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章 故人!?
    听到离夜的回答,被抱紧的脚踝,好像又紧了一点。www.XshuOTXt.CoM

    几个护卫看到那淡淡笑容,神情一怔,脸上也不自觉露出和善的微笑。

    “如此,那就打扰公子了。”这么俊美的少年,怎么会单独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尽管这座山林玄兽出没比较少,还是很危险的。

    离夜扫视了他们一眼,转身正要继续走,就在这时,一声呵斥传来。

    “慢着!”

    护卫们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急忙转身,看到站在不远处的身影,他们异口同声叫道:“大少爷!”

    离夜眉头微蹙,目光落到来人身上,脚边的小东西,早已经是抖到不行,她真怀疑,等会它会不会被吓的自己掉出来。

    被护卫们称为大少爷的男人,大步走来,修长的身影笼罩,长的白白净净的,长相也算俊美,但在离夜眼中,已经不算什么了。

    任何一个人看过纳兰清羽以后,不管再看到多好看的人,都会变得平淡。

    男人在走近后,看到离夜,神情微微一怔,随即不留痕迹遮掩过去。

    “还有事?”离夜冷淡问道,注视着走近的男人,平静的眼睛深处闪过一丝惊讶,这个男人的气息,巅峰玄灵!

    那个镇子的什么镇长,不过中级玄灵,他却是巅峰玄灵。

    “你当真没有看到金色的老鼠吗?它就往这边跑来了,那是我看上的东西,你要是看到,最好老实说出来。”男人注视着离夜,语气嚣张,态度轻狂。

    那是他看上很久的东西的,打算送给小师妹的,这次好不容易就要到手了,还是让它给逃了,真是该死!

    离夜目光一冷,嘴角勾起冷笑,浓郁的危险气息你弥漫。

    “既然是你看上的东西,那你就该看好,自己的东西都守不住,问我算什么?”说完,离夜讥讽看了一眼面前脸色变化的男人,漠然收回目光,大步转身离开。

    他看上的东西,那就还不是他的东西,无主之物,与他何干?

    几个护卫站在一旁,看着离夜潇洒离开的背影,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在他们暮夕城的范围里,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比他们大少爷更嚣张。

    看来这个俊美的少年,也不是什么好招惹的角色,刚刚幸好没有得罪他。

    “他是什么人?”男人指着离开的离夜,太阳穴隐隐跳动。

    好狂妄的小子!

    几个护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摇头。

    “大少爷,我们赶紧回去吧,长老们要是知道我们到这片山林来了,肯定会处分的。”护卫擦了擦额上冷汗,何止是会被处分,后果还很严重。

    男人看了一眼身边着急的几个护卫,犹豫点头,“好吧,先回去,我倒要看看那只流金鼠能逃到什么地方去!”

    把流金鼠送给小师妹做生辰贺礼,再适合不过了,尽管抓了好几年都抓不到,可他是不会放弃的。

    护卫们纷纷松了口气,大少爷听劝就好,不然他们就惨了。

    他们又看了一眼四周,真的没有看到流金鼠了,才大步离开。

    走远的身影,在他们离开后,竟出现在了他们身后,看着他们走远,才俯身把抱住自己脚踝的小金鼠提起来。

    “流金鼠?”离夜捏着金鼠的尾巴,在面前摇晃。

    怀里的小白蹬了两下腿,顺着离夜的手臂,敏捷爬到她肩上坐下,那一举一动,绝对和狗没什么关系,活生生的就是猫!

    “吱~”微弱尖锐的声音在那小巧的嘴巴里传出来,小金鼠不停扭动身体,试图睁开离夜的手指。

    可惜,它挣扎了半天,还是被离夜抓在手上。

    离夜任由流金鼠在手上挣扎,就拿点小力道,哪里能挣开她的手,就算它不要尾巴了,也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传闻玄兽中,最有钱的,就是流金鼠一族了。”离夜嘴角双双上扬,完美无害的笑容显露。

    “吱!”流金鼠听到离夜的话,不禁抬头看向离夜,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忍不住用爪子是捂住眼睛。

    看到流金鼠的举动,离夜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

    “已经开了灵智,能听懂人言,挺好挺好。”这就证明,这只流金鼠的等级不低。

    还在奋力挣扎的流金鼠,彻底恹了下来,它好像逃到了一个最危险的地方!

    红莲无语看着被离夜抓在手上的流金鼠,心里暗暗叹息。

    居然还有玄兽自己送上门,流金鼠啊,离夜说的没错,流金鼠就是玄兽中最值钱的。

    它们是专门寻找矿石的种族,而且越值钱的,它们越爱,专门挑那些值钱的东西下手,得到一只流金鼠,就相当于把一座座金山银山,各种宝贝矿石都握在手上!

    这么值钱的老鼠玄兽,人类谁不想得到,只是流金鼠很难抓到。

    它们一般生活的地方就是各种宝矿之中,宝矿多难寻找,流金鼠比它们困难百倍,就算找到了,未必能抓到。

    现在有一只主动送上门,它……确定这不是的挖坑给自己跳?

    “吱~”流金鼠微弱叫了一声。

    它是看到这个人类怀里的玄兽那么舒服,以为他是好人,结果……它是自己送货上门!

    “来,把它吃了。”离夜把复元丹凑到流金鼠嘴边。

    一路跑来,流金鼠浑身是伤,身上的毛发也是凌乱不已。

    低着头,放弃挣扎的流金鼠,一阵药香环绕在鼻尖,它急忙提起头,黑色的眼眸中,闪过一道金光,然后它急忙提起身体,抱着离夜的手指,张开嘴巴,把丹药一口吞下去。

    “红莲,它刚刚眼中闪过金光是怎么回事?”离夜单手握住流金鼠,它就那么大,一只手就能握住了。

    红莲尽管是异火,最近火焰变强了以后,好像又多知道了一点事情,连一些玄兽世界的事情,它都勉强能知道一二。

    “金光?不知道。”红莲无奈回答,它是火,能知道一点已经不错了!

    小白坐在离夜肩上,看了一眼金色老鼠,又顺着她手臂滑下去,静静躺在离夜怀里。

    寻找宝矿的玄兽,很值钱!

    离夜等待,希望千寂他们能给自己一个答案,结果谁也没开口。

    都不知道?那算了!

    “吱~”流金鼠感觉到身上的伤都好了,急忙抱住离夜的手指,那表情好像在说,它还要吃还要吃。

    狡黠的弧度勾起,离夜伸出另外的手,戳了戳流金鼠。

    “想吃的话,就跟我契约,不然,把你做成老鼠丸子!”自己送上门的,没理由不要。

    流金鼠犹豫了一会,然后才点点头,“吱~”

    这个人类,看起来比刚才那几个还可怕,它不要变成老鼠丸子!

    离夜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指尖一道蓝色灵力闪过,细小血痕溢出一滴鲜血,她抬起手,鲜血没入流金鼠的额头。

    无数的纹路的蔓延纠缠,又两条没有交集的平行线,拧在了一起。

    契约空间微微波动,手指尖的流金鼠,瞬间消失,然后契约空间内,多了一只金色的小家伙。

    离夜拍了双手,抱着小白,大步往前走去。

    遇到流金鼠绝对是意外之喜,而且也看到人了,很快就能找到城镇。

    走出树林,映入眼帘就是一片平原,平原之上,花草茂盛,各种颜色的花朵绽放,清新之气扑面而来。

    黑色逐渐昏暗,离夜遥看着远处,决定今晚还是平原上休息一晚上。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

    篝火熊熊,黑衣少年与黑夜几乎融成了一体,怀中白色熟睡的小狗和黑夜形成鲜明的对比。

    离夜低头看着怀中的小白,要是小白能发光,她都觉得,今晚的火都不用点了。

    自从和金眸黑龙打了一架以后,在黑夜中小白特别明显,明明它身上没发光,却能清楚的看见它,就跟白天一样。

    白色的毛发,小巧的身体,黑亮的大眼珠子……

    所以,黑夜不黑夜,从那以后,就和小白再也没有半点关系,因为它在黑夜中更显眼。

    “悦悦姐,你说这大哥到底去什么地方了?父亲让我们出来找人,找了半天也没看到人,我们自己还迷路了!”忿忿不平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我的大小姐,好像是你贪玩,我们才会迷路的吧?”温柔的嗓音,带着宠溺,调侃着回答。

    “慕、天、琴!”

    “够了哈你们两个,悦儿肯定累了,我们也该找个地方好好休息,明天再回去。”

    闭目养神离夜,听到大概三丈外传来的声音,睁开眼睛。

    听语气,应该是和今天白天那些人一起的。

    “哇,那边有火光,不知道是不是大哥他们!”惊喜的声音再度响起。

    离夜看了看面前的火,再看看怀中的小白,沉睡的它,此时也睁开的眼睛,而且双眼中展放着光芒。

    “不许去!”离夜双手牢牢把小白固定,黑线一条条从额上滑落下来。

    任何一个人看到小白的模样,都会做和离夜同样的举动,就这小眼神,太明显了!

    “呜呜!”小白挣扎着。

    红莲无声一叹,某只好色的小白狗!

    “你们看,真的有人!”欣喜的声音传来,几道脚步声同时响起。

    离夜没有理会他们,手指轻抚着小白的身体,实际上,她是在摁住小白,让它没有机会跑出去——摸胸!

    跑来的几个人,看到火光,脸上一阵狂喜,随即看到火堆旁的人,他们怔了怔。

    这个人,看上去比他们还小,一个人坐在这里,他就不怕危险吗?

    “请问,我们可以在这里休息吗?”温柔嗓音袅绕,如沐浴春风一般。

    离夜没有抬头,抚着小白,淡淡开口:“随便。”

    她无所谓,不过是一晚上的时间,说不定明天还能跟着他们一起,找到附近的城镇。

    “谢谢!”几人脸上露出喜悦之情。

    然后急忙走到离夜对面的坐下,他们几个人坐在一起,给离夜留了一半的位置。

    “悦悦姐,你那么虚弱,好好休息一下吧。”少女一袭白衣,袖口,领口,还要腰间腰带,垂落的配饰,都是火红,三千青丝绑着简单的发髻,其余的如瀑布一般,披散在背上。

    乍然一看,身上的火红,就如同冰雪世界,一枝绽放的红梅。

    “汐儿,你不用管我,我……”一直沉默不语,温柔似水的人儿,目光触及到黑夜中,那快与夜色融成一体的少年,平静如水的脸色,因为激动变得红润起来。

    幻觉吗?还是她在做梦?

    那个少年的侧脸,那么熟悉,是记忆中的样子,不,不记忆中更成熟俊美了!

    她耳边仿佛又响起了那句,大家都是同类,它和你又不是同类,你就不能出手帮一下吗?

    “悦悦姐,你怎么了?”汐儿的少女看到自己姐姐反常的样子,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落入眼帘的就是火焰中,完美的侧脸。

    她顿时忘了呼吸,这个人,好美!

    离夜一下有,一下无抚着小白的毛发,对于来什么人,她也不怎么关心。

    反正只要明天找到附近的城镇就好了,以至于,也没去注意来人长什么样子,现在又是什么表情。

    “离……离夜。”

    如梦幻的声音传出,温柔的美人,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双眼含泪。

    离夜皱了皱眉头,手上动作微微一僵,随即冷静下来,继续轻抚小白,心里划过疑惑。

    她好像听到很熟悉的声音,不过很久没听过了。

    抬头看去,熟悉的容颜落入眼帘,面前的人儿,一下子忘记了自己重伤在身,推开扶着自己的人,大步走去。

    “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在所有人诧异和呆滞下,那个即便是受重伤,连哼都不哼一声的人儿,此时正在嚎啕大哭,还一把抱住了那个俊美无比的少年。

    他们痴了,傻了,呆了,木了……

    这是什么情况?

    被一把抱住的离夜,怔怔眨了眨眼睛,低头看着把自己抱住的人,过了一会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傲悦!?”她怎么在这?

    她记得,两年前傲邢曾经跟她说过,傲悦不见了,这些年傲邢一直在找,他们大家虽然没说,但是也在暗地里寻找。

    后来找着找着,大家都不敢在傲邢面前提起傲悦,可她居然在这里!

    临天大陆!另外一个地方?

    各种疑问在脑中浮现,可怀里的人此时嚎啕大哭,也只能任由她哭着。

    对面的四个大男人,看着扑倒在离夜怀中的人,轻咳一声,把目光收回。

    对方知道他们师妹的名字,那应该就是认识的。

    只是这么多年,他们也没在这边见过,师妹有什么朋友出现,可要是没有朋友,现在是怎么回事?

    小师妹一看到人家,就扑上去,他们只是普通朋友?

    几个声音在心里同时响起,“大师兄,现在看来是彻底没机会了!”

    白衣少女摸了摸鼻子,无声走到几个人身边坐下,他们几个就这么看着,就这么看着……

    傲悦哭的就跟小孩子似的,压抑了太久,终于看到了熟人,看到了以前觉得,这辈子再也看不到的朋友……

    离夜见他们目不转睛的注视,顿时囧了,为什么她在这几个人的眼神里看到了暧昧?

    轻咳一声,离夜拍了拍怀中人背,缓缓叫道:“傲悦。”

    她再哭下去,自己整件衣服都要湿透了,还有这些暧昧的目光。

    傲悦哽咽了一下,才收起哭声,在离夜怀里又靠了一会,才慢慢起身,一双眼睛已经哭红了。

    离夜看到傲悦那双红通通的眼睛,调侃道:“傲邢要是在这里,还以为是我欺负你。”

    她怎么到这里的?没有人带领,她自己来的?

    本来还在擦眼泪的傲悦,顿时笑出了声音,“他又打不过你。”

    大哥那么佩服离夜,又不会做什么。

    离夜不以为然摇摇头,不要小看一个吃醋的男人。

    对面的五个人,看到傲悦又是哭又是笑,下巴惊的都快脱臼了,这是什么情况!?

    “他现在怎么样了?家……家里怎么样了?”他们的联盟怎么样了?灵师四家怎样了?大哥怎么样了?

    离夜含笑看着傲悦,点头道:“挺好的,远远超出了计划。”

    如今的北宫联盟,的确是超出了她当时的计划,这的的确确是真的,倒是傲邢,她觉得好不到哪里去。

    联盟稳定,他只怕会把整个风启大陆走个遍,只可惜,他把风启大陆走个遍,也找不到傲悦。

    “你是怎么到这里的?”离夜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傲悦是傲家抱回家养大的,可总不至于是这边的人吧?

    “不知道,那次我出了以后,醒来就到了。”当时她完全不知道这里是个什么世界,看到那些人实力高的吓人,连神化级别都有,她都以为自己在做梦。

    到后来适应了才知道,这边会出现所谓的神化,大家叫成灵化,而且是很正常的事情。

    灵化之后,才是真正的灵师之路!

    “天地之间偶尔也会有漏洞,机缘巧合,也不是不可能。”敖金凉飕飕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还是那么的狂妄自大。

    天地间偶尔会有漏洞,这个漏洞也太大了吧,能让人莫名其妙从风启大陆到临天大陆。

    离夜皱起的眉头舒解开来,也许到这边,也是一个契机,傲悦如今都是灵化级别了,还是巅峰灵化,这要在风启大陆,谁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对了,我……”傲悦还想继续说,对面被干放在一旁的人,忍不出了。

    “悦悦姐,你们两个……这是要把我们无视到什么时候?”白衣少女无奈道,他们坐在这都半个时辰了。

    其余四个人立刻点头应和,就是就是,他们都已经被无视很长时间了,好歹给他们介绍介绍这个少年是谁,看起来那么年轻!

    傲悦脸上闪过一抹羞红,这才想起来,自己一直没介绍。

    “离夜,她叫秦汐,这边过来,分别是慕天琴,冷吟,明迦,左宗,他们是我的师兄和师姐。”傲悦笑道,脸上的笑容是几个人从未见过的。

    傲悦从秦汐的方向,依次介绍过去,四个二三十岁左右的男人,面带笑容轻轻点头。

    他们四个,没有一点相似的,慕天琴脸上永远都挂着温柔的笑容,有着温柔的嗓音,实际上,很毒舌!

    冷吟,名字虽然冷,却是热心肠,明迦看上去小,给人感觉却是最懂事的,而左宗,看上去最体贴,实际上,最不靠谱。

    “我叫离夜。”离夜朝他们几个微微颔首。

    离夜?他们好像曾经听悦儿提起过这个名字,他们当时还在想,世界上真有这个人么?

    “不过,离夜,你是怎么到这的?”傲悦着急问道,难道他和自己一样。

    离夜抚了抚小白,云清风淡道:“特意来的。”

    不来怎么行,早就对这里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后来发生那么多事,她就更要过来了。

    奇叔,她手上的火焰令牌,她都想找到答案,还有,找到爹娘,她不信他们真的死了,即便是真的,哪怕是入地狱,她也要把他们带回来!

    “特意?”傲悦不解的看着离夜,随即摇摇头。

    算了,他们反正每次都不知道离夜在想什么,以前是,现在也是。

    “你……”离夜看了傲悦一眼,“你受伤了?”

    “厉害!”左宗忍不住发出惊叹,只是看了一眼,就在知道悦儿受伤了,他们居然这么熟!

    傲悦摇摇头,不在意道:“小伤而已。”

    “哪里是小伤了!明明就是那群家伙不对嘛,我们的比试又还没到,他们挑战什么!”秦汐站起来,面带不服。

    还以多欺少,那么多人,趁着他们都不在,打伤了悦悦姐!

    尽管悦悦姐是她师妹,但是年龄上,悦悦姐比她大,她就干脆叫姐姐了,然后悦悦姐就叫她汐儿,她觉得这样很好。

    离夜放下小白,怀中的白色身影正要动,离夜低头从储物手镯拿出丹药,凉飕飕的声音响起。

    “你试试看。”

    简单的四个传出,正要行动的小白,立刻收起了爪子,安分躺在离夜怀里。

    “小白。”傲悦低头看向离夜怀里的小白,露出甜甜的笑容,小白还是萌萌的样子,没有长大,真可爱!

    小白抬头,看了一眼傲悦,又把头缩了回去。

    “它怎么了?”傲悦疑惑问道,怎么看上去病恹恹的?

    秦汐他们的目光,也落在小白身上,看到萌萌的小白,他们有种想抱过来仔细瞧瞧的冲动。

    最后还是忍了下来,他们第一次见面,连傲悦都没有去抱,他们几个怎么能去抱。

    离夜从储物手镯拿出玉瓶,斜视了一眼小白,嘴角一抽,看向傲悦,淡淡吐出两个字,“没事。”

    然后她把玉瓶递给傲悦,继续道:“其余的自己留着。”

    傲悦应该吃过丹药了,吃过丹药还有这么重的伤,也不知道当时她的伤受了有多重,肯定是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吧。

    离夜看了一眼傲悦,这要是傲邢看到,肯定会跟人拼命的。

    丹药!

    秦汐他们几个看着离夜手上的玉瓶,神情诧异,这么个年轻人,看上去比他们小多了,随手能拿出一瓶丹药!

    炼药师这行职业,不管是在风启大陆,还是临天大陆,都同样吃香,丹药的价值,同样珍贵,炼药师的号召力,比在风启大陆的时候还恐怖。

    在风启大陆,炼药师再怎么厉害,也只能号召宗师,那边最厉害就是宗师了,但是临天大陆,若是这个炼药师炼出的丹药,品级够高,便是灵皇级别的这种高手,都有可能被炼药师号召到。

    傲悦笑而不语,也不扭捏,接过丹药,离夜是炼药师呢,当然会有丹药。

    打开玉瓶,吃下丹药,傲悦感觉到暖意从丹田散开,流向身体各处,她微微合眸。

    五双眼睛瞪得老大,紧盯着傲悦,心里泛出疑惑。

    族长说过,悦悦的伤用普通的丹药,已经不能医治了,只能靠自己一点点慢慢好起来,可现在她这模样,一颗丹药吃下去,好像脸色立刻红润了不少,连气息都开始慢慢稳定,不再是那种飘渺虚无的感觉。

    “你们不用担心,吃下复元丹,调息一会,她的伤就没事了。”离夜见他们五个目不转睛看着傲悦,开口解释道。

    傲悦的伤只剩下三成没好而已,一颗复元丹就够了,他们不用这么担心。

    “离夜,你是炼药师吗?”秦汐眨了眨眼睛,一双眼睛落在离夜身上,充满了期待,这么年轻的炼药师!

    悦悦姐的朋友,就是她的朋友!

    离夜迟疑了一会,然后点点头,“是。”

    这里不是风启大陆,她不用再像以前一样隐瞒自己炼药师的身份,而且有这么个身份,在临天大陆行走,应该会方便很多。

    她知道,炼药师不论在什么地方,都有一定的号召力。

    “太厉害了,你这么年轻就是炼药师了!”明迦惊叹道,离夜看上去不过十几岁而已,就是炼药师了!

    慕天琴难得点头赞同,温柔的嗓音响起,“十几岁的炼药师,我们暮夕城没有,整个南境,也应该找不出第二个了吧。”

    如此天赋,简直是惊人!

    其余的人急忙点头,的确是,他们可没听说过,南境这个地方,有一个十几岁的炼药师,这要是有的话,炼药公会的人早就把人带走,努力培养!

    不到二十的炼药师,天赋绝对是恐怖的,真是让人羡慕都羡慕不起来。

    悦悦这个朋友,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也不知道是什么方向来的,临天大陆那么大,说不定这个少年,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

    炼药师啊!

    灼热的目光在几个人眼中燃烧,他们简直太佩服离夜了,十几岁的炼药师,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南境,这里就是南境了?

    离夜眼中闪过光亮,这次终于是走对了,这个地方是南境!

    忍住狂喜的冲动,离夜淡淡轻笑,眼皮垂下,仿佛随意开口一般。

    “这里就是暮夕城吗?”暮夕城?那是什么地方?

    秦汐他们几个相视一看,脸上露出诧异,然后冷吟脸上露出一丝激动,目光灼热的看着离夜。

    “离夜,你不会是从中域过来的吧!?”中域,那是个多姿多彩的地方,可惜,他们的实力实在是不够,无法踏足那个地方。

    离夜这么厉害,很有可能,就是从那个地方过来的!

    中域?离夜稍稍抬头,平静如水注视着冷吟,心里已经出现了无数的问号,中域?南境?听起来,临天大陆就挺大的了。

    “汐儿,四位师兄,你们这么如饥似渴,目中带光看着离夜,把他吓到了怎么办?”傲悦睁开眼睛,就看到对面五个的眼睛,闪烁着灼热的光芒。

    那是敬佩!

    傲悦无声轻笑,但是想到离夜可能刚到这边,对这边的事还不怎么熟悉,这才急忙开口,阻止他们再继续说下去。

    “悦儿,你这是心疼了吗?”左宗白了一眼傲悦,他们好不容易认识一个炼药师,年纪还这么小。

    炼药师啊,那是每个人都想修炼的职业,可是,炼药师这一行,不是说想就能做的,还要看天分,可惜,他们都没这个天分,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年龄比他们还小,而且还没有炼药师的架子,他们当然忍不住多问两句。

    像离夜这样没有架子,这么和善的炼药师,临天大陆已经找不到了。

    傲悦此时要是知道左宗给离夜的印象,是“和善”的话,还不知道会惊成什么样子。

    北宫离夜,跟“和善”两个字,有关系?

    离夜看着左宗,摇摇头,调侃道:“她心疼的人,可不是我。”

    当初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谁也不敢开口,分开了才敢去面对心里的想法,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想的。

    “离夜!”傲悦瞪了一眼离夜,双颊微微泛红。

    离夜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她又没说过自己喜欢大哥。

    几个人恍然大悟点头,原来小师妹心里已经有人了,难怪这两年大师兄怎么讨好都没用,这下大师兄是真没机会了!

    “先休息吧,明天……去暮夕城。”离夜目光深邃道,语气不再像之前那么欢快,看了一眼他们几个,淡淡一笑,合上双眼,不再说话。

    浮云殿,陵川,她北宫离夜来了!

    傲悦见离夜不再说话,对他们几个摇摇头,先休息吧,这个时候还是别去打扰离夜了。

    这次看到离夜,她总觉得,离夜脸上的笑容,比以前更没温度,也不知道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风启大陆发生了什么事,离夜又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他不说,自己就不问了。

    阳光散落大地,草地上,露珠点缀在嫩草和花朵上,晶莹剔透。

    两道身影站在站在不远处的草坡前,不知道在说什么,几个人静静坐在原地,也不去打扰。

    几年没见的朋友,应该是有很多话要说的,也有不想别人知道的事,他们打听那么多干嘛,等着他们就好了。

    过了好一会,草地上的露珠被蒸发殆尽,傲悦这才转身大叫:“师兄,汐儿,我们可以走了,回去吧!”

    “好。”几个人异口同声应道,站起身,看了一眼熄灭的火堆,大步离去。

    一行人从草地上走过,这一路走来,离夜没有再说过话。

    目光稍稍上扬,看了一眼空中,离夜再心里暗暗叹息。

    临天大陆,磅礴浩瀚,无穷无尽,强者为尊,诸强称霸,将这片天地分割!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密集之地,世界之庞大,是人无法想象的,而以前认为庞大的风启大陆,连南境的一半都不够,只能占据三分之一。

    在听到傲悦说起这边的事之后,离夜终于知道,造化诀为什么说风启大陆只是一个小地方了。

    那是真的很小,小可怜,连临天大陆的一角都不够。

    临天大陆各方势力的鳌头,随便一个小小的分割出来的势力,都能轻易把风启大陆灭的了无痕迹!

    灵师便是终其一生,也无法完全横渡跨越这个以传递空间,连接而成的世界!

    一峰,一会,二殿,三宗……这些雄霸之势落座在临天大陆各处,上万年来屹立不倒!

    这些势力的中心,便是那多姿多彩的中域,而中域中心以一峰一会为首,那一峰最为强悍,占据了整个中心的三分之二,二殿三宗,则落座在中域不同方向。

    一峰,天穹峰,它占据着中心的三分之二,上万年来,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权力和财富。

    一会,炼药师公会,可以说是各方势力中势力稍微薄弱的,然而炼药师那可怕的号召力,实在是可怕,让他们的地位仅仅屈居于一峰之下。

    二殿,离宫和浮云殿,三宗,无情宗,星辰宗,以及魅宗,它们实力的强弱,无法批判,说不分伯仲,又不是如此,说哪一方势力强横,哪一方势力较弱,又没有多大区别。

    但是在这五方之势力,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浮云殿,可谓如日中天!

    除去这些巨头,分布在中域四周的南境,西凉之地,北漠冰原的势力,多不胜数!

    曾经纳兰清羽说过的崛域森林,仅仅是临天大陆的险地之一,在这里,玄兽亡而不尽,飞鸟灭而不绝,危险重重,便是灵皇,也不能随意出入。

    各方之势,表面上风平浪静,暗地里却是汹涌波涛,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一场惊天之战!

    这个世界远远比想象中大很多很多,强很大很大!

    黑亮的眸光燃烧起熊熊斗志,便是再大的天地,再强的世界,她北宫离夜也要闯上一闯,谁也不能阻止她的脚步!

    “离夜你看,那就是暮夕城。”傲悦拉住离夜的袖子,指着面前高高的城墙。

    离夜顺着傲悦指着的方向看去,偌大的三个字,映入眼帘——暮夕城!

    “进去吧。”离夜注视着高高耸立的城墙,在这城墙之后,反便是另一片天地,也意味着,她正式踏入这一片强者云集,各方之势雄霸的世界!

    傲悦正要点头,可她看到城门走出来的一群人,脸上的笑容顿时消散,双眼带着薄怒。

    “悦悦姐,怎么又是他们!”秦汐眉头紧皱,看着走来的一群人。

    明摆了就是在这里等他们的,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离夜扭头扫视了一眼他们几个骤变的脸色,不在意问道:“他们是谁?”

    看到他们来,他们几个人,脸上怎么都是这种表情,好像如临大敌一样,拧巴在了一起,走来的那个人,很强?

    “这家伙,不要脸的想娶悦儿和汐儿两个,说什么让她们共侍一夫!”明迦恶狠狠道,脸上燃烧起熊熊怒火,太不要脸了。

    他们秦家都明确拒绝了,他们还是这么不要脸的一个劲往上贴,缠着她们两个。

    “何止是不要脸,简直是无理取闹!”冷吟不满道,他们都不答应了,他们还上门挑战,把悦儿打成重伤。

    他们的目的再明显不过,说是为了求亲,实际上,只不过是想让秦家,在半个月后的比试,败在他们手上,然后这个暮夕城,就是他们的了!

    “共侍一夫?”离夜嘴角稍稍勾起,好大的胃口,共侍一夫。

    傲悦迟疑看着离夜,她又看到了那种熟悉的笑容,当年在湖城的时候,离夜也是露出这种笑容,结果……

    “离夜?”

    离夜扭头看着傲悦,不急不缓道:“放心,我不会随便出手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必当加倍奉还!

    ------题外话------

    嗯嗯,离夜算是正式踏入临天大陆了!傲悦曾经有提过她不知道去哪里了,不知道亲们还记不记得,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