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十七章 吾邪!斩碎它!
    双手抱臂,离夜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的。

    “给你两个选择,一,你自己下去,二,我把你扔下去。”现在没有比红莲更合适的了,异火哪里是那么容易消失的。

    明明它就不怕,她是没感觉到红莲的半点惧意,看到清羽时候那个反应,比现在大多了。

    墨东炎和任洁额角同时滑下一滴冷汗,这到底是跟谁在说话。

    听上去很霸道的样子,可他们中间明明没有一个叫红莲的,红莲是谁?

    红莲迟疑了一会,然后小心翼翼问道:“有第三条吗?”

    这两条路的结果明明都一样,还是要下去,不过当然是它自己下去情况会比较好,正确的说,是好很多。

    可是,这下面看起来很危险,真的要下去吗?

    “你说呢?”离夜缓缓吐出三个字,准备动手把红莲扔下去。

    “没有。”红莲老实回答,一丝灼热探出离夜的身体,红莲看了看外面,看了看离夜脚下的巨大裂缝。

    还真是要下去,下面黑漆漆的,还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感觉还挺危险的。

    一个个问号挂在他们头上,每个人都是一头雾水,然后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这里不会是有其它什么东西吧?可他们怎么会没看见?

    太怪了,太怪了。

    离夜站在原地,没有再出声,红莲会想清楚的。

    就在众人疑惑之际,血红光芒一闪而过,如同离弦的箭,往深渊中横行扫过,所到之处,都透着滚烫。

    那是……

    所有人看着红色“闪电”飞过之处,都透着一层层光亮,照亮了整个裂缝。

    下面的一切,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当地下的东西映入眼帘,墨东炎和任洁他们,顿时看傻了眼。

    离夜淡然如旧,好像早就知道下面会是这种情况。

    魔岩矿,很多的魔岩矿,不是魔矿也不是岩矿,是真正的魔岩矿!

    晶莹透亮,在红色火焰的照耀下,折射出的火红的光芒,如同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一层一层的结晶,宛若岩石般层层叠嶂,深不见底,若隐若现着淡淡能量。

    众人脸上露出欣喜若狂,就在他们的脚下,找到了真正的魔岩矿!

    “哈哈,是魔岩矿,魔岩矿!”墨东炎大笑道,终于找到了,离夜还真是天才。

    契约到了流金鼠,不然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地下,是大片的魔岩矿。

    魔岩矿是找到了,一直攻击他们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看上去地下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到处都是魔岩矿。

    若是有玄兽的话,应该一眼就能看到,还是说……事情就真的和离夜所说的一样,攻击他们的不是玄兽,而是魔岩矿。

    墨东炎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染上浓浓的担忧,一片矿石,要怎么样才能活过来,他真的想象不到,也不知道该如何去想。

    红莲还在继续往前飞去,离夜的目光紧紧跟随,看过它所到之处的每一个角落。

    “红莲,把下面烧了。”离夜沉声开口,太多魔岩矿,这样反倒是让攻击他们的东西有了藏躲的地方。

    红莲!烧了!

    星辰宗的几个人,脸上兴奋的笑容,如同被一盆冷倒下来,脸上的笑容的僵住。

    “少宗主!”他们急忙叫道,这么多魔岩矿,真的要烧吗?

    等会!离夜公子说烧了!

    烧了的意思,难道他们看到的红光,才是真正的异火!

    异火红莲!

    墨东炎沉默了一会,才缓缓点头,“烧!”

    他也想知道,这下面到底有什么,还有这些魔岩矿的颜色,有点不太正常。

    没等墨东炎回答,红莲早就开始烧了地下的大片晶石。

    任洁一阵肉疼,这毕竟是他们家族,守护了几百年的东西,现在全都被烧了,不心疼才怪。

    “可是少宗主……”星辰宗的人急忙叫道,这么多魔岩矿,说烧就烧了,而且已经动手开始烧了,这怎么能行!

    离夜收回目光,看向星辰宗的人,红唇轻启,带着几分冷意,“你们已经死了十多个人了,觉得是命重要,还是这一堆魔岩矿重要?”

    还有就是,不烧,怎么知道下面有什么,是不是和她想的是一样的。

    下面要真的有什么,只要异火动手开始烧,它就绝对会出来,矿石什么的,总是怕火的,况且还是异火。

    星辰宗几个人表情僵住,张了张嘴,然后低下头。

    火焰在裂缝之下熊熊燃烧,无情的火海吞噬着一切,肆意狂卷,所到之处,都化作一片虚无,魔岩矿融化成一滴滴晶莹的液体,在火焰中流淌。

    离夜和墨东炎目光紧紧注视,就怕漏到了哪一点重要部分。

    火焰一寸寸蔓延开来,一滴滴矿浆在裂缝中流淌,红莲尽管能够将它们化作湮灭,但离夜没有让它这么做,只是让它把矿石融化。

    在裂缝之下,矿浆慢慢变成一条小河,散发出灼热的温度。

    裂缝间,火焰流淌而过,一块巨大的魔岩矿,匍匐在其它魔岩矿之上,当异火焚烧,所有的魔岩矿化作矿浆,也在那瞬间,匍匐在魔岩矿上的巨大魔岩矿,消失的无影无踪。

    “轰隆~”

    细小的声音传来,魔岩矿浆剧烈晃动了一下,在焚烧的

    晃动了一下,在焚烧的火焰,听到这个声音,明显颤抖了一下,又才硬着头皮继续焚烧。

    它好像觉得那东西越来越近了,刚刚就在它身边。

    离夜和墨东炎这一幕,听到动静,脸色微变,同时抬起头,两个人相视一看。

    “好像真的是……”墨东炎脸皮抽动说道,离夜怀疑的,好像是对的,刚刚火焰焚烧的地方,明显就有一丝颤动,颤动过后才发出了响声。

    还有就是,烈焰焚烧过的地方,都是化作矿浆,唯独有一个地方,是整块矿石,突然消失。

    墨东炎顿时一阵头皮发麻,虽然说世界之大,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但一块矿石活了过来,还是让人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离夜点点头,她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刚刚只是猜测,现在都可以确定了,魔岩矿跟人一样,具备攻击力,至于是不是活了过来,相信很快就知道了。

    “轰隆隆~”

    细小的声音继续响起,焚烧着魔岩矿的红莲,看到变化的矿浆,一阵骇然。

    矿浆转动,速度极快的转动,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四周都在抖动,在红莲的焚烧下,它们尽管不能做什么,但是那漩涡的力量,已经慢慢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

    矿浆如大海一般,掀起一层层滚烫的波涛,疯狂旋转着,巨大的漩涡,宛若席卷而来的龙卷风一样,随时卷灭世间的一切!

    动静越来越大,地面也阵阵颤动了起来,在裂缝之下,大地发出一声声“怒吼”。

    “咔……”

    “轰隆隆——”

    完好的地面此时也在无情崩塌碎裂,滚滚沙石掉入熔浆之中,立刻就被吞噬,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星辰宗的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脚步稍稍后退,就担心自己就是下一个掉下去的人。

    太可怕了,这下面是真的有东西!

    任洁脸色苍白,她从来没听父亲说过,魔岩矿下面,是这样的东西,看上去都很可怕,在魔岩矿下面,是真的有东西!

    “轰轰轰!”

    “砰砰!”

    “哗啦——”

    裂缝周围开始崩塌,一块块巨石,掉下矿浆之中。

    离夜他们迅速后退走向空中,看到这地上动静,他们的脸色越来越沉重。

    拳头紧握,精神力探下去,离夜目光紧紧注视着下面,快了,能感觉到,那东西快出来了,把那东西逼出来,就能知道是什么东西。

    “红莲。”离夜冷声叫道,加大火力,就不怕它不出来。

    红莲听到离夜的声音,立刻就明白了是要做什么,它立刻将火焰的威力加大,矿浆如沸腾的开水一般,一个个气泡在上面炸开。

    矿浆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一时间,地下的一切,都沸腾在这一片灼热的熔浆之中,温度高的可怕。

    所有人屏住呼吸,注视着下面,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怕眨动眼睛,就会错过什么。

    一道红光从那沸腾熔浆之中飞出,如闪电一般,回到离夜身体。

    所有人的目光,被那道红色“闪电”带动,落在离夜身上,那是什么,一眨眼又不见了,就跟它出现的时候一样。

    “怎么样了。”离夜问道,它这么急急忙忙的跑回来,是遇到了什么?

    红莲过了一会,才心有余悸开口,“它很快就会出来了。”

    它感觉到了,那东西很快就会出来,可是到底是什么东西,感觉好像跟人类一样,有心脏的跳动。

    “看清楚是什么了吗?”很快就会出来了,就是很快就能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没有,可是感觉上去,好像是一颗心。”红莲懊恼说道,它都觉得自己看错了,感觉错了,矿石怎么会有心。

    可刚刚那动静,明显就是心脏的跳动,太惊悚了。

    离夜没有再说什么,注视着下面,一颗心……

    六双眸光注视着离夜,眼中带着探究,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离夜在跟什么人说话,如果是异火的话。

    他们也没听说过,异火能够开口说话,除非这异火已经展开的灵智,具备了和人一样的思维和智慧。

    但是千万年,好像也没有听说哪种异火,能够展开灵智,如果不是异火,刚刚怎么解释。

    离夜刚刚在叫的,是红莲……

    红莲,异火中,是有种火焰叫红莲业火,只是那种火焰……

    “轰隆!”

    矿浆激起百丈高浪,滚烫如潮水般,铺天盖地而来。

    漩涡越来越疯狂,给人一种随时就要毁天灭地的视觉感,滚滚波涛,汹涌澎湃!

    “离夜,现在该怎么办?”墨东炎着急问道,没想到找个矿石也这么麻烦,还这么危险。

    现在是找到了地下的东西,可这滚烫的矿浆,也够他们喝一壶的。

    “等!”离夜注视着地下沸腾疯狂的液体,神情严肃。

    手掌深处,长剑出现在手上,四周翻滚着浓浓杀意,冰冷寒霜。

    任洁看到离夜手上拿出的东西,脚步忍不住往旁边走了一步,脸色也变得几分苍白。

    这把剑太危险了,她还是离远点吧。

    看到任洁后退的举动,墨东炎有些惊讶,天不怕地不怕的一个人,在离夜拿出兵器以后,居然怕成这样!

    那天他们还没去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他也就看到任洁浑身是伤躺在地上。

    虽然这么有点好奇,但墨东炎很快又将注意力放到裂缝之中。

    “咕噜咕噜!”

    裂缝中滚烫的气泡越来越多起来,所有人身体立刻紧绷,墨东炎也拿出了兵器。

    就在他们以为,即将有什么东西要出现的时候,转动的漩涡,在此时停了下来,然后融化的魔岩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凝结。

    在那一片沸腾的汪洋中,一时间,就如同被冰封了一样,从漩涡中心开始,往四周蔓延。

    所到之处,全都变成一层坚硬的结晶,凝结固定的形状,还是漩涡的形状,但是看上去更加诡异。

    “沙沙……”

    “哗~”

    离夜稍稍侧面,专注听着传来的声音,紫蓝色的灵力流转到吾邪剑刃上。

    “离夜,小心。”墨东炎紧张道,握了握手掌,手心里全是冷汗。

    离夜蹙了蹙眉头,见那东西还不出来,迈出步伐。

    “离夜!”墨东炎着急叫道,现在很危险!

    离夜没有理会墨东炎的叫唤,吾邪剑身,蓝色和紫色的两种流光转动,既美丽,又让人心惊胆颤。

    走到裂缝上空,离夜俯瞰着下面,殷红唇瓣轻启,轻狂霸道的话语传来。

    “小爷等你够久的了,你不出来,小爷有的是办法让你出来!”灵力翻滚,灵者之力肆意翻滚,吾邪剑剑刃,寒光闪过,让人只觉得不寒而栗。

    既然它不出来,那就想办法让它出来,就这么等着,肯定不是办法。

    被动挨打,等着它,这绝对不是离夜的作风。

    等了这么长时间,就算再有耐心,也被消耗殆尽。

    还有就是,要是下面的东西一直不出来,他们就一直站在这站着?

    墨东炎他们可以等,她可等不了!

    “五重噬杀——第一杀!”

    强横的力量震开,昏暗的树林中,一股猛烈之力横扫而过,直逼裂缝中而去。

    “轰!”

    “嘭隆隆——”

    山崩地裂之声,大地就如同被巨斧劈开一般,那些冷却坚硬的魔岩矿,瞬间变成了粉碎。

    碎石飞溅,惊天动地之声传来,大地震动,触目惊心!

    漩涡之中依旧没有动静,离夜嗜血舔了舔唇瓣,眼中透着比冰还冷的笑意。

    长剑从面前划出,手腕转动,灵力如滔滔江河,肆意翻滚。

    “冰杀裂魂斩!”

    蓝紫色的弧度从空中划过,空气瞬间凝结成冰,细小的冰沙从空中坠落,蓝紫色的弧度一路蔓延而去,直逼下面的魔岩矿。

    那蓝色的弧度,如死神弯曲的镰刀,所到之处,没有一点生机。

    “轰隆隆!”

    “嘭!”

    “嘶啦!”

    暴躁冰冷之声,如惊天动地的轰雷,狠狠砸落下!

    四周掀起冰冷寒霜的罡风,肆意席卷,如破天巨浪,横行而过!

    天地动荡,空间发生阵阵扭曲,仿佛随时都要粉碎破裂!

    看到离夜的举动,星辰宗的人都傻眼了,现在这个时候,还主动攻击?

    现在他们不是应该等着下面的东西出来吗?要是把它激怒了,那怎么办?不激怒它已经那么危险了,激怒只怕是更危险。

    可情况再糟糕,能糟糕过现在?

    想到这里,大家也就释然了,主动出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一声声惊涛骇浪之声传来,如大地的咆哮,怒叱!

    离夜目光冰冷,注视着那漩涡中心,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就在那里!

    离夜把吾邪收回剑鞘中,飞身往下走去,然而还没走两步,手臂就被人拉扯住,她扭头看去。

    “离夜,你想进漩涡口!”墨东炎差点没尖叫。

    现在这个时候,进漩涡口就等于找死,他还在自己攻击之后进去,里面要真有什么东西,小命都会没的!

    “当然,你们想要魔岩矿,我嘛,现在只对它感兴趣。”离夜手臂转动,挣开墨东炎的手掌。

    等了那么长时间,底下的东西都不出来,她要是没想错的话,那东西是不能离开魔岩矿里的。

    离不开魔岩矿,那她就下去,像心脏一样的跳动。

    离夜飞速走进漩涡之中,墨东炎想阻止,也阻止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走进去。

    “少宗主,现在该怎么办?”范老看着离夜走进漩涡口,目光有些深沉。

    这魔岩矿对他们星辰宗至关重要,不能让别人夺取,这个人哪怕是少宗主的好朋友,也不行,他毕竟不是星辰宗的人。

    “范老,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虽然不是很了解离夜,但也知道,他说对魔岩矿没兴趣,就不会抢夺魔岩矿。”只要不去触碰离夜的底线,就会没事的。

    就像在风启大陆那样,只要不触碰他的底线,什么事都不会有。

    “我也要下去看看。”任洁咬咬牙,直接往离夜走去的方向追上去。

    她想看看,这些年家族守护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们辛辛苦苦守护的,要是一个吃人的怪物,那还真可笑。

    “喂!”墨东炎急忙叫道,话还没说完,任洁的身影也消失在了漩涡口,不见了踪影。

    这丫头,怎么一直都这么冲动!

    离夜下去

    离夜下去了,她也下去!

    “少宗主,现在呢?”范老听到墨东炎说的,他并不认同,在他心里,只有魔岩矿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两个人,一个实力不可估量的年轻人,一个守护魔岩矿家族的后代,都进去了里面,他们还能站在这里,无动于衷?

    墨东炎迟疑了一会,扭头看着范老,郑重说道:“范老,不管等会离夜看上了什么,只要不是魔岩矿,你最好什么都别做。”

    他们这次要的只是魔岩矿,他不想因为争夺,和离夜撕破关系。

    离夜,太过危险,尽管看起来没什么,那是他们没有触碰他的底线,要是真的这么做了,星辰宗日后就多了一个大麻烦。

    他们只要魔岩矿,离夜也说过,他对魔岩矿没兴趣。

    范老冷冷一笑,看着墨东炎,“少宗主,你对这个年轻人,太过看重了。”

    就连中域那些势力的少主和传人,少宗主也没这么忌惮过,反倒是这么个小少年,他如此忌惮。

    “看重?”墨东炎轻呵一笑,目光变得严肃,“等你见过他的手段,你也会看重。”

    以先天天阶对付宗师,离夜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击杀宗师他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谁见了,都会小心谨慎!

    范老不以为然,然后指了指漩涡口,“既然如此,少宗主,我们也进去吧。”

    他们已经进去了很长时间,说不定在里面都遇到什么了。

    墨东炎点点头,看着范老不屑的态度,心里隐约涌出一股不安。

    他没有说,离夜和天穹峰有关,能学会天穹峰九天穹诀的人,身份不可能简单到什么地方去。

    就算不说天穹峰,以离夜有仇必报的性子,最好还是别招惹上他,否则……

    几个人很快走进漩涡之中,然后再也看不见,直到周围风平浪静,昏暗之处一道身影走了出来,缓缓走进漩涡口。

    坚硬的矿石中,四周凝固的矿石,层层叠嶂,它们如云雾一般,凝结在上空,美不可言。

    刚走下来,一股无形的力量,即将离夜包裹住,透着无尽的危险。

    殷红的唇瓣上扬,黑亮的眸光扫视四周,轻狂不羁的笑容在精致绝美的脸上绽放。

    “是你自己出来还是让小爷把你打出来?”精神力直逼而去,离夜稍稍扭头,注视着自己左手边方向一块巨大矿石后面。

    这么不会隐藏,一开始,倒是把它看高了。

    “砰!”

    “砰!”

    “砰!”

    离夜的话才刚刚落下,就传来巨大僵硬的震动之声,大地丝丝震动。

    高大的身影步步走来,迈着巨大的步伐,每走动一步,地面就会出现剧烈的晃动。

    “天呐!”当那身影走出来,红莲忍不住惊呼。

    这是……

    离夜注视着走来的身影,眸光微变,随即恢复正常,看着它步步走来。

    人形,魔岩矿形成的人形!

    走来的身影,那模样可以说,和人的外表一模一样,没有半点突兀,前提是要忽略它的身高,以及身上坚硬的魔岩矿。

    大概有三丈之高,离夜站在它面前,连它的膝盖都不到。

    离夜看着它步步走来,心里的疑惑,彻底了然。

    这就是一个魔岩矿凝结而成,拥有人类外表的怪物,说它活着,它没有呼吸,不会说话,只有胸前的地方,一颤一颤的,乍看之下,像是心跳,但绝对不是心跳。

    它每走一步,身体僵硬,就如同机械一般,身上还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离夜,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红莲惊呼,世上怎么还会有矿石形成的人,不对,这就不是人,它只是一堆魔岩矿!

    可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它能够笔直行走,知道攻击……就差呼吸和心跳,不然真会以为,这不是魔岩矿,而是真正的人类!

    离夜蹙了蹙眉头,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即便是经过千万年,魔岩矿也不会如此,除非……

    黑亮的眸光落在走来的身影胸前,胸口的矿石,在一阵一阵跳动,每跳动一下,那个地方就会碎裂,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痕迹刚刚恢复,又是再一次跳动,然后又是恢复。

    反反复复,好像永远都在重复着这一件事情。

    巨大身影走到离夜面前,僵硬的脖子,稍稍底下,然后就传来清脆断裂的声音。

    离夜睁大双眼,看着这一幕,脖子上的裂痕,让人觉得,那脖子和身体是就要分开了似的,然而没过几个呼吸,那裂开的地方,再次恢复。

    就像是胸前的碎裂一样,不管如何破碎,很快又能再次愈合身体。

    “吱嘎吱嘎!”

    “哗啦……”

    清脆的声音传来,魔岩矿巨人的身上,布满了裂痕,然后它那双空洞的目光,就这么看着离夜,粗壮的手臂抬起。

    空中一道闪电袭来,离夜脸色微微变化,随即身影往旁边挪动。

    “嘭!”

    巨大的拳头击打在地上,地面迅速爆开龟裂,裂痕往四周蔓延,触目惊心。

    巨人的身上的也是一样,这重重的一击,它全身都碎裂了,好像它随时就会跟玻璃娃娃一样,变成粉碎!

    离夜跳到另外一边,稳稳落下身体,回想起刚才巨人的攻击,她稍稍深吸一口气,平静下心里的

    静下心里的诧异。

    行动这么迟缓的巨人,攻击却那么灵敏,它几乎是刚走到自己面前,立刻就发起了攻击。

    速度和力道,都不能小看,刚刚差点大意,被它攻击到。

    见自己没有攻击到,巨人站直身体,身体没有转动,它就像机器人一样,转动着脖子,看向离夜站着的方向。

    “好恶心!”红莲惊呼大叫!

    身体不动,脖子在动,头和身体都分开了,接触到了一起,又凝聚在了一起,要不是它脸的正面,是它的肩膀,刚才的那一幕,任何人看了都会以为是幻觉。

    看到离夜站着的方向,那巨大人形飞跃而起,手掌挥落,带着重重的力道。

    巨大身影在空中落下的同时,那歪斜的头颅再次发出清脆的声音,然后在脖子上转动一圈,才又恢复正常。

    “我靠!”看到这一幕,连离夜都忍不住咒骂起来。

    妈的,这东西也太邪门了!

    脖子能转变方向不说,身体看上去明明那么笨拙,行动起来的速度,却快到吓人。

    离夜迅速挪动步伐,飞身跳开,她才刚刚离开,一只巨掌狠狠拍在地上,矿石形成的地面,出现了偌大的五个手指印。

    地面凹陷下去了一米之深,巨人已经摇摇欲坠,随时就要碎裂。

    紧接着,粉碎的身体,再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速度比刚才愈合的还要快。

    “有没有搞错!”离夜诧异地看着这一幕,又愈合了!

    要是一直这样的话,普通的攻击,那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了!

    还没来及想办法怎么攻击,离夜眼前一花,刚才僵硬在在一丈外的身影,瞬间又出现在了她面前。

    双眼睁大,身体同时动了起来,长剑划过冰冷寒霜的弧度。

    “哗啦——”

    这一剑在直接砍在巨人身上,狰狞的裂痕,从大腿上一直蔓延而上,直逼胸口而去。

    巨人却在这时,迅速后退,身体发出恐怖的声音。

    离夜趁机追上去,蓝紫色的灵力在手上狂狷肆意,疯狂涌动。

    “诛神剑式——诛灭!”

    剑影寒光,在空中如闪电般飞速旋转而过,所到之处,布满了狰狞裂痕。

    “轰隆隆——”

    “嘭!”

    “哗啦啦……”

    后退的身影,瞬间变成了粉碎,在空中炸开炫丽的流光。

    流光坠落在地上,如同一颗颗宝石玛瑙,散落一地。

    没过一会,碎石上的流光变得暗淡,刚才散发出光芒的“宝石玛瑙”,瞬间变成了变成了一堆随处可见的乱石。

    它的身体,简直就是不堪一击,随便的一道攻击,就能让它变成粉碎,然而……

    这还没有死!

    “死了吗?”红莲疑惑问道,都碎成这样了。

    离夜站在原地,看着地上的碎石,沉声说道:“没有。”

    即便是碎成这样,它还是没有死,只要用一点点时间,就能够完全重合。

    这到底是什么的东西,外表看起来是人,但是组合的东西又是魔岩矿,可魔岩矿是一种坚硬的矿石,不会这么容易碎裂。

    “轰轰轰……”

    地面发生丝丝颤抖,散落一地的乱石,抖动的最为剧烈。

    “离夜!”任洁的从漩涡口跳下来,远远就看到了离夜,她急忙叫道。

    听到任洁的声音,离夜抬头看去,就看到她跳下来的身影。

    “不要动!”清冷一声呵斥,离夜目光又落在地上散落抖动的乱石上。

    任洁急忙停下了步伐,低头看去,眼前的一幕,让她差点从空中直接掉下去。

    离夜面前有一堆乱石头,这些石头居然正在抖动自动重组!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可能做到这样!

    所有的乱石急速往一个方向聚拢而去,离夜追随着它们聚拢的方向,就看到在乱石的中央,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流转着微弱的光芒。

    它就像是一块磁铁,所有的魔岩矿往它那边依附,聚拢,很快形成了一个整体。

    “吱嘎,吱嘎!”

    清脆诡异的声音,在这片天地中格外明显,让人只觉得毛骨悚然。

    高大身影躺在地上,所有乱石回归,组成一个新的整体,人形再次显现,身上狰狞可怖的痕迹,再次消失。

    巨人再次出现在离夜面前,它慢慢站起身,发出清脆的身影,重合的身体,又一次碎裂,然后它站起身,不过一会,身上的裂痕最终还是消失了。

    离夜的目光,一直在那一块流转着光芒的矿石上,等巨人的身体重新愈合后,目光落在的地方,正是它的胸口。

    胸口!和心脏一样的东西……

    任洁脚下一软,眼看着就要掉下去,就在这时,一只大手把她拉住。

    “怎么了?”墨东炎扶住任洁,脸上露出疑惑。

    他刚刚才到,没有看到那堆矿石重组的一幕,不然肯定也会被吓的不轻。

    任洁扭头看去,脸色一阵苍白,当熟悉的轮廓映入眼帘,她立刻往旁边走开一步,然后深吸一口气。

    “没事,不会死的。”任洁狠狠扯出一个笑容,看着墨东炎。

    她倒要看看,这家伙等会那种情况,会有什么表情。

    “那是什么?”墨东炎惊悚指着地上的巨人,这么高大!

    难道刚刚攻击他们的,就是它!

    任洁双手摊开,耸耸肩,她怎么会知道,刚刚来离夜就让她别动,她还是不动的好。

    这东西太诡异了,都变成一堆碎石了,还能重新活过来。

    “砰!”

    巨人再次发起进攻,狠狠一掌落在地上,离夜这次放慢了速度,从它面前走过。

    黑亮的眸光看着巨大身影,最后目光停留在巨人的胸前。

    “就是那里!”胸口!

    刚刚攻击的时候,所有的碎块,都是往胸口而去,不管有没有用,先试试再说。

    离夜趁着这个机会,一路而上,软靴踏在巨人的身上,往它的胸前攻击而去。

    长剑划过,剑刃上闪过一道冰冷的寒光,紧接着破碎的声音响起。

    吾邪剑直接穿过那巨大的身影,巨人出到一半的动作,突然停顿了下来。

    离夜抬头,看着那双空的目光,身体僵在原地,这个时候,不能有任何动作,死了的话还好,不死的话就会被它攻击。

    “老天,这是什么!?”星辰宗的人赶来,就看到这样的一幕,他们整个人都呆住了。

    什么东西,跟人一样!

    “闭嘴。”范老呵斥道,炯炯有神的目光放在地上的那尊巨人身上。

    魔岩矿,这个巨人身上,全都是魔岩矿!

    “少宗主,我们动手吧?”范老急忙问道,这东西就是魔岩矿。

    墨东炎扭头瞪了一眼范老,呵斥道:“范老,我说的话,你是不是当做耳边风了!”

    他刚到什么都不了解,就去打那个巨人的主意!这里随地都是魔岩矿,他非得要那个巨人吗?

    是不是星辰宗要和离夜恶交了,他才善罢甘休?

    现在他是不知道和离夜结交星辰宗有没有什么好处,但他们今天要是在这件事上,对离夜做什么,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范老脸色一僵,沉声说道:“属下不敢。”

    真是的,他就不明白,不过是个小少年罢了,少宗主怎么会一直这么看重。

    这东西连一个年轻后辈都能解决,他堂堂灵皇级别,还对付不了么。

    墨东炎收回目光,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不敢,他敢着呢!

    “离夜。”墨东炎迈步走下去,脚步刚刚迈出,一声轻喝立刻传来。

    “站在那里别动!”

    离夜僵在原地,试着拔出插在巨人胸前的吾邪,可她一连试了好几次,插进去的吾邪,就跟镶嵌在里面似的,动都动不了。

    怎么回事!

    抬头看去,巨人依旧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离夜咬咬牙,松开吾邪,往后退去。

    在离夜退开的瞬间,吾邪剑身,杀气浓浓,蓝色剑气,流转着在巨人周围,很快就将它包围住。

    “吾邪!斩碎它!”离夜冷声呵斥道,目光冰冷注视着那高大的巨人。

    巨人胸前的长剑,开始剧烈晃动起来,冰冷的杀气,仿佛要将天下一切斩于剑下!

    “嘎吱嘎吱……”

    “噼里啪啦——”

    碎裂的声音响起,带着强烈晃动,巨人身上,再一次布满裂痕!

    离夜面无表情看着即将快要变成粉碎的巨人,目光落在它胸前那块拳头大的石头上,吾邪正插在那石头的正中间,可巨人的整个身体都粉碎了,那块石头,半点动静都没有。

    就是它,在阻止她拔出吾邪!

    这是什么?

    ------题外话------

    抱歉抱歉,来晚了,最近公司大搬动,实在是忙,每天搬东西来着,都没时间码字了,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