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十六章 名震南境!
    离夜坐在客厅主坐上,身边只站着带她来的炼药师,炼药师站在离夜身边,面带微笑。

    斜靠着椅背,精致五官露出带上淡淡笑意,目光看向门外。

    门外走来的身影越来越近,他远远就看到坐在客厅里的离夜了。

    额角一滴冷汗划落,走的越近,心里就直打鼓。

    早知道这个少年是炼药师,他当初就不该招惹上这么个人,在芙蕖城的时候,奉上补偿和诚意不就好了。

    现在不但要双倍奉上,说不定还得罪了这个炼药师,这也太不划算了。

    宋龙清楚知道,离夜不见其它势力的人,唯独见他是为了什么。

    东西他也早就准备好了,原本就是邀请炼药师的东西,然后匆匆忙忙又多准备了一份。

    宋龙兢兢战战走来,走进客厅,紧张站在离夜面前。

    “离夜公子。”宋龙现在后悔的心里在滴血。

    可能有什么办法,赌约立下,想反悔都不行,当然他也可以完全不用理会这个少年,不交出这些东西。

    但是为了一些身外之物,得罪一个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更不划算!

    “宋帮主是来认输的吗?”离夜直接开口问道。

    这种事不用拐弯子,宋龙和她都清楚知道,他们一个来做什么,一个见他是为了什么。

    宋龙神情一抽,脸上的笑容差点没保持住,有谁会一来就问,你是来认输的吗?

    可偏偏,他就是来认输的,这点毋庸置疑,他想说个不字都不行。

    “是的。”宋龙语气僵硬回答,他就是来认输的。

    “很好

    。”离夜站起身,单手负在身后,把手伸到宋龙面前,“把你的赌注拿出来,你就可以走了。”

    不然他们连这一面都不用见了,她要的只是赌注。

    谁都不会嫌钱多,她肯定也不会!

    宋龙迟疑看了一眼离夜,随即点点头,心里一阵叹息。

    他就知道这种事情不要肖想,根本是不可能的,中域那么多势力,都请不到的人,又怎么会帮他一个小小青帮。

    青帮的势力,比起中域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值一提。

    从储物袋中暗处一张水晶卡,宋龙递给离夜,然后又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大堆东西。

    每一样都是双份,这些是他在邀请炼药师的基础上,加上一份的东西。

    破财消灾,只要这个叫离夜的炼药师,忘记在芙蕖城发生的事,这就够了,自己也不奢望能请到他。

    离夜接过水晶卡,看着地上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条黑线从额角垂下。

    扫视了满地东西,除了她手上的水晶卡值钱,其它没什么用处。

    “这些你拿走吧。”离夜挥了挥手。

    一些低级的药材,还有药鼎,炼药的药方,等等一切和炼药有关的东西。

    只可惜,这些对她没什么用处。

    青帮不是什么大的势力,能弄到这些东西,肯定费了不少功夫,不少钱,只是在离夜眼里,它们没有什么用处,放在她这也用不着。

    宋龙听到离夜的话,如同得到大赦,刚刚放出来的东西,急忙全部装进了储物袋,装进去是速度,比拿出来的快了一倍。

    这些东西,对离夜来说可能没什么,但是对青帮还是有不小的用处,离夜让宋龙把东西拿走,他当然开心不已。

    能省则省,毕竟那一张水晶卡,已经去了青帮一半的家底。

    “离夜公子,那我们之间……”宋龙把东西收起来,迟疑问道。

    他们之间应该没什么事了吧?东西已经给了,两清?

    “你遵守你的承诺,我自然不会对你们青帮怎么样。”离夜睨视了一眼宋龙,虽然那个宋虎不怎么样,这个宋龙还是不错的。

    他今天要是不遵守诚信,自己还可能做点什么,既然他按照承诺,把东西拿出来,还有什么还追究的。

    “多谢公子!”宋龙欣喜道,拱了拱拳,“在下告辞!”

    离夜公子这么说,他也就放心了,青帮应该是不会有事了。

    否则,以他现在的身份,随便让中域那股势力,都能直接灭了他们青帮。

    “离夜公子,您就让他这么走了?”一直站在一旁的炼药师,看到离夜轻松就宋龙走,有些疑惑。

    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约定,宋龙是芙蕖城三大势力之一,青帮的帮主,竟然会亲自来。

    离夜稍稍扭头,冷冷扫视了一眼面前的人,笑容中多了一份冷意。

    “我需要什么事,都告诉你吗?”他打听那么多干嘛?

    那个炼药师脸色顿时僵住,赶紧说道:“不必

    。”

    有些事,连会长都不能干预,他一个小小的超神品炼药师,哪里搀和进去。

    好奇心害死猫,这句话果然没错!

    离夜转身走出客厅,把水晶卡扔进储物手镯了,在壁城又少了一件事。

    现在基本上没什么事了,就算是有,那也是等着孟枭那老头,把炼药师徽章给她,这样就能离开壁城了。

    离开壁城,可以顺路绕道去崛域森林,找到让小白长大方法,到时候就能真正踏足中域!

    只是想着这些,离夜就觉得有些激动。

    中域,那才是整个临天大陆,最精彩,高手云集的地方,步入中域,也才勉强算是挤进强者一列。

    离夜回到自己的院子,拿出几颗丹药吃下去,调息了一会,立刻又开始炼制丹药。

    把混元圣鼎拿出来,叫出红莲,备齐一份灵品丹药的药材放在一旁。

    一个时辰过去,完好的灵品丹药炼制成功,离夜握了握拳头。

    灵品上等她也能炼制自如了,很好!

    孟枭此时要是看到这一幕,肯定不知道是笑还是该哭,一次炼制成功灵品上等,就能将灵品上等炼制自如,哪里有这么变态的?

    可偏偏离夜这个变态,就是做到了这样,这得气死天下多少炼药师!

    炼制出灵品丹药,离夜这才把混元圣鼎收起来,收拾了一下,然后躺到床上。

    掏了掏储物手镯,把一块羊皮卷拿出来,放在手上仔细端详。

    “寻神池。”目前才只得到这么一块地图,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块,其它的又在什么地方。

    清羽说的没错,不能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寻神池的上,这东西可遇不可求。

    “呜呜……”轻唤的声音响起在耳边,空气中一丝波动,白色身影一跃而过,稳稳落在离夜怀中。

    一双伸出去的爪子,在看到凌厉的目光后,愣是给收了回去。

    “你怎么出来了?”离夜伸手揉了揉软绒绒的毛发,觉得手感不错,又揉了几下,这才收回了手。

    小白柔顺洁白的毛发,一下子变得乱糟糟的,跟鸡窝一样,黑亮的大眼珠子露出哀怨,无辜地注视着离夜,好像收了多大委屈似的。

    一条黑线从额角垂落,看到小白乱糟糟的毛发,离夜轻咳一声。

    “帮你弄好,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离夜笑眯眯看着小白,伸出手又在小白毛发上顺了顺。

    本来很乱的毛发,不但没有抚顺,结果更乱。

    小白一双眼睛,都快注水了,泪汪汪的注视着离夜,全身上下,毛发皆已凌乱。

    呃……

    离夜讪讪把手收回,无声瞪向小白,不急不缓吐出三个字,“自己弄。”

    她只会弄乱,让她弄顺,不会。

    小白:“……”

    她明明说帮它弄好的,现在又让它自己弄……还威逼

    !

    无耻,太无耻!

    小白默默转身,找了舒适躺下,抖了抖身体,凌乱毛发,就像是一把无形的梳子在上面划过,瞬间的柔顺。

    看到这一幕,离夜眼前一亮,小白自己弄顺毛发,这么简单!

    然后,刚刚躺下,毛发柔顺的小白,又被离夜抱了过来。

    两天时间,离夜都待在房间里,没有出门,炼药公会的人当然也不敢靠近打扰,至于那些跑来的势力,即便走进了炼药公会,也全都被挡下。

    离夜没有说过要去任何一个势力,甚至什么都没表示,孟枭当然不会放走这样的人才。

    不止是各方势力,便是炼药公会,也需要这样的炼药师,十八岁的灵品,绝对能吓死人的节奏。

    放眼中域,也没有十九岁的灵品炼药师,离夜不愿意进哪股势力,他当然乐意帮忙。

    两天时间过去,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紧闭的房门,终于打开。

    少年一袭黑衣劲装,没有穿炼药师的银色衣袍,也没有佩戴炼药师徽章,直接往炼药公会中心地带走去。

    在炼药公会走过,离夜尽管没穿炼药师的衣服,也没带徽章,但是公会基本上每个人都认识她,看到她一身便装尽管疑惑,却也不敢阻挡。

    走进屋内,就看到孟枭埋头不知道在做着什么,离夜大步走进去,在孟枭对面坐下。

    看到一身便装的离夜,孟枭嘴角微微抽动,不说他也知道这小子是来干嘛的。

    这才两天时间,他就要走了么?

    “会长大人,我是来告辞的。”不等孟枭开口,离夜直接说道。

    用两天的时间恢复,已经足够了,她总不能永远待在炼药公会,在临天大陆,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今天就走?”孟枭挑眉问道,时间会不会太紧蹙了一点,才两天时间,壁城要见他的人数不胜数,就连一峰二殿三宗这些势力,也说要见他。

    他就这么走出去,确定能走出壁城?

    离夜好想知道孟枭在想什么,身体稍稍往前倾,红唇轻启,“会长,有些事,就不用给您老人家操心了,要离开这里,我有很多办法。”

    连一个小小的壁城,她都走不了,如何在偌大的临天大陆行走?

    要避开这些人,她有的是办法,说不定光明正大咋他们眼皮子底下走过去,他们都未必能认出来。

    孟枭:“……”

    这小子,这次他还什么都没说出来,就这么一针见血,还是这么的不可爱。

    四目相视,谁也不肯先低头,也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孟枭叹了口气,收回目光,低头打开身下的抽屉,一枚绿色的徽章映入眼帘。

    他迟疑了一会,才把徽章拿出来,“这是你的灵品徽章,是特有的徽章之一。”

    大部分的炼药师,徽章都是统一的,但是对于一些特殊的人,就会给予特殊徽章,同时也拥有了特殊的权力。

    离夜接过灵品炼药师徽章,再把超神品的徽章拿出来,两个对比了一下

    。

    “没什么不一样。”她抬头看向孟枭,摇摇道,就是细微的地方,多了几条图纹,没有什么特别的。

    特有的徽章,能有多特殊?

    孟枭额角一抽,整个人靠在椅背上,“这是用特殊的材质做的,作用嘛,以后你会知道的。”

    离夜撇了撇嘴,炼药师徽章,都是用特殊材质做的吧,不过老头这么说了,她就等着看,看看有什么作用。

    把超神品徽章还给孟枭,再把灵品徽章放进储物手镯,离夜站起身。

    “年轻人。”孟枭急忙起身叫道。

    “还有事?”离夜停下步伐,注视着孟枭。

    孟枭就这么看着离夜,过了好一会,才又开口,“你当真是拿着举荐信去中域吗?以你的炼药天赋……”

    风华绝代的容颜上,展露出耀眼的笑容,“我既然拒绝了,当然就是真的,老头,你还是把推荐信,给你的孙女,她的天赋不比展瞳差。”

    说完,离夜转身离开,推荐信什么的就不用了,有丹神诀在,去不去炼药公会学习,都是一样。

    孟枭张了张嘴,呆呆看着离夜离开的背影,复杂的心情涌上心头,最后一切情绪,都化作一声无奈轻叹,没有半点皱痕的脸上,露出淡淡笑意。

    走出孟枭那,离夜直接往炼药公会外走去,还没走到炼药师公会门口,吵杂的声音扑面而来。

    离夜皱了皱眉头,停下脚步,看着不远处。

    还真是有很多人呢,炼药师公会这几天够热闹的,不过她的院子离门口远,所以听不到什么吵杂。

    这些人就不嫌累吗?

    叹了口气,离夜转身绕道,往另外的方向走去,门口堵了,总不能每个方向都堵了吧。

    当离夜走遍炼药师每个出口之时,差点没抓狂,这些人,真的是太闲了!

    离夜掏了掏储物手镯,拿出一枚丹药,正在迟疑要不要吃下去,银色身影从天而降,落在她面前。

    “王妃。”银翳微微俯身,尊敬叫道。

    看到银翳出现,纳兰清羽不见身影,离夜把丹药收起来,“他回去了?”

    什么时候走的?

    “尊主在王妃比试以后,就回去了。”原本那的三天前就该走的。

    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继续说道:“跟着我可以,但是,我不叫你,你就不能现身,明白?”

    要不是让清羽放心,她真想让银翳直接回去,当然,银翳肯定更听清羽的话。

    “是。”银翳应道。

    离夜收回目光,看着被围的水泄不通的炼药师公会,就是一阵无奈。

    “你先出去等我。”朝着银翳摆了摆手,离夜大步往出口相反的方向走去,这么多人挡着,就能阻止她离开,做梦!

    还有银翳,与其待在她身边,她觉得待在清羽身边更有用,她不会有什么事,当然也用不着保护。

    可说这些没用,说了他也不会离开

    。

    银翳抬起头,蠕了蠕嘴,最后还是应道:“是。”

    为什么他会有种,被王妃嫌弃的错觉?

    炼药师公会外,早已是人山人海,各方势力,争先恐后往里钻。

    每次炼药师比试之后那天,炼药公会才是最热闹的,只是这次,热度持续了两天,都没有丝毫减弱。

    想遇到更好炼药师的也有,但大部分,都是冲着离夜来的。

    人群之中,黑色纤细的身影走过,长相平凡,走在人群中,几乎很快就能淹没。

    嘈杂急切的声音,让偌大的炼药师公会,顿时变成了菜市场。

    “各位炼药师大人,就让我们进去吧。”

    “我们并不是去邀请离夜公子,只是想见见他。”

    “让我们进去吧……”

    炼药师挡在面前,他们也不能闯进去,这里毕竟是炼药师公会,谁敢随便乱闯,那后果绝对比得罪一个炼药师严重百倍!

    林岳摇摇头,一脸严肃道:“我已经说过了,离夜公子已经离开了炼药师公会。”

    这绝对是真的,他刚刚得到的消息,会长说离夜公子已经离开。

    尽管可惜,那也是没办法的,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强留下离夜公子,他的光芒,不该只在南境。

    如今的南境,只怕没有谁不知道,有一个叫离夜的,天才少年炼药师。

    说离夜公子如今名震南境,一点都不为过,多少人只为和他见上一面而来。

    为了给这个天才的炼药师留下好印象,他们是挣破了头,只可惜,便是如此,也见不到他们想要见到的人。

    离夜公子名震南境,而这只是一个开始,中域,那才是他大展风华的地方!

    炼药师们虽然这么说,但却没一个人相信,没有人见过离夜离开,又如何能让他们相信,那个年轻的灵品炼药师,离开了炼药师公会。

    南境现在谁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天才炼药师,有多少人赶来邀请他,他们既然在壁城,当然要在这些人之前见到离夜公子!

    然而在这片吵杂中,谁也没发现,黑衣劲装,长相平凡少年,在他们面前走过,从他们眼皮子底下走过去。

    没有人会去在意一个长相平凡的少年,注意到了他,也不会往这个少年,就是他们一直在找的那个人方面去想。

    毕竟离夜的美,那是难得一见的,让他们如何相信,那么俊美的少年,一下子会变得这么平凡。

    走出炼药公会,离夜直接往壁城外走去,这次她不打算从空间传送离开,以中域那些势力的能力,知道她从空间传送离开,肯定能第一时间赶到。

    特别是墨东炎,说不定还会拉着她一起,直接往坐传送船直接走进中域。

    中域她自己走进去就可以了,她一个人,不管以怎样惊天动地的方式走进去,也不会让那些带走奇叔的人多重视。

    一个突然出现,具有一点天赋,风头正值大盛的少年,临天大陆经常出现,那些人就算听说这件事,最多是了解一下,自己叫什么,自己的实力,不会去理会离夜从前有什么身份

    。

    然而跟着哪一个势力,或者以炼药师公会的举荐信走进中域,就会变得不一样,有了势力做靠山,有炼药师公会作为依靠。

    这样的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中域,都会引起临天大陆所有势力的高度重视,每个人都会去查离夜是什么背景,什么身份,等等一切。

    带走北宫奇的人,一点点渗透,抽丝剥茧,就会查到风启大陆,查到北宫离夜!

    对付一个冒起的少年容易,但是对付一个大势力,或者是偌大的炼药师公会,就不是那么容易的。

    那个时候,离夜不但找不到北宫奇,反而会让那些人,对她开始有了防备。

    为了北宫奇的安危,走进中域之前,离夜都要事事小心。

    不能太过高调,也不能太过低调。

    炼药比试后,离夜之名,将震动整个南境!

    中域也多少会有影响,让所有人都知道,临天大陆有一个叫离夜的,而且还是个天才,当离夜以自己的方式走进中域之时,也不会有任何突兀,甚至觉得她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少年。

    这些事,离夜早已经过重重思量,刚到临天大陆之时,她的实力,不能踏足中域,而现在她有炼药师的身份,足以踏进中域,也要选择用哪种方式。

    不能操之过急,一步登天,也不能太过缓慢,她没那么多时间循序渐进。

    离夜快速走出壁城,一路上,传入耳中都是两天前炼药比试的事情,有夸大了,有不信的,也有崇敬的……

    走出壁城后,远远就看到银翳站在那,如同一尊石雕,一动不动的。

    “银翳。”离夜停下步伐叫道。

    站在原地的人,身体微微一僵,这才转身,诧异看向身后。

    明明他感觉那气息不是王妃的,怎么……当那张平凡无奇的脸映入眼帘,银翳只觉得阵阵凌乱。

    这个人是王妃!?

    一个人改变样子很正常,况且王妃还是炼药师,只是连气息都能收敛,他刚刚根本没有感觉有人靠近,王妃是怎么做到的?

    离夜拿出一个大袋子,里面装的鼓鼓的,然后她重重放在地上。

    “把这一袋东西,拿去壁城城门不远处的那家店去卖了。”然后离夜又拿出一张水晶卡,“你上次弄的那不错,把它换换,把买这些的钱放进去。”

    玉角蛇她说过拿去卖的,回去的时候太匆忙,没时间去,现在嘛,她不方便去,进去了想办法出来就难了。

    既然银翳在这里,这些小事,他肯定能办好的。

    “是。”银翳走到离夜面前,接过她手上的东西,大步往壁城的方向走回去。

    一滴冷汗悄然从额上落下,这要是天穹峰的那些人知道,他留在王妃身边,是做这种事,还不知道要被嘲笑多长时间。

    没办法,既然是王妃,王妃吩咐的事情,他总得办好。

    看着银翳走远,离夜才满意收回目光,有银翳跟着也不是完全没用,至少这种事的时候,还是挺有用的。

    空气中一阵躁动,身后一股强势之力袭来,离夜立刻转身,映入眼帘的就是熟悉的三个人

    。

    “离夜,太不厚道了,你真打算自己一个人走。”任洁鄙夷看着离夜,要不是墨东炎说,离夜这几天肯定会出城,她可能还在壁城等着。

    还变了样子,这样的一个人,根本就不知道是离夜。

    只是,刚刚走的那个人有点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离夜无声看向墨东炎,露出几分无奈,墨东炎居然到城门口来堵截她。

    拿出一颗丹药吃下,平凡的面孔,逐渐开始变化,精致的五官,弹指可破的肌肤,在一点点恢复原来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任洁脸上闪过惊讶,心里暗暗叹息。

    不愧是炼药师,改变容貌这点,根本就是随手的事情。

    范老羞愧的看着离夜,张了张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曾经一度认为,只是一个普通灵师的少年,竟然是炼药师,天赋更是可怕到惊人!

    当真是老了,把璞玉当做顽石,他如今不过十八岁已然如此,几年后,十年后,该是何种地步!?

    “你可以当做不知道。”离夜无声看向墨东炎,他可以直接回中域。

    明明知道,她不可能去星辰宗,追上来也没有什么用。

    “知道你不会跟我去星辰宗,好歹相识一场,送送你也不为过吧。”墨东炎调侃道,他当然是不会这么无聊的。

    知道离夜会去中域,他们迟早会遇到,本来他是不想来的,结果任洁这女人,愣是要来。

    明明她自己来就可以了,最后他也跟着来了,至于自己为什么要跟来,他到现在都没想明白。

    离夜没有回答,他以为自己会信这个说辞?

    “嘭——”

    一声巨响轰然而至,强势浪涛,掀起滚滚长烟,席卷而来。

    力量强势扫过,还在交谈的四人,神情瞬变,飞身跳开,避开飞卷而来的余力。

    四人一齐飞跃到空中,强势之力袭来,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脚步。

    离夜神色骤变,灵力迅速展开,挡住席卷而来的力量。

    怎么回事!?

    抬头看去,看到不远处纠缠的两道身影,不禁狠啐。

    又是他!

    “你大爷的,这是谁啊!”墨东炎拍了拍身上沙尘,放声咒骂。

    当强势之力掀起的起点落入眼帘,心里的火焰,蹭蹭蹭往上冒,妈的,又是他!

    “无殇,你是不是整天闲着没事干!”墨东炎放声吼道,为什么每次看到他,都没什么好事!

    任洁脸色微微泛白,指着另外一道身影,“那个人是谁?”

    好像刚刚就是他跟离夜在说话,就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什么,听不清楚。

    “他叫银翳,是天穹峰邪尊的护法

    。”墨东炎解释道,这无殇怎么又和银翳打起来了?

    两个人平常也没什么交集,见面更是少,怎么会突然打起来了?

    “天穹峰?邪尊!”任洁眼中带着灼热,邪尊!

    那可是邪尊!

    墨东炎鄙夷看了一眼任洁,她够了哈,邪尊怎么了,纳兰清羽很少露面,即便是到了中域,想要见到他,也很难,非常难!

    天穹峰!

    墨东炎微微一怔,稍稍转身看向离夜,脸上划过惊奇。

    他记得,离夜会九天穹诀,所以肯定是和天穹峰有关系的,刚刚银翳还站在他身边。

    离夜真的是天穹峰的人?地位还不低!

    交战的两人,好像也看到站在空中的四道身影,他们同时飞身而过,往这边走来。

    银翳看到无殇的目光落在离夜身上,灵力顿时暴涨,速度提升不少,将无殇甩在身后。

    见银翳速度加快,无殇也想跟上去,奈何他才刚刚晋升到灵皇,实力不如银翳,便是他用尽全力,也无法追上银翳。

    银翳飞身而落,站到离夜而面前,目光冰冷看着紧跟而来的无殇。

    “无殇是少主,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们只不过是在路上遇到,什么时候遇到,就要这么大打出手了!

    无殇面无表情看着银翳,如冰雪般寒霜的声音响起。

    “银翳,邪尊做了什么,你清楚!”在天穹峰的势力范围,对无情宗的人下封杀令,他也能在无情宗的势力范围,斩杀天穹峰的人!

    银翳冷声一哼,回答道:“同样的话,我还给你!”

    对无情宗的人下封杀令,也不看看你们无情宗都做了什么。

    他们无情宗的人在暮夕城做了什么,他们自己忘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最近无情宗并没有对天穹峰做过什么,天穹峰突然的封杀,让他们损失了多少人!

    站在一旁的任洁,戳了戳墨东炎,“他们在说什么?邪尊最近做什么了?”

    离夜同样看着墨东炎,清羽对无情宗做了什么,她也没听说过,清羽也没跟她提起。

    墨东炎想了想,若有所思道,“那好像是一个月之前的事,不知道什么原因,天穹峰顶突然传出命令,对无情宗进行封杀。”

    邪尊要做什么,他们哪里清楚,反正就是做了,难怪无殇会那么气愤。

    能忍到现在才出手,应该是看在炼药师公会比试的份上。

    “霸气!”任洁听完后,只说了两个字。

    邪尊太霸气了!

    “一个月前?”离夜想了想,脑中有什么片段闪过。

    清羽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对无情宗出手,一个月前,好像和无情宗遇上的人,是自己吧?

    “你也在?”听到熟悉的声音,无殇往银翳身后看了一眼,冷声道。

    所有人拼了命想见他一面,结果他人却在这里,那些人也没什么可同情的,拿不出具有价值的东西,还想请到有价值的人

    。

    同样价值的人,必须用相等的价值,才能请到。

    离夜没有理会无殇,他们之间没那么熟,用不着见面就大招呼。

    墨东炎目光放在银翳身上,无声后退了几步,看了看银翳,再看看离夜,眼睛深处闪过一丝诧异。

    银翳的这种姿态,明显是在保护离夜!

    九天穹诀,银翳的保护,不用再有其它,几乎就能确定,离夜一定和天穹峰有关系。

    可,他从没听说过,天穹峰有这么一个人。

    无殇见离夜不理会自己,也不生气,淡然将目光移到银翳身上。

    “今日便放过你,天穹峰最好尽快撤回封杀令,否则……”话落,无殇转身离开。

    今日这么多人在,不方便说让他进无情宗的事,只要有同等的价值在,他肯定会进无情宗!

    银翳看着无殇离开的背影,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明明是他不想跟对方真正动手,为什么到了这个无殇这里,就反过来了?

    无情宗宗主,到底教了这个传人什么?刚愎自用?

    “哎哎哎,你就走了啊!”墨东炎见无殇离开,忍不住调侃叫道。

    刚刚还在这里死命纠缠,现在却走了,他想干嘛?

    无殇没理会墨东炎的叫唤,眨眼身影已经回到了壁城之中,最后消失不见。

    “他不走,留着让你们打?”离夜白了一眼墨东炎,现在他们这边是两个灵皇在,这个无殇的就算想打,也得掂量掂量。

    虽然说各方势力都有不和,但落井下石的事,他们只是很乐意做的。

    无殇就是担心,范老和银翳联手,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的人就是他,命当然是不会要他的,不过也是非伤既残。

    银翳稍稍转身,汗颜的看着离夜,“你们继续。”

    说完,他飞身离开,往壁城走去。

    事情还没办完就遇到了无殇,现在还得回去一趟,要不是被无殇弄了这么一出,现在他已经把事办完了。

    “他也走了?”墨东炎指着银翳,他不是和离夜是一路的?

    离夜都要离开了,他怎么还往回走?

    “你不是要走?”凉飕飕的声音响起,离夜面无表情看着墨东炎,他知道的够多了,不需要再知道的更多。

    看到墨东炎,离夜就决定,在没有人知道她和天穹峰有关系之前,不到关键时候,决不能用九天穹诀。

    一用,基本上就知道她和天穹峰有非同一般的关系。

    清羽也就跟她说,这是天穹峰的灵诀,不过看起来,不是普通灵诀那么简单。

    墨东炎调侃的神情僵住,嘿嘿一笑,摸了摸鼻子。

    “那行,我走了。”离夜不愿意说,那就不问好了,有些事,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任洁朝着他挥了挥手,“不见

    。”

    正要离开的墨东炎,看到任洁的举动,立刻收住了步伐。

    “离夜,你不会是要带着这个女人吧?她很麻烦的!”他要回中域,那任洁也得回芙蕖城才行啊!

    跟在离夜身边不安全,非常不安全!

    “我哪里麻烦!”任洁嘴角一抽,什么叫麻烦,她哪里麻烦了,给他惹过麻烦?

    墨东炎伸手指了指,讪讪道:“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都麻烦。”

    对,就是个麻烦的女人!

    “喂,墨东炎,你吃豹子胆了,信不信本姑娘现在就把你绑回去成亲!麻烦你一辈子!”敢说她麻烦!

    离夜看着争执的两个人,无声摇摇头,脚步稍稍后退,往下面走去。

    然而吵的浑然忘我的两个人,根本没发现,站在他们面前的人,已经往下走去了。

    范老站在一旁,看到往下走的离夜,深吸了口气,大步跟上去。

    知道后面有人跟上来,离夜也没转身,直到两个人都走到了地上,她才开口。

    “有事?”他有什么事跟下来?

    范老迈步走到离夜身旁,双手抱拳,郑重道:“离夜公子,是老朽眼拙,把璞玉当做顽石,当初以为你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年轻人。”

    幸好少宗主当时阻止了他,否则星辰宗就彻底得罪上了一个天才的炼药师。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无害笑道:“我就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年轻人,范老要是想为魔岩矿那个时候的事情道歉,免了。”

    他知道?

    范老有些诧异,自己还什么都没说。

    “你和我的立场不同,你一心为了星辰宗罢了,再说,当时你也没做什么。”离夜漫不经心道,眼皮垂下,遮住眼中情绪。

    立场不同是一回事,可那个时候,这个叫范老的,只要对她出一招,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可不会让一个对自己出手的人好过,哪怕是一招!

    “老朽明白了。”范老脸上羞愧,慢慢转化为庆幸。

    不敢想象,当时自己要是决心牺牲这个少年,今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这个看上去无害的少年,并不简单!

    “他们两个吵完,就说我先走了。”离夜指了指天上,大步离开。

    范老心里悬着的石头,彻底放下,抬头看了看天空,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少宗主在看人方面,的确比他强。

    离夜逐渐走出范老的视线,距离壁城越来越远,四周也变得寂静起来,她垂眸看着地上,一步一个脚印,完美弧线勾起。

    “出来吧。”她知道他没走。

    ------题外话------

    嗯嗯,还有二更的,等会就来,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