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十三章 异火现,万火迎!
    嚷嚷着比试快点开始的场面,瞬时间,寂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眼眸,目不转睛落在赶来的身影上。

    不少人嘴巴微张,说到一半的话,在看到离夜后,把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就是他!

    那个十八岁的超神品炼药师,南境最具有天赋的炼药师!

    波澜不惊的眸子扫视了四周一眼,离夜微微一笑,看向孟枭。

    “没来晚吧?”她都是紧赶慢赶回来的。

    孟枭瞪了一眼离夜,可这一眼,没有任何责备,反而带着浓浓的笑意,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他小子,再晚来一步,可就真的参加不了比试了。

    “还不赶紧把徽章戴上。”孟枭故意板着脸,看似生气的样子说道,炼药师徽章都没时间佩戴,他这是走的有多急。

    这几天他去什么地方了?难道是出城了?

    离夜白了一眼孟枭,在不紧不慢把徽章从储物手镯拿出来,然后再把炼药师衣袍穿在身上。

    当那耀眼的徽章展现在众人眼前之时,所有的质疑和嘲讽,全都换上了震撼和诧异!

    所有炼药师看傻了眼,超神品炼药师的徽章!

    是真的!

    那是真的,十八岁的超神品炼药师!

    老天,之前他们没办法相信,现在他出现在了眼前,身上佩戴着徽章,这让他们如何不信!?

    刚刚还在嘲讽讥笑的炼药师,脸色难堪的收回目光,连半点声音都不敢发出,只希望四周的人可以忽略他们的存在。

    刚刚他们还讥讽着,现在离夜来了,他们倒是什么都不敢说了

    。

    十八岁的超神品炼药师,这绝对是能够打击死他们的!

    不比炼药师比试广场,前来围观的灵师,在离夜拿出徽章的那一刻,眼睛全都亮了起来,仿佛是看到了一件至宝。

    这就是那个十八岁的超神品炼药师!看上去果然年轻,还如此……俊美!

    天才,天才!

    这种只能在中域出现的天才,如今在南境也出现了,这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这个少年,可是比展瞳,整整早两年炼制出超神品!

    超神品炼药师!

    银翳看到离夜赶来,心里暗暗松了口气,王妃幸好是赶上了,他刚刚还在想,要不要拖延一下时间。

    尊主明明知道王妃在什么地方,他也不着急去,真是奇了怪了。

    他是不明白尊主和王妃,心里想什么,还是安静地看着吧。

    超神品炼药师,王妃才十八岁啊,而且王妃在灵师这一块的实力也不弱,别说是南境的人了,就算是天穹峰那群古板的长老看到,只怕眼珠子也得掉出来。

    “是他。”寒冷如冰的声音响起,那一双冰冷无情的眸子,紧盯着离夜,脸上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握起的双拳,却出卖了他的心思。

    站在一群炼药师中少年,他再熟悉不过,可他从没想过,那样的一个人,会是炼药师!

    十八岁的超神品炼药师!

    他的天赋……很可怕!

    “无殇少主,不知道现在你还想不想离夜进你无情宗?”墨东炎幸灾乐祸看着无殇,这家伙,遇到什么事,都是冰山脸,从没变化,这次他倒要看看,无殇怎么后悔。

    昨天他还在邀请,希望离夜进入无情宗,现在,该打消这个念头了吧?

    “有同等的利用价值,他还是会选择无情宗。”无殇冷声回答,他并不认为之前的事,会有什么阻碍,只要他们之间有同等利用价值。

    无情宗能给他的,是他想要的,为什么不想?

    墨东炎幸灾乐祸的笑容一抽,本来他的身体是靠在无殇这边,听到他的话以后,立即往另外一边挪去。

    别说他没法理解无殇这种想法,就算理解,不过无殇还是太不了解离夜了。

    他以为经过前面两件事,离夜还会去无情宗,别想了!

    超神品炼药师,十八岁的天才炼药师,他们星辰宗也是需要的,说不定可以请离夜去他们星辰宗,这样也挺好的。

    墨东炎对离夜的了解,也不是很深,经过前面两件事,离夜也许不会进无情宗,但是她不会错过机会,狠狠坑无情宗一笔。

    送上门来的东西,哪里有不要的道理?

    容菲菲眉头微微蹙起,一张美妙倾城脸上,闪过一丝诧异

    。

    “小姐……”狄烈小心翼翼叫道,他终于知道了,在传送船上,为什么这少年能和炼药师打成一片了。

    原本就是炼药师,能和炼药师融入在一起,再正常不过的事。

    “是我小看他了。”柔和的声音,轻柔动人,甜美如陈年佳酿,惹人沉醉。

    当时遇到他,以为只是普通的灵师,是南境哪家的少爷,并没有多加理会,若知道他是炼药师,当时应该就打好关系。

    浮云殿,也需要这样的天才!

    “幸好啊。”狄烈叹息。

    幸好他们就在附近,殿主有令,让他们返程回壁城,否则就要错过这个天才炼药师了。

    魅宗,离宫的来人,看到离夜除了诧异,没有其它的情绪。

    他们并没有和离夜有多加接触,最多只是诧异,离夜和传说中一样,小小年纪,就是超神品炼药师了。

    超神品,这样的人,多加培养,必定能成为震惊临天大陆的炼药师天才!

    距离炼药广场较为远的男人,在看到离夜之后,整颗心都是拔凉拔凉的。

    是他,他就是超神品炼药师!

    宋龙此时恨不得晕过去,就不用在面对后面的事情了。

    他没忘记那赌约,更不会忘记,宋虎做了什么蠢事。

    得罪一个实力非凡的少年,不可怕,可他得罪的是一个,实力非凡,还是炼药天才的少年!

    这才是最可怕的事!

    宋龙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双倍补偿和诚意,已经在出发的路上。

    炼药师问的补偿和诚意,他敢不补?

    宋龙后悔到心肝都疼,早知道这样,在芙蕖城的时候,给他补偿就行了,现在……也不用奉上双倍,双倍啊!

    他无力呐喊,脸色惨白,却没有一个人看到,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在离夜身上。

    离夜只是站在那里,她便已然是天边最耀眼的星辰!

    超神品炼药师?

    晋元收回目光,眼观鼻,鼻观心。

    他就在离夜左手边,在离夜出现之前,他知道很多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但在离夜出现后,这些目光,全部移开。

    过了一会,他又忍不住去打量离夜,眼中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讥讽。

    真是可笑,他们这样的天赋,本该惊艳一番,然而现在,此时此刻,倒成了他的陪衬,再绝佳的天赋,站在他身边,都变得暗淡了。

    十八岁的超神品,多天才的一句话!

    孟银瓶下巴微微上扬,她站在离夜的右手边,在离夜出现后,她就觉得所有耀眼的光芒,都落在了身边的少年身上

    。

    尽管她不甘心,但也只能接受,比起天赋,她的确是比不过他!

    她拼尽全力,才追上展瞳,二十岁成为超神品炼药师,可如今却来了一个十八岁的超神品。

    十八岁超神品,她以前连想都不敢想!

    离夜镇定自若站在原地,单手负在身后,全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也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多大表示。

    孟枭轻咳一声,回过神来,继续说道:“如此,比试开始,这场比试,可以炼制你们最擅长的丹药,两个时辰为限!”

    话落,孟枭的目光落在离夜身上,粗了蹙眉头。

    有件事他忘记说了,晋元拥有异火的事情,谁想到这小家伙会来的这么晚,本以为今天还有时间,可以提醒一下他,让他注意一下。

    炼制最擅长的丹药!?

    所有炼药师都怔了一下,今年的比试,怎么改变规则了?

    尽管疑惑,他们脸上的表情,露出轻松的笑容,炼制自己擅长的丹药,这种事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离夜若有所思看了一眼孟枭,然后撇了撇嘴,这老头,表现的也太明显了吧!

    炼制自己最擅长的,她能说炼药这方面,她没有最擅长的,也没有最不擅长的么?

    晋元含笑看了一眼孟枭,仿佛对他的目的,也有了几分了然。

    炼制最擅长的,炼药公会当然是不会想让他赢,在安排药方方面,可能会不由自主偏袒,给他复杂的药方,给那个天才少年简单的药方。

    到时候丹药炼制出来,炼药师都能看得出来,炼药公会偏袒了少年,不但不能打击到他,还让炼药公会和那个少年落人话柄。

    但现在,他们用这种方法,这些问题都不会存在,谁想炼制什么,炼药公会都不知道,公平公正!

    孟枭宣布比试开始,所有炼药师就开始动手,拿出药鼎和药材,对于擅长丹药,他们必定是炼制过几百次,上千次,不用再看药方,也能炼制出来。

    两旁观看的人,伸长了脖子,看着这一场炼药师的盛宴。

    每个人都开始炼制丹药,唯独两个人,从一开始就没动过,他们镇定自若站在原地,目光扫视四周。

    一簇簇火焰燃烧,等级色彩各不相同,广场上绽放着五颜六色的光芒。

    晋元扭过头,看向离夜,见她也没动手,微微含笑道:“前辈不开始么?只有两个时辰。”

    语气中带着浓浓的讥讽,特别是“前辈”两个字,十足的讽刺!

    怎么样,这个少年也只能炼制出超神品,三十岁以下的这场比试,可能会有其他能炼制出灵品的炼药师,但有异火在,自己便不担心这个问题。

    这场比试的胜果,他已经握在了手上

    !

    “这句话,你留给自己吧。”离夜皮笑肉不笑道,他自己不也没炼制。

    这次她炼制灵品,肯定要用到红莲,红莲子火不行,子火不能炼制灵品,红莲出现后,这些火焰,都不知道还能不能炼制丹药。

    “你们两个真有心情。”孟银瓶听到他们的对话,鄙夷道。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他们还有时间聊天。

    就算再怎么自信,也该炼制丹药了吧?

    孟枭以及知情的几个炼药师,忧心忡忡看着离夜,心里一阵着急。

    异火,晋元拥有异火!

    这么重要的事情没来得及说,要是知道这些,还能防备一下,不会受到损伤什么的。

    一刻钟过去,所有的炼药师都开始炼化药材,尽管他们想知道这两个少年怎么了,可现在是炼药师大赛,就算看热闹,也不该他们看。

    孟银瓶摇摇头,无声一叹,反正她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们两个要看着对方,就这么看着吧,她炼制超神品丹药的成功率并不高,还是安心炼药。

    一样一样药材扔进药鼎中,炼化一种,便用玉瓶装起来。

    见他们两个一直不动,所有人一头雾水。

    “他们两个干嘛了?”

    “难道在炼药师公会传出来的是真的?离夜公子在历练回来第一天,就和晋元公子对上了?”

    “什么对上,明明是晋元公子吃大亏了。”

    “看来他们现在炼药,也是在暗暗较劲,可拖着时间不炼药,一直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谁知道……”

    半个月前的事,壁城还有谁不知道。

    离夜一回来,就和晋元对上,甚至两个人火药味十足!

    什么原因没有谁知道,外人都以为只是两个天才之间的争斗。

    展瞳的事,炼药师工会还是闭口不言,对外界一律宣称,他被人打伤,外人想要知道,离夜和晋元为什么火药味十足,就更难了。

    看到现在的这一幕,一帮子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无奈,不明所以。

    他们炼药的人都不着急,看着的人着急也没什么用处,就不知道这两个天才炼药师在想什么。

    好好的不炼药,两个人就这么耗着,这肯定不是办法啊!

    “离夜这是在干嘛?”方白站在第二层平台上,百忙之中往下看了一眼,心里一阵嘀咕。

    现在还不开始炼药,时间再下去,就来不及了

    。

    尽管上次他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炼制出超神品,但是炼药这种事,瞬息万变。

    抓紧时间,才是上策!

    在传送船上和离夜认识的炼药师,知道离夜是超神品炼药师,自然是欣喜不已。

    可现在看到这一幕,他们也不禁开始担心。

    离夜睨视了一眼晋元,见他还不开始,摇了摇头。

    时间过去的已经够久了,灵品丹药的炼制,也需要那么长时间,她可没那么多时间再跟晋元耗下去。

    低头拿出混元圣鼎,在混元圣鼎出现的那一刻,一阵剧烈的颤动之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所有炼药师手上的药鼎,狠狠颤动了一下,发出一声嗡鸣。

    “噗呲~”

    “噗!”

    ……

    细碎的声音响起,药鼎发出嗡鸣之声,导致不少炼药师正在炼化的药材,变成一堆焦黑。

    炼药师们不约而同抬起头,看向四周,在刚才的一瞬间,为什么他们会感觉到自己的药鼎在畏惧?

    环视了一眼四周,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手上药鼎也没有再出现问题。

    炼药师们尽管疑惑不解,却及时收回了心思。

    炼坏药材的,迅速拿出一颗新的出来,没有炼坏的,及时看住药鼎下的火焰,免得自己的药材再被烧毁。

    那是个……

    距离离夜远的炼药师,不知道原因,但站在她身边的几个,在环视了一眼四周,目光最后落在离夜面前的药鼎之上。

    晋元是看的最清楚的一个,从离夜拿出药鼎,到四周一声嗡鸣。

    是那个药鼎!

    晋元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知道是那个药鼎,那是什么药鼎,在拿出来的一刻,竟能发生这么大的反应!

    不只是晋元在好奇,孟银瓶以及其他几个靠离夜比较近的炼药师,心里都泛出了疑惑。

    他们刚刚明显感觉到,药鼎出现的那一刻,他们面前的药鼎,在剧烈颤动!

    怎么回事?

    孟枭手指摩擦着下巴,若有所思看着离夜面前图腾复杂的药鼎。

    又是这种情况,好像这一次药鼎发生的反应,比上次更霸道。

    上次考核的时候,拿出药鼎,只是引起小小颤动,现在竟然能影响到其它药鼎。

    这小家伙手上的东西,不容小视啊!

    几大势力的人,在离夜拿出混元圣鼎后,目光就不曾在她身上移开过,心里同时响起一句话

    。

    那个药鼎,不一般!

    离夜像是没看到周围投来的目光,继续把药材从储物手镯中拿出来,一样一样药材摆列在面前。

    站在一旁一直不行动的晋元,此时也行动了起来。

    从储物袋中拿出药鼎,空气中一丝细小的波动流转开来,其它炼药师手上的药鼎,并没有收到多大影响。

    不像离夜刚才,在混元圣鼎拿出来的那一刻,有那么大的动静。

    他熟练的把药材从储物袋中拿出来,一一摆列,速度极快。

    比起他来,离夜不急不缓的样子,周围的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又不能说什么。

    现在炼药师比试,最忌讳的就是四周吵杂,他们要保持的就是安静。

    离夜放出最后一样药材,这个时候,晋元也将自己最后一样药材摆出来,两个人几乎是在同时完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约好的。

    离夜扭头看向晋元,晋元也刚好抬头看过来,四目相视,两人脸上都没有半点情绪。

    “前辈,接下来可要小心了。”距离异火这么近,可是会吃大亏的。

    离夜耸耸肩,没有再去理会晋元,刚想让红莲出来,身边在此时跳跃起灼热的温度,那温度的气息还很熟悉。

    异火!

    离夜怔了怔,立刻扭头看去,映入眼帘就是一朵蓝色火焰,它在空中跳动,如大海的心脏一般。

    这也是异火!?

    晋元手掌心握着蓝色火焰,在他拿出异火的那一刻,三十岁比试场地上,除了孟银瓶手里的火焰,其他炼药师的火焰,瞬间熄灭!

    就连高他们一位的第二个比试场地,小部分炼药师的火焰,也随之熄灭。

    剩下那些没有熄灭的火焰,在那一刻,朝着晋元站着的方向,弯曲着身体,看上去像是在膜拜!

    四周响起倒吸凉气的声音,所有人目瞪口呆状,诧异看着晋元手掌心的蓝色火焰。

    异火现,万火迎!

    简单的六个字在他们脑中回荡,此时不管是炼药师,还是灵师,早已是惊悚不已。

    异火!这就是异火!

    异火啊!

    就像那句话说的,异火现,万火迎!

    “我滴个亲娘!这就是传说中的异火,晋元公子竟然拥有异火!”

    “这就是异火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异火!”

    “和传言中的一模一样,异火现,万火迎!”

    ……

    所有人的目光都变得灼热,这就是异火,传言中的异火

    !

    这场比试,最有看头的就是现在了吧,异火现,其它火焰,哪里还敢争夺!

    “异火!”墨东炎惊讶的坐正身体,他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展瞳会输在一个灵品炼药师手上了。

    有异火在,晋元想做什么都可以,更何况是在炼药的时候,除掉一个棘手的对手。

    好手段,能拥有异火这种东西!

    “异火。”无殇目光落在离夜身上。

    你现在要怎么办?对手拥有异火,你还有什么后招?

    这场无趣的炼药师比试,从现在开始,有点意思了,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异火的。

    能得到异火的炼药师,如虎添翼,一般的炼药师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中域不是没有拥有异火的炼药师,但是在南境这个地方,还是第一次看到拥有异火的炼药师。

    炼药公会主会的人,看到晋元手上的火焰后,无声往孟枭那边看去。

    在说晋元的时候,他为什么不说,这个男人拥有异火?

    “大人,这些你迟早会看到。”孟枭好像知道那人想说什么,不冷不热回答。

    异火的事,他谁也没说,本来想告诉离夜那小子,不是也没成功?

    “若我没看到呢?”拥有异火的炼药师,即便是主会,也要纷纷邀请,孟枭竟敢隐瞒不说。

    孟枭神情一僵,随即面无表情直视着那人,“您是来参加炼药比试的!”

    既然是来参加炼药师比试,又怎么会看不到这些!

    “你自己去跟会长说吧。”那人收回目光,继续看向比试场地,这次他的目光从离夜身上移开,落到了晋元身上。

    十八岁的炼药师天才,但是拥有异火的炼药师也不可多得。

    今年的南境,倒是出了不少天才。

    孟枭没有回答,心里暗暗嘀咕,这件事不用他说,会长也会知道。

    蔺药那老东西亲自推荐的人,会长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离夜的存在,这点哪里用他们操心和着急。

    离夜看着晋元手上火焰,那是很熟悉的感觉,她在红莲身上也感觉到过,这是真的异火。

    这还是她到临天大陆,看到的第一种异火,和红莲一点都不像。

    红莲是滚烫灼热的,哪怕稍稍靠近它,都会觉得灼热。

    而这个蓝色异火,带着几分凉意,也不是没有温度,只是温度不高。

    当然,这只是表面看起来的那样,异火各种情况下形成的都有,眼前的异火,看上去温度不高,可却也是能够毁天灭地的异火之一

    。

    “这是什么异火?它叫什么?”离夜问道,她知道红莲也想知道。

    从风启大陆到临天大陆,除了红莲,这是第一次见其它的异火,红莲也是一样。

    见离夜毫不惊讶,晋元心里泛出一丝奇怪,却还是回答道:“蓝炎心火。”

    蓝炎心火!

    不少人脸上露出激动,一张脸涨的通红,特别是炼药师,他们脸上渴望,挡都挡不住。

    蓝炎心火,这种火焰,竟会是蓝炎心火!

    它是在海底深处形成,平静的时候,如微风在大海缓缓吹拂,但是它暴躁的时候,就像是海上的风暴,凶悍到了极点。

    晋元公子太厉害了,连这种火焰都能够得到!

    蓝炎心火?

    离夜在脑中搜寻了一圈,才找到关于蓝炎心火的事,心里闪过一丝了然。

    原来是蓝炎心火,再所有异火中,蓝炎心火也是比较难得到的一种,寻常的异火是不会开口说话的,蓝炎心火就不会。

    可偏偏红莲就是个例外,身为异火,还能开口说话,当初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她都因为是自己认错了。

    “难怪展瞳会变成那样。”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看到异火,她就不奇怪展瞳为什么会变成那样了。

    不过孟枭那老头,怎么不告诉她,晋元拥有异火的事。

    “希望你不会变成那样。”晋元笑盈盈道,一个天才折损,可不要第二个天才也折损了。

    离夜不在意耸肩,无害轻笑,“你还是赶紧炼药吧。”

    拥有异火,晋元?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什么人?

    收回目光的那一刻,离夜也收起了自己的心思,将所有心绪放在炼药之上。

    看着摆放在面前的药材,离夜暗暗深吸一口气。

    晋元也有异火,像早上那样的灵品丹药,是绝对赢不了的。

    最最基本都要上品,上品……直接越过中品,炼制上品的丹药,也只能试试了。

    在看到晋元手上火焰后,看向离夜的目光,多了几分同情。

    对手拥有异火这种东西,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异火这种东西,又不是说能得到就能得到,得到异火的风险,太大!

    他尽管天才,但得到异火的这种事,不是看谁天才,谁就能得到,凡事还得看机遇。

    晋元开始炼化药材,有异火辅助,他的速度很快。

    他们这个场地的炼药师,大部分都放弃炼制,只有孟银瓶还在坚持,以微弱的火焰,炼化药鼎中的药材

    。

    在炼药来说,这种火焰,是远远不够的。

    离夜低头看着面前的一堆药材,目光深邃,一动不动站在原地。

    大部分人都当她是放弃了,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落在晋元身上,看到那极快的速度,他们时不时发出一声声惊叹。

    孟枭见离夜不动,心里暗暗紧张了起来。

    这小子不会也被打击到了吧?

    看上去,他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击人,怎么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还不开始炼制丹药?

    银翳心情也跟着紧张起来,异火这东西,他们天穹峰都只有一种,只是被他们养着,没有谁能拥有。

    这个人不过二十几岁,能拥有异火,到底是什么身份?

    还有王妃,不会真的放弃了吧?

    “异火?”墨东炎嘴里嚼着两个字,脑海中不停想起在魔岩山的画面。

    那种火焰,如果是异火的话,离夜也是有异火的……不过那个火焰的颜色,现在回想起来,有点眼熟?

    他挠了挠头,一下子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和那种火焰相似的东西,好像是火又像是朵花。

    世界上有像花的异火?红莲……难道离夜拥有的,真的是红莲业火,可是不对啊,传闻中红莲业火不是这样的。

    抱着好奇和不解,墨东炎等待着,他不相信离夜就这么放弃。

    那样的一个人,怎么会轻言放弃?

    少年沉默站在原地,目光落在混元圣鼎上,周围摆放着药材,时间一点点流逝。

    在他身上的目光越来越少,慢慢所有人都看向晋元去了。

    在异火的影响下,第一个比试场是最严重的,全场除了晋元,只有孟银瓶在小心翼翼维持着。

    第二个比试长和第三个,也受到了影响,影响唯一不重的,就是第四个比试场上炼药师。

    他们都是年纪上百的炼药师,所拥有的火焰,也比较特殊,受到的影响不是很大。

    受到影响的炼药师,干脆放弃了炼药,全神贯注看着晋元。

    异火炼药,这种情况,难得一见!

    所有人都以为离夜要彻底放弃,而就在这时,一动不动的身影,终于动了。

    垂下的眼眸,再次抬起,自信耀眼的光芒,宛若黑夜中耀眼的星辰,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往四周散开。

    如血一般的火焰,在离夜手上凝聚,以上三层场地上的炼药师,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火焰,颤动了一下。

    怎么回事?

    今天怎么又这么多怪事发生,先是他们的药鼎颤动,紧接着是异火,百火相迎,现在他们的火焰怎么也波动起来了?

    药鼎之下,蓝色火焰身型微微扭动了一下,全神贯注炼药的晋元看到这个动静,心里泛出疑惑

    。

    蓝炎心火第一次,有这样的扭动,发生了什么事?

    炼药师们手上火焰,颤动的越来越厉害,而孟银瓶炼制丹药的兽火,狠狠跳动两下,就消失了。

    这奇异的情况,所有人不约而同往晋元发站着方向看去。

    映入眼帘的一幕,让所有人诧异了。

    蓝炎心火如同大海的波浪一样,一阵接着一阵跳动,那不是燃烧的动静,而是真正的颤动!

    异火也会害怕!?

    所有人神情僵住,呆呆看着蓝炎心火,异火为什么会害怕,什么样的情况,才能让异火畏惧!?

    “噗~”

    “呼!”

    就在众人疑惑不解之时,刹那间,除了蓝炎心火外,其它的火焰,瞬间熄灭!

    不论是哪一层,哪个炼药师手上的火焰,都逃不过熄灭的厄运。

    “怎么可能!”

    炼药师们不可思议惊呼,刚刚蓝炎心火出现,他们都没事,现在怎么会突然熄灭?

    不,那种情况,不像是熄灭,而是逃走!

    明明蓝炎心火出现,他们手上的火焰都没逃走,现在怎么逃走了?

    逃……逃了!

    灵师心里咯吱一响,震撼看着每个炼药师手上的火焰,几乎是一瞬间,除了蓝炎心火,其它火焰熄灭的样子,就是在逃走!

    这是什么情况,火焰怎么会逃走,它们到底看到什么了?

    “那小子……”孟枭惊悚看着离夜手掌心的火焰,不禁吞了吞口水,一颗心揪了起来。

    那火焰颜色,这气息,好像也是……异火!

    异火!

    离夜小子手上,也有异火!

    听到孟枭震惊的声音,众人呆呆看向他,发现他正在看着一个方向,脸颊在不停抽动,双眼震撼惊悚,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顺着孟枭的目光看去,一团红光映入眼帘,在看到红光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

    精致的血红莲花在离夜手掌心转动,血红莲花小巧可爱,然而没有一个人敢忽视一样,它的温度!

    血红莲花,栩栩如生,宛若一朵绽放的血莲,在天地间绽放它傲人的姿态。

    每一片花瓣,跳动着火焰,随着它的跳动,空气明显在微微扭动,急速散开,仿佛也在畏惧着它的温度

    。

    所有人艰难咽了咽口水,胸口在剧烈跳动,感觉心脏会随时从喉咙里跳出来。

    这火……是异火!

    天!

    所有人耳边仿佛响起了一声晴天霹雳,重重的一声雷轰落在他们心上。

    异火!

    这也是异火!是异火!

    简单的两个字,在他们脑中不停盘旋,看到这一幕的人,一个个像是被点了穴似的,久久无法回神。

    异火,这是异火!

    不会错,那气息和蓝炎心火一模一样,不,比蓝炎心火还要强横!

    比蓝炎心火还要强横的异火!

    他们看的连呼吸都忘记了,傻傻看着离夜手上精致小巧的红莲。

    四周异常的寂静,让全神贯注的晋元,也不禁好奇的抬起头。

    他才抬头,就看到众人傻掉的样子,而目光不是落在他身上,而是他的旁边。

    灼热的温度,让人心惊,手上的蓝炎心火,抖动的越来越剧烈,晋元这才决定看看旁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扭头那一瞬间,红色血莲映入眼帘,带着滚烫灼热的温度,跳跃进他的双眼之中。

    四周的火焰,四个场地的火焰,只有他手上的蓝炎心火,依旧在燃烧,其余的全部熄灭!

    晋元脸皮狠狠抽动一下,不敢相信看向四周。

    让全场火焰熄灭,这是连蓝炎心火都做不到的事!这怎么会……

    那是什么火焰,怎么形态跟一朵莲花似的,红莲业火?不,红莲业火不是这样的!

    晋元呆呆看着红莲,脑中一下子闪过了千百种想法,但最后都被一一否决!

    拿出红莲后,离夜立刻就开始炼制丹药,她能炼制丹药的时间不多了。

    只够她炼制一次丹药,所以中间不能有任何差错,必须一次成功!

    拿出红莲所引起的震撼,离夜是知道的,这个时候,她也顾不了这么多,晋元的速度,早就远远甩了她一大截,他的药材都差不多全部炼化了。

    离夜料到红莲出现,所带来的轰动,可她没想过,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

    几乎全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每个人脸上震惊的表情,眼皮都不眨一下的看着她。

    身体都不知道该如何动弹,他们始终保持着看到红莲那一刻的姿势。

    晋元是此时唯一能回过神来的人,看到离夜开始炼药,他迅速掌控着蓝炎心火,再次开始炼药

    。

    异火,异火!

    他怎么会拥有异火!?

    离夜这边,她熟练的将药材一样一样放进药鼎之中,火焰的温度她不用再分神掌控,这些红莲就能做。

    药材被炼化,红色火焰迅速放分出一缕,将药材包裹住,漂浮在药鼎的一旁,静静盘旋。

    火团一个接着一个,而离夜面前的药材,则在慢慢减少。

    “天呐!”

    在场所有人,惊的嘴巴变成了“O”型,眼睛看的都凸出来了,长大的嘴巴,看着都快脱臼了,他们还是浑然不觉。

    直接用火焰包裹炼化的药材,保证药材的药性不会流失。

    老天,这是王品,甚至是皇品炼药师才能做到的事吧,不是说他才超神品!

    什么时候,超神品能做到这样了!?

    “这小子,简直逆天了!”孟枭一声轻叹,上次他还做不到这样,怎么这才一个月没看到他炼药,就能做到这样了!

    孟枭要是知道,离夜上次没有这样,是故意的,他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将火焰包裹炼化药材这种事,离夜早就可以做到了,只是在外人面前,她很少会这样。

    今天时间上来不及,再加上炼制的是灵品,这些都不能再有半点隐藏,必须全部发挥出来,才有可能炼制灵品。

    可便是这样,就足够吓死人了!

    “我想起来了!”墨东炎狠狠拍了一下自己大腿,看着离夜掌着的火焰,被遗忘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复苏。

    想起来了,全都响起来了!

    当时在风启大陆的时候,他就看到离夜和有多红色莲花在说话,当时他受了重伤,也没想那么多,还以为是其它什么东西。

    毕竟这个世界千奇百怪的东西数不胜数,有一两个会开口说话的什么东西,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现在……他想起来了,和离夜说话的,就是他手上的红莲。

    那朵比这个要大,可却是一模一样!

    异火,这红色莲花是异火也就算了,还是会开口说话的异火!

    娘的,离夜这个变态,怎么身边的东西,都这么变态!

    那个时候争夺烈焰寒泉,他还傻呼呼的问离夜,是不是炼药师,被离夜否定了之后,他也没想过这回事。

    现在想想,真是傻透了,都看到异火了,居然没认出来,还相信了离夜,不是炼药师的事!

    其实那个时候,他就该知道,离夜是炼药师!

    那小子居然还不承认,都抢烈焰寒泉了

    !

    难怪孤鹰每次问他离夜,他总是闪躲,没有说出全部,现在他算是知道了。

    孤鹰早就知道离夜是炼药师,一直瞒着他不说!

    这些人……这些人!

    墨东炎一张脸拧巴在一起,最后化作一声无奈叹息。

    “会长,那是什么异火,为什么所有人手上的火都消失了?就连晋元手上的异火,都像是在畏惧?”历宏凑到孟枭耳边问道。

    他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那是什么火焰,好像在目前知道的异火里,没有这种形状的异火。

    说它是红莲业火,像的只是颜色,形状还是有点不同。

    听到历宏的询问,周边的人伸长了脖子,希望在孟枭这里能找到答案。

    他们也想知道,那是什么火,太霸道了!

    蓝炎心火出现也没这样,它一出现,全场火焰都灭了,连蓝炎心火都在畏惧。

    这比试还怎么继续?

    “我哪里知道!”孟枭生硬回答,双拳紧紧握住,激动的心情,一点也无法掩饰。

    他连离夜有异火这件事都不知道,哪里知道他手上的是什么异火。

    这小子隐藏的够深的,连这种宝贝疙瘩都有,上次他用小瓶子装的,只是被分出来的子火吧,当时他还以为是什么兽火之类的。

    奇特的药鼎,让人畏惧的异火,这小子藏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他敢打赌,那个药鼎,肯定也不简单。

    炼药公会会长也不知道?所有人就更疑惑了,连炼药公会会长都不知道的事,还有谁能知道?

    眼角余光触及到一个人,所有人伸长脖子看去,落在主会派来的那个人身上。

    还在欣喜着离夜天才的炼药师,感觉到周围的目光,他稍稍扭头看去,就发现四周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

    这么看着他……他也不知道啊!

    老者双手摊开,摇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他也想知道,这是什么火焰。

    “难道是红莲业火?”

    “红莲业火长这样?和书上写的有点不同。”

    “总之,这火焰,很厉害!”

    ……

    刚刚他们还以为这少年已经放弃了,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们!

    妈的,太牛叉了!

    十八岁超神品,还拥有异火,简直是羡慕都羡慕不起来。

    这样的机遇,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

    。

    在炼制丹药离夜,听到四周的议论,轻轻哼了一声。

    什么红莲业火,它就叫红莲,业火两个字完全可以省去,它就不是那个红莲业火,虽然名字差不多。

    感觉到红莲的波动,离夜分出一缕精神力,往红莲拍去。

    精神力打在身上,红莲立刻回神,将全部心思放在炼药上面,不敢再想其它。

    晋元额上密布的汗珠越来越多,耳边不停想着的是众人的议论,他的一颗心已经乱了。

    红莲业火,不像……

    暴躁的情绪散发开来,晋元掌控的火焰,也不再像刚才那么顺从。

    异火难以掌控,晋元这才猛然回神,想到自己犯了什么样的错误,他立刻集中精神,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炼药上。

    他是及时收回了心思,但是心里却不平静,躁动的心,哪里是那么容易平复下来的。

    孟银瓶站在一旁,她早就停止了炼制丹药,就这么看着离夜。

    那样的速度,那样的手法,她都忍不住惊叹。

    换做是她,她是绝对做不到的,别说十八岁的她,现在的她,都做不到这样。

    二十几个火团漂浮在空中,离夜稍稍松了口气,药材全部炼化了,接下来就是融合,这才是最难最关键的一步。

    顺手抓出一把复元丹,她看都看不看一眼,全部塞进嘴中。

    这一幕,所有人看的下巴都僵了。

    丹药有这么吃的吗?

    就算是炼药师,丹药没了可以炼制,可他就不怕吃太多,最后被反噬吗?

    稍稍恢复,离夜深吸一口气,精神力将火团包裹住,慢慢挤压融合。

    包裹住药材的火焰,在一点点消散,而不同药材的融合,它们之间在相互抵抗,不愿意融合在一起。

    所有人屏住呼吸,就怕自己做点其他什么事,会影响到炼药。

    灵师没有发现,但炼药师很快就发现了。

    这不是在炼制超神品的丹药,而是灵品丹药!

    灵品!

    不是说说而已,真是的是在炼制灵品,他手上的是灵品丹药!

    一个月前他才刚刚考核了超神品的徽章,现在就开始炼制灵品丹药!?

    有没有搞错!

    人比人真的会气死人的,他才十八岁吧,超神品已经够厉害了,他现在竟然还尝试着炼制灵品,还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太可怕了,这少年真的太可怕了!

    孟枭松了松拳头,发现手心里全都是汗

    。

    他以前炼药师比试的时候,都没像现在这么紧张。

    没想到离夜,真的尝试炼制灵品,这段时间他不在,就是出去寻找办法了么?

    站在第二个炼药师场上的方白,看着离夜的举动,一颗心都提起来了。

    十八岁的超神品已经够牛叉,够打击他的了,离夜现在居然还尝试炼制灵品。

    这要是成功了,就是真的追上他了,他自己现在也只是灵品炼药师!

    离夜要是成功了,那就不是十八岁的超神品炼药师,是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临天大陆,还没出现过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

    白色身影空中,宛若神人,微风掀起瀑布的墨丝,衣袂随着墨丝摇曳轻舞,银色光华在他周身流转,如仙气质若隐若现。

    谁会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是人人畏惧的邪尊?

    他俯瞰着大地,深邃的双眸落在那一抹身影上,薄唇露出淡淡笑意。

    灵品,夜儿应该是炼制出来了的。

    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纳兰夫人,你可以踏足中域。

    不过……还不能太急躁。

    炼药场地上,只有离夜和晋元还在炼制着丹药,一场南境炼药师的比试,在此时看来,完全变成了他们两个之间的较量。

    没有人舍得眨眼,就怕错过什么重要的事情。

    离夜的丹药,在挤压之下,慢慢在一点点缩小,雏形慢慢出现。

    雏形了!

    最关键的一步,成功了!

    所有人欣喜若狂,看到这一幕,好像比自己成功了一件事还要开心。

    和其他人的开心想比,离夜半点都不敢放松,注视着旋转的雏形丹药,上面布满坑洼,在炼制下,坑洼虽然在减少,但是很缓慢,甚至不明显。

    早上的时候也是这样,最终只能炼制灵品下等,但这次,她的目标,是灵品上等!

    不能放松,不能有半点损伤!

    眼角余光触及到身边的情况,晋元稍稍扭头,他的丹药已经凝结成了雏形,但在看到离夜手里丹药的那一刻,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灵品!他以为灵品是那么好炼制的吗?

    ------题外话------

    哈哈,我这样每天一万多点,也算是补字数哈…咳咳,没办法了,某甜只能用这种方法!

    然后再厚颜无耻的求求票票!么么哒!

    对了,这个月还有长评活动啊喂,亲们表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