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八章 洗劫一空!
    擂台上的冷吟,尽管也是疑惑,但很快就收起了心思,全力迎战。

    不管对方是谁,这一战,他不会轻易认输!

    对战开始!

    擂台上难分胜负的对战着,离夜撩起垂落在肩上的一缕发丝,注视着顾家派出的人。

    “砰!”冷吟尽管拼尽了全力,却还是落败一招,倒下了擂台。

    他的对手这一战尽管赢了,情况也不是很好,整个人看上去随时都会倒下一般。

    顾雄满意点点头,无情宗几位大人说的没错,只是让这场对战拖延的更久,不会影响到比赛的胜负,他也就放心了。

    这场比试到最后,还是他们顾家赢,秦家这次,会输的一败涂地!

    秦鼎让人过去扶起冷吟,看到他身上伤,拿出从离夜那换来的疗伤丹药,给冷吟吃下去。

    “师父……”他输了!

    “五局三胜,我们还有机会。”秦鼎拍了拍冷吟的肩膀,心里沉甸甸的。

    顾家到底想做什么,玄灵级别不用,偏偏让巅峰灵化和冷吟对战。

    让这么一场简单的比试,变得复杂了。

    “父亲,放心吧,这一场,我不会输的。”秦汉站起来,他不会输给任何人,不管来的是谁!

    离夜坐在一旁,看了一眼秦汉,目光看向对面的顾家。

    眉头皱起,他们想干嘛?

    秦汉飞身走到擂台上,同时顾家的人也飞身而上,站在他对面,两人抱了抱拳,新的一轮对战开始。

    这次顾家派来的人,和秦汉一样,是中级玄灵级别。

    看到对方走上台,秦家人脸色稍稍沉重了一点,随即脸上露出坚定。

    “左宗。”离夜看到秦家人脸色,轻声叫道。

    “怎么了?”左宗收回目光,神情有些担忧,同样的中级玄灵,这一场只怕又是一场苦战,大师兄赢了才好。

    离夜指了指擂台,问道:“他是什么人,你们怎么都这个样子?”

    是同一个等级才好办不是么,要是对方实力高一点,他们想要赢就更难了,可这么看下来,她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就是说不上来。

    “是顾家一个外姓长老,尽管他跟大师兄一样都是中级玄灵,却还是稍稍压了大师兄一点。”虽说大师兄未必会输,但这场比试就算赢,也是一场苦战。

    离夜舔了舔唇瓣,若有所思道:“输,苦战,赢,苦战。”

    不管秦家赢还是输,都要经过一场苦战,一场是这样,可以说是巧合,也能说实力如此,没办法,但是两场如此,这也太巧合了。

    细微的声音传入秦鼎和秦家大长老耳中,全神贯注看着擂台的他们,迅速扭头看向离夜,神情紧张。

    输赢,都要苦战一番!

    “爹,怎么了?”秦汐看到秦鼎骤变的脸色,疑惑问道,有什么不对劲吗?

    秦鼎没有回答,看向大长老,淡笑道:“麻烦大长老了。”

    他压住心里的紧张,听到离夜那两句话,他好像明白了这次无情宗到这里来的目的,就说好好的无情宗怎么会突然到暮夕城来,现在他算是明白了。

    “嗯。”大长老点头站起身,事情严重,他必须马上回去,回去之前,还有一件事。

    他走向离夜,停下脚步,慈爱看着离夜,那模样,完全就是个慈祥的长辈。

    “离夜公子,我想和你做笔交易。”大长老语气中带着笑意,但脸上,却是一片寒霜,好像谁欠他几百万银子似的。

    离夜抬头直视大长老看着她的目光,翘起二郎腿,露出几丝纨绔不化的笑容,“说来听听,有没有兴趣就不知道了。”

    看来他们好像是知道了什么,果然秦家还是有秘密的,无情宗想找到这个秘密。

    “请。”大长老做出请的姿势,他想这个交易,离夜公子肯定有兴趣。

    顾家和他们秦家来阴的,秦家怎么能不应战,现在的秦家是比不上顾家,他们也不要太嚣张!

    离夜看了看擂台,是够无聊的,然后便收回了目光,站起身。

    “走吧。”离夜大步往前走去,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笑容,交易,秦家这是想和顾家两败俱伤吧,谁也想得到,偏偏就是不让对方得到。

    两人离开,当然也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看到秦家大长老走在离夜身边,这又是让不少人一阵感叹。

    这少年,连秦家那个最固执的大长老,都愿意和他结交。

    “爹,你看他们走了,不会是发现了什么了吧?”顾太指着离夜和大长老离开的方向,紧张问道,比试刚刚过了一场,第二场刚刚开始,他们肯定也是刚动手,这要是被发现了,不就刚好撞上!

    顾雄狠狠瞪了一眼顾太,沉声道:“闭嘴。”

    在这里说,难保不被秦家的人听见,发现不对劲,怎么可能发现,秦家要是发现了什么,怎么只是大长老和那个少年离开。

    那些人真是没用,让他们查一个少年,查了这么多天,连人家的名字都没查出来,名字都不知道,更别说他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身份,地位,这些都不知道。

    秦家人为他如此隐瞒,也不知道是得到了什么好处,不过想想,一个少年身上,能有什么好处,肯定又是秦鼎那所谓的善心,当年不就是因为这善心,费了那么大力气救了傲悦,也没什么用处。

    ,也没什么用处。

    顾太低下头,轻哦了一声。

    秦家大长老和那个人这个时候离开,本来就有点不对劲嘛,反正他是觉得,小心起见,还是派人跟上去看看比较好,不过爹一定不会同意的。

    爹老是觉得,有无情宗在,顾家就永远不会倒下去,其实无情宗比秦家危险多了。

    秦家要做什么,他们顾家还能应对,无情宗要是想做什么,他们只有看份,连应对的方法都没有。

    无情宗这边,看到离夜和秦家的人离开,也没太在意。

    一个灵者,一个玄灵,就算是发现了什么,也掀不起多大风浪。

    走出比试广场,大长老直接带着离夜往秦家方向走去,边走还不忘说道:“离夜公子,时间紧迫,我就简单的说了。”

    “嗯。”离夜轻嗯一声,看似无比随意。

    大长老紧张的心情,在这一声轻嗯以后,变得有几分无奈,他倒是比一个少年还不冷静了。

    “寻神池公子应该知道了,你手上那一卷关于寻神池的资料,的确是真的,不过顾家还有一份残卷,那是一个残破的地图。”只是一个残破的地图,所以顾家也找不到寻神池的锁在。

    “地图?看来这个寻神池还挺神秘的。”离夜不急不缓跟着大长老,两人以极快的速度,往秦家方向走去。

    寻神池在上面记载,只是一个普通的修炼之地,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普通。

    “寻神池,临天大陆不止一个,然而这个寻神池,传说那是上古时期遗传下来的,公子应该知道,上古时期遗传下来寻神池,比一般的要厉害多少,而且我听说,顾家那一卷地图,尽管只是残卷,不过上面有对这个寻神池,更详细的记载。”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也没看过那个残卷地图。

    离夜淡淡一笑,的确有点意思,上古时期遗传下来的寻神池,不会太差。

    临天大陆那些寻神池,凝聚着天地灵气,灵皇以下的人在里面修炼,幸运的话,能提升一个层级,这个上古时期遗传下来的,蕴藏的力量,应该更大。

    “你和我做的交易,就是把这些告诉我,然后让我保住你们秦家那一卷,写着寻神池的古卷,又或者是让我去顾家,把残卷拿出来,来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离夜慢慢停下步伐,双手抱臂,看着秦家大长老。

    她的确是有兴趣,现在的她,需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寻神池,并非不是一个好地方,在那个蕴藏着巨大力量的地方修炼,速度肯定会很快。

    奇叔,父亲,母亲,她都想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他们,然而实力没有提升,她又不能着急。

    “不,我是想用真正的古卷,和你做交易,让闯入秦家生不如死。”大长老注视着离夜,脸上露出狠意。

    炼药师,他有这个能力!

    生不如死?

    离夜一阵轻笑,然后才应道:“成交!”

    真正的古卷和副本肯定有不同之处,不然怎么分正本和副本,能拿到真正的古卷,谁要副本。

    况且只是生不如死而已,很容易。

    顾家藏着这种好东西,当然不能白白便宜无情宗。

    两人快速往秦家方向走去,要在顾家人到秦家之前赶回去,不然怎么来一个瓮中捉鳖!

    两道身影悄悄潜入,秦家的护卫,没有人能发现。

    他们两个的实力,都灵者级别,秦家大部分的人,都出去了,剩下的人,实力并不怎么样,灵者级别的实力的人不被他们发现,是很容易的事。

    “老二,你去那边,我去这边,找没找到,都在这里会合。”他们都不知道秦家会把那东西放哪,只能慢慢找了。

    “好,你小心点。”说完,那人飞身离开。

    两人往不同放行飞身而去,他们两个刚走,两道身影才从暗处走出来。

    “离夜公子,这样就可以了吗?”大长老扭头狐疑问道,他们就随便在家里走了一大圈,然后就行了?

    离夜摆了摆手,转身往秦家外面走去,“放心,不用一刻钟,你就能让他们生不如死了。”

    她虽然只是炼药师,这种简单的毒药,还是会炼制一点的,只是让人生不如死的话,很容易,用不了多厉害的毒。

    “呃,那你现在去哪?”大长老迟疑问道,他们赶了回来,顾家的人还没到,就在家里走了一圈,尽管他也不知道,走这一圈干嘛。

    离夜停顿了脚步,转身看着大长老,嘴角勾起狡黠的笑容,目光中透着几分危险。

    “你以为,我会放着那么好的东西不要,留给顾家?现在这个时候,顾家的防守,应该比你们秦家还松懈,记得把古卷准备好,我会来拿的。”说着,她继续往前走去。

    拿到了古卷,没有地图都是白搭,既然知道了地图的下落,就没有必要把这么好的东西,留给顾家的人,那多不划算?

    一个玉瓶从空中划过弧度,离夜的声音再次响起,“把这个东西,给你们秦家上场的人吃了,他们要拖延时间,小爷就让他们一拖到底,你们的好处是,赢了这场比试,小爷不是帮你们,这只是交易。”

    秦家人帮她拖延时间,她帮他们赢比试,只是这样而已。

    大长老双眼睁大,愣愣接过飞来的玉瓶,目瞪口呆看着离夜远走的背影,后背阵阵发凉,忍不住吞

    ,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为什么他会觉得这少年很危险,他突然有点庆幸,秦家一开始,没有得罪离夜公子,否则,今天他们秦家和顾家的下场,肯定是一样的。

    幸好当年救了傲悦啊!

    大长老一声叹息,转身往秦家里面走去,这两个人既然都开始了,他就在家里等着好了,不用一刻钟的时间。

    离夜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的小院,刚走进院子,就看到白衣男人躺在睡椅上,微微合眸,微风从他身边轻拂而过,都仿佛流连忘返……

    此情此景是极美,她的小院都成了他的陪衬,万物失色,可她现在没时间欣赏,尽管她让秦家的人拖延时间,但比试随时会结束。

    “起来起来。”离夜二话不说跑过去,把纳兰清羽连拖带拽拉起来。

    微闭的双眸睁开,含着笑容,低哑迷人的声音响起,“夜儿,这么急着跑回来,早上就不用出去了。”

    拉扯的离夜,顿时满头黑线,眼角不停抽搐,“去你个头,赶紧跟我走,对了,把你的那个什么银什么的也带上。”

    这男人整天在想什么,早上她之所以让傲悦等半天,罪魁祸首是谁!

    “嗯?为何?”纳兰清羽站起身,顺势搂住离夜。

    离夜挑了挑眉头,笑盈盈道:“你是愿意和我找东西,还是愿意当打手?”

    “银翳。”离夜的话刚刚落下,纳兰清羽就开口叫道。

    银色身影从天而落,微微俯身,他恭敬叫道:“尊主,尊王妃。”

    银翳这十天也不是白呆的,他知道了离夜的身份,可知道归知道,他不会吐露半个字,和谁也不会提起,不然离夜也不放心让他知道。

    “啧,叫一声就到了,还真快。”离夜上下打量了一眼银翳,每次纳兰清羽那么一叫就到,不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在她在附近感觉到他的气息,知道他就隐藏在这个院子周围,只是没有现身,不然还以为他长顺风耳了。

    “夜儿不是有急事?”纳兰清羽眼中溢出笑容。

    在银翳叫尊王妃,离夜没有反对的时候,某邪尊是龙心大悦!

    “当然有急事,走吧。”离夜刚想迈出步伐,就落入了一个怀中,她狠狠看向身后,咬牙切齿吐出三个字,“去顾家!”

    现在没时间和他争,就这样吧,反正他的速度比她快。

    话不过刚说完,眼前的景物就在变化,不过一刹那的时间,等再次站稳脚步,眼前的景色,就是陌生的了。

    离夜看了看四周,扭头问道:“这就是顾家?”

    这气派的,依靠无情宗的势力,就是不一样,还是找东西吧。

    “我们都顾家要找什么?”纳兰清羽柔声问道,一个小小顾家,能有什么东西值得夜儿来这一趟。

    离夜神秘一笑,转身看向前方,“听说顾家值钱的东西,都在顾雄的小金库里。”

    小金库,听起来就不错。

    “夜儿很缺钱?”炼药师不会缺钱,况且,夜儿要是缺钱,也不用到这里来拿,天穹峰还是能养活她的。

    “没有,到他这拿点东西,顺便看看他金库里有什么。”离夜摇摇头,她只是想找找残卷地图,东西是顺便拿的。

    “走吧。”纳兰清羽拉过离夜的手,两人并肩往前走去。

    银翳狂汗的看着远去的两道身影,尊主和王妃到别人家里拿东西,为什么可以这么光明正大?简直就像是回到自己家,拿自己的一样。

    无耻啊!

    穿过顾家到楼台水榭,凉亭阁楼,离夜勉强点点头,“还不错。”

    “差。”纳兰清羽不以为然开口。

    离夜无语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继续往前走去,这么个小家族在他眼里,的确是差。

    银翳阵阵凌乱,他很想提醒,这是别人家里,尊主和王妃看上去,怎么像是到这里来观赏风景的。

    避开顾家的护卫和下人,很快就找到了顾家的金库。

    以前找这东西还要去找个人问问,现在直接不用,离夜就像是找自己家金库一样,直接走到金库门前。

    契约了一只流金鼠,就是这点好处,找宝藏什么的,轻而易举。

    在银翳的蛮力下,金库门口的锁,就跟豆腐似的,一捏就全碎了,化作灰烬。

    离夜越来越觉得带银翳来,是正确的选择!

    走进金库,映入眼帘的就是满目琳琅,各种价值不菲的宝珠宝石,还有一些珍贵的药材。

    “这么随便放置药材,浪费。”说着,离夜把面前七八个盒子,全部扔进储物手镯里,在纳兰清羽的注视下,她又走到另外一边。

    一个个盒子打开,把所有东西都翻遍了,离夜都没找到大长老说的残卷地图。

    纳兰清羽站在一旁,指了指四周,“银翳,把这些都放进你的储物袋。”

    银翳看着堆积如山的宝石宝珠,这些东西不如天穹峰的好,可好歹也是一屋子的金银珠宝。

    吞了吞口水,银翳问道:“全部?”

    “全部。”纳兰清羽头也不回走到离夜身边,“你要找什么?”

    银翳叹了口气,认命的拿起东西,放进自己的储物袋中。

    他的储物袋什么时候,作用是这个了?

    不过他好像知道,天穹峰经常有人受罚的原因了,那是尊主没找到尊王妃。

    尊王妃。

    “一张地图。”离夜无奈道,那地图不值钱,所以流金鼠也找不到。

    流金鼠只能找到值钱的东西,比如金矿,银矿,各种值钱的矿石,以及这些金银珠宝。

    “那个地方有个暗格。”纳兰清羽伸手指着离夜身后的墙壁。

    走进之时,他就把房间的一切,探寻了一遍。

    “果然把你找来,是正确的。”离夜转身往纳兰清羽身后的暗格走去,无声叹息。

    以她的实力,要把这么五六丈宽的房间全部探寻清楚,要那么一点时间,纳兰清羽一走进来,就能全部知道。

    这就是实力的悬殊,所以,实力才是王道!

    把暗格打开,映入眼帘就古旧的羊皮图,离夜脸上闪过笑意,把羊皮图拿了出来。

    羊皮图上,是一些不完整的路线,有头没尾,有尾没头。

    “这要怎么分辨是真的还是假的?”离夜皱眉看着只有路线,没半字的羊皮图,这个要怎么确定就是寻神池的地图?

    纳兰清羽走过来,拿过她手上的羊皮图,侧脸问道,“这是什么?”

    看上去是很久以前的地图,夜儿找这种地图做什么?

    “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拿到东西了,我们走吧。”离夜转身往门外走去,算算时间,比试差不多要结束了。

    现在走还来得及,这么大个金库,也就这么点地方,只有这么一张羊皮图。

    这种东西,她不担心顾家会弄个什么副本出来,副本不会这么古旧,而且这要真是上古的东西,应该是弄不出副本的。

    纳兰清羽嘴角一抽,夜儿就是为这么个羊皮图而来?

    “王妃,东西还要吗?”银翳见离夜要走,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不要了吗?

    离夜刚走到门口,身后就传来银翳的声音,她停下脚步转身,精致脸上露出完美的笑容。

    看到离夜脸上的笑容,银翳仿佛看到了希望,是不是不用搬了?

    然而希望还没燃起,含笑的声音已经将他的幻想打碎。

    “把这里搬空,你再回来,速度最好快点,比试很快就结束了。”说着,离夜走出金库门口,眼睛都笑弯了。

    不要,干嘛不要,这么多东西,用不完就拿去拍卖,总是钱。

    银翳目瞪口呆看着离夜离开的背影,惊的下巴都快脱臼了,这么东西,他一个人!?

    纳兰清羽看了一眼银翳,仿佛在无声的说,搬完才能走。

    两人双双离开,留下石化当场的银翳。

    想到离夜走的时候说的话,银翳猛地惊醒,速度比刚才快了一倍不止。

    他可不想让别人看到,堂堂天穹峰邪尊的护卫银翳,跑到别人家里,洗劫一空的场景。

    在顾家的人之时,金库早已经搬空,顾雄还来不及去想,这场比试自己为什么会输,就听到这么一个晴天霹雳。

    站在金库门口,顾雄双眼发直,全身僵硬,全身不停颤抖。

    怎么回事,他的金库呢?他的宝贝呢?

    这都去哪里了,怎么都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顾霜差点尖叫,他们顾家的金库,怎么变成这样了。

    满目琳琅的金库里,现在连一颗珠子都没留下!

    招贼了!

    “秦鼎!肯定是他,一定是他!”顾雄推开顾霜,急忙往顾家大门跑去,一定是秦鼎!

    整个暮夕城,只有他才能做到如此!

    就在顾雄带着人,要去秦家算账的时候,五道身影出现在他们身后。

    “劝你们还是不要去,难道没发现,你们的两个灵者,到现在还没回来吗?”泉明面无表情道,当时不该大意。

    秦家赢了这次比试不说,连顾家都被洗劫一空。

    “大人,几位大人。”顾雄差点泪奔,那些都是他的心头肉啊,现在全没了,一个都没了,一样都没给他留下。

    秦家,他要和秦家势不两立!

    “寻神池的一份地图呢?”泉明继续问道,那东西也不见了?

    顾雄一脸颓废,叹息道:“也不见了。”

    都不见了,什么都不见了!

    “什么!?”滕江神情大变,什么叫不见了,这东西在他这里好好的,怎么会不见!

    强者威压,直逼而来,强势可怖,顾雄颓废的神情,瞬间变得惨白。

    “是真的不见了。”他急忙解释道,心里暗暗紧张,“但我一定会找回来的!”

    只要把东西找回来,无情宗支持的,就还是他们顾家!

    “不必了。”泉明睨视了一眼顾雄,迈步往空中走去,连东西都收不住的家族,不要也罢。

    其余四个人,冷冷看了一眼顾雄,跟着泉明离开。

    “大人,别走,别走!”顾雄急忙想跟上去,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他们顾家还是那么的强大,他们不能遗弃顾家!

    顾霜看着几个人头也不回远去的身影,脸色一阵苍白,脚步踉跄后退,无情宗的人走了。

    走了!

    不是说,她可以进入成为门内弟子!

    五人站在空中,看着偌大的顾家,冰冷无情的声音响起,响彻整个暮夕城!

    “顾家让我等太过失望,从此,顾家与无情宗,再无关系!”

    这响亮的声音,在暮夕城连绵不绝,强势回荡,一声声震开,语音袅绕

    ,语音袅绕,久久不能散去,传遍每一个角落,落入每一个人耳中。

    刚刚看了比试散开的人们,听到空中传来的声音,诧异不已。

    顾家只是输了一次,就被无情宗遗弃了!

    “啧啧,顾家只怕就此没落了。”

    “哪里的话,顾家没了无情宗,实力摆在那里。”

    “总之日子没以前好过了,别忘了,他们还和秦家有赌约。”

    ……

    众人猛地惊醒,对了,他们差点忘了,这个赌约,是顾雄亲自提出的,当时有那么多高手作为见证!

    所有人都以为这次秦家输定了,结果不但没输,反而重挫顾家。

    现在这种情景,是谁也没想到的,只怕当时秦鼎硬着头皮答应,也不会想到,会有今天这一幕。

    大逆转!顾家输了!

    “爹,不是秦家,是那个人,那个少年。”秦霜阴狠道,她的前途,全部毁在那个人手上。

    自从他来了以后,秦家的情势,就一天比一天好!

    不过半个月的时间,秦汉的实力,竟然隐约有突破的趋势。

    “我一定要宰了他!”顾雄嘶吼道,不管是秦家还是那个少年,他全都要亲手撕碎!

    顾家会变成今天这样,全是他们的错,全部都是他们错!

    “我也不会放过他的,上次他运气好,侥幸逃过,这一次,我一定要杀了他!”她顾霜才是这暮夕城的天才!

    谁也不能夺走她的地位,谁也不能!

    顾太站在一旁,担忧看着顾雄和顾霜,这种时候,他真不知道说什么。

    无情宗和顾家断绝来往的消息一传开,震动了整个暮夕城。

    离夜看着空中,摇头轻啧,“不愧是无情宗,的确是够冷血无情的,不值得利用,一脚踹开。”

    她倒是不反对这样,至于认不认同,看情况而定。

    “没用的东西,留着有何用?”纳兰清羽冷冷说道,好像也不反对无情宗这种做法。

    离夜扭头睨视了一眼纳兰清羽手上的羊皮图,然后收回目光,“怎么样了?”

    白皙手指伸出,把羊皮图递给离夜,“用精神力试试。”

    离夜立刻结果眼皮图,握在手掌心,精神力探进羊皮图中,刚刚弹入,立刻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阻挠她。

    然后她放慢了速度,一点点探入,脑海慢慢有几分晕晕乎乎的感觉。

    “此图乃上古遗传,上古寻神池,巅峰灵皇在此处修炼,直接突破,晋升灵尊……”

    离夜睁开双眼,抬头看着身边的男人,一脸严肃道:“必须要在晋升到巅峰灵皇之前,找齐这东西!”

    能促就灵尊的寻神池,怎么能错过!

    灵师修炼,越后面越艰难,能够让巅峰灵皇突破晋升,可想而知,寻神池里,有多浓郁的天地灵气!

    “时间还早,不着急。”夜儿如今才是玄灵,刚刚步入灵师一列不久,距离巅峰灵皇,还有很大一段路程,再者……

    “这东西能找到一块,已经是不容易,集齐,谁也不知道要多少年。”纳兰清羽继续道。

    上古之物,得到一样,算是很好的机遇,全部集齐,很难!

    “放心,我又不把希望,全部放在这上面。”能找到固然是好,又不是找到不到她就不晋升灵尊了,但是……为了早日找到爹娘还有奇叔,她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站在这巅峰之顶!

    所以,这寻神池的地图,她是不会放弃寻找的!

    “王妃,这些东西,要怎么处置?”银翳拍了拍储物袋,皱着脸询问道。

    这些东西,总不能一直放他这里吧?

    “不说还忘了,你帮我把它们找个地方换成钱,谢谢。”离夜笑眯眯道,把羊皮图放进储物手镯。

    不能把希望全部放在上面,也不能不放。

    银翳僵在原地,他恨不得抽自己两耳瓜子,好好的他干嘛要多嘴。

    “这是属下应该的。”王妃都跟他说谢谢了,总不能不办吧,他身为下属,做这些是应该的。

    纳兰清羽挑挑眉头,看着离夜使唤银翳越来越顺口,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的笑容。

    这样很好!

    “无情宗走了,夜儿打算什么时候走?”这暮夕城,如今已经掌控在秦家手上,她是不是也该走了,正式走进南境?

    才到南境,距离中域还有那么远,可是,以夜儿的速度,中域不会太远。

    “过两天,天穹峰要是有事,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就行了。”总不能和在风启大陆一样,他一直陪着自己从这里走到南境,再从南境走到中域吧?

    风启大陆他只是国师大人,只是纳兰清羽,他还要担起整个天穹峰!

    整天跟着她可不行,反正天穹峰她是会去的,他不用担心。

    纳兰清羽挑了挑眉头,圈住离夜,将她拥入怀中,“不急,为夫再陪你两天。”

    在临天大陆,的确不能向风启大陆那般。

    银翳张了张嘴,沉默站在一旁,尊主说不急,那就不急吧,他也需要时间把这些东西处理掉,然后跟尊主回天穹峰。

    王妃,的确与众不同。

    换做任何一个人,听到尊主说,和他回天穹峰,不会有谁不愿意,走上天穹峰就相当于站在了顶端,不用费一丝一毫的力气。

    而王妃却是,她要自己脚

    她要自己脚踏实地,以自己的实力走进中域,走上天穹峰!

    银翳注视着离夜,眸光中多了一丝敬佩以及尊敬,不是因为离夜的身份,而是发自肺腑的尊敬。

    他相信,尊王妃很快就会到天穹峰来,天穹峰每个人,也会从心底,像尊敬崇敬尊主一样,尊敬和崇敬尊王妃!

    离夜白了一眼纳兰清羽,嘴角勾起柔和轻笑,这到底是谁陪谁?

    银翳无声离开,院中相拥而立的两个人,没有谁破坏这份平静,静静相拥。

    时间流逝,转眼三天过去,秦家也派人拿来了真正古卷,离夜用精神力探究了一下,尽管不像地图有字出现,但其中的确蕴含了力量,是真正的古卷。

    离夜的小院中,此时聚满了人,傲悦依依不舍看着离夜。

    “你要是想回去,记得来中域找我。”离夜淡笑道,她问过清羽,他的回答是,送一个人回去罢了。

    傲悦点点头,“好。”

    她暂时就不回去了,她要和离夜一样,努力变强,这样才能回去,给爹和大哥惊喜。

    变强了,到时候也能保护联盟,所以她要继续呆在这边,变得更强再回去。

    “这个叫天星丹,可以没次晋升后,吃一颗,就能稳固实力。”不至于要调息一段时间,才能稳固,运用自如。

    傲悦接过玉瓶,含泪点点头,好不容易她等到离夜了,离夜又要走了。

    “你要小心。”中域很危险的!

    离夜淡淡轻笑,风启大陆她都走过来了,就不怕中域,决定了要走,怕也没用。

    “离夜公子,您是炼药师的话,到了南境,最好去考核一下炼药师的徽章,这样你在临天大陆行走,会方便很多。”秦鼎提议道,眼中透着灼热。

    炼药师,只有炼药师才能佩戴的徽章,那就是身份的证明!

    “炼药师徽章,我到时候会去看看的。”临天大陆还有这东西,不过有这个这种证明身份的东西,的确会方便很多。

    秦鼎含笑点头,才又道:“具体我也不了解,暮夕城没有炼药师公会的分会,南境一定是有的,只要是炼药师,就能去考核。”

    佩戴上那种徽章,是灵师一辈子的梦想,可惜,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炼药师。

    就不知道,离夜公子是什么品级的炼药师,不过他才十几岁,品级再低,也能引起一场轰动,十几岁的炼药师,他并没有听说过南境出现过。

    “好。”可以去看看。

    炼药师公会?中域中,占居着另外小半个中域中心势力,炼药师公会的确不容小视,当然是要去看看。

    “你这就想走吗?”嚣张蛮横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所有人转身看去。

    离夜看着来人,嘴角的笑意,越发冰冷。

    ------题外话------

    撒泼打滚卖个萌,亲们有票票就投吧,让某甜在月票榜上多待几天,看伦家的星星眼,萌哒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