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十二章 考核!
    炼药公会内,所有人看到眼前的一幕,纷纷停下脚步,一脸疑惑和好奇。www.XsHuoTXt.com

    有的看到这一幕,整个人僵住,有的手上珍贵的药材掉落在地,都忘了去捡,有的直接看傻眼,还不忘往前走,结果不是两个人撞到一起,就是撞到柱子和树干。

    各种滑稽的景象,在炼药公会内上演,然而所有人的目光,依旧在那个白衣少年身上。

    他是什么人啊

    这小子,能有什么牛逼哄哄的身份

    妈的,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会长亲自带人进公会,对方还是个如此年轻的少年

    即便品级再高的炼药师,都很难见到他们会长,别说让会长亲自带领

    而且让会长亲自带进公会,这可是连孟银瓶都没有过的待遇,孟银瓶还是会长的孙女呢

    所有人在好奇之余,又有了许多猜想。

    想着离夜的身份,想着她究竟有何特殊,想着……

    毕竟,他可是会长亲自带进来的

    离夜昂头挺胸淡然走过,四周的目光,她不是没有看到,只是没有理会罢了。

    孟枭走在旁边,对于那些人的目光,他当然是再清楚不过。

    但是他更惊讶的是这个少年的反应,他依旧淡然,昂头挺胸,完全无视掉这些人,不去理会他们的目光和议论。

    能做到这般视若无人,便是很多成名的高手也不能如此。

    两人穿梭那简单的庭院,在门口看到的三层建筑物,早已甩在了身后,而空气中弥漫的药香,越来越浓郁。

    沁人心脾的药香从鼻间划过,离夜眼中闪过光亮。

    不愧是炼药公会,单单闻着药香,就能知道,在这里的丹药,品级不凡。

    “怎么,发现什么好玩的事了?”孟枭注视着离夜的表情,连那极为细小的情绪,他都不放过。

    离夜脸上的表情僵住,随即一条黑线从额角滑落,扭头往旁边看去。

    “会长,你无不无聊,连我走路你都看着”她长的不算奇怪吧?到底是哪一点,让他这么紧紧看着?

    孟枭怔了一下,然后忍不住的大笑起来,多少年,没有人在他面前直言了。

    好像也就和他同期的那些老家伙,在他面前直言两句,换做其他人,被他这么看着,早就紧张不已,哪里会像他这样,直接抬起头戳破。

    离夜听到那大笑的声音,无声摇头,收回目光。

    旁边经过的人,看到孟枭脸上的笑容,以及那畅快的大笑,差点摔到在地。

    这么多年,他们可从来没看到过会长如此大笑,他身边的少年是什么人?

    走过一个拱门,又一座房屋映入眼帘,孟枭收起笑容,大步走过去,离夜紧跟在他身边。

    房屋的大门敞开,离夜刚走进去,迎面而来就是一阵嘈杂。

    看着眼前一切,离夜有些错愕,在房屋后面,竟然是一个小型广场,而这里聚满了炼药师,每个人胸前,都佩戴着徽章。

    除了徽章外,他们身上还穿着统一的宽松的玄银色外袍,放眼看去,四周到处都是炼药师,密密麻麻,都是一种颜色。

    离夜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炼药师,他们身上什么品级的徽章都有,其乐融融中又带着波涛暗涌。

    “他们都是考核过关的炼药师,有些是第一次考核过,有些是需要提升自己品级的炼药师,上一次他们考核是神品,这次若是能炼制出超神品,就能佩戴超神品的徽章。”孟枭指着小型广场上的人,仔细解释。

    这个年轻人,应该也没见过这么多炼药师吧。

    这种炼药师的聚首,几年才有一次,不过若是见过主会举办的炼药师大赛,就不会再觉得惊奇。

    如今这些人,连主会比试时候的十分之一都没有。

    站在这里的炼药师,只是临天大陆的一部分,很小的一部分。

    “嗯。”离夜轻轻点头,注视着小型广场上的人,这些还只是考核过的。

    临天大陆果然很大,大到让人不敢想象

    “年轻人,这边走吧,等会你也会成为这里的一员。”孟枭笑呵呵道,他可是很相信这个年轻的人的。

    能说出那样的话,必定有几分本事。

    离夜收回目光,转身走向孟枭指着的方向,那是一个大门敞开的房间。

    房间里一片寂静,在上座坐着三位中年男人,他们胸前都佩戴着炼药师徽章,穿着同样款式的外袍而且他们的徽章,颜色和其他人的不同,离夜没有见过,银色中透着淡淡的蓝色,比一般人的好看。

    他们三个人全神贯注,看着对面五个正在炼药的人,这五个人,其中有三个胸前佩戴着徽章,穿着银色外袍。

    离夜轻啧了一声,她想起来了,刚刚一路走过来,好像每个人身上,都穿着同样颜色,同样款式的外袍。

    这成为炼药师,除了徽章,还有衣服。

    炼药的五个人都到了关键的时候,炼药凝聚成形,眼看着就要成功。

    旁边还站着其他的人,大概有二三十个,他们一个个屏住呼吸,生怕自己的一个举动,就会打扰到正在炼药的五个炼药师。

    走进房间,孟枭对着离夜指了指,然后两人走到一旁,没有打扰到这里的任何人。

    而全神贯注看着炼药的所有人,也没发现,房间里面有人机那里。

    “噗”突然,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其中一个炼药师药鼎中,即将成形的丹药,瞬间化作黑烟。

    那人神情僵住,然后一张脸满是失望,拿着药鼎,垂头丧气离开。

    其他四个人还在继续努力,即便是到了这种最关键的时候,也不能放松,应该说要更紧张。

    站在一旁观看的炼药师,见那个失望离开的人,都纷纷露出惋惜。

    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偏偏在这个时候毁坏。

    离夜无声看着他们炼着丹药,这几个,两个新手都是刚刚在炼制丹药,品级很低,不过一旦成功,也就是炼药师了。

    而那三个有徽章的炼药师,其中一个丹药毁坏,已经离开,另外两个,一个是在炼制圣品,一个是在炼制神品。

    都在升级,那么一个是极品炼药师,一个是圣品炼药师。

    一阵清香扑鼻,尽管气息很微弱,但是,终于有了一颗丹药出炉,是那两个没有徽章的人炼制出来的。

    他把丹药捧在手掌心,兴奋的看着,脸上露出无尽的喜悦。

    这一颗丹药成功,那就证明,他正是踏入炼药师一列,从此冠上了炼药师之名

    坐在面前观看的三个中年男人,看到成功的丹药,都满意点点头。

    炼药公会又多了一个炼药师,尽管还是刚刚进门,可谁都是从这一步走来的,日后成就如何,谁也不知道。

    离夜闻了闻那个味道,若有所思点点头,是还可以,九品上等。

    看到他们炼药时候的紧张,以及那个人手里的九品丹药,离夜是从来没见过的。

    圣品以前,还有一到九品,中品,上品,这些等级排的太过繁复,所以一到九品的丹药,统称为九品丹药,九品上等,是最接近中品的。

    至于离夜,她是从来没见过这些丹药的,在丹神诀中,最基本的等级,就是圣品,什么九品,中品,上品,都是没有的。

    即便是这样,越过那些基本的等级,离夜从圣品开始炼制,还是成功了。

    这种一口气冲天的事,离夜自然是不会轻易做的,在开始学习丹神诀之前,离夜还特地翻过其它关于炼药方面的书籍。

    两者对比,她发现丹神诀中,那些炼药方面的书籍基础,把一些简单的方法,给复杂化了,而丹神诀里的清楚简单,而且条路非常明显,学起来一点都不复杂。

    尽管离夜是从圣品开始炼制,但是炼药师该学的,不管是基础,还是复杂的,她一样也不曾落下。

    孟枭见离夜若有所思点头,眼中溢出淡淡笑意,看来这小家伙,也看出了对方是炼制出了什么样的丹药。

    不到二十岁,能一眼看出九品丹药,那他,炼制出的丹药是什么品级?

    他老人家,倒是越来越好奇了。

    一个人成功后,其他三个炼药师,也一一成功。

    他们捧着手里的丹药,站在原地,脸上都透着无尽的喜悦,同时还有点紧张。

    成功炼制丹药是一回事,没有达到标准,他们还是不能合格。

    三个中年男人起身,走到他们几个面前,看到他们手上的丹药,一一拿起来查看。

    当三个人把四个炼药师手上的丹药,都检查了一遍,才退后一步,其中跟一个男人走出来。

    “你们四个,都通过。”

    四人一阵狂喜,彻底松了口气。

    成功了,他们成功了

    另外一个中年男人,从转身从桌上拿过早就准备的徽章,一一递给他们四个,又将另外两个炼药师胸前的徽章摘下。

    四个炼药师兴奋看着自己手上的徽章,有着说不出的喜悦。

    “多谢。”四人恭敬对着三位中年男人鞠躬,大步走出房间,迫不及待给自己带上徽章。

    他们刚走到门口,就有人为那两个刚刚考到徽章的人,递上银色衣袍,他们结果外袍,立刻穿在身上,神情是那么的高傲。

    离夜的看着他们离开的声音,嘴角勾起无声的笑容。

    考核过了,的确是值得高兴的事。

    将一切处理完,三个中年男人这才站起森,直接孟枭这边走来。

    “会长。”他们恭敬叫道,心里也泛出疑惑,这种事,会长一向不管,这次怎么亲自来了?

    站在孟枭周围的人,听到他们三个的称呼,也是吓了一大跳。

    会长炼药公会的分会会长

    看向孟枭的目光中,逐渐多了崇敬

    能成为炼药公会会长,炼药术可见一斑,而且他们早就听说,孟枭会长几年前就是皇品炼药师了

    皇品那绝对是他们仰望的高度啊

    孟枭露出笑容,单手负在身后,“辛苦三位长老了。”

    这次炼药师的比试,应该又有很多游历在外的炼药师,赶回来升级徽章。

    “我们三个看到炼药公会多了这么多好苗子,欢喜都来不及。”中间的长老笑道,满脸的喜悦,就如同他自己考核升级品级。

    只是,会长到这来,到底是做什么的?

    孟枭点点头,眼角余光看到离夜,漫不经心看着四周,心里忍不住轻叹,他还真能沉得住气。

    “这个,你们三个看看。”孟枭把手里的推荐信递给三位长老。

    偌大的三个字映入眼帘,三位长老都是一愣,然后接过。

    什么样的推荐信,竟能让会长亲自拿进来

    当打开的推荐信的瞬间,三位长老都怔住了,脸上划过惊诧和错愕。

    站在一旁的众人,注意到三位长老脸上的错愕,也纷纷伸长脖子,想看看是什么,然而,最后他们什么也没看到。

    看到长老们惊讶诧异的表情,他们也只能一头雾水。

    三位长老愣愣抬头,不自觉吞了吞口水。

    “会长,这些炼药师推荐的人,在什么地方?”中间的长老问道,他还是第一次看都这么多人,同时提名推荐一个人。

    被推荐的人,究竟有什么本事,能让这么多人一起推荐

    不只是南境这边的分会,就是整个临天大陆,这种事情都是第一次发生吧

    而且这些炼药师,品级都不低,尽管有一个是陌生的,叫什么蔺药的,他们没听说过,不过也可能是其它分会的,说不定是主会的。

    怎么会有人,得到这么多炼药师的推举

    孟枭看到他们几个脸上的惊愕,顿时平衡了不少。

    想他看到这个的时候,也是下吓的不轻,这种情况,他又何尝不是第一次看到。

    可就是有这种情况发生了,这多炼药师,同时推举一个人,这个人还是一个看起来极其年轻的少年

    “年轻人。”孟枭扭头叫道。

    离夜站在一旁,听着他们的说话,也是沉默着,这个时候,她不需要说什么,只要听着就好了。

    知道听到孟枭的叫唤,她才抬起头,“叫我?”

    “是他”三位长老异口同声道,手指着离夜,当他们看到离夜,如同听到了一声晴天霹雳。

    这么年轻,那么多炼药师推荐的人,是这么年轻的少年

    他,他看上去,不足二十岁吧

    孟枭双手摊开,没有回答,看着他们三个的目光仿佛在问,这里还有别人吗?

    “这推荐信是我的。”离夜的淡淡回答。

    她也不想这样的,可是这推荐信已经在她手上了,不要也不行。

    轰的一声巨响,三个炼药师脚跟狠狠踩在地上,心跳仿佛也跟着漏跳一拍。

    这,这也太年轻了吧

    推荐信

    一旁围观的炼药师们傻眼了,目光落在离夜身上,这么年轻的少年,也有炼药师推荐来考核炼药师?

    开玩笑的吧,这也太年轻的一点,看上去连二十岁都没有。

    “几位大人,这封推荐信,会不会是假的?”人群中有人提出疑问,怎么会有炼药师,推荐一个这么年轻的少年。

    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换做他们,他们也不会给这么一个少年,写推荐信。

    “放肆”三位长老同时厉声喝斥道。

    他们亲自鉴定的推荐信,怎么会有假,若是假的,怎么会逃过他们的眼睛

    “可是……”

    “说什么,说什么这推荐信,可是我亲手给离夜的,上面炼药师的签字,也是我亲眼看着一个个提上去的”不满的声音在响起,方白大步走进来。

    目光看着一边的二三十个炼药师,他狠狠瞪了一眼。

    什么是假的,他亲手写的,怎么可能有假,这种东西要是假的,离夜会被带到这里?

    看到方白走来,离夜无声一笑,这家伙还真来了,不过他怎么知道自己来了,她可是什么都没说,还晚来了一天。

    方白冲着离夜眨了眨眼睛,然后走到孟枭和三位长老面前,抱拳恭敬开口。

    “方白见过会长,三位长老。”看到离夜身边的孟枭,方白不禁叹了口气,人比人还真是气死人。

    同时被那么多炼药师推荐,还能让会长亲自带进公会,连登记都免了,这三件事,听起来就不可思议,可偏偏发生在了一个人身上。

    他该说什么才好,奇才?天才?变态?

    三位长老听到方白两个字,急忙低头看推荐信,上面的确写着方白两个字。

    “如此,谁还有异议?”三位长老转身看向一旁的炼药师们。

    他们三位长老的验证,会长的验证,现在还有当事人在,他们还有什么理由说这是假的?

    所有炼药师纷纷低下头,脸上露出羞愧,同时也羡慕不已。

    推荐信,这是每个炼药师成为炼药师之前,最渴望的事情,通过推荐信走进炼药公会。

    但是拥有推荐信,走进来的人,却很少。

    “没有人有异议的话,考核就开始吧。”三位长老把推荐信收起来,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打开手里的簿子,提笔将离夜的名字提上去,拥有推荐信,可以立刻开始开始审核,不用等待,能拥有这么炼药师提名的推荐信,被推荐的人,自然也是该提前考核。

    “这一轮考核的人有,吴少宁,赵立,孙远,胡安,离夜,现在依次站到自己的位置上。”长老们一一提名。

    被提名的几个,迫不及待走到自己位置,离夜不紧不慢走过去。

    一旁围观的炼药师,纷纷看红了眼。

    他到底是有多特别,才能得到如此特殊的待遇,连排队都不用排了,直接跳到了他们前面。

    “说出你们要炼制丹药的品级。”提笔记录的长老,再次问道。

    “极品。”吴少宁紧张开口道。

    “圣品。”赵立强装着淡定,语气中的紧张,还是很明显。

    “九品。”孙远这是第一次考核,胸前还没有佩戴炼药师的徽章,显得特别紧张。

    胡安深吸一口气,开口道:“我也是九品。”

    长老点头一一记下,然而他提笔到离夜那一栏之时,站在最边上的离夜,却没有出声,他皱眉抬头。

    “离夜,你要炼制什么品级?”那长老问道,这少年,看上去……给人的感觉怪怪的,也很神秘,他到底是什么人,能让这么多炼药师推荐?

    离夜迟疑了一会,红唇才缓缓轻启:“什么品级都可以吗?”

    不会还要一级一级的考吧?

    离夜的话刚刚问完,四周顿时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呆呆放在离夜身上。

    第一次考核,不应该就是九品吗?他这么年轻,连徽章都没有

    他娘的这小子也太轻狂了,什么品级都可以吗?这是什么话,他想炼制什么品级的丹药

    孟枭坐到一旁特地为他准备的椅子上,旁边还有一张小木桌,摆着茶水。

    他端起一杯茶,细细品尝,听着离夜的疑问,只是淡淡一笑。

    这个年轻人,说出什么吓人的事,他都不会惊讶了。

    方白站在孟枭身边,含笑看着离夜,这小子,又在吓人了,不过他还真好奇离夜能到什么程度,他自己才灵品呢。

    “这个不一定,看你想炼制什么品级,公会没有规定要一级一级炼制丹药。”那个长老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抹了抹额上冷汗,这少年开口能吓死人。

    他这么年轻,难不成还想炼制神品丹药?

    离夜的笑容绽开,眸光中的自信,是那般耀眼,如同黑夜中璀璨耀眼的星辰。

    红唇轻启,她缓缓吐出三个字,“超神品。”

    一声惊天巨雷从天而落,房间里所有人脸上的表情,就跟被雷击中一样。

    他们一动不动站在那,整个人都石化了,几道龟裂在他们身上裂开。

    萧瑟的寒风从身后拂过,他们只觉得阵阵凌乱。

    “啪”

    孟枭手里的杯子从指间滑落,掉到地上,粉碎当场,这些他都没有理会。

    一双目光紧紧看着离夜,他都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

    提笔的张来,手里的笔也掉落在坐上,呆呆的看着离夜,脸上已经没有表情了,这是被吓的

    另外两个长老也是一样,就那么呆呆看着。

    房间里,一下子变得异常宁静,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

    超神品

    他们没有听错,是超神品

    这个少年说,他要炼制的丹药,超神品

    妈的,他知道超神品是什么等级吗?

    在会长面前,竟然敢说这样的大话,看上去不过十几岁的小子,跟他们说,要炼制超神品的丹药

    他娘的惊死人不偿命,和他们开玩笑的吧

    开玩笑的吧

    离夜看到他们脸上的表情,顿时满头黑线,为什么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是一样,好像都是在问她,这是开玩笑的吧?

    这种事,想想也不是可能开玩笑。

    方白抽动了一下嘴角,僵硬的脸庞,过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

    他吞了吞口水,僵硬问道:“离夜,你玩真的?”

    超神品啊,自己才只是灵品,离夜居然要炼制超神品的丹药,他这是来打击人的吧?

    离夜才多大,看起来连二十岁都没有,他说要炼制超神品

    离夜汗颜看着方白,缓缓道:“这种事,我干嘛开玩笑?”

    虽然她也不想吓他们,但是一样一样的来,真的太麻烦了,一次考完,省事

    不是开玩笑……

    不是开玩笑……

    “历宏,你还愣着做什么?”孟枭脸上的笑容消失,一脸郑重的看着离夜,他说他要炼制超神品,这么小的年纪炼制的超神品,天赋……该多可怕

    坐在中间的那个长老,立刻回神,看向孟枭,然后点点头。

    “傅州长老,把药方和药材拿出来吧。”历宏不停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历宏右手边的长老站起身,往身后走去,过了一会才走了回来。

    紧接着五个人端着托盘,上面放着药方和药材,历宏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们要在一个时辰内炼制出药方上面的丹药,才算过关。”说完,历宏的目光落在离夜身上。

    这个年轻人,能炼制出超神品吗?

    五个人将托盘逐一将盘子,摆在炼药师的身边,他们并不知道手里端着的,是什么品级的丹药,也不知道药方的内容。

    把托盘放下,他们五个人转身离开,没有多加停留。

    “开始吧。”傅州沉声道。

    出来离夜外的四个炼药师,都迫不及待拿出自己的药鼎,那两个有徽章的炼药师,都拥有了一些简单的火焰,而另外两个,还需要依靠柴火。

    他们只是刚刚开始炼药,也遇不到什么火焰,别说厉害的,不厉害的都遇不到。

    炼药之前,四个人同时往离夜那边看了一眼,等待这她拿出药鼎。

    围观的炼药师们,也是往她这边看来,可时间一点点过去,离夜像是没有看到他们的注视,没有拿出药鼎,白皙手指拿过放在一旁的药方。

    药方上,密密麻麻写了将近二十种药材,珍贵的简单的都有。

    眼角余光看到一旁的药材,离夜不禁轻啧,不愧是炼药公会,这点东西一拿出来就两份,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追风丹,提升速度的丹药,能瞬间提升服用者一倍的速度,时间三十个呼吸,超神品。

    逃命的时候,提升一倍速度,三十个呼吸,便是一条生机。

    药材有,佛手果,无名子……

    围观的炼药师们等了很长时间,见离夜还没有动手,一直端详这药方不动,好奇的目光,慢慢变成讽刺。

    打肿脸充胖子,一开口要炼制超神品丹药,他还真以为这丹药是个人就能炼制出来的。

    除了一旁的炼药师,孟枭和三位长老以及方白,看到离夜的举动,眸光中先是闪过惊讶,随即露出笑容。

    这完全不像是刚刚学习炼药的炼药师,就跟早已经炼药千百次的炼药师那样,最先拿出的不是药鼎,而是看摆在上面的药方。

    来这里提升品级的炼药师,一般品级都不会太高,高品级的炼药师,都是单独找时间,在炼药公会负责这块的长老面前炼制。

    这些炼药师经验并不多,所以他们炼制丹药,都是先拿出自己的药鼎,并不知道,其实要先去看药方。

    炼药师自然也有师父教他们,只是他们大多习惯,先把药鼎摆在自己面前,再去看想药方。

    反倒是经验丰富的炼药师,才会先看药方,再拿出药鼎炼制。

    将药方记在心里,离夜才放下药方,不紧不慢拿出药鼎。

    一道金光闪现,混元圣鼎出现在离夜手上,其他几个炼药师面前的药鼎,在混元圣鼎出现之时,明显出现一丝震动。

    孟枭看到离夜手上的药鼎,眼中闪过一丝光亮。

    这个药鼎,一点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三位长老也是一怔,看着离夜手上的药鼎,心里一阵叹息,好药鼎

    刚才还一脸讥讽的炼药师们,看到离夜拿出的药鼎,尽管他们不认识是什么药鼎,但在药鼎出现的那一刻,也知道它很珍贵

    和他们所见过药鼎,都不同

    他们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随即恢复正常,目光完全落在离夜身上。

    离夜将全部的心思放在炼药上,不敢有丝毫松懈,周围的目光,她也没时间去理其中的含义。

    一手抓过两样药材,拿出玉瓶,将那一簇火焰从玉瓶中倒出,火焰飞到药鼎之下。

    在火焰出现的那一刻,离夜一排过去的火焰,狠狠震动了一下。

    刺耳的声音随之响起,一排过去,四个炼药师手上的火焰,瞬间消失。

    “怎么回事?”

    “火焰怎么不见了?”

    两个拥有微弱火焰的两个炼药师,不肯放弃凝聚火焰,而存放在他们身体里的火焰,就是不肯听他们的,甚至还躲了起来,不敢显身。

    吴少宁,赵立一阵窘迫,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他们所拥有的火焰,就是不肯听他们的。

    怎么会这样?

    不只是他们两个,孙远胡安两个人,刚拿出一点点火星,火星刚出现,然后立刻就熄灭了。

    连火源都没有,他们怎么点燃柴火炼药?

    孟枭眯起眼睛看着离夜拿出的红色火焰,心里也泛出疑惑。

    他拿出来的东西,一样比一样好,刚刚的药鼎,出现的同时,让所有的药鼎震动,仿佛是在颤抖畏惧似的。

    现在的火焰,那火焰红艳妖娆,如同一滴燃烧沸腾的鲜血,可看起来,也只是普通的火焰,可为什么总觉得,它不简单?

    超神品……也许,他真的可以炼制出来

    离夜把手里的药材扔进药鼎里,开始淬炼,很快就将它们提炼了出来。

    紧接着,离夜抓起四种药材,将它们同时扔进去。

    炼药师们双眼睁大,诧异的看着离夜,他疯了不成,同时炼化四棵药材,这怎么可能做到。

    一旁和离夜同时炼药的吴少宁他们几个,早已放弃了炼药。

    连火都点不着,他们拿什么来炼?

    离夜的速度极快,一种种药材,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下,炼化而成。

    四种,种……

    她几乎连看都不看,随手抓起药材,直接放进药鼎之中,那熟练一气呵成的动作,仿佛早已经做了千万遍,哪怕闭着眼睛,也能做到。

    坐在她面前的三位长老,看到那熟练的动作,也不禁屏住了呼吸。

    这么熟练,就算是真正的超神品炼药师,速度也比不上,而且更别说,同时炼化这么多种药材。

    这个真的只是少年?不是返老还童的高级炼药师

    这简直不可思议

    半个时辰过去,所有的药材,全部炼化,这样的速度,已经让所有人都呆了。

    超神品,一个时辰完成炼制,是件不容易的事,可现在看来,这根本不需要一个时辰吧?

    傅州收回目光,暗暗叹息,刚刚他还想着,只要这少年能炼制出丹药,不管多长时间,他都可以宣布过关。

    这么年轻,能炼制超神品丹药,超过一段时间,谁能有异议?

    现在看来完全不用这样,不但不用,这少年还能提前炼制成功,这样结局,已经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雏形凝结,布满坑洼的丹药,出现在众人眼前。

    药香已经开始往四周散开,在众人鼻间袅绕而过。

    围在一旁,一开始完全不相信离夜能够炼制出超神品丹药的炼药师们,此时早已惊悚不已,震撼连连。

    他们甚至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丹药都已经凝聚成雏形,眼看着就要成功了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而又紧张的。

    房间里所有人的目光,一时间都放在离夜身上,等待着丹药完美呈现。

    周围的药香越来越浓郁,让人忍不住多吸两口空气中散发的香味。

    在一层层淬炼后的追风丹,越来越圆润,坑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一点点变淡。

    所有人屏住呼吸,眼睛不眨一下注视着药鼎中不停淬炼的丹药。

    离夜看着药鼎,嘴角的笑意加深,成了

    而孟枭几乎是同时站了起来,目光睁大,诧异看着完成的丹药。

    超神品

    他成功了

    一道金光闪过,丹药飞出,离夜立刻伸手,接过从药鼎中飞出来的丹药。

    看到那闪过的金光,所有人耳边,仿佛听到了什么碎掉的声音。

    他娘的他才多大?真的炼制出了超神品

    三位长老迫不及待这站起身,他们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这么迫切想知道,考核的炼药师,炼制出丹药的品级。

    超神品,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然而这少年,的确是炼制出来了

    “年轻人,给我吧。”历宏急忙说道,把手伸到离夜面前。

    离夜淡淡一笑,把东西递给他,然后不急不缓收起摆在面前的药鼎和红莲子火。

    她炼制出来的丹药,心里有数,用不着看。

    历宏接过丹药,急忙放到面前端详看,还没怎么看清楚,就被傅州和另外一个长老抢走了丹药。

    他没有去理会被抢走的丹药,尽管只是一瞬间,但是他还是看清楚了,的确是超神品

    如此年轻的人,炼制出超神品的丹药

    天才天才

    还对不可能炼制出超神品,有期待的几个人,看到历宏脸上的表情,他们心里咯吱一响。

    不会真的是超神品吧?

    疑问在心里刚刚响起,耳边就传来肯定的声音。

    “超神品,上等”

    超神品

    所有人脸上露出震撼的表情,真的是超神品

    明明那么年轻,明明看上去不过二十岁,他怎么可能炼制出超神品?

    可这是真的,真的

    这少年,不但是炼药师,还是超神品炼药师

    他娘的太吓人了,这么年轻的炼药师,他们南境还是第一次出现,临天大陆倒是有那么一两个。

    就不知道这几个人走到一起,还谁会更厉害?

    离夜波澜不惊抬起头,接过傅州递回来的丹药,脸上露出笑容。

    “如此,是不是可以给我炼药师徽章了?”终于是考到了,有了这东西,以后在临天大陆行走,就会方便很多。

    “林岳,快点。”历宏催促道,当然的可以,超神品的炼药师

    林岳笑呵呵捧着徽章,走到离夜面前,把徽章递给她。

    “恭喜你。”

    “谢谢。”离夜微笑接过,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才佩戴在胸前。

    她其实想着,直接扔进储物手镯,想了想这里是炼药公会,要是这么做,不就是相当于引起公愤,所以,她迟疑了一下,才把它给戴上的。

    离夜的徽章是淡绿色,上面有着三颗五角星,看到那三颗五角星,离夜才明白,这三颗五角星,代表的是,炼药是上等还是下等。

    一颗星下等,两颗中等,三颗上等

    “年轻人。”孟枭无声走到离夜面前,脸上和蔼的笑容,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离夜稍稍扭头,看向孟枭,“有事?”

    “借你的手用一下。”孟枭说着,立刻抓过离夜的手。

    他手上出现一块红色的石头,然后他就把离夜的手,放在那块石头上。

    离夜眉头微皱,看着孟枭的动作,神情冷了几分。

    “你在做什么?”这是什么?

    “满足一下老人家的好奇心,事后,你不管提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答应”孟枭笑呵呵说道,他就是想看看,到底多大

    ------题外话------

    吼吼,求票求票,有票的亲就投了吧,某甜悲剧的名次急速下降中,嘤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