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十九章 道歉,诚意呢?
    他是得不到魔岩矿,把主意打到她这了?

    离夜冷冷一笑,这个人不会以为她是星辰宗的人吧?

    当无殇的目光落在离夜身上,墨东炎心里一阵紧张,他把主意打到离夜身上了

    任洁躲在墨东炎身后,惊颤的看着出现在空中的身影,暗暗咒骂。

    无情宗的少宗主无殇怎么来了,他们芙蕖城和无情宗没什么来往,他也是冲着魔岩矿来了?

    可不能让他看到她,不然芙蕖城就要有麻烦了。

    “得到魔岩矿又如何,你们能不能带出去,才是关键。”无殇冷冷一笑,转身离开,瞬间消失在众人面前。

    在芙蕖城看到他们,这才跟上来看看,没想到还真是他。

    长成这个样子,难怪上次会认错,不过是头发披散了下来,自己竟然会以为他是个女人,实在是笑话

    他是星辰宗的人么?魔岩矿,怎么能让他们星辰宗带走

    “赶紧阻止他”墨东炎看着无殇离开的方向,第一时间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范老赶紧追上去,脸色露出狠意。

    看着远去的两道身影,墨东炎忍不住狠啐,

    妈的,这家伙还真是阴险,居然想把他们留在这里,和魔岩矿陪葬

    没有离夜流金鼠的带领,他们这次找到魔岩矿,下次也找不到,魔岩山太过昏暗,他们连方向都找不到,哪里还能第二次找到魔岩矿。

    所以无殇也不打算再拿魔岩矿,而是要把他们困在这里,让他们死在这

    “你们家长老,追不上他。”离夜看了一眼空中,就收回了目光。

    那个人想把他们都困在这里,最好困住他们的办法,肯定就是把出口移平,把他们关在这里,最后死在这里。

    这样星辰宗得不到魔岩矿,无情宗也得不到,但不同的是,星辰宗还会少一个少宗主。

    “不可能吧?”墨东炎不确定回答,长老已经是中级灵皇,怎么会追不上无殇。

    离夜不以为然指了指空中,墨东炎抬头看去。

    范老急速走回来,脸上的神情,慌乱不已。

    “无殇那小子,真的把洞口填平了”他追出去的时候,都不知道哪里是出口。

    可是无殇追了那么长时间,他们怎么都没感觉到后面的动静,也没发现他就跟在他们身后。

    “离夜,你是怎么知道的?”任洁惊奇问道,离夜怎么知道追不上

    星辰宗的人,狐疑看着离夜,离夜说对了

    离夜没有回答任洁,看向墨东炎,“你们做对手这么多年,和对方的了解肯定不少,你了解他,他了解你,算计起来,很容易。”

    这个回答,差点没让星辰宗的人吐血,这些他们都知道,可关键无殇是怎么做到的。

    能瞒过他们,他怎么瞒过范老的

    “我知道了。”墨东炎脸上露出笑容,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范老追上去的时候,无殇还没离开,只是有了一些手段,躲开了范老的追赶,范老一直追过去,他也不知道出口具体在什么地方,看到没有出路,就以为出口被封死了。

    这个无殇,跟他耍这种心眼

    “出口肯定还在,他肯定用移山诀把出口移到别的地方去了。”墨东炎说着往空中走去,关建时候,他倒是忘记了,无情宗还有移山诀。

    连山都可以移动,更何况只是一个区区的出口。

    要真是把出口堵死了,哪里会没有一点动静,无殇那么说,只是为了让他们相信,自己是被困在里面,然后他在上面把出口堵死。

    移山诀?

    离夜听到一个重点,她追上墨东炎,快速走到他身边。

    “什么叫移山诀?”无情宗还有那样的东西?

    墨东炎没停下,还是跟离夜解释道:“那东西是无情宗的绝技之一,听说习得移山诀,连山都能移动,不过无情宗的人,只能移动一些小东西。”

    山嘛……从来没见他们移动过,所以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就不知道了。

    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把移山诀记在心上,没有再说话。

    “你们也不等等我”任洁在身后大叫道,她可只是灵者而已,哪里追的上他们的速度

    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人,听到后面传来吃力的叫唤,怔了怔,这才停下来往身后看去。

    星辰宗的人,目瞪口呆看着离夜,那表情活像是看到鬼一样。

    呃……

    离夜眨了眨眼睛,他们这么看着她干嘛,她又没做什么。

    “离夜,你速度怎么会这么快”看到星辰宗几个人脸上的表情,墨东炎幡然醒悟过来,好像……离夜的实力,才只是灵者

    灵者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离夜:“……”

    这不是重点好么他们现在要在无殇之前,找到出口,才是重点

    “你们不想被困在这里,最好还是回神。”离夜讪讪说了一句,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走出几米,离夜低声说道:“敖金,找到出口”

    他们之间,只有敖金才能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出口,在那个叫无殇的之间,找到出去的路。

    “已经在找了。”敖金凉凉开口,心里那叫一个郁闷。

    什么时候,它堂堂金眸黑龙,王者血脉,要做这种事情了

    看着离夜身影走远,任洁才不紧不慢跟上去,速度上,她是追不上离夜了,只要不跟丢,她就心满意足了。

    刚走没几步,任洁就感觉到手臂被人握住,扭头一看,映入眼帘就是墨东炎那调侃的笑容。

    “怎么样,关键时候还得靠我。”她速度那么慢,迟早会跟丢的。

    任洁脸色微变,刚想出声,想到自己现在速度太慢,得靠墨东炎才能追上离夜,深吸一口气,露出淡淡笑容。

    “对对对,你说什么都对。”现在让你得意,等会到了魔岩山,看你怎么走

    墨东炎看到任洁顺从的样子,一阵大笑,然后拉着她,两个人快速追上已经走远的离夜。

    星辰宗的人看到一幕,相视一看,耸了耸肩。

    少宗主看样子还不知道,自己这种举动有多反常,居然还会主动去拉一个,一而再让他吃瘪的人,这可不是少宗主的作风。

    甩掉脑中思虑,一行人快速追上去,他们甚至忘记了,把魔岩矿打包带走一些。

    离夜在敖金的指引下,在空中穿梭而过,她低头看着下面的魔岩矿,嘴角勾起淡笑。

    这些东西,她可不怕有其他人拿走,没有流金鼠,谁能拿走这一片魔岩矿。

    星辰宗和无情宗的人到过一次,让他们再找,也未必能找到。

    “离夜,你能找到出口吗?”墨东炎急忙追上来,担忧问道,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指引离夜。

    在上面的时候是,现在也是这样,离夜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往这个方向走来了。

    “我能不能找到,你应该想的也差不多了吧。”他要是不知道,怎么算是星辰宗未来的接班人。

    上位者,连这点都想不到,他们的宗主,不是眼睛瞎了,就是这个势力快完了。

    墨东炎对于离夜的一针见血,收起了声音,他还是什么都不问了。

    尽管他能猜到一些,可每次他问什么,离夜好像总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有这样的对手,真的是很恐怖

    幸好离夜一开始不是敌人,这件事以后,他们更不会成为敌人,有这么恐怖的对手,才是世上最倒霉的事情。

    “离夜,回到芙蕖城后,你打算去哪里?”墨东炎过了一会,再次问道。

    好吧,他还是会忍不住好奇。

    “壁城。”她还要回去参加那个什么炼药师比试。

    “我要去”离夜的话刚落音,任洁立刻说道,离夜可是答应过她的,会带着她一起离开。

    在芙蕖城够久了,她可不想跟大哥一样,永远守着芙蕖城。

    她要到外面看看,看看临天大陆到底有多大,多强

    “放心,答应过你,我不会食言的。”离夜笑道,任洁这是多担心自己不会带她。

    任洁嘿嘿一笑,她相信离夜会遵守承诺的。

    “我也去”墨东炎看了他们两个一眼,立即决定,目光落在任洁身上,脸上露出若有若无的几缕笑容。

    他突然不想这么快回去,看到这丫头气鼓鼓的样子,就更想好好气气她。

    不然,她太得意了

    离夜无声看了一眼墨东炎,撇了撇嘴,“随你。”

    壁城又不是她家的,就算是她家的,也没有阻止别人去的道理。

    再说,壁城在举办炼药师比试,这种事应该也会影响到中域,中域应该也会派人过来目睹这场比试。

    看比试是一,还有就是,他们要在这些炼药师中,请到为他们效力的炼药师。

    炼药师本就是自由的,尽管有炼药公会在,也不能阻止炼药师效忠于谁。

    范老看了一眼墨东炎,再看向离夜,皱了皱眉头。

    他们现在应该先是回星辰宗,而不是去壁城,少宗主怎么老是被这个小子所影响?

    他的确常常做出让人诧异的事,但怎么说也只是个小子,少宗主是星辰宗未来的宗主,决定怎么能被他所影响。

    范老要是知道,墨东炎的决定,不是因为离夜改变,而是因为气任洁而改变,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

    一行人往前走去,走了不知道多久,终于看到了那个灰蒙蒙的出口。

    “敖金,外面有人吗?”离夜停下脚步,没有问出声。

    以契约之力,将自己的声音传给敖金。

    “没有。”敖金淡淡回答,额上的黑线更多了。

    为什么它要做这种事?

    没有?

    离夜挑挑眉头,直接往外面走去,墨东炎想要拉住她,她人已经走出去了。

    “我说……”墨东炎话还没说完,离夜已经走出去了。

    站在出口,看着四周灰蒙,离夜心里涌出疑惑。

    真的没人

    “没事了,你们出来吧。”难道是她想错了吗?

    墨东炎他们这才走上去,看到无人的四周,他们也是一阵诧异。

    没人?

    “奇怪了,这个无殇,从来没这么好心。”墨东炎看了看四周,就是没有无殇的踪迹。

    “不管他是不是好心,既然不在,那就先回芙蕖城吧,当然你们也可以下去那魔岩矿。”离夜面无表情说道。

    他们这次的目的,就是魔岩矿,让他们放弃,应该很难。

    墨东炎摇摇头,叹了口气,“那魔岩矿颜色有点不对。”

    宗主给他看过真正的魔岩矿,尽管只是拇指那么一块,但是颜色,还有能量都很充裕,不像这下面的。

    星辰宗几个人,听到墨东炎的回答,都诧异了一下。

    他们几个没有见过真正的魔岩矿,当然不知道这下面的魔岩矿有什么不同。

    “然后呢?”离夜等着墨东炎的下文。

    “然后就是,被你的兵器吸收的那块,能量太浓郁了,给人的感觉,是它把全部魔岩矿的能量都吸走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那魔岩矿已经被完全吸收,现在消失的无影无踪。

    离夜收回目光,回想着刚才的魔岩矿。

    墨东炎的话也不是不可能,那块魔岩矿想吸走吾邪的力量,就能吸走其它魔岩矿的能量。

    星辰宗的人差点没吐血,他们忙活了半天,结果真正的魔岩矿,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被吸走了力量,消失无踪

    “宗主也说过,一大片魔岩矿,要是孕育出了一块最浓郁的,其它也就没什么用处。”要孕育出这么一块,得上千年,可偏偏还真遇到了。

    甚至它知道攻击,知道危险,知道吞噬……

    这一块也不知道孕育了多少年,才能有这样的效果。

    “其它的,要再经过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恢复它们本身的能量,那才是铸造兵器的魔岩矿?”离夜继续说道。

    原来那块才是真正富有能量的魔岩矿,被她拿走了以后,其它的要等几十年上百年,才能铸造兵器。

    墨东炎看向离夜,点点头,“就是这样”

    可就这么唯一的一块,都被他……不对,他的兵器给弄走了

    那把剑到底是哪一件神器,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剑器排行上,也没听说过这把剑啊。

    “回芙蕖城吧。”离夜瞥了一眼墨东炎,直接往外走去。

    现在这么说来,这片魔岩矿已经没用了,要等很多年才能铸造兵器。

    看着四周灰蒙蒙一片,根本不会有人能够找到魔岩矿,当然,如果有流金鼠,就不一样了。

    “回去……”

    “你能松开我了吗?”任洁满头黑线看着抓住自己的大手,他抓的已经够久了。

    墨东炎眉头轻挑,稍稍低头看去,这才发现,握住任洁手腕的手,一直都不曾送开过。

    “抱歉。”他迟疑了一会,手掌张开,松开抓住的手腕,异样的情绪在心里划过。

    他懊恼蹙眉,眼皮垂下看向自己手掌,该死,居然忘记松手。

    任洁一被松开,立刻跳开,和墨东炎保持着三步的距离。

    还是和这个人保持一点距离,对,没错,三步

    想着,任洁大步离开,转而追上离夜的身影,她还是比较喜欢待在离夜身边,这个男人,他有多远走多远,别留在这里碍眼。

    眼角余光看到任洁的举动,墨东炎额角太阳穴狠狠抽动了一下。

    这女人简直避他如蛇蝎

    “咳咳,少宗主。”身后的人看着前面两道身影走远,出声提醒道。

    他们再不过跟上去,等会就该在这的魔岩山迷路了。

    墨东炎神情自若抬头,飞身走去,心里暗暗嘀咕,那该死的女人,下次就算她被玄兽吃了,也不拉她

    离夜一路飞快往前走去,熟门熟路的走着,在灰暗中,速度依旧没有减弱,而且在这片灰暗之中,她完全不像是只走过一次的样子。

    这次魔岩山也算是有收获,吾邪变强了很多,这也是好的。

    “喂,离夜你等等我”任洁在身后大叫,她郁闷看着离夜前进的速度。

    离夜明明就是第一次来,这路她也只带离夜走过一次,离夜怎么就跟回到自己家里一样,速度飞快。

    “你们赶紧跟上,晚上之前走出魔岩山。”她可不想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再住一晚上。

    进来的时候是没办法,现在出去了,她基本记得路怎么走,赶紧离开的好。

    墨东炎无语看着离夜前进的方向,他没记错的话,这些就是任洁带他们走过的路。

    这四周昏暗异常,距离远了看不清楚,有些地方还是能记住的。

    “真是的,离夜干嘛要这么急着离开。”任洁一阵嘀咕,大步追上去。

    墨东炎直接被任洁无视在身后,完全把他当做了隐形人。

    墨东炎:“……”

    他这么一个大活人,把他无视了,真的好吗?

    几道身影追上来,看到墨东炎走了一段路又停下,静静站在一旁。

    在女人手上一而再的吃瘪,这貌似还是第一次,少宗主该反省了

    “今晚之前,离开芙蕖城”墨东炎咬牙道,他不想再见到这个女人

    “是”身后的人急忙应道,相视一看,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魔岩山中,几道身影争先恐后飞奔而去。

    外面的天色逐渐昏暗,魔岩山中也黑了起来,白衣少年在天黑的那一刻,第一个冲出了魔岩山,看着染红天边的夕阳,她深吸了一口清新空气。

    双手叉腰,抬头看向徐徐落下的红日,天空被染的通红,如同一团烈火在天边燃烧

    夕阳往天边落下,带着几分凉意的微风袭来,衣袂发丝轻轻摇曳。

    少年就站在那里,身后是昏暗的树林,他抬头注视着天边,嘴角含笑,微风摇曳发丝衣袂,冉冉红日映在完美的侧脸上,美的让人窒息。

    “离夜”

    几道身影快速走出来,追上站在红日下的少年,当这一幕映入眼帘,他们全都忘记了动作。

    这一幕,宛若画中走出的一般,美的一点都不真实。

    听到身后的动静,离夜将目光收回,找找侧步转身,嘴角若隐若现的笑意,一点点加深。

    一时间,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看呆了眼,无法言语。

    “看来,有人来接我们了。”离夜嘴角弧度加深,眼中情绪却没有一点笑意。

    听动静还有不少人,刚出来就有这么多人来迎接,要说什么才比较好呢?

    有人迎接?

    几人猛然回神,风中传来“沙沙”的声音,还有震动的脚步声。

    “是谁?难道是大哥?”任洁伸长脖子往前看去。

    不对,大哥应该不知道他们回来了,就算不放心他们,应该是派人在出口守着,而不是匆匆赶来接他们。

    “有人知道我们进魔岩山了。”任洁脸上的表情转变为认真,心里一阵紧张。

    这件事知道的人应该很少,芙蕖城的人知道她出城,也不该知道他们进了魔岩山,是谁告诉外人?

    “这不是来了。”离夜指了指不远处的身影。

    以为他们把魔岩矿带回来了吗?可惜,他们是一块都没带。

    所有人顺着离夜指着的方向看去,映入眼帘的就是长长声势浩大的队伍。

    “他们是……青帮的人?”墨东炎看向任洁,青帮和海家的人,她应该都认识。

    人界点点头,不就是青帮的人,他们的消息还真够灵敏的。

    为首的人是一个粗犷的汉子,他手持大刀,坐在一头巨豹身上,耀武扬威斜视着离夜他们。

    “哈哈哈,没想到真的有人能走出魔岩山,你们是不是找到魔岩矿了,是的话,乖乖交出来,老子就放你们走。”魔岩矿是他们芙蕖城的东西,可不能让外人带走

    任洁推开身边的墨东炎,大步走到那汉子面前。

    “宋虎,本小姐的路你也敢挡”任洁拔出手里的黑色长剑,嚣张呵斥。

    魔岩矿怎么样也是他们家的东西,和他们青帮有什么关系。

    宋虎耀武扬威的表情,看到任洁后,嘿嘿一笑。

    “任洁,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在,那又怎么样,你大哥任浩能告诉外人魔岩矿,老子还抢不得了?”魔岩矿这种好东西,谁放手就是傻子。

    今天有人给他们送来门来了,不收下都不好意思。

    “放屁”她大哥才没说

    星辰宗知道魔岩矿,是他们自己知道的,他们问大哥,大哥什么都没说,只是给他们准备了进山的东西。

    “任洁,我可是听说,因为是你看上了这两个中一个,才会来的,你说说你,你是多嫁不出去了,每天在大街上抢人。”说完,宋虎大笑了起来。

    宋虎带来的人,也跟着大笑,笑声一路传去。

    任洁的事,在芙蕖城没有谁不知道,每次她出门,所有人就是连滚带爬的跑,比当年天龙国帝都那些看到离夜的,还要夸张。

    “放肆”墨东炎神情突然阴沉了下来。

    任洁扭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冷声道:“你闭嘴”

    “不知好歹”墨东炎拂了拂袖子,轻哼一声,扭头不去看任洁。

    他这是帮她

    呵斥完墨东炎,任洁扭头淡笑,“宋虎,不如哪天本小姐也把你抢了,让你到本小姐家里做做客,赏赏花?”

    反正她抢人也不是第一天了,多抢一个也没什么。

    肆意的笑声,顿时收起,宋虎脸上多了一份恼怒,炯炯有神的双眸瞪向任洁。

    这到底是个什么女人,抢男人还怎么理直气壮的

    “喂,你们说完了?”离夜看向宋虎,上下打量了一下,冷声开口。

    高级灵者

    宋虎还在气头上,听到离夜的声音,扭头怒吼一声,“他娘的是谁啊,老子说没说完,关你娘的什么……”

    “砰”

    宋虎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这么栽下玄兽背上,头朝下,屁股朝上

    本来还想出声喝止的任洁,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呆了。

    离夜什么时候过去的?还一脚把宋虎踹下去

    “嘴巴真臭。”离夜稳稳落在地上,睨视一眼头栽在地上,半天都没回神的宋虎,大步离开。

    说了一大堆,也不见他有点实际行动,没意思。

    墨东炎看的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他好像看到离夜刚才的速度,好像是比在是魔岩山里还快吧,他应该没看错

    要不是见过离夜出手,他真怀疑,离夜是不是灵者。

    对方可是高级灵者,他居然一脚把人踹下去了

    任洁看着地上的人,一阵大笑,“宋虎,你也有今天,还是赶紧回去告诉你家大哥,让你大哥来。”

    宋龙要是知道他带人来堵截他们,宋虎的下场只怕会更惨。

    魔岩山是他们任家的,他们想怎么样就怎样,不管是青帮还是海家,他们都管不着。

    宋虎被打下玄兽背上,他带来的人纷纷让开,不敢去阻止离夜。

    他们家二帮主已经被揍了,他们可不想被揍,大帮主要是知道这件事,他们指不定还要受怎样的惩罚。

    “任洁”宋虎脸贴着地面,出声吼道,她好大胆子

    “宋虎,几天的事我不会告诉你大哥的,放心。”任洁说完,大笑着离开。

    宋虎也有今天

    墨东炎看了看离夜,再收回目光看看地上的人,忍不住叹了口气。

    太粗暴。

    一行人大步走回城中,走的时候有差不多二十个人,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他们几个。

    “离夜,今天先到我家休息,明天早上我们就去壁城吧?”算算日子,壁城的比试过不了多久就要开始了。

    他们现在去壁城,还能在壁城玩一圈,然后去看比试。

    反正大哥也收到了邀请函,到时候她代替大哥去就好了,大哥就乖乖待在家里。

    “我们进魔岩山多少天了?”离夜扭头问道,好像进入魔岩山,日子什么的就算不起来了。

    在魔岩山里,白天和晚上也没什么区别。

    任洁摇摇头,她也不知道。

    “那先去你家吧。”今天休息一下也好,明天再回去。

    尽管离夜还想去南境的其它地方,不过算算时间的话应该是来不及了。

    “走吧。”任洁大步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两个人并肩离开,墨东炎走在后面,一脸狂汗,他就这么被遗忘了么?

    “少宗主,我们要不要去传送口?”一个人走上来,迟疑问道。

    少宗主说了,出了魔岩山,就离开芙蕖城。

    “离开,我干嘛要离开”墨东炎重哼一声,大步跟上去。

    他干嘛要离开,完全没有离开的必要

    众人:“……”

    明明是他自己说的,现在又问干嘛离开,少宗主你为什么生气,自己知道吗?

    回到城主府,任浩看到他们,什么都没问,就给他们安排了住的地方。

    到了晚上,青帮的人匆匆走进城主府,说是来道歉的,而来的人正是青帮的帮主宋龙

    离夜他们也被请了出来,毕竟他道歉的事情,和宋虎有点关系。

    “任城主,是小弟鲁莽。”宋龙不卑不吭开口,目光在离夜和墨东炎身上停留了一会,才神情淡然收回来。

    魔岩山又不是他们的地盘,人家挖了什么出来,和他们青帮没关系。

    魔岩矿哪里是那么好得到的,要是得到了,这些人早就离开了。

    没想到这几个人,还能从魔岩山走出来,看来进入那里,还真要任家的人带领才可能走出来。

    “帮主还是跟他们几位道歉吧。”任浩淡淡一笑,并不关心宋龙的道歉存在着几分真心,关心也没用,这本来就是客套上事。

    宋龙点头应和,“应该的应该的。”

    “两位公子……”宋龙的声音刚刚响起,就被离夜的话打断。

    “你是来道歉的?”离夜慵懒靠在椅背上,笑容若隐若现,道歉,不知道他想怎么道歉?

    宋龙对于离夜主动提出,稍稍一愣,然后笑道,“是来道歉的。”

    墨东炎坐在离夜身边,看到那嘴角若隐若现的笑意,他上半身稍稍往另外一边挪动了一下。

    自从前几天被离夜坑了以后,每次看到离夜露出这种笑容,他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任洁睁大双眼,笑看向离夜,听这话,她怎么觉得离夜又要坑人了。

    这次被坑的,肯定是宋龙

    “道歉?诚意呢?”离夜翘起二郎腿,笑看着宋龙。

    来道歉的,其实他是想来看,他们有没有得到魔岩矿的吧。

    用道歉为理由,那就要拿出道歉的诚意不是。

    诚意

    宋龙睁大双眼看着离夜,他说来道歉,这小子还真相信了,还问他要诚意?

    “你说你是来道歉的,诚意呢?”离夜看着宋龙一点点变化的表情,顿了顿继续说道:“对了,今天你那个弟弟叫什么宋虎的,吓到小爷了,你说要怎么补偿吧。”

    吓到?

    离夜的话刚说完,这下连星辰宗的人,任洁,任浩他们都呆了。

    他们看到的听说的,明明就是宋虎一脚被她踹下了巨豹的背上,然后摔的极为狼狈,怎么到他这里,就变成被吓到了

    “公子,你开玩笑的吧?”宋龙扯出一丝笑容,诚意,补偿

    见鬼去吧,宋虎脸上的伤他问过了,没一个月,根本好不了,本来他想让宋虎去壁城,现在计划全泡汤了。

    他还没追究,是谁打伤了他弟弟,现在这小子问他要补偿

    “玩笑?你觉得呢?”离夜皮笑肉不笑问道。

    宋龙深吸一口气,嘴角扯动,淡淡一笑,“公子,万事要留一线,别太过分。”

    他现在怎么着也是在芙蕖城,他青帮要是想做点什么,他以为自己能走的了吗?

    “留一线?好啊,那给你留一线,我们打个赌怎么样?”离夜一脸好脾气的看着宋龙,放下二郎腿,坐正身体,直视着宋龙。

    打赌?

    客厅里的人,还没从诚意和补偿回神,画风突然就到了打赌,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

    宋龙以为离夜不会同意,可最后那么直爽的就答应了下来,他狐疑看着离夜。

    “打赌?”他们之间有什么可赌的?

    离夜站起身,笑呵呵道:“赌一个月之内,你会乖乖送上诚意和补偿,如何?”

    壁城,是个不错的地方。

    “笑话”宋龙轻蔑笑道,他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一个月之内送上诚意和补偿,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墨东炎诧异的看着离夜,他在想什么,人家凭什么一个月之内给他送上诚意和补偿?

    “不敢赌?”离夜挑眉轻笑。

    宋龙一下子炸起来了,不敢,他有什么不敢的

    “赌就赌赌注呢?”一个月,难道一个月内,他还会乖乖送上诚意和补偿不成,送不送是他的事,谁能强迫他

    “你输了,诚意和补偿翻倍。”离夜笑道,没有继续说下去。

    “输,你说我会输”宋龙一下子又炸了起来,特别是看到离夜脸上处变不惊的笑容后,他想都不想,“好,本帮主应下了告辞”

    说完,宋龙扬长而去,气炸呼呼走出城主府。

    看着宋龙离开的背影,离夜无语摇摇头,他还真不能接受输这个字眼。

    直到宋龙离开,在场所有人才回过神,目光集体落在离夜身上。

    “离夜,你怎么能肯定他会奉上诚意和补偿?”墨东炎皱眉问道,还一个月之内这可能吗?

    傻子也不会乖乖让自己输吧,不可能不可能

    “不送就不送呗。”离夜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回答。

    不送那是他的事,她哪里能操控。

    “那你……”墨东炎猛地醒悟,回想起刚才,猛地站起来,“太无耻了,太无耻了”

    刚刚离夜只是说,你输了,诚意和补偿翻倍,根本没说他自己输了要干嘛。

    不管是输赢,离夜根本没损失啊

    太无耻太阴险

    “还有就是,我会让他乖乖送上诚意的。”离夜站起身,往门外走去,天已经很晚了,还是早点休息,明天回壁城。

    从走出壁城到现在,过去都有十天了,差不多也该回去了,现在也没时间去别的地方。

    “离夜。”墨东炎叫道。

    离夜停步转身,“还有事?”

    “你很缺钱?”看上去不像缺钱的样子啊。

    “没有。”离夜摇头回答,身为炼药师缺钱,说出去都没信。

    “那你这么坑人?”墨东炎继续问道,坑人连眉头都不眨一下。

    离夜迟疑了一会,看着墨东炎,认真严肃问道:“这个世上,谁会嫌钱多?你会?”

    墨东炎顿时语塞,这个世上谁会嫌钱多,他当然肯定也不嫌弃

    看到墨东炎的样子,离夜继续往外面走去。

    离夜离开后,任洁立刻拉过任浩,“大哥,你现在再也不能阻止我去壁城了”

    她要这一个月要跟着离夜,看离夜怎么坑宋龙,让他乖乖交上诚意和补偿

    任浩张了张嘴,看着自家妹妹欢快离开的背影,无力收回目光。

    看来这次是真的阻止不了洁儿离开了,这个叫离夜的到底是什么来头,星辰宗的少宗主对他这么特别?

    第二天一早,离夜他们就离开了芙蕖城,坐上传送船回壁城。

    这次当然不用离夜出钱,有墨东炎在,不坑白不坑。

    “谢谢墨大少宗主。”任洁笑看着墨东炎,他们这次去壁城,都是墨东炎给钱,必须得好好谢谢,反正星辰宗那么大。

    墨东炎嘴角一抽,收回目光,不去搭理任洁。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离夜连他都坑

    “你知不知道这次壁城炼药师比试,中域一峰,二殿,还有你三宗,大概会派谁?”离夜无视掉墨东炎脸上的表情,沉声问道。

    墨东炎看向离夜,若有所思想着,过了好一会,才缓缓开口。

    “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不过南境的炼药师比试,宗主他们再怎么给面子,也不会亲自去。”毕竟只是南境的,换做中域那种二十年一次,宗主可能还会去。

    离夜无声看着墨东炎,他说了一堆,没说重点

    “别这么看着我,我说还不行么。”墨东炎收回目光,一阵嘀咕。

    他上辈子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

    “说。”这次回答他的是任洁,对中域的事,她还是很好奇的。

    “邪尊最多打发南境,天穹峰势力的主事,离宫和浮云殿嘛,谁知道北雪儿怎么想,那女人会不会派还不知道。

    浮云殿听说容菲菲就在南境,说不定就是她,至于我们三宗,我是去了,无情宗……无殇会去,他最近就在这一代溜达,不去不可能,魅宗,还真是想不出来月媚会让谁来。”

    月媚那女人的心思他可猜不透,也不想去猜透。

    “说了跟没说一样。”任洁撇了撇嘴,最终能确定的,也只有他自己。

    北雪儿,月媚,容菲菲那可是三大美人呢

    听说中域见过他们的男人,没有哪一个,不想娶她们的,她还真想看看,她们三个有多美,是不是传说中那样。

    “我还确定了无殇”墨东炎阴沉说道。

    任洁收回目光,往离夜那边靠了靠。

    墨东炎顿时满头黑线,她这是什么意思,好歹也确定了两个人

    “没意思。”一点意思都没有。

    “离宫为什么会被称为殿?”离夜问道,这个事当时她问了傲悦,傲悦说她也不知道,中域这么叫,他们就跟着这么叫。

    本来也没什么,现在墨东炎刚好提起,她就问问。

    中域的三大美人,她也见过两个了,就不知道这第三个是个什么样子。

    “一开始叫离殿,后来叫离宫,北雪儿那女人什么做不出来的。”冰美人,做什么都目空一切。

    不过北雪儿也不容易,这些年把离宫扩展的越来越大,浮云殿往前走,她也不落下。

    这点上,他还是挺佩服北雪儿的。

    离夜没有再问,沉默站在一旁,这些和她也扯不上什么关系。

    一路上,他们也没有再说过什么,传送船一直往前行驶,往壁城驶去。

    走出传送口,回到壁城,广场上早已是人山人海。

    “不愧是炼药师比试。”任洁抬头张望,往远处看去,这么多人,芙蕖城从来没这么热闹过。

    传送口接待的广场,哪里想现在这样人山人海过,不过芙蕖城也算热闹。

    “不知道还有没有住的地方。”墨东炎看着四周,这些人应该是早就过来了的,壁城这么拥挤,要是没住的地方,就真的是……

    离夜淡淡看了一眼墨东炎,再看看他身后的人。

    “我是有住的地方的。”她出去的时候,没有把旅店的房间退掉,就是知道回来的时候,肯定是这种情况。

    所以,她不担心会没有住的地方,这个问题,墨东炎自己担心就好。

    “离夜,你不会这么狠心吧?”墨东炎眼角一抽。

    他自己有住的地方,把他们扔下,这可是不厚道的行为

    “为什么不?”离夜微微一笑,大步走出广场,又不是她没住的地方。

    墨东炎站在原地,阵阵凌乱,他就不该问。

    “少宗主放心,宗主早就派人订好了住的地方。”星辰宗会派人过来,当然会提前订好住的地方。

    现在少宗主亲自来了,那些人不用来,少宗主自然也是有住的地方的。

    墨东炎无声看了身后的几个人一眼,这种事情,还用得着他们说?

    范老不解看着墨东炎和离夜,他一直不明白,少宗主为什么会看重那个少年。

    离夜一路往前走去,才刚刚走出广场,就听到一声声议论。

    “展瞳公子最近被人偷袭受了重伤。”

    “他不是前几天才和一个炼药师比试吗?怎么就受伤了?”

    “看来这次比试,展瞳公子是去不了了。”

    “不是还有银瓶小姐么?银平小姐闭关也快出来了,说不定这次能炼制出超神品。”

    “说到超神品,不是还有一个能炼制出超神品的少年吗?听说他才十八岁……”

    大街小巷所说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展瞳被人打伤,这次比试展瞳去不了了。

    至于什么原因,伤的多重,没有一个人知道。

    “展瞳,南境那个天才?”墨东炎疑惑问道,他有听说一点关于展瞳的事。

    “是他。”离夜点头应道,除了他还有谁。

    南境应该不会有第二个,天才展瞳。

    “炼药师被打伤了,炼药公会不会追究吗?”任洁皱眉,炼药师的世界也这么乱,比试前被人打伤,大概也能猜到原因。

    “等会会有人告诉我们的。”离夜淡淡回答,她相信孟枭那老头,很快就知道她回来的消息。

    他很快就会派人来了,到时候就能知道展瞳为什么会被人打伤。

    打人的人胆子还真是不小,炼药师也敢打。

    这要是知道是谁,炼药公会,展瞳都不会放过这个人,这个人已经成上了炼药公会的黑名单。

    而且只是传言,具体是什么情况,等会听了孟枭说了才知道。

    “谁会告诉我们,不如我让人去打听。”墨东炎身后的人早已散开,只剩下范老一个,在听到四周传言的时候,他们就去打听事情了。

    离夜没有回答,墨东炎要派人打听就打听好了,她无所谓。

    走了一大段路,墨东炎和任洁就这么跟着离夜,离夜也没说她要去哪,他们两个就这么跟着。

    四周越来越吵杂,身穿银色衣袍的人,也越来越多,他们胸前佩戴着炼药师徽章,昂头挺胸在他们面前走过。

    墨东炎看了看周围,凑到离夜面前,“离夜,这是去炼药公会的路。”

    这么多炼药师

    “我就是要去炼药师公会。”离夜白了一眼墨东炎。

    ------题外话------

    一万二奉上,吼吼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