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十一章 小爷是来找麻烦的!
    知道离夜要留在炼药公会,孟枭立刻就让人收拾出住的地方,不到半刻,房间就收拾出来了。

    紧接着就是一堆一堆的药材往她房间送,炼药公会的人送的心疼,可想想也没办法。

    离夜公子的天赋,不是他们能比的上的,他需要药材提升自己的炼药术。

    炼药师的品级,不就是用药材砸出来的么!

    墨东炎他们听说离夜也会在炼药公会住下,立刻就找上门来,当他看到摆放在房间里的一堆堆药材,阵阵凌乱。

    “炼药师公会还真是丰厚。”墨东炎看着堆满药材的房间,忍不住轻啧。

    这些都是极其珍贵的药材,不少都是难得一见的,他们星辰宗要找都得费力,炼药公会眉头都不皱一下,就给离夜送过来了。

    天才就是天才!

    “当然,这些都是炼制灵品的药材。”能不珍贵么!

    离夜白了墨东炎一眼,随即低头看向手上几张药方,送过来的药材,都是这几张药方上面的。

    这些只是普通的药方而已,她想要的是开启丹神诀上的。

    她比较过丹神诀和其它的药方,同样品级,同样的丹药,但是丹神诀上的更好一点。

    这些药方尽管珍贵,可她还是比较想开启新篇,学习上面药方

    。

    “灵品!”任洁本来还在仔细打量,摆放在房间里的药材,但是听到灵品两个字,她一下在忘记了动作,然后呆呆的看着离夜。

    灵品,她没听错吧?

    离夜不只是超神品炼药师吗?炼药公会送灵品的药材干嘛?

    “离夜,你不只是超神品?”墨东炎眯起眼睛,这样已经很恐怖了好么!

    他在炼药师公会转了一圈,才知道原来离夜连二十岁都没有!

    便是中域,他所听过的,二十岁以下的超神品炼药师都极少极少,离夜竟然是超神品,还不超过二十岁!

    说他是变态禽兽,真是一点都没错!

    “就是因为是,才要炼制灵品,这些药材嘛……”离夜顿了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这些药材还不够,她得问那老头多要一点,炼药师公会,这些东西不差!

    她自己去找,要费不少时间,但炼药公会就这么一样一样拿出来了。

    “所以你是打算?”墨东炎好像明白了什么。

    孟枭找离夜,是为了让他炼制出灵品丹药,然后和那个晋元争夺第一,同样是灵品,胜算就会大很多。

    可离夜超神品已经够吓人了,现在灵品……这可能吗!?

    “闭关。”离夜简洁吐出两个字,这还用得着问吗?

    “我就知道。”任洁放下手里的药材,最近半个月离夜会很忙,不过她很期待,宋龙上门的那一天。

    算算时间,宋龙也该到壁城了,就不知道他看到离夜的那一刻,会有什么表情?

    “我也想尽快炼制出灵品。”离夜淡然说道,半个月前她就这么想了,只是当时还不行,最近她会试着再去开丹神诀新篇。

    希望到时候能打开吧,不然只能先炼制药方上面的丹药。

    “灵品,到时候离夜就是灵品炼药师了吧?”任洁眨了眨眼睛,凑到离夜面前。

    离夜点头应道,“嗯。”

    炼制出灵品,当然就是灵品炼药师,在别人看来她速度很快,她还是嫌速度慢,她想尽快去中域,把事情弄清楚,

    可不管是灵师还是炼药师,这些事都急不来,太过着急,可能会适得其反。

    “离夜,那个展瞳公子,我曾经听人说过,他二十岁炼制出超神品后,就去了中域主会学习,你是不是参加完这次比试,也会去中域?”二十岁的都去了,离夜会去吗?

    中域她目前还是不能踏足的,所以她想离夜去,又不想他去。

    离夜去了中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但是不去中域,离夜的炼药天赋,说不定就会埋没。

    “不急。”离夜摇摇头,老头跟她说过,她没答应。

    展瞳去了中域,他的炼药术,灵师的等级,都不算最高,看着他在中域风光无限,其实真正过的怎么样,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没有实力,实力不够,去中域,会有多艰难。

    “真……”任洁正想说话,墨东炎的声音就从门口传来,还带着几分沉醉

    。

    “离夜。”

    两人扭头看去,就看到墨东炎傻傻站在门口,一双眼睛呆滞看着一个方向,不知道在看什么。

    “你在看什么?”两人走过去。

    “我听说孟银瓶是孟枭是孙女,二十岁神品炼药师,是不是她?”墨东炎回头看着离夜,手却指着不远处走来的妙龄身影。

    离夜顺着墨东炎指着的方向看去,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身穿淡绿色长裙的少女,裙摆绣着柳枝,随着她步伐的走动,柳枝被微风吹拂,就跟活了一样。

    那纤细的身影,随着柳枝摇摆,看上去柔弱无比。

    “不知道。”离夜淡然收回目光,她没见过孟银瓶,哪里知道那个人是不是。

    她听说的,孟银瓶还在闭关,这个人会是她?

    任洁跳到墨东炎面前,看着他手指的方向,正想鄙夷调侃他,却看到那少女往他们这边走来。

    “离夜,说不定还真是。”手指摩擦着下巴,任洁若有所思道。

    都往他们这边走来了,长的也不错,是个美人!

    离夜挑挑眉头,又看向外面,发现刚刚看的那个少女,真的往她房间的方向走来了。

    眉宇间到这几分傲气,眸光中自信傲然的光芒耀眼,姣好的气质迎面而来。

    在三人注视下,少女走到离夜门前停下,目光在离夜身上停留了一会,拱了拱拳,缓缓开口。

    “在下孟银瓶。”柔弱的气息,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三人无声相视一看,还真是!

    墨东炎讪讪收回手指,轻咳一声,交叉在胸前。

    离夜微微颔首,微笑道:“银瓶小姐来这里有事吗?”

    来者善还是恶暂时不知道,不过她身上还残留着药香,应该是刚刚出关就来找她,这会有什么好事?

    “也没什么事,小女子只是来告诉离夜公子一声,会长虽然把这次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但是我也不会放弃的。”自信有力的声音传出,眸光坚定。

    这和那柔弱的小身板,完全不相符。

    她也是出关才知道,南境多了个十八岁的超神品炼药师!

    天赋又在她之上,不过她是不会就这么弃权的,爷爷看重他,这点没错,毕竟他天赋好,可自己也不差,这次闭关出来,她也是超神品了。

    现在看来,这场比试最后的结果会如何,谁也不能预料到!

    “哦。”离夜轻哦了一声,然后就没有了下文。

    她是有这个实力说这种话,孟银瓶的天赋,在南境也是不可多见的。

    反正炼药师的比试是各凭本事,孟银瓶大可以拿出她的所有实力,来挑战这一次比试,自己是没什么意见的。

    放弃,她没想过让孟银瓶放弃,孟枭肯定也没想过,孟银瓶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

    不过有个会长爷爷,又有天赋,的确会有压力

    。

    哦!

    三双眸子看向离夜,就这样?

    “还有事?”离夜见孟银瓶还没走,挑眉问道。

    “哼,你别高兴的太早,我会进入中域,见识到更多的天才,然后打败你们。”孟银瓶跺了跺脚,转身离开。

    这个人,她都说那种话了,怎么都没什么反应。

    看着孟银瓶抛开的背影,墨东炎若有所思道:“这丫头不错。”

    她所看到的,不只是离夜和展瞳这两个天才,想的是整个临天大陆的天才。

    有这种心,是好的!

    任洁无声扭头,呵呵冷笑一声,“你很大?”

    “比你大。”墨东炎得意说道,在场他们三个里,就他最大了吧!

    任洁无语看着墨东炎,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得意的,年纪大,这点也能拿来得意?

    “还行,但是不成熟。”离夜转身走进房间,有什么样的野心,放在心里就够了,用不着说出来。

    成熟?

    任洁和墨东炎相视一看,然后扭头看向走进房间的离夜。

    明明离夜比孟银瓶还小来着,他说人家不成熟?好像自己更不成熟吧?

    “你们两个,没事的话,赶紧离开,我要闭关了。”离夜直接下逐客令,东西都送来了,她也该是时候闭关了。

    孟枭特地给她找这么个清静的地方,就是为了让她安心闭关。

    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好吧。”墨东炎点点头,拉起任洁的手,大步往外走去。

    离夜闭关,他也得找点事情做,还有半个月呢!

    任洁也没说什么,任由墨东炎拉着她的手,两个人就这么往外面走去。

    只怕就连他们自己都没发现,他们正在两手相握,并肩离开,一切还是那么的和谐。

    目送他们两个离开,看到相握的双手,离夜眼中闪过光亮,这两个人,其实他们之间的气氛,也不是看起来的那么针锋相对嘛。

    一阵微风从身后拂过,离夜迅速转身,抬起手,灵力聚集,直接劈下去。

    然而她手臂不过刚刚抬起,就落入了熟悉的怀中,熟悉的体温和气息,将她包围,紧紧圈住。

    “夜儿,你知道是为夫。”纳兰清羽稍稍收紧双臂,低头附在离夜耳边轻声低喃,语气霸道无比。

    离夜低头看了看被攫住的双手,她整个人都被圈住,根本动弹不得。

    是知道,在他进来的时候就知道,就是知道是他,这才出的手!

    他一直都不说自己的很实力,她总得用自己的办法,知道想知道的事情吧?

    “你不是回去了吗?”离夜没有挣扎,安心靠在他怀中,全身都放松了下来,整个人靠在他身上,也不担心会摔倒。

    他突然出现在这了,看样子是没有回天穹峰,是直接来了南境

    。

    刚刚偷看她的人之一,肯定有他!

    “南境炼药师比试,天穹峰总得有人来,本尊既然身在南境,自然就得体谅下属,他们也能省一个麻烦。”双手圈住离夜,低哑含笑的声音在她耳边低喃。

    扯淡!

    离夜白了一眼纳兰清羽,眸光中露出柔和的笑容。

    某邪尊大人,假公济私也这么理直气壮,天穹峰那些敬他如神的人知道这些,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对了。”离夜站直身体,抬头直视着纳兰清羽,“上次问你,你不是说你不认识墨东炎吗?可这次怎么就成了星辰宗的少宗主?”

    她记得在风启大陆的时候问过清羽,墨东炎在临天大陆是什么身份,那个时候他说不知道,没听说过这个人。

    “那是去年的事。”纳兰清羽蹙了蹙眉头,霸道拉过离夜,上半身没有间隙的紧贴一起,“夜儿,浮云殿那边有为夫。”

    夜儿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北宫奇,那个身份神秘的管家,这边的人,身份尊贵,他并没有查到临天大陆有这么一个人。

    最近临天大陆,并没有听说什么势力,带回来了什么人,这件事还需要好好查探一番,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去查浮云殿,这是他们现在唯一的线索。

    “好。”离夜笑盈盈看着纳兰清羽,这个男人,当真是什么都想到了,浮云殿的事她都忘记他说了,他却记得。

    眼角余光看到满地药材,纳兰清羽松开离夜,眼中划过一丝无奈。

    “夜儿又要闭关?”她刚刚历练回来,就要闭关。

    “是的。”离夜含笑点点头。

    刚回来就要闭关,也不知道他是哪天来的,应该等很长时间了吧,只是他不在天穹峰,天穹峰上真的没事吗?

    想了想,离夜觉得自己想多了,以前纳兰清羽去风启大陆,比现在的时间还长,天穹峰也没出什么事,现在他人还在临天大陆,又能有什么事。

    “我家夜儿终于佩戴上炼药师徽章了。”白皙修长手指抚上离夜胸前的徽章,超神品炼药师。

    十八岁的超神品炼药师,中域的炼药师公会,也就那么一个。

    “帮我查一个人。”离夜突然说道。

    晋元,炼药师公会查不到他的身份,清羽说不定可以,她一定要知道那个人是什么身份,为什么看到他的时候,会有那种该死的感觉。

    明明就是个陌生人罢了,所以她要弄清楚那种感觉是怎么回事。

    “好。”纳兰清羽对话题的转变,淡然回答。

    两人相视一笑,四周顿时黯然无光,万物都失去了它们该有的色彩。

    心里想的事情交给了纳兰清羽,离夜稍稍松了口气,这些事她就能暂时放一放,闭关的时候不用老想着。

    离夜闭关,炼药公会再次安静了下来,也没有人再找上门来,而离夜回来当天炼药公会发生的事情,在壁城传的沸沸扬扬,每个人都聊的火热。

    这些当然离夜都不知道,她早就闭关了。

    在一间僻静的房屋中,二楼之上,两道身影前后而站,站在前面的人看着窗外,目光变得深邃

    。

    “公子,属下查不到那个叫离夜少年。”身后的人低下头,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查不到那个叫离夜的。

    不管他怎么查,临天大陆上,就是没有一个叫离夜,十几岁的炼药师的少年,他就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个人,五天过去,什么都没查到。

    “查不到?”低沉的声音响起,透着几分无奈。

    临天大陆突然出现的人,没有任何预兆,十八岁的超神品炼药师,离夜?

    “是。”那人应道,就是什么都查不到,他才觉得奇怪。

    “不用查了。”查不到就算了,反正他也没想过要把那个叫离夜的背景翻个彻底,想查那个少年,是另外一个原因。

    在看到他的第一眼,竟然会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当他去追寻那种感觉,又发现那种感觉消失的荡然无存,好像那第一时的感觉,只是他的错觉而已。

    他只是想找到那种熟悉感的原因,找不到就算了,临天大陆这么大,查不到一两个人的背景,不是什么怪事。

    “可是公子,听说他已经闭关,他如今已经是超神品,若成为灵品,不就和公子一样……”

    “一样?可不一样,异火这东西,不是谁都能有的。”白皙手掌张开,一缕水蓝色的火焰升起,空气在火焰出现后,竟出现丝丝扭动。

    展瞳是王品炼药师,没有异火,都照样会被反噬,况且那个叫离夜的,只是超神品!

    “属下明白了。”站在身后的人放心一笑。

    他差点忘了,晋元公子拥有蓝炎心火,又怎么会输,南境这个地方,拥有异火的炼药师,少得可怜,更何况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晋元注视着手掌心燃烧起的火焰,用力狠狠一握,脸上的笑容看上去有几分可怖。

    炼药公会中,一个院落,炼药公会会长特别下令,院子附近十米,不许任何人靠近,连他本人也是如此!

    那个地方,一下子就成了炼药公会的禁区,谁也不可以靠近,更别说踏入。

    一个药香弥漫的房间中,离夜盘腿坐在软榻上,双眸轻合,这几天下来,她已经经历过无数次失败,灵品那一页,怎么样都打不开。

    但她没有就此放弃,静心修炼,炼制超神品的丹药……

    展开“扭转乾坤”,造化诀和丹神诀六个大字,分两排同时在脑海中出现,尽管看上去只有简单的六个字,但打开两本灵诀的任何一本,里面的东西无穷无尽!

    以精神力将造化诀推开,丹神诀三个字慢慢变得模糊,逐渐浮现出细小的文字,文字细小,却清晰可见。

    丹神诀一页一页在脑海中翻过,每一个字清晰印在心里,当偌大“灵品炼药”的四个出现,离夜迟疑了一会。

    这段日子,她就卡在这里了,怎么样也打不开,五天的时间过去,她炼制出的超神品丹药也不少,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打开。

    离夜屏住呼吸,轻轻翻动,一股阻力随之而来,身体顿时一阵刺痛。

    她迅速收回精神力,双眼睁开,丹田的生命之源,如溪流一般,在身体中流过,刺痛感瞬间消失。

    “还是不行

    !”离夜咬咬牙,深吸一口气,再次闭上双眼。

    她就不信,开启不了!

    再一次尝试,失败后就继续修炼,炼药,反反复复。

    当脑海中那一缕耀眼的光芒闪耀之时学,这些日子来,试着开启过无数次的新篇,在这一刻,开启了!

    无数新的文字涌入脑海,还有一棵棵栩栩如生的药材图样,文字恍若是活了一般,在脑海中旋转。

    离夜睁开双眼,绽放着耀眼的笑容,这么长时间,终于成功了,这种事果然是急不来,必须要一步步才能够打开。

    打开新篇,离夜迫不及待叫道:“红莲。”

    这些日子炼药,她没有让红莲,超神品丹药,红莲子火就可以了,现在尝试灵品,第一次炼制,有红莲在把握会大一点。

    血红莲花从离夜身体缓缓飞出,漂浮在空中,花瓣燃烧着熊熊火焰,在空中跳动,血色火焰,美的妖冶。

    “离夜,你最近有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变化?”红莲一出来就问道,按理说离夜的身体,被它的火焰洗礼后,会有变化才对。

    这几天它想观察一下,可离夜是不准它随便窥探丹田和经脉的。

    离夜正想跟红莲说,可以炼药了,被它这么一问,她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没什么变化。”真说有什么变化的话,她觉得经脉好像强韧了不少,修炼的时候,速度快了不少。

    红莲怔了怔,上下打量了一下离夜,没什么变化?

    有人被异火洗礼过,还没什么变化?

    那可是洗髓伐筋之痛,多少人会因为这样改变自己的体质,离夜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

    红莲不知道,洗髓伐筋离夜早就经历过,她的体质早已得到最好的改变。

    尽管异火在身体中流过,一次次灼伤洗礼,对离夜来说,作用并不像常人那么大,当然也不是没有作用。

    异火洗礼过后,离夜修炼的速度,会比以往更快!

    用异火洗礼洗髓伐筋,不是每个人都敢尝试的,异火威力,稍有不慎,异火能把整个人烧的连渣都不剩。

    “开始炼药吧。”离夜把需要的几样药材摆面前,心里泛起疑惑。

    最近精神力强了不少,难道是因为被红莲的火焰洗礼过?还有修炼速度的确是快了不少。

    她还在奇怪是怎么回事,现在被红莲这么一问,好像是有答案了。

    这就是人人都想得到异火的原因了么,得到一种异火,就相当于重生。

    红莲没有再说什么,离夜说没变化就没变化吧,它飞到混元圣鼎下面,掌控着自己的温度,徐徐燃烧。

    离夜在丹神诀上找了一圈,找到了孟枭给她的几张药方,对比了一下,尽管药材是大同小异,还是有些微的不同,把孟枭给她的药方放进储物手镯中,离夜按照丹神诀上面的炼制。

    附骨丹,有毒,但能去附骨之毒,中附骨之毒的人服用,可以以毒攻毒,调理身体,无病无痛之人服用,与吞毒无异。

    看了一遍药方,离夜才动手拿起身边的药材,放进混元圣鼎中

    。

    烈焰燃烧,放入混元圣鼎中的翠绿色灵药,立刻蜷缩,然后一点点蜷缩在一起,最后变成一团,一缕清香散开,翠绿色的灵药变成一滴碧绿的液体。

    碧绿通透,宛若一颗圆润的碧绿玛瑙。

    离夜立即分出一缕火焰,将那滴碧绿药汁包裹住,推到混元圣鼎的旁边,紧接着第二棵药材放入……

    二十几种药材,依次炼化,混元圣鼎旁边漂浮着二十多个小火团,火团中隐约可以看到包裹在其中,已经炼化的药材。

    把身边所有的药材炼化,离夜早已密布了无数细小汗珠,吃下一颗复元丹,深吸一口气,精神力将漂浮在混元圣鼎上方的小火团包裹住。

    “噗呲!”

    火团碰撞,发出细小尖锐的声音,二十几个火团依次融合在一起,火团慢慢加大,火焰在一点点收敛变小。

    不同的药材挤压在一起,它们强烈抵抗着对方,空气中不停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

    “呲!”

    火焰中狠狠跳动了一下,一股焦味散开。

    离夜蹙了蹙眉头,收起精神力,看着化作一团黑烟的所有药材。

    “继续。”离夜又拿过一份药材,依次炼化,二十几个小火团再次聚拢,挤压,排斥……

    失败!

    继续!

    反反复复,两天下来,房间里的药材,少了大半,而扔在一边焦黑炼坏的药材,已经是满满一大堆。

    一滴汗珠话落,离夜脸色出现几分苍白,气息也有些紊乱。

    拿出复元丹吃下,紊乱的气息有所好转,只是正在凝聚形成的丹药,又化作了一堆焦黑。

    “离夜,你要不要休息一下?”红莲飞到离夜面前。

    都两天时间了,丹药虽然没有炼制成功,但离夜好歹休息一下,她这么不顾自己的身体怎么行!

    离夜看了看四周,然后把混元圣鼎收起来,拍了拍皱起的衣服,走出炼药房,往旁边的房间走去。

    红莲漂浮在原地,见离夜是往隔壁房间走,也没有跟上去。

    等离夜再次出来之时,刚才那套衣服已经换下,头发也重新绑了个马尾,走回到炼药房门口,脸上绽放出笑容。

    “红莲,走,咱们出去逛逛!”说完,离夜转身往外走去。

    出去!?离夜不是在闭关吗?

    见离夜走远,红莲急忙跟了上去,“离夜,等等我!”

    出去就出去,总部待在家里好啊!

    红光没入离夜身体,离夜一路大步往前走去,直接离开炼药公会,往外面走去。

    当然,她没有惊动任何人,炼药公会的人也不知道她出去了。

    “离夜,咱们不炼药了吗?”她闭关这么几天,好不容易开始炼制灵品丹药,结果现在走出去来了。

    听到红莲的声音,离夜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过了一会才开口道:“咱们这两天,有进展吗?”

    “没有

    。”红莲摇摇头,要是有进展,离夜就更不会出来了。

    问题是两天时间下来,半点进展都没有,可能离夜也有些心烦,这才出来的。

    “两天下来没有丝毫进展,不如出来走走。”离夜深吸一口新鲜空气,看着壁城街道的人山人海,她迈步往壁城城门口的方向走去。

    炼制两天的丹药,两天下来,没有丝毫进展。

    她已经感觉到自己有些烦躁了,抱着这种心情去炼制丹药,肯定是不行的。

    既然不行,那还不如出老走走放松一下,反正还有时间。

    再说了,他晋元能用灵品丹药赢了展瞳的王品,自己就不能用超神品赢他的灵品?

    这种事谁也说不准,不如放松一下,等心情平静下来再炼药。

    炼药的时候不能静心,这是炼药师最大的忌讳!

    也没谁规定,闭关一定要在炼药师公会闭关,在外面也能炼制丹药。

    “挺好挺好!”红莲欢喜道,正好这几天它也有点气馁,毕竟它很久都没看到离夜这么炼坏药材了。

    上一次这样的时候,是离夜刚刚找到药谷,她是炼坏了不少,当然其中也有它的原因。

    “可是,咱们散心,用得着出城吗?”城门越来越近,红莲叹息问道。

    “用得着。”离夜嘴角勾起邪魅的轻笑。

    去散散心,当然要出城,壁城现在这么多人,根本就不是散心。

    红莲没有看到离夜的笑容,不然它肯定不会以为,离夜只是出城散心那么简单。

    眼看着就要到城门口,离夜突然绕行,走进一家卖玄兽的店铺。

    这家店铺,卖的不是活着的玄兽,只是玄兽身上一些之前的东西,比如皮毛,魂珠,牙齿,骨骸……

    走进店内就是满目琳琅,店主看到有人上门,急忙迎上来。

    “公子,请问你是要买还是要卖?”店主笑盈盈道,上下打量着离夜,尽管看上去年纪轻轻,他却不敢小视。

    笑话,现在的人,还是别小看的好。

    前段时间,不猜出了一个十几岁的炼药师,人家也年轻,可却是实实在在的超神品炼药师!

    “我想打听一下,壁城外,有没有什么地方有玄兽出没,等级最好是神兽。”离夜微笑回答,无害的笑容,俊美的外表,让人很容易忽略他的危险。

    店主听到离夜的话,嘿嘿一笑,“也不是不知道,只不过……”

    “放心,你要是告诉我,那些东西一定到你这里来卖。”卖这些东西的人,都会知道一两头玄兽所在的位置。

    他们需要有人帮他们斩杀这些玄兽,然后拿到他们这里来卖,他们再以高价卖出去。

    无奸不商,这种互利的事情,他们肯定不会错过。

    “从这里走出去,直走十里,就有一头玄兽叫玉角蛇,等级是神兽。”那头玉角蛇他盯上很长时间了,一直没有人去,现在终于有人了

    。

    玉角蛇?

    玫瑰红唇勾起弧度,离夜转身离开,就是它了!

    “离夜,咱们不只是散心而已吗?怎么去打听玄兽在什么地方?”红莲急忙叫道,离夜说的只是散心!

    走出壁城,离夜才开口,“是散心,顺便舒心。”

    “舒心跟玄兽有什么关系?”红莲傻傻问道,舒心去找玄兽?还是神兽等级?

    离夜停下步伐,双手负在身后,淡淡道:“我不去找玄兽也行,不然你让我揍一顿?”

    红莲只觉得一股寒意笼罩而来,随即它立刻说道:“你还是去找玄兽吧!”

    它才不想和离夜打,先不说输赢,和离夜打一场,吃亏的还是自己,尽管它是异火,被揍了一顿以后,还是会有损伤的不是。

    离夜这才继续往前走,速度极快,脸上的笑容越发嗜血。

    感觉到离夜蠢蠢欲动的心情,红莲心里一阵默哀。

    那头玉角蛇最好不在家,被离夜揍一顿是小事,丢了命可就是大事了。

    看来这几天离夜炼药,真的烦躁了,用这种方法来“舒心”。

    离夜一路上速度都很快,不过一会的功夫,就走到了十里之外。

    耸立的山壁之间,散发着阴凉的气息,莫名的寒意笼罩而来,冷彻心扉,渗透心底。

    少年一袭水蓝色长袍劲装,马尾固定在脑后,阴凉微风吹拂,撩起一角衣袂,精神力往四周蔓延,如潮水般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吼!”

    山壁间的玄兽,仿佛感应到了这无形的压迫,一声大吼冲天。

    那一声响起,殷红唇瓣弧度加深,灵力在手掌间翻滚。

    红莲要是有手,此时肯定捂脸,不忍直视。

    “沙沙~”

    “哗哗~”

    空气中传来细小的声音,巨大圆滚的身体在地上扭动前行,速度极快。

    离夜注视着前方,听到那细微声音传来,浓浓杀气在她周围散开,阴冷的山壁,温度再次下降。

    “轰——”

    一声巨响响起,地动山摇!

    巨大身影直飞冲天,山壁间瞬间阴暗了下来!

    百米长的巨蟒,血盆大嘴张开,露出锋利的獠牙,獠牙中闪过寒光,一看就是剧毒无比,褐色双眼紧盯着离夜,嘴角溢出一滴唾液。

    它头上则长着一只如玉一般透亮,没有一点瑕疵的麟角。

    “人类,你好大胆子,敢闯进吾的地盘!”沙哑暗沉的声音响起,透着丝丝阴凉。

    离夜揉了揉拳头,笑容越来越嗜血,她走近一步,抬头直视着玉角蛇。

    “小爷是来找麻烦的,当然要闯进你的地盘!”这一刻,嚣张跋扈,仗势欺兽被离夜发挥淋漓尽致!

    红莲差点直接栽出离夜身体,有这么明目张胆找茬的人吗?对方好歹是神兽

    !

    指着人家就说,小爷今天就是来找茬的,你能怎么样!?

    何止是嚣张,简直是嚣张到了极点!

    玉角蛇听到离夜的话,先是一怔,随即一声发出一声怒吼,山壁都被这一声给震动了。

    “好狂妄的人类,吾倒要看看,你今天想怎么找麻烦!既然来了,就把命留下!”玉角蛇怒了,自从它晋升神兽,就是这一方的霸主。

    平常玄兽看到它,都要绕道而行,结果今天被一个人类指着说,小爷就是来找你麻烦的!

    舔了舔唇瓣,离夜蚀骨一笑,“好啊,把命留下!”

    灵力瞬间在离夜身上爆发开来,蓝色弧度在山壁间直冲而过。

    玉角蛇见离夜直接出手,也丝毫不手软,强劲的身体,爆发出极其强悍的力量,往离夜身上砸去!

    巨大身影砸来,往玉角蛇冲去的离夜,迅速躲开,灵活的身影绕开玉角蛇的攻击。

    “嘭!”

    重重一拳砸落,刚刚还在十几米外的离夜,眨眼就出现在了玉角蛇七寸之处,这一拳不偏不倚刚好砸在要害!

    “吼!”玉角蛇吃力怒吼,眸光中带着怒意,它可能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人类打中要害。

    而且是第一击,就落在它的要害上!

    厚厚的鳞片,在离夜的拳头落下的地方,迅速长出来,化开落在七寸的力道。

    玉角蛇要不是这么做,它现在可能已经痛的昏厥了过去,以离夜的力道,还刚好打在七寸上,不死也要脱层皮。

    锋利的鳞片飞出,直逼离夜而去,眸光微变,离夜迅速躲开。

    鳞片在山壁间划过,坚硬的岩石上,眨眼就出现十几道狰狞的痕迹。

    看了一眼山壁划过的痕迹,离夜眸光微变,眼中情绪却是越来越兴奋,蓝紫色的灵力暴涨。

    看似无力的拳头,若是打在身上,必为重伤!

    “你的玉角,小爷要了!”说着,离夜再次冲上去,灵力在双手间翻滚。

    空气阵阵扭动,狰狞可怖,四周地动山摇,山壁仿佛随时会倒塌。

    又是一拳落下去,这一拳虽然没打在七寸,也让玉角蛇痛苦吃力一声怒吼。

    玉角蛇此时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是眼前这个人类的对手,他的实力,最起码在灵者!

    “怎么样?现在知道是谁要谁的命了吗?”离夜嗜血冷笑,目光落在那一只玉角上面,那是玉角蛇最有价值的地方。

    玉角蛇吃力呼吸,看了一眼离夜,摆动身体,然后接下来的举动,离夜嘴角一阵抽搐。

    它转身就跑,尽管身体庞大,但是速度极快,一溜烟已经不见了身影。

    “离夜,它跑了!”红莲急忙叫道,这种玉角蛇一旦对上,可不能让对方逃走,否则后患无穷!

    离夜淡淡一笑,目光落在一个点上,“它逃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