一阵剧烈波动,空气中荡开一层余力,坐在不远处的人,眼睛一直盯着离夜,在看到这一丝波动,神情微变。

    好快的晋升速度!

    中级灵者,晋升到了巅峰灵者,跨越了高级灵者这个阶段。

    晋升了!

    离夜急忙睁开眼睛,感觉到丹田处汇集的灵力,露出淡淡笑意,其实这一个月下来,四处挑战对战,也不是没有用处,加上她用丹药辅佐,终于是到了巅峰灵者。

    只是巅峰灵者,虽然速度有点慢,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接下来,就不能只依靠丹药晋升了,必须要实打实修炼晋升,最多只能用一些药性温和的丹药辅。

    晋升了巅峰灵者,先不说那些丹药药效没有多大用处,再来,身体也吃不消,勉强为之,只会适得其反。

    不过还真是一点都不错,灵师之路,越到后面,越难晋升。

    这次她用了不少珍贵药材,晋升丹药,可连灵者都不能突破,太慢了。

    离夜这话,要是别人知道,一定会气的不轻。

    灵师晋升如此艰巨,她已经是灵者级别,迈出一步都不容易,她跨过高级灵者级别,直接晋升巅峰灵者,她还嫌慢!

    不说别人,旁边的海夏听到,只怕都会气的吐血三升。

    “你很有天赋。”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离夜脸上的喜悦,转眼变淡,微笑不减,她扭头看去。

    海夏心里暗暗惊叹,这样的人,不可多得,看上去年纪轻轻,而且还能一下子从中级灵者晋升到巅峰灵者,如此天赋,让人心惊。

    “谢谢夸奖,不过你刚刚谢我救你是么?”红唇轻启,平淡清冷的声音传出。

    海夏点点头,笑道:“不错。”

    心里泛出疑惑,他难道什么都不知情吗?可要是知情,怎么还会救自己?

    “你是谢我,被你算计,被血宗认为是你海家的一员,还是谢我在最后,还把你救活了?”讥笑响起,不带半点温度。

    海夏怔了怔,原来他都知道,那他怎么还救自己?

    “奇怪我为什么救你?”离夜继续问道,然后收回目光站起身。

    救他,他觉得天下有白做的事吗?

    海夏皱了皱眉头,跟着站起身,走到离夜身边,“你想做什么,救我又有什么事?”

    他不会无缘无故救自己,更何况还是知道他被自己算计了以后。

    “没什么,我最近少一个保镖,少了一个钱袋,你刚好合适。”海家的人,就是个大钱袋,再加上他的实力也不弱。

    她不会让他出手,只是想让他挡住一些没必要的麻烦,否则再像刚刚进中临都的时候,动不动就有人找上门来。

    海夏脸色一沉,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人救他,只是为了让自己做一个钱袋,一个打手!

    “若我不愿意呢!”没有谁会愿意,他不过是区区灵者罢了!

    离夜没有回答,过了一会,步伐挪动,双手负在身后,黑亮璀璨的眸子中含着笑意。

    “你以为阎王虫这种东西,是人就能医好?你以为我放心让一个灵王级别的人,完好站在我面前?”离夜笑了,笑的非常迷人。

    可那迷人的笑容,此时在海夏心里,却格外寒霜。

    阎王虫,灵王级别。

    他都看出来了,甚至还未他治好了伤,解了阎王虫的毒,所以他是……

    “你是炼药师!”炼药师!

    刚刚他还在奇怪,一个灵者怎么可能救下他,并带走他,如果是炼药师的话,就能在关键的时候,召来曾经受过自己恩惠的高手帮忙!

    原来如此!

    “现在知道,不算太晚。”至少他没有走就知道了,要是走了以后知道,他这条命也就没了,那个时候,才算晚。

    海夏整张脸都黑了,方才身侧的拳头紧握,好一个炼药师!

    “炼药师没想到也会用这种手段!”他咬牙切齿道,若是炼药师,想在他重伤的时候,在他身体上做点什么手脚,并不是不可能。

    炼药师不同毒师,可他们也有自己一套的手段。

    迷人的笑容,顿时没了温度,离夜走到海夏面前,眼中闪过杀意。

    “你别忘了,这里是中临都,还有,你算计小爷,小爷只不过是加倍的算计回来。”他只是算计了自己,加倍算计回来就行了,若当时他动了杀念,或者以后他动了杀念,他的下场,会比贺极更惨!

    她知道,就算当时他不那么说,贺极也不会让她离开,斩草除根才是这些人的作风,这也是她没有动手杀他的原因。

    海夏脸色微微变动,然后点点头,“没错,这里是中临都。”

    他在中临都活了这么长时间,什么手段都见过,更何况只是这些。

    不过这次,他算是吃了个大亏,算计人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了,沦为人家的打手和钱袋。

    “既然你清楚了,我们先走吧,去中临都其它地方。”离夜大步往前走去,刚走两步,她又停了下来,转身笑看着海夏。

    “忘记告诉你了,你身体里的阎王虫是解了,可小爷在解毒的时候,做了点其它事情。”说完,离夜继续往前走去,嘴角的笑意加深。

    除了她能掌控海夏,他对自己出手,或者是背叛自己,就会立刻没命这点,她还做了其它的事,算算时间,差不多了,他应该很快就知道了。

    站在原地的海夏,心里咯吱一响,看到那白色背影走远,心里涌出强烈的不好预感。

    后背凉风阵阵,冰凉的寒意涌上心头,为什么他有种,招惹了世上最不该招惹的人的错觉?

    平原之上,两道身影穿行,抬头遥望,是黑点般大小的房屋。

    “啊!”突如其来的一声嘶吼震天,还在往前行走的两人,停下了脚步。

    一个弯曲着身体,捂着胸口半趴在地上,脸色苍白,豆颗大的冷汗从额上滚落,而另一个少年站在一旁,双手抱臂,看到他这样,眼中浮现出戏谑笑意。

    “你……你做了什么?”他为什么会这样!?

    离夜轻笑,摇了摇头,“其实也没什么,我这个人喜欢加倍奉还,一个打手,一个钱袋,我觉得还轻了点。”

    这些对他都是不痛不痒的事,来点痛痒的事,才算平衡不是。

    海夏突然明白了过来,“这就是你昨天说的!”

    在解毒的时候,做了一点事!

    “以后每天,你都要承受一次锥心刺骨的疼痛,而且时间很准,一天一次,不会多也不会少。”说着,离夜席地坐下,“你现在这样走不了路,咱们就在这里休息休息。”

    海夏恨的牙根痒痒,看到那无害的笑容,他深吸一口气,慢慢坐起,胸口还在扯痛,真的是锥心刺骨。

    这小子,好手段!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要是我不高兴,完全能把一天一次,变成一天两次。”离夜面不改色道,她虽然不太懂毒师的事,但这些她还是知道一点的。

    海夏的身体,是她治好的,他身体什么情况,她最了解,要做点什么,海夏防不胜防。

    “你就不怕我回海家吗?”自己回了海家,他也算完了。

    离夜双手摊开,不在意道:“你现在就可以走,我是不拦你的。”

    拦也拦不住,没必要动手去拦。

    这么爽快!

    海夏额角划下黑线,嘴角抽动,“你是不是还在我身上做了其它事?”

    该死的,这小子在他昏迷的时候,到底做了多少事,为什么他一觉醒来,就变得处处限制于人了!

    “没有。”离夜坦然回答。

    他要走她拦不住,要他的命,还是能做到的。

    海夏决定不再去问,因为这样没用!他根本就是软硬不吃,让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前面是什么地方了?”离夜扭头看向远处,她已经看到房屋了,走了一天,他们也应该走很远了。

    海夏额角青筋暴动,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理智弦在一点点断裂。

    “中临都中部!婆罗门的地盘。”海夏干脆闭上眼睛不去看离夜,不然自己真的会忍不住出手掐死他。

    婆罗门?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原来他们已经走到中临都中部了。

    中临都中部,海夏说是婆罗门的地盘,只是因为婆罗门一股势力,占据了中部的三分之一,其余三分之二,被其它的势力占据着。

    但能拥有这三分之一,已经实属不易,拥有这些,在中临都的地位,要比其它势力,突出很多很多。

    “该走了,去看看中临都中部最近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离夜站起身,婆罗门。

    中临都较为突出的五股势力,已经遇到了天雷刹,血宗,海家,现在快要到婆罗门的地盘了,相信很快也会遇到婆罗门的人。

    一个多月的时间,中临都这五股势力,就遇到大半了,剩下一个影门。

    海夏站起身,跟着离夜离开,他就算不愿意,那也没办法,现在他的命,完完全全就被眼前的人拿捏在手上。

    一向都是他掌控别人,现在终于也尝试了一回被人掌控,还真是讽刺。

    可他会是什么人,看上去那么年轻,是炼药师不说,实力都到了巅峰灵者,从这些看来,他的天赋就很可怕。

    这种人,若是强大,该何等可怕!

    房屋纵横密布,没有边际,高低起伏,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城镇没什么两样。

    才接近中临都中部领域,就能看到各种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身穿银袍,佩戴着炼药师徽章的人,谁见到了,都会客套不少,露出的眼神,恨不得帖上去。

    看到身边走过的炼药师,再看看离夜,海夏笑道,“既然你是炼药师,为何不佩戴会长?穿上炼药师独特的衣袍?”

    他既然是炼药师的话,用这个身份,就能在中临都通行无阻。

    “没有人规定炼药师一定要佩戴徽章。”再说,谁不想给自己留几张底牌,既然有海夏,配不佩戴炼药师徽章,也是一样。

    海夏沉默,的确没有这个规定,只是很少有炼药师会这么做。

    谁成为了炼药师,不是想天下皆知,大召天下。

    随着人流,走近中临都中部,离夜发现,这里比,她在中临都走过的几个地方都要热闹。

    有了海夏这个保镖在身边,离夜终于没有再发现,随处都是虎视眈眈的目光。

    “现在我们是不是要找个休息?你是打算久住呢?还是暂时住,我去安排。”海夏这个时候,只想着这小祖宗赶紧离开中临都。

    离夜看了看四周,然后摇摇头,“带我去药铺。”

    给他炼制丹药的药材,也该是讨回利息的时候了,不知道海家的产业,最值钱的药材是哪种。

    “请。”海夏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炼药师要去药铺,是正常的事,他们需要出售丹药和购买药材。

    等等!购买药材!

    海夏猛地醒悟过来,眼睛睁大看向离夜,嘴角狠狠抽动一下,才默不作声跟了上去。

    在海夏的带领下,离夜来到一家药铺,当然这是海家的产业。

    他们两个走进药铺,店铺老板离夜迎上来,看到海夏后,脸上露出的表情,显然是认识海夏的。

    “让你的人,把最珍贵的药材拿出来吧。”离夜走进药铺,在一旁椅子上坐下,翘起二郎腿,吊儿郎当的看着海夏。

    海夏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和身边的老板说道:“还不快去!”

    今天,注定是要被他大放血的!

    做了护卫,钱袋,最后连海家的产业都难逃一劫。

    海夏仰天长叹,他现在开始后悔,当时说的那么一句话,不然也不会造成今天的一切。

    这招惹上的,绝对是个小祖宗,还是最难缠的那种。

    “是。”老板虽然不解,但听到海夏的命令,还是转身吩咐店里的伙计去拿。

    最珍贵的药材,那可都是价值不菲,海夏少爷要这些东西干嘛?

    离夜笑眯眯坐在那,等待着珍贵药材送上来。

    现在就露出这种后悔不已的表情了,这才只是个开始。

    海夏触到离夜的目光,扭头转开,走到离夜是身旁坐下,心里叹了叹。

    拿就拿吧,得罪一个炼药师,要是用这种办法能让他消消气,这点东西就不算什么了。

    以炼药师的号召力,他能在贺极手上,把自己放带走,也能做出其它的事情来。

    看着一样一样的药材摆在面前,离夜淡然扫视而过。

    这些的确算是比较珍贵的,五十年的蓝凝草,一百年的玉髓芝,八十年的断魂草……

    可惜,还不是最珍贵的。

    “还有更珍贵的。”离夜挥了挥手,这些并不算是珍贵,只是少见而已,但是找起来,也不是找不到。

    海夏眉头紧蹙看着拿出来的药材,这些还不珍贵!?

    全都是上年份的药材,最低年份都是五十年,最高是一百年!

    七八种药材,他没有一样看上的?

    “还有没有更珍贵的?”海夏咬咬牙,肉疼问道,这些已经能卖出去不少钱了!

    店铺老板微微俯身,眼珠子一阵转动,随即说道:“还有一个两百年的血莲子。”

    两百年的血莲子,这东西太贵重,一般人根本买不起。

    两百年……

    “就它了!”离夜看向海夏,直接说道,这些她都不要,就要那个两百年的血莲子。

    两百年的血莲子加上还灵果,要是还找到其它的药材,说不定能做出还灵丹。

    听说还灵丹是帝品丹药,这还灵丹能让死人复活。

    不愧是家大业大的海家,连这东西都有!

    帝品丹药,是每个炼药师的想要达到的高度,离夜也不例外。

    还灵丹是帝品丹药中,离夜知道的唯一一个药方,刚好她遇到了上面的两种药材,才会想到还灵丹上面去。

    其实这个药方,离夜知道的并不完整,那是夹杂在目前能够开启的丹神诀中的。

    在药方上面,最后的地方少了一角,缺少了最重要的两种药材,这两种药材是什么,离夜也不知道。

    两百年的血莲子,可遇不可求,离夜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炼制出帝品丹药,会不会炼制到还灵丹,但是既然遇上了,就不能错过。

    这血莲子,又不只是,只有炼制还灵丹这一个用处。

    海夏心里已经是声声泣血,他双颊抽搐,脖子僵硬,吞了吞口水,暗暗深吸一口气。

    “去拿。”两百年的血莲子,他还真敢拿!

    店铺老板不知道离夜和海夏的那些事,听到有人要那个两百年的血莲子,立刻转身,笑呵呵走进店铺里。

    他还以为,这血莲子,会一直在这里放着,现在终于是有人要了。

    白皙手指在桌上点动,离夜靠在椅背上,眼中含笑。

    过了一会,店铺老板双手捧着一个小巧的盒子,笑盈盈走出来。

    “公子,这就是您要的。”两百年的血莲子。

    离夜拿过他手上的锦盒,立刻打开,通体红润,小指大小血莲子映入眼帘。

    她伸手拿出来,探入一丝精神力,过了一会,离夜满意点点头。

    “海夏少爷,多谢了。”说完,离夜把东西放进储物手镯中,转身往店铺外走去。

    这个血莲子,不只是两百年,有两百多年,还真是赚到了。

    店铺老板见离夜拿了东西就走,笑盈盈的表情顿时大变。

    “海夏少爷,他……他怎么可以这么做!”白拿!

    海夏深吸一口气,维持住脸上的笑容,低声说道:“这一笔记在我的账上,家里的人来查,就说是我拿走了。”

    谁让他遇上了这么个小祖宗,没办法!

    嘎?算在海夏少爷头上?

    “是。”店铺老板尽管有疑问,还是点头答应了。

    海夏少爷这么说了,那就这么做吧,算在海夏少爷身上,总比算在他们身上来的好。

    那一个血莲子,能让他们这一辈子为海家做事,都有可能还不清啊!

    走出店铺,离夜没有走开,而是站在店铺门口。

    俊美的少年站在放那,顿时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街上走过的人,看到离夜,总要停留那么一小会。

    海夏走出来,看到的就是所有人呆滞的从药铺门口走过,即便是身影离开了,目光还停留在白色身影上。

    再次叹息道,他后悔了,以后招惹谁,也不会去招惹这么个小祖宗!

    晚出来几步,就是这种情况了,再晚出来一会,整个店铺门口不得沾满人。

    离夜站在那里,对于别人的注视,她仿佛什么都没看到,那些目光落在她身上,也没有什么不自在。

    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离夜迈开步伐,往前走去,然而刚走没几步,人群中的一道身影,离夜皱了皱眉头,脚步停下。

    此时人群中走过的那个人,好像也看到了离夜,闪过惊喜,大步往离夜这边走来。

    “离夜,真的是你,我还以为认错人了!”一袭银袍,银绿色徽章佩戴在胸前,来人惊喜说道。

    离夜轻咳一声,淡淡笑道:“我也没想到。”

    方白也跑到中临都来了,还是他原本就在中临都?

    “方白!”海夏惊讶看着走到离夜面前的人,眼中多了几分疑惑。

    他们认识……

    熟悉的声音响起,方白扭头看去,“海夏!”

    他怎么在这!

    两人心里几乎是同时疑惑,显然没料到,会在这里遇到对方。

    离夜看了看方白,再看看海夏,“你们认识?”

    方白嘿嘿一笑,“我和海夏从小就认识,目前帮他在海家干苦力。”

    就是因为从小认识,这个人情推脱不掉,他也只能帮帮海家这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还真是海家的炼药师。”离夜笑看着方白。

    方白白了一眼离夜,“你又猜到了。”

    每次都猜的那么准,好像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

    “你来做什么?”海夏不解问道,这个时候他应该在海家,怎么出现在中临都中部。

    方白指了指他们身后的店铺,然后摸了摸鼻子,“这个店不是有一个两百年的血莲子,我最近想拿回海家,说不定什么时候用的上。”

    那东西放在这里,有点不安全,要是被人知道了,肯定是一阵骚乱。

    离夜嘴角一抽,这么巧,他也是来拿那东西的。

    “那东西,已经卖了。”海夏说出这话,差点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卖了他还不会这么肉疼,现在是就这么拿走,还不能阻止。

    “卖了!”方白声音提高了八倍,他一直没拿走,结果今天来拿,他们给卖了!

    事情不会有这么巧吧!他还想着拿东西回去,说不定等他到了王品,皇品的时候,拿它来炼制丹药的!

    离夜点头应和,“这件事我可以作证,卖了。”

    方白心如死灰的看向离夜,讪讪说道:“不会是你买走的吧?”

    “这次你也猜对了。”离夜一本正经回答。

    话落,站在离夜面前的两个男人差点没吐血,死死盯着她。

    方白是没想到,真的是离夜买走了,他只是随口一说,就这么说对了。

    还真是离夜买走的,两百年的血莲子!

    海夏眉头跳动了一下,他买走的,明明是拿走的好吗?

    为什么这个买,他能说的如此理直气壮!

    无耻啊!

    看到他们两个的表情,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无害轻笑。

    他们问的是买,当然就是买走的,难道海夏想让方白知道,这东西是被她拿走的。

    只怕到时候心疼的就不是海夏,是方白了。

    “算了,这东西在你手里,比在我手里有用。”过了一会,方白叹息说道。

    离夜的天赋比他高,这东西在他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炼制成丹药,但是在离夜手里不同。

    以离夜的天赋,如今是灵品,用不了两年,就能用到了。

    “承让了。”离夜调侃笑道,幸好是早来了一步,不然就遇不到这东西了。

    方白挑挑眉头,凑到离夜面前笑道:“没有什么承让不承让的,既然你买走了那东西,三天后陪我去个地方。”

    那个地方,离夜肯定也有兴趣,等到了他就知道了。

    “和炼药有关?”方白会这么开心的地方,除了和炼药有关的,她想不出来第二个。

    “你下次能多猜两次吗?”这么一下子就猜到了。

    “不能。”

    方白:“……”

    算了,早就知道离夜不会答应的。

    “那你去吗?”和炼药师有关的地方,她总该有兴趣了吧?

    中临城虽然灵师占多数,但是这个地方,不只是灵师有兴趣,炼药师也有兴趣!

    “好。”离夜直接答应,反正一下子在中临都,她暂时还没想好要做什么。

    “哈哈,一言为定!”离夜答应了就好!

    离夜挑挑眉头,当然是一言为定,“还有一件事。”

    “说吧。”他现在真期待那些人知道离夜,就是这些天传的沸沸扬扬的炼药师,脸上会有什么表情。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方白脸上兴奋的表情,看到这样,她就猜到他想要做什么了。

    壁城已经是风风雨雨了,他还想要把中临都也弄的风风雨雨?

    “不提壁城的事。”她绝对相信,方白出马,中临都也会和壁城一样风风雨雨。

    壁城已经够让她头疼了,她还想安安静静在中临都一段时间。

    方白收起笑容,不解的看着离夜,不提壁城的事情?

    然后方白才注意到,离夜没有穿炼药师的衣袍,徽章也没戴,脸上划过一阵了然。

    “好吧,不提不提。”离夜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份,那就不提好了。

    反正这种事,他们知道就行了,虽然他也想让别人惊喜惊喜。

    “谢谢。”离夜淡淡轻笑,其实方白很好说话。

    从小和海夏一起长大,他应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好推辞海家的邀请吧。

    “客气客气。”方白拍了拍离夜的肩膀。

    袖下手掌稍稍紧握,离夜才克制住反手出击的冲动。

    有人拍她肩膀,她会出击,这早已是融入身体的本能。

    “咳咳,方白,你们两个打算无视我到什么时候?”海夏满头黑线道,心里对离夜又多了一分好奇。

    壁城?

    壁城前段时间是炼药师比试,方白和他是在壁城认识的?

    方白看向海夏,笑盈盈的脸上多了几分严肃,“海夏,你最近是不是遇到血宗的人了?”

    “哼。”海夏轻哼一声,不提这件事,他还不想说什么。

    血宗?离夜无声站在一旁,贺极死的事,传的挺快的嘛,这么短的时间,血宗的人就知道了,肯定还去了海家。

    “你是不是杀了贺极?”还有对方的一个灵王。

    杀了贺极!?

    海夏为怒的脸上,闪过诧异,贺极死了!

    这……眼角余光看到沉默不语的少年,海夏心里一阵轻颤,是他做的!

    他杀了贺极!

    “你不会是不知道贺极死了吧?”方白疑惑道,难道不是海夏杀了方白,可当时也只有海夏有这个实力。

    不是海夏动的手,那是谁?

    “我……”

    “方白炼药师,看你这话问的,贺极最后见的人就是海夏,不是他杀的,会是谁杀的。”嘲讽的声音传来。

    离夜扭头看去,映入眼帘的一行人,让她皱起眉头。

    今天还真是该遇到的,不该遇到的,都遇到了。

    “雷锦,你休得胡说!”海夏呵斥道,人当然不是他杀的,只是说出去只怕都没人相信。

    谁会相信,一个灵者,当着一个灵王的面把贺极给杀了。

    雷锦没有回答海夏,在看到离夜的那一刻,他的全部注意力,已经在离夜身上了。

    “你不愿意加入天雷刹,是因为你是海家的人?”雷锦往离夜面前走去,他找了这么长时间,刚决定不找,倒是自己跑出来了。

    和海家的人站在一起,他是海家的人!

    离夜握了握拳头,忍住一拳打在雷锦脸上的冲动,平淡无奇回答:“小爷和海家无关,可是……加入你天雷刹,没有可能!”

    她已经明确拒绝过了,天雷刹迟早她会去,可等她去的那天,他们天雷刹也该消失在这个世上了!

    “去不去,可由不得你!来人……”雷锦的话还没说完,身边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打断了他的话。

    “不行!”海夏和方白几乎是异口同声。

    离夜看向说话的两个人,他们两个凑什么热闹?

    “海家也想要他?”雷锦阴冷一笑,这可不行,这是他看上的人,必须加入他天雷刹!

    “不是!”海夏直接回答,但是不能让天雷刹带他走。

    先不说他现在保镖身份,就算是为了海家,为了牵绊住天雷刹的发展,他也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一个炼药师加入天雷刹,后果不堪设想!

    “他不会跟你走!”方白也明确拒绝,以离夜的天赋,岂能埋没在天雷刹。

    离夜连中域那几大巨头都没理会,更何况是他一个小小天雷刹!

    雷锦脸上的阴霾加重,怒瞪着海夏和方白,“今天这件事,可由不得你们两个,他必定是我天雷刹的人!”

    就算不是天雷刹,也不能让海家的人带走,那样的爆发力,不能海家的人得到。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两边的人,他们问过她这个当事人了吗?

    “去什么地方,是小爷自己的事,海家也好,天雷刹也罢,小爷不愿意去,谁也不能勉强!你们不信,大可以试试!”铿锵有力的声音传出。

    四周空气一阵抖动,无声的压迫笼罩,与生俱来的气势散开。

    不去就是不去!

    争执的三人,感觉到那强势的压迫,浩瀚的气势,有几分愣神。

    这是什么感觉?

    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怎么会给他们这样的感觉?

    “啪啪啪。”掌声一个接着一个响起,优雅的身影步步走来,双手轻轻拍动。

    他们三个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看到那优雅的身影,脸上的怒意同时消散,扬起文雅的笑容。

    离夜站在一旁,他们三个翻脸的速度,她看的真真切切,真的是比翻书还快!

    “好一个谁也不能勉强,年纪轻轻有这样的胆魄,在临天大陆已经不多见了。”优雅的声音,宛若高山流水,流入人的心中。

    离夜这才看向来人,当浅黄色衣袍落入眼帘,优雅的身影走过来,眼中多了一分探究。

    他是谁?

    ------题外话------

    啊啊啊啊啊,没能二更,某甜已经哭晕在厕所了,嘤嘤…&lt;!--章节内容结束--&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