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七章 巅峰玄灵!
    空中巨响震开,大地震震,过了好一会才平静了下来。

    这一击在无情宗五个人的控制下,尽管得到了控制,没有毁掉半个暮夕城,距离那道攻击近的地方,还是受到了损伤。

    特别是顾霜,她当时没有及时逃走,等到攻击到面前的时候,才知道离开,那道强悍的攻击,她自然是避免不了的。

    红色身影狠狠坠落,倒在地上,鲜血染红了大地。

    “霜儿。”顾雄跑过去,将躺在地上的人扶了起来,背上那巨大的伤口,触目惊醒。

    顾太站在一旁,看着顾霜受伤严重,狠狠咒骂,“那小子怎么这么邪门,霜儿不但没伤到他,反而自己受伤了。”

    他们不是说,人家只是初级玄灵,怎么初级玄灵也能把霜儿伤成这样?

    “你闭嘴。”顾雄大喝一声,狠狠瞪了一眼顾太。

    这件事还不是他弄出来的,现在霜儿受伤了,还在这里说什么说!

    “我不会放过他的!”顾霜咬紧牙关,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滚滚落下。

    背上的伤口,有巴掌那么大,狰狞可怖。

    “好好好,咱们不放过他,先吃颗丹药。”顾雄拿出丹药,这可是无情宗刚刚给他们丹药,家里就那么几颗。

    五个人从天而落,站在地上,看着地上的顾霜,漠然收回目光。

    “顾雄,查一下那少年,我们要知道他全部的事情!”

    秦家之中,那一声震天动地后,空中了无一人,傲悦迅速跑出秦家,往离夜的住处跑去。

    秦鼎脸色一沉,沉声道:“命令下去,所有知道离夜公子的人,不管谁问什么,都不许说半个字,也不许说,傲悦认识他!”

    离夜公子如此天赋,无情宗这次一定看到了,会让顾家调查他。

    他们秦家是不知道离夜公子的身份,可是悦儿知道,顾家要是查到这点,悦儿就会有危险。

    “好。”秦汉他们也知道事情严重,就立刻去办了。

    原本他们今天是要去闭关历练的啊,结果还没走,就听到无情宗到了的消息,紧接着,就是离夜和顾霜打了起来。

    现在还弄成这样,一时半会也走不了了。

    大长老注视着空中,看着此时还波动连连,罡风呼啸的地方,目光深邃。

    “少年非池中之物!”

    他们秦家能认识这么个人,值得庆幸的是,幸好没有得罪,幸好当年他们救了傲悦,让她留在了秦家,否则,哪里有机会和他接触。

    “的确。”秦鼎认同点头,以初级玄灵之力,伤了高级玄灵的顾霜。

    这哪里是寻常人能做到的,可他做到了!

    傲悦匆匆跑到离夜暂时落脚的住处,秦汐跟在她身后,看着空无一人的小院,傲悦有些慌乱。

    “悦悦姐,你先别着急,没事的,说不定他是哪里疗伤了。”秦汐担忧看着四周,漫不经心劝着,其实她自己都不自信。

    那么大的冲击,好好的一个人,都避不过去,尽管招式是他的,可那力量太恐怖,能不能避过去都不知道。

    “我现在倒是希望,国师和他是一个人了。”傲悦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抬头看天。

    国师就是邪尊的话,离夜就能去天穹峰了,顾家还敢对他怎么着!

    啊?

    秦汐一头雾水的看着傲悦,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国师?什么一个人?

    看了半天,傲悦说了那一句,就不再说话了,秦汐看到她担心的样子,也没有问心里的疑问。

    反正悦悦姐经常说一点她听不懂的,这次要不是看到离夜,她肯定会以为悦悦姐在说胡话。

    要知道,“离夜”这两个字,她就经常说。

    还说离夜可是个变态的天才,当时她还不信,现在终于是见识到了,真的很变态!

    暮夕城同辈中,能把顾霜打成那样的,转身就跑的人,她认为是没有的。

    离夜这次,简直就是给他们出了一口恶气!

    在顾家和秦家大乱之际,一道身影,快如闪电,从暮夕城中走出,然而没有一个人看到匆匆离开的身影。

    离夜走出暮夕城,站在空中,俯瞰着暮夕城附近的山脉,神情有些着急。

    过了一会,她终于选定了一处山峦之巅,看着山峦起伏的云雾,云雾缠绕,就如同深不见底的大海,浩瀚宽广。

    山岭起伏,连绵不绝,在云海中若隐若现,如梦如幻。

    红色身影冲出离夜身体,看着她身上浮动的气息,叹了口气,“离夜,你晋升吧,我帮你看着。”

    离夜在这个时候晋升!刚刚和人打了一架,现在就晋升了!

    “好。”离夜点点头,席地而坐,造化诀立刻在身体里运转开来,四周浓郁的灵气,疯狂涌入她身体内。

    红莲静静浮在空中,又忍不住狠啐,变态!

    刚刚那个和离夜对战的人,要是看到现在这一幕,一定的吐血。

    一战下来,她受了重伤,当然离夜也受了重伤,不同的是,她受了重伤,到现在可能还痛着,离夜的伤吃过复元丹后就好了。

    而且,在这一次对战,反倒是给了离夜一个契机,要晋升了!

    离夜前不久晋升,是多久以前来着?好像还没一个月吧,现在又要晋升了,变态啊变态。

    都说晋升灵师,修炼晋升速度会比较慢,离夜不同。

    风启大陆灵气稀薄,她都能晋升到玄灵级别,到了临天大陆后,这里随便一个地方,灵气都比在风启大陆特地找的地方要浓郁。

    到了这里,离夜每天不管是站着,还是坐着,躺着,还是睡着,她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修炼。

    原本距离晋升,就差一个契机,和顾霜打了一架,刚好就冲破那处颈瓶。

    山峦之巅,白衣少年一动不动坐在那里,时间在身边飞逝,也丝毫不为之所动。

    银色瀑布,宛若银河之水,从九天之上,飞流直下。

    四周之景,如梦如幻,美的不可方物,是那般的不真实,如同仙境一般。

    丝丝白雾袅绕,将万物笼罩,若隐若现,就像是披上一层神秘面纱。

    潺潺水流,一直蔓延而去,溪水清澈见底,偶尔能看到在水中鱼儿翻滚嬉戏。

    白衣男人双手负在身后,白衣似雪,简单的白色衣襟绣着银色花纹,精美绝伦,流光溢彩,淡淡光晕笼罩周身,如瀑青丝随着衣袂轻灵摇曳,好似随时会乘风而去。

    “尊主。”一道身影从空中落下,单膝跪在地上,低头垂眸。

    “如何了?”清冽而迷人的嗓音响起,语气中没有任何情绪,听不出喜怒哀乐。

    跪着的那人,低着的头,再次低下,“属下无能。”

    问题是,尊主就让他们找,临天大陆,有没有什么地方有不寻的事发生,而发生的事和一个少年有关。

    他们几乎找了整个临天大陆,也没找到尊主说的人和事。

    “嗯。”单音字响起,周围空气仿佛又冷冽了一点。

    “属下这就去领罚。”说着,那人站起来飞身离去,一脸郁闷,他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们要找的是人还是事。

    负在身后的双手松开,纳兰清羽抬起右手,深邃的目光落在手掌上。

    明明抓住了……

    “尊主。”又一道身影从空中落下,单膝跪在身后。

    这次他没有回答,而是转身看向来人,白色身影站面向来人,身后那银川瀑布,四周迷人的精致,顿时全成了他的陪衬!

    “无情宗去了南境一个叫暮夕城的地方,听说在无情宗到达当天,暮夕城发生了一场几乎毁灭性的大战。”来人面无表情说道,语气平常。

    无情宗能在那个地方引起动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奇怪的是,无情宗为什么会去那里。

    “查清楚了?”薄唇轻启,清风淡雨的声音,依旧没有情绪。

    暮夕城,无情宗,毁灭的大战。

    “属下已确定,是无情宗附属的势力暮夕城的顾家,至于另外一个,是秦家的一个少年,无情宗想调查这个少年的身份,但他就如同从天而降。”没有半点踪迹可循。

    这些要不是无情宗的人回来禀报他们宗主,他们也不知道,无情宗的人会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

    薄唇上扬,勾起弧线,如同从天而降……

    “属下还听说,这次大战,是两败俱伤,那少年三天前就不知道去哪里了。”尊主到底想知道什么?他不是从来不关心这些事的吗?

    “三天前的事,你们现在才探听到?”薄唇轻启,周围的气息仿佛又压抑了一点。

    稀薄的空气,让跪在地上的人,冷汗连连,喘不过气来。

    “属下这就去领罚。”来人站起身,转身离开。

    尊主最近是怎么了?

    周围再次恢复平静,纳兰清羽一直保持着姿势,一动也不动站在原地,目光没有焦点,不知道在想什么。

    “银翳。”薄唇中吐出了两个字。

    话还没落下,一道身影闪过,单膝跪下,微微俯身叫道:“尊主。”

    “传令下去,三个月内,禁止无情宗在天穹峰的范围内出入,闯入者,杀无赦!。”云淡清风的声音响起,透着冰冷的肃杀。

    银翳诧异抬头,刚想问为什么,刚蠕动嘴皮,便立刻低下头,“遵命。”

    他本来想问为什么,然后想到就算他问原因,尊主只会说,小小的无情宗罢了,杀他区区几个人,要什么原因?

    银翳刚起身,纳兰清羽的声音再次响起,“传令下去后,跟我走一趟。”

    “是。”银翳抱拳微微俯身,一脸不解离开。

    当银翳身影下消失在眼前,薄唇弧线微微上扬,“纳兰夫人,该回家了。”

    山峦之巅,席地而坐,保持着这个姿势已经三天时间,这三天里,她对外界一切都不知道,也不知道时间的流逝。

    漂浮在空中的火红莲花,俯瞰着云海下的山峦,一簇火焰飞出,面前的云雾消失了一团,底下的东西也更清楚了。

    “三天了,也一点反应对没有,还真是让火无聊啊。”红莲一声叹气,晃动了一下身体。

    尽管这山峦之巅,想要有个人才闯入也难,但说不定有什么玄兽一类的,还是守着点好,晋升时期不能出现半点乱子。

    又一天过去,平静的巅峰之上,终于有了一点动静,周围空气变得稀薄了起来。

    “快晋升了!”红莲惊喜道,然后僵住身体,一动不动,生怕打扰到离夜。

    四周空气急速凝结,灵气涌入身体,流转进入丹田,丹田处,那一团形状宛若火焰的灵力,颜色加深了一点。

    丹田处,充满了力量,火焰形状灵力,终于到了顶点,在丹田炸开,宛若黑夜中,炫丽夺目的烟花,随即它快速流转到身体各处。

    经脉在灵力的洗礼下,扩张坚韧,灵力反复如此,也不知道洗礼了多少次,又慢慢往丹田聚拢。

    灵力回到丹田,再次凝聚成形,依旧是那火焰形状,只是这次的颜色,比刚刚更深。

    深蓝色!

    离夜睁开眼睛,呼出一口浊气,眼中闪过欣喜。

    “离夜,你这力量好像是巅峰玄灵级别!”从初级一下子蹦跶到了巅峰!

    红莲现在的心情,简直就是受到了巨大惊吓,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四天前,离夜还是初级啊,现在一下子蹦跶到了巅峰,变态,就是个变态,禽兽!

    “不错,你这次还能看出来。”离夜满意点头,以前她晋升,红莲都看不出来的,这次能看出来,说明它也强了不少。

    红莲叹了口气,默默飞进离夜身体,待在离夜身边,就是心里承受力要强大。

    一个月前,眼睁睁看着她越级晋升,一个月后,看着她直接从初级蹦跶到了巅峰。

    这要是换个人,不得吓死吗?

    “好了,我们该回去了,离开了四天,傲悦该担心了。”晋升太突然,她谁也没来及说,直接就走出来了。

    秦鼎他们是灵者级别,应该看出来她受了伤,告诉了傲悦。

    白衣少年从空中快速走过,开启造化诀,隐藏住自己的气息和部分实力。

    她避开所有人,再次回到暮夕城,悄无声息,仿佛她从来没有离开过。

    简陋的院中,傲悦时不时往外面张望,坐久了,就站到门口去等,心里是越来越不安。

    “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离夜可不能有事!

    “我能有什么事?”熟悉的声音响起,白衣少年站在院中,含笑看着站在门口张望的傲悦。

    她就知道会这样,傲悦肯定等了很久了。

    身后传来声音,傲悦全身一怔,猛地转身看去,映入眼帘就是那熟悉的容颜。

    那么的耀眼,那么的桀骜不驯!

    “离夜!”她大步跑过去,急忙检查着离夜的身体,“你没事吧?”

    “你忘了我是炼药师,能有什么事?”离夜含笑看了一眼想傲悦,她不会把这个也忘了吧。

    傲悦顿时恍然大悟,眨了眨眼睛,“对耶,我怎么把这个忘了!”

    离夜是炼药师,炼药师最不缺的就是丹药了!

    “那你还失踪这么长时间!”傲悦嘟了嘟嘴巴,双手叉腰。

    这几天她都快急死了!

    “突然有点事情,现在回来了,不会有事的,放心。”离夜走到竹子编制而成的睡椅上躺下,神情慵懒,嘴角的笑意若有若无。

    悬在心里的石头落地,傲悦瞬间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大步走到离夜身边蹲下。

    “你不在的这几天,大师兄他们几个都闭关了,他们都听了你的话。”傲悦勤快的报备,露出甜美的笑容。

    大师兄他们,其实也挺佩服离夜的呢,特别是和顾霜大战自后,就更佩服了。

    “嗯。”离夜轻嗯一声,秦汉他们听不听她的,她是无所谓。

    反正半个月的闭关,只是稍微能改变一下局势,逆转局势,是没可能的。

    “那个什么顾霜,从那天之后,就再也没出来过,听说也闭关了。”傲悦紧张道,顾霜要是闭关的话,不就意味着,她要晋升巅峰玄灵了吗?

    巅峰玄灵!她的实力又要精进一步!

    “闭关,是疗伤才对。”离夜嘴角弧度勾起嗜血,让人寒颤不已。

    无情宗或许厉害,可她也知道自己的攻击,能把顾霜伤成什么样,要是顾霜这次没受伤还好,有可能在无情宗的帮助下晋升。

    现在嘛,哪里有那么容易!

    “那她的伤好了……”

    “放心,顾霜的伤,这半个月的时间医好了,还需要半个月的调理才能完全好。”离夜继续道,皱了皱眉头。

    顾霜的伤没完全好,就不能比试,这次倒是帮了秦家一把。

    “她如果要硬来呢?”傲悦眨了眨眼睛,顾霜那个脾气,她可太清楚了。

    离夜看了一眼傲悦,然后坐正身体,认真而又严肃道:“那她这一年都别想下床了。”

    就是有点可惜,本来她还想,把顾霜的兵器拿过来送给傲悦的。

    “好好好,哈哈哈……”傲悦大笑点头,离夜这是帮她狠狠出了口恶气,让顾霜得瑟,现在看她怎么得瑟。

    顾霜要是躺一年的时间,这一年里,她那里还能进入无情宗的门内弟子,所以,她是一定不会冒险的。

    “我已经没事了,你先回去休息吧。”离夜继续躺下,傲悦脸色有点不太好。

    傲悦满意站起来点点头,嘿嘿笑道:“那我先回去了,我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师父他们。”

    顾霜不能参加比试,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师父他们一定会开心的。

    离夜笑而不语,闭上双眸,好消息,不见得吧。

    秦家和顾家的实力相差,可不是伤了一个顾霜能够持平的。

    顾霜是受伤了,顾家又不是没有其它的灵师,其实秦家也不是说没有赢的可能。

    毕竟这场比试,只是五局三胜……

    秦家要是会安排,哪里会连输两局,在这第三局苦苦挣扎,不过一个家族的整体都被人超越了,继续这么下去,情况还是跟现在一样。

    傲悦见离夜不说话,笑着转身离开,离夜回来了,她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师父他们。

    刚走到门口,傲悦好像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转身笑道:“离夜,我觉得你最近应该去街上走走。”

    说完,傲悦欢快迈着步子离开,脸上洋溢着喜悦。

    离夜回来了!

    院门关上,院子恢复平静,离夜看着紧闭的院门,摇摇头,再次合上双眼。

    出去就算了,她不认为外面能有什么好事,特别在那一战之后。

    躺在睡椅上,凉风偶尔轻拂而过,离夜突然逐渐感觉到几分倦意,半醒半睡间,耳边传来细微的脚步声。

    高大身影笼罩,倦意瞬间消失,几乎在她睁眼的同时,双掌同时击打而出。

    来人看到突如其来的攻击,不但没有惊慌,反而轻而易举接下了她的攻势,将她的手固定在身后。

    灵力浮动,她立刻挣开抓住她双手的大掌,飞身跃起,重重一脚踢去。

    白皙修长的手指,握住踢来的软靴,稍稍用力一拉,离夜整个人就从空中坠落下来,眼看着就要落到地上。

    只见她露出一丝淡笑,身体立刻蜷缩,就在灵力要炸开之时,无奈的一声传来。

    “夜儿。”清冽的声音,柔和了几分。

    纳兰清羽见出手毫不留情,决定一战到底的离夜,心里也松了口气。

    她的伤,应该是没事了,不但如此,实力好像有提升了。

    夜儿的天赋,果然让人惊叹,她这才到这边几天。

    离夜抬头看了一眼来人,轻哼一声,开口道:“我不管,你必须跟我打一场!”

    现在就找来了,速度还真快!

    “打一场没问题,夜儿要是输了,是不是任由为夫处置?”纳兰清羽含笑道,手上力道松开,张开双臂,笑的那叫一个迷人。

    离夜看着纳兰清羽含笑的目光,狠狠瞪过去,“想的美!”

    想知道他的实力而已,都不给知道,小气!

    “你若想知道,为夫告诉你便是了,不用试。”出手对战,总有损伤,他只是不想在这种事上,也伤到夜儿。

    离夜脸上闪过笑意,大步走过去,一把揪住纳兰清羽的衣领。

    “说,赶紧说!”灵皇还是灵尊,还是更强!

    她可不信,纳兰清羽还在灵君,灵王这些等级,临天大陆的人到风启大陆,实力都会受到压制。

    在风启大陆,她就感觉到,他的实力,不只是灵化或者是玄灵这些。

    张开的双臂顺势圈住离夜的腰,纳兰清羽淡淡一笑,“不急,先跟为夫回天穹峰如何?”

    她在这里一直不走,还有事?

    “不行!”她还没看顾家和秦家的比试,给傲悦的丹药也没炼制出来。

    现在还不能走,有时间的话,顺便去暮夕城附近的山脉里逛一圈,找找药材,看看有没有寻神池这东西也好。

    她事情还多了去了,不快点提升实力,怎么去中域,到了中域,她总不能一直呆在天穹峰,让他保护吧。

    “咳咳,尊主。”银翳站在一旁,好不容易回神,难以置信叫道。

    这真的是他所认识的那个尊主吗?他没看错的话尊主怀里的人,好像是男人……

    身后传来轻唤,离夜迅速松开揪住纳兰清羽衣领的手,扭头看去,高大的男人,一脸诧异,那表情,活像是看到鬼一样。

    呃……

    “你怎么不说还有人?”离夜瞪了纳兰清羽一眼,要知道这里还有人,她一定会保持三步的距离。

    真的是习惯了,每次纳兰清羽一在身边,警觉就会慢慢松懈,连身后站着个人都不知道。

    “为夫没来及说。”他可是刚到,就被她攻击了。

    离夜:“……”

    他想说,会来不及说,明明就是故意的!

    纳兰清羽松开放在离夜腰间的双手,温和灵力在她身体里慢慢散开。

    的确是好了,身体没有半点伤。

    “清羽,我要自己走进中域。”在了解临天大陆后,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并不适合中域。

    凡事总的一步步来,尽管有纳兰清羽在,她也不想一步登天。

    登是登上去了,可要站稳脚步,又是另外一回事,他身处中域,应该对这些在清楚不过。

    她要靠自己的实力,一步步走进中域,走进那个,更大,更强的世界!

    那个地方,是这世界的顶端,她要靠自己走上去!

    “好。”纳兰清羽应道,眼中的笑意加深,又透着无奈。

    他家夜儿要是凡事想着依靠他,就不会走到现在了,要迈入中域,现在,的确是不行。

    银翳诧异看着离夜,这个少年的实力,不过巅峰玄灵,他说要靠自己走进中域,那得多少年!

    这个选择倒是正确的,现在跟着尊主进了中域,只怕也很难站稳脚步。

    让他觉得诧异的,是这个少年在说句话的时候,那种魄力,坚定,以及自信,仿佛他走进中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不过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暮夕城……算是很偏远的地方了吧,还来的这么快。

    暮夕城发生的事,不过是四天前,他身在中域天穹峰,这么快就知道了。

    “还得多谢无情宗。”纳兰清羽皮笑肉不笑道。

    无情宗附属下的势力,伤他的女人,不好好谢谢怎么行。

    离夜无声上下看了一眼身边男人,“多谢”这两个字太冷,她有种无情宗要倒霉的感觉。

    倒霉就倒霉吧,反正倒霉的又不是她。

    “那你什么时候走?”离夜继续问道,知道她在这里,他应该放心了吧的?

    纳兰清羽意味深长注视着离夜,薄唇轻启,“无情宗派人到这偏远之地,为夫身为天穹峰尊主,自然该当好好探查一番,知道他们的目的。”

    扯淡!

    话才刚落音,离夜心里就响起了两个字。

    他这么假公济私,天穹峰的人知道吗?不过就算知道,他们也不敢哼一声,对面不就有一个不敢哼声的。

    “要留随便你,我是没意见的,我也等着看无情宗想干嘛。”傲悦说了,以前无情宗都没来,今年来了,不奇怪吗?太奇怪了!

    无情宗,中域各大势力的巨头之一,会这么闲得慌,派人到暮夕城来看两个小家族的争夺。

    离夜拍掉放在腰间的手,走到睡椅上躺下,唇瓣上扬。

    他来了也好,不然未来十天,会很无聊的。

    “银翳,回天穹峰之前,不用出现。”说着,纳兰清羽走到空着的半边睡椅上躺下,他一趟下来,睡椅反而小了,最后干脆直接让离夜直接躺在他身上,他用双手紧紧圈住。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强行霸占位置的男人,太可耻了!连这么个小院子,他也要挤进来!

    “堂堂邪尊大人,和我抢地方,不觉得可耻吗?”离夜抬起头,挑眉问道。

    “和自己的夫人,不抢比较可耻。”纳兰清羽一本正经道,语气是那么的理直气壮。

    离夜一脸狂汗,无力叹了口气,又躺了回去。

    银翳早在纳兰清羽让他离开的时候,他早早的就走了,这种画面,他还真没胆子继续看下去。

    十天时间,稍纵即逝,眼看着秦家和顾家的比试就要到了,但街上的议论之声,依旧是离夜和顾霜十几天前那一战。

    这几天里,离夜在整个暮夕城,几乎是人尽皆知,在南境也有了不小的震动。

    毕竟那一战太过轰动,差点半个暮夕城都毁了,暮夕城周边的地方,也有不少人看到那震动的一幕。

    所有人都在猜测,这少年是什么人,一人之力,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

    这些传言,傲悦每天都往离夜这边跑,当然是一字不差,全部说给她听,傲悦说的时候,那神情,比她自己引起这么大的动静,还要自豪。

    纳兰清羽到这里,当然只有离夜一个人知道。

    堂堂天穹峰邪尊屈尊到暮夕城来,而且无情宗也到暮夕城。

    到时候,中域各方势力,就会争先恐后赶到这里,看看暮夕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比试当天的一大早,傲悦就在离夜这里来等着,等了半天,离夜终于走出了房间,让她奇怪的是,离夜的脸色,比平常看起来,要红润不少。

    走到比试的地方,离夜脸上的红润,才恢复正常,她刚走到比试的广场,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他就是和顾霜比试的少年?不是说他受了重伤,在疗伤吗?”

    “说他受伤了,我怎么看上去,顾霜才是那个受伤的?”

    “听说他也是玄灵,看上去年龄不大。”

    “看他完好站在这里,没有受伤的样子,这场比试,是顾霜输了。”

    ……

    所有人议论着,目光来回在离夜和顾霜身上扫视。

    顾霜说是暮夕城的天才,还是输给了这个少年,不管是实力还是天赋,顾霜都输了。

    所谓的天才,如今也落败,以后顾家还能不能得意。

    周围的议论传入耳中,顾霜坐在位置上,双拳紧握,面带怒意。

    “我一定不放过他!”这个人让她颜面尽失,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一定不会!

    她会跟所有人证明,她顾霜,依旧是暮夕城的天才,不会被一个臭小子夺走她天才的称号。

    “霜儿。”顾雄摇摇头,他们今天可不是找这小子算账的。

    顾霜收回目光,脸上露出担忧,“爹,我们真的要那么做吗?”

    爹都已经下过赌约,在那么多人面前,要真按照无情宗几位大人说的做,他们顾家以后该何去何从?

    “放心,没事的。”顾雄笑着说道,几位大人已经答应他了,不会有什么事的。

    倒是秦家,他们最好还是小心点,一个来历不名的小子,能有几时风头。

    秦家人见离夜走来,上下打量了一下,见她气色如常,不禁叹息。

    不愧是炼药师!

    “离夜公子。”秦鼎站起身,拱了拱拳。

    “秦家主。”离夜微微颔首,在不远处坐下,慵懒靠在椅背上。

    傲悦看了一眼离夜,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其实她比较喜欢坐在离夜身边。

    两边的人到齐,五道身影从空中走下,威压笼罩,带着强横的威压。

    顾雄看到来的五人,急忙站起身,抱拳叫道:“见过五位大人,这边请。”

    他可早就帮五位大人准备好了地方,秦家人肯定没想到这点,这也是秦家,为什么到现在,和几年前一样,任何一面都没进步。

    秦鼎脸色僵了僵,还是站起身,朝着无情宗的五个人抱了抱拳。

    “见过五位大人。”说完,秦鼎便坐了下来。

    他秦家不是顾家,不用对无情宗阿谀奉承。

    四周响起倒吸凉气的声音,秦家对无情宗的来人,会不会太冷淡了一点!

    无情宗说什么也是中域的大势力,谁敢得罪他们。

    无情宗的人看到秦鼎如此,也并没有怎么在意,在顾雄带领下,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这样的比试,看不看都无所谓。

    离夜慵懒靠着椅背,嘴角浮现出若有若无的笑容,脑中回想起纳兰清羽对他们五个的评价。

    “无情宗五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只能在暮夕城这种小地方得意。”

    这五个人,都只是无情宗不起眼的小角色,起眼的该是怎么样的,不过,能让纳兰清羽起眼的,应该没几个。

    对纳兰清羽的话,尽管保持着怀疑的态度,但是想到第一天来的时候,那个青衣女人,这五个人,的确是没什么。

    那个人都是灵皇级别,他们五个,最厉害的不过灵君,的确不是什么大角色。

    离夜打量无情宗五个人的同时,他们五个也在看着离夜。

    “泉明师兄,那小子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坐在为首男人左手边的人,凑到他耳边低声道。

    当时他们看的清清楚楚,他身上的伤,不比顾霜的轻,顾霜都还得调息半个月,才能修炼恢复正常,他怎么就好了。

    “滕江师弟,他可能是有什么有钱人家里的少爷,没听顾霜说,他手上有丹药。”说话那人身边的男人开口道,脸上露出笑容,笑容却没有半点温度。

    “梁平师兄,我没忘。”滕江坐正身体,丹药也不至于这么快就好了,顾霜没有吃丹药么,不照样要调理。

    他总觉得这小子怪怪的,又说不上哪里奇怪,也有可能是他想多了。

    “那少年,和我们没关系,也和我们次到暮夕城的目的没关系,你们少惹麻烦。”泉明冷声道。

    他们这次要是坏了宗主的事,回去是什么下场,他们自己知道。

    两人立刻收起声音,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

    顾雄站在擂台上,说了一大堆后,比试终于开始了,离夜坐在椅子上,她怀疑顾雄再说下去,所有人都得睡着了。

    都是一堆奉承无情宗的废话,也不知道顾家得了多少好处。

    “这次的比试,出战的人要先定好,写出名字递给暮夕城的高手,然后按照所写的开始比试,中间不可以更改出战人的名字。”细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离夜扭头一看,就看到左宗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自己身边了。

    “哦。”也就是两边都不知道,自己对手是谁。

    “第一场开始!”擂台上声音响起,顾家秦家两边,两道身影同时走上去。

    秦家的是冷吟,而顾家派出的人,却让人疑惑不解。

    “他们怎么没派出玄灵?”

    “太奇怪了。”

    “顾家在想什么,五局三胜,这也太大意了吧!”

    ……

    所有人都不能理解,冷吟尽管不到玄灵级别,顾家又不是说没有玄灵,可也只拍了灵化级别,他们这是要干嘛?

    离夜看着擂台,注视着擂台,眼中闪过疑惑,有点不对劲……

    ------题外话------

    又晚了,某甜自行了断好了,嘤嘤……

    虽然来晚了,某甜还是想说,有票的亲送给甜甜吧,好不容易月初的时候,在月月的努力下,爬上了月票榜,让某甜多待几天是几天,感受一下在榜上的滋味,么么么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