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十九章 一个不留!
    眸光深处冷冽了一分,同时那张陌生而又俊美的脸上,露出无害的微笑。

    身影转动,她看向站在身后下令的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

    “各位还有事?”眸光波澜不惊,淡然如水,仿佛她就只是个局外人,眼前这几个人要找的不是她。

    映入眼帘是一张陌生的脸,陌生的气息,男人走近一步,心里多了一分疑惑。

    刚刚怎么会觉得,这个人就是他要找的人?

    两个人不但长的不一样,就连气息都不同,一个人能用丹药改变自己的容颜,但是气息这方面,是绝对改变不了的,还有这个人的实力。

    无法探究,深不可测,是个高手!

    “得罪了。”男人随意拱了拱拳,他要找到不是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高手,只是一个灵者而已。

    刚刚肯定是错觉,一个人怎么可能完完全全变成另外一个人,这是不可能的事。

    俊朗的脸上多了一分怒意,离夜故作气恼,压低声音道:“好一个天雷刹!你们最好给我记住今天!”

    话落,离夜扬长而去,大步走出门口。

    男人眯起眼睛,冷声一哼,记住今天又如何,他实力再强横,也不过是灵皇,单单一个灵皇,还动不了他们天雷刹。

    他一点都不担心,得罪一个探究不到高深的人会有什么后果。

    直到离夜背影消失,男人才收回目光,“给我找!本少爷倒要看他能藏到什么地方去!”

    “是!”六人飞身散开,往里面找去。

    守在空中的灵王,此时也走了下来,走到男人身边,“少爷,这里已经没有人了。”

    少爷到底要找什么人,这么大费周章,把他都叫出来了。

    “明齐,一定要找到他!”那么强悍的爆发力,天雷刹必须得到,就算天雷刹得不到,也不能让别的势力得到。

    “是。”叫明齐的灵王应道,心里就更疑惑了。

    他可从没见他们雷锦少爷,对谁这么重视过,这么大费周章,只为了找到那个人,然后带回天雷刹。

    确定里面真的没有人,雷锦重哼一哼,拂袖离开。

    还真让他逃走了,倒要看看,进了这中临都,他能逃到什么地方去!

    雷锦面带怒火离开,身后还跟着一群人,街上的人看到他,纷纷让开通道,不敢靠近。

    直到他走远,变幻了样子的离夜,才慢慢走出来,看着他们走远的身影,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现在的样子那个人不一定能认出她,还是小心点好,暂时不要接近天雷刹,离他们远点总没错。

    垂在身侧的小手收拢,握成拳头,她不会一直这么被动!

    就像刚才说的,天雷刹最好记住今天!

    纤细身影走远,消失在了街角,最后不见了踪影。

    通畅的康庄大道旁,树木零散,花草荒芜,看上去有几分凄凉。

    一缕清风掀起,黄沙漫天,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障”。

    此时空中,两道巨大身影闪过,一声龙吟破天,空间都随之颤动,吹起的黄沙,瞬间消失全无。

    零散树木之间,白衣少年双手负在身后,盈盈轻笑,而站在她对面的人,脸色越来越黑,眼看着都能滴出墨汁了。

    “嘭!”

    巨大身影重重倒在身侧,痛苦呻吟,眼眸中带着不甘。

    巨龙踏足而来,站在玄兽面前,傲然注视。

    隐约间,契约空间里,传来一声轻哼,带着几分不满意。

    “你的玄兽输了。”殷红唇瓣轻启,少年脸上的笑容浓郁了一分。

    耳边响起的那一声轻哼,眉头稍稍跳动,一条黑线从额上滑落。

    敖金这是满意千寂呢?还是不满意呢?

    只见对面的人脸上闪过狰狞阴沉,淡紫色的灵力暴涨,灵君之力如潮水般汹涌而来,直逼而去。

    “它输了,我还没输!”这小子,竟敢来挑战他,区区灵者,敢挑战他!

    即便是玄兽输了,他也不会输给这么一个少年!

    杀意闪过,面前的人瞬间变得暴力,仿佛随时就会出手,要把眼前的少年斩杀,这样他才会甘心。

    感觉到面前人的杀意,灵力也在白衣少年身体周围旋转开来。

    “所以,你现在是要违背一开始的约定,要自己出手了吗?”玄兽之战,他的玄兽败了,他不承认失败?

    听到少年的话,那人仰头大笑起来,笑声中满是讥讽。

    “你叫离夜是吧?果然还是太嫩了,在中临都哪里有什么诚信可言,你挑战我,我可以接受,约定自然也是可以有,可谁规定,必须遵循约定?”在中临都,说什么诚信?

    那些都是扯淡,只要能赢,用尽一切手段都行,不会有人在意过程如何,最重要的是结果!

    玫瑰红唇绽开笑容,精致绝美五官和容颜,美的让人窒息,刹那间,天地黯然!

    “你说的没错,在中临都,哪里有什么诚信可言呢?”离夜微笑看着面前的人,她尽管在笑,只是那笑容没有一点温度,四周温度在逐渐下降。

    别说眼前的人么想过什么诚信,她也没想过,诚信这东西在中临都就是扯淡!

    “所以,杀了你,我照样是赢!”那人狰狞道,狂妄的小子,敢以灵者级别的实力来挑战他,现在他会为他的自大付出代价!

    身影划过空中,眨眼出现在离夜面前,然而在那人出现在离夜的瞬间,离夜稍稍挪动脚步,身影瞬间消失在他面前。

    “怎么会!”消失了!

    那人惊悚看着离夜消失的地方,狰狞的神情,染上了几分惊悚。

    “从一开始,小爷就没打算用光明正大的手段打败你!”冰冷蚀骨的声音响起在身后,那人猛地回头。

    利刃穿透血肉的声音响起,那人双眼睁大,瞳孔紧缩,满眼尽是不敢置信。

    “在一个不讲诚信的地方,你以为小爷会守信?”绝美的笑容,多了几分嗜血,离夜迅速推开,飞溅开来的血迹,一滴都不曾落在她身上。

    那嗜血的声音,如同魔咒,落在那人心里,成了死神最后的召唤。

    看着那人倒下后,离夜转身看向也没了气息的巨大玄兽,长剑舞动,灵力从剑刃上形成道道利刃,落在玄兽身上。

    “千寂,收拾一下。”吾邪剑上残留的鲜血,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震开,血滴落下,剑身变得光洁如初,离夜看了一眼吾邪,反手插入剑鞘。

    巨大身影走来,低头看着地上躺着的玄兽,伸出巨爪,开始收拾。

    收拾,当然是收拾值钱的东西,玄兽身上都是宝,整个是带不走的,只能带走一些比较值钱的。

    等千寂把东西摆在面前,空间微微一颤,巨大身影就这么消失在天地之间,回到契约空间内。

    “红莲,接下来的交给你了。”把地上的东西放进储物手镯,离夜淡淡开口。

    一道红光闪出,灼热温度展开,笼罩在这一方天地,紧接着漫天火光出现,轰然而下,重重落在地上的尸体之上。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面前巨大身影已经消失,就连倒下的那个人,都消失在火焰之中,再也不见。

    “啧啧,活该。”红莲轻啧一声。

    被离夜挑战,就注定是悲剧,肯定免不了一顿暴揍,结果他还算聪明,说是用玄兽来比试,可能这个人类以为离夜没有玄兽,要知道,千寂出现后,他下巴差点没被惊掉。

    好歹他还是接下了挑战,说什么玄兽的输赢,就是他们两个的输赢,最后这个人的玄兽,连千寂都打不过。

    输就输了吧,还不承认,这不是自找的么。

    “这是第几个了?”离夜看向红莲,她记得是第十个了吧。

    一个月下来,天雷刹的人并没有找到她,但她也不愿意就这么闲着,她需要变强,变得更强,所以四处挑战,试着提升实力。

    但是一个月下来,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成效,这样子,看来是不行了。

    “第十个。”红莲想都没想就回答,这些它都记着的。

    这一个月来,离夜四处挑战,这一个地方的人,对她已经是闻风丧胆了,不过激起的众怒更多。

    其实离夜一开始,只是想挑战他们,没想要他们的命,可这些人,一个两个都是这样,到最后输了,死活不肯承认,每次到了最后,就对离夜有了杀意。

    这样的人最后会有什么下场,想想也知道,离夜不会让这种人活着。

    “没什么用,以后不用挑战了。”离夜淡然回答,把吾邪放进储物手镯,从手镯里拿出木盒。

    木盒空间里灵气浓郁,偶尔去修炼一阵子,应该会有用处。

    看到离夜的举动,红莲立刻说道:“离夜,你要进去空间里闭关?”

    不用了吧!

    那个空间,它一点都不想去!

    “离开这里,也要过十天半个月,最近风头有点大。”她挑战了这个地方十个灵师,最近这个地方不太平,要离开也要等风声平静了以后再走,这样会避免很多麻烦。

    红莲迟疑了一会,叹了口气,“好吧。”

    离夜也知道,自己这么挑战,肯定会引起人神共愤的。

    木盒缓缓开启,离夜正要走进去,右手边的通道上,传来一阵粗重吵杂的脚步声。

    声音凌乱,其中还参杂着喘息和呻吟,很多人朝着这边走来。

    听到周围传来的动静,离夜打开的木盒迅速关上,箭步走去,眨眼整个人隐藏在一旁较为粗壮的树木枝叶中。

    她隐藏住气息,压低身体,仿佛和枝叶融为一团。

    离夜刚走进枝叶间,就看到狼狈的几道身影走来,为首的人已经身受重伤,他被拥簇在众人之中,时不时的往身后看。

    “公子,我们先躲起来,不然上树吧?”有人提议道,急的已经是满头大汗。

    他们这么逃也不是办法啊,迟早是被追上的。

    上树!

    离夜看了看自己周围,这里没有多少棵树,他们一上来,自己也会跟着暴露的。

    握着手上的盒子,实在不行,只能进盒子,本来她还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突然消失,他们肯定会怀疑,不能多留,走!”那人沉声道,吃下一颗丹药,可身上的累累伤痕,好像并没有多大用处。

    他们才刚走出两步,身后一行人已经在追了上来,气势滔滔。

    “海夏,你以为你能逃到什么地方去?”讥笑的声音传来,二三十个人已经追了上来。

    他们身上穿着暗红的衣服,周身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就像是从血池中走出来的一样。

    站在树枝间的离夜,透过缝隙,看到走来的人,微微蹙了蹙眉头。

    海夏?这些人是海家的人?那追他们的应该就是那较为突出的五股势力之一了?

    正要离开的人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顿时僵住身体,慢慢转身,又从储物袋中拿出几颗的丹药吃下,气息稍稍平复。

    看到他这样的举动,来人笑的更欢快了,“海夏,阎王虫在你身体里,你吃再多的丹药,也于事无补。”

    阎王虫。

    听到这三个字,离夜一阵轻啧,不愧是中临都,连这种事做了,都照样理直气壮。

    换做是中域,或者是临天大陆任何一个地方,给人下毒这种事,最可耻了,也最是让人瞧不起的,但是在中临都,好像就是家常便饭。

    阎王虫,中毒的人不能活过一天,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如同阎王索命一样,谁也不能阻止。

    当然要是死之前,把阎王虫的毒给解了,就不会有什么事。

    既然是海家的人,家里应该有炼药师,有炼药师的话,这毒解也不是什么难事。

    显然这些人都知道,所以他们追上来,是打算在这些人回到海家之前杀人。

    两边的人没有发现树上的离夜,不过要找一个没有任何气息,隐藏能力极高的人,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有没有用,就不用你们操心了。”海夏冷声道。

    现在只要回到家里,就有办法解毒,但是想这些人实在是难缠!

    “喂,你们几个海家的,现在要是投靠我们血宗,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说话的人看向海夏,眼中多了几分贪婪。

    海家那么有钱,肯定也会愿意用一点点小钱,来换自己族人的性命。

    再说,海夏在海家地位不低,能换来的就更多了。

    离夜一阵无语,她还没见过,这么光明正大挖墙脚的。

    让海家的人背叛,投靠他们血宗,直接就在人家主子面前说。

    “贺极,你别太过分!”他还没死,就打他手下的主意,让他们背叛海家!

    他们也得敢才行,他们海家又不是吃素的,要是连几个手下都掌控不住,干脆就不要在这中临都混了。

    “我还有更过分的。”那个叫贺极抬起手,脸上露出一抹狠意,“把海夏抓起来,其他人,杀了。”

    他要海夏一个就够了,其他人留着也是多余,没有必要。

    “是!”站在贺极身后的人,一齐冲出去,灵力在身上暴涨,充斥天地。

    四周空气瞬间变得稀薄,二十几个人灵力同时展现,威压震开,掀起狂卷之势。

    力量往四周震开,空气波动连连,掀起强势飓风!

    看到他们开战,原本想先进空间,等事情结束再出来的离夜,就感觉到一阵骇人的力量横扫而来。

    她急忙把盒子房间内手镯里,扭头看去,迎面而来就是一道灵力波动,眼看着就要砸落在她身上了。

    顾不得多想,她迅速从树上跳下去,躲开这道强势灵力攻击。

    她脚下的树,在她闪身之际,瞬间变成了两半。

    “砰!”

    巨木倒塌,引起巨响,响声往四周震开,带着一股强横的力量。

    离夜看着一分为二的树木,暗暗呼出一口气,再走慢点,她就该跟这棵树一样,一分为二。

    原本紧张,一触即发的场面,当他们看到那道身影突然出现的身影,顿时傻眼了。

    这里居然还有一个人!

    刚刚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这里还有其他人的存在,他在这里看了多久了?

    离夜才刚松一口气,映入眼帘就是一张张惊讶的脸,和他们诧异的目光,她讪讪一笑。

    “我只是路过,你们继续。”说着,离夜转身离开,心里暗暗咒骂。

    该死的,这些人之中,居然有灵王!

    看到离夜转身就走,贺极是最先回神的,他脸色一沉,冷声道:“连他一起杀了!”

    不能留下后患,留下一个后患,就会后患无穷!

    “是!”血宗的人一起应道,提起手上兵器,直接往海夏这边冲来。

    还有五个人,冲向离夜,不管是不是海家的人,便是路过,也不能放过!

    斩草除根,今天的事,谁也别想知道!

    才走没几步的离夜,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停下了脚步。

    看来今天是没这么容易走掉了,灵王级别,还真是个麻烦。

    “敖金,灵王只能交给你了。”离夜拿出吾邪,海家和血宗之间的事,她不想搀和,但是今天不把血宗的人解决,她是走不了了。

    和中临都的人没道理可讲,唯一能将道理的,手里的兵器!

    他们想要斩草除根,就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敖金尽管有些不情愿,想了想还是应道,“我知道了,本王会把他解决掉的,人类,你需要更强。”

    区区灵王都解决不了的话,她如何能踏进中域,那个高手云集的地方!

    “我知道。”离夜沉声应道,就是知道,就是太了解了。

    海夏看着离夜拿出兵器,推开身边扶住自己的人,面无表情道:“你走。”

    说着,他飞身而去,走到离夜身后。

    空中三道身影飞落,手持着兵器,直接往离夜这边砍来,但海夏却抢先他们一步,挡在了离夜身后,拦下他们的攻击。

    “锵!”

    “轰——”

    震力散开,激起沙尘,海夏喉咙溢出甜腥,他硬是给咽了下去。

    他会这么好心?

    离夜扭头看着挡在自己身后的人,心里泛出疑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海家和血宗之间的事,和她没有半点干系,但是她想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这里这么多人。

    血宗的人也没打算就这么让离夜走了,迅速走出几个人,挡在离夜面前。

    海家人才几个,而血宗这边带来了二三十个,其中还有一个是灵王,海家的人哪里能阻挡住血宗。

    走出来五个对付离夜,也不会对战局有什么影响。

    看着挡在身前的人,离夜眼中杀气沸腾,面无表情看着他们。

    “还真是看的起小爷,五个灵者。”终于是见到几个灵者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中临都都是灵君以上。

    离夜笑的讥讽,说的更是讽刺。

    五个人没有回答,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个人开口道:“杀!”

    杀,绝不留情!

    简单的一个字响起,蓝色弧度在同一时间,划破长空!

    “修冥幽罗杀!”

    剑花闪耀,白衣少年身影诡异在几人中穿梭而过,不过一瞬间,看似无害的少年,就变成了地狱走上来的罗刹鬼魅。

    杀?好啊,那今天她就大开杀戒!

    罡风呼啸叱咤,灵力如海浪一般,肆意掀起狂狷!

    “轰——”

    强势之力席卷而过,霸道狂啸,惊涛骇浪之势,翻滚在这片天地之中!

    站在离夜面前的五个灵者,三个转身飞向空中,剩下的两个,重伤倒地,鲜血潺潺。

    “剑技——烈焰万影刃!”

    火光刀剑,如同细雨一般,由灵力凝结而成,宛若一张巨网从空中笼罩而下。

    飞向天上的三个人,看到飞落的火光剑刃,迅速张开灵力。

    “三千血引!”

    “黄泉血魄!”

    “血破斩!”

    三人一齐展开攻击,挡下空中坠落,骇人的火光剑刃!

    “嘭!”

    四股力量撞击在一起,响声震天,空间扭动,凌厉罡风从地上扫过,所到之处,如刀刃削割了一般,出现狰狞!

    余力震开,四周掀起一阵剧烈狂风!

    看到这一幕,不只是贺极呆住了,就连海夏也是惊诧不已。

    怎么可能!

    以一敌五,占居了上风!?

    他不过也只是灵者级别而已,怎么会五个灵者联手,都被他给压制了!

    “有点实力,那就更不能留在这个世上了。”贺极冷冷一笑。

    海家这边的随从,最终连一个都不曾剩下,血宗这边尽管有损伤,不过只是一些皮外的伤痕。

    他们看到离夜这边,立刻走出好几个人支援

    海夏看到他们的举动,扭头看向离夜的方向,蹙了蹙眉头。

    “砰!”

    重重一掌落下,海夏注意着离夜那边,根本没看到这一招挥出,招式硬生生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整个人飞出好几米,重重落在地上,嘴中喷出一口鲜血,然后昏死了过去。

    贺极阴冷一笑,最后目光停留在离夜身上,他开口道:“小子,我不知道海家给了你什么好处,但是只要你肯背叛海家,我就能放过你。”

    刚才还想骗他说路人,路人能让海夏这么维护,别逗了。

    而且他现在招招杀意,海夏都没能杀那么多人,他一个灵者倒是杀了不少。

    离夜冷冷扭头,看向贺极,她说过是自己是路人,他照样下杀手,让她相信他会放过自己,可笑!

    见离夜不回答自己,贺极脸上的笑容,逐渐变成杀机。

    “你们全部围上去,把他乱刀砍死!”嚣张,他倒要看看一个灵者,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乱刀砍死!

    被好几个灵师围住的离夜,突然收起了招式,握住吾邪的手松开。

    攻击离夜的灵师,还以为是什么招式,迅速闪躲开来。

    毕竟他们在这个人手上,已经吃过好几次亏了,也正因为这样,五六个灵师死在了他手上。

    可这次他们做好了闪躲的准备,离夜却什么都没做,只是松开了吾邪。

    几人脸上露出愤怒,他敢忽悠他们!

    离夜冷冷笑看着他们,身体同时闪烁出四道银光,空间波动,三道庞大身影出现在空中。

    小白稳稳落在离夜肩上,以保护者的姿态,怒瞪着血宗的人。

    看到出现的身影,血宗所有人脸上露出惊骇,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玄兽,四头!

    这四头都是契约兽!老天,一个人怎么可能契约四头玄兽!

    “他们就交给你们了。”离夜摸了摸小白的头,她完全放心小白出手,它并不普通。

    “好。”千寂和赤魅同时点头应道,鳞甲虎鳄点点头。

    小白眯起眼睛,“呜呜!”

    带着几分薄怒的声音,仿佛在说,我一定弄死他们!

    贺极瞪的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四头玄兽,这怎么可能,一个人契约一头玄兽,已经是极限,哪里还能契约四头!

    可眼前这个,的确是做到了,活生生四头玄兽就站在他们面前。

    其中两头还是……神兽!

    老天,告诉他不是真的,他看的都快妒忌了,一个人怎么能契约四头玄兽!

    贺极还忽略了浮在空中的吾邪,要知道,吾邪的杀伤力,一点都不比千寂它们弱。

    吾邪剑浮在空中,脱离了离夜的掌控,它的杀伐之气,变得更为浓郁。

    “公子,看来在只有老夫亲自出手了。”原本站在一旁观战灵王,走出来说道。

    一个拥有四头玄兽的年轻人,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他能契约四头,就能契约更多,到时候天下还不大乱。

    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但绝不容许这种事发生!

    他,不能活在这个世上!

    “长老,对方只是灵者。”区区灵者用得着他动手吗?

    灵王对付灵者,这应该是动动手指的事情,他就这么想杀这个人?

    血宗长老面无表情看了一眼贺极,“不能留着他!”

    他心里只有这个想法,这个人一定不能留着!

    “随便你,反正我也只要海夏一个人。”有海夏在,就是不少的钱财!

    血宗长老点点头,扭头看向离夜,眼中多了几分杀意。

    离夜从人群中走出,步步走向血宗长老,盈盈一笑,“虽然,小爷一直想和灵王级别的人较量,但今天你的对手,不是我。”

    血宗长老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离夜已经开口。

    什么意思?

    他的对手不是自己,这里还有其它能够帮他的?

    “敖金,他已经等很久了,你该出手了。”离夜叫道,它还要在契约空间呆到什么时候?

    敖金!

    贺极和血宗长老顿时一怔,全身紧绷了起来,这里还有其他人?

    “区区一个灵王,也敢如此放肆,本王的契约者,岂是你说杀就杀!”怒斥响起,突然间,风起云涌。

    罡风呼啸,银光在空中闪过,天空仿佛在那瞬间,都狠狠抽动了一下。

    黑色霸道的身影展露天地,在它出现的那瞬间,血宗众人,斩草除根,贪婪这些情绪,瞬间变成了胆颤。

    威压笼罩而下,强势之力逼迫,双腿在阵阵颤抖,他们不想再留下!

    龙!真正的龙!

    这个世上还有人能契约到龙,而且还是黑龙!

    他们可不可以先回家?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太可怕了,那庞大的身体,仿佛爪子轻轻落在他们身上,就会没命!

    别说他们这里只有二十个人,就算两百二十几个,也不会是龙族的对手!

    这次,是踢到铁板了!

    好好的谁不去招惹,竟然招惹到了这么变态的一个人,其余了四头玄兽不说,还能用龙族甘愿,和其它玄兽一起被契约!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要不要这么牛逼叉叉!

    看到他们惊悚的表情,离夜漠然扫视了他们一眼,双手负在身后,冰冷无情的声音响起,“一个不留!”

    四个字,寒冰如霜,透着无尽的杀伐!

    “吼!”

    “昂!”

    动静惊天动地,说是山河崩塌,也一点都不为过。

    情势一下子逆转,五头玄兽,寻找着自己的目标,一场血淋淋的杀伐,就此开始!

    攻击势如破竹,无法阻挡,玄兽攻击,血宗这般的人,除了一个长老是灵王,大部分都是灵者,就连贺极,实力也不过在巅峰灵者。

    贺极看着扭转的情势,额上密布着冷汗,呆滞的脸上,忍不住抽动。

    这,情况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个少年是什么来头,五头玄兽,其中还有一头是龙!

    龙族什么时候,甘愿成为一个少年的契约兽,这,这没道理啊!

    贺极脸上的表情,离夜尽收眼底,她一步步走向贺极,手掌灵力翻滚着。

    “你,你别过来!”贺极吞了吞口水,看了看身后,想要叫帮手,才发现,他身后连一个人都没有了。

    灵者,他们都是灵者,他可不要冲动,自己还是巅峰灵者。

    贺极在心里这么说着,但是回想起刚刚那几个灵者的下场,他就忍不住惊悚。

    刚刚那几个灵者的下场,他看在眼里,完全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

    离夜嗜血轻笑,双手张开,灵力在手臂之间翻滚。

    “九天穹诀——震天!”

    震天!

    “轰隆隆——”

    尘土飞扬,如同大海浪涛,掀起百丈!

    大地巨动,四周树木连根拔起的,拦腰折断的,变成木屑的,洒落一地。

    灵力卷而去,地面如被刀削一般,寸寸削开。

    四周震动,大地摇晃,天地撼动!

    贺极此时此刻,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都要停止了,他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

    九天穹诀!是九天穹诀!

    天穹峰!他是天穹峰的人!

    骇人的力量迎面袭来,贺极此时能想到的,就是离开这里,离的越远越好,趁着天穹峰的人还没来,离开这里才有活路!

    然而,九天穹诀之下,再无生机!

    贺极想活着离开,门都没有!

    山崩地裂之声,如劈山镇海响声,颤抖了多少人心。

    贺极就这么被那震天动地的攻击,完全吞噬,哪怕他本能的逃走,也再也没有了机会,他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生机,在他对离夜下杀招的时候,他就注定了,再也没有半点活路。

    血宗的人横七竖八躺在地上,地上早已是一片血泊。

    离夜扫视了一眼四周,敖金早就用一招就解决了那个灵王,回到了契约空间里。

    至于千寂它们,在离夜之前,剩下的二十几个血宗的人,早已解决,见她还没处理掉贺极,这才没有动静而已。

    “鳞甲虎鳄,把他带上,咱们还有帐要跟他算。”离夜指了指一旁昏死过去的海夏,脸上多了一分冷意。

    就说中临都的人,没那么好心,让她离开,明明是不让她离开!

    千寂和赤魅相视一看,意念一动,四周银光闪过,它们回到契约空间里。

    小白躺在离夜怀中,它身上也沾染了血腥的味道。

    离夜把它抱起,大步离开,“我们走。”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离开,海夏躺在鳞甲虎鳄背上,被这么拖走了。

    满地的狼藉,骇人的场面,谁也不会想到,这么大的动静,只是一个灵者实力的人制造出来的。

    离夜离开一段时间后,几道身影匆匆走来,看到地上的残骸和满地狼藉,为首的中年男人,拳头紧紧握在一起。

    满地残伤,场面骇人,触目惊醒!

    “贺极!”看都趴在地上,连死都是逃走的姿态的贺极,中年男人大步走过去。

    残破的身体,没有了一点生机,中年男人脸上一阵愤慨。

    “啊——”他抱起贺极仰天大叫,那声音,撕心裂肺。

    站在中年男人身后的几个人,看到他悲切的样子,迟疑说道:“宗主,看样子是海家和公子发生了冲突。”

    只是这么凄惨的场面,怎么看都不像是人的攻击留下的,更像是被一群玄兽攻击了以后造成。

    中年男人抱起贺极,翻滚着浓浓杀意,“海家!我贺唯不会放过你们,本宗一定要报杀子之仇!”

    凄厉的吼声传开很远很远,一直在天地之间回荡,只是,这些离夜都听不到。

    走出了百里,离夜才停了下来,走到溪边,把鳞甲虎鳄背上的人放下来,鳞甲虎鳄这才回到契约空间里。

    岩石上,狼狈的男人躺在上面,脸色苍白,呼吸若有若无。

    四周温度变得灼热,红莲飞出来,盘旋到海夏上空。

    “离夜,你不会是想救他吧?”这个人类有什么好救的,不是因为他,哪里有刚刚那么多事情。

    离夜想要干嘛?救他?肯定有什么事!

    “救,为什么不救,海家既然是中临都的首富,这活生生的一个人,就是钱,再说……我跟他还有帐没算!”凌厉的目光看向海夏。

    为了让她出手帮忙,他还真是煞费苦心,用那种办法。

    他也不过是多此一举,那个叫贺极的不会让她走。

    可怎么的,他也是算计过自己,她总收点什么,好好补偿补偿自己。

    “还有帐?什么帐?”红莲疑惑问道,他们之间什么时候多了一笔账了,它怎么什么都没看到?

    “炼药吧,再不救人,他就要没命了,你可以不知道有什么帐,但是你要知道,这是一堆钱。”离夜席地而坐,拿出混元圣鼎,和一些药材。

    ------题外话------

    昨晚去做客了,然后没来得及二更,本来想今天补上,结果卡文卡的不要不要的,争取明天二更,么么哒

    还有就是,评论区的事不会影响到某甜,某甜会继续努力更新更新更新,亲们评论区的留言,每条某甜都看了的,谢谢乃们,有你们在,真好。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5201小说高速首发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二十九章一个不留!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