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十四章 天有不测风云
    一缕蓝色火焰张扬而出,如残暴的狂风,精神力波动开来。

    专心炼药的离夜,立刻感觉到身边一丝无形的波动袭来,让红莲掌控着火焰,离夜扭头往晋元那边看去,眸光中带着冰寒。

    他就是用这种方法,让展瞳遭到反噬,到现在只能躺在床上?

    精神力攻击,再加上异火辅助,展瞳在精神力上也许更甚一筹,但他没有异火,才会遭到晋元攻击,而无力反手,只能任由自己遭到反噬。

    玫瑰红唇勾出嗜血冷笑,比精神力,好啊!就不知道最后吃亏的是谁!

    一丝精神力从炼药中分出,离夜看着晋元,尽管两个人都没动,但精神力的较量,现在才开始!

    离夜直接分化出精神力,直接迎上晋元的精神力攻击,两道力量在空中狠狠相撞,激发出无形的火花。

    反击!他还敢反击!

    晋元心里划过诧异,第一次尝试炼制灵品,如今还反击他的精神力攻击!

    这小子,太狂妄了!

    既然他不知死活,那就不用手下留情,这场比试,自己一定不能输!

    一道精神力凝聚如长鞭一样,狠狠往离夜那边甩去,四周空气在精神力飞过之后,明显产生了一丝波动。

    强横的精神力,迅速凝结成一道无形的盾牌,挡住晋元攻击,然后迅速收缩,凝聚,猛然一击,直逼晋元而去!

    离夜不但接下攻击,而且还立刻反击,是晋元意料之外的,精神力反击,抽打在他身上,一阵刺痛猛然袭来。

    晋元脸色顿时一阵苍白,脚步微微一动,身影晃动,却及时被掩盖了过去,他惊悚地看着离夜,眼中露出骇然的情绪。

    好强横的精神力

    !

    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还真不是随随便便能出来的,这样的精神力,太过恐怖,甚至在他之上!

    离夜冷笑看着晋元,眼中含笑的情绪,仿佛在无声的说:小爷可不是展瞳,你以为这种方法,能让小爷受到损伤?

    晋元表面是平静的,心里是气急败坏的。

    太嚣张!

    他居然会觉得这小子熟悉,他从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小子!那种熟悉肯定是幻觉,不用再怀疑了!

    离夜和晋元用精神力攻击着对方,他们两个是没什么事,四周围观的人,顿时头晕目眩,灵魂一阵无力感。

    炼药师还好,勉强能够应对精神力的压制,品级高一点的灵师,也没什么事,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这点精神力对他们也没什么妨碍,就是被吓的不轻。

    他们两个,就不能好好炼药!?

    在炼药的时候,再来一场精神力对战!

    非得打击死他们吗?

    他们三十岁不到,有一个连二十岁都没有,竟然就在炼药的同时,用精神力攻击,而且那个少年还占了上风!

    妈的,这小子该多变态!

    灵师的情况,就不如炼药师了,他们只觉得阵阵无力,灵魂好像是被一股什么力量压制住了一样。

    他们知道那是什么,精神力!

    拥有精神力,才能成为炼药师,好的炼药师,可以用精神力进行攻击,这也是灵师比不上炼药师的地方。

    可这两个人看上去不大,胆子倒是不小,炼药的时候,还用精神力攻击对方!

    而且,最可怕的,那个少年,占据着上风!

    晋元细微的动作,他尽管掩饰的很好,但所有人还是清楚看到,他在遭受到精神力攻击的那一刻,脚步后退了一点,身影踉跄。

    “刚刚那是精神力的攻击吧?”

    “我怎么看到晋元输了,他在精神力上居然输了。”

    “晋元这种行为,老子真看不过去!”

    “哈哈,不然离夜公子怎么被称为天才,天才之名可不是随随便便得来的。”

    ……

    刚刚灵魂压迫刚刚消失,众人就忍不住开口,神情惊叹不已。

    二十几岁的炼药师,灵品,在精神力上,输了!

    精神力输了,当然不可耻,输赢是常有的事,可他输给了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攻击还是他主动的!

    最后他不但没有成功,反而输了!

    众人一阵摇头,看来就算是晋元,这个二十几岁的灵品炼药师,在天赋上也比不过离夜公子

    。

    二十多岁的灵品炼药师,也算是天才,若是单独出现,肯定也能引起一场不小的波动,只可惜,在他之前,十八岁的少年出现,他的天赋全都变得黯然。

    对晋元,所有人的好感又弱了一分。

    精神力攻击,这种行为,他们实在是崇敬不起来,他好歹也是灵品炼药师,竟对一个超神品炼药师进行精神力攻击。

    这要不是离夜公子,精神力够强悍,现在离夜公子不早就被精神力攻击了,说不定还会遭到反噬。

    有点天赋又能怎样,有点天赋,就能欺负人?

    可最后,不是也没成功,反倒是自己吃了个大亏,他也只能哑巴吃黄连,太可笑了。

    “这小子……”孟枭摇头一声叹息,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

    这种情况下,在精神力上还能占到便宜,不过他担心的事情,倒是可以放下了。

    展瞳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遭到反噬,可离夜不但没有遭到反噬,反而还让晋元吃了大亏。

    晋元炼化着丹药,雏形的丹药,在异火淬炼下,越来越圆润透亮,但是四周的议论之声,让他的目光,越来越阴沉。

    精神力上输了?他怎么可能会输!

    刚刚只不过是试探而已,是他小看了这小子,他还没放弃呢!

    一丝杀意从身后袭来,专心炼药的离夜,身体的每一个细胞,瞬时间,全部处于戒备状态。

    新的一轮攻击,要开始了吗?

    离夜全部的注意都在丹药之上,丹药运转的很慢,但是颜色和光泽,都已经超过了早上提炼出来的,只要再坚持,不是不能达到灵品上等!

    在四周观看的人要是知道,离夜不但是要炼制灵品,还要炼制灵品上等,指不定惊讶成什么样子。

    十八岁,炼制出灵品上等,这是绝对的骇人!

    手掌翻滚,红莲迅速将正在炼化的丹药全部包裹,离夜看了看红莲淬炼的丹药,离夜扭头看向晋元。

    她的丹药已经到了最后的,淬炼丹药,倒是晋元,他还差一点吧?

    眸光中溢出笑意,刚刚的精神力攻击,她可是还记着呢。

    精神力攻击……

    红莲专心淬炼丹药,偷偷看了一眼离夜,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就看到了晋元。

    有人要倒霉了!

    离夜向来是有仇必报的,那个人类刚刚偷袭她,现在……不会有好日子过。

    离夜的举动,迅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视,丹药在异火下不断淬炼。

    一帮子人神情诧异,一颗心早已饱受打击和摧残

    。

    快要成功了!

    灵品丹药,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只要经过这丹药淬炼,丹药就算成功!

    灵品!他真的要炼制出灵品丹药了!

    以后就不是十八岁的超神品炼药师,而是灵品!

    老天,这样的天赋,也太吓人了一点,已经变态到了极点!

    “这小子……”孟枭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本来他以为对离夜的了解,已经差不多了,可现在……

    他发现,对于离夜,他什么都不知道!

    以前知道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即便是现在,该展露的都已经展露人前,可他总觉得,这也不是全部!

    离夜这小子,究竟还有多少底牌?

    现在随便拿出一张就能吓死人,那后面该是什么样子的!?

    现在还炼制出灵品丹药,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

    冰冷的目光落在身上,晋元心里咯吱一响,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淬炼丹药,他竟然已经开始淬炼丹药!

    他的丹药快要成功了,真的炼制出了灵品!

    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炼制出灵品!

    离夜笑看着炼制丹药的晋元,嘴角想笑意加深,一丝精神力分出,往四周蔓延开来。

    “你,你想做什么?”感觉到灵魂的压迫,空气中浮动的杀气,晋元脸上闪过一丝慌乱,随即镇定袭来。

    他就不信,在这多人面前,这少年还能杀了他不成?

    盈盈轻笑,完美的笑容,是那般惹人沉醉。

    “你以为我会做什么?”离夜不答反问,她想要做什么,他应该清楚。

    想想他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就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声音传来,空中的男人,低哑一笑,笑声的在空中散开。

    晋元看着自己炼制的丹药,他的丹药现在也是到了最关键的一步,其中不能出任何差错。

    没想到,他竟然能赶上自己的速度,在自己之前,把丹药淬炼。

    精神力直逼而过,感觉到灵魂压迫的,不只是晋元,就连四周的其他人,也明显感觉到不适。

    他想要做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对晋元出手?

    孟枭顿时紧张起来,他可不能这么做,要是因为这样受到什么损伤,就太不值得了!

    晋元轻哼一声,他会做什么,他要做什么再明显不过。

    一缕精神力分出,晋元冷冷看向离夜,无形的精神力如同一把利剑,直逼离夜

    。

    与其等着他出手攻击,倒不如主动出击!

    感觉到空气中的一丝波动,离夜眯起眼睛,迅速凝结精神力,迎上晋元的攻击。

    无形的硝烟再次开始,炼药师的广场上,一阵无声压迫散发开来。

    孟银瓶脚步后退了一点,尽管她不想承认,可那种笼罩而来的压迫,她也无法阻挡,只是压迫而已,还不是攻击。

    这两个人,都不简单!

    一般的灵品炼药师,谁能在炼药的时候,同时攻击,他们两个好像精神力无穷无尽似的,一次又一次开始。

    “靠!晋元这小子,又来精神力攻击!”

    “他奶奶的,他就不能消停点吗?”

    “炼药就炼药!”

    “想对付离夜公子,也不用这么来吧,炼药公会到底管不管!?”

    灵魂的压迫,不少人都怒了。

    好好的炼药比试,不是精神力拼搏,晋元输了一次,竟然还敢进行第二次攻击!

    妈的,他是不是吃饱了撑得!

    炼药公会也不管管,哪里有炼药师,在炼药的时候,用精神力一次次攻击,就算离夜公子再天才,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

    晋元的一而再行为,又让不少人,对他更是鄙夷。

    人家炼药炼的好好的,眼看着就要成功了,你眼红人家,至于用这种方法吗?

    有本事,你现在也炼制出王品,这样不就能赢了,在这种事情上耍手段,算什么本事!

    听到四周的怒吼,炼药公会的人也是一阵无奈,这件事,他们也没有办法管,不是他们不想管。

    离夜的天赋,他们哪里想看着离夜受到什么损伤,但是……

    炼药的时候,炼药师用精神力攻击,这是很少会有的事,他们都是第一次遇到,曾经也就是听说而已。

    按理说每个炼药师,这个时候应该专心炼药,让药的品质达到最强最高。

    偏偏这两个人,在炼药的同时,还不忘攻击对方,就算炼药公会想插手阻止,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

    毕竟炼药公会没有这条规定,不过今天之后,有没有这条规定,就很难说了。

    两个人都不简单,能在炼药的时候,还能进行攻击,他们的精神力,可见一斑!

    面对晋元的进攻,离夜丝毫不曾手软,比精神力,那就看看,他的精神力究竟有多恐怖!

    无形的力量,强势横扫,直逼晋元而去,空气狠狠波动了一下

    。

    晋元神情微变,迅速抵挡,又还不忘护住正在炼制的丹药。

    知道晋元的顾及是什么,离夜放迅速追击,丝毫不给晋元喘息的机会。

    无声之力扫过,晋元抵挡住了一道,却没挡住第二道。

    “哼!”

    晋元传来一声闷哼,刺痛笼罩而来,如千万根细针扎在身上,喉咙溢出甜腥,他面无表情,硬生生给咽了下去。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离夜,又输了!

    这个叫看离夜的少年,精神力怎么会这么强?

    明明年纪轻轻,但是精神力,就像是无底黑洞,容纳万物的大海,深不可测!

    活了二十多年,他第一次看到有人,能拥有这么恐怖的精神力!

    离夜轻笑看着晋元,这是她第一次用精神力攻击,以前在丹神诀上看到过一直没用。

    现在她才发现精神力的攻击,一点都不比灵力弱。

    看来以后不但要专注在灵力修炼上,精神力也要好好运用,说不定关键时候,还能用来保命什么的。

    晋元要是知道离夜这是第一次使用精神力攻击,非得气吐血不可。

    第一次就能如此蛮横,以后该是什么样子?

    晋元双手紧握成拳,本来计划之中的事,只需要对付一个展瞳,多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也没什么,可没先到会这么棘手!

    但,他决不能输!

    咬咬牙,晋元伸出手,手指伸出,一滴精血从光洁的手指尖溢出。

    四周的人包括离夜,看到晋元的举动,为怔了怔。

    他疯了吧!

    用精血提升丹药品级,这样会元气打伤的,这场比试尽管五年一次,可也用不着这么拼命吧?

    两年后的炼药师大会才是关键,现在只是一次炼药师之间的正常较量,何必这么认真!

    “晋元刚刚是输了吧?输了他也别这么自残身体啊!”

    “用精血提升丹药品级,他会元气大伤的!”

    “现在的年轻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

    所有人都为晋元的疯狂举动叹息,他这样在所有人眼里,都是疯狂的。

    精神力攻击,他们当然觉得不耻,但是现在用精血提升丹药品级,这在他们看来,是绝对的疯狂。

    用自己的精血提升丹药品级,这样是能成功,也能提升丹药成功的几率,但因此会元气大伤。

    这是非常不划算的事,精血需要多少丹药和时间才能补回来?

    为了赢,他真的是豁出一切了

    。

    一场南境的炼药师比试,早已变成了两个人之间的争夺。

    “会长大人,这……”傅州迟疑道,晋元怎么会这么在意南境这么一场比试的输赢?

    便是中域的炼药大会,也没有人会为了输赢,消耗自己的精血,现在南境这么一场比试,居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先是精神力的拼搏,现在又是精血……

    “我们也不能阻止。”孟枭重重叹了口气,炼药的时候用到精血,这是炼药师自己的事,他们想阻止也没理由阻止。

    晋元这个举动,是有点疯狂了,这场比试对他来说,就这么重要?

    “可这样的话,离夜公子不就要输了?”林岳无奈摇头,本以为离夜公子炼制出灵品,好歹也能打成平手。

    现在这种情况下去,输赢,很难预料!

    输了?

    墨东炎郁闷地挠挠头,这个叫晋元的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精血对他们来说,是多珍贵的东西,他居然毫不犹豫就拿出来了,还用来炼药。

    “不论一场比试的大小,都不能输。”无殇看到墨东炎郁闷的表情,冷淡说道。

    只要能赢,伤自己一下,又有什么所谓,输赢才是最重要的。

    语中冰霜,让坐在他周围的人,都稍稍往后靠。

    真冷!

    真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从冰山里走出来的,要不然就是个冰人,不然怎么会这么冷?

    墨东炎白了一眼无殇,不能输,要是为了赢,搭上自己的命,这也值得?

    他反正无法理解,只知道好死不如赖活着。

    当然了,无殇能理解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他也是这样的人,只要能赢,用到一点自己精血的事,他也会做。

    “不能输,有不能输的理由,否则这人也不会如此拼命。”容菲菲甜美一笑,温柔如水的嗓音响起,沁人心脾。

    今天她穿了一身粉红色纱衣,玲珑身段若隐若现,带着某种摄魂夺魄的力量。

    而魅宗这边的来人,一身魅术,便是她容貌不如容菲菲,甚至什么都不做,就能让男人对她移不开目光,目光放肆的在她身上流连忘返。

    两女坐在一起,顿时成了比试场上,又一道亮眼的风景。

    银翳默不作声靠在椅背上,神情严肃,一脸生人勿近的模样,心里却也泛起疑惑。

    他,到底是什么人?

    他们几个讨论的虽然是晋元,但是眼睛看着的,却是离夜

    。

    晋元也许厉害,也算是有天赋,但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离夜。

    十八岁,炼制灵品丹药!

    这样的人,只要好好培养,日后会掀起怎样的风雨,谁也不知道!

    一个具有天赋的炼药师,现在品级虽然不高,但是他一旦成长,他的号召力,是无法想象的!

    到时候,临天大陆只怕没有几个人,能抵挡住那样的诱惑。

    丹药淬炼,发出淡淡药香,药香扑鼻,沁人心脾,离夜也没有时间去理会晋元要做什么,正是关键的时候。

    她全神贯注将精神力放在炼药上,丹药在药鼎中缓慢旋转,每转动一圈,表面的坑洼就减少一点。

    逐渐的,丹药变得圆润光滑,在火焰之中,划过淡淡光亮。

    晋元用精血提升丹药品级,她当然不能这么做,一来这样实在是伤身体,二来她刚刚才能炼制出灵品,以精血提升品级,作用也不会有多大。

    倒是晋元会这么拼命,超出了离夜的想象。

    这完全不像是在比试那么简单,更像是在拼命了。

    为了南境的一场炼药师比试,把所有底牌都亮出来,还拼上自己,这笔买卖,一点都不合算。

    但是晋元却拼上一切,这是为什么?他来参加这场比试,有什么目的?难道就是寻为了赢一场炼药师的比试?

    离夜心里划过疑惑,却又很快收起了心思,专心炼制丹药,她的丹药,即将成功!

    晋元这个时候也没有精力,再去看离夜的丹药炼到哪一步。

    他要的是赢这场比试,对付展瞳是为了赢比试,刚刚精神力攻击,也是为了赢比试。

    以精血炼药,他就已经赢了,他就不相信,刚刚炼制出灵品的人,也能用同样的方法,炼制出王品的丹药!

    两个人都到了关键时候,谁也没时间理会谁。

    在场的炼药师和灵师们都变得紧张起来,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这场比试,谁也没想到,最后能炼制出丹药的,只有两个人。

    全场的目光都在他们二人身上,只要他们能够成功,不管是什么品级的丹药,都是了不起的天才!

    让人更惊悚的,是那个少年,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

    要知道,一个月之前,他刚刚考核了超神品,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就炼制出了灵品,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淡淡光华从灰白色的丹药上划过,离夜脸上闪过一丝欣喜,托起完全圆润的丹药。

    “收!”

    一声轻喝响起,所有人都看向飞向离夜丹药,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成功了

    !

    灵品,他炼制出了灵品丹药!

    丹药炼制成功,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

    临天大陆,唯一一个,十八岁就能炼制出灵品丹药的少年!

    天才,这就是天才!

    所有人脸上一阵欣喜若狂,眼中露出灼热,情绪中多了几分尊敬和憧憬。

    他们从没见过,这样厉害的炼药师!

    天才,天才!

    孟银瓶抿着嘴角,神情紧绷的看着离夜,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连中域都不曾有过。

    她现在也不得不说一个服字,真的很佩服他!

    “灵品,我也真的服了。”墨东炎叹息道,脸上的表情,就已经是个大大的服字。

    不到二十岁,炼制出灵品丹药,放在中域,都没有人敢小看。

    其他几个人看着离夜,心里想的是同一件事。

    这个天才,一定不能让别人得到!

    拿过丹药,离夜端详了一会,然后满意装进放在面前的玉瓶中,转身看向正在淬炼丹药的晋元。

    他也到了最后一步,但是……原本的灵品丹药,用精血提炼,硬生生提升了一个品级。

    王品!

    二十五以上岁的王品炼药师,都已经赶上展瞳的品级了。

    “王品。”舔了舔唇瓣,离夜吐出两个字。

    黑亮的眸光中闪过一丝光亮,脸上露出邪魅的微笑。

    就在这时,一道银光从天而降,以闪电般的速度,笔直落下,重重击打在晋元身上。

    还在炼药的晋元,一点防备都没有,而且他使用过精血后元气大伤,维持丹药炼制都不容易,有防备这一击他也避不开。

    银色闪电突然落下,晋元的身体顿时僵住,然后他脖子僵硬抬头看了一下天,整个人就这么往后倒去。

    “砰!”

    重重的一声响起,激起地上灰尘,而药鼎中,即将成形的丹药,在他倒下的一颗,在异火的炼制下,瞬间成了一堆黑色粉末,洒落在药鼎旁边。

    在昏过去前的一刻,他还在想,这是怎么回事?闪电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离夜傻眼了,四周的人也傻眼了。

    一系列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快到让人来不及反应,更来不及阻止。

    前一刻,大家还在想着,又一个二十几岁的王品炼药师,后一刻,这个二十几岁的准王品炼药师,就这么被闪电劈中,然后昏了过去

    。

    那颗极为可能成为王品的丹药,一下子也异火烧的一干二净!

    所有人神情呆滞抬头看天,但此时天上万里无云,别说乌云了,连白云都没有,那闪电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愣愣眨了眨眼睛,他们收回目光,看着晋元。

    不会是连老天都看不过去,所以才直接劈下一道闪电,把他砸昏的吧?

    离夜一下子都没明白,这是怎么了,突然来了一道闪电,突然晋元就昏过去了。

    短短三个呼吸发生的事,这让人怎么能反应过来?

    还是,真的是遭报应了?

    这个立刻又被离夜给否定了,遭报应,怎么可能,晋元用的是自己的精血,又不是别人的,关老天什么事。

    可,这突然来的闪电,是怎么回事?

    离夜头上冒出几个问号,又看了看天空,天上也没人。

    “我滴个乖乖,这不会真的是老天都看不过去了吧?”墨东炎忍住大笑的冲动,故作遗憾摇摇头。

    这家伙,亏大了!

    牺牲了一滴精血不说,现在还被莫名其妙出现的闪电劈中,就这么晕过去了!

    一切全都白费了,今天的风头白出了。

    孟枭他们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头上悬挂着偌大的问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天上怎么突然会落下闪电?

    “公子!”图拓回过神,急忙从观看席上站起来,往比试场地上跑去。

    扶起躺在地上的晋元,图拓抬头看向离夜,双眼中充斥着血红。

    “你做了什么?”图拓怒吼道,一滴精血,不会让他们公子无缘无故晕过去,还有那一道看似闪电的东西,是不是他安排的!

    看不惯他们公子炼制出王品,就用这么卑劣的手段阻止!

    面对图拓的怒吼斥责,离夜笑了,笑的很冷。

    他在问是不是自己做的?多可笑的问题,众目睽睽,她就站在原地,连手都没抬一下,他问是不是自己做的?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离夜公子刚刚炼制完丹药,哪里有精力,去对付你们家公子?”

    “你们公子出了事,别血口喷人,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呢!”

    “你又不是眼瞎,难道没看到刚刚发生什么事了吗?”

    ……

    离夜还没来及说什么,观看席上的人,以及周围的炼药师们顿时怒了。

    说这么含血喷人的话,这让他们怎么能不怒?

    谁都看到,银光是从天上飞下来的,当时离夜站在原地,身体都没动一下,又怎么做什么?

    刚刚炼制完丹药,精力都提不上来,谁还有时间去弄这些暗算

    。

    真当所有人都是晋元,在炼药的时候,用精神力攻击,要不是离夜精神力在晋元之上,现在躺在这里的就不是晋元,而是离夜。

    大家都知道这一点,当图拓质疑离夜的时候,所有的人的怒火,蹭蹭蹭往上冒。

    离夜走近一步,低头看着图拓,眸光中没有一丝温度。

    “你问我做了什么?”带着几分凉意的声音响起,做了什么?

    图拓没有回答,而是忿忿的看着离夜,恨不得在她身上戳两个洞出来。

    离夜神情一冷,面前闪过一道冰冷杀气浓浓的蓝色光束,清冷的声音在空中炸开。

    “既然你说小爷做了什么,那现在小爷就听你的!做点什么!”长剑挥出,带着冰冷蚀骨的杀气,直接往晋元身上劈下去!

    做了什么,要做什么,也是他晋元做了什么!

    用精神力攻击她,她忍了,当时在炼药,否则她肯定当场一剑劈死他!

    现在还敢问她做了什么,好啊!那她就成全他们,不做点什么,还真对不起晋元这个手下的问题了。

    真当她北宫离夜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不成?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图拓神情大变,迅速拔出腰间的大刀,挡下离夜的攻击!

    杀气蚀骨,离夜冰冷看着晋元,对于图拓的阻挡,她冷冷一笑,长剑挥动,再一次落下!

    “你!”图拓气急败坏的看着离夜,挡下她的攻击。

    一张脸气的都绿了,在这么多人面前,她竟然真的敢动手对付他们公子!

    “灵者?”离夜一下子就看穿了图拓的实力,中级灵者!

    图拓神情一僵,随即掩去,看出了他的实力又如何,他就不信,一个炼药师,能强到什么地方去。

    打起来了!?

    周围的炼药师急忙后退,就怕剑气伤到自己,那冰冷蚀骨的剑气,他们实在不敢恭维。

    只是靠近,就如同深处冰窖,寒意笼罩在心头,怎么样都挥之不去。

    “离夜公子砍他!”

    “妈的,只准他们家公子用精神力攻击?离夜公子明明什么都没做!”

    “他眼睛被……”

    就在所有人支持离夜动手,支持之声沸腾之时,中气十足的声音镇压全场!

    “住手!”

    大喝之声响起,沸腾的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

    人群之中,残影闪过,挡在离夜和图拓中间,阻止他们两个继续打下去。

    “老头,你让开!”离夜冷声呵斥道。

    她什么都不做,就当她好欺负?今天她就要让所有知道,招惹她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要是说她小气残暴,她还就承认了!

    她北宫离夜,就是这么小气,就是这么残暴。

    晋元一而再的招惹她,她还什么都不做,不可能!

    在晋元用精神力攻击离夜的时候,离夜本来就有一肚子火了,要不是因为她第一次用精神力,还不熟练,哪里只让晋元刺痛那么简单。

    而晋元昏倒,所有人都看见了,图拓一冲上来就问她做了什么,无非就是点燃了导火线。

    晋元做什么的时候,也没人问他要做什么?

    结果他刚晕倒,他手下就跑来质问她,她做了什么?

    她做了什么?那她就做点什么!

    杀了他,算不算做了什么?

    “离夜!”孟枭急忙叫道,这么多人看着,他怎么直接就拿剑砍晋元了。

    图拓看到孟枭挡住了离夜,又看了看四周的狂呼之声,仰天大吼一声。

    “白凤!”

    白凤?

    离夜顺着图拓的目光看去,很快就看到空中出现的黑点,她想要看的更清楚一点,一股强悍的龙卷风席卷而来。

    风吹在身上,脸上,就像是一把把刀刃从身上刮过,吹的人生疼。

    白凤!?

    所有人纷纷抬头看去,白凤是谁?

    万里无云的空中,巨大身影强势而来,罡风阵阵,掀起巨大龙卷风。

    “怎么了?”

    “这是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事了?”

    所有人一阵着急,风太大,吹了他们眼睛都睁不开了,发生了什么事?

    离夜镇定自若站在原地,仿佛这强势的龙卷风,也不能影响到她。

    她伸出手挡在眼前,接着眼角余光,斜看着空中。

    图拓抱起昏迷过去的晋元,往空中飞奔而去,此时,在天空之上,巨大黑影出现,黑影慢慢可以看清楚大概的轮廓。

    是一只白色的大鸟,很大!

    “很讨厌的味道,女人,追上去

    !”敖金撇了撇嘴,它怎么闻道凤凰的味道了,这种味道还真是让龙不爽。

    离夜咬咬牙,忿忿道:“我连站在这里,已经用了全部的力量了,你让我追上去!?”

    炼制完丹药她一直都没调息,虽然有造化诀和生命之源在自动帮她调息身体,但也没那么快恢复啊!

    一颗圆润的珠子出现在面前,敖金的声音继续在耳边响起。

    “抓住龙魂珠,然后我们跟上去!”白凤?这个名字听起来还很耳熟。

    离夜有些诧异,自从拿回龙魂珠后,敖金就格外宝贝这颗龙魂珠,平时她连看一下,都不给她看。

    不给她看也就算了,还说什么,你不要想着拿走,我是不会给你的!

    现在这家伙,居然主动拿出的龙魂珠!

    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她看上去,是一直很多的白色的鸟。

    离夜迅速抓过龙魂珠,吹拂在身上的飓风,在她拿过龙魂珠的瞬间,竟然自动绕道,绕过她的身体,往她身体的两侧吹拂。

    看到这里,离夜不禁一阵轻啧,这东西居然还有这种作用。

    晋元,她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人!

    离夜飞身往空中走去,迎上飓风,但那狂啸的飓风,对她来说,没有半点用处。

    孟枭想要阻止,奈何风太大,只能眼睁睁看着离夜离开。

    空中巨大身影盘旋而去,扇动着翅膀,眨眼,已经走出了百米之外。

    离夜迅速追上去,快如疾风一般,让人咋舌。

    站在不远处的男人看到这一幕,步伐走动,眨眼已经跟上了离夜的步伐,出现在了她身边。

    手臂圈住离夜的腰身,速度比刚才刚快。

    “你一直在?”离夜眨了眨眼睛,看着搂住自己的男人,他一直都在,那刚刚的银光不就是……是他!

    纳兰清羽好像知道离夜在想什么,微微轻笑道:“夜儿,天有不测风云,有些人阴损的事做多了,连老天都不放过他。”

    只是一道银光,算便宜他了!

    精神力攻击的时候,他是怕打扰到夜儿,这才没出手,不然那个晋元早趴下了。

    离夜嘴角一抽,脸上慢慢露出笑容,然后挑挑眉头。

    清羽做的,就算她做的好了,不过,她还是要跟上去看看,看看那个叫晋元的,是什么身份!

    “追上那只大白鸟!”离夜指了指远处的白影,这样就想走,门都没有!

    ------题外话------

    这章是昨天的,等会还会有一章,不过应该会很晚,亲们看了这章,可以早点休息,明天早上再看,么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