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十五章 灵品上等!
    两人速度极快,巨大的白色大鸟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追到了。www.yuehuatai.com

    离夜握了握手上的龙魂珠,看了一眼纳兰清羽,两人无声靠近,没有让白鸟和白鸟身上的人发现他们的存在。

    在白鸟身上,图拓着急检查着晋元,见他没事,这才松了口气,悬在心里的石头放了下来。

    幸好公子没事,不然回去他真不知道该怎么交代。

    可是,公子失败了,回去又如何能交代?

    “白凤,你来的太慢了。”图拓阴沉着脸,沉声说道,再慢一点,他都不知道出什么事。

    那个叫离夜的少年,是这一次计划之外的事,什么都算到了,就是没算到,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少年。

    不论是在炼药天赋上,还是在异火上,都胜公子一筹。

    “图拓,你是什么实力,我还不知道。”巨大白鸟嘴巴一张一合,不以为然道。

    它去的再晚也没事,图拓的实力,那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哼!你别忘了你自己的任务!若我们有一点损伤,你有什么样的后果!”及时接应他们,是它的任务。

    那个叫离夜的少年,他一定不会放过!

    “知道了知道了,我这不是来了,你也没有半点损伤。”真是的,为什么这种事情,要交给它来做。

    “我是没事,但公子有事!”图拓沉声说道,攻击公子的人,到底是谁?

    那一道攻击下来,连他都没有发现,根本来不及阻止。

    临天大陆拥有这种实力的人,都在中域才对,为什么南境会出现?

    “使用精血炼药,是疯了才会这么做。”公子有事,他要是不用精血,哪里会有这么多事。

    现在不但没有夺下第一,自己还受了重伤,就不知道他回去要怎么交代了。

    “废话少说,还不赶紧走!”图拓阴沉着脸,不想在争辩下去。

    他是公子的属下,公子的事,他管不着,也不能管,当然,他也决不允许别人说公子的不是。

    白凤刚想说话,四周气息波动,当两道身影映入眼帘,淡黄色的眼睛露出诧异。

    他们什么时候跟上来的?自己居然半点都不知情。

    离夜靠在纳兰清羽怀里,刚想说话,才发现两个人正抱在一起,额角滑下一滴汗珠,她推了推纳兰清羽的手臂。

    都已经追上来了,他要抱到什么时候?

    纳兰清羽依依不舍松开手臂,夜儿发现的太早了点。

    “是你!”图拓见白凤停下来,抬头看去,映入眼帘就是熟悉的人儿。

    离夜!是他!

    “是我,怎么,现在就想走?问过小爷了吗?”离夜握了握龙魂珠,以前的时候,她都不知道这东西还有这么多用处。

    刚才图拓和白凤的对话,她也都听见了,只是它们没有发现她的存在而已,这功劳嘛,当然是龙魂珠的。

    敖金那家伙,迫不及待想要回去,怎样也要等回去了以后,才能给它!

    “离夜,日后一定会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争夺第一不是不可以,他也要看看对手是谁。

    阻挡他们的路,他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后悔?不拦下你们,我会比较后悔。”离夜不以为然道,心里再次泛起涟漪。

    从他们对话看来,来参加南境比试,是任务,谁给的任务?他们又是谁?

    纳兰清羽站在一旁,深邃眸光看着图拓,以及那巨大白鸟,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一直没有出声。

    图拓站起身,手上灵力翻滚,灵力才刚刚展现,呵斥的声音立刻响起。

    “图拓,不要做纠缠!”这不是他们的目的!

    图拓手掌翻滚的灵力,瞬间消失,他狠狠瞪了一眼离夜,从储物袋中拿出水晶石。

    “空间石!”离夜眯起眼睛,冷冷吐出三个字。

    “今天算便宜你小子。”图拓说着,空间石已经扭转开来。

    空中一道裂缝展开,白凤立刻飞进去,速度极快。

    突然间,空中巨大白鸟,就这么消失在了眼前,那巨大的身影,仿佛从来没出现过。

    “该死的,他们手上居然有空间石!”离夜低咒道,空间石这种东西,在风启大陆找不到一块,但是临天大陆,好像谁手里都有那么一两块。

    一块空间石只能用一次,需要消耗极大的灵力,才能制成一块空间石。

    制造空间石的过程,早已将出口设定好,一旦打开空间石,想抓也抓不到打开空间石的人。

    一双手臂将她轻轻带入怀中,深沉而低哑地声音在耳边低喃,充满磁性。

    “那头白鸟叫白凤,它拥有凤凰一族的血脉。”拥有空间石,再加上白凤,是阻止不了他们离开的。

    离夜扭头看了一眼纳兰清羽,轻哼道:“我还有敖金呢!”

    敖金不是也拥有龙族血脉,难道堂堂龙族,还对不了凤凰一族?

    “我能对付它,但它如果不愿意跟我交手,也没办法阻止它离开。”敖金满头黑线道,它谢谢她这么看的起自己,但是能把龙魂珠还给它吗?

    那只是借给她用用,不是给她的!

    离夜撇了撇嘴,把龙魂珠往契约空间一扔,“你不就是想要回它。”

    敖金乐呵呵接住龙魂珠,立刻安静了下来,沉默在契约空间里。

    “清羽,能知道他们的身份吗?”他一直不说话,难道是已经知道他们的身份了?

    纳兰清羽没有回答,而是拉着离夜往下走去。

    走下空中,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离夜这才发现,他们早就走出壁城了,这里离壁城也很远。

    “夜儿,这些事本来为夫打算到中域才告诉你的,既然现在已经遇到了他们,说了也无妨。”纳兰清羽语气平淡开口,仿佛在说一件极为平常的事。

    离夜皱眉点点头,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得到中域才能说?

    “临天大陆之大,你该听说过,灵师用其一生,也无法横跨,但是还有些事,很多人都不知道。

    在这片大陆上,还有很多开辟出的空间地,那里居住着一些隐世的家族,这些家族的强大,不亚于一峰一会二殿三宗这些势力,可能还要强上一点。

    这些隐世家族,不会理会临天大陆的事,不代表他们不活动。”说不定这个叫晋元的,就是其中哪一族的人。

    开辟空间!隐世家族?

    “所以这个叫晋元的,就是这些家族中某个家族的人?”清羽要是不说,她还真不知道。

    不过开辟空间,这么厉害的事情,肯定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刚刚那个人看上去只有灵者的实力,实际上,远不止。”他手上翻滚的灵力,就不只是灵者那么简单。

    想着等他出手,从招式上,大概可以猜测一点,没想到最后他们并不打算出手。

    看来他们也忌惮着,不敢随便动手,怕自己的身份认出来。

    “那个开辟空间,又是怎么一回事?”离夜好奇道,达到什么样的实力,才能自行开辟一个空间出来!?

    开辟一个空间,让自己族人居住!

    纳兰清羽看到离夜的神情,忍不住一阵低笑,笑声传出。

    低哑的迷人的笑声,很是好听,如陈年佳酿惹人沉醉。

    夜儿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那是只有主灵级别的人,才能做到的事,但是这片大陆,很久都没出现过主灵了。”住在开辟空间的那些家族。

    都是曾经拥有过主灵级别先祖,要想开辟居住的空间,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是挺厉害的。”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笑盈盈道。

    主灵!

    “哼,若他们敢动你分毫,为夫不介意让他们居住的空间变成他们的坟墓!”肃杀之声响起,四周空气迅速凝结,冷冽到了极点!

    他们在临天大陆如何,他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若他们敢动他的女人,后果他们可以试试!

    离夜微笑凑到纳兰清羽面前,伸手抚了抚他的胸口。

    “安啦安啦,我哪里是那么好欺负的。”他们敢动手,就要做好心里准备。

    她北宫离夜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小手在胸前抚过,眸光微转,看着近在咫尺的人,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悄无声息搂住那纤细腰身。

    “夜儿。”沙哑的声音低唤,眸光中闪过异样的情绪。

    危险气息笼罩,离夜感觉到腰间的一双手臂将她圈住,狡黠的光芒在眼中闪过。

    放在纳兰清羽胸前的双手,重重一推,两人一齐倒下,压倒!

    几乎是同时,离夜一把揪住纳兰清羽的衣领,嘿嘿轻笑。

    “邪尊大人,这下你该任我处置了吧?”看着眼前,动魄惊心一张脸,离夜咬咬牙,加重了力道。

    总不能每次她被压!

    低哑迷人的笑声传出,只见固定在腰间的双手稍稍用力,轻松一个翻身,两人便换了位置。

    修长的身躯,将身下的人儿压住,两道身影完美的契合在一起。

    唇与唇之间的距离,不过一指之宽。

    离夜一声轻咛透着无奈,到底什么时候,她才能掌控主权!?

    看到她懊恼的神情,俊容展露出完美无瑕的笑容,稍稍低头,薄唇轻轻摩擦着殷红唇瓣,一点一点攻克。

    他会让她忘记,掌控主权这件事的。

    呼吸逐渐粗重,离夜最后不只是忘记了主权的这回事,就连炼药师比试的事情,也一起抛却在了脑后。

    偌大广场上,所有人都在等着,等着少年的到来。

    这一场比试,最终只有他炼制成功的丹药,而且丹药还在桌上摆着,就等他回来鉴定。

    经过鉴定,确定这是灵品丹药,那他便是名副其实的灵品炼药师。

    只可惜,所有的人等了又等,大半天过去了,也没见离开的人再回来过。

    “会长,不如我们先鉴定吧,说不定离夜公子在追晋元他们,一时半会没那么快回来。”历宏看着孟枭乌云笼罩的脸,小心翼翼道。

    反正离夜公子的丹药没带走,他们可以先鉴定,这么等着也不是办法。

    会长大人这阴雨天气一样的脸,这是干嘛?

    历宏只是说对了一半,离夜一时半会是回不来,只不过不是在追晋元。

    “就这办吧。”孟枭凉飕飕开口。

    那小子,就这么跟着人走了,都不知道那索图是什么人,这么跑出去,要出点意外该怎么办?

    林岳赶紧起身,走到比试会场上,看着离夜放在一边的玉瓶,小心翼翼拿起来。

    回到孟枭面前后,他才打开玉瓶,一阵清香立刻散发出来,在鼻尖流转。

    看过丹药后,林岳脸上骇然的表情已经很好说明了丹药的品级。

    坐在一旁的炼药师,纷纷起身,急忙接过丹药,小心翼翼端详着。

    嘴中他们一个个都露出了一样的表情,眼中的滚烫灼热,仿佛离夜此时就站在他们眼前一样。

    见离夜没来,炼药公会就开始鉴定丹药,尽管从未有过这样的事,但大家还是接受了。

    离夜公子去追晋元,人不在这里,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看到炼药公会的人神情紧张鉴定着丹药,所有人也变得紧张起来。

    他们一个个伸长脖子,离的近的,干脆打量起几个长老脸上的表情。

    只是几个炼药师脸上纠结复杂的表情,看了半天,他们也没看出来这到底是喜还是悲。

    炼没炼制成功灵品,他们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手上的丹药。

    到底是什么?说啊!

    是不是灵品,灵品有没有达到,有没有成功?

    到现在都不说,这不是调他们的胃口的吗?

    “各位炼药师大人,能说了吗?”银翳见他们迟迟不说,也紧张起来。

    王妃到底炼制出的是什么丹药,让这些炼药师脸上露出这种表情。

    “难道没有成功?”墨东炎心里咯吱一响,不会吧,离夜可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况且那么长时间,应该会是灵品吧?

    炼药师们抬起头,面无表情扭头看向墨东炎他们。

    就不能让他们的心情先缓缓?

    这时,少年从空中匆匆走来,看到自己放在一旁的丹药被拿走,眨眼走到地上。

    “丹药已经鉴定了吗?”离夜看着孟枭,顺手拉了拉衣领。

    衣领下的红点,被完好遮住,这才没有被人发现。

    离夜忿忿咬了咬牙,太可耻了!

    熟悉的声音传开,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间,全都落在了离夜身上。

    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所有人眼前一亮。

    离夜公子回来了!

    孟枭急忙站起身,推开站在面前,一脸惊呆的炼药师,往离夜站着的方向走去。

    “你没事吧?”孟枭看着离夜,着急问道。

    就那么追出去,他就一点都不担心会被人暗算吗?

    他是炼药师,在实力这一块,和灵师比起来,还是比较吃亏的。

    “没事。”离夜淡然摇摇头,她还想发生点什么事,可是被他们逃走了。

    当时清羽也在等图拓出手,所以一直没出声,也没什么动静,结果他们怎么样也不肯出手。

    要是图拓出手的话,说不定现在都知道他们是什么身份了。

    “那就好,那就好。”孟枭松了口气,脸上立刻绽放出笑容,刚刚那如阴天般的表情,早已不见。

    历宏他们无语看着孟枭,不禁在心里嘀咕。

    会长,您老人家还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丹药鉴定结果出来了?”离夜继续问道,现在都没有人回答她这个问题,到底鉴定了没有?

    她是知道那肯定是灵品,不过还需要鉴定,丹药不见了,应该在他们手上吧?

    孟枭转身看去,沉声问道:“什么品级?”

    八九不离十,应该是灵品。

    听到孟枭的询问,那些鉴定丹药的炼药师们才愣愣回神。

    林岳吞了吞口水,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灵品上等!”

    灵品上等!灵品上等!灵品上等!

    强而有力的四个字传开,清楚的传进每个人耳中,击打进他们心里。

    灵品……上等!

    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刹那间,四周一片寂静,安静到了极点。

    简单的四个字,在他们心里,早已是翻江倒海。

    他们尽管一开始就知道是灵品,也从没想过,会是上等灵品!

    灵品也就算了,还上等!

    这得打击死多少炼药师,多少炼药师心里得流血?

    “我滴个神!”

    “灵品也就算了,还是上等!”

    “上一个月,离夜公子才炼制出超神品上等吧?这不过一个月的时间……”

    灵品上等!

    一个月的时间,整整提升的一个品级!

    太吓人了!实在是太吓人了!

    这是人能做到的吗?

    一个月之前还是超神品,一个月之后已经是灵品了!

    孟枭张了张嘴,显然也没料到,离夜会炼制出灵品上等。

    “亲娘啊!”墨东炎伸手扶了扶自己的下巴,这才免遭下巴脱臼的厄运。

    离夜这小子也太恐怖了一点,灵品上等!

    比起墨东炎的诧异,无殇波澜不惊的神情,显得淡然很多,依旧是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实在是不讨人喜欢。

    所有人脸上都是一脸诧异,唯独他依旧波澜不惊,看上去好像早就知道的样子。

    容菲菲握了握拳头,兴奋地看着离夜,灵品上等!

    这样的人的确是炼药师中的奇才,她记得终于那个十八岁的超神品炼药师,是到了十九岁才炼制出中等灵品。

    而他十八岁就炼制出了灵品上等,这简直不可思议!

    银翳屏住呼吸,他一直都知道王妃厉害,可不知道这么厉害。

    她今天这样的表现,得吓死临天大陆多少人!

    又有多少势力,想让她想成为自己的人,为自己的势力效忠和炼制丹药。

    自然也有心怀不轨的人,但是这些人最好自己掂量掂量,能不能招惹的起王妃,否则后果,是他们承担不起的!

    “今天的炼药师比试,就此结束,全场唯有离夜一人,炼制出灵品上等!”孟枭双手负在身后,中气十足的宣示着,那神情,仿佛要大召天下!

    全场几百个炼药师,只有离夜一个人炼制出丹药,这是前所未有的事。

    当然,这都要归功于异火,有那么强横的异火在,其他人想炼制丹药,也没有办法。

    只听说过,异火现,玩火迎,离夜的异火出现,已经不是万火迎那么简单了。

    是所有的火焰,纷纷逃走,根本不敢留下来。

    当时异火出现,他身体里的火焰,也格外暴躁,就不知道,他那种,究竟是什么异火。

    孟枭说完,四周一阵喧哗,喧哗之声,铺天盖地。

    炼药师们脸上一阵纠结和惋惜,却也没有任何办法,事实如此,他们不服气也没用。

    比试已经结束了,他们也没能炼制丹药,全场唯独那个天才少年,炼制出了丹药。

    灵品上等,等级不是最高,如今却是全场最耀眼的!

    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来说,灵品上等,那已经是一个无法超越的高度。

    十八岁的超神品炼药师让人惊奇,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只能让人仰望,还没有人能如此过。

    “散了吧。”孟枭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尽管他现在就想带离夜回炼药公会,可是不行!

    比试刚刚完毕,肯定有不少事情等着离夜处理,比如说这些势力的连番邀请,就够让人头疼的了,就不知道离夜能不能招架的住。

    不过这小子,当场拿剑砍晋元的事都做出来了,还有什么是他处理不到的。

    想到这里,孟枭又放心了下来,乐呵呵往炼药公会的方向走去。

    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该为他准备徽章了!

    孟银瓶抿着最,走到离夜面前,柔柔一笑,“我孟银瓶没有服过人,但是今天对你,我心服口服!”

    对这样的人,除了心服口服,她实在想不出来其它。

    盈盈俯身,孟银瓶转身离去,潇洒的姿态,让四周的炼药师们,都羡慕她的洒脱。

    他们都好歹要纠结一下,没想到银瓶小姐这般洒脱,这倒是让他们有点惭愧。

    离夜目送孟银瓶离开,感觉到无数灼热的目光落在身上,顿时一阵头疼。

    她还是想想怎么离开这里吧,这里的人也太多了。

    一个一个轮番到她这里来,她也懒的去应酬。

    离夜转身离开,广场上的人见她走,急忙跟上去,就怕去晚了,自己就没机会了。

    反倒是中域的几大巨头势力,他们站起身,一点都不着急的目送离夜离开。

    离夜走出广场,就感觉身后跟上来不少人,正在发愁要怎么甩掉,腰间就被一股力量圈住,整个人就这么被拉走了。

    少年走出广场,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这让跟出来的人有点傻眼了。

    “离夜公子呢?”

    “刚刚明明还看到在这里的,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他这样是想避开我们,看来大家是没机会了。”

    跟出来的人势力,纷纷叹了口气,但是心里也明白,那样的天才,又怎么会进入他们的势力。

    中域的几大巨头都在这,怎么轮也轮不到他们身上来。

    离夜靠在纳兰清羽怀里,两个人就站在半空中,趁着没有人发现,才又离开。

    刚才那会,只要有人抬头看天,就会看到这一幕,还会发现,邪尊大人,身处在壁城之中。

    只可惜,没有一个人有这样的举动。

    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两人落到地上,离夜才彻底松了口气。

    “我得收拾收拾离开壁城。”离夜看了看四周,四周行人并没有发现她的存在,不过就算发现了,也没什么在意的。

    现在是这样,等会就不知道了!

    她一点都不怀疑壁城炼药师,传播消息的速度,那绝对是超乎人的想象!

    所以不管怎么样,她还是觉得,尽快离开壁城,才是最重要的!

    “要不要为夫等你?”纳兰清羽轻笑道,细碎的阳光洒落在侧脸上,光华笼罩,美的不可方物!

    离夜歪着图看着纳兰清羽,眨了眨眼睛,“你最近有事?”

    天穹峰有事?

    俊美的容颜在眼前,如梦如幻,好似随时就会随风而去。

    “倒没有,但是得回去一趟。”得回去看看。

    现在这样尽管有什么事情,会传到他这里,但是一来一返的时间,比较长,这样也是不妥的。

    “你要回去,那就先回去吧,我自己去中域就行了。”反正她也不着急,一个人慢慢往中域走,相信很快就走到了。

    她现在可以踏足中域,清羽是这么说的。

    他会这么说,那是因为炼药师的身份,炼药师的身份上,她是可以踏足中域。

    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多少能让人忌惮,但是在实力上,还有点不够。

    她才灵者,这一次中域势力几大巨头派来的人,随便一个就是灵王,灵皇的,她距离那个目标,还很远。

    就算不是等到灵王,最起码也得巅峰灵君啊,这样好歹有点底气,遇到灵王级别的人,她还能应对。

    纳兰清羽微微颔首,他知道这一切,夜儿都是细细思量过而来的。

    “我把银翳留给你,有事的话,让他去做。”让银翳留在她身边,他才能稍稍放心。

    离夜额角滑下几条黑线,虽然很想说不用,但还是点点头。

    她要是说不用,别说银翳不会走,清羽肯定也就不走了。

    这样的事,他不是做不出来。

    “现在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去。”看到离夜的神情,纳兰清羽就知道,她还有其它事情要做。

    离夜摆了摆手,“不用了,要是你送我去,我会比那老头先到炼药公会的。”

    清羽的速度,绝对可以做到这样!不用怀疑!

    眉头轻挑,俊美的容颜上,绽放出淡淡微笑,瞬时间,四周的是都暗淡了下来,天地失色,日月无光!

    离夜暗暗抽气,看的心惊,这男人,就算每天看,也会让人时常惊艳。

    这样的人不去做妖孽,反而一身仙气,真是太没天理了!

    双臂伸出,纳兰清羽紧紧拥住离夜,要不是走出去就是街道,行人来来往往,他真的会做其它事。

    离夜也不挣扎,靠在他怀里,任由他紧紧圈住自己。

    “很快我就到中域了,到时候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去天穹峰!”

    “好!”

    往炼药公会赶去的离夜,回想起刚刚果断快捷回答的那一个字,以及纳兰清羽脸上的笑容,她真怀疑,纳兰清羽一直在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这家伙,在这里等着她!

    唇瓣露出淡淡笑痕,算了,反正她也是这么打算的。

    匆匆往炼药公会的方向走去,在走到炼药公会门口之时,刚好孟枭也才走到。

    看到离夜出现在眼前,孟枭愣了愣,神情有些诧异。

    他是怎么来的,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难道那些势力放他回来了,这不可能啊!

    那些势力,哪里会这么快放人,想想都没这个可能!

    “你……”

    离夜看了看身后,耳边传来细小的声音,但能感觉到,有很多人往这边走来。

    “老头,有事进去说。”离夜无奈摇摇头,大步走进炼药公会。

    这些人速度也太快了一点,她前脚刚到炼药公会,后脚他们就跟上来了。

    好像算准了,她一定会到炼药公会来。

    要不是在炼药公会还有点事,她真想现在就离开这里,去南境什么地方都好,就是不要待在壁城。

    孟枭脸上的笑容加深,不得不说,这小子本事挺大的。

    能摆脱那些人,用这么快的速度赶到炼药公会,几乎和他老人家同时到达。

    摇着步伐,孟枭晃悠悠的走进炼药公会。

    那些人想要找离夜,怕是没那么容易了,看来离夜是不想进入任何一股实力了,不然也不会躲进炼药公会。

    “爷爷,还有离夜!”

    两人刚走进炼药公会,就遇到了比他们早一步回来的孟银瓶。

    看到他们两个同时回来,孟银瓶也是错愕的。

    爷爷这个时间回来,很正常,只是离夜怎么也这个时间回来了,那些势力会这么轻松放人?

    “银瓶小姐。”离夜看到孟银瓶,神情没有多大变化,淡淡叫道。

    孟银瓶微微颔首,看了看孟枭,再看看离夜。

    “会长和离夜公子有话要谈,银瓶想告退了。”说着,她就要离开。

    “银瓶,你也一起吧。”孟枭及时开口。

    离夜的目光在孟枭和孟银瓶之间来回扫视,早就觉得这祖孙两气氛有点不对,没想到这么不对。

    孟银瓶大可以叫孟枭爷爷,但时常以会长称呼,和孟枭保持着距离。

    当然,孟枭也没有改变这种状况。

    “好。”孟银瓶点头应道,静静站在原地。

    但是离夜能看出来她的紧张,和孟枭站在一起,她少了一分洒脱,多了一分矜持。

    “你们两个跟我来。”孟枭叹了口气,双手负在身后,慢慢往前走去。

    离夜看了一眼孟银瓶,见她眼观鼻,鼻观心迈步跟上去,也没说什么,跟着他们往前走。

    这祖孙相处的方式,她还真是无法想象。

    一点都不像她家的老头,现在想想,还是她家老头可爱。

    已经出来很久了呢,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恍惚想着,孟枭已经带着他们穿过楼台水榭,往一处寂静院落走去。

    今天是炼药师的比试,公会的人本就很少,他们这一路走过去,也没遇到什么人。

    孟枭带着离夜和孟银瓶走进一个院中,刚刚走进去,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幅病美人的画卷。

    睡椅上的人,也算是俊美,他只穿了中衣,静静躺在那里。

    脸上的苍白为他添加了几分恬静无力,是人看了都会忍不住皱眉。

    那样的一个天才,如今却只是躺在这里,什么都不能做。

    展瞳!

    离夜惊讶看着躺在睡椅上的人,看上去好像是睡着了,苍白的脸色,明显是还没有恢复过来。

    “展瞳,今天觉得如何了?”孟枭走近,露出淡淡微笑。

    这孩子,这次受的重创,希望不要在他心里留下什么才好。

    轻合的双眸缓缓睁开,恬静模样,多了几分凌厉。

    离夜直直看着展瞳睁开的双眼,心里划过一丝疑惑,感觉好像有点不同了。

    她见过一次展瞳,但那时的展瞳,和现在的展瞳,感觉上,两者好像有点差异,特别是眼中的情绪。

    有什么不同?

    离夜想知道更多,但是展瞳已经把目光挪开,苍白的脸上露出微笑。

    “会长把离夜公子和银瓶小姐请来了,多谢二位来看展瞳。”笑容和以前一样,神情和以前一样,如今的展瞳好像没有什么变化。

    看他的样子,并没有因为这一次比试遭到的重创,而有任何异样,一切都和的以前一样。

    “展瞳公子客气。”银瓶淡淡开口,看着展瞳,心里忍不住一声轻叹。

    今天若是展瞳去了,只怕情况好不到哪里去,他没去还好一点。

    刚刚的比试,都不像是炼药师比试,而是两种异火的争夺,更像是离夜和晋元两个人之间的争锋。

    她去了也没什么用,想想还不如不去。

    展瞳又笑着说话,和孟枭孟银瓶交谈着,离夜就站在一旁,看着他们说话。

    目光落在展瞳身上,离夜隐约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展瞳还是以前的展瞳,没有什么变化,可要是说没什么变化,她又觉得不像。

    至少在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眼中一闪而过的情绪,就不会她以前见过的那样。

    “离夜,该走了。”孟枭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离夜这才回过神来。

    看到他们三个多盯着自己看,离夜有些窘迫,想问题太入神了,连他们说完话了都不知道。

    “好。”离夜点点头,看了一眼展瞳,跟着孟枭他们走出去。

    脑中的想法在转身之际,全部甩出去,说不定是看错了,而且展瞳有什么异常,也不是她能管的,想那么多干嘛。

    展瞳坐直身体,目送他们离开,袖子下的手掌紧紧握成拳头,指甲陷入肉中,他也浑然不觉。

    三个人走出展瞳休养的院子,炼药公会的炼药师,此时的人也比刚刚多了起来。

    他们看到离夜出现在炼药公会,脸上都露出一阵诧异,随即恢复平静,镇定自若离开,好像什么事都不曾遇到过。

    “放心,你可以安心留下炼药公会,不会有人打扰到你,就看你什么时候离开。”孟枭笑盈盈道,那样子好像在说,你想住多久都行!

    离夜微微一囧,然后点点头,“好。”

    现在她也想不出来,有什么地方比炼药公会更清静。

    好歹炼药公会的人看到她,都可以选择什么都不知道,其他人就不知道了。

    “会长,离夜公子,银瓶还有谁,先告退了。”孟银瓶微微俯身,说完,她转身离开。

    离夜看着孟银瓶离开,再看看孟枭,然后撇了撇嘴。

    两个人明明看上去有很多话要跟对方说,偏偏一个都不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这就不是她能管的了,在离开壁城之前,她安心待在炼药公会就好了。

    其实……

    “老头,我现在在等的,就是你给我灵品炼药师的徽章。”离夜停下步伐,扭头看向孟枭。

    她在壁城好像也没什么事了,就等着灵品炼药师的徽章!

    孟枭神色一僵,然后停下步伐,讪讪笑道:“年轻人,安心在炼药公会住下,什么时候离开都行,我老人家绝对不会赶你走的。”

    说完,孟枭大步离开,说是走更不如说是跑。

    炼药师徽章,会给的,不过还得过几天!

    离夜无语看着孟枭的背影,这老头还真是的,这么快就跑了!

    看了看四周,离夜正想走回自己的院子,耳边就传来大叫的声音。

    “离夜公子,离夜公子!”

    一道身影匆匆走来,看到离夜站在不远处,眼前顿时一亮。

    “怎么了,有事?”离夜挑眉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跑的这么着急?

    这人是一个超神品炼药师,看到离夜,眼中的崇敬怎么也掩饰不住。

    “离夜公子,炼药公会外有个叫宋龙的,说是送上和公子约定好的东西。”要不是因为“约定”两个字,他也不会跑进来。

    毕竟从今天之后,上门找离夜公子的人,就是一批接着一批,多不胜数!

    “你说的是宋龙?”离夜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嘴角勾起弧线。

    宋龙这么快就来了,真是难得!

    “是的。”那人点点头,心里一阵紧张,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走,去看看。”离夜大步往前走去,她记得,是双倍的!

    ------题外话------

    昂昂昂,这一更上传已经很晚了,更新应该是第二天早上,大家早安,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