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十八章 反噬!
    星辰宗的人,此时心里早已是震撼惊悚不已,久久无法回神接受这个现实。www.yuehuatai.com

    活的!

    那个巨人,布满魔岩矿的巨人,是活的!

    真的像离夜公子所说,魔岩矿活了!?

    简单铸造兵器的矿石,怎么可能活过来,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更是闻所未闻。

    但他们眼前出现的一切,并不是虚幻,而是真正存在的。

    魔岩矿真的活了,在刚刚的时候,还攻击了他们,让他们的带过来的十几个人,剩下他们这几个人。

    是它,就是它在攻击他们!

    巨人身上此时布满了碎屑裂痕,如粉末一般,然而它还完好粘附在一起,不管吾邪如何斩断,破碎的身体,就是不曾倒下,也不曾散落。

    它就保持着自己的姿态,那么站着,没有生命迹象的它,无法得知是死是活。

    离夜的目光一直落在巨人胸前,拳头大的矿石上,见它一点裂痕都没有,丝毫不敢放松。

    整个巨人,最终作怪的还是它,只有那块石头碎了,这个巨人才会是真正被打败。

    不然在这片魔岩矿的天地间,任何一块魔岩矿,都能成为它的身体。

    “红莲,这次不用再留情。”过了一会,离夜才冷冷开口。

    这块魔岩矿不毁,他们今天是走不出这里的,这就是为什么找到魔岩矿,也带不走的真正意义。

    魔岩矿就在他们眼前,但是在这片魔岩矿中,有这么一个巨人守护,谁又能带走魔岩矿。

    “好咧!”红莲立刻应道,看着面前的一堆碎石,心里无尽怨念。

    刚刚它居然只是,被这么一块石头给吓到了!

    正打算飞出离夜身体的红莲,看到巨人胸前插着的吾邪剑,迟疑地停了下来。

    它的火焰,说不定连吾邪都能烧毁的。

    “离……”

    红莲刚刚出声,白色身影一跃而上,速度快如疾风。

    刚刚走开巨人身边的离夜,再次回到刚才所站的位置,手掌握住剑柄,紫蓝色的灵力比如那块魔岩矿中,试图拔出发吾邪。

    “他是疯了吗?为了一把剑,冒这么大的危险?”星辰宗的人不理解的看着离夜以婚博爱。

    天下神兵利器那么多,不过只是一把剑,现在这么危险的时候,谁还顾得上剑,不是先离开吗?

    “你知道什么。”任洁扭头瞪了一眼星辰宗说话的那个人。

    那可不是一把普通的剑,自己好歹是灵者级别,可也落败在这把剑的手上。

    这把剑要是真正大开杀戒,实力肯定不亚于灵君。

    想到这里,任洁一阵郁闷,一把剑都这么厉害,离夜到底是什么人?

    “少宗主,他这是想做什么?”范老迟疑问道,刚刚放开兵器,让兵器斩碎魔岩矿,现在又跑回去拔剑。

    现在的年轻人,行为都这么怪异吗?

    墨东炎摇摇头,他又不是离夜肚子里的肥虫,怎么知道这些。

    可是……以离夜的实力,不可能连一把剑都拔不出来,他已经拔了很长时间了,依旧没有半点动静。

    离夜咬牙用力拔剑,可吾邪就是不动,尽管吾邪挣扎的也很厉害,但这样的举动,半点用处都没有。

    白皙光洁的额头密布着细汗,离夜奋力拔着吾邪,吾邪也在奋力挣扎。

    他们两者的力量相结合,却没有半点用处!

    “靠!”离夜忍不住咒骂起来,手都手酸了,还是拔不出来。

    松开吾邪,离夜揉着手腕,缓解手腕上的酸楚,她稍稍退后一步,抬头上下打量着巨人,最后目光落在吾邪身上,她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吾邪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被限制过,而那块魔岩矿,就是把吾邪吃的死死的,好像它就是在等吾邪认输,然后要把吾邪吞噬下去……

    吞噬!

    离夜猛地一怔,看着一动不动的巨人,它全身已经粉碎,胸口的矿石,连吾邪都挣不开,又让吾邪将它刺穿!

    “红莲!”离夜立刻握住形吾邪的剑柄,灵力暴涨,她不再用造化诀隐藏自己的实力等级。

    她用出所有的力量,手掌紧紧握住吾邪,灵力从剑柄一寸寸流进胸前那块碎石之中。

    “离夜,你说!”红莲听到离夜着急的语气,也变得紧张起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用你的火焰,跟随我的灵力,不要问为什么,照做!”离夜呵斥道,这块矿石它要吞噬吾邪!

    在拿出吾邪的时候,它打的就是这种主意!

    吞噬,它妄想!

    她北宫离夜的东西,岂是别人能够窥视的,更何况还只是一块破石头!

    “可是……”

    “照做男神不是人!”离夜再次说道,它想吞噬吾邪,好,很好!

    冰冷的杀意在离夜周身涌动,四周温度急速是下降,透着无尽的危险。

    红莲迟疑了一会,最终还是听离夜的话,把自己一点点分散开来,顺着离夜身体的经脉,往她身体的各个方向蔓延。

    在火焰分散的瞬间,离夜脸色立刻苍白,嘴中发出一声闷哼,随即她咬住嘴唇。

    “离夜……”脑海中响起红莲的轻唤,声音中带着哭腔。

    离夜这么做,会受伤的!

    异火的力量离夜明明清楚,她怎么能在知道的情况下,让自己把火焰分散,从她身体流过。

    红莲不知道为什么,它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听离夜的语气,事情很紧急,紧急到她没时间再去想第二个办法。

    抱着相信离夜的心情,红莲没有停下来,在它听离夜的话,把自己分散的时候,早就已经没有回头路。

    红莲分散,形成一股滚烫灼热的血红熔浆,顺着离夜的经脉往前流淌而去。

    血红熔浆所到之处,经脉都覆盖上一层严重的灼伤,紧接着一股乳白色暖流跟随而来,将灼伤之处覆盖,灼伤的痕迹,不过一会的功夫,消失无踪。

    异火的可怕,离夜当然是知道的,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她亲眼见过,红莲在一瞬间,将邵家的人焚灭殆尽,又怎么会不清楚异火的可怕。

    让红莲分散开来,从她身体划过,再加上自己的灵力,这样就能让那块魔岩矿,察觉不到红莲在将它融化。

    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那块魔岩矿在吞噬吾邪,她必须阻止!

    不能用外力让红莲把魔岩矿融化,那会连着吾邪一起融化湮灭,只能用现在这种方法。

    血红色的火焰随着离夜的灵力,顺着吾邪剑,流进那块魔岩矿中,吾邪剑有灵力的保护,不会有任何损伤。

    当第一缕火焰逼进,那块坚韧的魔岩矿,明显出现了一丝抖动。

    感觉到这一丝抖动,离夜顾不得身体上的疼痛,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容。

    有用!

    看来没有什么是不怕异火的,就算这块坚不可摧的魔岩矿,它也畏惧异火的焚烧。;

    “红莲,你不要停下。”离夜咬牙说道,脸上已经没有一点血色。

    她让红莲随着经脉,跟随灵力流动,那就相当于让异火之力,在身体里流过,经脉早已是灼伤累累。

    有生命之源在,每每经脉出现灼伤,就会被生命之源修复,反反复复,但是带来的疼痛,非常人所能忍受。

    而离夜却一直在坚持,没有半点要放弃的意思。

    吾邪是她的东西,她的兵器,现在一块破石头想要吞噬它,做梦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火焰一遍又一遍的流过,经脉不知道被灼伤多少次,又被修复了多少次,即便痛彻心扉,离夜连一声闷哼都没有过。

    经脉一次又一次的洗礼,每过一个地方,全身就是一阵刺痛,全身的神经都忍不住蜷缩,在火焰流过,阵阵颤抖,离夜还是强忍着疼痛。

    她还不能让任何人看出异常,让星辰宗的人看出什么不对劲,否则他们会直接动手抢魔岩矿。

    “砰!”

    巨人胸前的魔岩矿,产生剧烈抖动,透亮的矿石,逐渐染上一层血红,它剧烈颤抖一下,却没想过推开插在身上的长剑。

    离夜神情冰冷,异火灼伤带来的痛苦她顾不上,她唯一知道的,就是不能让这块魔岩矿把吾邪吞噬。

    一块破石头而已,竟敢打她兵器的主意!

    再强硬的石头,今天她也要将它化作湮灭!

    “乱来!”敖金看到离夜的举动,气的想直接冲出来,阻止这一切。

    竟用这个办法,护住自己的兵器,她身体经脉要不是有生命之源,早就被烈火焚烧的,连渣都不剩了!

    异火的焚烧,谁能经得起再三的折腾,她不怕死的让异火直接从经脉流淌。

    她要不是底子好,加上经脉在一次次晋升洗礼下,就算有生命之源的修复,也早就变成废人了。

    该死的,平常也没见她会如此冲动,现在怎么就不计后果了。

    “呜呜!”强硬的声音在此时响起,是冲着敖金去的。

    身为契约兽,千寂赤魅它们都知道离夜在做什么,但是它们没有阻止。

    它们知道,今天换做是它们,离夜也会用同样的办法,不会有半点迟疑,它们都是离夜一路走来的伙伴,她不会放弃任何一个!

    敖金听到传来的声音,迟疑了一会,才缓缓开口道:“你是让我保护她,不要让那些人类伤到她?”

    小白在说什么,敖金也不是很清楚,它一直是用猜的。

    “呜呜!”小白重重应了一声,好像是在回答,没错,就是这样!

    敖金顿了顿,叹了口气,“放心,她是我的契约之主,我不会让她有事的。”

    直到和离夜契约后,敖金才知道,和它大战一场,威风凛凛的神兽,并没有完全恢复实力。

    可便是如此,它还是输了,那就是上古王者神兽的力量么?

    “呜呜。”小白的声音柔和了几分,黑亮的大眼珠子露出浓浓担忧。

    下面一切宛若静止,巨人不动,离夜也不动,四周连一缕微风都没有拂过,就跟静止了没什么两样。

    “他们这是在干嘛?”怎么感觉好像两个人都不动了。

    墨东炎目光在巨人身上扫视,微弱的波动传来,他脸上露出诧异韩娱之请单曲循环。

    还在过招!

    “你们先别动,也不要只想着争夺魔岩矿。”离夜在下面,他们正在对战,现在要是出手争夺魔岩矿,离夜肯定会遭到反噬。

    离夜的身份到现在还是个谜,他们一切都要小心对待,要是有半点差错。

    不管是天穹峰,还是离夜自己,只要招惹上,就会是一个大麻烦!

    “是!”星辰宗的人,除了范老,其他人都应道。

    离夜公子帮了他们那么多,理应如此,只是宗主的命令,是不计一切后果,带回魔岩矿,他们现在这样,算不算违抗宗主的命令?

    墨东炎稍稍侧脸,看了一眼范老,见他一双眼睛紧盯着离夜,暗暗紧张了起来。

    范老什么都别做才好……

    只可惜,范老听不到墨东炎的新声,他一门心思放在魔岩矿上。

    范老若今天动了手,以离夜炼药师的身份,她的号召力,今日杀不了范老,来日他会遭到无数高手的追杀!

    就像墨东炎说的,最好什么都别做,否则他日后,将不得安宁!

    炼药师的号召令,只有他想象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更何况是离夜,她比一般的炼药师,更可怕!

    一声闷哼从鼻间传出,离夜只觉得自己整个人深处在冰火两重天中,一面烈焰如同潮水,将她吞噬,让她觉得自己就要融化在烈焰之中。

    每当这个时候,冰冷刺骨的寒意,就会笼罩而来,她又觉得自己像是要被冰封,变成冰人。

    生命之源慢慢的变得寒霜,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承受太多热量的缘故,温和的生命之源,越来越冷,就跟千年冰川中的寒泉一样。

    灼热,如同深处在地底深处的熔浆之中,她整个人就要随着这灼热融化湮灭。

    燥热让她全身像着火了似的,经脉中,没一条坚韧的经络,就像是铁经过高温灼烧,通体红亮,带着刺眼的灼伤痕迹。

    寒霜,宛若万年寒泉,淋浇而下,就像是将已经烧红的铁矿,放入水中,让它恢复正常温度,灼伤也随着消失,但过程却是痛苦无比。

    烈焰,寒霜,在身体中交替,离夜的身体在承受着冰火两重天。

    不管是哪一重,每每承受,都如同天人交战,痛苦不堪!

    深吸一口凉气,一动不动的身影,终于有了一丝动静,离夜手臂扯动,身体经脉一阵抽疼,她痛的一张脸都皱起来了。

    忍着疼痛,离夜从储物手镯拿出一个玉盒子,里面放着一枚红蓝纹路交错的丹药。

    拿出丹药,离夜稍稍叹息,当初炼制出冰火两极丹的时候,她以为这辈子都用不上,结果还是用上了。

    把丹药吞下去,一股舒适的暖流从身体中流过,缓解了冰冷,缓解了灼热[古穿今]璀璨星光。

    丹药的药力,如同一股温暖的暖泉,纾解着冰冷,缓解着灼伤。

    让离夜慢慢适应着这个温度,让她的身体,足够承受两股力量的暴走。

    身体尽管还是在火辣辣,冰冷的疼痛,却比刚才好了不少。

    但是苍白的脸色到现在,还是没有一点血色。

    空中站着的人,看到离夜的举动,一阵好奇,伸长了脖子想要看清楚她在做什么。

    “那个,离夜手里的是丹药吧?”任洁小心翼翼问道,看上去很珍贵的样子,用玉盒装的。

    丹药,什么事让离夜用丹药?她不会现在和那个巨人在大战吧!

    “丹药……”墨东炎皱了皱眉头,心里忘却的一幕,在一点点苏醒。

    他好像记得,当年他就问过,离夜是不是炼药师。

    那是在争夺烈焰冰泉的时候,后来他也问过孤鹰,但是孤鹰什么都没说。

    风启大陆那边的事,孤鹰什么都说了,唯独对离夜闭口不提,不管怎么问,怎么求,怎么说,他好像没有听到。

    有次被他问烦了,孤鹰说了一句,“我这辈子都会保护他,所以,你不要再问了!”

    当时把他吓的,不近人情的孤鹰,居然说出了那样的话!

    孤鹰一辈子要保护的人,他有要保护的人,对方还是一个男人!

    所以……离夜是炼药师呢?还是炼药师呢?

    若是炼药师,星辰宗就更不该得罪了,炼药师的号召力,那绝对是恐怖可怕的!

    “你们不要动手。”墨东炎再次嘱咐。

    红莲的火焰,伴随着离夜的灵力,从吾邪剑中流入矿石之中,一开始魔岩矿还在反抗坚持,在经过异火焚烧,它尽管有些畏惧,可依旧纹丝不动。

    好像是铁了心,要吞噬吾邪,就是不肯放弃,也不肯撒手。

    离夜咬咬牙,沉声道:“红莲,将它全身包围,我倒要看看是你厉害,还是它厉害!”

    在内外异火的焚烧下,她倒要看看,这块魔岩矿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知道了!”红莲的声音在离夜身体各个地方响起。

    吃过冰火两极丹,对于烈焰寒霜的承受力也强了不少,离夜趁着这个机会,对魔岩矿加大攻击力度!

    一块矿石都这么难搞定,离夜也没料到。

    “噗呲!”耳边一声细微的声音传来,离夜猛地睁大一怔,精神力在这个时候探入魔岩矿中。

    在那块拳头大的魔岩矿中间,找了好大一圈,终于在吾邪剑和魔岩矿的接口处,找到了细微的一丝裂痕。

    此时空中的人要知道,离夜一边承受冰火两重天,还用精神力,一定会被吓的不轻新婚[重生]。

    承受冰火两重天,已经是危险中的危险,这个时候精神力应该全部放在攻击上面,她还能够去探究魔岩矿,这是人能做到的吗!?

    找到那一丝细微的裂痕,离夜心里涌出欣喜,魔岩矿再厉害,也经不起异火的燃烧融化!

    然后离夜闭上双眼,加大灵力,身体中的红莲立刻就感应到了,很有默契的将自己火焰之力加大,一股灼热的滚烫,轰然击进魔岩矿。

    “咔嚓~”这一声比刚才那一声要响亮一点,刚刚只是离夜听到,这一声传出后,站在空中的每个人都听到了。

    几个人相视一看,脸上露出惊悚,他真的是和魔岩矿在大战!

    “下去看看,但是不要出手!”墨东炎再次叮嘱,然后往下走去。

    不是他不放心星辰宗的人,只是那么大块魔岩矿在那里,谁都忍不住心动,更何况他们还接下了不不顾一切的命令。

    “是。”星辰宗的人应道,急急忙忙走下去。

    任洁早就飞掠而下,在十米外停下来,远远看着闭上双眸的离夜。

    灼热的温度迎面扑来,暴躁强横!

    这是异火之力!

    任洁睁大双眼,目光紧紧注视着离夜,离夜身上真的是有异火的,这的确是异火之力。

    如此暴躁蛮横的灼热力量,只有异火才能够拥有!

    “少宗主,你看,那就把剑好像和魔岩矿融合在一起了似的!”星辰宗的人走下来,第一个感觉到的不是异火的温度,而是巨人胸前的魔岩矿。

    魔岩矿仿佛和吾邪融合在了一起,成为一体,中间带着一缕血红色的光芒。

    “融合。”墨东炎怔怔看着魔岩矿,的确是这样的。

    范老淡淡一笑,不在意道:“有什么可奇怪的,可能是魔岩矿看上了那把剑的力量,想要吞噬它,变成自己的力量。”

    紧闭的双眼,在范老话落的瞬间,迅速睁开!

    离夜扭头看向站在十米外的人,眼中带着寒霜,嘴角勾起嗜血的弧度。

    “几位最好站在原地,不要再前进一步,否则……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冰冷嗜血的声音响起,嚣张霸道,轻狂不羁!

    那一双冰冷无情的眸子映入眼帘,所有人都呆愣了一下。

    明明只是一个实力不过灵者的少年,为什么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们会觉得心跳都漏跳了一拍?

    他眼中的,是杀气,蚀骨的杀气,仿佛在无声告诉他们,只要他们前进一步,他就会立刻大开杀戒,不管是谁!

    笑话,这小子不过是灵者,竟敢说出这么大胆的话!

    星辰宗的人只觉得可笑,他们的实力,都在灵王,范老更是灵皇,如今却被一个灵者如此呵斥我心朝阳。

    “别动。”墨东炎迟疑了一会,双手负在身后。

    不管离夜的话是吓唬,还是真的,他们还是小心一点,那个巨人,太过诡异。

    “哗啦~”

    又是一声响起,魔岩矿上看不到半点裂痕,反倒是插在中心的吾邪,好像又陷入抹魔岩矿中一分。

    白皙的额头,密布着冷汗,离夜努力让自己冷静。

    魔岩矿在刚刚两声动静后,就再也没了动静,反倒是吾邪越陷越深。

    一丝寒意从手上传来,离夜看向吾邪剑柄,皱了皱眉头。

    吾邪在挣脱,它这是要干嘛?

    “离夜,吾邪剑在排斥我。”红莲急忙叫道,吾邪剑排斥它,阻止它再进入魔岩矿。

    明明离夜一直都在阻止,难道还是让魔岩矿吞噬了吾邪!

    这怎么可能,那样的一把剑,连握都不让人握,现在被一块石头吞噬,它都要狠狠鄙视好么!

    离夜迟疑了一会,目光落在吾邪剑上,握住剑柄的小手缓缓松开。

    “离夜!”红莲大叫道,他们都做了这么多了,离夜干嘛在这个时候松开吾邪剑,现在不是应该不管吾邪剑怎么排斥,都要努力进攻吗?

    “放心,吾邪可不是普通的剑。”离夜松开手,身体中火辣辣的疼痛传来。

    “你可以收回力量了。”离夜痛的早已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

    她敢这么做,让红莲融入身体,是知道身体中有生命之源,还有就是那颗冰火两极丹,还有红莲在她身体里,会控制火焰的力度,尽管会让她受伤,但不会有生命危险。

    红莲知道离夜痛,也顾不上吾邪,以最快的速度收回自己的火焰。

    过程当然比刚刚慢慢渐进还快,但只是痛一下。

    离夜刚松开吾邪,一股力量迎面冲击而来,她迅速后退,退到墨东炎他们身边,刚刚站稳在地上,双脚一阵发软。

    踉跄后退两步,差点就要倒在地上,幸好她及时稳住了自己。

    “离夜!”任洁急忙走过去,“你没事吧?”

    离夜深吸一口气,想张嘴出声,却发现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无声摇摇头。

    感觉到身体的力不从心,离夜干脆席地而坐,拿出一颗复元丹吃下去,然后开始调息身体。

    星辰宗的人见离夜退了回来,仿佛再次看到了希望似的,扭头看向墨东炎。

    离夜公子都已经回来了,他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进攻了?

    墨东炎奇怪的看了一眼离夜,离夜怎么会突然放手自己的兵器,从他一直不肯放手就能看出来,她很在意那兵器,怎么会突然松手了总镖头的花姑娘。

    “少宗主!”星辰宗的人急忙叫道,离夜公子都不出手了,他们还不出手吗?

    刚刚是顾及离夜公子,他们认了,现在离夜公子都已经回来了,他们还是要不出手,看着那么大一个魔岩矿巨人!

    “去试试,不要强行进攻。”墨东炎沉声说道,他没忘记这次来的目的,只是他觉得奇怪,离夜为什么突然退了回来。

    真的很奇怪,离夜看上去也很累,甚至要用丹药来调理身体。

    其实要不是看到他们在,离夜哪里会只吃一颗复元丹,然后慢慢恢复。

    她要是一抓一把,直接吃下去,肯定会吓到星辰宗的人,还有就是他们知道她身上很多丹药。

    在这么多个灵王和灵皇面前,做事情还是要谨慎小心一点。

    “是!”星辰宗的人脸上露出喜悦,少宗主终于下令了,这真的是太好了!

    几个人速度极快,除了范老,星辰宗剩下的人,一起往巨人攻击而去。

    然而他们刚走出没几步,一股强横的力量,迎面而来,狠狠鞭打在他们身上。

    几人匆匆躲开,无形的力量始终追随着他们,不得已,几个人只能退回去,脸上露出惊骇。

    “怎么会这样!”

    “有股力量在阻止我们靠近!这是怎么回事!”

    突然,几人猛地惊醒,转身看向调息中的离夜,是因为这个原因,离夜公子才退回来的!

    “怎么,你们这是干嘛?”范老见他们几个退回来,不解问道。

    他们三个都是灵王级别,连一块石头都靠近不了吗?

    三人不约而同露出一丝苦笑,然后同时摇头,“范老,有股力量在阻止我们。”

    阻止!

    墨东炎和范老同时看向不远处的巨人,当巨人映入眼帘之时,他们的神情,错愕不已。

    巨人在一点点消散,从脚开始,那矿石如同灰尘,往空中袅袅而去。

    消失!巨人正在消失!

    “它不是会进攻吗?这是怎么回事?”范老惊悚问道,那么大一个会攻击的魔岩矿,怎么会突然消失了!

    那他们脚下的这一片,是不是也会随之消失!

    “不知道。”墨东炎眉头紧皱摇摇头,他们比离夜晚进来。

    在离夜进来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他们谁也不知道,可能知道这件事的,也只有离夜了。

    但是离夜现在在调息,没时间理会他们。

    可这是怎么回事,魔岩矿像个人不说,它还会攻击,甚至……还有“心脏”医毒双绝,第一冥王妃!

    胸前的那一块,不就相当于魔岩矿的心脏,但现在插着长剑,看上去有几分狰狞。

    “哗啦”一声响起!

    整个巨人消失不见,化作颗颗尘埃,袅袅飞向空中。

    此时横在上空的,是一个拳头大的矿石,以及插在中间的长剑。

    矿石和长剑融合在一起,也不知道是谁在吞噬着谁。

    “天呐!”

    也不知道是谁惊叹了一声,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早已是惊悚不已。

    他们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矿石和兵器融合,相互吞噬,也可能是一方面的吞噬!

    不管是魔岩矿在吞噬兵器,还是兵器在吞噬魔岩矿,这都是骇人的!

    就在巨人消散的瞬间,离夜也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嘴角勾起淡淡弧度,眼中呈现出淡淡的笑意。

    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吾邪在做什么。

    吞噬!

    不是魔岩矿在吞噬吾邪的力量,而是吾邪在吞噬魔岩矿的力量!

    一开始魔岩矿是想吞噬吾邪的力量,但是经过离夜以自己的身体为媒介,让红莲涌入魔岩矿中,将它融化销毁。

    时间一长,吾邪就找到了反击的机会,所以它才会让离夜松手,只因为它现在已经有足够的力量,将魔岩矿的力量吞噬!

    可能吾邪一直在等待的,就是找到机会反噬魔岩矿,而离夜的举动,正是给了它这个机会。

    只怕魔岩矿做梦也没想到,它想吞噬吾邪,最后却是被吾邪反噬。

    这把剑和主人是一样的脾气,当然是要千倍奉还!

    吾邪剑身,在此时身上闪过一道光亮,一股无形的力量,融入它的身体。

    拳头大的魔岩矿,在吾邪身上闪过光亮的瞬间,它就像刚才的巨人,身体在一点点消失。

    魔岩矿在此时也仿佛知道了吾邪想要做什么,它想要挣脱,想要推开吾邪,而这次是吾邪将它紧紧吸附,让它连动的机会都没有。

    这猛烈的争夺,周围的人当然是看不出来的,他们只能看到,魔岩矿在一点点消失,而那把剑的力量,比刚才更猛烈了。

    他们疑惑不解,最终还是什么都没问出来,只是静静站在一旁看着。

    看着魔岩矿一点点消失,离夜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她就说吾邪不是普通的剑,可是会报仇的。

    在魔岩矿最后消散的一瞬间,吾邪剑猛地往空中飞去,它在空中舞动,剑花让人眼花缭乱。

    吾邪剑的力量,比刚才更强!

    看到吾邪高兴的样子,离夜也就任由它去了好一朵黑莲花。

    吾邪,变强了!

    它将那块魔岩矿的力量,全部吞噬,变成自己的,所以,它变强了!

    吾邪在空中狂舞,离夜慢慢站起身,伸出小手,红唇轻启叫道:“吾邪!”

    舞动的长剑,立刻停下了身体,然后急速往离夜站着的方向飞去。

    剑尖从空中划过,空气就如同白纸一样,笔直被吾邪划开一道痕迹,最后在离夜面前停下来,稳稳落在她的手上。

    星辰宗的人,早已看傻了眼,目光跟随着吾邪,最后停留在离夜身上。

    连兵器都如此嚣张,离夜公子到底是什么人?

    墨东炎看着离夜手上的吾邪,忍不住一阵羡慕叹息,离夜身上可全都是宝贝,随便拿出来一件,就能吓死人。

    幸好刚才有阻止范老他们,不然招惹上这么一个人,日后的日子,怕是不得安宁。

    离夜握住吾邪,仔细在手上端详,红唇始终带着笑容。

    范老看到消散的矿石,惋惜叹了口气,随即目光触及到周围大片的魔岩矿,惋惜的表情,露出了点点喜悦。

    幸好这里还有一大片,否则还真不知道回去该怎么交代。

    扫视着四周的魔岩矿,突然,范老脸上的表情僵住,他冷声呵斥:“出来!”

    这里竟然还有其他人,他现在才感觉出来!

    离夜微微一怔,立刻转身看去,这里还有其他人,刚刚她居然没有感觉到!

    几个人脸上表情微变,顺着范老的目光看去。

    黑衣身影大步走来,双手负在身后,冰冷的气息,让四周都快结冰了。

    当看到来人,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一抹诧异。

    “墨东炎,你好大的胆子。”冰冷无情的声音响起,那人面无表情说道,脸上没有八年情绪。

    墨东炎在看到来人,脸上露出一丝诧异,随即怔怔道:“你晋升了!”

    灵皇!

    他们几个之间,居然是他最先晋升灵皇!

    “是又如何?”不过是区区灵皇,比起邪尊,还差太远。

    是又如何!

    这让墨东炎心里狠狠抽动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也忍不住抽动,他跟自己说,是又如何!

    男人扭头看去,目光落在离夜身上,冷冷一呵,“你也在这里。”

    上一次让他逃过去,这次他可没有这个机会。

    离夜把吾邪收入剑鞘,双手抱臂,吾邪竖在胸前,她看向空中走来的男人[童话]穿成大灰狼?!。

    “这又不是你家的。”就算是他家的,难道还不让人过?

    墨东炎本来还在惊讶离夜认识上面的人,但是听到她的回答,嘴角再一次狠狠抽动。

    这个人已经是灵皇了好吗?离夜依旧这么清风淡雨,真的好么?

    星辰宗的人可吓的不轻,灵者面对灵皇,这么淡然!

    “这片魔岩矿,是属于无情宗的,你们走!”空中的人,没理会离夜的回答,再一次看向墨东炎。

    魔岩矿,岂能落入星辰宗之手!

    “无殇,这件事没得商量。”墨东炎摇摇头,这魔岩矿是他们先找到的,怎么就属于他们无情宗,南境大部分是属于他们无情宗。

    但是这片魔岩矿,是他们先找到,他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

    无殇手掌翻滚起淡淡白光,威压笼罩而下,直逼墨东炎而去。

    灵皇之威袭来,墨东炎脸色微微变化,又被他迅速掩去。

    妈的,这家伙还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在他们谁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居然就晋升灵皇了!

    看来这次回去,他也得闭关了。

    “放肆!”范老迈步走出来,看向空中的无殇,出声呵斥。

    灵皇之威,如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往空中汹涌而去!

    离夜往旁边走了一步,神情淡然看着他们两边的人,就跟一个看戏的局外人似的。

    无殇看到墨东炎身边的范老,眸光黯然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比冰还冷的笑容。

    “你们这次,倒是做足了准备。”连灵皇都带出来了。

    墨东炎含笑点头,露出和离夜一样,漫不经心清风淡雨的样子,不急不缓道:“过奖过奖。”

    到你无情宗的地盘,当然事事都要做好准别,不然像遇到今天这种情况,他们身边没有灵皇,只能看着魔岩矿被你带走!

    离夜看着他们之间的波涛暗涌,轻轻一笑,各大势力,比传说中,还要……不和睦。

    无殇这次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墨东炎,目光在几个人之间扫视。

    灵王,灵皇,加起来有四五个,他刚刚晋升灵皇而已,不是他们的对手,只是让他眼睁睁看着魔岩矿被星辰宗带走,也不可能……

    看来看去,最后无殇的目光落在离夜身上,没有再离开过。

    离夜本来是在事不关己看着好戏,当冰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眼眸中的笑意,在慢慢退却。

    ------题外话------

    最近实在是太忙了,更新也不稳定,亲们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