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十三章 你就是那个炼药师吗?
    离夜不明所以看着孟枭的举动,手掌被按在那块红色石头上面。

    “这是什么?”离夜看了一眼红色石头,几个呼吸过去,石头依旧没反应。

    孟枭抬起头,脸上咧开笑容,笑着说道:“验龄石”

    离夜看着手上的石头,眨了眨眼睛,验龄石的意思,就是这块石头,能够测验出她到底多大?

    验龄石

    围观在一旁的炼药师们,听到这一幕,纷纷围了过来,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看着离夜手掌下的红色石头。

    这个看起来不到二十的小子,等会就知道有多大了。

    不少炼药师脸上出现一抹冷笑,看样子,这是要被当场戳穿了,怎么可能有人,不到二十岁就能炼制出超神品的丹药

    别说他们不信,现在是会长大人也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其实这些人是想多了,孟枭测试离夜的年龄,只是为了确定,而不是为了揭穿。

    十几岁的少年,能炼制出超神品丹药,这不只是能咋南境引起轰动,即便是中域的主会,也是一场震撼

    他当然要确定这个年龄,看看这个少年,天赋炼药的天赋,究竟有多可怕

    众人注视着红色矿石,过了一会,平静的石头终于有了动静,一段白色的痕迹在石头上划过,如天边划过的流星。

    第一道印记闪过,随即消失,然而又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一道接着一道,周围的人屏住呼吸,在心里默数,一,二,三,四,五……

    痕迹闪过的次数越来越多,同时也越来越快。

    离夜惊奇的看着,她还不知道,临天大陆有这样的东西,验龄石,测验年龄,这东西听起来还不错。

    当十八道白色痕迹闪过,红色矿石上,不再有任何动静。

    离夜不禁轻啧,这东西还真不能小看,居然真的能验出她的真正年龄。

    十八十八

    所有人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在红色矿石上的白色痕迹闪过十八道后,他们呆呆抬起头。

    心里同时响起一个声音,他们刚刚有没有数错?数错了也不是没可能的。

    就在众人不敢相信自己心里的数字之时,红色矿石再次有了反应,红色的石头上,偌大的“十八”两个字呈现。

    孟枭惊的下巴都脱臼了,他抬起头,双眼诧异的看着离夜。

    十八岁,他才十八岁

    十八岁超神品

    方白整个人都傻了,在知道离夜精神力奇佳的时候,他就知道离夜在炼药师方面的天赋极好,可就算在知道天赋极好,也没想过这么好啊

    十八岁,他才十八岁,就已经能炼制出超神品了,而且是上等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如此的天赋,让人嫉妒都嫉妒不起来。

    寂静,非常安静

    房间里每个炼药师,傻眼的看着离夜,活像是看到了这个世上最惊奇的事情。

    十八岁的神品炼药师,一次成功,还是上等

    他小子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天赋,这天赋不是惊讶,已经达到可怕的地步了

    老天,这小子简直就是个变态啊

    离夜看到验龄石上的数字,这才把手收了回来,双手抱臂。

    “可以了吗?”她首先打破寂静。

    孟枭愣愣点头,当然是可以了,只是等真的确定了后,他才觉得这是惊吓

    绝对的惊吓

    十八岁的超神品炼药师啊

    拥有这样天赋的炼药师,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就不知道主会这二十年见,有没有出现过。

    毕竟他上次去主会的时候,还是上一次主会举办的炼药师大会。

    “会长,应该没事了吧?”没事的话,她准备回去了。

    孟枭轻咳一声,恢复平静,认真而又严肃指了指离夜,开口道:“你,现在跟我来一下。”

    他也没听说临天大陆最近有个天赋这么高的少年出现,才十八岁,就已经是超神品炼药师了,不过他总觉得……这小子没有发挥全部的实力。

    尽管这个念头很疯狂,但他小子一次炼制出超神品,而且还是上等,那灵品呢?

    灵品他有没有试着炼过,要是能炼制出灵品,那就吓人了

    离夜看了看孟枭,他一双精明的眼珠子,闪烁出光芒,就像发现新大陆。

    “好。”会长叫她,去就去吧。

    孟枭把验龄石放进储物袋,双手负在身后,迈出虚软的步伐,一步步往外面走去,心里是不平静的。

    他要看看这小子,到底能厉害到什么地步

    在众人瞩目下,两人离开房间,留下一群早已石化的人。

    直到两人消失在他们眼前,方白才愣愣回神。

    “都已经考核完了,会长还找离夜干嘛?”方白手指摩擦着下巴,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道。

    超神品,那群老人家要是知道,离夜是超神品,只怕整个人都会吓傻吧?

    那群老家伙好像还在壁城,可以去告诉他们。

    方白嘿嘿一笑,大步走出房间,他纯粹是来看离夜考核的,他自己暂时还不想升品级,想升不了。

    走出去的方白一脸贼笑,他现在是越来越期待那群老家伙知道离夜是超神品炼药师,如今才十八岁,他们会有什么表情了。

    会长都那样了,那些老头好不到哪里去吧?

    方白的脚步逐渐加快,很快消失走出了炼药公会。

    留下一群人愣了好久之后,才能回神,而在离夜这一轮的炼药考核中,也只有离夜过关。

    然而在亲眼看到一个年轻的后辈,炼制出超神品的丹药后,众人都没有了再继续的兴致,最后直接离开。

    今天他们是没有什么心情了,被打击的太惨,要回去好好冷静冷静才行。

    孟枭带着离夜,走到自己办事的地方,他走到书案后坐下,深深看了一眼离夜,才指了指面前的位置。

    “坐吧。”十八岁,超神品。

    他到现在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也的确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离夜大大方方坐下,靠在椅背上,慵懒直视着孟枭。

    然后两个人就没有再说话,四目相视,好像在比谁的耐力更强一点。

    孟枭严肃认真的表情,逐渐又染上了笑意。

    年轻人,能这么沉得住气的,不多。

    这么老成,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家伙,而不是年轻后生。

    离夜无声的白了一眼孟枭,把她叫过来,又什么都不说,他到底想怎么样?

    比耐力?那她可以奉陪到底,就不知道最后是谁会坚持不住。

    时间一点点流逝,过了好一会,孟枭动了动身体,叹了口气,“你就那么不好奇,我叫你来是为了什么吗?”

    离夜若有所思摇摇头,淡淡回答,“好奇,可你没主动说,就算我问了,你只会更买关子。”

    与其这样,还不如等他自己说。

    孟枭顿时满头黑线,无声看着离夜,这小子,怎么总这么一针见血。

    “你叫离夜?”孟枭绝对不再继续刚刚那个话题。

    年轻人,一点都不可爱

    离夜指了指摆在孟枭面前的推荐书,微微轻笑,“上面不是写的很明白?”

    这老头到底想说什么?

    孟枭:“……”

    他就不能让自己绕两个弯子吗?不可爱

    “你会参加这次炼药师比试吧?以你的天赋,两年后,完全可以去参加主会的炼药师大会。”两年的时间,谁能知道他能进步成什么样子。

    十八岁,再过两年,也不过二十岁,他到时候一定会震惊整个中域。

    “早直奔主题不就得了。”离夜看了一眼孟枭,嘀咕道,她等了半天,谁知道他就是为了这件事找她。

    孟枭无声看着离夜,心里默默有了个决定,以后再跟着小子说什么,绝对不拐弯抹角,没用

    “发什么大会,我是想参加,不过不是说,只有这次大会的前二十名才可以吗?”前二十名,南境比不上中域,超神品炼药师还是有很多的。

    孟枭眉头紧蹙,坐正身体,“当时这个消息传出去的时候,主会并没有确定是不是如此,最后主会的长老们,一致不同意。”

    所以,两年后的炼药大会,还是和以前一样,全世界的炼药师都可以参加,没有任何限制。

    “那你找我来……”

    主会长老不同意,所以全世界的炼药师都能参加了?

    “我帮你写封推荐信,以你的天赋,他们会好好教导你的。”如此少年,不能浪费啊。

    他是不敢随便教导,天赋太可怕,只有主会那样的地方,才适合他。

    离夜囧了,他这么大费周章把自己叫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现在去主会,不,她不想,她还有事情要做。

    “不要。”离夜直接拒绝。

    她现在不能去主会,小白还没长大,她要去一趟崛域森林,而且还有两年的时间。

    两年,两年后她必定是要去炼药大会的,所以,她要用这两年的时间,让自己变强,强到足够踏足那片强者云集的中域。

    在没有变强之前,她是不会去想踏足中域的事情的,不然她早就和清羽去天穹峰了,不会在这里。

    “不要?”这下轮到孟枭傻眼了,这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他说不要

    谁不想去中域,有哪个炼药师不想去炼药公会的主会,他居然说不要,主会的教导,是多少炼药师想求都求不到的

    “我只是现在不去终于,两年后我一定会去炼药大会。”只是现在不去罢了,这两年的时间,她能做很多事。

    孟枭蹙了蹙眉头,迟疑问道,“原因呢?”

    他两年后会去,这两年的时间他想去哪里?有炼药公会的教导,他的炼药术能大大提升。

    “踏足中域,炼药师的确是一条途径,但是……”离夜的目光变得深邃,“我现在还太弱。”

    太弱了……

    这么弱出现在中域,什么都做不了,而她要做的事情很多,所以她要变得更强大

    孟枭上下打量了一眼离夜,说起来,是没有注意过他的实力。

    他的实力……看不出来

    为什么看不出来?

    孟枭惊讶看着离夜,那表情活像是看到鬼似的。

    离夜站起身,对于孟枭的打量,直接当做没有看到,反正他也看不出来自己实力是什么。

    “中域,我要去,依靠自己的力量走上中域。”离夜认真看着孟枭,顿了顿,继续说道:“没其它事,我先走了。”

    分会会长给她推荐信,让她去中域,只是因为她的天赋。

    她的实力并不具备在中域生存,说直白一点,她不想依靠任何人的帮助,而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上中域那片土地

    那片土地上,有成千上万的高手强者,比起中域以外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要精彩,没有提升力量走过去,只不过是死路一条。

    清羽就是知道这点,才没有勉强她,让她自己走进中域。

    靠自己的力量

    孟枭惊奇的看着离夜,他好像还没见过这样的年轻人,有捷径不肯走。

    捷径是容易,可是不好走,依靠自己的力量走去,这条路会容易很多,他傲视清楚。

    孟枭无声轻笑,的确是个有趣的年轻人,哪怕有这样的天赋,也能做到不骄不躁,这个世上,这样的人,已经很少了。

    见离夜快要走出大门,他蠕了蠕唇瓣,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还是开了口。

    “年轻人,你只是超神品炼药师?”十八岁,能够炼制出超神品上等,已经是让人震撼的事情了,他都觉得自己有这种想法,肯定是疯了。

    灵品,十八岁,临天大陆有这样的天才吗?

    离夜顿了顿步伐,没有转身,“佩戴了超神品的徽章,不是超神品是什么?”

    说完,离夜继续往外面走去,嘴角的笑意久久不散。

    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炼制出灵品,从风启大陆到临天大陆虽然只有一个多月,但是她的实力也从玄灵提升到了灵者。

    至于炼药这方面,有没有进步,这点就是真的不知道了。

    她还没试着炼制过灵品,刚刚听炼药公会会长这么提起,她也觉得可以试试。

    要是炼制出了灵品,徽章嘛,就不用提升品级了,她炼制出超神品,那些炼药师都是一脸见到鬼的表情。

    孟枭嘴角抽搐看着离夜离开的背影,一脸无奈,这小子,说了和没说一样。

    佩戴徽章,和真正的实力,意义上根本就不同嘛。

    超神品,灵品……

    十八岁,灵品,那可能吗?

    在一个年轻人身上,他还是第一次探究不出对方实力,这个年轻人,很神秘啊。

    孟枭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推荐信,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露出一个笑容,“老东西,你是不是也看上了这小子的天赋,打他的主意?”

    可貌似,这老东西主意没打上啊,这要是打上了主意,他早就把人直接带去主会了。

    “还真有意思,第一次有人不吃这老东西那一套。”孟枭调侃道,眸光变得深邃。

    也不知道是哪个炼药师,能调教出这么具有天赋的弟子来。

    还真是让人羡慕呢

    让孟枭更好奇的,还有离夜的实力。

    相对来说,炼药师在专攻炼药术这一方面的事情后,就会疏忽修炼,修为可以依靠丹药提升,可实力始终比不了灵师。

    而离夜看,他是完全探究不到离夜的实力,好像一切都隐藏了起来似的。

    “真是个神秘的年轻人。”孟枭一阵叹息,然后伸手将桌上的推荐信收起来。

    他……非池中之物。

    离夜走出炼药公会,身上已经穿上了那件银色的外袍。

    穿上炼药师专属的衣服后,离夜才发现,这件衣服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衣服穿在身上,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仿佛有一股力量,在洗礼刚刚炼药带来的疲惫,还有就是衣袍看上去有点复杂,但很轻盈,跟没穿在身上一样。

    “离夜。”方白站在门口,看到离夜出来,立刻迎上去。

    方白这么一叫,炼药师公会外,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当熟悉的身影映入他们眼帘,他们整个人都呆了。

    老天爷,这不是开玩笑的吧

    这么年轻小子,还真是炼药师,可他明明看上去那么年轻,是炼药师的话,天赋该有多恐怖?

    坐在门口等级的两位长老,看到离夜走出来,像是受到了某种巨大的惊吓,连忙站起身。

    离夜看到方白在等自己,往他那边走去,两个人刚走近,还没打招呼,冲上来的两个登记长老就凑到了离夜面前。

    “这位公子,刚刚是我们两个无礼了。”其中一个长老笑呵呵道,目光往离夜胸前的徽章看去,当看到那徽章的颜色,他整个人都傻了。

    “超超超……超神品炼药师”超神品超神品

    另外一个长老,惊的整个人都僵了,没看错,真的是超神品,超神品

    这个年轻人明明那么年轻,居然会是超神品炼药师

    看到这里,他们两个悔的场子都青了。

    超神品,他们刚刚得罪的,可是一位年轻的超神品炼药师,他看上去比当年的展瞳公子还年轻,不知道年龄是不是比展瞳公子小。

    但就算他比展瞳公子大点,这也值得惊叹啊,超神品,超神品

    可见他的天赋,这么年轻已经是神品炼药师了,等再过几年……

    两个人只觉得有点头晕,他们根本不敢想象,后面发生的事,那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两位长老如果没什么事,麻烦让让。”方白皮笑肉不笑,看着挡在自己和离夜面前的两个炼药师。

    刚刚进炼药公会的时候,他可是听说了,这两个人,妄想阻止离夜登记。

    胆子够大,出现在炼药公会门口的人,他们也敢随便得罪。

    这两个长老,也算是炼药师,能在炼药公会得到一点职业,炼药术比一般人可能强点,但对于离夜这么年轻的炼药师来说。

    他们两个的天赋,还有炼药术就变得暗淡。

    现在离夜的品级和他们有一点差距,但是一年后,两年后,谁又能确定,情况是不是还这样。

    两个等级长老听到,立刻退开,不再有半点阻拦。

    离夜淡然扫视他们两个一眼,没有多大的情绪和变化。

    “特意在这里等我,有事?”她还以为方白早就走了,没想到,他还在门口等着自己。

    方白神秘一笑,冲着离夜眨了眨眼睛,“最近壁城最不缺的就是炼药师,要不要我带你去炼药师经常聚集的地方看看?”

    那几个老家伙也在那里,让他们看看离夜胸前的徽章,惊死他们

    “不用了,今天我还有点事。”她想现在回去就试试,能不能炼制出灵品丹药。

    方白叹了口气,然后点点头,离夜不肯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能勉强他。

    “那你早点回去,我还要去看看,我敢打赌,今天过后,明天整个壁城,都会知道,壁城出现了一个十八岁的超神品炼药师”这是绝对的事

    这种事,他不说,说的人多了去了。

    今天那么多炼药师看到离夜炼制出超神品,有用验龄石验证了他的年龄,这种事传出去,再正常不过。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大步走去。

    他们要说,她也没办法,在那么多人面前考核,方白不说,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大有人在。

    离夜刚离开,方白就大摇大摆的走了,留下一群早已傻眼的围观者。

    刚刚那个少年,是超神品炼药师?

    亲娘啊,刚刚他们还那么讽刺他,讽刺一个尊贵的炼药师大人

    四周的人,懊恼的恨不得抽自己两耳瓜子。

    炼药师,那可是炼药师,炼药师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能得罪的人,哪怕是得罪一个灵皇高手,也别去得罪一个炼药师。

    不管是什么品级的炼药师,只要他是炼药师,就有一定的号召力。

    得罪一个灵皇高手,最多只是被一个人追杀,可得罪一个炼药师,那就是被一群人追杀

    所有人那叫一个懊恼不已,他们得罪了这个世上最不该得罪的人,最最最重要的,就是对方还那么年轻。

    在他们这些人懊恼后悔的同时,一些传言在壁城中传开。

    据说,壁城来了一个最年轻的超神品炼药师,他不过十八岁,就已经炼制出了超神品,还是上等

    据说,这个年轻人拿出推荐信,会展看到推荐信的时候,脸色都僵了。

    ……

    壁城流言四起,一下子这个神秘年轻的炼药师,成了人人心里期盼所见到的对象。

    可他们又不知道对方是谁,所以只能等待。

    再过一个月,就是南境炼药师比试,只有那天有机会,见到传说中,比展瞳公子跟年轻的天才炼药师

    离夜在回到旅馆前,就脱下了炼药师的衣袍,以及摘下了胸前的徽章,放进储物手镯里。

    穿着那么一身走进来,太招摇了。

    回到房间,离夜闭上双眸,看着丹神诀,想要寻找炼制灵品丹药的药方。

    找了一遍又一遍,离夜才发现,现在丹神诀开启的新篇上,并没有灵品丹药的药方。

    没有药方,离夜也只能放弃,看来是超神品丹药炼制的不够多,才没有任何动静。

    不过最近丹神诀,倒是没有以前那种现象,要炼制出固定的丹药,才能开启新篇,不然单单是寻找,炼制丹药的药材,她就够头大的了。

    睁开眼睛,看着窗外,天色还很早,离夜犹豫了一会,然后起身出去。

    “离夜,你现在要去哪?”红莲见离夜又要出去,忍不住问道,他们刚回来就要出去么?

    离夜嘴角稍稍勾起弧度,笑道:“去打听一下崛域森林具体的位置,等炼药师比试完了,我们就去崛域森林。”

    去一趟崛域森林,说不定能找到小白长大的办法,还能顺便历练,没什么不好的。

    崛域森林?

    红莲抖了抖身体,听到这个名字,它都知道,这肯定是个危险的地方。

    走出旅馆,离夜不急不缓走在街上,看着车水马龙的壁城。

    听说壁城很热闹,但最近是格外的热闹,最近有炼药师比试,南境的各方势力,都往这里挤。

    他们想往这里挤的目的,再明确不过,就是为了讨好炼药师,能找得炼药师,为他们所用。

    只是炼药师也不是那么容易,能让他们请到。

    在这里能请到炼药师的势力,少之又少,可得到一个炼药师,就相当于一股势力更强大的征兆,谁也不会犯过这种诱惑。

    离夜在街上走过,偶尔也会看见几个身穿炼药师外袍的人,每当他们走过,街上就会有一大群人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

    “看到没有,刚刚那个就是炼药师。”

    “废话,这个我还能不知道。”

    “能成为炼药师就是好啊。”

    “不缺钱,不缺地位,能不好吗?”

    ……

    刚刚有一个炼药师走过,所有人的目光,看着他都走远了,还舍不得挪开。

    离夜听到四周传来的议论,无声摇摇头,转身离开。

    炼药师这一行,不管在哪里,都是引人注目的,品级越高,越高傲,同时也越受瞩目。

    “听说了没有,逍遥阁大部分炼药师聚集斗丹。”

    “逍遥阁?那赶快走,说不定我们还能赶上。”

    “展瞳公子和银瓶姑娘也在。”

    “那就更得要去看看了。”

    又一阵议论之声响起,离夜扭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两个人,继续往前走。

    斗丹,她没什么兴趣,要比的话,一个月后的炼药比试,随便怎么比不是都可以,何必等到现在。

    然而离夜还刚走没两步,一道身影飞速从她身后走来,走在她身边,露出和蔼慈祥的笑容。

    “年轻人,你不去逍遥阁看看吗?这场斗丹只允许三十岁以下的炼药师去参加。”熟悉的容颜落入眼帘,离夜看到来人,有些诧异。

    “是你?”他不就是那个蔺药吗?

    来人看上去年纪和孟枭差不多,比孟枭多了一份洒脱,少了一份收敛,但是他长的很平常,扔到人海中,肯定会淹没的那种。

    蔺药见离夜还记得他,笑的更欢快看,“你不是去参加考核了吗?也是炼药师,又是三十岁以下,干嘛不参加斗丹?”

    年轻人不都喜欢这些,他倒是个特殊的例子。

    离夜扭头,睨视了一眼身边的人,摇头道:“没兴趣。”

    她对那个斗丹没什么兴趣,好不如好好在街上走走,顺便打听一下崛域森林的具体方位。

    蔺药无语看着离夜,这小子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年轻人,要不是长的这么年轻,不会有人相信这么一个稳重的人,会是一个少年。

    “那什么才能勾起你的兴趣?要不要我说说,斗丹有什么?我可是告诉你,斗丹外面,还有不少炼药师交换奇珍异宝的,运气好,说不定能得到什么珍贵的灵诀也不一定。”蔺药若有所思道。

    离夜突然停下脚步,转身看向身边的人,露出完美的笑容。

    “那就走吧。”比起斗丹什么的,灵诀和药材,对她来说比较有吸引力。

    蔺药:“……”

    这小子翻脸比翻书还快,早知道灵诀和珍贵的药材就能吸引他,一开始自己说那么多干嘛。

    “喂,你等等我。”见离夜走远,蔺药赶紧追上去。

    这年头,想收个徒弟真不容易

    偏偏他想收的徒弟,还早就有师父了,把他教的还不错,根本没有挖徒弟的机会。

    两人快速在街上走过,往逍遥阁的方向走去,在蔺药的带领下,离开也很快就找到了逍遥阁的所在。

    走进四角楼中,抬头看去,四周一切一览无余。

    二楼传来各种吵杂的声音,而一楼炼药师将自己要想要换的东西,摆在地上,等着人来出价。

    离夜低头一排排看去,什么药材什么灵诀,想换得什么东西,上面都写的清清楚楚。

    炼药师们看到离夜和蔺药走进来,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来看热闹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差这一两个。

    就在所有炼药师以为,离夜他们是去二楼看斗丹的时候,两个人往他们这边走来。

    看着地上摆着的药材灵诀,离夜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不愧是炼药师啊,家底够丰厚的,连一些珍贵是少见的灵诀,眉头都不皱一下就拿出来了。

    那些灵诀对她都没多大的用处,不然也不是不可以换。

    离夜在看灵诀和药材,蔺药也在看,当他看到一枚乳白色的果子之时,兴奋叫道。

    “小子,你看着,连无名果也有。”

    无名果

    离夜立刻往蔺药那边走去,看到地上摆着的灵果,离夜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这果然是无名果,能帮助灵师增进修为,炼制成丹药,更是价值不凡。

    这个人能拿出来作为交换,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离夜低头看着牌子上的字,眸光变得深邃。

    拿无名果,换取一枚还灵果。

    看到那一行字,离夜转身就走,翻了翻白眼。

    无名果是稀有可哪里能稀有过还灵果,她手上倒是有两个还灵果,但是不想跟他换。

    “哎,小子,看你的眼神,明明很想要无名果的啊”蔺药赶紧追上去,无名果这样的好东西,用来增进修为再合适不过。

    无名果还没有什么后遗症之类的,药性温和,但是帮助修炼的作用,是所有灵果之中,最大的。

    走过去的时候,他明明还想要,然后的立刻又走回来了,他这个干吗?

    “他要的是还灵果,您认为,我会有这种东西?”就算是有也不换

    用还灵果换一个无名果,亏大了好么

    “也是。”蔺药点点头,刚才那个人的确是有点夸大了。

    “所以,咱们还是继续往别的地方看看吧,前面还有。”离夜指着里面,看着连绵不绝的队伍,不禁叹息。

    这斗丹的时候,炼药师们还真多,这一楼摆地摊的都有这么多了,二楼还不知道热闹成什么样子。

    把一楼逛了个遍,离夜用几颗超神品丹药,以及几颗比较珍贵的药材,换了一本灵诀,还有一棵药材。

    “我就看中了两样,你找到你要的没有?”离夜看着身边的人,这一路上,就是她在挑选。

    这些药材,她总觉得身边的这个人,有点看不上眼。

    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但是能引孟枭的注意,离夜不会觉得眼前这个人身份简单。

    “我不用了。”蔺药摆了摆手,这些东西,他还看不上眼。

    对于离夜有些还是可取的,他眼光很高,挑了两样,还是这里最值钱的两样。

    离夜耸耸肩,不在意道:“随便你,还有,你要是没事的话,就别跟着我了,我先走了。”

    该买的东西,她都买了,至于那吵杂的二楼,她没什么兴趣上去一看究竟。

    “你现在是过河拆桥?”蔺药走到离夜身边,眯起双眼。

    这轻狂不羁的模样,还真讨人喜欢,要不是他有师父了,还真像让他做徒弟。

    离夜停下步伐,看着面前没有半点皱纹的“老人”,脸上流出完美的笑容。

    殷红唇瓣轻启,说出来的话,差点没让蔺药吐血三生升“过了河留着桥干嘛?”

    蔺药满头黑线看着离夜,他小子居然说,过了河,留着桥干嘛,感情他还真把自己当桥了,过了河就把他这桥给拆了。

    摆了摆手,离夜继续往大门外走去,“斗丹什么的,我是没兴趣了,你自己看吧。”

    蔺药摇摇头,自己带他来,是为了让他看看斗丹大会的,他没兴趣,那还有什么好看的。

    离夜沿着记忆的路,往门口走去,脚步刚刚踏出门口,还没来得及继续走,二楼突然安静了下来。

    她当然是不会去理会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都和她没关系,可她正要抬起脚步,继续往前走,手臂就被人拉住了。

    “小子,你看,那个人就是展瞳,他今年二十五岁,不过已经是王品炼药师了。”蔺药指了指二楼,站在栏杆处,同样看着他们的男人。

    离夜本来不想看,听到蔺药这么说了,她才转过头,顺着蔺药指着的方向看去。

    银袍男人映入眼帘,离夜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眼中隐含的情绪,她没看懂那是什么意思,也不想去懂,一个陌生人而已,没什么可懂的。

    不过二十五岁,王品里炼药师,她听说二十岁的时候,展瞳就是的超神品炼药师,五年的时间,成为王品。

    这样的天赋,在南境,的确是少见,这么年轻已经是王品了,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

    但那是别人不是她,她没什么兴趣。

    蔺药看了看离夜,再看了看展瞳,无声轻叹。

    展瞳的天赋也算极高,不过始终比不上他身边这个嚣张轻狂的小子。

    “看到了,我先走了。”离夜看了一眼展瞳,继续往前走,这次蔺药没有再拉她,反而跟着她一起走。

    可他们两个还没迈开脚步,二楼的声音往他们这边传来。

    “你就是那个炼药师吗?”展瞳目光紧盯着离夜,如此年轻俊美,他就是今天在炼药公会考核了的,那个十八岁的超神品炼药师吗?

    超神品,整整两年的差距

    离夜本来打算当做没听到,继续往前走,展瞳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你,连自己是谁都不敢承认吗?炼药师可不是这么当的。”那语气不是讥讽,不是嘲弄,更像是个长辈在谆谆教导。

    ------题外话------

    上传已经很晚了,所以可能是第二天早上才更新,昨天没更是有点不舒服,不过某甜一定会努力补回昨天没有更新的字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