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十六章 魔岩矿,活了?
    异火这是异火

    任洁激动的拿过离夜手上的玉瓶,仔细端详,可是拿在手里的时候,她又皱了皱眉头。

    有点不太对劲,这东西像异火,感觉又有点不像。

    “异火?”墨东炎指着任洁手上的东西,诧异看向离夜。

    这就是传说中,能焚灭一切的异火

    离夜居然会有异火,他还有什么东西是拿不出来的,之前也没听说过天穹峰有异火的存在啊。

    难道离夜手上的异火,和天穹峰没有什么关系?

    “离夜,这异火好像和传说中有点不同。”异火哪里能装在玉瓶里,要是那样做的话,玉瓶肯定连渣都不会剩下的。

    可这看上去又明明是异火,怎么回事?

    离夜笑而不语,拿过任洁手上的玉瓶,将瓶盖打开,如血的火焰飘出,往魔岩山里飞去。

    “真的是异火”墨东炎诧异看着浮动的火焰,除了异火,还有谁能做到这样,任浩的这个妹妹知道的还不少嘛。

    “它不是真正的异火。”离夜说着,跟着红莲子火往里面走去。

    红莲怎么会肯待在瓶子里,待在空间里面,它都嫌这嫌那。

    听到离夜的回答,任洁眼睛都笑眯了。

    她就说这不是真正的异火吧,不过还真像,要不是这火苗没有异火那么暴躁,肯定以为,这就是真正的异火了。

    “连异火都认不出来。”任洁鄙夷的看了一眼墨东炎,跟着光亮,走进魔岩山。

    “嘿”墨东炎指着任洁离开的背影,她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没眼光

    明明就是她一开始大叫,异火

    现在还说他没眼光,这是什么人啊

    站在墨东炎身后的人,低下头,忍不住发笑,却又不敢笑出声,肩膀不停抽搐抖动。

    感觉到身后的抖动和笑意,墨东炎无语摸了摸鼻子,这才大步跟上去。

    只是那火焰,仔细想想只是像异火,异火暴躁,又怎么肯被限制在一个玉瓶之中,刚才那火焰的感觉虽然像是异火,仔细一看,的确不是。

    也不知道离夜从哪里弄来这么多好东西,感觉他什么都能拿出来似的。

    就算有一天,离夜跑到他面前说,自己是炼药师,他也能淡定接受。

    走进魔岩山中,他们才找了个空旷的地方,围在一起休息,他们头顶红莲子火飞在上空,照亮着周围。

    “离夜,你从哪里弄到这样的火焰?”墨东炎好奇问道,这火焰也太像异火了。

    离夜看了一眼墨东炎,顿了顿才开口道,“人家给的。”

    给的

    墨东炎满头黑线看着离夜,谁会这么好心,会把这种火焰送出去。

    “我觉得还是不对劲。”任洁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看着空中漂浮的异火。

    她明明就记得小时候父亲跟她说过,就是因为魔岩山的奇特,才会生长出那样的矿石。

    在魔岩山中,不管什么东西,便是点燃了,也照亮不了,除非是异火。

    异火能焚灭天下间的一切,厉害一点的异火,能把天地都毁灭,甚至有些异火,每一次,天地一次只会孕育一个。

    这就是异火的可怕,连天地都忌惮它们的存在,更别说是小小的魔岩山了。

    “你先说是异火,再来又说不是,现在又说不对劲,你到底想干嘛?”墨东炎狠狠瞪向任洁,什么都是她在说

    任洁抿着嘴角,扭头对上墨东炎的目光,“本小姐怎么说,关你什么事,你是星辰宗的少宗主怎么了,现在这里是本小姐的地盘,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在这”

    好笑了,她现在又没跟他说话

    “扔”墨东炎深吸一口气,太阳穴不停暴走,却没有再说下去。

    他决定无视她

    离夜笑看着他们两个之间的互动,他们两个这么斗嘴下去,不知道会斗到什么时候。

    反正一个说这样,另外一个就要反过来说,就是不和对方说一样的。

    星辰宗的人无声看着这一幕,还真是两个冤家。

    “少宗主,属下们已经安排好了值守的,你们先休息吧。”尽管不愿意打扰,但是明天他们还要赶路,还是先休息的好。

    墨东炎站起身,看了一眼任洁,轻哼一声,走到一旁坐下。

    任洁也找了个远远的位置,不去搭理墨东炎,他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

    只有离夜坐在原地,盘腿而坐,轻轻合上双眼。

    一层无形的力量,笼罩着方圆十米,离夜刚闭上眼睛,在这股力量笼罩来了之后,缓缓睁开,看向墨东炎。

    巅峰灵王……

    墨东炎是巅峰灵王,容菲菲也是巅峰灵王,而无情宗的那个少宗主,是初级灵皇。

    他们的实力,相差不是很远,各方势力,紧紧追赶,但是这三个人,无情宗那个倒是胜了一筹。

    两宗一殿的人情况是这样,不知道其它势力是什么样子。

    还有纳兰清羽,到现在都不肯告诉她,他实力是什么,灵皇?灵尊?

    她会知道的

    双眸再次合上,造化诀转动,黑夜中,浓郁的灵气缓慢流进身体。

    “吱~”

    一声尖锐的叫声在耳边响起,带着某种兴奋。

    离夜嘴角微微上扬,这才刚刚走到这里,流金鼠就感觉到了这座山里有宝贝,契约这么一只玄兽,找值钱的东西,容易的不是一点半点。

    应该很快就能找到魔岩矿,这点就不用担心了,不知道天穹峰缺不缺这些东西。

    整个魔岩山,笼罩着一层黑色,黑的密不透风,就像是被蒙在一个黑布袋中,看不到周围,看不到夜空的星辰。

    天亮,在山林中依旧是笼罩着一层灰蒙,不用借助红莲子火能看清楚四周,然而却一点都不清楚,朦朦胧胧的那种。

    “收拾一下,继续往走吧。”墨东炎看着朦朦胧胧的天色,沉声说道,后面才是最危险的地方。

    魔岩山的危险,他们还没见识过。

    任洁把自己的兵器拿出来,神情也变得认真,“接下来的路,小心点。”

    她没来过魔岩山,但是父亲说过,这个地方,进来了就不容易出去,先不说他们能不能找到魔岩矿,即便是找到了,要带走也不容易。

    “任洁,这魔岩山有什么样的危险,你应该知道一点?”任家既然是守护这片山矿的人,那应该多少知道一点山里的事。

    任洁点点头,往前走去,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我爹说,就算找到了魔岩矿,也带不走它,什么原因,我爹也没说。”要带走魔岩矿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

    不然这么多年他们任家,早就依靠着这些魔岩矿强大了起来。

    离夜若有所思点头,找到了,也带不走它。

    “人类。”高傲的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响起,还带着那么点点的不情愿,“你要是走这座山,还是小心点,这里有很危险的东西。”

    “那是什么?”离夜紧接着问道,是什么总得告诉她吧,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听着。

    拥有龙族的王者血脉,这点小事,能难倒它?

    “这种事,你自己不会注意吗?”她都敢到这里了,还不敢去把呆在这里的东西找出来?

    好像这一路走来,它没看到这个人类有什么不敢的。

    这点最起码还是很合它心意的,它堂堂金眸黑龙的契约者,必须这样

    “你都说了个开始了,我当然不能阻止你继续说下去。”离夜理直气壮道,决定无赖到底,金眸黑龙都知道是什么了,先知道总能有准备。

    金眸黑龙无语到了极点,这个人类,她敢不敢再无耻一点?

    “不知道”黑眸金龙语气僵硬说道,要是知道,当然会完整的告诉她是什么。

    他们之间现在是有契约存在的,她死了自己也没好处,可它也纳闷,若是玄兽,它应该早就感应到是什么品种。

    可它昨晚感应了一晚上,最终还是不知道,这座山里,究竟存在了什么危险的东西。

    离夜:“……”

    原来是它也不知道,难怪不说清楚。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很危险……

    舔了舔唇瓣,双眸中闪过光亮,危险还是走一趟好了,反正就是来历练的,要真的打不过,还能跑不是。

    “打不过我会跑的,你完全可以放心。”她这个人可是很惜命的,打不过还死拼,那就是找死,打不过就跑那才是王道。

    金眸黑龙心里的忧虑疑惑,顿时化作无数条黑线,打不过就跑,能把这句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除了她,自己还真没见过有谁这样。

    真正走进魔岩山,迎面而来的就是阵阵阴冷的寒风,渗透人的心底,山林看不到阳光,但是树木却长得格外葱郁茂盛,然而四周朦胧一片,再葱郁也看不到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么大的山,我们要去哪里找魔岩矿?”墨东炎扭头看向任洁。

    任浩只告诉了他要怎么防备这里的突然发生的事,并没有指出具体的地址,让他们自己去找。

    自己去找的话,这要找到什么时候?

    “别看我,我大哥都不知道了,你认为我会知道?”爹就是再疼爱她,这么重要的事,连大哥这个当城主的都不知道,怎么会告诉她。

    任洁莫名地看着墨东炎,也不知道他和大哥说了什么,能说动大哥把魔岩矿的事情告诉他。

    墨东炎也是一阵无奈,他还以为任洁跟着来,是知道矿石的所在。

    “我们只是守护者,魔岩矿具体在什么地方,要找。”任洁看向离夜,微笑回答,和对墨东炎的态度,那完全不同的。

    离夜笑了笑,意念一动,空中闪过一道银光,金色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吱~”流金鼠从空中落下,还没站稳到地上,尾巴就被一只手抓住,把它提到面前。

    “带我去找魔岩矿。”离夜看着流金鼠的眼睛,因为他们的距离近,所以离夜还是能满腔看到流金鼠此时的眼睛,它眼睛的眼睛在出现后,就染上一层淡淡的金色,就跟它在吃复元丹的时候,一闪而过的那种金色一样。

    “吱”流金鼠立刻点点头,染上淡淡金色的眼睛里流出兴奋。

    所有人看到离夜手里的老鼠,脸上同时划过诧异,此时他们看不清楚颜色,离夜却在这个时候把这只老鼠拿了出来。

    寻找宝物的老鼠,除了流金鼠,还有什么

    也就是说……离夜手里的这一只,是能寻找天下宝矿的流金鼠

    神情诧异,每个人奋力睁大眼睛,想看清楚那老鼠的颜色,可惜在这昏暗一片之中,只能看到一个小巧的身影。

    老天,还真有人能契约到流金鼠,这可是钱啊

    看到流金鼠点头,离夜露出满意的笑容,然后松开手指,把它放到地上,“带路。”

    流金鼠刚落在地上,速度飞快往前跑去,那种如饥似渴的表情,已经兴奋到了极点,它迫不及待想要找到那珍贵的矿石。

    “还不快走。”离夜扫视了一眼众人,看到他们呆滞错愕的表情,沉声呵斥道。

    然后她迅速追上流金鼠,速度极快,眼看着,她的身影,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其它什么都看不到。

    任洁是第一个回神的,看着离夜拿出流金鼠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家族一直以来守护的东西,这次是真的守不住了。

    什么样的宝矿,再隐蔽,都能被流金鼠找到。

    “走吧。”墨东炎命令道,速度极快追了上去,心里那叫一个郁闷。

    为什么他会觉得,离夜的准备,比他还充分,他准备了一大堆东西,在魔岩山好像半点用都用不上,离夜随便拿出一样东西,就能吓死人。

    流金鼠,那么难抓的东西,他都抓到了,甚至还给契约了

    金色身影在灰蒙之中,飞速穿行而过,流金鼠那么小,速度又极快,用眼睛当然是看不清楚它在什么地方的。

    离夜能追上它,完全是凭借他们之间的契约之力,依靠着契约之力,很容易就能知道它在什么地方,往什么方向跑去。

    得到一只流金鼠,不能契约,那也是没用的,像现在这种情况,看都看不见,还会让流金鼠逃走。

    身影在山中穿行而过,每个人速度都飞快,就怕慢一点,自己就会被遗落在山林之中,然而再也出不去。

    看到山中的情况,众人也都知道,为什么进入魔岩山的人,再也没出去过。

    这样地方,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走进来,就再也看不到出去的路,所以哪里还能走出去。

    找到了魔岩矿,也带不出去,难道就是这个意思?

    流金鼠漫山遍野的跑,没有任何预兆和方位,好像完全凭它的喜好在跑。

    离夜知道,流金鼠每每到了一个位置,它就会停下来,尽管不知道它在干嘛,但停了一会,它的速度就更快。

    三天,整整三天,他们都追逐着流金鼠,但是流金鼠依旧没停下来,它忘我的寻找,奔跑,好像一点疲惫都不知道似的。

    三天的时间,他们走遍了魔岩山大大小小的山谷和险地,还几次差点摔入险地之中。

    “吱~”细微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离夜眼中闪过光亮,找到了

    她大步走过去,就看到流金鼠站在原地,俯身把它捞起来,放在手掌心里,在昏暗中,她能看到流金鼠一脸疲惫,虚弱无力的趴在离夜手上。

    “吱~”流金鼠轻声叫道。

    离夜看了一眼它,然后拿出一枚复元丹,递到它面前。

    疲惫的双眸,再看到这颗复元丹的时候,再次闪过金色光芒,这次的金色光芒,比上次的时间还久一点。

    流金鼠迫不及待把丹药吃下去,满足的躺在离夜手掌心,感受着手掌心传来的温度,看上去懒洋洋的。

    “敖金,它这是干嘛?”离夜不解问道,跑了三天,它不会是不跑了吧?

    敖金犹豫了一会,才不满开口:“人类,吾是龙族,不是给你解释这些小兽,在说什么的”

    把它敖金这么用的,也就只有她一个了

    “千寂和赤魅听不懂,小白能听懂,不会说人类的话,除了你,还有谁能胜任?”离夜鄙夷说道,这里只有它才懂。

    敖金立刻满头黑线,它这是遇到了一个什么契约者

    “说什么,本王也听不懂,但是从以往流金鼠遇到宝矿后的反应看来,它所跑过的地方,都有你们说的什么魔岩矿的存在,而你现在站着的位置,是魔岩矿最宝贝的地方。”敖金说着,金色的眼睛里,闪烁出光芒。

    宝贝流金鼠看上的东西,不会差

    离夜怔了怔,流金鼠所到的地方,基本上都有魔岩矿的存在

    他们跑了三天,差不多把整座山都跑完了,也就是说,这座山里全都是魔岩矿

    妈的,这也太夸张了吧

    谁要是得到这座山,不就赚到……任家好像也没赚到。

    离夜撇了撇嘴,低头看着脚下,现在他们站着的地方,是魔岩矿最宝贝的地方,这下面有什么?

    “离夜”墨东炎紧赶慢赶,过了好一会,才跟了上来,他气喘吁吁的看着离夜,扶住旁边的树干。

    累死他了

    好歹自己也是巅峰灵王,居然在速度上,还输给了离夜,追了这么长时间,才追上他。

    墨东炎的目光了落在离夜手心的流金鼠身上,停下来了,是找到了吗?

    微弱的银光闪过,流金鼠消失在离夜手掌心,回到契约空间。

    “应该就在这附近,具体在什么位置,还不是很清楚。”离夜扭头扫视四周,这里什么都没有,连树都没几棵,倒是杂草茂盛。

    魔岩矿到底在什么地方?

    “你要小心,本王所说的那个危险,也在这里。”敖金的声音传来。

    离夜看向墨东炎,沉声道:“你自己要小心,这里有什么东西,说不定这才是找到魔岩矿,也带不出去的原因。”

    “好。”墨东炎奇怪的看了一眼离夜,他是怎么知道的?

    后面的人,陆续追了上来,看到他们两个站在原地不动,任洁气喘跑到他们身边。

    “怎么样,找到了吗?”他们怎么都停下来了。

    “就在这里了。”墨东炎皱眉回答。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听到离夜的提醒后太过敏感,他总觉得这个地方有什么不对劲,好像黑夜中,有什么东西在附近。

    特别是人到齐了以后,那种感觉越来越明显,让人只觉得全身发毛。

    离夜眉头紧皱,她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汗毛,在这一刻全部都竖起来了,那种危险,很危险的感觉。

    不是错觉,是真的存在。

    “墨东炎。”离夜沉声叫道,那东西,是真的存在的

    还不确定的墨东炎,在离夜叫了他这一声后,心里咯吱一响,“你也感觉到了?”

    现在离夜也感觉到了,那他们是真的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而且就在他们之中,离他们很近。

    “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么冷?”任洁用手臂环住自己的身体,心里忍不住打颤,好冷,越来越冷了。

    星辰宗的人,此时此刻也不是很好,他们也感觉到寒霜将他们包围。

    “范老。”墨东炎着急叫道,他的实力还不足够探究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能求助范老了。

    在人群中,一道身影走出来,双手抱拳,“属下明白。”

    他也感觉到了,那种危险的感觉,就在他们附近,很近很近,随时都会对他们发起进攻。

    离夜看着走出来的身影,模糊之中,她脑中闪过一直站在墨东炎身后,距离不会远一步的男人。

    她只觉得那个男人不简单,没想到在星辰的地位还很高,墨东炎会叫他,他应该是灵皇级别了吧。

    灵皇,星辰宗连灵皇都派出来了,可见这批魔岩矿对他们有多重要。

    灵皇之力在四周探寻,可寻找了一圈,也没能发现什么,甚至连半点生命之力都感觉不到。

    “离夜,在脚下”敖金着急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脚下

    离夜猛地低头看去,神情一怔,急忙叫道:“它在脚下赶紧退开”

    听到离夜的声音,所有人都来不及去确认真假,几乎是反射性的跳开,这种时候,小心谨慎点肯定没错。

    所有人迅速散开,退到刚刚站着的地方的三丈之外。

    他们紧张的看着刚才站着的地方,但是时间一点点过去,那个地方连半点动静都没有,星辰宗众人的目光,转而看向离夜,带着点点不满。

    “离夜公子,明明什么都没有”

    “你这么耍我们,到底有什么好处,现在这个时候,能不能不开玩笑?”

    “离夜公子……”

    “闭嘴”一声暴喝传来,墨东炎打断他们的话,现在这个时候,是指责离夜的时候吗?离夜要不是感觉到什么,肯定不会叫他们退开。

    他不知道离夜实力在什么等级,但是,他知道离夜一定是感觉到了什么。

    离夜脸上的笑容,染上了几分冷意,目光扫视了一眼星辰宗的人,红唇轻启,“既然你们不相信我,那你们大可以站在这里。”

    说完,离夜转身离开,脑海中敖金的声音在响起。

    “那东西很大,必须后退十五丈,还有,你实在坚持不住,别逞强,本王是不会让自己契约者有什么闪失的。”敖金轻哼一声,不管是什么东西,怎能比的过它。

    “知道了。”离夜沉声应道。

    十五丈……那东西该有多大,居然要退出这么远。

    “离夜,等等我。”任洁急忙跟上去,这些人不相信离夜的话,她信。

    墨东炎看向身后,脸上露出淡淡怒意,“什么时候你们只会把责任推卸到别人身上了?离夜让你们退开,你们不相信大可以不退,星辰宗什么时候告诉你们,有什么事情的时候,直接推到别人身上?”

    十几个人,脸色稍稍变化,他们刚刚也不知道怎么了。

    “属下知错。”所有人齐声道,越是这个时候,他们越不能慌乱,也不能内乱。

    “等会你们……”墨东炎的话还没说完,脚下突然开始剧烈晃动,耳边响起惊天动地的声音,声音刺穿耳膜,让人只觉得头皮发麻。

    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身体立刻紧绷了起来,他们看向四周,离夜和任洁早就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只留下他们在这里。

    这是什么声音?

    “轰”

    “哗啦”

    “噼里啪啦”

    山崩地裂,山河崩塌,也不过如此,那声音惊天动地

    大地出现一条条狰狞的痕迹,地面的龟裂,如蜘蛛网一样飞速蔓延开来。

    大地震动,发出一声声嘶吼,那声音中,仿佛也透着痛苦,像是在无声的诉说,它也是被力量活生生撕裂开来,它正在承受着无法承受的痛苦。

    错愕之中,星辰宗的十几个人,在裂缝轰然撕裂开来的瞬间,掉落在缝隙之下。

    “啊”

    “不,不要。”

    “救命啊”

    ……

    裂缝之下,惊恐可怖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下面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掉下去的几个人,再也没了动静,连声音都没有了一点。

    匆匆躲开的几个人,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他们惊悚看着蔓延开来的裂缝,脚步踉跄阵阵后退。

    心底同时响起一个声音,不能掉下去,掉下去就完蛋了

    “还傻傻站着干嘛,还不快走”范老急忙大叫,危险,就是这种危险

    他们一直所感觉到的,就是现在这种感觉,很危险,再呆下去,他们全部逃不过。

    范老的一声怒叱,剩下的人猛地回神,然后往离夜离开的方向,一路狂奔而去,而脚下的裂痕,好像知道他们要走去什么地方,竟然追逐他们而去。

    星辰宗的人阵阵头皮发麻,那裂痕很大,如山不见底的壕沟,一道接着一道,追逐他们而去,如同索命的死亡铁链。

    他们错了,这下面真的有东西

    星辰宗的人,心里后悔的肠子都绿了,他们不该那样对待离夜公子的

    “赶紧走啊”墨东炎着急叫道,那蔓延的缝隙,已经追上他们了,而且在裂缝之下,有东西,很危险的东西

    只要他们掉进缝隙,只有死路一条

    “啊”

    一声可怖的声音传来,众人扭头看去,就看到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已经掉进了缝隙,紧接着耳边传来的声音,让他们脚步差点发软站不住。

    那是骨头碎裂的声音,碾碎血肉的声音,不过片刻的功夫,掉下去的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再也没了动静,从那些声音听来,他们完全可以下想象,缝隙之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地上的缝隙,还在继续蔓延,墨东炎他们的速度很快,但它的速度更快,在一个人掉下去后,尽管有几个呼吸的停顿,让墨东炎他们把距离拉开,但很快缝隙的蔓延,又追上了他们。

    “这下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谁嘶吼了一句,恐惧在心里蔓延开来。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们的人,就损失了大半,是什么可怕的东西,居然会这么厉害,他们带来的人,实力都不弱啊。

    早已经站在十几丈外的离夜,双手抱臂,淡然至极,耳边传来是一声声鬼哭狼嚎的嘶吼,那是大地发出的咆哮。

    任洁一直以来被保护的好好的,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听到那嘶吼的声音,声声凄厉,就算她胆子再大,此时也忍不害怕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离夜,你知道原因的对不对?”离夜能让他们先离开,知道地上的危险,肯定知道原因。

    她从来没听父亲说过,在这魔岩山里,还有什么怪物的存在。

    “不知道。”敖金只知道是个怪物,但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必须要把那东西从地下逼出来,才能知道是什么。

    魔岩山竟然还存在着这种怪物,听声音就知道,它有多强大,连大地都能够撕裂。

    等等

    离夜猛地一怔,好像忽略了什么,流金鼠带他们到这里,是它找到了最珍贵的魔岩矿,但他们到现在都没看到魔岩矿……

    难道,现在在追着他们的,就是魔岩矿

    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当这个念头产生的瞬间,离夜只觉得整个人像是站在冰窖中一样。

    追着他们的如果是魔岩矿,那就说明……魔岩矿,活了

    “只有十几米了,你小心。”敖金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实在是不行,它一定会出手的。

    离夜脸色一沉,严肃回答,“我知道了。”

    “嘭”

    一声惊天巨响,只看到十几米外,一道强横的力量冲天,余力席卷而来,如汹涌澎湃的海浪。

    山崩地裂,尘飞石溅滚滚烟尘迎面而来,离夜迅速后退好几步,手掌握成拳,蓝紫色的灵力,狠狠击出,打在迎面而来的力量之上。

    “轰”

    暴燥的力量震开,面前的冲击力消失,离夜身影也不禁踉跄后退。

    任洁急忙走到离夜身边,把她拉住,此时的她,已经冷静了下来,手上的黑色长剑,已经出鞘。

    星辰宗的人,匆匆赶来,看到站在不远处的两道身影,他们顾不得其它,急忙走上去。

    “砰”

    他们刚刚跳开,脚下突然炸开,整个魔岩山都在爆炸之中,发生了剧烈的晃动。

    墨东炎他们重重摔在离夜身边,正想爬起身,继续逃走,却突然发现,一只蔓延来开,追逐他们的裂缝,在他们身后停了下来。

    “啊”

    又是一声嘶吼,星辰宗有一个人掉了下去,然后再也没了声音。

    离夜扫视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人,十几个星辰宗的人,现在加上墨东炎,都只有五个人了,那么多人,都掉了下去。

    “离夜。”墨东炎顾不得脸上的狼狈,起身走到离夜身边,皱眉问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知道提醒他们离开,应该会多少知道一点吧?

    “我也不知道。”离夜低头看着,距离自己不过半尺的裂缝,那裂痕怔怔有一米之宽,狰狞可怖,深不见底。

    她闭上双眸,用精神力往裂缝之下探去,精神力刚刚延伸下去,离夜全身立刻紧绷,她想都来不及细想,立刻吧精神力收了回来。

    这是什么力量,好可怕

    “离夜?”墨东炎不解叫道,他看到什么了,怎么会有这种表情?

    离夜脸色有几分苍白,然后摇摇头,“没什么事。”

    只是在精神力探下去的瞬间,她整个身体都僵住了,想要再往下看,却不能再探下去,身体僵硬着,她只能收回精神力。

    星辰宗剩下的几个人,相视一看,走到离夜面前。

    “离夜公子,刚才都是我们的错,我们在这里跟你赔罪。”离夜公子都已经提醒过他们,是他们自己太不小心,才会有这样的损失。

    离夜目光漠然扫视了一眼他们四个,淡淡开口,“没必要。”

    四人微微一怔,脸颊阵阵发烫,然后他们尴尬走到一旁,没有再说话。

    “呃……离夜,你别连我也不理哈,我跟他们没关系”墨东炎严肃认真说道,心里又把他们骂了好几遍。

    离夜就是个变态啊,他知道什么事,也不奇怪,都已经跳开了,还有什么好说的,而且事实证明,是他们自己错了。

    就是因为没有听离夜的话,他们的损失才会这么大,十几个人,只剩下这么几个。

    离夜无语看着厚脸皮的墨东炎,他说他们没关系?

    “不要脸。”任洁嘀咕道。

    没关系,他可是星辰宗的少宗主,哪里没关系了?

    “臭丫头,你怎么老跟我作对”墨东炎郁闷道,她一天不跟他唱反调,是不是就不自在

    任洁得意一笑,开口道,“就是和你作对”

    “你……”墨东炎还想说什么,耳边传来的声音,他立刻把要说的话收起来。

    “好了,你不是想知道是什么吗?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想到了一个,但是想法很疯狂。”离夜注视着底下乌黑的裂缝。

    怎么能不疯狂,魔岩矿活了,不但如此,它还能主动进行攻击,谁听到这个想法,都不可能会相信的。

    “什么想法?”墨东炎心里一紧,着急问道,不管是什么,总得听听。

    离夜抬起头顿了顿,目光在他们几个人脸上扫视了一眼,才缓缓开口,“刚刚我们所站的地方,是整个魔岩山中,存在着最珍贵魔岩矿的地方,而且就在我们脚下,但是对你们发动攻击的,正是你们脚下的东西。”

    清晰有力的声音传入几人耳中,他们脸上的表情,变得震惊起来。

    最珍贵的魔岩矿在他们脚下,攻击它们的,正是他们脚下的东西,所以就是说……

    他们艰难吞了吞口水,神情惊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最后得到的结论。

    刚刚攻击他们的,不是别的怪物,是魔岩矿

    这怎么可能

    魔岩矿只是矿石,它怎么能活着,还能够主动攻击人

    可要不是魔岩矿又该怎么解释?他们死了那么多人,地下肯定是有东西的。

    看到他们惊悚惊恐的表情,离夜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这只是猜测,我们谁也没见过那东西,还不能确定。”

    魔岩矿活了过来,主动攻击人类,说什么都让人难以接受的,她只是不排除这种可能。

    “说不定,魔岩矿有守护的玄兽也不一定。”墨东炎好不容易找回了声音,守护魔岩矿的玄兽在地下,就算是,那也肯定不是什么随便的角色。

    “我从来没听说过,魔岩矿,有什么玄兽守护。”有他们家族守护了,怎么可能还有玄兽守护。

    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究竟是什么东西?

    过了好一会,离夜开口叫道:“红莲。”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头雾水,不知道离夜在叫谁。

    红莲待在离夜身体里不敢出来,紧张说道:“离夜,别这样,下面很危险,连我都感觉到了。”

    让它下去看看,它一个人……不对,它是火

    就它一个,怎么看都很危险,貌似好像,它不怕那种气息。

    离夜额角太阳穴狠狠抽动了一下,天下还有这么怕死的异火,都说异火能焚灭天地间的一切,甚至连天地都可以焚灭,可要是这么胆小的异火,真的可以做到传说的那样?太不可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