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十五章 我想整他
    黑衣少女听到离夜的话,差点没吐血,什么叫已经很久没这么畅快的出鞘了。 首发哦亲

    他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伤到她怎么办!

    “本小姐都已经输了,也认输了!”剑是他的,他想让剑什么时候回鞘,就什么时候回鞘,哪里还要看剑愿不愿意。

    这东西是死的,人才是活的!

    离夜双手抱臂注视着空中闪躲的身影,没有回答,她已经说过了,这件事单单认输,就能完事了吗?

    街旁的两排护卫,一直到街头站到街尾,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手。

    小姐没有给他们下令,他们哪里敢动手,可是这种局面,他们总不能不出手吧?

    “吾邪,别把人弄死了。”凉凉的声音响起,清风淡雨,但是这让两排的护卫,差点没吐血。

    别把人弄死就行了,小祖宗,这可是他们家小姐,当着他们的面这么嚣张,真的好吗?

    “动手吗?”有人迟疑问道。

    其余的人看了看对方,然后摇摇头,他们怎么知道。

    不过按照以前的例子看来,小姐没开口,最好什么都别做。

    只是,小姐是不会开口的,就算被打的血淋淋的,小姐也不会叫他们动手帮忙。

    可他们要是出手的话,小姐也会要了他们的命的!

    护卫们进退两难,想了想,对方不会要小姐的命,应该……没事吧?他们还是不出手了,这个人不会要小姐的命,但是他们出手的话,小姐会要了他们的命!

    离夜站在众人中间,耳中传来那一声细小的声音,嘴角弧度越发完美。

    不敢动手啊,那最好不过了……

    刀锋凌厉,在黑衣少女身上划过,那玲珑有致的身体上,一道道细小的血痕出现,但是空中的人儿,却连一声求饶都没有过。

    离夜收回目光,淡漠转身,“吾邪,走了。”

    这样就够了,再继续下去,反正她也只是会认输。

    飞向黑衣少女的长剑,立刻停了下来,改变轨道,往离夜那飞去。

    离夜伸出手,吾邪剑的剑柄,稳稳落在她手掌心,她反手将吾邪插回剑鞘,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阳光下,少年潇洒收剑的身姿,笼罩着一层无形的光华,是那般的耀眼夺目,让天地万物黯然失色,所有人看呆了眼。

    好美!

    妈的,这样的人,居然是男人啊!

    男人啊!

    这样的男人,让天下多少男人看了,都会自愧,不对,即便是女人,也会自愧,羡慕不起来,妒忌不起来。

    “砰!”

    空中的黑色身影,也在这时轰然掉落,重重摔在地上,地面明显都有一丝震动。

    听那声音,看那动静,就知道,这一下摔的有多重。

    两旁的护卫,被这一声猛地惊醒,看到黑衣少女躺在地上,急忙跑上前。

    “小姐,小姐。”走出来两个人,把摔在地上的人扶起来。

    黑衣少女忍住疼痛,推开扶住自己的人,“本小姐什么时候让你们扶了,让你们来是给本小姐抓人的!”

    这群笨蛋,她和一把剑打的时候,他们居然站在一旁看着!

    耶?可以抓人?

    可小姐不是一直不准他们插手的这种事的吗?小姐说过,这种事得她亲自来。

    “笨蛋,还不动手,等会人家就走了!”她家怎么就养了这么一群没眼力劲的废物,都这个时候了,难道还让她动手抓人?

    “是!”所有人齐声应道。

    站在街道两旁的人,迅速拔出挂在腰间的佩剑,整齐划一,往离夜冲去。

    离夜听着后面的对话,早就停了下来,双手抱臂,吾邪剑在离夜手上阵阵抖动,要不是离夜不准它出鞘,这些冲上来的人,只怕早就是一堆尸体了。

    空中一阵剧烈波动,离夜稍稍抬头,往空中看去,几道身影立刻出现在眼前。

    “住手!”一声呵斥在空中响起,冲上去的人立刻停下了脚步。

    黑衣少女愤愤看向空中,看空中的人走下来,不满叫道:“大哥!”

    干嘛阻止她,不是说好了,这种事情,不用他管,她要嫁什么人自己挑,哪怕是大路上抢来的都好,就是不要嫁他指定的那个!

    墨东炎看到淡然站在是上百人中的离夜,他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好像什么事都不能影响到他。

    嘿,这小子,对人家姑娘还真下的去手,而且都这个时候了,半点都不着急。

    他迈步走下去,看着离夜,指了指四周,“这是怎么回事?”

    他就是和任浩说了一句,有个朋友还在外面逛,他们要尽快离开,有什么事就快点说,然后任浩就匆匆出来了,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可走过来一看,还真是不得了,这么多人围着离夜一个,他依旧是面不改色。

    “我问你,这是怎么回事?”离夜白了一眼墨东炎,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墨东炎看着离夜目光,讪讪低头摸了摸鼻子,真是的,还不给人看戏了。

    任浩还真了解他这个妹妹,要不是他及时来,这里就要发生异常血案了,当然,离夜肯定是不会吃亏的。

    任浩瞪了一眼浑身是伤的妹妹,大步走下,走到离夜和墨东炎两个人面前。

    “是小妹鲁莽了,还望公子见谅。”说着任浩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黑衣少女,她还真打算随便在街上拉一个人成亲!

    离夜扫视了一眼不远处的人,冷冷笑道:“路她拦了,人我伤了,两清。”

    没什么见谅不见谅,他们现在两清,只是这么大的阵仗,这个女人想干嘛?抢人?抢……男人!?

    她稍稍低头看了一下自己,一身男装……她现在的确是个男人。

    离夜女扮男装,容貌上只有稍稍的改变,可单单看她的脸,还是不会认为她是男人,太美,而那种与生俱来那种压迫人心的气势,让人不会去想她是男人还是女人,想的只会是,那样的气势,他仿佛就是与生俱来的王者!

    在意了一点,就会忽略另外一点,更何况离夜还刻意隐瞒,他们就更不会往那方面想了。

    任浩本来只是想客套的说一句,可当离夜的话传入耳中,他神情稍稍变化,随即恢复正常,速度快的不留痕迹。

    “少宗主,我们回去继续吧。”匆匆走了出来,就是为了阻止这个妹妹得罪星辰宗的人,幸好还是赶上了。

    只是这个年轻人,即便他们没来,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

    墨东炎双手负在身后,一本正经的点点头,然后扭头看向离夜,调侃一笑。

    “离夜公子,你还要继续逛吗?”刚到芙蕖城就被人抢,抢的貌似还是离夜这个人,离夜现在心里指不定多郁闷。

    这个女人胆子倒是挺大的,抢谁不好,抢离夜,关键还是,抢离夜这个人,任浩的这个妹妹,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了。

    离夜看了一眼墨东炎,皮笑肉不笑反问,“你说呢?”

    她现在还有心思逛下去?就算她想逛,这一条街都没人了,还怎么逛?

    墨东炎笑的更欢乐了,离夜也有今天啊,真是难得难得。

    “请。”他做出请的姿势,默默含笑看着离夜。

    离夜若有所思看着墨东炎,眼中的郁闷,慢慢染上笑意,墨东炎想看好戏是吧,他等着……

    墨东炎的举动,惊呆了任浩,也惊呆了周围的所有人。

    任浩以为这个少年,只是星辰宗的一个小弟子罢了,可星辰宗少宗主的举动,根本不是对星辰宗子弟该有的态度。

    他,是什么人?

    护卫们此时阵阵冷汗,后背阵阵发凉,这个人连星辰宗的少宗主,都如此对待,他是什么身份,小姐这次不会是抢人,抢出大事来了吧!

    就在众人发呆之际,黑色身影迅速走上前,鲜血染红的手掌伸出,指着离夜。

    任洁一脸认真,严肃,她指着离夜开口道:“大哥,我决定了,他就是要嫁给他,其他我谁也不要,我就是要他!”

    这家伙看上去实力还行,而且身份也不简单,这下大哥总不能说,她绑回去的那些,都配不上她了吧!

    顿时间,所有人都傻眼了,他们诧异的看着任洁。

    这画风转变会不会太快,刚刚还在请人回去,现在就说要嫁给人家!

    嫁!

    墨东炎眨了眨眼睛,脸上调侃的笑容换上的诧异,双眼睁大,目光呆木僵硬的在离夜和任洁之间来回扫视。

    不是吧!离夜一来就招惹上桃花了!

    离夜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这个女人疯了吧,她说要嫁给自己!

    嫁她!?

    最欣喜的莫过于两边的护卫,看到这一幕,他们差点手舞足蹈,大肆庆祝。

    这么多年,抢了那么多个人,小姐终于看上了一个!

    不过,这人长的这么好看,小姐没看上才奇怪吧?

    整条街上,此时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任洁身上,看到他们傻眼呆滞的模样,任洁得意一笑。

    她已经按照大哥的吩咐要嫁人,现在也找到要嫁的人了,要是对方不肯娶她,大哥总不能再逼着她嫁人了吧!

    严谨富丽的屋内,三男一女坐在里面,此时的气氛是严肃的,然而还有一个角落,和这气氛格格不入。

    从街上到家里,气氛就是这么僵着。

    离夜只是想到这个什么小姐身份不简单,却没想到,是芙蕖城三股势力之一的城主府,当然了,那个叫任浩的,就是芙蕖城的城主。

    “小妹,别胡闹!”任浩低声呵斥,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第一次见到的人,她就说要嫁给人家。

    连人家身份都不知道,她怎么能如此随随便便!

    “大哥,我没胡闹,你说嫁人,我现在找到要嫁的人了,就是他!”任洁身上的伤,吃过丹药已经好了,衣服也换了一身,和刚刚的款式不同,但同样的都是黑色。

    大哥让她嫁人,她愿意啊,现在找到她要嫁的了,他自己倒是不同意了。

    墨东炎在旁边默默看着,见任洁指向离夜,他迟疑扭头看向离夜。

    任浩瞪了一眼任洁,然后才看向离夜。

    当他们看到坐在最边上的少年之时,所有人的脸都黑了。

    他们在这里这里吵了半天,结果这个当事人在睡觉,没错,就是睡觉!

    离夜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叉在胸前,闭上双眸,一动不动,均匀的呼吸,乍看之下她的确就是在睡觉。

    可此时离夜清醒着呢,更把他们的话,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

    她算是明白了,这个人在大街上抢人,就是为了把自己嫁出去,正确的说,是让自己大哥,别再逼着自己嫁人了。

    只是,她要嫁人,干嘛指自己,指墨东炎不就好了,反正她自己对嫁谁也不在意。

    轻合的双眼缓缓睁开,一道光亮从眸中闪过,嫁墨东炎……

    在离夜睁开眼睛的同时,墨东炎只觉得后背一阵凉飕飕的感觉,心里涌出不好的预感,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我们出去谈谈怎么样?”离夜高深莫测一笑,看着任洁。

    娶,她当然不会娶,她可是女人,怎么娶另外一个女人!

    任洁见离夜没有生气,心里划过一丝疑惑,不解地看着离夜,她第一次看到有人这种时候,不但没生气,还跟她说,我们出去谈谈。

    尽管奇怪,任洁还是大方的站了起来,点点头,“好啊!”

    去就去,打不了又被他打一次,她就没见过这种男人,对女人出手这么重,一点都不手下留情。

    离夜耸耸肩,站起身往门外走去,嘴角的笑意加深。

    墨东炎不是要看好戏么,就不知道他喜不喜欢看自己的好戏。

    坐在那里的墨东炎,看着离夜走出去的背影,莫名的又觉得一阵寒意笼上心头,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离夜不会是要做什么吧?任浩的妹妹他都揍了,还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

    想到这,墨东炎就淡然了,想多了没用!

    殊不知,自己已经被离夜算计上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去,门外的护卫,看到他们两个走出来,立刻退去,不敢久留。

    离夜一路往前走,任洁就在后面跟着,她不出声,她也不出声,两个人就那么走着,城主府中的人,看到他们两个来了,都纷纷绕道而行,不敢出声打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任洁终于忍不住了,她停下身影,双手叉腰,“喂,大半个城主府你都走完了,还不说找我出来干嘛?”

    离夜还是没有停下,但是终于出声了,“说说你为什么要嫁给我,你可知,嫁给我,会有什么后果吗?”

    先不说她不会娶,就算她答应娶,远在天穹峰的某个邪尊听到这消息,只怕这芙蕖城都保不住。

    这不是也许,是肯定!

    “我才不管有什么后果,我大哥让我嫁人,我当然要乖乖听话。”任洁微微一笑,乖巧的说道。

    嫁人,嫁就嫁!

    “所以……”离夜稍稍转身,眼中的光亮,越来越浓郁,黑亮的眸光注视着任洁,“你随便嫁给谁,都没所谓?”

    “当然!”任洁想都不想直接回答。

    嫁给谁都行,反正大哥未必会答应,大哥不答应,她就解脱了!

    “那不如我把墨东炎推荐给你吧。”离夜直接说道,也不绕弯子,对眼前的人,她知道绕弯子没用。

    任洁眨了眨眼睛,墨东炎?就是那个星辰宗的少宗主?

    “我说嫁给他,他未必娶啊,再说了,我已经选择了你,干嘛嫁给他?”那样多麻烦,已经选定了,就他了。

    她倒要听听能有什么理由,她这个人,最怕麻烦了。

    离夜神情没有变化,目光注视着任洁,缓缓吐出四个字:“我想整他。”

    四个字传入耳膜,任洁眼里分分钟闪烁出光亮,整人!?

    随即她怔了怔,她以为这个少年会找很多借口,没想到这么直白的就告诉她,他要整墨东炎。

    够直爽,她喜欢!

    “你整人,我有什么好处,你有理由了,我总得有理由吧?”没什么理由的事情,她可不想做。

    离夜微笑看着任洁,那双锐利的眸子,好像要将她整个人看透。

    “你应该不想呆在芙蕖城,每天抢人气你大哥了吧,你要是选择墨东炎,我倒是可以带你离开。”这样,她不会吃亏,自己也能看场好戏,两全其美。

    任洁立刻跳到离夜面前,双手紧紧抓住离夜的手臂,就怕他下一刻就会反悔似的。

    “你说的!”

    离开芙蕖城,这可是她想了好久的事情了,每天呆在这芙蕖城,每天听大哥的,她早就想出去了,一直没机会,现在有人带她出去,还让她不用每天听大哥念叨,再好不过了!

    离夜含笑点头,“我说的!”

    “成交!”

    “好!”

    两人相视一笑,眼中都透着狡黠,有几分相似,但是仔细一看,又完全不像。

    红莲看到两人的笑容,狠狠打了冷颤。

    太奸诈了,太奸诈,太无耻了!

    坐在屋里的墨东炎,越来越觉得心里的不安逐渐浓郁,他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总之就是觉得,很不安,非常不安。

    为什么会觉得这么不安呢?

    墨东炎还在奇怪,还没想清楚怎么回事,刚刚走出去的离夜和任洁,大步走了进来。

    “离夜,你们出去到底说什么?”墨东炎疑惑问答,他们出去都有大半个时辰了吧,说什么要这么长的时间?

    离夜看了一眼墨东炎,淡淡回答:“没事。”

    有事的人是他!

    “没事就好。”可他总觉得有什么事。

    离夜走到一旁坐下,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笑容,依旧是那漫不经心的神情,让人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任浩的目光来回在两人之间扫视,他总觉得这两个人刚刚出去了那么一会,好像达成了什么协议。

    这个男人他不了解,但是这个妹妹,他再了解不过。

    露出这种表情,她肯定又想做什么。

    “大哥,我决定了,刚刚决定的。”任洁认真的看着任浩,模样非常严肃,眼中晶莹的笑容,却不是那么回事。

    任浩皱了皱眉头,唇瓣轻启,“说。”

    出去了这么一会的时间,她决定了什么?有什么可决定的?

    “我不要嫁他了,我要嫁给他!”任洁直视着任浩,指了指离夜,最后手指停在墨东炎身上。

    “啪!”

    指尖茶杯滑落,墨东炎看着那葱白手指,整个人都傻了。

    她不嫁离夜了要嫁给自己!?

    开什么玩笑?

    这嫁人是随随便便说嫁就嫁,说不嫁就不嫁的吗?这么重要的事,怎么能草率!

    墨东炎身体是静止的,但是他心里已经彻底暴走,就差没直接跳起来。

    他只觉得眼前的人肯定是疯了,不然刚刚说嫁给离夜,现在怎么又说要嫁给自己,简直是不可理喻!

    离夜含笑看着墨东炎,看戏的感觉就是不错。

    看到墨东炎傻掉的样子,离夜眼中的笑意越发浓郁。

    任浩俊朗的脸上,狠狠抽动了一下,但对于任洁的者中举止,他没有多大的惊讶和诧异,可以看出,任洁这样已经不是一两次,更不是一两天了。

    这丫头,不想嫁人就不想嫁人,这次居然把主意打到墨东炎身上了。

    墨东炎是谁,星辰宗的少宗主,他这个妹妹敢嫁,他还不敢让她嫁,到底是谁给她出的主意!

    任浩无声看向离夜,他们出去了一趟,事情就变成现在这样了,他跟洁儿说了什么?

    “大哥,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要不然给你让我嫁给他,要不然我就不嫁,你随便选一个。”任洁抬了抬下巴,眼角余光看向离夜,稍稍眨了眨眼睛。

    那个人都傻掉了呢,整人,这可是她最喜欢的事情之一!

    离夜无视掉任浩看过来的目光,无声看向墨东炎,皮笑肉不笑道:“恭喜。”

    墨东炎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他终于知道背后的凉意是怎么回事了,虽然不知道离夜和任洁出去说了什么,但这件事肯定和离夜有关!

    他们到底说了什么,离夜居然说动了任洁!

    此时此刻,墨东炎有种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感觉,刚刚还在笑话离夜,可转眼,这种事就落在自己身上了。

    现在就被离夜笑话,看他一脸看好戏的样子,这是报复,红果果的报复!

    过了好久,墨东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无声看向任浩,“我不会娶她的,你们另找他人。”

    笑话,他才不要娶!

    中域几大巨头的传人,总不能他是第一个嫁娶的吧!

    邪尊都还没娶呢!

    墨东炎不知道,邪尊大人不是不娶,他很想娶,而且他要娶的人,就坐在面前,算计着他。

    “啧,你不娶,本小姐就不嫁了?”说完,她看向任浩,“大哥,反正我不管,你要让我嫁,那我就嫁他,其他人,想都别想!”

    任洁看着自家大哥,还有那个星辰宗少宗主表情抽搐的样子,忍住大笑的冲动,转身走出屋里。

    “城主大人,你还是尽快把我的事办了,等会我们就走!”墨东炎果断决定,纳闷看着离夜。

    他们之间到底说了什么,那个女人看上去也不好说话,怎么就答应离夜了呢?

    任浩赞同点点头,心里不禁开始想,他只是想让妹妹找个好的归宿罢了,怎么她就是不听呢?

    然后墨东炎站起来,走到离夜面前,满头黑线道:“走吧。”

    离夜淡然点点头,起身往门外走去,看着墨东炎黑了一半的脸色,有些忍俊不禁。

    戏不可不是那么好看的,特别还是她的戏!

    两个人刚走出院子里,墨东炎急忙走到离夜身边,凑到她面前,额上黑线一根接着一根滑落。

    “你到底跟任洁说了什么?”能让她改变主意,这没道理!

    离夜停下脚步,笑看着墨东炎,“你想知道?”

    “当然!”他总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就这么栽下去了吧?

    “我也没说什么,只是实话实说,还只有四个字,然后她就答应了。”离夜清风淡雨道,她的确只说了四个字。

    墨东炎整个人都石化了,他就值四个字!

    四个字就能让任洁改变主意,然后帮离夜?这会不会太夸张了!

    “一点都不夸张,还有,你的事要是不刺激,我就一个人去历练了。”她这次出来可不是跟他们到什么城主府做客的。

    到南境走走,顺便到附近的山脉逛逛,她晋升灵者后,还没有真正的大战一场,她想试试自己现在的实力。

    “放心,不会让你失望的。”墨东炎拍了拍胸口,他都没有绝对的把握,能不刺激吗?

    “好,我在城主府随便走走,你们说完以后,叫我就行了。”刺激就好。

    墨东炎站在原地,看着离夜的背影,忍不住叹息。

    这家伙就是变态,不刺激他还不去了,人家都盼着不危险,他反倒是盼着有危险,不过这次的事情,还真是危险。

    这么长时间没见,也不知道他晋升到什么等级了,从第一天见到离夜后,他就没看出来过离夜到底是什么等级实力,到现在依旧看不出来。

    是用了什么方法,才能隐藏自己的实力,让人看不出来。

    离夜远离墨东炎,红莲就忍不住开口问道:“离夜,我刚刚没觉得,但是现在觉得奇怪,你说的那么明白,那个人为什么还会答应帮你?”

    整的人是什么少宗主,她还是愿意。

    “绕弯子的话,她未必会答应,说直白点,她还会答应。”这就是任洁的性子,她不喜欢绕绕弯弯,直来直去她还能接受。

    红莲想了想,半天也不明白离夜说的是什么意思,她是怎么看出来,那个叫任洁的是这样子的人类?

    “为了反抗家里,直接到大街上抢男人做自己丈夫,这样的人,不会绕绕弯弯。”离夜笑着说道,不但不喜欢绕弯子,还很要强的一个人。

    红莲:“……”

    原理如此!

    离夜算计的不止是一个人,是两个人,就连那姑娘,都被算计了。

    就说离夜怎么可能会吃亏嘛!

    “喂!”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离夜停下步伐,转身看去,就看到一身黑衣的任洁站在不处的走廊上,笑看着她。

    “有事?”离夜挑眉问道。

    “虽然你让我受了重伤,但是是我先出手的,我们就算两清了!”任洁直爽道,反正她经常会受伤,刚刚那么一点,也没什么。

    离夜扬起一抹笑容,笑道:“好啊。”

    她也没打算计较,本来就是两清。

    “你叫离夜?”任洁继续问道,脸颊稍稍泛红。

    “是。”她想干嘛?

    任洁轻咳一声,才又道:“其实,嫁给你也不吃亏,至少,你比刚刚那个要顺眼很多,不过你既然不愿意娶我,我也不会逼你娶。”

    像他这么好看的男人,喜欢他的女人,指不定多少,嫁给他一点都不吃亏,只是他不愿意娶,自己干嘛强人所难。

    虽然她抢了不少人,但是从没逼过谁,不然早就嫁了。

    离夜愣在原地,眨了眨眼睛,这次她没有回答。

    这真的是天大的误会啊,她当然不能去任洁,同样是女人,怎么娶?

    “你们等会要去魔岩山,带上我吧。”任洁挫败的叹了口气,她可是第一次对一个男人,说嫁给你也不吃亏,可惜人家不愿意娶她。

    话说完,任洁往走廊深处走去,去魔岩山,她还要好好准备准备。

    看着任洁离开,离夜心里泛出疑惑。

    魔岩山?

    那是什么地方?

    他们等会要去魔岩山?这就是墨东炎他们这次要去的目的地吗?

    离夜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解释,墨东炎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然后派人来叫她,等告诉她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在了去魔岩山的路上。

    “魔岩山,你们要去找什么?”离夜看着不远处,乌云笼罩的山峰。

    魔岩山和芙蕖城的不是很远,但是芙蕖城的人,从来不去魔岩山,相传这座山就如同一座迷宫,进去了后,就再也出不来了。

    曾近也有人不信这个传说,就闯进了魔岩山,最后这些人,再也没有出来过,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他们已经死了!

    一旁的任洁见墨东炎不说,自己开口对离夜解释道:“他们到魔岩山能干嘛,目的再明显不过,相传魔岩山里,有一种魔岩矿,这种矿石坚不可摧,它是铸造兵器的最佳材料!”

    任洁是自己要求来的,任浩再不准,也拗不过自己这个妹妹,最后只能放行。

    “铸造兵器的最佳材料?”离夜喃喃重复了一遍任洁的话。

    中域看似平安无事,各站各位,实际上,暗涌涛涛,随时就能发生一场惊天大战!

    现在星辰宗要找魔岩矿,目的再明显不过。

    兵器这种东西,在大战的时候,是不可缺少的,一个灵师拥有一把好的兵器,胜算会提升不少。

    中域还真是不平静,各方势力都心怀鬼胎,想要削减其它势力。

    墨东炎看了一眼任洁,她知道的还真多,还以为这件事只有任浩知道,没想到她也知道,甚至准备的比任浩给他们准备的还周全。

    目光落在任洁的储物袋上,当时她把东西拿出来的时候,他可是吓的不轻,然后她居然说……我只准备了两份,所以,没你们的份。

    “离夜,你说我怎么会想嫁给他?”任洁嫌弃的看了一眼墨东炎,撇了撇嘴,她当然没想过,只是帮离夜整人而已。

    离夜看了一眼墨东炎,看到他顿时黑了半边脸,嘴角无声勾起笑容,然后淡然看回任洁,双手摊开,耸耸肩。

    任洁的话,没把离夜和墨东炎惊到,倒是吓坏了墨东炎带来的随从。

    这个女人在说什么,她说要嫁给他们少宗主!

    嫁!

    少宗主要成亲了!?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这可是他们宗主一直盼着的事情!

    “还不快点走,天黑前必须要进入魔岩山。”墨东炎没有否认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他就是来找魔岩矿的。

    星辰宗需要这批矿石,来强大自己,魅宗的月媚回来了,月媚消失的这段时间,魅宗没有多大变动,如今她回来了,魅宗不会再没有动静了。

    一行人加快速度,往那座乌云笼罩的高山走去,他们速度极快,但是越靠近魔岩山,天色就越黑。

    到达魔岩山的时候,四周已经是漆黑一片,而魔岩山范围外的地方,还是光亮依旧。

    “我这把剑就是魔岩矿打造的,虽然没你的那把剑邪门,但也是世间难得的兵器。”任洁把自己剑拿出来,递给离夜看。

    离夜没有伸手去拿,目光落在那把乌黑的长剑上,再看看天色。

    “魔岩矿打造出来的兵器,是黑色的?”这天会这么黑,不会是因为受到魔岩矿的影响吧?

    任洁正要说话,墨东炎已经抢她一步开口,“传闻,魔岩矿有两种,一种是黑色,那矿石比墨水还黑,所以打造出来的兵器,就是黑色,这种矿叫魔矿,另外一种是白色,它纯白无暇,可打造出来的兵器是白色,叫岩矿。”

    “找到两张矿石的任何一种,都能打造兵器,可却又瑕疵,而且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什么矿铸造的兵器,唯独找到魔矿和岩矿,生长在一起的魔岩矿,才能打造出正常颜色的兵器,但是很难。”任洁紧接着说道,说的时候,还不忘瞪了一眼墨东炎。

    抢什么抢,他要说就说好了!

    真讨厌!

    墨东炎再一次感觉到,自己被深深的嫌弃了,他被这个女人嫌弃!

    “白色和黑色,是不同,又怎么能找到两种颜色在一起的魔岩矿是吧?”离夜看到他们之间的互动,但是没有点破。

    魔岩矿,的确是好东西,难怪要这么人一起来,感情是来搬东西的!

    “所以说他们是痴心妄想,没有任家人的带领,他们根本不能找到矿石,被说魔岩矿了。”任洁白了一眼墨东炎。

    任家人?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任家就是守护这座魔岩山的家族吗?

    这么大一个矿石山,的确是需要家族守护。

    “能进山了吗?”墨东炎太阳穴不停跳动,他们站在外面,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她要什么时候才能进山?

    任洁嘿嘿一笑,指了指天空,“你不是说,天黑前必须进山吗?我偏偏不要,等天黑了再说。”

    “噗嗤!”

    “咳咳!”

    ……

    身后传来各种声音,星辰宗那些人,一个个差点没笑趴下,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少宗主就这么栽倒在一个女人手里。

    离夜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她现在越来越觉得,找任洁帮忙,太对了!

    “你……你……很好!”墨东炎忍住暴走的冲动,这个女人,他记住了,就是跟他作对,好,给他等着!

    任洁才不担心墨东炎,她可是知道,要整墨东炎的不止她一个,她奈何不了,还有离夜,所以,他没有赢的可能。

    天色逐渐昏暗,魔岩山比刚刚更黑了,在魔岩山范围外,还能看到星辰月色,他们所站的位置,却是一片漆黑,就连身边的人都看不清楚。

    “完了……”任洁看到这种情况,低声嘀咕。

    她只顾着和墨东炎作对,完全忘记了,到了晚上,魔岩山会是这种情况,现在……他们进不了山啊!

    “点个火把不就好了。”离夜从储物手镯拿出透明的玉瓶,玉瓶中间,一缕细小灼热的光芒漂浮着。

    墨东炎叹气道:“到了晚上,魔岩山不管什么光,都扩散不开。”

    所以他刚刚才说,再天黑前要进山啊!

    “现在能清楚了。”离夜指了指自己手里的玉瓶,她的可是异火,异火能焚烧天地间的一切。

    乌黑之中,逐渐有了一丝光亮,终于能看到对方所站的位置,能看清楚前面的路。

    “这是什么火?”墨东炎惊奇道,怎么会照亮!

    星辰宗的人也觉得奇怪,他们出来的时候,宗主明明说过,晚上就老实呆着别动,因为魔岩山晚上漆黑,即便玄兽也不敢随意走动,所以只要待在原地不动,就能够平安度过一晚上。

    现在这个公子拿出的火焰,居然能照亮魔岩山!

    任洁双眼睁大,看着离夜手里的玉瓶,脸上露出惊喜。

    “异火!”

    ------题外话------

    啊啊啊,不好意思,昨晚太冷,然后抱着本本躺床上码字,结果码着码着就睡着了,最后最后,还差一点字,今天上班,工作忙完码好,就已经到这个点了,么么么么么,表拍表拍,最近实在是睡太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