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零五章 我要灭了这皇城!
    山岳起伏,如同盘踞沉睡的巨龙,周围云雾缭绕,仿若深沉不可见底的江海,包围着一座擎天巨峰!

    天穹宫阙,琼楼玉宇,悬挂在九天之上,如瑶池灵地,神人之所。

    磅礴华丽的宫阙殿中,一片寂静,所有人微俯低头,不敢抬头直视上位之人。

    高位之上,男人慵懒倚靠,俊美颜容,举世无双,无瑕轮廓,完美五官,只见他微微合眸,神情恬静,气质出尘,仿若神人一般。

    白衣如雪,圣洁完美,不染半点尘埃,他什么都不做,只是坐在那里,便是这世间最美的景色。

    然而如此绝美的景色,却没有一个人敢抬头,他们更不敢偷看一眼。

    在众人之前,高位之下,三人匍匐在地,连动都不敢多动一下,如果不是那起伏的呼吸,不知道的还以为地上的是三个死人。

    “王上,您刚经历大战,理应好好休养调息。”其中一人突然直起上半身,哀求之声,让人动容。

    话落,他又再次趴下去,汗水早已寖湿衣襟,他在生与死的边缘游走。

    男人没有睁眼,眉心微微轻皱,殿中的气息又低沉了一分。

    站在后面俯首低头的人,感觉到无形中的压迫,身体微微一颤,顿时一阵胆战心惊。

    “王上!”另外两个齐声叫道,声声哀求。

    他们如此请求,早已抱着必死之心!

    王上做出的决定,谁也无法更改,只是他此时的状况,不宜走出天穹峰,所以哪怕是一死,他们也要劝阻王上。

    “说够了。”云清风淡的声音传来,却有着不可忤逆的王者之威!

    就是这如鸿毛般轻的声音,落入他们心坎,站着的所有人,把头埋的更低了。

    地上匍匐的三个人,在这一声响起,纹丝不动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

    “退下。”声音低哑而迷人,语气随意而清淡。

    三人想要再说什么,突然觉得身上如同巨山压至,他们连忙闭上嘴巴,收起了声音,慢慢起身。

    “属下告退——”所有人齐声说道,缓慢走出殿中。

    眼中和脸上惊慌的表情,却又是恨不得飞身离开,离的越远越好。

    唉!他们就知道,什么人说话,都改变不了王上的决定

    所有人全部离开,高坐上的人,才不急不缓抬起眼皮,深邃双眸,宛若深不可测的大海,眸光不带半点情绪,更是不染半点凡尘。

    身型高大男人在此时大步走进来,面无表情单膝跪下,“王上。”

    看到来人,他优雅起身,薄唇轻启:“无事。”

    迟疑了一会,跪在地上的人还是忍不住抬头,“王上还是要去吗?”

    王上才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需要调息,可王上为何会这么着急离开,在去那个地方的时间,越来越长。

    “你也要阻止。”

    “属下不敢。”

    男人收回眸光,大步走出宫阙,站在云蒸雾绕的白玉廊上,俯瞰着下方。

    面无表情的完美轮廓上,薄唇微微上扬,冷淡深邃的目光,染上了点点柔情,温柔而又迷人。

    刹那间,万物失色黯然,日月晦暗无光!

    “纳兰夫人,为夫来接你了。”

    柔和的低喃之声,如同陈年佳酿,使人沉迷陶醉,却又舍不得放开。

    此时的北宫家族上空,白衣少年身影傲立天地,让人颤抖。

    一声杀伐之怒,所有人立即停下手中动作,白热化的对战,骤然停了下来。

    拥有玄兽的灵师,却依旧傲慢轻狂,即便是停手,也不晚做点小动作,想要北宫家族的损伤更加惨重。

    离夜冷冷扫视而过,身影眨眼走到一头玄兽面前,她凌空而行,和玄兽背上的人平视。

    “把小爷的话当成耳边风是吗?”看来他们还真不知道她北宫离夜的手段。

    灵师傲然轻哼,下巴上扬,一张脸都快贴到天上了。

    “好,很好!”轻缓的三个字传入耳中,灵师更为得意,以高高在上的姿态,睨视着离夜。

    就在他正要说话之际,寒光从眼前闪过,紧接着利刃刺入血肉的声音响起。

    灵师所有的表情顿时僵住,脸色苍白,他甚至来不及反抗,整个人就跌落在玄兽脚边。

    巨大玄兽,轰然倒地,随着契约者的逝去,而没了生机。

    四周立刻响起倒吸凉气的声音,众人惊悚看着离夜。

    他们甚至都没看清楚北宫离夜是怎么过去的,那个人就倒下了!

    他能凌空而行,难不成北宫离夜真的神化级别了!

    神化!这可能吗?

    他才十七岁!

    “现在还有谁要动手的?”离夜站直身体,冰冷的目光环视四周,吾邪剑剑刃,鲜血滴落,渲染着大地。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摇头后退。

    他们现在哪里还敢去招惹北宫离夜这个小祖宗,招惹而就是死,连日月殿请来的神化高手,都死在北宫弑的手上。

    “现在还请各位退出皇城的范围,不然你们的殿主和皇帝陛下,会有怎样的下场,你们应该知道的很清楚。”离夜的声音再次响起,没有半点温度。

    众人迟疑了,他们现在这个时候,怎么能退,现在也不是退的时候啊!

    都已经到这个份上了,让他们退,他们怎么能甘心。

    北宫家族眼看着就要灭了,他们退……

    “罗刹!”离夜随意轻缓一声,在不远处的地方,一声痛楚传来。

    “退!全都给朕退!”

    夙皇满头大汗,脸色阵阵苍白,罗刹的剑,从他胸口划过,黄金铠甲裂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溢出。

    北宫离夜还真的敢伤他,并不是说说而已。

    皇家军队听到这一声暴喝,立即收起兵器,转身往离开,往皇城之外跑去。

    看向离夜的目光,再次变得凶狠,北宫离夜居然真的敢对皇上不敬!

    北宫家族即便不是臣子,也只是天龙国的子民,身为子明,竟敢这般对待君王。

    日月殿的人依旧站在原地,他们在等待欧阳圣的命令。

    可很久一段就时间过去,欧阳圣依旧没有开口,他们迟疑相视,却不敢退去,殿主的脾气,他们都知道。

    “啊!”

    一声嘶吼震天,在人堆中,他们丰神如玉的殿主,此时狼狈躺在地上翻滚,发出颤抖的吼声。

    乾日站在狮鹫身上,看了一眼欧阳圣,抬起手臂。

    “退,立即退!”

    不能因为殿主一个人,损失整个日月殿,殿主没有了,还能找一个,也可以让那边再派一个人过来,但日月殿不能没了。

    他们的使命还没有完成,上面要找的人还没找到。

    欧阳圣睁大双眼,听着乾日的声音,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

    乾日,乾日到最后连他都放弃!

    他好歹是一殿之主,竟敢对他置之不理!

    北宫离夜不过是为了一个小小的族人,都能直接和神化之人对干,自己还是殿主,他乾日为什么不能这么做!

    日月殿的人听到乾日的命令,迟疑了一会,转身退去。

    殿主的命令他们要听,但乾护法的也要听,特别是这个时候,他们不想死在北宫离夜的手上。

    在神化,半神化的面前,他们的人数再多,最终也难逃一死。

    再说,殿主说不定不会有什么事,可能只是虚惊一场罢了。

    日月殿众属,皇家军队,一一退去,浩荡的队伍,往皇城之外走去,不敢有半丝懈怠。

    直到所有人退去,离夜才收回目光,讥讽睨视了一眼欧阳圣。

    日月殿殿主,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北宫子弟,列队!”北宫弑一声呵斥,从空中走下,目光严肃低头看去。

    心里忍不住叹息,北宫家族,究竟最后还剩下多少人?

    北宫子弟迅速开始列队,离夜看了一眼再次倒在地上,无力起身的欧阳圣,转身走向风千他们身边。

    “离夜,你怎么样?”几人着急迎上来,看着离夜苍白的脸色。

    他脸色苍白的吓人,一次用那么多恐怖招式,就算是铁打的人,也承受不了啊!

    离夜摇摇头,缓缓开口:“风千,你看你来带的人,还有没有剩下,现在立刻回玄机城,然后封闭城门,不准任何人出入,等我派去的人通知你们。”

    日月殿和的夙皇,难免不会对他们出手,尽管他们现在对玄机城起不到什么威胁,还是小心点。

    “是!”风千点点头,侧身迈步走去。

    风千离开,离夜又看向夙南轩他们三个,“南轩,兰御风,洛九城,你们赶紧回家,把该带走的人和东西,全部带到这里来。”

    三人点点头,转身散开,他们都知道,帝都皇城,他们是没有办法再呆下去了。

    离夜叫他们收拾东西,一定会有去处!

    等他们都走远,离夜这才从储物手镯拿出几颗丹药吃下。

    幸好在回来的两天时间里,她看有时间,炼制了不少丹药,这下,全都派的上用场了。

    北宫家族的人列队,长老们清点着剩下的人,北宫弑看到离夜站在不远处,急忙走过去,一脸担忧。

    “夜儿,你有没有受伤?”北宫弑着急查看离夜的身体,见她没事,才松了口气。

    北宫弑紧张走来,离夜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暖意。

    “爷爷,等人数清点出来,我们就去灵师四家。”离夜沉声说道,北宫家族已经不能住了,他们要尽快离开这里。

    所幸灵师四家的工程已经差不多完成,现在他们过去,也不会太过突然。

    “嗯。”北宫弑点点头,沉默了一会,继续问道:“夜儿,安顿好族人以后,你要做什么?”

    他相信夜儿不会放过日月殿和皇家,这种事,他也不会放过。

    “灭了他们!”离夜缓缓吐出四个字。

    就让他们这些人再多活两天,等安顿好北宫家族的人,她一定会灭了日月殿。

    北宫弑脸上露出嗜血笑容,脸上绽放出一朵耀眼的菊花,“好!”

    就灭了他们!

    “在离开之前,这个皇城也不用再留下了。”离夜缓缓开口,目光透着一丝嗜血。

    皇家还有一个老祖宗,现在夙皇已经被她握在手上,这个老祖宗,差不多也快出关了。

    不把皇家的事情解决掉,他们是走不出帝都的。

    “你带人去灵师四家,皇城的事情,我来处理。”北宫弑皱眉道,他知道夜儿要做什么,皇家那个老祖宗,他来对付就好。

    夜儿带着人去灵师四家,他到时候也能很快赶过去,说不定还能追上他们。

    “爷爷,日月殿有上百宗师,就算这场大战,他们损伤不少,可没有你震慑,他们随时可能偷袭,就算欧阳圣在我们手上,他们也会动手。”离夜严肃道。

    日月殿可以放弃欧阳圣,就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去灵师四家的路上,只有爷爷在场,他们才不会出手偷袭,也没有这个机会偷袭。

    北宫家族这一次损失已经太大,不能再有损伤。

    北宫弑沉默了,他都明白,只是让夜儿一个人去对付皇家老祖,他实在是不放心啊。

    这一场大战下来,她的身体还能承受吗?

    “爷爷不用担心我,我不会勉强自己。”皇家老祖,总不会已经是神化级别。

    北宫家族的人要顺利离开,就必须把皇城中的一切解决。

    这个皇城,不用再留在世上了!

    “可是……”他还是不放心。

    离夜把丹药全拿出来,交给北宫弑,“爷爷,咱们就别为这件事争了,你带着人去灵师四家,皇城我来处理,反正已经灭了一个邵家,多一个皇城也没什么。”

    云轻风淡的语气,仿佛他们祖孙是在讨论今天吃什么,天气怎么怎么样。

    北宫弑迟疑了一会,最终还是点点头,重重叹了口气。

    夜儿都决定了,他还能说什么,从夜儿的实力来说,他也能稍稍放心,只要那边的人不来,皇城已经没有人是她的对手了。

    “你去安置族人吧,我没事的,也不用找我,到时候你们直接离开就行了。”离夜淡淡露出一个笑容,转身往北宫家族后山走去。

    北宫弑捧着一堆玉瓶,见离夜走远,最终收回目光,转身往北宫子弟所站的方向走去。

    三道身影穿梭而过,等离夜停下身影后,立刻飞身走到她面前。

    “你们三个也跟着他们一起去灵师四家,保护好他们。”她不能阻止那些人带走奇叔,但北宫子弟不能再有事。

    现在需要的是万无一失,他们只要去了灵师四家,就不会有什么事了。

    三道身影没有回答,立刻闪身往回走。

    离夜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了,她才把盒子拿出来,缓缓打开,迅速进入空间,盒子也在离夜进入空间的瞬间,隐形了起来,仿佛消失在天地间一般。

    走进空间,离夜稳稳落在山谷中,浓郁的灵气,在她出现在空间之际,如涛浪般,疯狂涌入她的身体。

    造化诀,丹田处的生命之源,相辅相成,离夜找了个地方盘腿坐下,手打着复杂手结,然后闭上双眸,任由灵气涌入。

    空间之外,北宫弟子带着夙皇和欧阳圣一起走出天龙国帝都,往灵师四家的方向走去。

    皇家军队和日月殿的人,再次冲进来的时候,他们早已人去楼空。

    乾日转身带着日月殿的人离开,北宫家族的人都离开了,他们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只能回日月殿再做打算。

    皇家军队急忙跑回去,着急到不行,皇帝都被抓走了,他们哪里还能淡定。

    夜幕降临,早已变成一片废墟的北宫家族中,一道白光闪过,空中浮现出一道光亮,紧接着,一道身影飞速走出,直接往皇宫的方向走去。

    大风起兮!

    少年站在皇宫上空,半神化威压肆意,整个皇宫都陷入紧张和压抑。

    微风摇曳,吹拂大地,黑夜中,蓝色衣袂随着过腰及臀,笔直的长发随风起舞,少年双手负在身后,俯瞰着偌大的皇宫。

    皇宫侍卫感觉到笼罩而下的威压,迅速集结,他们像是早就知道离夜会来,皇宫四周,早已布满了高手,整装待发,随时准备攻击。

    离夜俯身看着他们的举动,嘴角勾起一缕讥讽轻笑,这样,没有任何用处!

    “北宫离夜,你最好把皇帝陛下还回来!”在一处高台,将士首领大声呵斥,怒指着离夜,黑夜中,仿佛能看到他眼中燃烧起的两簇火光。

    离夜嘴角勾起冰冷的笑容,是那般的绝美,却让人不寒而栗,让黑夜变得更加的萧瑟寒霜。

    “皇宫只剩下你们了么?夙凌云,还有所谓的皇家老祖,把他们都叫出来吧。”这一场大战下来,她没见过夙凌云,可他身为皇帝最宠爱的儿子,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

    怕了?不敢出来?她可不认为夙凌云会这样。

    “北宫离夜,本宫命令你把皇帝陛下交出来!”琉璃瓦上,雍容华贵的女人站在上面,手指染着红色豆蔻,直直指着离夜。

    “邵皇后是吧?邵家都灭了,还留下一个皇后,看来小爷灭的还不够绝啊。”低喃的声音缓缓响起,是那般随意,也不知道离夜是跟自己说,还是和对面站着的邵皇后说。

    邵家,能得到皇帝的扶持,这个皇后起的作用不小,毕竟她也是一个灵师,还是一个先天天阶的灵师。

    比起夙皇,他的皇后可是强多了。

    “放肆!”邵皇后怒叱道,全身都颤抖了起来,他还敢提,还敢提这件事。

    灭她邵家上上下下,连一个活口都没留下来,北宫离夜,这一切都是北宫离夜做的,他就是恶魔,恶魔!

    “小爷能灭你邵家,还把你们皇帝陛下抓走,你认为,小爷还有什么不敢做的?”离夜冷声轻呵,不急不缓的语气,却带着种种压迫。

    底下站着的人,虽然众多,但他们一个个,早已恐惧不已,勉强支撑自己的身体,不然早就跪地不起。

    和神这个字扯上关系,即便是半神化,他们也无法抵挡。

    皇宫护卫再多,也敌不过一个半神化,北宫离夜做的任何事情,他们都无法阻止,哪怕是要灭这皇城,也不过北宫离夜挥手之间的事。

    半神化!北宫离夜啊!

    他如今也不过十七岁之龄,两年多前,不,算算时间,应该有三年了,三年前,北宫离夜还是人人口中的废物,北宫家族的耻辱。

    可他现在,却站到他们每个人都无法达到的高度!

    半神化!

    这样的天赋,他们连嫉妒的份都没有,只能高高仰着他。

    邵皇后气到不行,她却知道,北宫离夜说的是实话,灭了邵家,抓走了皇帝,北宫离夜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他现在要做的事情,不就是要灭这皇城。

    放肆,半神化的人,做什么都不会放肆!

    在这个强者为尊,唯武独尊的世界,她即便是皇后,在半神化面前,说话也得掂量和注意。

    “好一个放肆的黄口小儿,北宫家族真的要反了不成!”

    一声暴喝,震天动地,传到皇城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耳中!

    皇宫最偏远的一个角落剧烈抖动,强大的气势如波涛一般,往四周散开,天地在剧烈晃动着。

    高大身影跃到皇城最高处,磅礴强悍的气势肆意翻滚,月色之下,空气荡起阵阵涟漪,如江河泛起的浪花。

    皇宫压抑的气氛,在那人出现后,将士护卫“砰”的一声,全都跪在地上,身体在不停颤抖。

    “参见太上皇!”也不知道是谁大声参拜。

    跪在地上的众人微微一怔,随即齐声道:“恭迎太上皇!”

    就连盛世凌人的邵皇后,此时也变得恭敬起来,端庄一拜,“参见父皇。”

    看着高处站立的人影,离夜脸上的笑容变得浓郁起来,她嗜血舔了舔唇瓣,迈开步伐,往皇家老祖站着的方向走去。

    “终于出来了,小爷还以为你能永远不出来呢。”离夜看到来人,一点都不惊讶,她早就知道这个什么太上皇,肯定会忍不住。

    现在能忍住,等她真正毁灭皇城的时候,他肯定忍不住,有点她没预料的不对,她没想到这个太上皇,会出来的这么早,还以为他多能忍。

    “凌空而行!”

    夙家老祖诧异惊悚的看着走向他的离夜,凌空而行,他在凌空行走!

    这明明是神化之人,才能做到的,难道北宫家族的小娃娃,北宫离夜已经是神化级别!

    “既然人已经出来了,小爷也不想废话。”离夜从储物手镯中把吾邪剑拿出来,剑刃拔出剑鞘。

    灵力在四周浮动,空间阵阵扭动,让人惊悚不已!

    “半神化,凌空而行,北宫弑倒是有了个好孙子,所以才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吗?”夙家老祖惊讶看着离夜,随即又平复下了心情。

    夙家老祖闭关十多年,他只知道北宫家族有个少主叫北宫离夜,说是北宫弑的孙子,可他儿子什么时候娶妻生子,谁也不知道,他曾经疑惑过,可北宫离夜的的确确是北宫家族的血脉。

    这十几年的时间,夙家老祖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夙皇做了什么,他只站在自己的角度看事。

    在他眼里,北宫家族能成为皇权依赖的家族,能得到那么多特赦,是皇家的恩赐,他们应该感恩戴德,如今北宫离夜抓走夙皇,攻击皇城,就是大逆不道。

    “大逆不道也好,逆天而行也罢,夙皇敢带人灭我北宫家族,现在,小爷就要你皇家,付出同样的代价!”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离夜迅速冲上夙家老祖。

    夙家老祖重重一哼,青光之力涌动,实力展露,半神化!

    看到夙家老祖的实力,离夜也不是很惊讶,在是十几年前,夙家老祖一进入宗师级别就开始闭关,十几年的时间,全部用来修炼,要是近身不了半神化,那才奇怪。

    皇家有个专门修炼的地方,尽管比不上日月殿的玄门,也是不可多见修炼宝地。

    唇瓣勾起弧度,离夜冷冷轻笑,在等同实力人的手上,她不会输!

    “诸神剑式——诛……”

    “今夜当真好热闹,从来都不觉得,这帝都皇城的风景,像今晚这么好。”天籁之音袅绕流长,缠绕在天地之间,历久不散。

    声音淡然轻缓,隐约间,还带着几分享受,仿佛真的只是为了赏景而来。

    所有人都愣住了,纷纷抬头看去,却发现,身体早已动弹不得。

    无形中的压迫,那比北宫离夜以及夙家老祖的更为恐怖渗人,他们根本无力反抗!

    月夜下,月华光芒铺洒万物,万物皆披上一层银纱。

    白衣飞舞,脚踏在着月色,乘风而来,似仙似神,如梦如幻。

    银色月华洒落,环绕四周,光华流转,流光溢彩,照映着那举世无双的俊容,高大的身影,好似天神。

    离夜怔怔停了下来,蚀骨冰寒的灵力瞬间消散,她扭头看着乘风而来,如仙姿飘逸,仙气袅绕的男人,他步步走来,万物皆寂。

    蠕了蠕嘴,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随即便落入了一个宽大温暖的怀中,耳边响起那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话语。

    “一切有为夫。”

    低哑而迷人的声音在耳边袅绕,落入心间,一颗紧绷的心,因为这五个字,平静了下来。

    娇小的身体缩进怀中,索取着那只属于她的温暖,被紧紧压制的情绪,如排山倒海般倾涌而上。

    他来了……

    跪在地上的军队和护卫,听到那天籁之声,想要抬头看看是谁来了,却发现身上如同巨山压碾,连动都动弹不得,更别说抬头看是谁来了。

    夙家老祖想要质问,却发现自己就像是被点了穴似的,根本无法动弹,连说话都不行。

    他就这么看着紧紧相拥的两个人,双眼满满都是震撼,脸皮不停的抽动,脑中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凌空而行!

    这个男人也能凌空而行!

    “我要灭了这皇城。”清淡没有情绪的声音在怀中闷闷响起。

    “好,就灭了。”清冷的声音,仿佛只是在说,这里的景色还真是不错那样。

    “我自己来。”离夜突然抬头,看着早已刻入心底的轮廓,嗅着早已入骨的味道。

    他来了,他回来了。

    “好,但是他,交给我。”纳兰清羽看向不远处的人,清冷淡然的目光看向夙家老祖。

    皇城想怎么毁就怎么毁,这个人,该死!

    离夜撇了撇嘴,平复下心情,从纳兰清羽怀中挣出来。

    “一定要这样吗?”这个什么太上皇,不过也只是半神化,她完全有把握打败他,皇城也能随即摧毁。

    “必须!”低哑的声音多了几分霸道。

    离夜注视着纳兰清羽,四目相视,谁也不肯妥协。

    “夜儿。”她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皇城只是小事,还有事情在等着她。

    离夜蹙了蹙眉头,伸手揪住纳兰清羽的衣领,把他稍稍落下来一点,让他和自己平视。

    “那你答应我,日月殿的时候,你一定不准出手。”她想亲自来,不管是皇城还是日月殿,她想亲自灭了!

    低沉的笑声传出,纳兰清羽低头凑到离夜耳边,用只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纳兰夫人,事关心爱的女人,为夫做不到绝对。”

    特别事情还关系到她,自己更不能做出任何保证,他不能让她受到半点伤害。

    离夜双颊微微发烫,揪住纳兰清羽衣领的手慢慢松开,迟疑点头。

    “我知道了。”离夜淡淡微笑。

    这个男人啊……

    纳兰清羽稍稍后退一步,松开环住离夜腰间的手,“去吧。”

    这个皇城,她想怎么动手就怎么动手,不会有人阻止她,也没有人敢阻止她。

    强者威慑压在皇城每一个角落,谁也无法动弹,磅礴之力,轰然落下!

    “轰隆隆——”

    “噼里啪啦!”

    “哗啦——”

    ……

    繁华皇宫,一处接着一处倒下,深处在宫中众人,没有一个人能逃过。

    听着呐喊嘶吼,离夜没有半点动容留情。

    夙皇动她北宫家族之时,想的是灭她北宫家族所有人,现在她灭这皇城,也不用顾忌任何事,任何人!

    毁她北宫家族,灭她族人!

    她要一一全部拿回来,谁也不能阻止!

    说她狠毒也好,残忍也罢,她只知道,这是她该做之事,将他们加注在北宫家族族人身上的一切,以百倍,千倍的方式还回去!

    让他们承受千倍,万倍北宫族人承受过的痛苦!

    灭这皇城,只是第一步,接了下来,还有日月殿,今日动北宫家族之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她说过:犯我北宫家族者,杀无赦!

    繁华的帝都皇宫,一片接着一一片倒下,倒下之处,顷刻间变成废墟!

    华丽繁荣已不再,狼藉废墟满地皆是!

    夙家老祖看着北宫离夜的举动,一张老脸涨的通红。

    “北宫离夜,你住手!”

    这是他夙家的几百年的基业,皇城尽毁,帝都全灭,天龙国即将不复存在。

    北宫离夜真是大胆,实在是大胆,他不能这么做!

    夙家老祖也只能嘶吼愤怒干着急,在纳兰清羽的震慑下,他不能动弹半分,不得已,他开始正视这个将北宫离夜拥纳入怀的男人。

    他能凌空而行,神化?也许更高!

    可这个男人是什么人,北宫离夜身边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男人,他和北宫离夜又是什么关系?

    “你快让他住手,我命令你让他住手!”听到一声声凄厉之声传来,一片片城墙倒下,夙家老祖整个人都疯狂了。

    纳兰清羽稍稍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夙家老祖,右手手指在手掌心轻轻点动。

    “轰!”

    夙家老祖整个人狠狠砸落,掉到地上,地上凹下出一个巨大坑洼。

    灵力在他手上翻滚,只见纳兰清羽修长白皙的手指,稍稍一扭,砸落在地上的人,立刻从地上漂浮上来,狼狈漂浮空中。

    夙家老祖惊悚看着眼前这个仙姿飘逸,如同仙人临世的男人,恶狠狠打了个冷颤。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仙人之姿,行事却是如同地狱修罗!

    他现在甚至怀疑,若不是北宫离夜想亲自出手,整个皇宫,能在这个男人的弹指间,化作废墟湮灭!

    世界上怎么还有这样的人,他到底是谁,看上去不过二十几岁,实力却如此可怕。

    恐惧的呐喊在耳边响起,夙家老祖知道夙皇做了什么,请他出来的人,把事情都告诉了他。

    可在他眼里,皇家最重要,北宫家族没了就没了。

    却不曾想北宫家族,真的如此大胆,竟敢来毁灭他的皇城,还只是以北宫离夜一人之力,其他人早已不知所踪。

    皇宫中叫唤的声音越来越小,每个人都是刀俎上的鱼肉,他们无法反抗,也无力反抗。

    半神化的怒火,他们阻止不了,而这怒火,就是要以毁灭皇宫为代价,才能消散!

    偌大的皇城,曾经的繁华,倒在脚下,夙家老祖整个人不停抽搐。

    他的大业!他的百年基业,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毁灭殆尽!

    无力阻止,也没办法阻止,北宫离夜不摧毁这一切,誓不罢休,他哪里能阻止。

    将整个皇宫覆灭,没有一个人能逃出这一场杀戮,离夜站在空中,冷冷俯瞰了一眼自己毁灭的皇城,脸上嗜血的笑容越发浓郁。

    看着惊恐愤怒的夙家老祖,她迈开步伐,一步一步走过去。

    “亲眼看着自己的基业毁灭,是什么样的感觉?你这个太上皇,现在应该很清楚了吧。”声音灭有一点温度和情绪。

    他现在承受的,是她,是爷爷,是每一个北宫家族的人所承受过的。

    夙皇看不见,这个太上皇看见,也就够了。

    “你这个乱臣贼子,乱臣贼子!”夙家老祖涨红脸,指着离夜愤怒跺脚怒吼道。

    乱臣贼子!乱臣贼子!

    一道银光在月色下穿过,细细笔直的弧度划破天际,没入夙家老祖身体里。

    “啊!”

    布满皱纹的脸上,一阵抽搐放,双眼睁大,仿佛随时会掉出来。

    纳兰清羽慢慢走过,举手抬足间,他那与生俱来的气质,尽显无疑,身影挪动,犹如仙人踏月而来。

    四周笼罩着层层光华,光华在他周围流转,是那般的圣洁,看起来就更像仙人那么回事了。

    纳兰清羽每走一步,夙家老祖脸色就会惨白一分,痛苦的呐喊,更加响亮。

    说了不该说的话,这点,只是小小的教训罢了。

    不染凡尘的眸光冷冷扫视了他一眼,大步往离夜身边走去。

    离夜面无表情看着夙家老祖,感觉到底下的波动,眼皮垂下,双眸看向一个方向。

    “凌王殿下还真是能忍。”

    站在废墟暗处的人,身体微微一怔,脸上的情绪也露出一丝诧异。

    北宫离夜发现了他?

    “他交给你,我下去看看。”离夜说着迈步往地上走去,看着暗处走出来的人,嘴角的弧度,缓缓加深。

    凌王,夙凌云。

    夙凌云见离夜往自己这边走来,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走出去。

    “北宫离夜,今天的事情,是我皇家对不起你北宫家族,你现在也毁了皇城,以你的实力,我也打不过你,要杀要剐,随你处置。”夙凌云张开双手,闭上双眼。

    一脸的视死如归,好像在离夜发现他存在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抱着必死之心。

    离夜没有动手,只是看着夙凌云,嘴角的笑容越发完美,眼中的讥讽也越发浓郁。

    久久没有感觉到预期的疼痛,夙凌云脸部微微颤动一下,然后再次睁开眼睛。

    “噢?”离夜这才缓缓轻启唇瓣。

    “你不杀我?”北宫离夜不是要灭掉他皇族,不杀他吗?

    离夜笑看着夙凌云,步伐走近他,目光在他身上扫视,在距离他只有一步的地方停了下来。

    看到离夜走过来,夙凌云只觉得整个人都变得紧绷起来,他的情绪,又开始不受控制。

    “夙凌云,你是很聪明,只是……这个做法很愚蠢!”寒光闪过,离夜身影闪动,随即利刃刺入血肉的声音响起。

    等夙凌云回神,离夜的身影已在三步之外。

    他看不清楚离夜是怎么出手的,更没看清楚利刃是怎么插进自己身体里的,也不知道离夜又是怎么退回去的。

    夙凌云踉跄后退一步,藏在袖子里的手露出来,一把短剑藏在其中。

    刚刚离夜要是就那么刺下去,夙凌云立刻就能把短剑插进离夜身体,说什么生死任由离夜处置。

    实际上,夙凌云以自己为诱饵,等离夜到他面前,他就会毫不犹豫杀了离夜!

    ------题外话------

    来晚了,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