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十一章 炼药公会
    离夜在人群中走过,她也不知道自己走在什么地方,只知道她现在需要一个没人的地方,把身后的麻烦解决掉。

    她越走越远,人群也逐渐稀疏,对于这个城市,她所知道的。

    这里是南境之内,一个小城市,而整个南境,大大小小的城市成百上千,大部分城市都有传送口。

    她当时只跟传送口的人说,要来南境,具体是南境什么城市,没有详细说明。

    所以最后决定跟着炼药师到这座城市——壁城,壁城是南境最繁华的城市之一,这里不但有炼药公会的分会在这,还有空间传送的传送口,传送口所在的地方就是她刚刚走出来那,至于炼药公会的分会,位于城市中央。

    南境大部分是无情宗的势力,无情宗位于中域南边,在南境势力自然也不少,然而其它势力也不是没有势力密布在这里,只是相对来说,比无情宗少。

    这是个以空间传送连接而成的世界,没有这些空间传送,就不能随意横跨,但是要走遍整个临天大陆,只怕是穷尽一生,也无法做到。

    离夜慢慢走去,身后的三个人不紧不慢的跟随,看到四周的人变少,他们相视一看,都露出笑容。

    这小子自己送死,别怪他们不客气!

    寂静无人的偏僻小径,零散的几颗小树在风中摇曳,四周杂草丛生,一看就是很少有人走过的地方,微风吹过,透着几分诡异,丝丝凉风在身后出拂过,让人寒颤不已。

    三人紧紧跟在身后,走到这个小径,诡异的寒风吹过,他们忍不住停下脚步。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怎么会这么阴嗖嗖的。”明明现在大白天,阳光高照,他们觉得一股寒意渗透心底,就如同站在冰窖中一样。

    其余两个人看了看四周,低声咒骂,“我们怎么会知道,壁城我们也是第一次来。”

    南境那么大,他们又不是每个地方都走过,这小子把他们带到了什么地方,现在他们只觉得浑身不对劲。

    “既然是鬼地方,没有鬼怎么行?”清冷的声音传来,带着丝丝冰凉,宛若腊月寒风。

    白衣少年大步走来,手上泛着杀气的长剑,让人不寒而栗。

    本来还有点害怕的三个人,看到离夜出现后,心里的恐惧转化为熊熊怒意。

    “好小子,是你装神弄鬼吓唬我们!”把他们带到这么一个地方来,死了都没人给她收尸!

    离夜冷冷轻笑,身影晃动,箭步走去,不过眨眼的功夫,距离那三个人,不过三步。

    “说那么多废话干嘛,一个初级玄灵而已,上次是我们轻敌,我一个人就能把他解决。”站在最左边灵者级别的人,不屑看了一眼离夜。

    不就是初级玄灵,区区初级玄灵,自己可是灵者,怕他不成!

    “那你去。”其余两个人异口同声道,这小子太邪乎,上次他们三个也不知道怎么的,感觉就像是他手上的羔羊,任他宰割。

    那人轻哼一声,大步走过去,双手叉腰看着离夜。

    “小子,你骗了我们,还敢伤我们,活腻歪了你,老子现在就送你……”

    “砰!”

    那人话还没说完,迎面而来就是一股巨力,他整个人被震开,在空中阵阵凌乱,然后狠狠摔在地上。

    刚才还站在他们三步外的离夜,瞬间出现在那人面前,看着他即将坠落地上的身体,露出一抹嗜血的冷笑,蓝紫色的灵力在手上凝聚。

    被攻击的那人,在看到离夜手上灵力后,全身都僵了。

    “灵……灵者!”

    这怎么可能,他看上去,明明只是玄灵,怎么会是灵者,灵师怎么能做到,隐藏自己的实力?

    “小爷放过你们一次,这次,是你们自己找死!”霸道轻狂的呵斥声传来,重重的一拳落在那人身上。

    “唔……”眼珠子凸出,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他惊悚的看着离夜。

    寒意将他紧紧笼罩,出现在面前,这个俊美无比的少年,在他眼中,一下子变成了地狱修罗!

    泛着杀气的吾邪,从他脖子上横过,喉咙瞬间出现一道血痕。

    “嘭!”

    两道身影同时落下,离夜笔直站在地上,看着躺在身边的男人,脸上露出一丝玩味。

    “在同等级的情况下,小爷不会输!”

    同等级!

    那人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双眼睁大,就这么没了生机。

    站在一旁观看的两个人,看到离夜不过一招把自己的同伴解决,一颗心顿时都凉了,嘴角不停抽搐。

    灵者,他居然是灵者!

    离夜稍稍转身,看向身后的兢兢战战的两个人,嗜血笑道:“现在轮到你们了!”

    微风拂过,吹起垂落的衣角,三千墨丝随风摇曳,白衣少年站在那里,双眸闪烁如星辰一般的光芒,璀璨耀眼,眸光中的自信,眉宇间的轻狂不羁,都让人挪不开眼。

    鲜血从利刃上点点滴落,浓浓杀气,让四周变的诡异莫测,他看上去又是那般的嗜血狂狷,宛若地狱修罗,长剑如同死神的镰刀。

    “我们一起出手!”两个人狠狠打了冷颤,相视一看,点点头。

    灵者,灵者也要拼上一拼!

    这次是他们看走眼,认为对方只是初级玄灵,可没想到竟然是灵者,他看上去那么年轻,竟然都已经踏入灵师一列,进入灵者!

    进来临天大陆也没听说,有这么个出色的少年,他是打哪冒出来的?

    不管是谁,既然已经得罪上了,就没办法,只能出手!

    两人一起出手,蓝紫色和蓝色的灵力在手掌上飞旋,一齐攻向离夜,招招杀意!

    离夜站在原地看着飞身而来的两个人,身影挪动,长剑从面前划过,蓝色的弧度伴随着淡淡紫色。

    “冰杀裂魂斩!”

    冰冷的气息横空划过,蓝色弧度蔓延看来,所到之处,覆盖上一层薄冰,空气瞬间凝结,细小的沙粒,从空中坠落!

    两人不过才走出一步,只觉得身上一道冰冷划过,他们只觉得,整个身体都僵硬了。

    他们两个就像是被点穴一样,僵在原地,神情错愕,只觉得身体里的血液都凝结了一般。

    离夜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将吾邪剑收回剑鞘,转身离开。

    清冷的一声传来,透着滚滚杀气,“灭!”

    “轰!”

    一声巨响震开,惊天动地,而站在那里身体僵硬的两个人,身体轰然变得粉碎,在这片天地,化作一缕尘埃。

    听到身后的声音,离夜停下步伐,稍稍扭头看了一眼,这才把吾邪扔进储物手镯。

    “这一招的力道也变强了。”挺好!

    离夜满意点点头,转身往回走去,麻烦已经解决了,现在找个住的地方,休息一晚上,明天就去炼药公会考核。

    走出那一片杂草丛生的地方,离夜看了看四周,猛地发现,她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了!

    虽然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但好歹还记得回去的路,沿着记忆中的路线走去,离夜脚步飞快,很快把刚才的一切甩在身后,不去理会。

    看着一路走过的寂静,离夜无声摇摇头,那三个人一路跟过来,这么长一段路都没发现什么不对劲。

    不过也是,他们三个要是早反应过来,就不会送金银珠宝给那几个炼药师了。

    眼看着就看到街道了,离夜脸上露出笑意,正要加快速度,突然,一道威压笼罩而来,空气顿时变得稀薄,让人只觉得喘不过气来,身上就如同被大山压住。

    离夜立刻停下脚步,警惕看向四周,收敛住气息,造化诀运转,将灵力完全隐藏。

    这里是一片荒地,除了半个人高的杂草,就没有其它。

    那股威压,越来越近,离夜眸光微变,身影闪动,白色身影没入身边一堆杂草之中,与四周融成一体。

    黑色身影从天而降,四周顿时变得冰冷,就如同真的站在冰天雪地中似的。

    “出来!”

    冰冷的呵斥响起,离夜立刻僵住身体,保持着姿势,连呼吸都不敢轻易呼出,整个人像静止了似的。

    四周一阵微风拂过,没有一点动静,离夜注视着不远处的黑色身影,皱了皱眉头,这个身影有点眼熟啊,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可是,她什么时候认识临天大陆的人了,应该是错觉,错觉。

    难道她刚刚杀的三个人,和他有关,也不可能啊,刚刚才杀了人,他就找来了,这个人到底是谁?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自己走出来,我便让你死个痛快,否则……”

    草丛中,一阵颤动,离夜无声扭头,看着距离自己两丈外的地方,隐约可以看到抖动的身影。

    离夜不禁狠啐,躲都不会躲,抖的这么厉害,这不是让人家发现他的存在,他这是在多躲,还是找死。

    “轰——”

    一道猛烈攻击横空划过,离夜猛地压低身体,只感觉到一股强横的力量从身边划过,紧接着,一声嘶喊响起,然后就是吐血的声音。

    “噗!”

    草丛中的人倒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可这些他都顾不上,急忙爬起来,跪在地上。

    “少宗主,属下知道错了,属下再也不敢了!”那人猛地磕头,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全身不停发抖。

    还是逃不过,这么多年,就没有人能逃过无情宗吗?

    “知错,那就该知道,你的下场只有一个。”无情的声音响起,然后跪在地上的人就传出一声声痛苦的吼叫。

    离夜蹲在草丛中,看到不远处那一幕,暗暗轻啧。

    这人下手还真够狠的,把活生生的人冻死,少宗主,哪一个宗?无情宗?

    冰冷无情的双眸从地上的人身上挪开,往四周看去,看了一遍又一遍。

    离夜屏住呼吸,谁知道自己会碰上这一幕的,她其实是不想看的。

    她知道,自己的存在是被这个人发现了,只是他暂时不能确定这里是不是有人,也不能确定,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

    男人漠然看了一眼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转身离去。

    离夜依旧一动不动趴在原地,屏住呼吸,时间就像是静止了一样,此时连一阵微风都没有经过。

    过了大概十个呼吸的时间,离夜依旧趴着,空中一道身影快速闪过,刚刚离开的男人,此时又走了回来,目光探寻着四周。

    “看错了么?”几近透明的嘴唇轻启,就如同两片千年冰川中的薄冰。

    语气没有一点情绪,仿佛他早已是抛却了七情六欲的人,不知道情为何物,人为何物。

    离夜稍稍抬头,看着不远处的男人,她只能看到一个侧身和侧脸,那是一个很美的侧脸,可看上去一点温度都没有,他站在那里,就如同冰雕一样。

    这种寒冷,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他就像是个活生生的冰雕。

    脑中一张俊脸闪过,离夜恍然大悟睁大眼睛,是他!

    她记得在玄凤国的时候,曾经被王家和这边的几个人追杀,追杀到半路,她不但受了重伤,连清羽印在她身体里的灵魂印记都摧毁了。

    当时她正面看过摧毁灵魂印记的男人,那是一个很冷,如同冰块的男人,手指真的就是冰块,没有一点温度。

    当时他的手中,点在自己眉心,她觉得身体前所未有的冰冷,而那个人,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就是他!

    这是怎么回事,欧阳圣给她的那一块玉,是浮云殿的,但是这个人的手下,也认识日月殿的人,甚至还利用他们。

    那现在到底是浮云殿和日月殿有关系,还是这个男人的势力和浮云殿有关系?

    离夜疑惑注视着不远处寻找的男人,找了一会,见四周依旧没有动静,他才转身离开。

    少宗主?哪个宗的少宗主?

    距离南境最近的,好像是无情宗,他是无情宗的人?

    过了还一会,四周没了动静,离夜才起身站起来,看了看四周,飞身离开。

    这个时候还不走,要等到什么时候,那个人随时会感觉到不对劲,然后回来查看究竟。

    离夜一脸走出十丈,就在这时,离开的男人,再次出现,看到飞身离开的离夜,单手握成爪子,在他手上流转的灵力,竟然覆盖上一层薄薄的冰层。

    离夜此时要是转身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讶不已。

    一个人能用灵力,将空气中的水分凝结成冰,该是多恐怖的一个人。

    男人迈步,距离离夜还有三四十米的距离,瞬间缩短了成十米。

    冰冷气息从身后袭来,离夜转身看了一眼,然后不禁低咒,然后收回目光,加快速度往前跑去。

    这个人还真小心,都已经离开两次了,最后还是跑回来一看究竟,幸好这次跑的快。

    “你逃不掉!”如寒冰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一路狂奔的离夜,只觉得一道冰寒,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随时就要将她冰冻住一般。

    她的忍不住回头看去,不看不知道,这一回头看,整个人差点没从空中掉下去。

    空中无数冰针飞来,她可以确定,这冰针,是这个人用灵力硬生生凝聚的,以灵力凝聚成兵器,妈的,这个人是灵皇级别!

    离夜一声狠啐,看着飞来的冰针,吾邪立刻出现在手上。

    “冰杀裂魂斩!”

    “五重噬杀诀——第一杀!第二杀!第三杀!”

    罡风席卷,如排山倒海的力量,迎面袭来,挡下飞来的冰针。

    然而冰针的数量太多,对方的实力还是灵皇,离夜拼命闪躲阻挡,还是有几根冰针穿过,从她身上划过。

    一根冰针,旋转着它冰冷的身体,笔直而来,眼看着就要没入离夜眉心。

    离夜神情微变,迅速转身躲开,冰针贴着她的耳朵划过,划破三千青丝,青丝宛若被刀割断似的。

    “妈的!”看着坠落的头发,离夜一声低咒,甩了甩贴在脸上的头发,就在这时,绑住头发的发带松开,坠落而下。

    那个男人不过眨眼的功夫,出现在离夜面前,就看到那三千青丝,滑落的一幕。

    “是你!”冰冷无情的声音,依旧没有半点情绪,但是显然,在看到离夜的那一刻,他认出了离夜。

    看到出现在面前的人,离夜怔住了,她没料到对方速度会这么快。

    说出那两个字,那个男人也怔住了,看着滑落的三千发丝,以及那精致的五官,绝美的容颜。

    “你是女人!”女人?

    这一声,让离夜顿时回神,几乎反射性道:“你他妈才是女人,你们全家都是女人!”

    话落,离夜脚步稍稍挪动,身影瞬间消失不见,如同消失在这片天地中了似的。

    看到那一抹身影消失,男人才回过神来,一声低咒。

    “混账!”

    没料到他还有这招,就这么眼睁睁消失了,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能从那么一个小地方,到临天大陆?

    邪尊,他还和邪尊有关系,那个灵魂印记,是邪尊印下的!

    他飞身离开,这个人,他一定要查清楚,没有人能从他手上逃一而再的逃脱,他决不允许有第三次。

    看着那道身影走远,隐藏在草丛中的离夜,才慢慢伸出头,站起身,呼出一口浊气。

    这次看来是真的走了,这个男人是什么少宗主,居然就是凌皇级别了,那个宗主该是什么级别,灵尊?

    灵尊,好像是这个世界的巅峰了吧?毕竟主灵这个等级,听说很久都没出现了。

    离夜从储物手镯拿出一根白色发带,将散落的头发重新绑上,立刻离开。

    还是奇叔教的那招有用,不然今天就躲不过去了。

    他不认识奇叔这招,也就是说,他和陵川子朔他们没关系。

    那陵川和子朔,到底是什么势力的?

    怀着满心的疑惑,离夜走进城中,中间没有任何停顿,找了个住旅馆住下,刚走进房间,她立刻倒在床上,从储物手镯里拿出一颗复元丹吃下去。

    刚刚情急之下,她把五重噬杀诀第三杀给用出来了,试了好几次,效果都不行,倒是这次逼急了,把第三招的全部力量都发挥了出来。

    红莲飞出离夜身体,着急问道:“离夜你没事吧?”

    刚刚那个人好厉害的样子,感觉离夜一直被压制着,即便是还手,也是被牢牢压制。

    “没事,你等会分两缕子火出来,明天炼药的时候用的上。”现在的一切,等考到炼药师徽章再说。

    那个男人走了,应该没那么快回来,然后顺便打听一下,他是不是无情宗的人。

    无情宗,还真是人如其名,好像无情宗的人,每个都先是断绝了七情六欲,连一点人性都没有,只知道杀伐。

    “子火?”红莲头上冒出个偌大的问号,什么叫子火?

    离夜坐起身,笑盈盈说道:“帮你分出来的火焰,取的名字,从你身上分出来的,就叫红莲子火,怎么样?”

    她觉得挺好的,分出来的火焰,总的有个名字,不然每次都说不明白。

    红莲无声看了一眼离夜,红莲子火,为什么它听着会觉得很随意?

    “无所谓了,什么都好。”反正它分出来的火焰,都是给离夜来用的,她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离夜躺在床上,看着窗外逐渐变黑的天色,眸光稍稍合上。

    红莲飞进离夜身体,不再说话,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阳光洒落,透过窗户折射进房间,一夜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过去了。

    窗外吵杂的声音传进房间,熟睡的人迷迷糊糊醒来,往窗边走去,离夜才发现,她的窗户外,就是主街。

    昨晚到房间里,她根本没怎么仔细看,直接躺床上就睡着了,现在看起来还可以。

    “你们听说了吗?刚刚过去的车驾,是银瓶小姐,她可是南境最年轻的炼药师,今年不过二十岁。”

    “最年轻的怎么了,我可是听说,展瞳公子也已经来了。”

    “展瞳,南境炼药天分最高的炼药师展瞳?”

    “展瞳公子二十岁的时候,已经能炼制超神品,银瓶小姐如今不过只是接近超神品……”

    一个个炼药师的到来,这让整个南境毒变得沸腾,很多势力的高手,都往这边赶来。

    求得一个炼药师的帮助,这个势力,实力也会跟着提升,谁不想求得一个炼药师,为自己所用。

    谈到炼药天赋,他们就更激动了。

    炼药师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更何况如此年轻就能成为炼药师,那绝对是家族的荣耀。

    离夜关上窗户,把一切吵杂的关在窗外。

    大街小巷,几乎整个壁城,现在每个人说的,都是炼药师。

    哪位炼药师来了,哪位炼药师的职位很高,哪位炼药师听说到了什么等级。

    当然,这些也只是听说,不是炼药公会的人,对于这些事,也只能是听说而已,无法得到详细的情报资料。

    洗漱过后,离夜走在街上,直接往炼药公会的方向走去。

    从街上走过,不少人胸前都佩戴着同样的徽章,那是炼药师的身份证明,炼药公会亲自授予的徽章。

    佩戴了那个徽章,仿佛整个人都要高人一截,炼药师们高傲的在人前走过。

    离夜嘴角勾起笑容,这便是炼药师的荣耀了吗?人前炫耀。

    她要不是图个方便,还真不想去考这炼药师徽章,那东西对她来说,也没什么用处,又不能当饭吃。

    走到壁城中央,三层的建筑物映入眼帘,这三层建筑还看不到后面。

    一阵药香扑面而来,是那般的诱人。

    离夜站在门口,看着门口的牌匾,在门口的左手边外,放置一张桌子,桌前坐着两个人,在他们面前,拍了一条长长的队伍。

    每个炼药师,登记过后,然后走进面前的三层建筑内。

    离夜叹了口气,人多也没办法,还是要登记。

    没想到临天大陆的炼药师会这么多,不过总的算起来,还算是少的。

    本来烦躁排队的炼药师们,突然看到一个稚嫩,看上去不超过二十岁的少年走到他们身后,他们纷纷一阵愕然。

    这么年轻,也是炼药师!

    离夜沉默站在最后面,逐渐的她身后也站了人,她身后的人看到自己面前的人,如此年轻,脸上多了一丝轻蔑。

    又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家伙,炼药师公会,为什么每年都会来这么一些人,明明没本事,还想引人注目。

    不是每个炼药师都像孟银瓶,展瞳他们两个一样,年纪轻轻,就拥有极高的炼药天赋,让人羡慕都羡慕不了。

    不屑轻蔑的目光,时不时从离夜身上扫过,连街边围观的人,都会露出同样鄙视的目光。

    “离夜,那些人都是在看你吗?”红连疑惑问道,他们这是什么眼神!

    “你看那么多做什么。”离夜淡淡回答,眼观鼻鼻观心。

    别人怎么看那是别人的事情,只要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就够了,悠悠众口难平。

    红莲看着其他人,轻哼一声,这些不知道好歹的家伙。

    离夜早就会炼超神品丹药了,早上那些人说的什么展瞳,二十岁会炼制超神品,离夜不到十八岁就会炼制了。

    轻哼几声,红莲再次沉默,心里还忍不住大骂这些人不识天才。

    排了半天的队,才终于轮到离夜,然而排在离夜面前的人,登记了也不着急进去,站在一旁,双手抱臂,仿佛是想要看好戏。

    进行登记的两个人记录好上一位的资料,才抬起头看去,当那日渐成熟,却还带着几分稚嫩的绝美容颜落入眼帘之时,他们先是一愣,随即大笑。

    “这位公子,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他们这里是炼药师公会,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让他的随便玩的。

    离夜脸色微冷,忍住燃起的怒意,淡淡道:“我来登记考炼药师徽章的。”

    少年双手负在身后,目光垂下,隐约间,与生俱来的王者之势,让人无法忽视,无法挪开目光。

    两个等级的人微微一怔,脸上的笑意,逐渐转变成不屑。

    “年轻人,你最好还是掂量掂量自己,别自取其辱。”不就是个小少年,来抢什么风头。

    会一点炼药术就是炼药师,炼出来的丹药,连品级都没有,他们见多了。

    “就是就是,小子你还是让开吧,别浪费我们的时间。”站在离夜身后的炼药师,讥笑道,这种年轻人,他们见多了。

    不就是稍微有一点炼药术,有什么了不起的,谁刚开始炼药的时候,不都有一点基本的炼药术。

    额角青筋暴动,离夜深吸一口气,目光冰冷的看着面前登记的两个人。

    “我是不是炼药师,你给我登记就是,是不是自取其辱,又和你们有什么关系?”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霸道嚣张,中气十足!

    是不是炼药师和他们有什么关系,考核是她的事情,他们只是负责登记!

    两个等级的人,脸上露出绯红,他们身在炼药公会,就是炼药师见了他们,都得给他们几分面子,这小子太目中无人!

    “小子,你好大口气,知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什么身份?”带着几分沧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所有人扭头看去,当他们看清楚来人,神情顿时变得恭敬无比,就连坐着的两个等级的人,都站了起来,微微俯身。

    离夜面不改色侧步看先来人,继续说道,“人都是相互的,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他们如此,我又何必给他们面子?”

    自取其辱,连等级都没给她等级,就说她自取其辱!

    站在离夜对面的,是一个看上去四五十岁的的老者,说他老者,脸上却连一点皱纹都没有,而头发和胡须又带着几分苍白。

    这种人,离夜已经不去猜他们有多大岁数了,完全没用。

    谁知道这里哪一个,就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

    “好一个,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那人点点头,目光注视着的离夜,上下打量。

    是个不错的娃子,也很神秘,到现在为止,他老人家,都没有完全探究出他的实力,以及精神力。

    但是这个脾气挺合他的胃口,这句话,就连孟丫头,还有展瞳,都不敢当着公会长老的面说出来,他小子却有这种魄力。

    “老夫孟枭,是这个分会的会长,你来考核,可有推荐信?”孟枭笑盈盈问道,严谨一个慈祥的老人,没有半点脾气。

    离夜看到对方脸上的笑容,心里的怒意稍稍退了一点。

    “会长?推荐信是给你的?”离夜双手交叉在胸前,警惕看着面前看上去有点老的人。

    要是会长的话,应该不会管这些吧。

    孟枭摇摇头,慈祥笑道:“这些自然是不归我管,可让我递上去,你不就能立刻进行考核,拿到炼药师徽章?”

    四周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所有人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这下子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连分会会长,都对他如此特别?还说要亲自为他递推荐信!

    这么年轻的小子,怎么会有推荐信这样的东西,哪个炼药师会帮他写推荐信。

    所有人脸上又是一阵讥讽低笑,分会会长在这里他们不能说什么。

    只是,那个什么推荐信,还真是个笑话。

    他要是能拿出推荐信,早就拿了,何必等到现在。

    离夜垂下眸光,嘴角狠狠抽动,这个人还真把她当小孩子了。

    “老头,你说你是会长,我信了,不过你的话……别欺负我年纪小,什么都不懂。”会长递上去,就能立刻开始考核。

    明明就是她拿出推荐信,就能立刻开始考核。

    老头!

    周围的人心里是的凌乱的,他胆子也太大了,叫炼药公会分会会长,老头!

    他就算是炼药师,会长也不会允许他这么放肆吧!

    就在众人等着看好戏,想看看离夜怎么被炼药公会的人扔出去之际,孟枭脸上的笑容反倒是加深了。

    会长不生气!

    这……这小子有那么特别吗?

    脸上的笑容,带着莫名的深意,然而他还没说话,离夜又开口了。

    “还有,老头,你想知道什么,直接问就行了,能不能别老想着套我的话?”离夜继续说道,他不就是想从自己口气里,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推荐信。

    这种事,他明明问就可以了,身为炼药师公会会长,她还能对会长说假话?

    孟枭脸上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心里无声叹息。

    这小子,眼睛太毒,还喜欢一针见血。

    看穿了他老人家,别揭穿啊!

    “咳咳,总之,你把推荐信拿出来,我帮你交上去,总有好处。”孟枭继续道,也不生气。

    周围的人看到,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他们是在是想不明白,这小子有什么特别的。

    他真的有推荐信这种东西,明明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会有炼药师推荐他。

    想想也没太可能,这么年轻的小子,哪里能入炼药师大人的眼。

    离夜看着孟枭,没有立即行动。

    孟枭汗颜的看着离夜,他就没见过这么警惕的小子。

    过了一会,离夜才从储物手镯拿出信封。

    会长帮她拿进去,的确是比自己递出去好很多,这点他说的没错。

    当离夜把推荐信拿出来之时,周围的人,全都傻眼了。

    他真的有推荐信!

    真的是推荐信!

    推荐信!

    脑海中只有这一句话,那是真的推荐信!

    孟枭笑呵呵接过离夜离夜手上的推荐信,把信封打开,看到上面的内容,他脸上的笑容慢慢僵住。

    这是……怎么会有这么多炼药师推荐一个少年!

    “你这封推荐信,谁写的?”上面的确是不同人的签署,出自不同炼药师的字迹,上面还有他们的徽章的印记。

    可是,这也太……夸张了!

    这么多年,他没见过哪个年轻后辈,能同时得到这么多人的举荐!

    看到孟枭变化的脸色,所有人都好奇的伸长了脖子,推荐信上写了什么?

    离夜不解的拿回推荐信,有什么不对吗?

    然而,当她看到推荐信最后的签字,整个人顿时凌乱了。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只有一封推荐信了,因为船上的炼药师,把自己的签名,写到这一份上面。

    尽管只是一份推荐信,可实际上,相当于好几份!

    “我能说,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吗?”离夜稍稍抬起头,囧囧说道。

    方白给她这封推荐信后,她一直没看,她也是第一次看到推荐信。

    孟枭挑挑眉头,收起惊讶的心情,目光再次落到离夜的手里的推荐信上,突然他的动作僵住了。

    “这个……”

    “干么?”离夜警惕看着孟枭的举动,他又看到了什么?

    “这个人,你也见过?”这年轻人,怎么遇到他的,还和这么多炼药师一起推荐?

    离夜低头看着孟枭指着的一个名字——蔺药!

    “见过。”她点点头,在几位炼药师里,他好像是最受尊重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听方白说,他很厉害。

    她和这个交谈是最少的,更多时候,都是他在看着自己。

    “年轻人,跟我来吧。”孟枭淡淡一笑,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他看上的年轻人,自己倒要看看,有什么样的资质,而且还能让这么多炼药师,同时推荐。

    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年轻后辈,这么招的炼药师们的喜爱。

    离夜点点头,跟着孟枭走进那三层楼的建筑,连记名登记都免了。

    四周的人目瞪口呆状,傻傻的看着一前一后走进炼药公会的两个人,一颗心止不住的颤动。

    感情,这年轻人不但的确是炼药师,还有推荐信!

    那是什么样的推荐信,能让会长如此慎重,他们明显看到,会长进去的时候,脸上的严肃和好奇。

    还有,他们刚刚做了什么蠢事!

    竟然在讥讽一个炼药师!

    僵在原地的那两个登记长老,以及离夜身后的炼药师们。

    脸上讥讽的笑容,早已换成来僵硬石化的抽搐。

    那个少年,真的是炼药师!

    怎么会,他如此年轻,要是真是炼药师,孟枭的孙女,孟银瓶就不再是南境最年轻的炼药师了。

    那个少年看上去那么年轻,怎么看也比孟银瓶小啊!

    “我滴个娘啊,刚刚我差点赶走了一个炼药师!”一个年轻的炼药师。

    其中一个登记的长老,重重坐下,神情呆滞。

    “我也是!”另一个也跟着坐下,脑中一片空白。

    两人同时在心里叹息道:他们做了件多蠢的事!

    ------题外话------

    啥都不说了!看完更新大家就说吧,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