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章 小白脸?美少年!
    秦汐他们几个听到两人的对话,目光在离夜和傲悦之间来回扫视,他们发现,这两个人在说什么,他们半句也听不懂。

    离夜不止是天赋好,小小年纪就是炼药师,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品级,但不到二十岁能成为炼药师,就是很了不起的事,他还很神秘。

    他像是突然从天而降一般,出现在他们面前,对于他的一切,除了傲悦,好像就没有人知道。

    “离夜,悦儿,等会你们什么都别管,顾太来了,有我们。”冷吟一脸严肃,注视着越来越近的人,双拳紧握。

    顾太带着人到城门口来堵他们,他还真是不死心

    离夜斜视了一眼来人,把傲悦打成重伤的人,是他?长的也不怎么样,口气倒是挺大的,共侍一夫。

    “打伤你的是他?”离夜指了指大摇大摆走来的人,脸上没有半点情绪,不知道她此时在想什么。

    傲悦见顾太带着护卫在三步外停下,稍稍靠近离夜,凑到她耳边,轻声道:“不是他,是他的妹妹顾霜,顾霜是他妹妹,可天赋比他好,实力在他之上,不过她出手狠辣,暮夕城都叫她小妖女。”

    说完,傲悦皱了皱眉头,顾霜的实力,可不只是在顾太之上,他们几个也是这样,天赋不如她,实力也不如她,更不是她的对手。

    顾太一停下来,慕天琴他们几个立刻走上去挡住他们,把秦汐和傲悦挡在身后,不让顾太靠近。

    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天赋好,实力高,的确有嚣张的资本,只是……

    “你知道打不过,干嘛还接受挑战?”离夜睨视了一眼傲悦,在她记忆中,傲悦性格虽然活跃,但不会轻易会和人出手。

    还有,强者能挑战弱者?不会是到了这边,这个法则就改变了吧?

    傲悦吐了吐舌头,才慢慢开口,“当时挑战我的是顾太,顾太我能打过,可谁知道上场的是顾霜。”

    当时尽管师父他们都很气愤,可顾家直接耍赖到底,她最终还是输了,输的很惨。

    “噢?还能这样?很好。”离夜面无表情的脸上,多了一丝轻笑。

    那笑容很美,美到让人窒息,只可惜,没有一点温度。

    长相柔美的少年,一脸阴沉,看着挡在面前的慕天琴他们,阴柔的脸扭曲狰狞,看上去有几分可怖。

    “慕天琴,我们顾家已经下聘了,你们挡着本少爷看未来娘子,不想活了吗?”他们几个有什么资格挡在他面前,真当现在的秦家,还是以前的秦家吗?

    只要他娶了秦汐,秦家就是他们顾家的,当然,他喜欢的是傲悦,娶秦汐只是为了把秦家抓在手上而已。

    这点,父亲和家里的长老都同意,聘礼也都下了。

    慕天琴温柔一笑,恍惚间,众人眼中,仿佛看到春天的到来,桃花朵朵在眼前绽放,美不胜收。

    “顾太,等你长的像男人,再说娶亲的事,你长成这样,的确是你们家阳盛阴衰呢,啊,对了,你们顾家的聘礼,目前好像在你们家隔壁的水沟里呆着。”温柔嗓音,加上那温柔的笑容,简直绝美,然而慕天琴一开口,就能让人的幻想,彻底破灭。

    顾太他们几个仿佛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然后眼前绽放的朵朵桃花,破裂成粉碎。

    “慕天琴”顾太咬牙切齿道,他平生最恨人说他的长相。

    左宗他们几个站在一旁,顿时笑喷,他们就知道慕天琴一开口,绝对是破灭。

    谁能想象,一个嗓音如此温柔,模样俊美柔和,能吸引万千少女的男人,一开口,就如此毒舌,绝对能破灭一切。

    “在呢,丑人妖”慕天琴点头应道,双手抱臂斜视了一眼顾太。

    离夜听到慕天琴的话,轻咳一声,有些忍俊不禁,这个人,的确是够毒舌。

    这个叫顾太的,的确长的也不怎么样,长相柔美,简单的说,就是长的像女人,可人家长相柔美的男人,至少模样长的还不错,这个叫顾太的,是个另类。

    “有天琴师兄他们在,我们很快就能回城了。”傲悦继续说道,只是顾太一个人,就不用担心。

    不过最近,顾霜应该也没时间管这些,他们在忙着半个月后的比试,为了赢秦家,他们早已经是不惜一切代价了,还让顾太把主意打到汐儿身上。

    离夜双手负在身后,没有回答傲悦,目光看向城门口的方向,一道身影踉跄往城里跑去。

    很快就能回城?他们倒是想,对方可不想让他们早回去。

    顾太看着慕天琴,恼羞成怒,他明明听说,慕天琴和秦汐往不同方向去的,可为什么会在一起出现?

    今天他可不会管那么多,带不走秦汐,他要带走傲悦

    “来人……”顾太才刚刚开口,又一个声音响起,打断了他的话。

    “顾太,你确定自己带来的那些人,是我们的对手吗?”明迦讥讽扫视了一眼顾太身后的人,不过只是宗师级别罢了。

    顾太那点心思,人尽皆知

    看到慕天琴他们四个放,顾太脸色瞬间变成铁青,他带来的人,的确不是他们几个的对手,可就让他这么让开,不可能

    眼角余光触及到站在最后面的傲悦,见她面带笑容,脸带娇羞靠在一个少年身边,妒火蹭蹭蹭燃烧。

    “傲悦,我才是你未来的夫君,你敢和这个小白脸眉来眼去”

    一声暴喝,惊扰了所有人,原本站在最后面说话的离夜和傲悦,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落在他们身上,正确的说,应该是落在离夜身上。

    这边的轰动,原本就引起不少人的注视,被顾太这么一声大叫,又吸引了更多人的目光

    当那俊美少年落入眼帘,四周顿时一片寂静无声,天地瞬时无光

    好……好美

    这个少年……是男人?

    妈的男人长的居然比女人还好看,傲悦也是他们暮夕城的大美人了吧,站在他身边,看上去是那么平常,根本不值一提。

    看了看离夜,大家又看了看顾太,心里同时一声叹息。

    换做他们是傲悦肯定也不会选顾太,两个人简直不能比好么,顾太……还是自己回家去吧。

    他居然还好意思说人家小白脸,有他娘这么好看的小白脸吗?

    看到离夜,围观在城门外的众人,狠狠鄙视了一眼顾太。

    “顾少爷,傲悦从没答应过婚约,你什么时候变我未来的夫君了?”傲悦脸上带着怒意,什么小白脸

    他顾太真是口不择言,他就不怕闪了舌头

    离夜站在原地,注视着顾太,眼中没有半点情绪。

    抱在怀里的小白,稍稍抬头,看着一眼不远处的人,又缩回离夜怀里,寒意渗透,它又忍不住缩了所。

    可还是冷啊

    秦汐他们五个人也忍不住扭头看向离夜,看了半天,他们皱了皱眉头。

    顾太是不是瞎了?还是脑子不正常?

    听到傲悦都这么说了,顾太的怒火燃烧的更旺盛,他迈出脚步,推开挡在面前的慕天琴他们几个,走到离夜和傲悦面前。

    “傲悦,你就是因为这个家伙拒绝我的吗?”这家伙有什么好

    四周听到顾太话的人,心里无声回答,这还用问吗?

    傲悦顺着顾太指着的方向,看向离夜,轻咳一声,当然不是了,她喜欢的不是离夜。

    “我拒绝你,和在场任何人都没关系”傲悦坚定道,不管是什么原因,她也不会嫁给顾太。

    他自己知道,还死缠着不放,她也是无语了。

    “走吧。”离夜没再去看顾太,扭头对傲悦说了一声,迈步往前走去。

    傲悦见离夜走,急忙跟上去,露出甜美的笑容,“等等我。”

    顾太站在原地,低头看着地上,放在身侧的双手紧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慕天琴他们看了一眼顾太,无声摇摇头,大步往城门方向走去。

    他们真怀疑是不是顾太一直过的太无聊,不然怎么每天都那么有时间,他有时间应该去修炼,缠着傲悦算什么?

    居然还想同时娶傲悦和秦汐,他们顾家不就是想通过婚事,吞并他们秦家,暮夕城还有谁不知道。

    “给本少爷拦住他们”顾太怒火滔滔一声嘶吼。

    散在四周的护卫,迅速动身,挡住离夜。

    “顾太,你是不是真的想打架?我们可不怕你”左宗揉了揉拳头,不满转身看向站在原地的顾太。

    他要闹也闹够了,暮夕城又不是他们顾家的,凭什么阻止他们回城

    他们见过不要脸的人,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打架?”顾太低头转身,阴阴一笑,缓缓抬头,脸上阴柔的表情一阵狰狞扭曲,“本少爷是想打架,不过不是跟你们,而是跟他”

    顾太伸手只想离夜,他就不信,这么个小白脸,能有什么本事

    离夜背对着顾太,她没去看,却也知道顾太指着的人是谁。

    挑战她?她看上去很好欺负吗?

    “离夜……”傲悦担忧叫道,离夜现在是什么实力啊?他能到这边来,莫非已经突破了宗师,晋升神化了吗?

    离夜淡淡一笑,脚步挪动转身,黑亮双眸看向带着阴冷笑容的顾太。

    “你要挑战我?”离夜神兽指了指自己,他确定?

    连傲悦这么一个巅峰神化,他都要把自己妹妹搬出来,这一次,他又想搬谁?

    “没错”就是要挑战他

    他是打不过傲悦,可这个人看上去也没什么,有什么打不过的

    离夜迈出一步,眼中含着笑容,微笑道:“挑战小爷,你可别打到一半,再把自己哥哥姐姐搬出来什么的,这种无趣的比试,小爷可不答应。”

    挑战,能把这个麻烦甩掉,她没理由不答应。

    顾太的脸色,顿时黑了大半,目光狠狠看向傲悦。

    他可以肯定这个人不是他们暮夕城的人,现在这个人会知道这件事,肯定是傲悦告诉他的

    “怎么,敢做不敢当吗?”离夜看到顾太瞪向傲悦,笑盈盈道。

    这么个人,在这个世界能活到现在,看来一直是在家里当大少爷,被家里人保护的好好的,从没出去过,不知道天高地厚。

    顾太双颊微微泛红,轻声哼道:“当然不是。”

    这件事暮夕城的人都知道,他也不怕更多人知道,可傲悦就是输了

    “那你这次,也是想把你那个什么哥哥姐姐叫出来?”讥讽的笑意绽放,离夜扫视了一眼顾太,便收回了目光。

    顾太神情微变,表情都扭曲变得样子,“不用,对付你,哪里用得着别人”

    连一个实力都看不出来的人,能有什么本事,他身上半点灵力都没有,说不定就是个废物。

    “很好”离夜点点头,玫瑰红唇勾起完美弧度。

    站在身边的慕天琴他们,看到这一来一回的对话,没几个呼吸就把事情决定了,根本来不及阻止。

    离夜不是炼药师吗?

    他们可是听说,炼药师在灵师这方面,要比常人稍微差一点点……

    “离夜,你是认真的吗?”明迦紧张问道,顾太实力尽管不算什么,也已经踏入灵师之列。

    现在的顾太,是高级灵化,离夜……行吗?

    离夜挑挑眉头,看了眼身后,反问,“不然呢?”

    得在他救兵来之前,把他解决,不然今天要进这暮夕城,不会太容易。

    “可是……”

    “明迦师兄,没事的。”傲悦信心满满看着离夜,当年离夜只是先天天阶的时候,就能杀了叶家老祖,现在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离夜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他会答应,肯定是有胜算。

    慕天琴他们几个听到傲悦也这么说,顿时睁大双眼,脸上露出诧异。

    他们不是很长时间没见了吗?怎么就知道会没事的?

    “我相信他”傲悦笑看着离夜,吐出四个字。

    离夜从风启大陆一直到临天大陆,其中可能她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但是能走到这个与众不同的世界,就证明了他的实力,所以,她相信他

    “好吧。”秦汐点点头,悦悦姐都这么说了,他们还能说什么。

    只能相信他

    “现在就开始吗?”离夜慢慢走动,拉近她和顾太之间的距离,眸光中的危险气息,越发浓郁。

    小白抖了抖身体,从离夜怀里爬出来,纵身一跃,跳到傲悦身上。

    离夜无语看着小白的行动,这次她没有阻止,要尽快解决,抱着小白也不太方便。

    “当然”顾太得意一笑,天青之力充斥着身体各处。

    站在四周的人,稍稍散开,把地方让出来给他们。

    所有人退出十米,方圆十米内,只有离夜和顾太两个人站在其中。

    看到两人说打就打,围观的人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这两个人,你们看着谁会赢?”

    “我记得顾太好像是高级灵化了吧?可是那个美少年……”

    “那个少年,到现在,都看不出他身上有半点灵力。”

    “没有灵力,那不就是废物?”

    “说不定人家实力太高,我们看不出来而已,长的这么好看,是个废物就可惜了。”

    ……

    废物,那是多么可耻的两个字,人长的有模有样,若是废物,就太丢人了。

    如果是那样,傲悦还是选择顾太吧,顾太虽然懒了点,家族那么培养,到现在才高级灵化,好歹也已经是步入灵师之列了。

    比起一个废物,不会有谁会去选择一个废物。

    听到四周传来的声音,傲悦脸上染上薄怒,暗暗轻哼一声。

    你们才是废物

    众人的议论,让顾太更得意了,看吧,不只是他一个人看不出这个小子有灵力,其他人也看不出来,说不定,这小子就是个废物向

    “小子,你到现在还展露灵力,不会是个废物吧?”顾太大笑道,他反正是没感觉到这个废物身上有半点灵力的,说不定就是个废物

    废物?

    离夜含笑的眸光,瞬间变得冷冽,“嘴巴太臭”

    话落,在众人注视下,黑色身影瞬间消失,不知道去了何处,紧接着,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

    “砰”

    顾太整个人摔倒在地上,嘴巴上深深五个手指印在上面。

    好快

    围观的人心里一紧,每个人都愣住了。

    在刚才那一瞬间,他们根本没看清楚那少年是怎么过去的,然后顾太就趴在地上了,脸上还有五个手指印。

    他们明明没看到半点灵力啊?没有灵力,速度也能这么快?

    所有人呆呆愣神,终于,在顾太身后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黑衣少年。

    “高级灵化,也不过如此嘛……”离夜冷冷一笑,垂眸看了一眼还躺在地上愣神的顾太,一脚抬起。

    无形的力量肆意,躺在地上的顾太,整个身体浮在空中。

    “落”

    落落落

    清冷的声音在空中炸开,铿锵有力,霸气十足

    黑衣少年的双手从头到尾,负在身后,要不是顾太嘴巴上的一个巴掌印,可能大家都会觉得,他一直是这个姿势。

    “轰”

    浮在空中的顾太,重重落在地上,大地发出一声闷响。

    听到那声音,四周的人肉疼皱了皱眉头,他们站在这么远的地方听着都疼。

    “真看不出来。”慕天琴目光凝重的看着离夜,不只是看不出来离夜下手会如此果断,还有就是……他的实力。

    他们看了这么长时间,都没看出来,离夜到底是什么实力。

    打的顾太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还一直没有用灵力

    这样算起来,实力是什么等级?

    “我就说相信离夜”傲悦下巴微微上扬,离夜可是很厉害的,很早之前就是。

    躺在地上的顾太,捂着嘴巴,双眼发直,还没从震惊中回神。

    他心里不同重复一句话,为什么?为什么?

    对方明明没有灵力,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对手,他都还没有还手之力,连这个人的衣角都碰不到

    看着地上呆滞的顾太,离夜走近一步,红唇轻启,“你输了。”

    说完,她漠然转身,走到傲悦面前。

    “可以进城了。”不然等会这个人回去搬的救兵该到了。

    “好”傲悦点点头。

    在众人带之下,少年双手负在身后,昂首挺胸走进暮夕城,过了很久,围观的人才回过神来,接受了这个事实。

    两招两招直接把顾太打的爬不起来

    这少年是什么人啊?他们暮夕城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年轻人,实在太厉害了

    围观的人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顾太,纷纷散去,护卫们站在一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沉默。

    这个时候,他们觉得,还是让少爷躺在这里比较好。

    被人打成这样……还在这么多人面前。

    就在城门口聚集的人,散去的差不多的时候,城内几道身影匆匆走来,看到地上躺着的顾太,眸光中燃烧起熊熊怒火。

    “是谁”

    这一声震天,刚走到秦家的几个人,听到城门口传来的怒吼声,停下脚步。

    “幸好走的快啊,顾太这小子太卑鄙了,居然去请了他们家的长老。”左宗双手交叉在胸前,看着城门口的方向,摇头叹息。

    这招太损了,让他们长老出手,他们家的长老,实力最弱的是玄灵,最强的可是灵者。

    傲悦看了一眼城门外,再看看离夜,小声问道:“你这么着急离开,是不是知道还会有人赶过去?”

    不然离夜不会那么催促他们的,离夜肯定是看到了什么才催促他们,让他们快点走。

    几个人狐疑看向离夜,他知道?

    “只是看到有人回城罢了。”离夜轻描淡写是说道,然后抬头看了看门口的牌匾,继续开口,“这就是秦家吗?”

    如此大气磅礴,在帝都时候的北宫家族,都比不上这样,这就是差别么?

    “嗯,这就是秦家,离夜,你先在这里住着,住到你想走的时候为止都可以”秦汐笑嘿嘿道,离夜这么厉害,还是炼药师,贵客

    “请。”慕天琴他们几个同时做出请的姿势。

    以离夜的实力和炼药师的身份,他们这么做,一点都不过分。

    离夜笑看了一眼发慕天琴他们四个,眼角余光看到四周诧异的目光,往秦府里面走去。

    他们这么做,就是想让暮夕城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他们秦家请来的客人,是贵客,到时候顾家的人知道,自己揍了顾太,有秦家在,顾家也得掂量掂量。

    其实,完全不用这样的,她用不了多久就会离开,不过既然是他们的好意,她也不想拒绝。

    走进秦家,护卫看到慕天琴他们举动,也是一愣,这是几位少爷请来的贵客?

    看上去很年轻,少爷们请他来做什么?

    偌大的秦家,宏伟磅礴,精致大气,一步一阁,两步一楼,屹立在各处。

    在这么繁复的建筑之内,景色也很迷人,一看就知道是下过功夫的。

    离夜看着如此庞大的秦家,忍不住叹息,这只是一个暮夕城的一个家族,尽管是势力之一,可对临天大陆来说,只是一个小家族而已。

    这样的家族在临天大陆,都只是小家族而已

    “离夜,师父他们现在应该在大堂议事,等会我带你去见他。”傲悦笑盈盈说道,秦家人很好,对她也很好。

    真是因为他们很好,才减轻了一点她回去的冲动,可她还是想回去,却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嗯。”她是来做客的,当然要见见主人才行。

    “奇了怪了,大哥还没回来吗?”秦汐扭头看着四周,大哥他们昨天应该就回来了。

    大哥平常知道悦悦姐回来,早就跑出来了,今天还看不到人。

    “应该是大师兄又失败了吧,他不是说要出去抓流金鼠。”也就那座山上,偶尔会出现一两只流金鼠。

    这些年,大师兄就没放弃过,只可惜,一次都没抓到,正确的说,连看都没看到过。

    “你应该说,他连见都没见过。”冷吟笑呵呵道,大师兄以前没见过,这次应该也见不到吧。

    离夜站在原地,听着他们说话,依旧镇定自若。

    “左宗,冷吟,你们两个,什么意思?”人未到,声已至。

    刚刚还在嘲笑的左宗和冷吟,一下子站直身体,脸上还是带着那种笑容。

    “没什么意思。”

    “没错没错。”

    修长身影大步走来,还是昨天离夜见到的那样,张扬轻狂。

    秦汉大步走来,看到傲悦,眼中闪过笑容,然而当他看到傲悦身边站着的少年之时,立刻停下了步伐。

    “你怎么会在我家?”这小子,昨天那么狂妄

    几个人离夜和秦汉之间看了一眼,异口同声道:“你们认识?”

    “不认识。”

    “不认识。”

    两道声音不约而同响起,秦汉看向离夜,他怎么学自己?

    离夜不在意耸耸肩,他们只是见过一面,哪里算认识了,算起来,只是见过一次的人罢了。

    呃……

    几个人心里的疑惑更多了,但至少确定了一件事,他们见过。

    “你们跟我解释一下,他……”

    “秦鼎,你滚出来”

    怒声震天,笼罩着整个秦家,威压之力,如滔滔江河,汹涌奔腾而来。

    秦汉的话才说道一半,就被这一声暴喝打断,紧接着几道身影匆匆走出来,看到秦汉他们站在这里,停下脚步。

    “发生什么事了?”为首的中年男人皱眉问道,顾雄怎么来了?

    秦汉把目光从离夜身上移开,摇了摇头,“不知道。”

    顾雄来这里,能有什么好事,肯定是因为顾太又说了什么,他们父子来找他们家麻烦的。

    “来的还真快。”慕天琴看了一眼门外,低头嘀咕。

    他们这才回来多长时间,顾太连老爹都搬出来了,还找上了他们秦家。

    细微的声音传出,秦鼎看向慕天琴,沉声道:“天琴,你说”

    是不是他们又和顾太发生冲突了,顾雄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后辈们的事,他用得着亲自找上门来吗?

    慕天琴低头摸了摸鼻子,走出一步,缓缓说道:“这次真的不是我们挑起的。”

    顾太自己要挑战,输了能怪谁?

    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顾家还能把白的说成黑的?

    “秦鼎,你敢做不敢当了是不是,看看你们家的人做了什么好事”又一声怒吼传来,惊天动地

    离夜稍稍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眉头稍稍蹙起,这个人是灵者级别。

    这还只是南境最边缘地方,就已经出现灵者了,这要是在往里面走,灵王,灵君这些等级,怕是随便哪里都能看到了。

    秦鼎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慕天琴,眼中又带着隐藏不住的笑容,大步往门外走去。

    这么多年,他们两家相争,能让顾家吃点亏,秦鼎哪里会怪罪他们,高兴还来不及。

    “我们也去看看。”离夜轻声说道,事情是她弄出来的,当事人总要看看。

    离夜没有给他们回答的机会,说完,直接往门口走去。

    “我说这小子,人家躲都来不及了,他居然还去看看。”左宗急忙跟上去,他也去看看好了。

    秦汐跑的比谁还快,左宗刚转身,她都跟上离夜的脚步了。

    门口满脸胡茬的男人,横眉怒瞪,看着走出来的秦鼎,眼眸中的火焰蹭蹭蹭冒了出来。

    “秦鼎,你们家的人把我儿子打成这样,给我一个解释”顾雄把躲在身后的顾太提出来,怒看着站在秦家门口的秦鼎。

    看到顾太脸上的伤,秦鼎立刻皱起了眉头,脸部在不停抽搐,忍住爆发的笑意。

    门口的护卫,把头低下,早就笑的浑身直抽搐。

    把顾太打成这样,他们还真的谢谢打人的人,当真是给他们除了一口恶气

    离夜他们几个一起走出来,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已经扭曲的脸,要不是身上的衣服,肯定认不出来,这个人就是顾太。

    秦汐几个人,瞪的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这个人是顾太?脸上的伤……好像和刚在不太一样啊。

    此时顾太脸上,一脸的臃肿紫青,一双眼睛两个熊猫印记,本来只有嘴巴上有个巴掌印,现在他整张脸都被打肿了,满满的都是巴掌的痕迹。

    能认出来他是城门口那个顾太,真的不太容易。

    离夜看到这一幕,沉默不语,等待着顾雄接下来要说的话,嘴角勾起讥笑。

    为了来找麻烦,准备的还挺充足的,这个当爹的,连自己的儿子,都忍心下重手。

    秦鼎轻咳一声,感觉眼泪都快笑出来了,硬生生给憋了进去。

    “这是你儿子顾太?”说话间,秦鼎摇摇头,真的认不出来,这个人会是顾太。

    顾雄见秦鼎还在笑,脸上的怒火更大了,“你的人把我儿子打成这样,秦鼎,你还还意思问”

    这下,秦鼎没出声,慕天琴他们倒是先开口了。

    “顾族长,我们可以发誓,这脸上的伤,不是我们干的。”冷吟憋住笑意,肩膀直颤抖。

    他们很想知道,顾雄怎么下的去手,把自己儿子打成这样。

    走的时候,顾太脸上才一个巴掌印,这才过一会,就变成这样了,不用想也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

    太不要脸了,儿子,老子都是一个样。

    “发誓?你们敢发誓,没打过我儿子?”顾雄依旧理直气壮,他把儿子打成这样,他们以为三两句话就能解决。

    这个秦家,他觉得没必要再等半个月后的比试了,现在就可以拆

    秦鼎眼中的笑容逐渐冷却,他就知道顾雄来秦家没什么好事。

    “他们没有打,人是我打的。”黑衣少年优雅走下台阶,眼中含笑,注视着被打的面目全非的顾太。

    “离夜”傲悦着急叫道。

    他打的

    除了傲悦他们几个,秦鼎和顾雄的目光,都落在走进眼球的少年身上。

    人是他揍的?

    他是谁?

    秦鼎看着突然出现的离夜,一头雾水,他没有在秦家见过这个少年,好端端的,他怎么会揍顾太?

    “是你”顾雄握起拳头,拳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是他打的,他一直以为是慕天琴他们几个,这小子是秦家什么人,秦家什么时候冒出这么个人,以前从没见过。

    “族长,是他,真的是他。”站在顾雄身边的护卫,见离夜走出来,立刻点头应和。

    就是他打的,就是他

    离夜抬起眼皮,随意扫视了一眼顾雄身边的护卫,随即移到顾雄身上。

    “顾族长是吧?”离夜没有回答,面带微笑反问道。

    顾雄重重哼一声,恨不得伸手直接拗断离夜的脖子,他儿子自己都舍不得动手,这小子敢打

    “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揍你儿子?他自己亲自许诺的挑战,忘了吗?”离夜皮笑肉不笑看着顾雄,为了找麻烦,把儿子打成这样,天下居然有这么个爹。

    挑战顾太挑战?

    顾雄脸上的怒火,消散了一点,抓着顾太衣领的手稍稍紧握。

    他是不是吃饱了撑的,灵化级别,老是去挑战

    “还有……”含笑的声音瞬间冰冷,站在众人面前的黑衣少年,身影瞬间消失,然后清脆的声音响起。

    “砰”

    站在顾雄身边的护卫,嘴巴上五个手指印,整个人倒在地上,他都懵了。

    然而他还没回过神,衣领就被人提起,整个人踉跄站起来。

    离夜走到护卫面前用打顾太的方式,还原在顾雄身边的护卫身上,然后直接把他从地上提起来,放到顾雄面前。

    “顾族长,我打的人,应该是这样的,不知道你儿子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你今天要是不说清楚,这件事传出去,你顾家的名声可不好听”少年手里揪着一个人,站在两个灵者级别人面前,毫不畏惧,霸气十足。

    一系列事情发生,不过几个熟悉的时间,四周的人都看呆了。

    这少年,胆子好大,在顾雄面前,还敢揍人

    轰

    顾雄现在如同火山喷发,他的怒火要是能烧死人,离夜都不知道被这烈火焚烧多少次了。

    他气的脸色发青,脸红脖子粗,握紧的拳头,在咯吱咯吱作响。

    秦鼎根本没料到离夜的举动,等他看到离夜要做什么,想要出手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这小子,是什么人啊?

    对方可是顾雄,他二话不说,当着顾雄的面,直接揍了顾雄身边的护卫。

    嚣张,简直太嚣张了

    慕天琴几人,忍住急速跳动的心,吞了吞口水。

    妈的,离夜真的是……太霸气了

    傲悦感激的看着离夜,离夜这么做,都是在帮她出一口恶气。

    “你……”

    “对了。”离夜松开手指,抓在手上的护卫,砰的一声,再次摔到地上,然后她才抬起头,继续说道,“我当时还摔了他一下。”

    “你……小子,好样的”顾雄忍住爆发的怒火,咬牙切齿道。

    离夜没有理会顾雄的怒火,讥讽的笑意越来越深。

    就知道事情会这样,这个人,根本不是为了儿子而来,是另有目的,所以她出手再让顾雄气愤,他暂时不会对自己出手。

    离夜就是知道这点,才会特意,把刚才的事情,在顾雄面前演示一遍。

    事实证明,就是如此

    见离夜走到一旁,顾雄过了好一会,才看向秦鼎。

    “秦鼎,既然这件事发生了,那日后发暮夕城,难容你我两家,在这里做一个约定,半个月后比试,你们秦家输第三次,不只是放弃掌管暮夕城的机会,而且还要彻底滚出暮夕城”他先不跟这个小子计较

    秦家输了以后,他总能把这笔账,从这小子身上讨回来

    今天他这么嚣张,就看他日后能不能这么嚣张了。

    站在阶梯上的秦鼎,皱起了眉头,脸上神情满满变的冷却,这就是顾雄这次来的目的吗?

    “你就是为了这个,把暮夕城的各位前辈请出来吗?”秦鼎指了指顾雄身后的人,这些都是在暮夕城占居一席之地的人。

    如今全部站到顾家身后,支持顾家

    的确,他们秦家再也输不起第三次,但第三次比试没有到来,谁也不知道输赢,而如今,暮夕城的人,就认为他们秦家早就输定了吗?

    暮夕城是每三年顾秦两家一次比试,赢家就有资格掌管暮夕城,而最近几年的两次比试,都是顾家赢,这一次,是第三次……

    第三次,连败三次,就彻底让出权利,所以,这是秦家最后的机会

    ------题外话------

    更新更新吼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