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十四章 出鞘的吾邪
    离夜满头黑线转身,抬头直视站在二楼的展瞳,是那般的轻狂不羁。

    “你斗你们的丹,小爷换小爷的东西,是不是炼药师,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话落,离夜转身就走,心里不禁叹息

    。

    壁城这消息传的也太快了,她从拿到炼药师徽章到现在,还不过一个多时辰,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了似的。

    站在展瞳身边的炼药师,神情大变,不敢置信看向展瞳。

    “展瞳公子,他难道就是那个年轻的炼药师!”从炼药公会传来的消息说,他不过十八岁之龄,如今已经是超神品炼药师了!

    可他妈的,这也太年轻了吧!

    看上去哪里有十八岁!

    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刚刚还以为这是夸大的传闻,一直没相信,结果现在就看到本人了!

    亲娘啊,这是真的!

    比展瞳公子,更具有天赋的天要是,比银瓶小姐更年轻的炼药师。

    展瞳平静点点头,没有恼怒,也没有气愤。

    “就是他。”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迟早有一天,壁城会出现,比他更厉害的天才。

    毕竟临天大陆这么大,什么样的人不会有,他不过二十岁才炼制出超神品,眼前的人不过十八岁,整整小他两岁炼制出超神品的丹药。

    他没有沮丧,也不会嫉妒,甚至是兴奋,终于,终于能找到一个匹敌的对手了。

    十八岁的超神品炼药师,就不知道你成为王品,是什么时候?

    就算比他快,他也不会放弃的,世界这么大,天地间,有着各种契机,只要他努力,就肯定不会让这个年轻的炼药师追上。

    展瞳的双眸中,燃烧起淡淡的斗志,那是孟银瓶都不曾让他有过的情绪。

    有些人,遇到了他认为,能和自己匹敌的对手后,总会兴奋不已。

    展瞳的炼药术也许不是最高的,但在同一辈中,在壁城里,已经没有人能超越他,如今遇到了这么一个,他心里当然就会视离夜为最大的对手。

    有对手的出现,他就能更快更精致的的提升自己的炼药术,对手,这就是有对手的好处了吧。

    离夜走出逍遥阁,蔺药跟在身边,看他头也不回的往前奏,蔺药也不生气。

    走出逍遥阁后百米外,离夜停下脚步,转身看向蔺药。

    “你带我来逍遥阁,是为了让我看展瞳吧?”看的不是展瞳这个人,是他的天赋。

    这老头的做法她虽然不认同,但是不得不承认,他是想给自己一个警铃。

    他担心自己会骄傲,毕竟十八岁的炼药师,炼制出超神品,在外人的吹捧下,多少都会骄傲,所以他带自己来见展瞳。

    就是为了告诉她,你不是这个世上唯一的天才,即便现在的天分比展瞳高,可你一旦骄傲,就会被展瞳远远甩在身后。

    蔺药笑而不语,这小子不但天赋高,还很聪明,就不知道他看出来了没有

    。

    见蔺药不说话,离夜无奈继续道:“还有就是,让我看清楚展瞳真正的炼药师实力,不只是王品那么简单?”

    一个二十岁能成为超神品的炼药师,她早就知道展瞳在隐瞒自己的实力。

    五年时间,他不可能只提升两个品级,也许在寻常人眼里,这速度是快的,但是对展瞳来说不合理。

    蔺药眼中闪过光亮,神情有几分诧异,他小子真看出来了?

    看到蔺药眼中的诧异,离夜嘴角微微勾起弧度,她就知道是这样。

    “这位前辈,虽然你把我带过来,这种方法我不是很高兴,但还是要谢谢你。”离夜稍稍颔首,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他担心自己骄傲,特意带自己来看,尽管她知道自己不会骄傲,但这是他的一份心意,给她的一个警铃。

    人有个时候,还真是在不知不觉,就会得意忘形。

    只是……她不会,她也没那个时间。

    蔺药这次没有再追上去,双手负在身后,笔直的后背稍稍弯下,神情含笑,吊儿郎当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孺子可教!

    这次到南境走一趟,倒是遇到个宝了。

    拥有这个高的天赋还能不骄不躁,不容易啊,主会那群小子丫头,早就傲翻了天。

    他们再那么骄傲下去,等这个年轻人到了中域,到了主会,还不知道给他们一个什么样的打击,他突然有点期待了。

    那些臭小子,也该是时候让人好好收拾收拾他们了,不然他们还真以为,天下间,就他们是天赋最高的炼药师。

    十八岁的超神品炼药师,主会貌似也就那么一个,而他从小待在主会,从小接触药材,再加上他的天赋,十八岁没达到超神品才奇怪。

    这个年轻人……他接触了炼药几年呢?

    “年轻人,早点来主会啊,老夫在主会等你,就不知道到时候,你是什么品级的炼药师。”蔺药渐渐消失在人群中。

    还真是让人期待!

    离夜走远后,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转身往后面看去,可蔺药已经消失在人海,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离夜,你做什么?”红莲疑惑问道。

    离夜稍稍摇头,“没事,刚刚忘记问,那老头是不是炼药公会主会的人了。”

    她可没忘记孟枭看到他名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

    炼药公会主会的人,算人,人走了就不问了。

    离夜继续往前走去,是不是炼药公会主会的人,并不重要,等到了主会,一切不就弄清楚了。

    “离夜,还有一个月才是炼药师的比试,这一个月,咱们要干嘛?”以它对离夜的了解,他们不会就这么呆在这里

    。

    这个壁城,有炼药公会在,基本上没什么事,灵师对炼药公会,还是有几分忌惮的。

    “明天到周围壁城周围的城镇看看。”离夜若有所思道,她对壁城的了解也差不多了,等会去打听一下崛域森林,暂时就能离开壁城了。

    炼药师的比试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反正她也不着急,而且她刚刚才知道。

    这五年一次的比试,还有分的,三十岁以下的,为一场,三十一岁到五十岁的为一场,五十一岁到一百岁的为一场,百岁以上的,又是一场。

    三十岁以下,展瞳和孟银瓶都是三十岁以下,到时候应该会碰上他们两个。

    离夜想着,脚步大步往前走去,那绝美的倾城容颜,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

    第二天大早,离夜往壁城的传送口走去,可她才刚走到传送口,就看到孟枭匆匆赶来,一张老脸涨红。

    “小子,你不参加炼药师比试了?”孟枭紧张问道,炼药师比试,五年一次,比不上主会的炼药师大会,可也不容易!

    离夜无语看着匆匆赶来的孟枭,她没说不参加。

    “不是还有一个月,还早。”离夜淡淡说道,她总不能这一个月的时间,就浪费在壁城,每天在壁城无所事事吧?

    孟枭狐疑的看着离夜,迟疑问道:“那你这是要去哪里?”

    不参加完炼药师比试,他想就这么走了,别说门没有,窗户都没有。

    “去南境其它地方走走,这么大的地方,总要走走不是。”离夜清风淡雨道。

    她又不是不回来了,这么紧张干吗?

    “真的?”孟枭不确定问道,只是去走走而已?

    “真的。”离夜点头回答,汗颜看着孟枭,他对自己这是多不放心。

    而且这炼药师的比试,五年一次,这次没参加,下次还能参加,他干嘛这么紧张?

    再说了,她说了会参加就参加,哪里有那么多真的假的。

    孟枭满意点点头,然后转身摆了摆袖子,“那你走吧,年轻人,是该多历练历练,记得早点回来。”

    他想去中域,靠自己的力量去,历练是必要的。

    不过听说昨天有人看到蔺药了,可他派人去打听,就有人说他已经离开了。

    这个老东西,到了这里,都不来见他!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孟枭一脸满意离开的样子,然后继续往传送口的方向走去。

    拿出炼药师徽章,以及水晶卡,离夜才知道,这两样东西加在一起,这么有用,整整少了一大半的钱!

    她终于知道炼药师这一行,有多值钱了,地位的有多高了

    。

    接待离夜的人看到她拿出炼药师徽章,脸上闪过一丝惊愕,随即逝去。

    他就是壁城人人口中那个年轻的超神品炼药师了,难怪他要离开的时候,炼药公会会长,会那么紧张。

    把一切办妥后,接待的人双手递上把炼药师徽章,水晶卡,蓝色水晶递给离夜。

    炼药师,即便对方再年轻,还是恭敬点的好。

    离夜接过东西,把水晶卡和炼药师徽章放进储物手镯内,握着蓝色水晶,大步往传送口走去。

    两道身影站在空中,俯瞰着地上的一切,目光落在走动的白色身影上,嘴角勾起淡淡轻笑。

    “尊主,王妃这是要去哪里?”银翳不解问道,他们没有用空间传送,速度虽然要比空间传送空间要快,但中途还做了点事,所以耽搁到现在才来。

    可是他们当到这里,就看到王妃要离开壁城,王妃是炼药师,她应该要参加这次炼药师比试才对啊。

    如仙的男人,嘴角笑意加深,不急不缓道:“历练。”

    距离比试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夜儿哪里会闲在壁城,最近的壁城,都是炼药师之间的明争暗斗,夜儿不会想这些,所以,她干脆选择出去历练。

    银白色的衣袂,随着墨丝随风飞舞摇曳,他不过只是站在那,天地就已黯然无光。

    银翳站在纳兰清羽身边,对于这一幕,他稍稍低头,不敢多看。

    第一眼看到尊主的人,不会有人认为,这样的一个人,会是邪尊,这么仙姿飘逸,宛若谪仙一般的人,谁能联想到邪尊两个字。

    然而就是拥有这样外表的一个人,是他们天穹峰的尊主,人人闻风丧胆的邪尊。

    那些人听到尊主,会退避三舍,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见过尊主手段的人,不会再有人,敢怀疑,尊主身份的真实性。

    尊主的不同,只有在王妃面前,仅此而已。

    “尊主要跟上去吗?”王妃去历练,应该会遇到麻烦,他们跟上去,不现身的话,应该能帮到王妃。

    纳兰清羽柔和一笑,轻轻摇头,“无声跟着她,不让她发现,本尊都要很谨慎才能做到。”

    跟着夜儿,很快就会被她发现的。

    银翳诧异的看着纳兰清羽,尊主都要这么谨慎?可王妃……才……对了,刚刚他看了一眼,好像又看不出来,王妃是什么等级了。

    可不管王妃是什么等级,以尊主的实力,王妃也能发现?

    “你的实力她暂时打不过,但是完全能在你手下全身而退。”夜儿完全能做到。

    银翳呆呆眨了眨眼睛,就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

    尊主的话,肯定是真的,这点毋庸置疑,他也知道王妃天赋高,可没想到,会这么厉害!

    “尊主不去吗?”银翳再次问道,尊主放心王妃一个人?

    纳兰清羽看着传送口的方向,蹙了蹙眉头,转身往壁城里面走去,“不用了

    。”

    银翳看的,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尊主居然不去!?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他的样子,明明就是一脸不放心,可最后的决定,居然是不去了!

    往壁城里面走去的纳兰清羽,眉头稍稍蹙起,不是每次的历练,他都能跟着夜儿,即便不放心,他还是不能去,在危险的时候,他会忍不住出手,哪怕他的自制力再强,但在夜儿这,并没有什么作用。

    为了能夜儿尽快到中域……还是不去了。

    坐上通往南境各处的传送船,离夜还不知道纳兰清羽也到了南境壁城,她走进自己的房间,想再一次吸收传送空间的灵王之力,然而过了一段时间,离夜就睁开了眼睛。

    没用!

    尽管她也感觉到了灵王之力,可这次灵王之力好像对她也没有多大用处。

    “难道,晋升灵者后,灵王之力就没有多大用处了?”灵王之力没用,那只能是灵皇之力了。

    只是南境这么个地方,拥有灵皇级别的人,应该会很少,他们有灵王,肯定不会以灵皇来维持空间传送。

    “算了。”离夜站起身,灵王之力没用了的话,也没办法了,总不能特地找一个用灵皇来维持的空间传送通道。

    银船上的人只有离夜一个人,可能是这一次南境有炼药师比试,很多人都有直接留在了南境,打算等炼药师比试完了以后才离开。

    又是一个传送口,银船在传送口前停下,离夜以为应该也没人的,结果银船刚刚停下,就有一群人走上来,大概二三十个,身上的衣服也比较统一。

    黑色的长袍,衣襟上,以银线绣着点点星辰,巧夺天工,栩栩如生。

    离夜看着他们走上来,他们也看到了离夜,但是两者并没有说话,也没有多看一眼,那些人就直接走进去了。

    黑色的衣服,星辰图腾……

    离夜皱着眉头,这个情况有点眼熟,好像听清羽说过……对了,星辰宗!

    他们是星辰宗的人!

    离夜不留痕迹收回目光,传送口的人还在陆续上船,当最后一个男人,走到船上,他看了看基本上只有他们星辰宗众属的银船,了然点点头。

    最近南境有那么大的事,应该没有几个人会离开南境的,不过那个少年……

    炯炯有神的目光注视着离夜,脸上带着诧异,还有不解。

    离夜站在船头,双手负在身后看着黑夜中,偶尔闪过的银光,那些都是路过的传送船,星辰宗走上来的人,她没有怎么理会,可等最后一个人走上来后,她就觉得,有一道灼热的目光在看着她。

    皱了皱眉头,离夜想了想,到了临天大陆后,她好像没见过星辰宗的人,上次那个男人,虽然也穿着黑色衣服,但衣服上没有绣半点东西,应该不是星辰宗的人

    。

    反倒是他的那种气息,和曾经在暮夕城见过的那五个人有点像,如果说那个人是星辰宗的少宗主,她会觉得对方是无情宗的少宗主比较像。

    “少宗主?”走在那人前面的人,见他们家少宗主走上船后,整个人呆愣的样子,狐疑叫道。

    有什么不对吗?

    少宗主怎么老盯着人家少年看,那少年长的是比较俊美,但是……毕竟是个男人啊,少宗主这么看人家,好像有点不太好吧。

    只见那男人脸上露出笑容,大步往离夜那边走去,见到熟人,总得打招呼啊。

    本来任由他们去的离夜,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神情微变,心里泛起疑惑,星辰宗的人来找她干嘛,还是什么少宗主。

    看来上次那个,的确不是星辰宗的少宗主了,气息都不同。

    气息越来越近了,离夜迟疑了一下,这才移动步伐,转身往往身后看去,当那黑色身影落入眼帘,离夜有些诧异。

    看到来人,离夜再次怀疑,是不是中域每个巨头的人,都知道风启大陆的存在,不止是知道存在,还都去过。

    不然才这么几天的时间,她怎么就见过两个!还都是两个少宗主!

    现在不用怀疑了,前几天那个,肯定是无情宗的少宗主。

    三宗,魅宗,无情宗,星辰宗……

    只有三宗,不可能一个大男人,那么冰冷,还是魅宗的少宗主,她可不认为像月媚那样的一个人,会选择那样第一个接班人。

    “我们又见面了。”男人咧嘴笑道,眼中闪过深邃。

    怎么也没想到,当初在风启大陆见到少年,如今已经踏足了临天大陆,他是怎么过来的,风启大陆知道通道的人应该很少了吧。

    即便偶尔有几个古老的家族,知道临天大陆的存在,知道的也不多。

    那他是怎么过来的?

    离夜注视了一会面前的男人,面无表情道:“我们没那么熟,你大可以装作不认识。”

    她正打算这么做,他要是不过来打招呼,就算等会看到他,自己也绝对会当做不认识,他们哪里认识,明明只是见过一两次罢了。

    站在男人身边的随从,听到这两句对话,顿时傻眼了,他们少宗主,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个美少年了!?

    目光来回看了两个一眼,随从自居的离开,往船舱内走去。

    看到下属离开,男人才又笑道:“那我就再自我介绍一遍,我叫墨东炎。”

    他们可是见过的,怎么能装作不认识,那样太可耻,太可耻。

    离夜注视着墨东炎,太阳穴稍稍跳动,他不用介绍,她记性没那么差,这么个人还是能记住的

    。

    “嘿嘿嘿,记起来了吧,对了,那什么从那以后,你是不是没有再见过那个叫孤鹰的?”墨东炎神秘一笑,对着离夜眨了眨眼睛。

    离夜看了一眼墨东炎,然后摇了摇头,“我一点都不想知道。”

    这家伙都知道孤鹰的名字了,这还用问吗?

    在风启大陆的时候,他和孤鹰应该是第一次见,现在就不知道了,反正风启大陆后来,是没有孤鹰的消息,本来她是想着,请孤鹰帮忙去训练北宫联盟弟子。

    雇佣兵,经验肯定是丰富的,让孤鹰训练北宫联盟的人,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不过最后没有找到人,她也放弃了。

    可孤鹰像消失了似的,现在墨东炎这么问,不用说,也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少宗主,没想到他是星辰宗的少宗主,当初就该狠狠坑他一笔!

    现在既然遇到了,为时……还不晚。

    离夜面无表情的脸上,逐渐扬起淡淡笑容,星辰宗的少宗主,听起来不错,以前没坑,现在狠狠的坑,和她抢人,还把人抢走了。

    抢走就算了,还到她面前炫耀……好啊,太好不过了。

    墨东炎看到离夜脸上含笑的模样,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危机,见离夜没有回答,脸上的笑容,有些保持不住。

    这小子,不会就猜到了吧?

    想想也是,上次他那种恐怖的爆发力,还有……九天穹诀!对啊,他会九天穹诀,那就是和天穹峰有关系,和天穹峰有关系,出现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

    以邪尊的实力,送一个人过去,带一个人回来,都是简单不过的事。

    只不过,这小子,到底有什么特殊的,能让邪尊把九天穹诀教给他,那可是天穹峰不外传的灵诀招式。

    “你们这是去哪?”离夜转移话题,这个空间传送道,能在南境游走,也能走出南境,他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墨东炎见离夜不想回答刚刚的问题,迟疑了一会,才开口说道:“去哪里,去做什么,不能告诉你,但是,能带你去,要去吗?”

    他一个人坐在传送船上,应该还没有要去的目的地吧?

    离夜嘴角笑意越来越深,笑看着墨东炎,“好啊。”

    他这么说了,怎么好拒绝。

    “那就这么说定了!”墨东炎大笑道,这一路上,总能知道,他和天穹峰是什么关系了吧?

    正确的说,是和邪尊有什么关系,他还没听说过,天穹峰有这么一个年轻人。

    “一言为定。”离夜嘴角的弧度,逐渐完美。

    红莲看到这一幕,有点不忍心看下去,离夜虽然在笑,但是离夜笑的时候才可怕啊,这个人类,未来的日子很危险啊,不知道就会被坑,不过看他笑的这么开心,就算被坑,说不定都没有察觉。

    “好啊好啊

    。”墨东炎满意点点头,转身往船舱走去。

    他一心以为,这一段时候,最起码能够知道离夜和纳兰清羽的关系,殊不知,自己早被离夜算计上了。

    看着墨东炎离开的背影,红莲忍不住轻啧,当然这话只有离夜能听到。

    “啧啧,太可怜了。”

    离夜淡淡一笑,轻声问道“你是不是也想可怜一下?”

    红莲几乎反射性回答,“不用了!”

    那种情况太可怕!

    银船还在继续行驶,速度如闪电一般,但是在银船上的人,不会感觉到半点颠簸。

    行走了三天,传送船终于再次停下,船上的人,大步走出来,往传送口走去,脸上还有莫名的兴奋。

    墨东炎虽然没告诉离夜,他们要去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情,但一路上,离夜也没问,甚至连提都没提过。

    这让墨东炎郁闷的,他还以为离夜会忍不住好奇,追问他,到底去什么地方,要做什么事。

    结果目的地都到了,他依旧这么淡然,半点事都没有,也一点都不好奇。

    这下换墨东炎忍不住了,两个人走出传送口,迎面而来的就是新鲜的空气,以及吵杂繁闹的人群。

    “我说,离夜,你就一点都不好奇?”都已经这么长时间过去,他还真能忍住不问?

    离夜耸耸肩,微微一笑,“我好奇有用?”

    这么多星辰宗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星辰宗内部的事,带着她只怕都是违反规定的,不过墨东炎是少宗主,这点事完全可以摆平,再告诉她星辰宗要做的事,想想都没太可能。

    墨东炎无声看了一眼离夜,然后直接往前面走去,离夜好奇也没用啊,自己又不能说。

    “这里是南境什么地方?”离夜环视了一眼四周,这么繁华,但比起最近的壁城,要冷清不少,能确定的,这里还是南境范围。

    要离开南境,不是三天时间就够了的,这点她还是能知道。

    “这里叫芙蕖城,南境最繁华热闹的城市之二,我这次是接了宗里的一个差事,等会你可以随便在芙蕖城逛逛,然后带你去找好东西。”墨东炎神秘一笑,那可真的是好东西。

    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她没意见,芙蕖城,她正好也能逛逛。

    过了一会,墨东炎又走到离夜身边,小声道:“芙蕖城,你要注意三个势力,一个是城主府,一个是富商海家,最后一个青帮。”

    “我不会主动动手。”离夜看了一眼墨东炎,她可以不主动出手,可有人找上门来找茬,她没理由不去理会。

    她北宫离夜可不是什么好人,被人欺负到头上了,还能忍下去。

    “好!”墨东炎点点头,这个没问题,没道理让人家打过来了还不还手,这种事,要他他也不做

    。

    他们也就停留几个小时,应该没什么事的。

    离夜走出广场,直接往芙蕖城中心走去,清冷的声音传来。

    “你们要办什么就去办吧,我到处看看。”星辰宗的事,她也没兴趣参加,她比较好奇的是,什么样的东西,能被墨东炎称之为好东西。

    等会还要去找,那她等着就好了,等着去找那个所谓的好东西。

    毕竟好东西,谁也不想错过。

    舔了舔唇瓣,离夜邪魅一笑,没入人海中。

    离夜走远,星辰宗的人急忙围上来,走到墨东炎身边,有些迫不及待。

    “少宗主,他是谁啊?是不是哪个大势力的公子或者是少主?”也不对啊,他们还没见谁,能让少宗主这么礼待,中域那些少主公子,少宗主也没有这么礼待。

    墨东炎转身白了他们几个一眼,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他的身份,我都不知道,能告诉你们?”

    要知道就好了,他现在也不用一头雾水。

    出现在风启大陆,会九天穹诀,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才能学会九天穹诀,也没人听说,天穹峰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什么传人之类的。

    邪尊,最近在想什么……

    墨东炎猛地摇摇头,邪尊想什么,他们什么时候知道过!

    站在原地的星辰宗的人,相视一看,偌大的问号出现在他们头上。

    连少宗主都不知道,他们看上去很熟好不好!

    在芙蕖城大街上走过,还没走几步,离夜发现很多人看着她,他们看着她就算了,眼中还带着惋惜和同情。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

    “要不要告诉他,让他快点离开这里,躲过一劫?”

    “现在不走,等会就来不及了。”

    “可不是。”

    ……

    芙蕖城的人看到离夜,脸上都是一片深深的同情,况且这个公子还这么俊美,只怕是更夸张了。

    不少人已经开始收拾东西,摇头叹息的离开,街上一时间,少了大半的人。

    离夜一阵狂汗,这是什么意思?她应该也是一表人才,看上去没那么可怕吧,这些人怎么看到她,就纷纷收拾东西,就好比看到了这个世上最可怕的事情。

    就在众人收拾东西匆匆往家里走,离夜站在原地,犹豫要不要找个人问问的时候,嚣张跋扈的声音突然响起。

    “来人,把这条街都给本小姐围起来,不要放走那个长的不错的男人!”

    一时间,整齐的脚步声传来,很快就看到一群身穿铠甲的,手持同一兵器的士兵跑来,而刚刚还一脸同情看着离夜的人,一下子,活像是见到鬼似的撒腿就跑

    。

    整条街顿时陷入混乱,所有人都往回赶,就算有人摔倒了地上,根本顾不上去追究谁推到自己,谁踩了自己,二话不说,直接爬起来往前跑。

    离夜看着他们混乱的举动,匆匆的步伐,额角划下一滴汗珠。

    她真怀疑,此时此刻,地上裂开一条缝隙,他们这些人会毫不犹豫钻下去,这也太库张了吧,究竟是谁来了?

    不过一会的功夫,一整条街的人,消失的无隐无踪,只看到散落一地东西,可是也没有人来得及去收拾,人就已经跑没影了。

    长得不错的男人……说的不会是自己吧!

    离夜一个激灵,然后看着整齐划一跑来的两队人,站在街边两侧,停下步伐。

    一整条街,两边站满了人,他们严谨站在原地,可好奇的目光,还是忍不住往中间站着的白衣少年看去。

    当那绝美的容颜落入眼帘,看到离夜模样的人,惊的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这……这个人也太好看了吧!

    离夜无语看着站在街边两侧的人,现在不用怀疑,这些人就是冲着她来的,不过她这是第一次到芙蕖城,到底是谁摆出这么大的阵仗“欢迎”她。

    一道冰冷的寒意,骤然而下,空中一道黑色身影闪过,她穿着一袭黑衣,手上持着黑色的长剑,神情嚣张,黑色长剑,笔直从空中落下,往地上的白衣少年劈去。

    冰冷寒意袭来,离夜稍稍垂眸,遮住眼中的冰霜,但她依旧没有动,哪怕是空中落下的剑刃,距离她不过一米的距离,她还是站在那里。

    两旁的护卫,看到这一幕,一颗心都揪起来了。

    小姐啊,你下手可轻点,这位公子是真的长得不错,要是被你打坏了,这可不好。

    一米,半米……眼看着剑刃就要落到离夜头顶,不少护卫都扭过头,不忍心看接下来发生的一幕。

    就在这时,一道蓝色光束,在空中一闪而过,冰冷的杀气,让温度极速下降。

    “锵!”

    剑刃相碰,发出刺耳的声音,身穿黑衣的少女,看到突然出现的长剑,四周泛着淡淡淡蓝色剑气,还来不及惊讶,那把剑已经自己出鞘直接往她攻击而来。

    黑衣少女脸色大变,看着飞来的长剑,急忙后退。

    吾邪招招杀意,在空中肆意狂砍,看上去毫无章法的攻击,却让黑衣少女,招招败退,甚至有好几次,才躲开了攻击。

    街边的护卫,看到这一幕,惊的下巴差点脱臼。

    不是吧,这只是一把剑,一把剑主动攻击!

    能做到如此,这件兵器的品级肯定不低啊,主人有危险的时候现身保护,甚至还能自行攻击。

    他们小姐,应该是灵者级别了吧,芙蕖城同辈中,她算是少有对手了,没想到现在被一把剑给困住了,就这么下去,应该差不多就快输了

    。

    而那少年,连看都不看一眼,就那么静静站在原地,嘴角的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是那般的绝美。

    离夜嘴角含笑,听着空中的动静,不用眼睛看,仿佛就已经知道了那是什么情况,也知道吾邪占据着上风。

    吾邪,是杀伐之剑,它本就无主,从来都是随心所欲杀人,控人,直到握在离夜手上,它才有了收敛,不再像无主时那般随心所欲。

    即便有时它单独出鞘,离夜也会控制它,不会让它肆意狂杀,但是这一次,离夜没有任何阻止。

    不管吾邪如何出手,离夜不管不顾,也不曾制止,好像没看到似的。

    吾邪这么长时间,一直压制着它的嗜血狂杀,难得可以肆意妄为一番,当然不会手下留情,而且会比平时更可怕。

    黑衣少女惊悚的看着飞来的长剑,剑气从她脸颊划过,她急忙错开,拉开了两者之间的距离,剑刃尽管没有划破那晶莹剔透的肌肤,但冰冷的剑气,几乎是贴着她的脸过去的。

    寒霜的杀气,渗透心底,整个人仿佛站在冰天雪地之中一般。

    这是什么剑?好冷!

    黑衣少女面带惊悚,匆匆躲开,拉开她和吾邪的距离,然而她脚步不过刚刚移动,吾邪就好像知道她要做什么,立刻跟了上去,速度极快!

    尖锐的剑刃,指着那一点眉心,之间的距离,不过一指长,蓝色的剑气,旋转着漩涡,速度越来越快,那一指长的距离,也在拉近。

    “够了够了,我认输,我认输!”她怕了还不行吗?

    离夜唇瓣稍稍上扬,垂下的眼皮抬起,透着寒光,认输就够了吗?

    她说了,她不会主动出手,但是这个是别人主动找上门来的,没道理不应战。

    既然要打,那就该狠狠的打!

    黑衣少女看了一眼地上的白色身影,牙齿咬了咬唇瓣,双眼透着愤怒,她都认输了,这个人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喂,我已经认输了,快点收回你的剑啊!”她继续叫道。

    她才不让家里的护卫救,输了就是输了,可没想到在芙蕖城她打败了那么人,今天居然输在了一把破剑上!

    离夜转身,稍稍抬头,没有温度的身影看向空中,殷红唇瓣轻启。

    “它很久没这么畅快的出鞘,现在可不是你认输,就能结束的了。”离夜直视着空中身影,目光中闪烁着冰冷,冰冷中含着淡淡笑痕。

    吾邪现在很开心,它是不会这么快停下来的。

    ------题外话------

    这章是昨晚的,今晚还有一章,另外星期天那一章,某甜会尽快补回来的,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