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一十一章 震慑!
    站在熟悉的院中,离夜环视着四周,脸上的笑容出现的几分暖意。

    这个院子,和北宫家族的一模一样,没有半点改动。

    站在这里就跟站在以前的北宫家族中一样,恍惚间,还会以为是回到了北宫家族。

    “主子,又有一波人来挑衅了。”罗刹站在离夜身后,刚硬的轮廓,一脸恭敬。

    撩起垂落在胸前的一缕青丝,玫瑰红唇勾起完美弧度,无瑕的容颜,笑容绽放,四周顿时黯然无光。

    “这次来的是谁?”他们还真是不厌其烦,来了一批又一批。

    “是一个叫千仞谷的势力。”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挑衅,让他们活着离开,结果整装好了,他们又来,没完没了。

    千仞谷?

    “在风启大陆有点地位的千仞谷?他们攻打几次了?”她记得千仞谷就是这次攻击最频繁一股势力之一,现在又来了,看来他们真以为北宫联盟,太好欺负了。

    罗刹点点头,沉声道:“就是他们,他们攻打的次数,基本上是几天就打一次,具体几次,属下……要统计一下。”

    每天那么多势力攻击,他实在没有注意这些事,具体几次,还需要重新统计。

    离夜转身,看到罗刹一张脸皱在一起,忍不住笑出声。

    “不用统计,就他们了。”她只是随口问问,杀鸡儆猴,总得选一个有点地位的,这个千仞谷刚刚好。

    罗刹脸上的纠结变成了疑惑,主子要做什么?

    “轰——”

    一声巨响,震动了断魂山脉,声音传去很远,惹得不少前来找北宫联盟茬,又不敢靠近的势力纷纷围观。

    如此磅礴宏伟的势力,竟是昔日的灵师四家,加上北宫家族的联盟!

    一股势力壮大,引起的注视也不容小窥,他们就还不信,北宫家族先是被日月殿和皇家围攻,再是灭了这两方势力,如今还有什么实力存在。

    然而当一次次进攻落败,众人就知道,北宫家族是真的有这个实力,可他们又不甘心就这么退去。

    尽管最近的攻击没以前频繁,可还是有不少势力前来,一股比一股强大,他们就等着,等到坐收渔翁之利的那天。

    就好比现在攻击北宫联盟的势力,是千仞谷,他们的势力不弱,在风启大陆也有一定地位,其中还有一个宗师坐镇,尽管以前他们攻击,可这个宗师都没出手,这次不同,这次这个宗师来了,情况还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他们在等!

    各方势力,都抱着一样的心思,他们以为,北宫家族在日月殿和皇家联手后,损失很大,可紧接着,他们立刻反击,日月殿和皇族虽然灭了,但损失必定也是可想而知。

    他们要是知道,灭皇家,毁日月殿,一直是北宫离夜在出面,北宫家族根本没有什么损失,他们会不会还呆在这里,想着坐收渔翁之利!

    联盟之外,两方势力,针锋相对,北宫联盟这边,以洛九城,慕函,蓝非白为首,他们三个都是巅峰先天天阶,身后跟着几十个联盟众属。

    另外一边有上百人,为首的是年过半百的老者,实力在初级宗师级别。

    空旷的联盟外,气势涛涛,仿佛随时就会出手的样子,而北宫联盟这边,更多的是不耐烦。

    这半个月来,这样的挑战,已经不下百次!

    不过这次其中有了个宗师,这倒是让慕函他三人不得不重视起来,毕竟他们三个,才先天天阶。

    联盟中不缺宗师,可那毕竟是别人,不是他们自己!

    “他娘的,你们就不烦吗?”洛九城站在千仞谷众人面前,强壮的身体,配合脸上那道狰狞的疤痕,让人胆颤。

    为首的男人,走向前一步,宗师威压展露无遗,他高傲的指着洛九城。

    “你,没资格和本宗说话,让你们盟主出来,只有他才有资格和本宗说话。”男人高傲扬起下巴,一张脸都要贴到天上了。

    他是堂堂宗师,眼前的人不过是区区的先天天阶而已,没资格和他说话。

    “哎呦喂,你算什么东西,还想见我们盟主!”蓝非白指着那个所谓的宗师,神情一脸的不满。

    什么东西,宗师都这么高傲了,要知道,现在他们联盟,宗师就有几百个,他以为自己很了不起?

    要是只有同等实力才有资格和他说话,那联盟那么多宗师,他连站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

    他们是还没到宗师,可什么叫没资格和他说话?

    想到这里,蓝非白不禁叹息,几个月前,宗师在他们眼里,还是很稀有的存在,毕竟他们四家也就三位老祖晋升了,还是依靠离夜的丹药,然后北宫家族来了,其中宗师就有十几个,而且还有北宫盟主这个神化。

    当真是太霸气了,神化啊!

    再来就在半个月前,联盟突然多了几百个宗师,当时他们吓的不轻,时间一久也淡定了,现在宗师在他们眼里,很平常。

    “放肆!”那宗师怒叱道,他堂堂宗师,他们好大胆子!

    慕函掏了掏耳朵,睨视了一眼面前的人,“突然觉得联盟里的宗师,脾气真的很好。”

    至少联盟里的宗师不会动不动就说,放肆,你没资格跟我说话,当然,他们脾气很怪,可能高手都是怪脾气。

    “好好好,今天本宗就替你们盟主,好好教训你们!”青光之力展露,男人得意一哼,威压震慑!

    汹涌气势宛若巨山压制,四周空气顿时变得稀薄,在场所有人,脸色同时骤变。

    远远围观的人,感觉到一阵不适,步伐稍稍后退,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这么半个月来,老是我们被他们打,现在终于报仇了。”

    “区区三个先天天阶,敢在宗师面前放肆,还真是不知死活。”

    “我们都这里都半个月了,也没看到他们派出一个宗师出战,别说,这个什么北宫联盟,连个宗师都没有吧。”

    “北宫弑不就是宗师么?”

    “那也只有那么一个,要是几个总是联手,这个什么联盟,就是刀俎上的鱼肉!”

    ……

    围观的人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讥讽下来,看着磅礴的北宫联盟,神情也多了几分不屑和讥讽。

    他们半个月的攻击,北宫联盟一直都没有派出过宗师级别,一般都是先天天阶迎战,所以,大家潜意识里,已经认定,北宫联盟,只有北宫弑那么一个宗师。

    这些人没想过,他们半个月来,对联盟攻击的人,也只是先天天阶,没出现半个宗师,既然用先天天阶能解决的事情,人家为什么要派出宗师?

    北宫联盟又不是日月殿,随随便便就把自家的宗师摆出来,用万众惊叹崇敬的声音,太高自己的地位。

    慕函他们三个,见老者走来,三人同时出手,绿褐色灵力暴涨。

    老者不屑轻哼一声,青光之力炸开,风暴席卷,他身影如同闪电一般,冲向慕函他们三个,一出手便是杀招!

    “轰——”

    灵力相撞,巨大动静轰然炸开,冲击四方!

    余力掀起强烈罡风,冲击开猛烈的涟漪,空间阵阵跳动,发生狰狞的扭曲。

    三人脸色骤变,吃力抵挡着宗师的攻击,反而他们三个人联手,眼看着就要败阵。

    围观众人脸上的讥讽,变得更深。

    三个先天天阶罢了,还想是和宗师匹敌,找死!

    这北宫联盟,对要是想只靠先天天阶来镇守,他们就真的不客气了!

    就在众人以为慕函他们三个必输无疑之际,一道冲击迎面而来,伴随着霸道轻狂的声音。

    所有人脸色大变,强大的压迫,他们脚步迅速往后退,这几乎是处于他们身体的本能。

    “北宫联盟的人,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教训!”清冷之声在空中炸开,紧接着一道无形的力量,迎面撞击而来!

    “轰隆隆——”

    沙石滚滚,尘土万丈,宗师一连退了五六步,胸口一阵抽痛,喉咙涌出甜腥,他脸色一变,愣是把它给咽了下去,故作镇定收起招式。

    后退的众人,猛地抬头,看着滚滚沙尘中若隐若现的身影,屏住呼吸。

    慕函他们三个揉了揉胸口,看到来人,脸上露出一抹激动,然后迅速走到来人身边。

    “离夜,你小子终于要出手了。”蓝非曰揉了揉胸口,好痛好痛,不愧是宗师,实力还真不能小看。

    这几天离夜都不知道去哪里了,不过最近联盟的事情也比较多,见不到他人也是正常的。

    滚滚沙尘散开,睁大双眼的众人,也终于看清楚了站在中间的少年。

    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众人步伐又不禁稍稍后退,心里一声震撼响起。

    北宫离夜!是他!

    前来找麻烦的不少势力,都是去过地麟国,寻找过神品之物的。

    他们亲眼见过北宫离夜的“丰功伟绩”,好几个宗师联手,瞬间就被他给秒杀了。

    妈的,北宫离夜怎么会……

    心里的疑惑才想到一半,那些人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耳瓜子。

    北宫离夜,那是北宫弑的孙子,北宫家族的少主。

    现在这个北宫联盟盟主,也是北宫弑,北宫离夜怎么不会在这!

    他娘的,居然忘记了这么关键的事情,这些天都没看到北宫离夜,差点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他们还忘了,北宫离夜这个小祖宗,这小祖宗也是宗师级别,还是能秒杀宗师的宗师!

    看到离夜出现,围观的人,心脏都快提到嗓子眼了,随即想到,刚刚他们没出手,只是看着,看着而已,然后又松了口气。

    幸好他们没有跟着这宗师凑热闹,招惹上这个小祖宗,太可怕!

    不过这些人怕是忘了,北宫离夜也是北宫联盟的一份子,他们对北宫联盟做了什么,以为就能这样全身而退?

    “你是谁?”和慕函他们动手的宗师,不认识离夜。

    显然他上次没去过地麟国,否则反应会和这里的绝大多数人一样,是畏惧。

    “北宫离夜,你又是谁?”离夜拍了拍身上灰尘,随意问道。

    老者看到离夜的举动,脸上露出一幕怒意,他堂堂宗师,被一个小子这么无视,这个小子还是个废物。

    “北宫离夜,你就是北宫家族那个废物?”老者冷哼一声,他却没注意到,他的话还没说完,围观人骤变的脸色。

    废物,他眼瞎了吗?还是被打傻了?

    这个世上,居然还有人会认为北宫离夜是废物,他知不知道上一个说北宫离夜是废物的人,最后下场是什么样的?

    “北宫家族还有第二个北宫离夜?”完美的弧度绽放,是那般的无害。

    慕函他们几个,立刻后退一步,这笑容,太危险了!

    虾米!他在笑!

    围观的人,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他们以为北宫离夜会发怒,结果居然在笑,还大方承认!

    一丝凉意渗透心里,他们狠狠打了冷颤,抬头看天。

    今天的太阳,还是从东边升起来的,可北宫离夜这次怎么没生气?

    “北宫离夜,呵呵,一个废物,在见了本宗,你还客气点!”他可是堂堂宗师!

    离夜笑着点点头,迈出步伐,嘴角的笑意越发灿烂动人。

    “宗师,是挺厉害的。”

    “那是当然!”那人抬起下巴,高傲的看着离夜。

    宗师在风启大陆的地位,已经是强者之列,随便到那个地方,都是座上宾。

    一直以来,都别人看他的脸色,在这联盟也是一样。

    离夜含笑点头,宗师在风启大陆的确是够厉害的,能拥有的对手很少。

    以前偌大的天龙国,也就出现过三个宗师,却还能保证一国安危,可见宗师在风启大陆是多么强大的存在。

    只可惜,那是从前……

    慕函他们三个不禁捂脸,他们心里表示同情和默哀,希望这个宗师不会死的太惨。

    区区一个宗师,在一个能够凌空而行的人面前如此嚣张,活腻歪了想死,也别找北宫离夜啊。

    凌空而行证明了什么?神化!

    宗师和神化,是一个层次等级吗?

    他还是自求多福吧,祈祷自己能够死的快一点。

    四周围观的势力,在看到离夜出现后,态度简直有百八十度大转变。

    刚刚还认为北宫联盟好欺负,用不着他们怎么出手,现在已经在想着怎么离开了。

    但还有一小部分人,和这个老者一样,不屑的看着离夜。

    不屑离夜的人,都只是一些小势力,他们对北宫离夜的认知,依旧是停留在三年前,那个随便谁都能欺负的废物。

    离夜慢慢走近,看着老者高傲的模样,双眸中的笑意,逐渐冰冷,直到最后再也没有一点温度。

    “就不知道这位宗师大人,敢不敢接我这个废物的一拳?”离夜笑的无害,声音带着蛊惑,听不出她此时的情绪。

    老者不屑轻哼了一声,上下扫视了一眼离夜,冷冷一笑。

    一个连一点灵力都探究不出的小子,打他一拳,又能有什么用处。

    “小子,你连一点灵力都没有,就别凑热闹了。”

    “哎,你说他是不是不自量力?”

    “不自量力,的确是不自量力,有些人要完蛋了。”

    “你也这么觉得!哈哈……”

    ……

    知道离夜实力的人,同情看着身边那些还浑然不觉的人。

    他们觉得不自量力的人,可不是北宫离夜,而是这个宗师啊!

    北宫离夜这个变态,可是连日月殿三宗联手,还能占居上风压制他们的,就这么一个初级宗师,被他一拳打过去,不知道还能不能剩下渣渣。

    “莫说一拳,两拳都没问题。”不就是一个废物,能成什么大事!

    不过北宫离夜还真是走了狗屎运了,居然是北宫弑的孙子,一个废物,能享受一辈子的衣食无忧。

    老者看着离夜,心里一阵忿忿不平,甚至还有几分妒忌。

    毕竟这是他辛苦大半辈子都没得到的,而在他看来,离夜轻轻松松就得到了。

    “一拳,够了。”离夜淡淡笑道,小手慢慢握成拳头。

    没有人看到,慢慢握紧的拳头,一股力量在急速凝聚,那是玄灵级别的力量!

    众人睁大双眼,屏住呼吸,紧紧盯着离夜的拳头。

    “嘭!”

    然而他们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站在离夜面前的宗师,狠狠摔倒在一米外,一双手捂着胸口,七窍同时流血。

    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一双双眼睛,瞳孔缩紧,心脏都揪在一起了。

    一拳,打在心脏,七窍流血!

    天呐!

    静!

    静到连心跳的声音,都能听到它们“砰砰”的剧烈跳动。

    倒下的人几乎没有多挣扎,就这么倒在地上,没了声息,七窍流血而亡,五脏六腑,早已碎裂!

    离夜淡然收回拳头,冰冷的目光扫视了一眼站在周围的人,双手负在身后,红唇轻启,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

    “有谁不服,尽管再来,北宫离夜奉陪到底!”

    他们敢再来,下场只有一个,死!

    霸道强悍的声音传入耳膜,震撼中的人狠狠打了冷颤,脚步又连忙后退了三步。

    不服,妈的,宗师都被一拳打死了,他们有什么不服的?

    他们这些人还不是宗师,说不定连北宫离夜的半拳都顶不住,被说一拳了。

    不玩了,不玩了!

    有这么个变态在北宫联盟,还有什么好玩的,北宫离夜就是个小祖宗啊!

    别说围观的人不敢,就连宗师带来的那一百多个人,几乎是连滚带爬,连宗师的尸体都来不及带走,就那样逃走了。

    看到所有人震撼的表情,慕函他们三个,相视一看,脸上露出了然。

    看吧,他们就知道,天大的事情,北宫离夜一来,就变的比吃饭还简单。

    他们必须努力啊,努力追上他的步伐才行!

    不能消极落后,不然北宫离夜把他们甩的远远的,他们也不好意思啊,毕竟他们年纪都差不多。

    锐利的目光在众人之中扫视了一眼,见他们都不敢再前进一步,震慑的气势,稍稍收敛。

    笑容再次绽放,那个霸道嚣张的少年,一下子看起来,又是那般无害。

    “各位是不想挑战了?”离夜含笑问道。

    所有人立刻摇头,他们怎么敢!

    “不想挑战,但是大家都到这里了,不如进去坐坐如何?”离夜继续开口。

    坐坐?

    所有人猛地摇头,不用了!

    如巨山般的压迫笼罩而来,众人脸色微变,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简单的三个字传入耳膜,“现在呢?”

    所有人几乎想都没想,立刻点头,一脸认真严肃,仿佛在说,这才是他们的真心!

    “很好。”离夜满意点点头,脸上笑容恢复。

    慕函他们三个站在一旁,汗颜看着离夜,他们从来不知道,离夜还能这样。

    不过这招,的确是管用!

    不过……他娘的太不爽了,这些人刚刚还是一脸盛气凌人,高傲到不行,现在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

    必须要变强!

    五个字,同时在他们心里响起。

    “罗刹。”离夜含笑叫道。

    褐色身影瞬间出现在离夜身后,恭敬应道:“主子。”

    “好好照顾这些客人,咱们联盟可不能失了待客之道,让人小瞧了。”离夜皮笑肉不笑的在众人之间扫视。

    几百个人,顿时打了个冷颤,恨不得地上裂开一条缝隙,他们肯定会第一时间钻进去。

    刚刚他们还迫不及待想要进去看看的联盟,不过一会的功夫,在他们眼里,就变成了龙潭虎穴,阴间地狱,不敢踏进去半分。

    “是!”罗刹点头应道。

    “离夜,还有我们,还有我们!”蓝非曰急忙叫道,他们也不能闲着!

    离夜含笑扭头,笑道:“好啊。”

    在四人带领下,几百个人兢兢战战跟着他们走进北宫联盟。

    离夜站在原地睨视了一眼地上的人,眼中露出一抹冷笑,送上门来的人,不收还真是对不住他。

    她转身走进联盟,地上没了声息的宗师,被人遗忘。

    这些势力的人走进联盟后,离夜什么都没做,就是让罗刹带着他们四周转转。

    可即便是如此,这些人都吓的不轻,双腿直发抖。

    宗师,先天天阶,遍地都是!

    北宫联盟这叫没有宗师,见鬼去吧,他们这一路走过来,不同的宗师,就有不下几十个,先天天阶更是数不胜数!

    所有人忍住昏过去的冲动,心脏一次又一次的承受着巨大打击!

    一道身影匆匆走过,蓝非白老远就看到了,也不管身后的人,冲上去拦住。

    “傲邢!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还走的这么急忙。

    傲邢拍了拍蓝非白,神色匆匆说道:“等会跟你说,我现在找离夜,你看到他了吗?”

    “他们都来了?”慕函难得的儒雅一笑。

    “基本上是到了,离夜要找的人也到了。”傲邢点点头,没有找到,他们哪里能这么快回来。

    就是不知道离夜找他们来做什么,其中有五个炼药师,还有一个人,温如玉!

    “老大应该在他的院子。”洛九城耿直回答,嘶哑的声音透着低沉。

    “谢啦!”傲邢摆了摆手,大步往前走去。

    这可吓坏了不少人,所有人眼睛瞪的有酒杯那么大。

    宗师!他们没看错的话,刚刚走过去的那个,也是宗师!天呐!

    这么年轻的宗师!

    “我想去看看,离夜让傲邢他们把谁带回来了。”蓝非白伸长了脖子,这么好的时候,怎么能错过。

    罗刹侧步转身,认真说道:“主子说,可以去看,他们也可以。”

    “真的!”三个人眼中泛光,他们也能去看!

    “我带你们去。”罗刹点点头,主子的命令,说看到去送信的人回来的话,可以带这些人去看看,尽管他也不知道主子要做什么。

    “走走走!”三个人立刻点头,既然可以看,当然要去看,不能错过!

    跟在身后的几百个人迟疑相视一看,最后还是咬牙跟了上去。

    他娘的,他们也想走啊,可这联盟里,感觉到处都是宗师,到处都有高手,他们要怎么走?

    这个地方,比龙潭虎穴恐怖多了,到了龙潭虎穴他们至少还能逃,可这里,他们想逃都逃不了,根本不知道往什么地方逃。

    然后在他们三个的带领下,所有人尽管不想来,还是咬牙来了。

    偌大的广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蓝非白他们几个傻眼了,到这里来干嘛?

    “主子说,在这里等着就好了。”罗刹说完,闭上双眼,静静站在原地,手臂抱着冰绝剑,宛若一尊石像。

    等着?

    几人点点头,那就等着吧!

    北宫联盟来客人了!

    在招待客人的宫殿中,所有人都忙活了起来。

    走进宫殿的每个人,看到齐聚这里的人,都是无奈一笑,结果,他们都来了。

    “这小子,把我们都叫来,他要干嘛?”西陵诺皱眉问道,信上说,让他们办完事,就到联盟来,然后就没下文了。

    可是,他们居然为了这么一句话,都来了!

    “等会不就知道了,北宫离夜总的出来见我们。”南门紫竹倒是不在意,吃着桌上的点心,顿时觉得全身的疲惫,在一点点驱散。

    这点心还真是神奇!难道她是太饿了?

    南门紫竹又忍不住吃了个果子,整个人瞬间清爽了不少。

    “这么大个联盟,居然在不知不觉中,就这么大了。”这么大的工程,灵师四家可是整整沉寂了差不多三年。

    东方红袖不禁叹息,现在她是真的佩服北宫家族了,应该说早就佩服了。

    能让一方势力,甘愿沉寂三年,就为了建造这么大个工程,这需要多大的信任才能做到!

    “那什么,你们不吃点东西吗?”南门紫竹适当问道,她吃了一点,感觉整个人都好多了,完全不像是赶了半个多月的路。

    几个人满头黑线看着南门紫竹,她是来吃东西的吗?

    在他们注视下,南门紫竹轻哼一声,拿起一块点心,喂到凌剑锋嘴边。

    “你吃!”他们不吃就算了!

    凌剑锋皱了皱眉头,本来不想吃的,但是在南门紫竹眼神的威逼下,还是张开了嘴。

    一块糕点吃下去,一枚果子又接着来了,他只能一口接着一口,全部接下。

    所有人翻了翻白眼,无语收回目光,秀恩爱!

    他们各自找了个地方坐下,等着离夜,忍不住往外面看去。

    刚刚走进来的时候,他们可看到了,那样的阵仗,比曾经见过的日月殿还大。

    北宫联盟如今的实力,早就超过了日月殿,以前四国勉强才能和日月殿制衡,现在四国剩下三国,北宫联盟比日月殿更强,早已是制衡不了了。

    离夜在傲邢说南门紫竹他们都到了,就立刻赶了过来,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南门紫竹一口一口喂凌剑锋吃点心。

    条条黑线从额上滑落,他们这样,形象呢?

    “离夜,你看看,你看看!”西陵云看到离夜走来,立刻伸手指着对面的两个人。

    所有人往门口看去,蓝袍少年大步走进来。

    离夜轻咳一声,指了指他们桌上的东西,“那什么,这些点心,还有果子,还有壶中的并不是酒,是灵泉,吃了对你们很有好处。”

    他们不会连尝都没尝吧?

    点心是用药谷中的珍贵药莲制成的,还有果子,那是断魂山脉里的灵果,好些都是在拍卖会上才能看到的,再来就是灵泉,是千里王藤周围的。

    不管是哪一样,对他们的修炼,都大有好处。

    六个人猛地一怔,睁大双眼,扭头看向南门紫竹和凌剑锋,异口同声。

    “你们不早说!”

    害他们就看了这么长时间,看着他们两个秀恩爱!

    南门紫竹收回手,拍了拍手上的碎屑,无辜道:“我问过你们的,你们自己不吃。”

    怎么能怪她,他们又不是剑锋,难道让她一个个喂?

    六人顿时语塞,她要是说清楚,他们能不吃吗?

    “你们还可以继续在这里吃,我还有点事要忙。”离夜含笑道,这些东西又不会跑,而且联盟有很多。

    这么大个断魂山脉,无人问津,好东西自然也不少。

    “你去哪?”南门紫竹急忙站起来,她也要去,反正她吃的差不多了。

    “温如玉快要到了,还有,得去看几个炼药师。”这些炼药师,经过筛选,就是北宫联盟日后的炼药师。

    他们在联盟会有一定地位,当想要以炼药师的身份,做点什么,她可不管是对方是炼药师还是什么。

    “我们去!”几个人几乎同时站起来,一脸期待。

    离夜无语看着他们几个,点点头,“那就一起去吧,这些东西你们房间里都有。”

    几个人急忙跟着离夜离开,他们都想看看,离夜要做什么?

    他们跟在离夜身后,大步往广场的方向走去。

    广场上,除了各方势力的人,过了一会,温如玉还有几个年纪看上去有点大的人,他们傲然看着所有人。

    他们正是这次被请来的炼药师,风启大陆炼药师稀少,找出六个圣品炼药师,那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他们有资本自傲。

    温如玉是最郁闷的,他又不是炼药师,把他们和一群炼药师放在一起。

    “喂,小王爷,你总的告诉我,玉牌的主人在哪里吧?”要不是那块玉牌,他才不来!

    温如玉走到夙南轩身边,狐疑问道。

    这个地方他都不知道是哪里,就跟过来了,都是玉牌惹的!

    夙南轩蹙了蹙眉头,无奈转身,“温如玉大人,我已经不是王爷了,还有,北宫联盟,你说玉牌的主人在哪?”

    北宫联盟!?

    如巨雷一般的四个字,同时击落,狠狠砸在他们几个心上。

    就连一脸傲然的几个炼药师,脸色都顿时就变了。

    这里就是那个被北宫联盟?

    最近这些日子,北宫联盟的位置在哪里,知道的很少,可风启大陆几乎每个人,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都知道了北宫联盟这四个字。

    也知道这四个字的可怕,还有强大!

    连皇族和日月殿都能灭的联盟,能不可怕和强大吗?

    他们也听说,各方势力不服,纷纷前来挑战,刚刚他们进来的时候,没看到什么人,所以一时间也没想到那么多,可是……

    几人稍稍扭头,看着广场上站着的几百号人,嘴角阵阵抽搐。

    别告诉他们,这些就是不满北宫联盟,前来挑战的势力。

    温如玉最先冷静下来,然后重重叹了口气,“当初我要是知道北宫离夜这么厉害,那一万两也不会损失了!”

    北宫离夜当时提醒他,他都没理会,当时他就应该拿回来,把钱拿回来,就算不拿了回来,也应该把全部积蓄压倒北宫离夜身上的!

    夙南轩忍住大笑的冲动,他是知道那一万两的茬的,离夜跟他说过。

    “不过他把我叫来,到底干嘛?”他好好的在西陵家族那个国家,拍卖会还没开始,西陵家族的人就带人过来了。

    最后嘛,最后他还没弄清楚情况,就到这里来了。

    “北宫联盟想请我们,用这种方法?”

    几个炼药师顿时脸红耳赤,一脸愤怒,他们是被人强行带过来的!

    北宫联盟把他们请来,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不就是让他们炼药,可请人,不是这么请的!

    夙南轩刚想说话,情况嚣张的声音随之响起,一行人大步走来。

    “错了,小爷不是请你们,是抢你们!”

    抢!?

    所有人的表情,顿时像被雷击,抢人也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你……”其中一个炼药师,气的脸都绿了。

    什么叫抢他们?抢他们,他们就要被帮北宫联盟炼制丹药吗?他们是炼药师!岂是他们随意侮辱的!

    离夜大步走来,在他们六个炼药师面前停下脚步,脸上的笑容让人挪不开眼。

    “还有,炼药师我只需要三个,也就是说,你们六个人,只有一半,能留在北宫联盟。”嚣张跋扈的声音继续响起,六个炼药师脸色,都不太好看。

    温如玉吞了吞口水,这小祖宗,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站在一旁的势力,也呆滞震撼,北宫离夜,想做什么?

    对方可是炼药师啊!

    “你,北宫离夜……”炼药师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他们的身份,岂容他一个小子来挑选!

    “哈哈哈,不错不错,我北宫联盟需要的炼药师,当然是最好的。”中气十足,霸道无比的声音传来。

    众人扭头看去,就看到北宫弑带着一行人走来,他们正是那三个老祖宗,还有兰临,傲一胤他们五个人,他们只是走过,众人就觉得自己的气息不稳。

    “北宫盟主,我们可都是圣品炼药师,你如此对待我们,可想过后果!”那几个炼药师见北宫弑来了,也不理会北宫离夜,直接走向北宫弑。

    和北宫离夜有什么好说的,当然是要跟北宫弑说才有用!

    “废话,你们要不是圣品炼药师,老子能让你们进来?”北宫弑一脸理所应当的样子。

    四周的人额角纷纷落下一滴冷汗,这祖孙俩,都是一样的嚣张。

    几个炼药师,本来以为北宫弑会给他们几分面子,结果北宫弑的话刚说完,他们差点气晕过去。

    太放肆,太放肆了!

    “还有,小爷要留的炼药师,不是看他炼制出来的丹药有多好,而是看谁的炼药天赋,更接近神品。”离夜也不气恼,淡然轻笑,继续开口。

    神品!

    所有人的目光刷的一下落到离夜身上,他刚刚说的是神品!

    此时,就连六个炼药师,都受了不小的惊吓。

    “你们听的没错,小爷刚刚说的就是神品,等会,你们炼制自己最擅长的丹药,和我比试一场,我会亲自挑选。”他们其中,谁天赋最好,最有可能炼制出神品,逃不过她的眼睛。

    和他比试一场!?

    “笑话!难不成你还是炼药师!”炼药师们嘴角一阵抽动,不过十几岁的少年,竟然妄想和他们比试。

    南门紫竹他们摇摇头,无知的人啊!

    “我是不是炼药师,你们等会就会知道,你们六个之中,其中一个能赢我,我肯会赔礼道歉,而且会奉上大礼,如果你们输了,其中三个当然也可以收到大礼,然后离开,但是另外三个……”离夜顿了顿。

    眸光在他们几个间扫视了一眼,“就要按照我北宫联盟的规定,留在北宫联盟!永世不得背叛!”

    ------题外话------

    咳咳,有亲看到昨天的等级,觉得木有一点都不高大上,其实吧,它很高大上的,等到了新地图,就知道了,嘿嘿,么么哒!

    很快就会去那边了,一个个的谜团,也会随之解开,国师大银的实力,离夜的爹妈在哪里?那些人要找的是谁?还有小白的品种问题,也会解开,它可是很高大上的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