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二百章 两个混元圣鼎!?
    走出洞内的乾护法,别有深意的看了离夜一眼,紧接着他重重一掌击打在山壁上。

    “轰隆隆!”

    巨石从天而落,挡住裂开的那一道缝隙,将唯一的出路封死。

    离夜想追出去问个明白,十几个护卫立刻挡住她,动作整齐划一,直接对离夜攻击而去。

    冰冷嗜血的声音传出,蓝色弧度在洞内划过,“找死!”

    吾邪落在离夜手上,只见她身影闪过,吾邪形成一道蓝色弧度,她立刻挡下他们的攻击,青光之力如滔滔江河,肆意翻滚。

    离夜想着乾护法刚刚说的话,招式更是不留情,半神化的实力,半点都没有隐藏,青光之力中流转着天青色,威压笼罩,宛若山岳!

    “半神化!”

    十几个护卫诧异看着离夜,在乾护法下令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自己活不成,最终会和北宫离夜一样,被埋葬在这里。

    但眼前的一幕,北宫离夜的实力,谁能告诉他们,这只是幻觉!

    半神化!北宫离夜的真正实力,竟是如此!

    杀意浓浓的离夜,没有理会他们脸上的诧异的表情,挥动着手上长剑,剑花让人眼花缭乱,稍加不注意,等待他们的便是死亡。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十几个巅峰先天天阶,只剩下一半。

    巅峰先天天阶和半神化的差异,他们即便是十几个人联手,也不会是离夜对手!

    “怎么可能!”被遗弃的药宗惊悚注视着离夜。

    那实力,他没有看错的话,是半神化!

    北宫离夜,半神化!

    他才十七岁吧,这样晋升的速度,会不会太恐怖了一点。

    这是人能做到的吗?

    长剑挥落,最后一个护卫倒下,他们脸上还带着诧异的神情。

    黑亮的眸光看向药宗,药宗急忙后退一步,手里拿着盒子,紧紧抱住,仿佛这样,怀中的东西就不会被抢走。

    他刚刚后退一步,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裂缝,整个人就这么跌倒在地上。

    离夜转身走向药宗,没有多看一眼地上倒下的护卫,也不顾四周坠落的动静。

    跌倒在地的药宗,见离夜走过来,急忙想要站起身,可他才刚刚挪动身体,眨眼,离夜已经走到了他面前。

    长剑指着药宗,冰冷蚀骨的声音响起,“说,日月殿最近要做什么?”

    药宗紧紧抱住盒子,慢慢站起身,看着如同修罗一般的离夜,脚步稍稍后退。

    “北宫离夜,你以为我……”话才说一半,另外半句,药宗再也说不下去,痛楚从胸前蔓延开来。

    离夜漠然垂眸,看都没看药宗一眼,一剑刺去。

    刀刃插入血肉的声音响起,药宗愣是把话全部咽了下去。

    他连北宫离夜怎么出手的都没看见,这就是半神化的实力吗?

    “呵呵,真是可笑,日月殿人人都认为,十七岁的中级宗师,已经是疯了,结果中级宗师,早已经是半神化。”药宗苦笑道,半神化,他们努力半辈子都没有达到的高度。

    难怪当时他们三个联手,都奈何不了北宫离夜,他那个时候就在奇怪,便是巅峰宗师,也不可能是他们三个的对手。

    实际上,北宫离夜是半神化,而且从他能以一敌三的实力看来,晋升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再问一次,日月殿要做什么?”冰冷蚀骨的声音再次传来,药宗顿时觉得整个人身处在冰天雪地之中。

    寒风萧瑟,冰冷刺骨!

    “做什么?本宗都想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为了杀你,不惜连我都放弃!”药宗愤怒吼道,他也想知道,究竟什么样的事情,把他都放弃了!

    他知道主殿无情,可没想到能无情到这种地步!

    身为四宗之一的他都说能放弃就放弃,日月殿还有什么不会做的。

    双眸注视着药宗,红唇轻启,“你不知道?”

    药宗都不知道?

    “听月护法说,只有乾护法和殿主知道,连月护法都不知道,你以为,我们会知道?”药宗嘲讽道,这些乾护法怎么会对他们说。

    月护法都保密的事情,又怎么会告诉四宗,这次很奇怪,他们连月护法都保密。

    眼皮稍稍抬起,离夜看向药宗,“噢?”

    “乾护法也不曾告诉我们。”他也不会告诉他们!

    离夜冷冷一笑,随意看了药宗一眼,然后俯身拿过他身边的盒子,四周已经残破不堪,除了水池,地上已经没有完好的地方。

    “想知道你为什么打不开它吗?”离夜走向水池,顺着水池上的紫色水晶柱,一步步走向高台。

    药宗慢慢爬起身,胸口的鲜血流的更快,他却没有吃丹药的举动。

    他清楚知道,这一劫,自己躲不过去,北宫离夜不会放过他。

    “十色霞光,只出现九色,那就是还差了一步。”离夜把盒子放回原位,然后握紧吾邪剑,看向不远处躺着的药宗。

    木盒回归原位,剧烈震动立刻停下,但是洞里早已残破,还是不停有滚滚沙石从空中掉落,索性地上的裂缝没有再扩大,不然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

    九色?还差了一步?

    药宗疑惑看着离夜,不可能,不可能还差一步!

    停下了!

    药宗惊讶看向四周,把盒子归回原位,就能阻止这里崩塌!

    所以,所以那个时候北宫离夜早就算好了。

    猛然回神的药宗,看着离夜,一颗心不禁颤抖。

    就像北宫离夜和乾护法说的,他让其它三国的人先走,不是说他有多伟大,是他早就已经知道,怎么样能让这里停下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药宗仰头苦笑,这样心思缜密的少年,日月殿又怎么能对付得了他。

    只怕是殿主欧阳圣,一直以来都小看他了。

    离夜站在高台前,目光环视了一眼四周山壁,山壁不管如何碎裂,但是照耀出光芒的图纹,依旧是完好无损。

    她注视着木盒,嘴角稍稍勾起,露出淡淡笑意。

    一开始离夜的确是打算离开,神品之物重要,但是没有命,有神品之物有什么用。

    可乾日挡下她那一刻,她对方不会轻易让她离开,所以她干脆决定留下,顺便就把药宗一起留下。

    有药宗手里的木盒,加上她想明白最后一步在什么地方,是能这一切停下来的。

    在药宗那一步,她没想到会那么顺利,但现在想想,日月殿要对付北宫家族,少一个药宗,毁掉北宫家族,这个买卖不吃亏。

    注视着盒子,离夜往后退了三步,退到水池高台中央的边缘。

    刚才的震动虽大,整个洞差点就会倒塌,但是水池和墙壁上的图腾一样,依旧完好无损。

    长剑扬起,剑身四周剑气翻腾,冰冷的气息,让四周温度瞬间降到了零点。

    药宗看到离夜的举动,顾不得身上的伤口,急忙走到水池边。

    “北宫离夜,你疯了!”他疯了,疯了!

    怎么能这么做,神品之物就在高台上面,他竟然想把高台和神品之物一切毁灭!

    离夜没有理会药宗,手上动作没有停下,冰冷的呵斥响起。

    “五重噬杀——第一杀!”

    “轰隆隆——”

    滚滚沙石中,清冷声音响起,半神之力荡起白层高浪,力量横空肆意!

    原本就动荡随时会崩塌的洞内,响起了更剧烈的震动,灵气凝聚而成的巨大长剑,从空中直劈而下,在面前落下,离夜立刻飞身后退。

    在她退到池边的瞬间,高台,木盒,瞬间被一分为二!

    “嘭!”

    “哗啦——”

    “噼里啪啦!”

    高台被一分为二,分开的地方,整齐光滑,原本停下震动的洞内,再次崩塌。

    四周响起的声音宛若擎天柱倒,九重天塌一般,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那样的狰狞恐怖!

    药宗肉疼的伸出手,看着被分割的盒子。

    北宫离夜把神品之物毁了!这可是神品之物,他这么能说毁就毁!

    高台一分为二,中间裂缝逐渐增大,四周墙壁也是如此,裂缝越来越大,石块往下坠落。

    就在这时,闪耀着九色霞光的洞内,第十缕霞光,展露它绝美的风姿,洞内一切顿时停止。

    空间坠落的石块停在半空中,脚下裂开地方缝隙,立刻停下。

    一切宛若静止了一般,时间也仿佛在这一刻停了下来。

    肉疼不已的药宗,愣愣看着四周一切,慢慢挪动身体,诧异看着这一幕。

    停止了,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

    这是怎么回事?

    十色霞光发从高台中央缝隙渗透而出,照应在红色池水之上,奇怪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红色的池水,变得清澈见底。

    清澈的池水下,五光十色,照亮整个水下世界!

    在高台中央,光芒越升越高,水下的五光十色,逐渐变淡。

    药宗看的下巴头脱臼了,都没有回过神来,整个人看的都傻眼了。

    “十,十色!”

    把高台切开,才能找到第十色霞光!

    脑中突然一个激灵,药宗猛地回过神,他明白了!

    高台并不属于图腾的一部分,只有将高台分开,让图腾那最重要的一笔连接,才是完整的图腾,高台还有那个盒子要是不毁,第十色霞光,永远就不会出现。

    想到这里,药宗吞了吞口水,在这一刻,他不得不佩服北宫离夜。

    所有人都认为,盒子里装的就是神品之物,既然是神品之物,谁又会舍得毁坏半点。

    没有人会舍得把神品之物毁坏,更何况是一分为二,北宫离夜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毫不犹豫,直接会了盒子。

    这样的果断,这样的魄力,就连欧阳圣应该都没有。

    其它方面他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在这个洞内,只有这一个盒子,盒子上绽放这九色霞光,里面很可能装着是神品之物的情况下,欧阳圣绝对不会发毁坏盒子。

    他不会做这样的赌注,可北宫离夜敢,所以,他才能找到真正的神品之物!

    高台之上,在十色霞光的包裹下,三足鼎出现在离夜和药宗眼前。

    这个三足鼎和离夜手上的,几乎是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上面图腾残缺的部分,和离夜手上三足鼎位置不一致。

    霞光慢慢逝去,裂开的高台自行合并,三足鼎稳稳落在上面,霞光消失,三足鼎闪亮依旧。

    离夜飞身走到高抬,药宗也迫不及待走上去。

    “混元圣鼎!”药宗眸光变得热切,这是混元圣鼎!

    他在古籍上见过,一模一样,简直是一模一样,好像……还有一点不对劲。

    离夜皱眉注视着高台上的三足鼎,然后把储物手镯里的拿出来,两个药鼎大小完全一致!

    “这怎么可能!”药宗诧异惊悚道,两个混元圣鼎。

    离夜把手上的三足鼎放到高台上,太看了眼药宗,冷声道:“你让开。”

    药宗急忙后退,离夜也走到高台边缘。

    就在这时,两个三足鼎上,一个展现出红色光芒,一个展现出金色光芒,黯然逝去霞光的高台,霞光再次展现。

    药宗瞪的眼睛差点没掉出来,两个混元圣鼎都是真的!

    世界上,又怎么还有两个混元圣鼎?

    离夜站在一旁,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看到两个三足鼎一起出现,就觉得它们该放在一起,这样才算完整。

    现在看来,应该是没错,这样才算完整。

    在两人注目下,两个分别用不同光芒包裹的三足鼎,被完全包裹在光芒之中。

    然后十色霞光迅速惊它们围住,两道光芒缓缓往空中飘去。

    大概离高台一米的距离,它们停了下来,金色和红色两道光芒,开始形成一个圆圈,圆圈之中,一边是金色,一边是红色,要是中间加两鱼眼,就跟个太极没两样了。

    两道光芒不停旋转,随着时间流逝,它们竟然逐渐开始融合,金色之中带着红色,红色之中绽放着金色。

    在两道光芒的融合下,隐约间,三足鼎的形状呈现。

    “这……融合了!”药宗诧异至极,这怎么会融合,明明两个药鼎……等等!

    药宗猛地看向离夜,急忙近走到离夜身边,“难道说,这药鼎,只是一半,要加上你那一半,才算完整!”

    看到药宗激动的模样,离夜皱了皱眉头,她发现,天下所有的药痴都一样。

    北宫药,温如玉,齐暮,现在又多了个药宗。

    “药宗大人,你不是一直想要杀我?现在这样,不怕我杀了你?”离夜冷冷扫视了一眼药宗,他这痴迷的样子,简直和她见过的其它三个药痴一模一样。

    药宗脸色微微一僵,轻咳一声,“以前本宗想杀你,对你百般刁难,除了你是个黄毛小子,还有就是身为日月殿的人,自然该为日月殿做事。”

    离夜嘴角勾起弧线,冰冷的目光稍微融化,她淡淡问道:“现在不杀了?”

    “哼!日月殿如此抛弃本宗,本宗为何要对他再尽忠!况且,北宫离夜,你除了是半神化,还是炼药师吧,说不定,还是能炼制出神品丹药的炼药师。”药宗认真注视着离夜,袖子下的手稍稍握紧,一颗心紧张不已。

    神品,虽然他心里很不想这么认为,但是在日月殿的一切,只有这样才能想通。

    医治西陵诺,单单只是秘术,根本不可能医好,一开始他不愿意承认在他们几个之中有炼药师,而且这个可能性最大的是北宫离夜。

    潜意识里就否定了自己想到的,才会相信他们,后来他冷静以后,才明白,那样的情况,秘术根本救不了人。

    然后只剩下一个可能,炼药师,他们之中,真的有炼药师。

    当时的房间里,只有西陵云和北宫离夜,炼药师就在他们两个之中,只是不知道具体是哪一个。

    就在北宫离夜拿出另外一个混元圣鼎的时候,他才确定,北宫离夜就是炼药师。

    离夜若有所思看着药宗,没有回答。

    药宗心不甘情不愿说了一大堆,紧张等着离夜的回答,等了半天,也没见离夜给他一个确定的结果,他有些着急。

    难道是他想错了?北宫离夜不是炼药师?

    或者说,他不是神品炼药师?

    金红交错的光芒,往四周震开,横空划过,形成一道华美的金红色圆圈,随即逝去。

    然后三足鼎缓缓落下,漂浮而去,落到离夜面前。

    三足药鼎,上面密布着图纹,图纹有两种颜色,金色,红色,两种图纹密布交错,相辅相成,鼎身此时完美到极点。

    四周静止的一切,又开始继续晃动,地面开始一点点凹陷,山壁瞬间化作灰尘,一切即将毁灭!

    药宗目光炽热看着落到离夜面前的药鼎,混元圣鼎,这是真正的混元圣鼎!

    这样的药鼎,他真的甘心就这么让给北宫离夜吗?

    不,是炼药师就不会甘心,怎么会甘心!

    离夜没有立刻拿走混元圣鼎,反而看着药宗,将他脸上的表情,一点不漏的收入眼底。

    “你很想要吗?”清冷声音响起,清风云淡,听不出半点情绪。

    离夜的声音传入耳中,药宗猛地回神,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

    想要吗?他当然想!

    “不。”过了好一会,药宗才缓缓吐出一个字,不是不想,至少现在还不能想,他的实力在北宫离夜之下。

    现在想混元圣鼎,也就是找死,所以现在还不能想,但以后总有机会。

    “噢?”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周围尽管已经在塌陷,沙石滚滚落下,她仿佛半点都不着急。

    药宗点点头,露出虚假的笑容,淡淡开口道:“您也不会让我想。”

    “没错,小爷是不会让你想,但是……”寒光横空划过,直接攻向药宗,混元圣鼎也在同时被离夜拿走,放进储物手镯中。

    药宗猛地后退,寒意从他脸上擦过,他惊悚看着离夜。

    冰冷的目光看了药宗一眼,离夜冷冷笑看着药宗,“小爷更不会让你在心里想!”

    混元圣鼎的诱惑太大,其他人都已经如此,更何况想对方是风启大陆最杰出的炼药师。

    她不相信药宗的话,不相信他会放弃药鼎。

    药宗脸色微变,灵力闪动,他立刻往离夜那便反手攻击。

    已经被看出来了,他也没什么好隐藏的!

    拿不到药鼎,先离开这里,以后有的是机会,他是炼药师,要召集一些高手,不是不可能,总之,他不会放弃药鼎。

    “北宫离夜,你这是要斩草除根吗?不觉得可耻!”药宗故作愤怒,试图找到另一个出口离开。

    刚刚山壁碎裂,明明就有出口,怎么现在这个洞里都毁了一半了,还没有出口出现?

    那刚才他们是怎么离开的?

    “可耻?”离夜冷冷轻笑,继续道:“不杀你,我觉得比较可耻。”

    今天换做是药宗,就算对方不对混元圣鼎有想法,他依然会动手,更何况,他现在还是有想法的那个。

    “你……”

    “本来我听欣赏你的炼药术,现在,没必要了!”冰冷蚀骨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刀剑插入血肉的声音响起。

    吾邪这一剑,直接插在药宗心脏,不偏不倚!

    药宗全身僵住,他伸手指着离夜,吾邪剑拔出,离夜漠然转身。

    她刚才看到药宗对丹药痴迷的时候,有那么一个念头,北宫家族少一个绝佳的炼药师。

    但现在,她那个念头已经化作乌有!

    她不需要这样的人,成为北宫家族的炼药师,有超凡的炼药术如何,这种人,她不需要,连活着的必要都没有!

    大地剧烈震动了一下,药宗踉跄倒在地上,脚边一道裂缝,骤然加大,他半个身体都掉到了裂缝中间。

    离夜没有再去看药宗,看了看四周,眉头紧皱,现在想个办法出去才行,这里已经开始毁灭。

    他们到的这个地方,既然是寻找神品之物,现在东西已经被拿走了,这片天地,就是去了它的作用,所以它正在一点点毁灭,消失。

    离夜站在水池边,目光最终放在水池中间的高台上。

    不管四周如何震动倒塌,只有高台一点事情都没有,她飞身走上去。

    走到高台旁边,在合并的高台上,她看到了熟悉的图腾。

    “难怪!”木盒早已消失,只有图腾在上面。

    药宗刚刚拿走木盒,靠近药宗的地方,就出现了出口,其实木盒不是神品之物,而是离开这里的出口!

    站在这里,离夜嘴角不禁抽搐,不知道是谁弄出这么个地方,但是弄出这么个地方的人,还真是太古怪了。

    离夜抬起手,放在高台图腾上面,图腾闪耀出光芒,随即消失。

    高台上,出现一层层阶梯,不远处,出现一个光点。

    离夜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走进去,在她走下阶梯的同时,高台恢复原状,而是洞内的一切都在毁灭消失。

    沙漠,沙丘,山壁,全部化为虚无,化作点点烟尘,往空中飞去。

    慢慢的,洞里的一切也开始消失,墙壁上的图腾,地上,池水,高台,没有一样,能逃过消失的命运。

    药宗托着重伤的身体,他挣扎着想要拿出丹药,但是他的双腿已经开始随着地面消失,一寸一寸。

    “不,不,我要离开这里,要离开这里!”

    从脚上,膝盖,大腿,腰……消失的地方一点点往上蔓延。

    药宗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消失,可却无法阻止,他也阻止不了。

    金黄色的沙滩上,海浪一阵接着一阵扑打而上,黑衣少年扭头看着周围,脸上露出疑惑。

    离夜站在海边的沙滩上,从那个出口走出来以后,就是这么个地方,她也不知道这是哪,不是孤岛,不是出发去孤岛的海边。

    “啧,还一个人都没有。”离夜叹了口气,她是出来了,可是不知道到了个什么地方。

    她的话刚落下,高大的身影大步走来,双手叉腰站在三丈之外。

    “我不是人?”

    离夜惊讶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人,然后大步走过去,看着面前的人,无奈摇头轻笑。

    “真是的,好像每次都是你在等我。”按照他的性格,应该早走了吧。

    男人哈哈一笑,拍了拍离夜的肩膀,“我剑寻必须够义气,你要是以为我死了怎么办,而且我也不是特意等,谁知道你走出的会是什么地方。”

    离夜不以为然摇头,调侃笑道:“你哪里有那么容易死。”

    在沙漠的时候,就知道他能找到出去的地方。

    剑寻扔给离夜一个白眼,转身指了指四周,“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不知道,不过我也要回天龙国了,你打算去哪?”离夜蹙了蹙眉头,每次想起乾护法的话,她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要快点回去,看到北宫家族没事,她才能安心。

    日月殿,日月殿能在天龙国帝都掀起什么风雨,夙皇会让他们……等等,夙皇!

    离夜神情突然怔住,她忘了一个最重要的人,夙皇!

    日月殿想要对付北宫家族,皇权肯定不允许这样,但乾日当时那么信誓旦旦,夙皇肯定也参与了这件事情!

    该死的!

    “去了那么个怪异奇特的地方,我想回家了,可能要很长时间才能到四国来,你……”剑寻话说到一半,就发现离夜的不对劲。

    “发生什么事了?”离夜怎么这么紧张?

    离夜扯出笑容,拍了拍剑寻的肩膀,神情恢复平静,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

    “你回去我就不送你了,刚刚突然想起来,家里的老头让我办点事。”夙皇,夙皇和日月殿联手吗?

    就为了对付北宫家族,夙皇和日月殿联手?

    剑寻狐疑看着离夜,他真的没事吗?刚刚的表情,他可从来没见到离夜那样,可现在又看不出什么不对劲。

    “事情有点急,我先走了。”离夜匆匆转身离去,她必须要快点回去,用最快的速度!

    夙皇,夙皇若是真的联手日月殿,让北宫家族出点什么事,她一定一定要让整个天龙国陪葬!

    剑寻伸手想再叫离夜,可离夜眨眼就走出了百米,他想叫也来不及了。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剑寻喃喃自语,然后摇摇头。

    有什么事情,能难住离夜,他还是早点回去。

    剑寻转身看向蔚蓝的大海,这一次,到这边来遇到的事情还真是不少,还认识了一个叫北宫离夜的,有趣,有趣!

    “那么个地方,到底是谁创造出来的?啧,这世界上,哪里能每件事都说清楚,还是赶紧回去好了。”剑寻点点头,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离夜匆匆离开海岸,她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最后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她还在地麟国,只不过是在另一片海域。

    而且更加让人惊讶的是,前往孤岛的人,一个月前就离开了。

    一个月,离夜来不及细想,明明自己只是多停留了一会,就过去一个月。

    她现在只想快点回到天龙国,回到北宫家族。

    地麟国到天龙国,她现在还不能凌空飞行,要怎么才能快速回去?

    该死!应该早一点突破神化,这样就能早点回去!

    就在离夜着急之际,储物手镯闪过一道弧度,透明的水晶盒子出现在面前,盒盖打开,将离夜吸了进去。

    天地间,一道耀眼的光束,一闪而过,速度极快往天龙国的方向飞去。

    红衣稀薄,轻轻遮掩着娇嫩的身躯,佳人半卧在天蚕丝被上,脚踝稍稍提起,发出悦耳的声音,玲珑身姿若隐若现,妩媚颠倒众生的容貌,目光迷离,修长白皙端起酒杯,放到那香艳红唇处。

    一杯饮尽,白皙的脸颊浮现出淡淡绯红,她轻咛一声,声音划入心中,听了的人只怕一颗心都融了,她不用多加不用刻意,妩媚之姿,就能让天下男人臣服。

    这样的情景,是男人看了,只怕都会欲火难耐,大骂一声妖精!

    然而坐在床对面的男人,面无表情看着床上妩媚动人的女人,稍稍握起的双拳,已经出卖了他的心情。

    这样的尤物,是男人都会动心,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又怎么会例外。

    只是这个女人碰不得,多少次他想碰,最后连衣角都没碰到!

    “怎么,殿主今天还是要陪月兮一整天吗?”酥麻的声音撩娆在耳,床上的女人妩媚一笑,四壁顿时黯淡无光。

    欧阳圣猛地站起身,注视着床上的佳人,双眼已经在喷火,可最终他只是握了握拳头,将双手负在身后,艰难往床边走去。

    “月兮,为什么这么多年,你总是想着离开日月殿,即便当年你是被强迫而来,如今,这么多年过去……”

    “这么多年过去?”月兮呵呵轻笑,笑声中尽是嘲讽讥笑,“欧阳圣,你把自己当成什么了?日月殿殿主?呵呵,好讽刺的称呼,不过是一条狗罢了!”

    他以为自己多高贵,多尊敬,风启大陆他是风光无限,实际上,也不过只是听命于人的狗!

    “闭嘴!”欧阳圣双眼中燃烧着熊熊火焰,这次不是欲火,是怒火。

    月兮的话,明显戳到了他的痛楚,让他愤怒不已!

    “让我出去!”月兮放下酒杯,妩媚的神情消失,绝美的容颜上,一片冰霜。

    欧阳圣咬咬牙,见月兮还是不死心,他咬牙切齿道:“你出去,等本殿主灭了北宫家族,自然就放了你。”

    话落,他转身离开,厚重的石门缓缓开启,欧阳圣大步走出去。

    石门开启后才能发现,这有着精致布置,华丽摆设的房间,是一间密不透风的石室,而月兮就是被关在这里面。

    只是看她怡然自得的模样,显然这样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欧阳圣走出去后,月兮狠狠将酒杯扔到地上,随即大袖一挥,身边所有东西全部扫落在地,大片雪白也在此时暴露在空气中。

    过了好一会,愤怒的模样,才又慢慢恢复,变回那妩媚动人的月兮。

    “北宫离夜,我已经把药宗留给你了,你可要活着。”妖媚动人的声音响起,藕臂提起一角真丝棉被,将动人的身躯遮住。

    迷人双眸缓缓合上,房间内再没了动静。

    欧阳圣愤怒走出石室,乾日早早就在等着他,看到他愤怒走出来,没有任何惊讶,显然他也不是第一次这样走出来。

    “殿主,她还是不肯妥协吗?”乾日看了一眼封闭的石室,四周布满了高手守护,以月兮现在的实力,想要离开,根本不可能。

    欧阳圣重重哼了一声,大步往前走去,“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她自由惯了,要不是输了一场,又怎会限制在这里。”

    这些年她想离开这里,又不是一次两次,这次她竟然还勾结上了北宫离夜!

    “可是,殿主明明有很多机会可以杀了她不是吗?”乾日皮笑肉不笑看着欧阳圣。

    欧阳圣没有回答,大步走在前面,速度极快。

    乾日被甩在后面也没气恼,又继续跟上欧阳圣的步伐,淡笑道:“殿主,我们可以走了。”

    “可以走了?”欧阳圣终于停下了气冲冲的步伐,转身看着跟上来的乾日。

    这么快?

    “一个月的时间,去地麟国的人都回到了原位,三国不会有机会援助,而且那些人都已经准备好了,夙皇早就已经迫不及待。”乾日冷冷笑道,没想到他们没有抓住夙琉展,反倒是抓住了夙皇。

    这个皇帝,不是一般的疑心病重,不过要不是这样,他这些年也不会做那么多蠢事。

    有了一个北宫家族,还想建立其它家族牵制甚至是打压,放弃一个让他们一世无忧的家族,培养两个不值一提的家族。

    夙皇还真是吃饱了撑的!

    十年的时间,打压北宫家族,北宫家族的确是被成功打压,他培养的势力,也的确是日益强大。

    可惜,一个北宫离夜,就让这一切,付诸流水。

    他用十年想改变事,最后又回到原位,可是,夙皇亲手撕开的裂痕,永远都无法修复!

    如今的北宫家族,早已不是十几年前,那个一心维护皇权的家族。

    谁会在被人打压放弃,狠狠遗弃以后,还效忠于那个人?

    “那就让他再急两天。”欧阳圣冷冷一笑,四国最强的就是天龙国,现在嘛,不值一提了。

    在他们放弃北宫家族的时候,就这个最强,早就被人踩下去了。

    “你是想再晚几天,不过那位不同意,让我们早点去。”乾日继续说道,他也想晚点,好好教训一下夙皇,但是那位有令,他们不得不从。

    欧阳圣皱了皱眉头,看着乾护法,“那位?他这么早就过来了?那他过来的这段时间,找到那个人了吗?”

    他们找了这么多年的人,不会那个人刚到就找到了吧?

    “不知道,不过应该没有,我们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找到,他才来几天而已。”乾日摇头说道,那个人要是怎么容易找到的,他们哪里用找这么多年。

    欧阳圣点点头,松了口气,他们找了这么长时间没找到,那位要是一来就找到了,只能说他们无能。

    “不过,还有一件事。”乾日眉头皱紧,神情是那般的不满和不甘心。

    看到乾日脸上的表情,欧阳圣疑惑问道:“什么事?”

    什么样的事,能让他有这种表情?

    乾日看着欧阳圣,过了一会,才缓缓说道,“那位说,北宫家族的族长,北宫弑,如今的实力,是神化!”

    话落,四周顿时鸦雀无声,欧阳圣整个人像是被点了穴一样,僵硬在原地。

    ------题外话------

    更新了更新了!表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