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一十三章 传奇!
    北宫药自己也惊呆了,他愣愣看向离夜,“少主……”

    离夜微微一笑,红唇轻启:“安心晋升。”

    “嗯!”北宫药点点头,席地而坐,将外界一切抛却脑后。

    离夜注视着北宫药,眸光变得柔和。

    药长老是掌管丹药的长老,实力这方面,还是太弱,这颗丹药,能让他的实力,晋升到巅峰宗师,不会有任何后遗症,他日后还是能修炼神化。

    “我们输了!”三个炼药师齐声叹息道,只有神品丹药,才能这么快促就先天天阶晋升宗师。

    他们输了,输的心服口服!

    神品!这个世界上,当真有神品存在,就在他们面前,就在这里!

    他们以前自傲,圣品已经是巅峰,如今却出现神品,还是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少年炼制而成。

    输了,真的是输了……

    看到这三个炼药师的反应,各方势力众人脸色惊变,这当真是神品!

    老天,那是神品啊!

    这个世上真的有神品丹药,是真的有啊!

    “我不相信,不相信!”神品,怎么会是神品!

    自己被戳穿了,北宫离夜不过二十岁不到,怎么是神品炼药师。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神品的存在!

    对,这个世上没有神品!

    “你,一定是你作弊,我要杀了你,杀了你!”青光之力暴涨,宗师的力量直直往离夜这边拍过来。

    都是他,都是他戳穿了自己,都是他!

    杀了他!杀了他!

    “夜儿!”北宫弑急忙叫道,一脸狰狞的看着出手的人,正要挪动脚步,一道身影比他更快。

    冰寒剑刃,从空中飞闪而过,划破长空,空气如同白纸被一分二划开那样。

    蓝色剑气冰冷蚀骨,杀意浓浓,让人不寒而栗。

    那个炼药师才迈出一步,就感觉到冰凉的东西穿破自己的身体,痛楚从背后蔓延开来。

    其他人根本还只是反应在炼药师出手的时候,他们神情刚刚变化,就看到一把亮堂堂的剑插在那个炼药师背上了。

    “唔……”他的实力是宗师,怎么可能……

    离夜看了看脚步霍然停下的炼药师,无害摇摇头,手掌伸出:“吾邪。”

    剑刃抽离,鲜血飞溅,洒落在高台上,冰凉的长剑,飞到离夜面前,剑柄稳稳落在她手心。

    她今天把吾邪放在房间里,它还是出来了,这次比上次来的要快很多啊。

    上次是感觉到她想杀北宫葵的杀意,它才出来的,这次是她有危险,它瞬间就到了。

    看样子,是厉害了不少。

    “吾,吾邪!”炼药师震惊的吐出两个字,吾邪……

    “嘭!”他倒在地上,脑中回响着两个字。

    吾邪,是那把吾邪吗?

    风启大陆排名第一的剑器,吾邪剑!

    离夜低头睨视了一样地上躺着的人,红唇轻启,“你想的没错,就是那把吾邪剑。”

    吾邪剑!

    云清风淡的三个字,如同泰山一般,重重砸落在众人心里,他说的是吾邪剑!

    众人的脚步,狠狠后退了一步,脚跟着地,心里随之一震。

    几乎所有人都是一样的表情,北宫弑,夙南轩他们几个,蓝非曰他们,联盟里的人,三国皇子少主,以及各方势力的人。

    他们刚刚没有听错,这把剑,吾邪!

    那把吾邪剑!

    相传,是杀伐之剑,它的杀气,无人能够驾驭,强行夺取,重则丧命,轻则没命!

    相传,曾经有很多人前去玄机城,就是为了夺取吾邪,结果无一人回来!

    相传,吾邪从不认主,因为没有人能够驾驭它……

    可是……从不认主的吾邪,出现了,出现在一个少年的手上,出现在北宫离夜的手上!

    一次又一次的震撼,一次又一次的打击,让人恨不得直接晕死过去。

    怎么才能接受这个事实,接受眼睛看到的?

    吾邪剑,认主了!

    没有人能够驾驭的兵器,认主了!

    这个人,是北宫离夜!

    不少人纷纷捂着胸口,脸色阵阵抽动,好像喘不过气来似的。

    “这小子怎么跟老子说这是吾邪剑!”北宫弑怒吼了,他从第一次见到那把剑,就觉得不简单,可从来没听她说过!

    连他老人家都不告诉,这小兔崽子!

    听到北宫弑怒吼的声音,离夜嘴角微微一抽,她把这件事给忘了。

    拿着吾邪剑这件事,她都没跟爷爷说过,以至于他老人家,到现在才知道,她手里的是吾邪。

    北宫弑的怒吼,让不少傻眼的人,心里稍稍有点一点平衡,北宫弑都不知道啊!

    可吾邪剑,怎么会认主?

    不是说无人能驾驭吾邪的吗?北宫离夜是真的驾驭了呀!

    离夜轻咳一声,没理会众人的目光,看向身边剩下的三个炼药师。

    “现在貌似没得选择了,我正式邀请三位,你们可愿意成为北宫联盟的炼药师,遵守北宫联盟的规矩,永世不得背叛,否则,挫骨扬灰!”离夜目光冷冽扫视着他们三个。

    她要的,是绝对的忠诚!

    背叛,只有死!

    可愿意成为北宫联盟的炼药师,遵守北宫联盟的规矩,永世不得背叛!

    三个炼药师怔了怔,神品炼药师的邀请,偌大的北宫联盟!

    不心动吗?那肯定是假的!

    只是……

    “三位若是成为北宫联盟的炼药师,我可以保证,你们三位,也能成为神品炼药师!”离夜再次开口,她知道他们在顾及什么。

    既然是邀请,他们就不会亏本,会得到他们应得的。

    神品!

    三个人眼中露出炽热的光芒,神品,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高度!

    “秦弧愿意!”

    “叶峰林愿意!”

    “邓楷愿意!”

    三人一一抱拳俯身,成为他们梦寐以求的高度,有什么不愿意,而且还是神品炼药师的邀请!

    “三位千万别忘记今日之诺,我北宫离夜能造就你们,就能毁了你们!”背叛的后果,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铿锵有力的震慑天地,四周空气明显狠狠抖动了几分。

    三人脸色微变,却也只能点头答应,他们既已承诺,必然不能再违背。

    再者,他们又怎么敢去得罪一个神品炼药师,和一个足以震动风启大陆的联盟。

    北宫离夜是神品炼药师的身份传出去,就再也不会有人敢来挑衅,不会有人愿意为了圣品炼药师,得罪神品炼药师。

    “各方势力的人既然来了,也别空手而回,罗刹,带他们去,然后送客。”离夜转身看向高台下方,与生俱来的气势,压倒在众人身上,让众人惊颤。

    “是。”罗刹稍稍俯身,然后转身看向身后的人,“各位请。”

    各方势力的人这个时候都还没反应过来,直到罗刹对他们下逐客令了,他们才猛然回神。

    原本他们还想说什么,但是想想,说下去只会自讨没趣,还有什么好说的。

    “告辞。”他们匆匆离开,这北宫联盟,他们是再也不敢来第二次了。

    他娘的,这么一股势力,他们怎么敢再来第二次,他们宁可去闯龙潭虎穴,也不愿意踏进北宫联盟一步!

    要知道,北宫离夜这个小祖宗,是连圣品炼药师,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直接杀了啊,更何况他们。

    吾邪剑认的主人,肯定比吾邪剑还可怕!

    目送几百人离开后,离夜才稍稍扭头,看向一旁到现在还不能回神的两个炼药师。

    “两位,请吧。”离夜淡笑道,他们两个刚刚不是没有机会。

    在选择炼药师之前,她就说过,她看的不是品级。

    他们两个刚刚失败之后,不放弃的再次炼制,这两个人她肯定毫不犹豫就选了。

    只可惜,他们没这么做,自己放弃了,失败了之后,从没想过,再次炼制丹药的事情。

    “告辞。”两个炼药师低下头,讪讪说道,然后匆匆走下高台。

    他们是没脸再留下去了,北宫离夜太可怕!

    神品,就他这么个小少年,都炼制了神品出来,刚才他们还在小看他。

    惭愧,惭愧!

    站在离夜身边的炼药师,心里稍稍松了口气,目光中闪烁出光芒。

    神品!

    他们肯定能达到那个高度,神品啊!

    “兰长老,麻烦你带他们三个去休息。”离夜看向兰临,脸上带着淡淡笑容。

    联盟成立,兰临变成了联盟的长老之一,还有四家家主也是。

    “明白。”兰临颔首走上高台,看着三个炼药师,摆出请的姿势,“三位,这边。”

    三人对离夜拱了拱手,在看了看北宫弑,傲然的神情,放低了姿态,脸上多了几分恭敬,然后才跟着兰临离开。

    温如玉见所有人的都打发了,急忙走到离夜面前,拉住她的手臂。

    “北宫少主,我呢?我呢?”他动用三国的力量把自己找出来,总不至于只是让自己鉴定一场比试的丹药这么简单吧?

    肯定也不是借用自己的鉴定,告诉天下,他神品炼药师的身份,他要是让全天下知道,肯定能做到。

    谁能想象,就这么个少年,三国皇子少主,只是他一封信,便全请了过来。

    这是当年天龙国各代夙皇都做不到的事情,别说夙皇,四国那一代皇帝都做不到。

    “我请你来,是想让你和药长老一起,掌管北宫联盟的丹药。”离夜直言不讳,笑盈盈看向温如玉,超神品丹药对他的诱惑,还是很大的。

    温如玉脸色僵住,让他掌管丹药?

    “放心,今天这种丹药,我会炼制出来给你们保存。”对两个药痴来说,这就是天大的事情。

    她是非常自信,自己的丹药,有这样的吸引力,让温如玉心动。

    “一言为定!”掌管超神品丹药,值了!

    “放心,北宫联盟不会限制你的自由,你想出去鉴定什么还是可以。”离夜若有所思道,她不会应为北宫联盟的事情,就让温如玉放弃自己的职业。

    高级鉴定师的身份,不是随随便便能拥有的。

    “谢谢。”温如玉脸上露出浓郁的笑容,这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离夜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如此,就让非曰他们带你去联盟四周看看,你想去看放置丹药的地方,也可以。”

    “好好好。”温如玉满意点点头,急忙往高台下走去。

    这才是他想要做的事,去看看,去看看……

    蓝家三兄弟迎上温如玉,带着他走远,对离夜也不禁佩服起来。

    离夜做事还真是滴水不漏!

    南门紫竹他们笑盈盈站在原地,双手抱胸,见四周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现在该说说你叫我们来,是为了什么事了吧?”他把北宫联盟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在加上北宫弑的掌管,祖孙俩的配合,简直是天衣无缝。

    再加上联合在一起的几股势力,他们之间的信任和默契,完全不像是刚刚凝聚成而成的势力。

    “当然了,你们几个,还有爷爷,几位长老都一起吧。”离夜笑道,走下高台。

    升起的石桌又降了下去,平台恢复原样。

    黑亮眸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身影,嘴角的笑意变得柔和。

    她很快就好了,用不了多久。

    一行人离开广场,四周的人纷纷散开,心里的震撼,挥之不去。

    神品炼药师,吾邪剑之主,神化!

    这个少年,居然是他们联盟的少主,简直太荣幸了!

    直到所有人离去,不远处的身影转身离开,不知去了何处。

    北宫药坐在高台上,安静晋升,没有人会打扰到他,这整个广场都会封闭,不会让任何事打扰到晋升的人。

    回到客厅,众人落座,离夜斜斜靠着椅背,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离夜,现在你总该说,让我们来做什么了吧?”西陵云说着,不忘拿起一个果子往嘴里塞。

    这种好东西,也只有在北宫联盟才能随便吃。

    太奢侈,太奢侈!

    “你们不是担心北宫联盟对三国出手吗?现在我不就承诺,不会对你们出手。”离夜直接说道,语气随意。

    她的话刚说完,把北宫弑和傲一胤他们几个长老给吓的不轻。

    这么重要的事情,说的这么随意?

    “我们本来就没担心。”南门紫竹耸耸肩,担心的是家里的老头,他们是没担心的。

    和北宫离夜相处了一段时间,他们不是很了解,也有点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只要不去招惹他,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他们也没想过动北宫联盟,也没那个本事动。

    北宫联盟刚刚建成,三国就撼动不了了,日后,还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

    “还有就是,你们知道在四国之外,还有一片天地吗?”离夜靠在椅背上,目光深邃问道,平淡的语气听不出情绪。

    除了北宫弑,所有人脸上都露出迷茫,四国之外的天地。

    “这次北宫家族会变成这样,和那些人脱不了关系,他们还在这边找一个人,所以还是会有人过来的,说不定还有人要对付北宫联盟。”离夜看向西陵云他们几个人。

    这是她最担心的,在她离开后,那边的人又过来。

    所有人微微一怔,还会对付北宫联盟。

    “所以,以后在我不在的日子,若出现了这种事,我希望三国能帮北宫联盟。”离夜认真而严肃的看着面前六人。

    她不是开玩笑,尽管不知道那边是怎样的天地,但是从纳兰清羽的语气她可以听出来。

    即便可能整个风启大陆,都抵不过他们的一股势力。

    北宫弑惊讶看着离夜,夜儿提这样的要求,三国皇子和少主,他们会答应?

    “北宫离夜,那边的人过来的时候,除了在北宫联盟找人,还会在我们三国找人吧?”西陵诺挑眉问道,找人,找谁?

    不过北宫离夜应该也不知道,知道他会说的。

    “废话!”离夜白了西陵诺一眼。

    他们是在风启大陆找人,当然不会只是在北宫联盟的势力范围找人。

    “那我们有什么不能答应的?”东方红袖干练的模样,光艳亮丽,散发着她独特的气质。

    “就是。”其他几个人点点头。

    外人入侵,那又不是他们一方势力的事情,是整个风启大陆的事情,当然他们得联手。

    总不能让外面的人,对他们风启大陆做什么,这片天地是他们的!

    “也对。”离夜点点头。

    “就是嘛!”他们几个异口同声道。

    北宫弑和傲一胤他们几个,看傻了眼,他们怎么不知道,三国的皇子少主会这么好说话。

    而且他们说话的语气,那完全就不是在讨价还价,好像就是一群朋友聊天一样。

    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那就行了,放心,等他们攻打你们的时候,北宫联盟不会坐视不管的。”离夜含笑调侃,心里流过阵阵暖意。

    “北宫离夜,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南门紫竹白了一眼离夜,眼中含笑。

    “那些人敢来我西陵家族,弄死他们!”西陵诺嘴角上扬,狠狠说道。

    “你说你不在的日子,北宫离夜,你要去哪?”一直一本正经沉默不语,默认他们说话的东方白衣,开口问道。

    他要去哪?

    几道目光看来,离夜微微怔了怔,笑容加深。

    “总不能就他们来,我们不能去吧,他们送了这么一份大礼给小爷,小爷总的还啊。”清风淡雨的话语传出,离夜脸上的笑容更,逐渐变得嗜血。

    送来这么一份大礼,不还可不行!

    变态!

    几人收回目光在心里嘀咕,心里多了一分迷茫。

    四国之外的世界,那是什么样子的?

    “既然事情说完了,那我们就去看看北宫联盟好了。”西陵云站起身,看向外面。

    刚刚一路走过去,他受的惊吓可不小,可以说简直的太惊悚了。

    就那么随便走了一圈,一路上就遇到了好几个宗师!

    “不如我们几个带六位去吧。”洛亦尘站起身,这几天都太忙了,离夜既然要走,这祖孙两应该有很多要说的。

    “好。”所有人同时点头,走向门口。

    就在要走出客厅的时候,南门紫竹停下了脚步,“北宫离夜,齐暮大人,不知道去哪里了,他好像突然就不见了。”

    “齐暮?”离夜眨了眨眼睛,他不见了?

    “可不是,司南留在齐府,他知道我来,一定让我告诉你。”南门紫竹狐疑打量着这里,一定要告诉北宫离夜,为什么?

    北宫离夜在齐府做了一段时间的客,要告诉他干嘛?

    “我知道了。”离夜应道,一阵无奈。

    一定是齐暮总叫她师父,结果司南就觉得,齐暮不见了,应该要告诉她这个做“师父”的知道。

    其他人尽管疑惑,但见南门紫竹不多说了,也继续往外走去。

    北宫弑静静坐着,看着他们走远了,才收回目光,然后站起身,走到门口,把大门关上。

    大门关上,四周依旧是通亮无比,没有半点影响。

    “夜儿,爷爷一直没告诉你,就是担心会踏出这一步,不过现在你也知道。”北宫弑走到离夜身边的椅子上坐下,学着她的样子,靠在椅背上。

    离夜扭头,嘿嘿一笑,“我知道。”

    “喏,这个。”北宫弑拿出一块火焰形状的铁令,上面的痕迹早已是模糊不清,隐约间两面一边一个字,不过也看不清楚了。

    “什么?”离夜很随意接过,看了一眼。

    “这就是整件事的开始,北宫家族这边的时间太久,久到,先辈们早就忘记,我们为什么会过来,久到只有我一个人,隐约知道有那边的存在,还有就是先祖留下的这块火焰令。”他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离夜没有出声,目光放在火焰令上,这是什么东西?

    “夜儿,爷爷只知道,在那边有一股很大很大的势力,至于北宫奇,在那边的身份,应该很尊贵。

    不过,北宫奇到了这边后,就再也不愿意提起那边的事,更不愿提起自己的名字,他当时把几个月大的你抱回北宫家族,只是让我养大你,不要让你知道那边的事。”对于那边,他知道的甚少。

    离夜眉头稍稍蹙起,张开嘴巴,过了好一会,才问道:“抱回来?”

    “因为那臭小子,从小知道那边的事,当时天赋也很恐怖,当然比不上你现在,不过已经是少有的天才,即便在那边,也是少有的。”北宫弑说着,脸上的自豪,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容光焕发。

    离夜屏住呼吸,这是她第一次听爷爷,提起父亲的事情。

    “那个时候日月殿就存在了,不过那个时候日月殿的存在,并不是找人,找人是后来才有的。

    那是一个很强大的人,我记得,他很强很强,只是低笑一声,当时的我,就全身颤抖,每走近我一步,我就有种屈膝的冲动。”北宫弑回忆着。

    离夜眉头越皱越紧,轻笑一声,就能让人畏惧。

    “他拿出了一块,和我手上火焰令一样的令牌,说看中了那臭小子的天赋。”北宫弑脸上的笑容,逐渐苦涩。

    八岁就离家,外人当然从没见过他北宫弑的儿子。

    “当时……”北宫弑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下去,脸上的神情,多了几分沧桑。

    “当时爷爷肯定允诺了,父亲的天赋,他的未来,北宫家族的未来,以及令牌的秘密,再来,爷爷还想着北宫家族,回到那片大陆,知道先祖传下来的令牌的秘密。”离夜接着说下去。

    她理解,换做是她,她愿意这么做。

    北宫弑点点头,然后脸上染上了一层薄怒。

    “走的才八岁,可那臭小子,老子还没同意,就先同意了!”北宫弑重重一哼。

    离夜囧囧轻笑,八岁的父亲就这样了,她还真想见见。

    “之后我们就失去了联系,几十年过去,半点消息都没有,好不容易等到有的消息了,你父母只留下你!”北宫弑说着,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大掌握在扶手上,一块木头被他狠狠捏碎。

    死了,他北宫弑的孩子,北宫家族的少主,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死了!

    离夜的心狠狠一颤,死了,失踪了!

    “为什么?”离夜脑中一片空白,中间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死了,为什么会失踪?

    为什么,为什么?

    离夜心里一下子只有这三个字,为什么,她拼命的在心里问,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失踪,为什么会死了?

    北宫弑摇摇头,重重叹了口气,这些年北宫奇一直不说,他也不知道。

    既然决定放弃过去,就不用再提起过去。

    “你娘把你交给他的时候,是让你平安度过一生,哪怕是个废物,只要你平安就好。”北宫弑心里狠狠一阵抽疼。

    到底是什么样的事,能让一个做母亲的,说出这样的话。

    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龙成凤,而她却说,哪怕是个废物,只要平安就好。

    “所以,日月殿在找的人是我吗?”离夜愣愣回神,日月殿这些年一直在找的人,是她?

    北宫弑皱了皱眉头,摇头道:“不是,一开始我和北宫奇也以为是,才让你从小扮作男孩,后来才知道不是。”

    离夜心里的石头稍稍放下,心里的疑惑也解开了,难怪从小她就女扮男装。

    “当时虽然知道他们不是找你,但是为了让你平安度过一生,也怕那边的人找来,就一直让你这样子,他们知道你的存在。”是的,知道,夜儿的存在。

    离夜这次没有惊讶,反而露出的淡淡笑容。

    “是吗?”知道她的存在。

    “所以到了那边,一切要小心。”北宫弑郑重说道,夜儿不能换回女装,否则招来的,必定是杀身之祸!

    他们要是知道夜儿的存在,一定不会放过夜儿的!

    离夜站起身,握了握手上的令牌,走到北宫弑面前,“爷爷,我知道了。”

    “你去准备吧,纳兰清羽不是等了很久了。”北宫弑沧桑的脸上露出淡笑,别以为他老人家什么都不知道。

    当年在看到纳兰清羽的第一眼,他就知道了,这个国师,来历不简单。

    “我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爷爷。”离夜嘿嘿一笑,把心里的激动压下,悄然做了个决定。

    “去吧。”北宫弑拍了拍离夜的手,慈爱说道。

    纳兰清羽,应该是个强大的小子,夜儿有他,在那边的时候,自己也能放心不少,这一次,他交出去的孩子,不会再错!

    离夜点点头,转身往门口走去,就在她开门之际,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爷爷,我不相信爹已经死了,至于娘失踪,失踪不代表什么。”话落,北宫离夜打开门,大步走出去。

    是的,她不信!

    北宫弑坐在椅子上,看着离夜远去的背影,张了张嘴,可直到最后什么也没说,将所有的一切全部咽下去。

    “臭小子,你又赢了,算准了老子即便把所有事告诉夜儿,也不会说那件事。”可以说是私心,也可以说是答应过的承诺。

    可那件事,他真不愿夜儿知道。

    不知道也罢!

    离夜走出客厅,身体周围,始终密布着一层阴霾,众人见她走过,想上前打招呼,可在那股气势之下,硬生生停下了脚步。

    有点可怕,他们还没见过这样的少主。

    而然这还只是开始,从那天以后,离夜就把自己关在炼药房,再也没踏出来过一步。

    这让夙南轩他们觉得很奇怪,离夜这么疯狂,为什么他们盟主这次,什么都没有说,就任由离夜去了。

    整整半个月,半个月的时间,离夜都在炼药房里度过,没有见任何人,没有踏出一步。

    从炼药房外走过的人,都能闻到一股浓郁的药香,就知道离夜是在房间里炼制丹药。

    而这半个月的时间,也发生了很多事。

    南门紫竹他们几个回到回去了,各方势力再也没出现过,三位炼药师开始炼制丹药。

    风启大陆,也掀起了一股巨大波涛!

    北宫离夜!这四个字,风启大陆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了!

    天才,绝对的天才!

    没有人知道他的实力,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有多强大,对他的传闻,也就越来越多。

    相传,北宫联盟,是北宫离夜亲手创造。

    相传,他早已突破了宗师,晋升神化,否则怎么能秒杀宗师。

    相传,他很可怕,如同地狱修罗一般。

    相传,他很美,连女人见到他,都会羞愧不已。

    相传,他的可怕,远远不止是实力,还有更重要的——他能挥动任何人都挥动不了的兵器,吾邪剑!

    相传,他不但在灵师这方面实力非凡,而且还是炼药师,甚至曾经炼出神品丹药,而这件事,当时还有不少人亲眼所见,温如玉大人亲自鉴定!

    相传,他可一颗丹药,就能让一个先天天阶晋升宗师,让宗师晋升神化。

    相传,三国皇子少主,曾经因为他的一封信,差点把三国直接翻过来,只为了找一个人,并且还亲自护送这个人去北宫联盟。

    相传……

    太多太多的传说,在风启大陆掀起风雨,一下子,北宫离夜这四个字,就成了风启大陆最神秘的传奇!

    因为从那天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有人说他是闭关了,有人说,他早已飞升,有人说……

    各种猜测在风启大陆涌动,可却没有一个人,敢靠近北宫联盟一步!

    偌大的联盟,一日比一日壮大,即便是北宫弑轻轻点动脚尖,都能让风启大陆震上一震!

    如今的风云涌动,皆因那双小手的翻滚!

    碧海蓝天,两道身影紧紧相拥,正确的说,是一个男人,把另一个男人紧紧抱在怀中,不给对方挣脱的机会。

    “纳兰清羽!”带着几分怒意的声音冲破云霄。

    “纳兰夫人,为夫恐高。”带着笑意的声音,轻声一叹,不急不缓开口。

    怀中的人顿时满头黑线,恐高,他跟她说恐高!?

    见鬼的恐高!

    “好了,我们继续往前走吧,大概还要五天五夜的时间,本来不用这么麻烦,但是这条路,你要知道,还要看看,阻隔着两边的是什么。”低笑的声音传出,震动着海面。

    离夜没有再挣扎,看了看四周,到处都是一片雾霾,四周都是一片海,记住这条路?

    黑亮的眸光认真了起来,她不在挣扎,看着他们走过的方向。

    纳兰清羽低头看了一眼离夜,见她又和以前一样,眼中的担忧,才稍稍减弱。

    从那天她和北宫盟主谈了以后,整个人就变得冰冷,将一切拒之千里。

    他问过,他们说了什么,她只是说了一句,等她整理好了,再告诉他,之后他就没再问过。

    目光抬起,清澈的眸光看向前面,这条路,夜儿要记得。

    这是除了撕裂空间外,唯一一条连接两边的路。

    “原来,你们有在这条路上做标记。”过了一会,离夜突然抬起头,脸上绽放的笑容,是那般的明媚耀眼。

    这里虽然是一片海岸,但只有一条路上,有淡淡灵力的痕迹,想必是实力极高的人,留下的一条路。

    这条路眼睛看不见,只有极强的感应力才能知道,通往那边,五天五夜。

    “察觉出来了,就先睡会吧,你半个月没休息好,出关就说要走,应该是极累了。”纳兰清羽有些心疼,可也是没办法的事,炼药这方面,他不能帮夜儿分担。

    “嗯。”离夜依靠在纳兰清羽怀中,慢慢闭上眼睛,“等到了交界口,记得叫我,我想看看,为什么两边会阻隔。”

    “一定叫你。”

    四个字落入耳中,离夜也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温度,熟悉的怀抱,驱赶着心里的一切,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就这么熟睡了过去。

    等离夜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不过还没到,在纳兰清羽劝导下,她又继续熟睡。

    这半月来,她几乎是没日没夜炼制丹药,没怎么休息过。

    北宫联盟,玄机城,她都要准备,准备双份!

    赶制那些丹药,她都是用丹药在支撑,可人总要休息,如今在纳兰清羽怀中,她才有了倦意。

    这段时间里,离夜一直是昏昏沉沉,感觉刚醒来,就被纳兰清羽劝睡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轻唤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离夜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到了吗?”醒过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到交界口了。

    “这里就是了。”纳兰清羽指了指前面。

    离夜看了看四周,没什么不对,还是一望无际的海洋,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轻轻碰一下。”纳兰清羽拿起离夜的手,往前面伸去。

    刚刚伸出一点,一股阻力,立刻反弹了回来,这把离夜最后一点瞌睡,瞬间弹走。

    “结界!”好强大的结界!

    “过结界的时候,会遇到守护结界的神兽,它们虽然只是超神兽,但数量很多,等会抓紧我。”充满磁性的声音附在耳边,轻缓响起。

    “好。”离夜应道,超神兽,妈的,守护结界就用超神兽了!

    果然在这边,很奢侈,守护这么个结界的就是超神兽。

    “开始了。”银光在纳兰清羽手上闪烁,只见他抬起手,逼近面前的结界。

    结界就像是纸一样,被狠狠撕裂,分割成两边。

    “吼!”迎面而来一声怒吼,离夜心里微微一怔,随即平复下来,是守护结界的超神兽。

    纳兰清羽手上的速度越来越快,可怒吼的声音也在逼近,数量很多。

    就在撕裂结界,足以容纳一个人的时候,一个狰狞的头颅,猛地从对面冲过来。

    离夜几乎是反射性还击,然而她刚松开抱住纳兰清羽的手,就感觉身体不听使唤的往前走,耳边响起纳兰清羽的叫唤。

    “夜儿!”

    “这是什么……”离夜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自己越走越远,最后连纳兰清羽的身影都逐渐模糊。

    心里咯吱一响,脑中浮现出两个字,惨了!

    ------题外话------

    这一卷终于结束了,好吧,某甜承认自己来晚了,有些设定,纠结了很长时间,所以码字比平常还慢,最后时刻还是赶上了!

    叱咤风云结束了,下一卷,睥睨天下!么么哒!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5201小说高速首发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二百一十三章传奇!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