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九章 空间传送
    顾霜手拿着鞭子,一身火红劲装,神情怒意,眼中只有离夜,对旁人视若无睹。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不是这暮夕城的人,以为这暮夕城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秦家人看到顾霜走来,露出不满,脸上的笑容逐渐冷却。

    “顾霜,你来做什么?”傲悦紧张看着顾霜走过来,她这算什么意思,一开始挑战的是顾太,一开始找麻烦的也是她,现在还找上门来。

    如今他们顾家输了,就该遵守承诺,离开暮夕城

    顾霜站在众人中间,冷笑看着傲悦,“傲悦,没有本事,把情郎护在身后,可是要吃亏的。”

    半点本事没有,还站在人家面前,把他护在身后,简直就是可笑,这样的一个人,她傲悦怎么能配的上。

    秦家的人扭头看向傲霜和离夜,这段时间他们心里都有数,不过一直没有戳破。

    秦汉眼中闪过苦涩,随即目光更加坚定,他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小师妹早晚有一天会知道,离夜太过耀眼,给人的感觉,仿佛他生来就该站在巅峰之顶,俯瞰天下,睥睨天下,小师妹和他不合适。

    所以,自己还有机会,小师妹早晚有一天会明白

    情郎

    傲悦双颊瞬间羞红,跺了跺脚,急忙说道:“你胡说什么,他才不是我的情郎。”

    情郎,她可不敢这么想,离夜那么耀眼,站在他身边,都觉得需要仰望,情郎那根本不可能的,再说,早在遇到离夜之前,她满满的一颗心,就只装着一个人。

    不是?秦家人听到傲悦毫不犹豫的否决,有着诧异。

    他们看上去,明明就像情人一样,而且傲悦在离夜公子面前,和在他们面前是不一样的,可以说完全是两个人。

    都这样了,还不是情郎?

    “是不是胡说,你自己知道,本姑娘今天可不是来讨论,他是不是你情人的。”顾霜不耐烦把目光从傲悦身上移到移开,燃烧着怒火的目光,看着离夜。

    这个人,凭什么他一来,就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他为什么只能看到傲悦,在暮夕城,她顾霜才是人人称赞的天才

    上次他们谁也没赢,这次,她必须要赢,夺回所有人的目光,恢复他们顾家的荣誉,只有这样,无情宗人,才会重视他们顾家。

    顾家必须要依靠无情宗,才能走进南境,甚至走进中域

    “傲悦,她来是找我的。”离夜淡淡一笑,脚步缓缓迈出,注视着气愤到快要抓狂的顾霜。

    顾霜扬起下巴,冷声道:“你再跟我打一场,要是你不答应,顾家如今没有无情宗的支持,也照样能把秦家逐出暮夕城,杀了你心心念念的傲悦。”

    顾家只是输了一场比试,实力还在,二叔和三叔从秦家回来后,两个人虽然都吃了很大的苦头,但实力还在。

    拥有三个灵者的家族,她就不信,灭不了一个秦家

    玫瑰红唇勾起完美弧度,隐含着嗜血,“你现在是在威胁我?”

    危险气息散开,站在离夜身边的人,顿时觉得周围温度下降,凉风阵阵袭来,直接侵入心底,冰冷寒霜。

    好冷

    这是什么感觉?

    秦家的人的目光落在离夜身上,脸上透着恐慌,看似无害的少年,此时完全像变了个人,好像他们从来没认识过。

    他在笑,可他的笑容没一点温度,与生俱来的气势,让人胆颤。

    这是什么感觉?很可怕

    “悦儿?”秦鼎扭头问道,他怎么觉得离夜公子,这个时候变得非常嗜血,只要顾霜回答“是”,她的下场,就会变得无比凄惨。

    明明只是初级玄灵,居然能有这样可怖的气势,冰冷寒霜的杀气。

    “师父,我们后退一点。”傲悦小声道,这样的离夜是最恐怖的,他们还是离远一点,顾霜怕是要倒大霉了。

    离夜可是最不喜欢,别人威胁她。

    秦家的人迅速后退好几步,中间只剩下离夜和顾霜站着。

    四目相视,若是不了解情况的人看到这一幕,还以为是郎情妾意,而其中汹涌的波涛,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顾霜忍住颤抖的冲动,暗暗深吸凉气,平稳住心里的紧张,这个人看上起比她还小,她怎么能被的这区区气势打败

    他只是初级玄灵而已,只是初级玄灵,没什么大不了。

    “是,我威胁你你又能如何?”顾霜扬起下巴,高傲的看着离夜,就是威胁他又如何,不过初级玄灵而已。

    温度骤然下降,离夜脸上的笑容冰冷到了极点

    冰冷的空气迎面扑来,秦家的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离夜冷冷一笑,白色身影迈出步伐,箭步走去,速度快如闪电,等再次出现之际,她已经走到了顾霜面前。

    “你”顾霜双眸睁大,诧异看着眼前的人,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造化诀在身体中运转,无形的力量在手上急速凝聚,四周空气阵阵扭曲起来,狰狞可怖

    顾霜瞬间回神,立刻就想要后退,然而刚刚走出没两步,离夜的手,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臂。

    好快

    顾霜神情震撼无比,他的速度,比半个月之前更快了

    来不及多加思索,被抓住了手臂,顾霜立刻想要还手,蓝色灵力在手上展开。

    蓝色灵力刺痛了手掌,离夜稍稍放开抓住顾霜的手,手掌心的手迅速抽离,速度快到让人咋舌。

    顾霜傲然一笑,“就凭你,是抓不住我的”

    不过是初级玄灵,怎么可能死她的对手

    离夜扭过头,看向顾霜,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嗜血。

    “吾邪”冰冷的声音响起,没有一丝温度,蓝色弧度从面前飞过,直逼顾霜而去。

    长剑穿过,空气如同白纸一样,被坚韧锋利的一分为二,笔直穿透。

    紧接着,刀刃穿透血肉的声音响起,鲜血在空中飞溅开来。

    还在一脸得意轻笑的顾霜,双眼睁大,眸光中带着不敢置信,鲜血喷洒在脸上,带着滚烫灼热的温度。

    这怎么可能

    四周一片寂静,秦家的人此时看傻了眼,好厉害

    不过一招,只用了一招

    只是过去半个月的时间,顾霜连在离夜公子手里一招都过不了。

    这怎么可能,太不可思议了

    半个月的时间中,他只消失了四天,这四天的时间,他变强了这么多?

    顾霜看着插在胸前冰冷的长剑,长剑立刻抽离,她吃痛一声闷哼,身体软软的往地上倒去。

    “这怎么可能,你不过……”不过初级玄灵,自己怎么会输在初级玄灵手上。

    连一招都过不了,这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离夜伸出手,扫视了一眼地上的顾霜,嗜血冰冷的声音响起。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顾霜只不过是暮夕城的天才,有什么可嚣张的”霸道嚣张的声音,冲破天地,回荡在四周。

    她是天才,可只不过是暮夕城的天才,暮夕城对于整个临天大陆来说,不过是冰山一角。

    小小一个暮夕城罢了,她有什么可嚣张得意的

    顾霜怨恨看着离夜,她不管什么暮夕城,是他断了她进入无情宗的机会。

    无情宗,那是人一辈子想去,都去不到的地方,却被他一手破坏。

    “你要是因为无情宗,我可以说,单单怨恨是不够的。”说完,离夜越过顾霜,大步走出院子,她活不了了。

    顾家没了顾霜,以后的日子,会更加艰难,一个家族,就这么没落,连再盛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们只有被人赶出暮夕城,那么多人的见证,顾家是绝对不可能留在暮夕城了。

    看着地上的顾霜,亲家人不禁叹息。

    他们秦家,能做到一招杀了顾霜的新一辈,怕是没有了。

    离夜,这个少年简直就是个奇才

    “半个月的时间而已,又探不出他的实力了。”

    “一招杀了顾霜。”

    “是啊。”大长老轻轻一笑,这次只怕是他,一下子也探究不出这个年轻人的实力了。

    短短半个月,如此成长,还真是可怕。

    谁能想象,这个少年,半个月前,面对顾霜拼尽全力,才能与之匹敌,而不过半个月的时间,他用一招就能杀了顾霜。

    这样的实力,简直可怕

    离夜昂头挺胸走出暮夕城,一路上,行人纷纷为他停下脚步。

    看到那年轻的面孔,是人都忍不住叹息一句,他就是那个以初级玄灵的实力,和高级玄灵的顾霜匹敌的那个少年。

    才怎么年轻,就能和顾霜匹敌,太可怕了

    两道身影站在空中,看着离夜走出暮夕城,走出很远才收回目光。

    “尊主,那个顾家,要不要……”把顾家留下,太危险了一点,毕竟他们和无情宗还有些交际。

    无情宗要是知道王妃的存在,知道她的天赋,一定会想把王妃拉入无情宗。

    各方势力尽管互不相干,王妃的事,他们却不能不管。

    “先让人看着,他们要是想做点什么……杀”纳兰清羽摆了摆袖子,转身迈步走去。

    夜儿说,她要一个人去南境,还真是没办法呢。

    “是。”银翳立刻应道,然后抬起头,迟疑道:“尊主,你当真放心王妃一个人?”

    王妃只是玄灵级别,尽管都现在他还不知道王妃是哪个等级的玄灵,可在临天大陆行走,不是玄灵级别就能解决的。

    其他人他们可以不管,但是王妃的话,真的不管?

    低哑的笑声传出,响彻这片天地,“遇上夜儿的人,该自己自求多福。”

    夜儿在风启大陆都这么走过来了,他倒是不担心夜儿会吃亏,只是,等夜儿走到中域,应该要很长一段时间。

    “银翳。”纳兰清羽再次叫道,薄唇勾起放弧度。

    “在。”

    “查一查最近南境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本尊要亲自走一趟。”跟夜儿一起走是不可能了,但是他可以在南境等不是。

    银翳诧异抬起头,诧异到无语,南境就算有事,也是小事,用得着尊主亲自走一趟吗?

    尊主,你不舍得王妃就不舍得吧,找这么多理由。

    这种话银翳当然不敢说出来,低着头,忍住笑意应道:“属下遵命。”

    看来天穹峰,尊主是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回去了,至少在王妃到哪里之前,尊主都不会回去了。

    两道身影消失在天地之间,南境最近即便没事,纳兰清羽想去,那也会有大事,邪尊驾到,再小的事,也不可能小到什么地方去。

    往南境出发的离夜,还不知道某位国师,已经走到自己前面去了。

    “离夜,我们怎么去南境,临天大陆比风启大陆大多了。”红莲询问道,他们就这么走下去可不行,以他们的速度,还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

    “清羽说,在下一个城市,会有空间传送。”虽然会要不少钱,但她从顾家搜刮的那些也不小。

    红莲急忙问道:“那下一个城市,要走几天?”

    下一个城市,这临天大陆还真大,难怪离夜会说,这个地方,灵师就算是穷尽一生,也走不完,这哪里能走完啊。

    “明天就能到了。”离夜笑道,嘴角勾起弧度,加快了速度。

    下一个城市到南境,还有挺远的距离的,但是有空间传送就不一样了。

    空间传送,那是灵王才能创造出来的通道,拥有灵王的城市,才能创造出一个传送口,从这个传送口进入空间传送,就能用最快的速度,转到下一个传送口。

    从这里到南境,要是靠脚力走,得走好几个月,但是有传送空间就不同了,最多半个月的时间,就能到了。

    不过这空间传送挺贵的,不同的距离,回收不同的价格,就不知道去南境,要多少钱了。

    “明天”明天就能到新的城市了,这真是太好了。

    离夜没有回答,而是加快了速度,明天必须赶到那个城市,那个城市有传送口,应该有灵王的存在。

    白衣少年,速度极快往下一个城市飞奔而去,脸上洋溢着斗志高昂的笑容。

    每走一步就离中域越近,浮云殿就在中域,它处于中域的北边方向,但是只要到了中域,她就能去探查奇叔是不是在浮云殿。

    貌似,距离南境最近的中域势力,是无情宗。

    少年飞快的速度,距离下一个城市越来越近,眼看着城市就在眼前,飞奔的速度稍稍减慢下来。

    城门并没有关闭,放肆的敞开着,仿佛并不惧有人闯入。

    离夜没有迟疑,速度极快往里面走去,没有惊扰到任何人,谁也不知道,最近城中沸沸扬扬的少年,已经无声进入。

    天已大亮,离夜立刻问路人打听空间传送的所在,那人先是诧异了一番,还是给离夜指了路。

    离夜当时也没有多在意,到了传送口的地方,她才猛然醒悟过来。

    能用空间传送的人,肯定是有不少钱的人,所以刚才那个人,才会有那种表情。

    就像是看到钱袋一样的表情……

    走到空间传送的地方,离夜就看到不少人,不满的往回走。

    她狐疑打量了一番,大步走过去,几道身影就映入眼帘,像是几个护卫。

    “公子,您是否也是要用传送阵?”对方见离夜走过来,主动客套问道。

    离夜停下脚步,轻轻点头,“嗯。”

    “这样的话,公子可能还是等三天后再来。”那人继续说道。

    “三天,为什么?”干嘛要等三天的时间,传送阵不可以用吗?

    离夜疑惑看着对方,神情不解。

    那人淡淡一笑,才有开口道,“是这样的,每个月空间传送都需要三天的时间检查和修复,今天刚好是第一天。”

    检查和修复

    离夜眨了眨眼睛,顿时一阵狂汗,不会这么巧吧,今天就是第一天,她急急忙忙跑过来,还赶上好时候了

    “三天后才能修复好?”离夜再次问道,这东西还要定时检查。

    不过也是,这要是不检查,里面出现了什么问题,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每天在这里进出的人肯定很多,为了确保这些人的安全,不得不这么做。

    “是。”那人应道。

    “好吧。”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她就赶上好时候了。

    难怪刚才那么多人不满的离开,原来是空间传送不能用,所以还是得找个地方休息三天。

    离夜抬头看着四周,寻找着住处,吵杂的声音从面前传来。

    “那一位就临天大陆三大美人之一容菲菲。”

    “三大美人之一啊,果然是美人。”

    “魅宗宗主月媚,一身魅术妖媚天下,是男人都会迷倒,离宫宫主北雪儿是个冰美人,男人敢看不敢靠近,只有这浮云殿殿主的首徒容菲菲,甜美可人,跟仙女下凡似的。”

    “能亲眼看到三大美人之一的容菲菲,我也是知足了。”

    “看来他们这三天,也被困在了这丽黄城。”

    ……

    每个人脸上都是一脸陶醉,三大美人之一的容菲菲,那绝对是难得一见,多少人这一辈子都看不到。

    听说容菲菲来了,多少人跑到丽黄城来,就是为了看一眼这绝世的美人。

    离夜听到四周响起的议论,脸上有几分诧异,她都不知道,月媚还是临天大陆三大美人之一,清羽当初也没说……呃……

    什么三大美人,清羽要是愿意现身,这三大美人,在他面前也会暗淡无光。

    比起周围人的热衷看美人,离夜更热衷找住的地方。

    别说三大美人,看过纳兰清羽以后,什么美人都不算美人了。

    “离夜,你就让我看一眼三大美人之一啊,上次在日月殿,你都不给我看那个叫月兮的。”红莲急切道,好歹是第一美人,看一眼怎么了。

    离夜白了一眼红莲,淡淡问道:“国师大人美吗?”

    红莲想了想,如实回答,“必须的”

    它就没见过那么好看的男人,离夜是女人不算,其实它就是想看看,什么样的美人,能美过离夜?

    “她们都比不上国师大人,你还要看吗?”离夜继续问道,其她两个不知道,但她见过月兮。

    月兮是美,是个男人都会为她着迷,可是论美色,还是清羽好看。

    “那算了。”红莲直接拒绝,连那个男人都比不过,算什么三大美人。

    离夜转身走去,嘴角的笑意加深,其实她觉得月媚挺好看的。

    浮云殿的首徒……容菲菲。

    浮云殿,到了这边这么长时间,终于有了浮云殿的消息,遇到浮云殿的人。

    不能着急,一步步来,不能轻举妄动。

    离夜买和步伐离开,心里告诉自己,现在的实力,并不算厉害,她要忍,等到拥有足够的力量,才能去浮云殿,不能冲动。

    白衣少年走远,将吵杂扔在身后,直到再也听不见。

    三天时间,大街小巷,都在传闻着容菲菲的传说。

    都说她是仙女下凡,那容貌,当真让人愿意永远沉迷不醒。

    都说就是仙女也不如她好看,天赋和实力,更是让人羡慕和叹息,不过二十五岁,如今已经是灵王级别……

    容菲菲的传闻,一波掀起一波,而在这狂热之中,另外一件事的热度,依旧不曾减过。

    暮夕城那一战,出现的神秘少年已经离开。

    谁有不知道那少年叫什么,这是隐约听人叫过,好像叫离夜公子。

    顾家会变成现在这样,和那位少年,有直接的关系,有传言说就是他在背后操纵。

    离夜在丽黄城听到自己的传言,也是无奈的,她怎么也没想到,暮夕城的事,会传到这里来。

    幸好她在这里的时间不算长,只有三天,消息在怎么快,也传不到南境吧?

    离夜低估了流言的传播速度,有空间传送,来往的人这么多,怎么可能会传不到南境。

    在众人非议下,三天时间很快过去,离夜赶到丽黄城的中央广场,也就是传送口的地方,她去的时候,还没有多少人。

    “公子,您要去何处?”站在传送口的人见离夜走来,主动走上前。

    离夜看了看周围,收回目光才回答,“南境。”

    “好的,这边请,从这里去南境,需要十万两黄金。”那人做出请的姿势,恭敬有礼道。

    十万黄金

    只是从这里到南境,就要十万,要是去更远的地方,那得多少

    离夜突然有点理解昨天那个路人,看到自己为什么有那种目光了,走一趟,不就是真金白银往里砸。

    从储物手镯拿出一张三指宽的水晶卡,递给那人,“我要去。”

    十万就十万吧,反正南境这一趟是必须要去的,现在在临天大陆的边缘地带,不去南境,就去不了中域。

    这水晶卡,比风启大陆的还方便,是银翳帮她在这里弄的,风启大陆带来的所有钱,以及顾家拿东西换来的钱,都存到这张水晶卡里了,目前多少钱在里面,她也不知道。

    只见男人看到离夜拿出来的水晶卡,脸色微变,然后恭敬俯身。

    “公子这张卡,只需要八万。”拥有这种水晶卡的人,在临天大陆的地位不低。

    嘎?离夜看着面前的男人,点了点头,然后目光落在他手上的水晶卡上。

    她都不知道,这么一张卡,还能打折

    十万黄金直接少了两万,这个银翳办事不错,有这东西还真方便。

    “公子请您稍等。”男人说完,转身走向不远处小屋,把水晶卡递给屋内的人。

    过了一会,屋内的人才把卡交给离夜,还给了一个蓝色晶石。

    男人走过来,把水晶卡和蓝色晶石一起递给离夜。

    “公子拿好,进入空间传送后,把水晶石放进旁边的凹槽,您就能搭上通往南境的传送船。”男人仔细解释。

    离夜汗颜的接过东西,原来还这么复杂,第一次坐这东西,没有人解释,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

    “谢谢。”离夜淡淡一笑,转身往传送口的方向走去。

    男人看到那昙花一现的微笑,顿时呆住了,心脏在那一瞬间,也加快了跳动。

    好美

    “让开让开”

    “谁敢挡老子的路,老子抽死他”猖狂霸道的声音传来,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狄烈,不可无礼。”清雅柔美的声音随即响起,沁人心脾,仿佛二月春风让人沉醉。

    “好好好。”刚刚还霸道猖狂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恭敬无比。

    离夜皱眉看了看身后,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足以让天下男人,涌起保护**的容颜。

    她身穿粉衣长裙,衣领上的粉色羽毛,在微风浮动下,在漂亮的锁骨轻抚,下半身长裙摇摆,那飘逸的衣袂,随风起舞,仿佛她此时就是在云间飞舞一般。

    离夜一阵轻啧,不愧是三大美人之一,的确是有几分姿色,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清纯甜美,就好像真的不是人间烟火似的。

    二十五岁就灵王级别了,的确让人羡慕妒忌也恨不起来。

    接待通往空间传送的男人,听到那柔美的声音,才从呆滞中回神,他转身礼貌带笑。

    “容小姐,请先办好手续。”男人稍稍俯身,然后抬头直视着容菲菲,先是一愣,随即恢复正常。

    淡了,真的淡了

    比起刚刚那位公子,他总觉得,这个三大美人之一的容菲菲,也变得平凡。

    “好。”甜美动人的声音,是个男人只怕都不忍拒绝。

    离夜收回目光,不打算再继续看下去,这种事情,她没什么兴趣。

    走到传送口,离夜看着一片昏暗的空间传送,感觉到一阵吸力把她往前拉。

    她看了看周围,看到身边的蓝色水晶台上,一个小凹槽,拿出蓝色水晶,把东西放上去。

    银色小船,在昏暗的空间中行驶,走到离夜面前。

    离夜跳上银船,银船继续往前面行驶,中间没有任何停顿。

    站在船上,银船自动往前行驶,她走进船内才发现,这座船上不只她一个人。

    船上的人见有人走上来,也没说什么,继续低头做着自己的事情。

    在船上就算遇到,也不过是陌生人,没有什么好打招呼的。

    离夜没有理会他们,往里面走去,找到自己的房间,才顿时松了口气。

    这条船是通往南境的,船上的人最后的目的地,都是南境。

    “好多人啊,我还以为一条船上,只有可以坐一个人。”红莲惊叹道,上来才发现,原来还可以坐这么多人。

    离夜耸耸肩,开口道:“我也不知道。”

    第一次走空间传送,哪里知道那么多,有人就有人吧,好歹这里还有**的房间可以休息。

    离夜稍稍叹息,她怎么有种乡巴佬进城的感觉。

    “小姐,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去中域,那里的空间传送可以直接到浮云殿。”

    离夜才刚躺下,耳边就传来熟悉的声音,她皱了皱眉头。

    浮云殿那个谁也到这艘船上了?

    “你冷静点,师父说让我们去南境看看,这一次炼药公会的炼药师比试。”平淡柔和的声音传来,是是那般的温柔。

    “原来如此,属下明白了。”

    离夜眉头皱的更深,到丽黄城三天,她也没谁说,南境有炼药公会的炼药师比试。

    “还有,这条船上的,大多数都是去南境参加比试的炼药师,你小心点,不要得罪了哪个。”得罪一个炼药师,没什么好处。

    “是。”那人继续应道。

    “炼药师?”离夜脸上闪过疑惑,她怎么没看出来,哪个是炼药师……等等

    脑海中闪过几枚相同的徽章,只是徽章的颜色不同,那不会就是炼药师的徽章吧,秦鼎提过的那个

    离夜额角囧囧滑下一滴汗珠,她一开始是真没认出来,那是炼药师的徽章。

    要不是听到容菲菲在走廊里和属下的谈话,她可能不会多加注意。

    炼药师的证明,炼药公会授予的徽章

    这还真是个好东西,到了南境,必须要考一个,这样出入会方便很多。

    从丽黄城到南境,怎么也要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里,同在一条船上,离夜撞上容菲菲也不是怪事。

    在船上第二天,离夜就撞上了容菲菲,换下昨天的粉色长裙,换了一件白色的,款式稍稍不同,不过也大同小异。

    这样的衣服穿在她身上,的确是很美,离夜却没多看一眼,直接往甲板走去。

    船内的人,看到这一幕,都露出诧异的目光。

    他们都知道容菲菲的身份,然而,他们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看到容菲菲,能如此淡然离开,看都不看一眼,招呼都没打。

    这人会不会太淡定了一点,他是什么人?

    容菲菲愕然愣在原地,显然她也没料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男人这么无视,而且这个男人,还很俊美。

    “小姐,要不要我……”

    “放肆,当这是什么地方”容菲菲低声呵斥,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

    那么一个目中无人的男人罢了,有什么好计较的。

    “是。”容菲菲身边的男人低头应道,依然是一脸痴迷。

    能守在小姐身边,就是莫大荣幸,什么职位他不在乎,只要跟着小姐就行了。

    离夜盘腿坐在甲板上,看着银船快速行驶,四周时不时一道道银光闪过,在这条通道里,还有别的传送船。

    “嘿,少年”高大身影走到离夜身边,咧开一个笑容。

    他左胸上,佩戴着淡绿色的徽章,徽章上是炼药公会的图腾,在图腾下方,还有两颗五角星。

    “有事?”离夜冷淡问道,他也是炼药师?

    男人在离夜身边坐下,摇头道:“你还真冷淡,难怪会那么对容菲菲。”

    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看到容菲菲,眉头都不动一下,直接走过去,这简直是惊天的短消息。

    离夜嘴角上扬,勾起一抹讥笑,“那我该怎样?对她流口水?俯首称臣?”

    只是一个美人而已,她不至于这样,就算是流口水,也不会对她流。

    男人被离夜问怔了,他看着离夜,神情呆滞,半天都不能回神。

    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

    “呃……”

    “还有,你不也没怎么样,只是盯着人家的脸看。”离夜扔给身边的人一个白眼。

    男人顿时来了劲,他兴奋的看着离夜,笑道:“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会注意,原来你都有看到。”

    从昨天他上船以后,他们就觉得,这个少年太冷淡,连见到他们几个炼药师,也不多看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回房间。

    他们炼药师,好像还没收过这么冷淡的对待吧,然而,今天看到他对容菲菲也这样,心里就平衡多了。

    他要是知道,离夜昨天没多他们一眼,是因为没认出来他们是炼药师,他会有什么表情。

    “几位炼药师大人,我可不敢无视。”离夜微笑道,她昨天居然都没认出来。

    这也不能怪她,她没见过炼药师徽章是什么样子的,又怎么会认识。

    “你小子还真是什么都知道。”男人汗颜道。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对什么事都好像没有兴趣,也不会动容。

    “我叫离夜。”离夜伸出手,这是她主动打招呼。

    对方是炼药师,结交一些炼药师,总是没错,对炼药公会她不怎么了解,也能问问他们,这样去考炼药师徽章的时候,就会简单很多。

    男人微微一愣,随即露出友善的笑容,握住离夜的手,“我叫方白。”

    离夜点点头,两只握住的手,同时松开。

    “船上的炼药师,都是去参加炼药师比试的吗?”离夜问道,炼药师比试,那是什么样子的?

    方白哈哈大笑,摇头道:“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比试,只是南境的炼药师,聚集在一起的一场比试,大概五年一次。”

    “噢?”离夜挑挑眉头,五年比一次?

    “简单的说,就是炼药公会的人,想看看,五年的时间,我们这群炼药师进步多少。”不只是南境的会比,其它地方也会比。

    不过每个地方时间都不同,这次轮到他们南境了。

    “只是这样?”离夜继续问道,这样的比试,应该有很多炼药师会到。

    风启大陆才那么几个炼药师,临天大陆就不知道有多少了。

    “也不只是这样,听说今年在南境比试出来的前二十名,会被送去中域,参加两年后的炼药师大会。”方白脸上露出渴望,那可是每个炼药师梦寐以求的大会。

    这次他一定要全力以赴,去中域看看,参加炼药师大会。

    “去炼药师大会,是炼药师的荣耀吗?”还有这回事,那她也该考虑要不要参加了。

    两年后的炼药师大会,中域,时间上,应该来得及。

    “当然了,炼药师大会,那可是主会举办的,听说第一名的奖励还挺丰厚的,二十年才举办一次。”当然很重要。

    离夜舔了舔唇瓣,嘴角勾起笑容,“二十年举办一次。”

    可以去试试

    “离夜,你要是有炼药师的天赋,可以拜我为师,我可是很厉害的。”方白拍了拍胸口,笑嘿嘿道,他真的很厉害的

    离夜轻轻一笑,摇了摇头,“不用了。”

    “也是,炼药这方面,还得看天赋。”说到这里,方白脸上又有着无法遮掩的骄傲。

    能成为炼药师,这就是值得骄傲的,这个天赋,这一个职业,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的。

    “我挺想去炼药师比试看看的。”离夜注视着前方,眼中露出笑意。

    炼药师这一行,有块徽章在身边,总是正确的,还有那个二十年举办一次的炼药师大会,二十年才举办一次,奖励肯定很丰厚。

    炼药师,的确不错

    “好啊,我带你去。”方白笑道,看了一眼离夜。

    他还以为离夜很难相处,没想到会这么好相处,不过他要是没走出来,说不定到现在还以为,这个少年不好相处。

    人果然是要等接触了,才能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

    “好。”离夜笑着应道。

    就去参加那个什么炼药师比试

    ------题外话------

    唉…某甜悲剧的,还是顶着锅盖走吧…嘤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