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争夺!
    后面赶上来的凌剑锋他们,刚走进山洞,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十几个人站在石柱上,就和木头人一样,看着脚下一动不敢动,脚下的石柱在一层层掉落。

    在石块脱落的地方,闪烁出耀眼的金红色光芒,那颜色就跟他们进来的时候,图腾上照应的光芒一模一样。

    一层层石块正在脱落,奇怪的是,站在石柱上面的人,就像是被粘住了一样,看到石块脱落,他们只能站在上面,什么都不能做。

    石柱上的人满头大汗,哭笑不得以别扭的方式站着。

    不是他们不想离开,是根本离不开!

    脚下像是有股吸力不让他们离开,连身体都动不了,全身僵硬。

    他们几个慢慢走到离夜身边,指了指池水上的人,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几个人又一次后悔,一开始就应该跟着离夜一起走进来,他们现在在最后,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离夜无声看向走到身边的人,目光扫视了他们几个一眼,仿佛在无声的问。

    你们几个,怎么这么晚?

    西陵云满脸无奈摇摇头,他们也不想,可谁知道后面的路那么窄。

    “他们走上去,然后就变成这样了。”离夜嘴角微抽,然后收回目光,指了指石柱。

    她也不知道这些石柱怎么了,这些人一站上去就变成这样,而且他们好像还动弹不得,这些石柱,不是让人踩上去拿木盒的?

    可也不会无缘无故弄这么多石柱在这里,差不多有好几十根,遍布池子各处,密密麻麻。

    去拿神品之物,要用这么多石柱?

    “果然好东西不能乱拿。”南门紫竹笑的无比甜美,目光扫视了一眼兢兢战战矗立在石柱上的人,忍不住发笑。

    他们这个时候的这些动作,真的好滑稽,像是被点穴一样站在上面,根本不敢乱动。

    “有句话叫热锅上的蚂蚱,说的是不是他们?”龙子筠笑呵呵问道,他们那表情,实在是太好笑了。

    几人相视一看,眼中都有笑意,有些时候,还是别冲动。

    站在水池旁还没踏上石柱的人,刚才懊恼自己怎么不是第一个冲上去,看到这一幕,此时心里,那叫一个庆幸。

    幸好他们晚了一步啊!

    一步之差,就有着天与地的差距,站在上面的滋味,肯定不会好!

    等会还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们还是在这里站着吧,这里的风景比石柱上好多了!

    站在石柱上,兢兢战战的十几个人,这个时候才想明白当时北宫离夜,还有日月殿的两队人,比他们早来那么久,为什么没人行动,他们要不是被神品之物冲昏头,现在也不会站在石柱上。

    石块还在一层层脱落,石柱上的光芒,照应着水面,石块脱落的地方,光芒耀眼,然后石块像是树皮脱落一样,全部掉光。

    水池中,红色池水波光粼粼,照映着一根根光柱,光芒在石柱上流转,照映着偌大的山洞。

    “这,这是什么?”琴宗怔怔看着,怎么石柱之下,是光柱。

    “还没完。”舞宗指着水池中央凸起一尺高的光柱。

    光柱上的光芒几度流转,过了一会,光柱失去了光芒,紫色的水晶柱映入所有人眼中,四周的震动平复了下来,一切宛若没有发生过。

    池旁众人呆呆看着紫色水晶柱,水晶柱上细纹密布,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上面的细纹,其实就是他们门口看到的图腾,不过每根石柱上,只是一部分的图腾,并不完整。

    “妈的!搞什么鬼?”

    “还以为有什么危险,结果什么都没有!”

    “哈哈,没事,没事!”

    ……

    咒骂和庆幸的声音不约而同响起,刚才还气氛紧张的池水旁,此时一片沸腾,每个人又开始跃跃欲试。

    站在石柱上的人继续往高台走去,池边的人急忙走上池水中凸起的水晶柱。

    所有人一拥而上,眼中的贪婪,迫不及待,尽显无疑!

    神品之物!神品之物是他们的!

    确定没有危险,他们每个人的目光和注意力,全部都在高台的神品之物上面,只要能得到,得到就好!

    得到了,风启大陆就将是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是他们的,他们的!

    每个人都变得疯狂,他们迫切的想要得到,迫切想要变强,迫切想要达到那个无法攀登的高度。

    以前可以不想,现在就不一样了,神品之物就在眼前,他们不可能放弃。

    神品之物的吸引,能让多少人不顾一切,哪怕前面是无底深渊,他们也会毫不犹豫跳下去!

    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走上水晶柱上,童氏一族的人开始着急,为首的人沉默站在着,没有他的命令,他身后的人谁也不敢动手,只能着急着。

    混乱的场面再次开始,这是比在山峰之顶,更加激烈的争夺。

    神品之物就在眼前,只要打开木盒,就知道是不是混元圣鼎,又或者是其它什么东西,总之,它是神品之物,不管是什么,都能引起不小的轰动。

    “乾护法。”日月殿这边的人看着几乎每一根水晶柱上都站着人,走到乾护法身边叫道,他们这是还要继续等下去?

    这些人要是走上高台,木盒就会落在他的手上,乾护法怎么一点都不着急。

    “急什么,现在木盒落在谁手上,谁就得死。”药宗淡淡笑道,神品之物,谁也不会放弃,被谁拿到,换来的就是这里所有人的围攻。

    在这绝品的至宝面前,什么都是扯淡,抢到就是赢!

    “砰!”

    “哗啦!”

    “啪!”

    争乱下,一个接着一个的人,被打落红色池水中,落下去的人,连一身湿透都顾不上,直接往高台的方向游去。

    站在岸边的人,惊的下巴都脱臼了,目瞪口呆状。

    去争夺的人之中,好多都是在风启大陆有一定地位的人物,可他们现在,什么都不顾,被打下去,二话不说就往前游。

    台柱上的人,看到水里行走的速度比他们更快,脸上露出狰狞,直接动起杀招!

    激烈对战一触即发,原本吵乱的场面,变得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天呐,神品之物的吸引力也忒大了。”南门紫竹吞了吞口水,这些都是风启大陆举足轻重的人,地位,名声,皆在一流之位,可现在……

    说出去都没人相信,这些人还会让人看到如此狼狈的一面,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你不想要?”东方红袖睨视了一眼南门紫竹,他们谁都想要。

    要是真的抢起来,他们情况不会比这么人好,神品之物啊!

    “只不过,这些这些台柱出现,还是紫色水晶,池水更是红色的,会一点事情都没有?”西陵云警惕看着池水,忍住冲上去抢神品之物的冲动。

    就像东方红袖说的,谁不想把神品之物抢过来,但这个时候神品之物在谁手上,那谁就倒霉。

    自相残杀总好过被一群高手追杀,那样就算得到神品之物,说不定也只是碰一下,他们不是不争不抢,而是在等!

    离夜沉默站在池水边,这混乱的场面,离夜却格外沉默,眸子盯着面前池水。

    “啊!”

    一声惨叫响起,紧接着就是痛苦的嘶吼,巨大的声音,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映入眼帘的一幕,他们猛地后退一步。

    红色水池中的人,痛苦嘶吼着,双手开始撕裂身上,甚至用灵力在撕扯身上的衣服,身上,脸上,很快抓出了一道道血痕,狰狞可怖!

    紧接着,这些伤口碰触到红色池水,伤口开始腐烂,隐约可见白骨。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后背阵阵发凉,看着池中的人,他们才刚刚游出不到一米,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轰隆隆——”

    池水开始震动,紫色水晶石柱不停摇晃,站在水晶柱上的人,脸色顿时苍白。

    一道道波纹从红色池水上散开,慢慢形成一个巨大漩涡,将池中挣扎的人吸入漩涡中心,最后消失不见。

    “老天!”

    刚松了一口气以为只需要争夺就能得到神器的人,此时一阵后怕,情况根本不是那样,还没有结束,一切都没结束!

    前来争夺神器的人已经少了大半,可一切还没结束,事情还在继续着。

    “你们看他们脚下的柱子,是不是在慢慢往下降?”东方白衣大步走到池边,一本正经指着紫色水晶柱子问道。

    柱子在下降!

    的确是柱子在下降,刚刚一尺高柱子,现在不到半尺,可还在下降,一点一点,就像是把柱子上的人,从地面落下地狱那样。

    “不,松开,松开!”

    “救救我们,求你们了!”

    “神品之物是我的,我的!”

    ……

    一声声呐喊响起,站在石柱上的人,脚下就像是被什么东西黏住,他们无法逃离,只能看着自己一点一点,被拉下这红色池水。

    当池水淹没他们的胸前,他们也开始奋力挣扎,撕扯着自己,身上出现一道道狰狞可怕的伤口,红色池水渗透伤口,伤口开始腐烂,他们好像不知道痛,依旧继续着动作,最后他们整个人没入水中,消失在漩涡中央。

    池面上的人全部吞噬,连半个都没留下,池水慢慢停止旋转,变得平静,然后脚下阵阵晃动,水面被荡开一层又一层涟漪,没入水中的紫色水晶柱,再次出现,保持它的一尺高度。

    池边看着的所有人都傻眼了,看着那些人一个个被吞噬,他们只能看着。

    在这种时候,别人死总比自己死好,只是,这个看上去没什么的池子,现在看起来,太过恐怖!

    不少人稍稍往后挪了一步,脸色阵阵苍白。

    太可怕了,刚刚的那些人不是死在别人手上,是死在自己手上。

    他们那么疯狂的撕扯着自己,撕扯的动作,好像不是对待自己,好像是对待仇敌一样,半点都不留情,即便是身体腐烂,谁也不曾停下过动作。

    这是个怪地方!怪地方!

    “果然还是要冷静。”童氏一族的人此时无比庆幸,他们当时要上去,现在的下场,只怕也是这样,没有半点回转余地,想逃都逃不了。

    一个个高手,就这么被一个池子给吞没了,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药宗,能看出来池子里的水是什么毒吗?”乾护法握了握拳头,心里在阵阵后怕,只差一点,就一点。

    要是还晚一点,他就带人走上去了!

    到了这个池子上,好像就有某种吸力,让他们无法动弹,挣扎不掉,所有人都会死在池水里。

    药宗皱眉摇头,是毒的话,怎么可能一眼就看出来,还是这么古怪的池水。

    西陵云扭头看向离夜,他呢?他有没有看出来?

    离夜看到西陵云的目光往自己这边看来,她耸耸肩,她又不可能什么都知道,目前也看不出来,池水到底有什么不对劲。

    “妈的,神品之物不让我们拿,这里又没有出口,难道想把我们永远困在这吗?”愤怒的声音从队伍里传出来。

    神品之物就在眼前,他们拿不到只能看着,他们想要离开这个恐怖怪异的地方,又没有出口,连出口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好好第一个人都要被逼疯了!

    “得不到不如毁了!”

    愤恨之声响起,那酸溜溜的语气,明摆了是自己得不到,也不想让别人得到。

    没有理会他们的争吵,离夜转身看着墙壁上的图腾,这里到处都是图腾,这里的更是比之前见过的复杂。

    妩媚眸光注视着离夜,见他往墙壁上看去,稍稍侧身,看向山壁。

    图腾,到处都是图腾,不知道这些图腾代表的意义是什么,可每种图腾形成,都是一种意义。

    “月护法,这些图腾有什么不对劲吗?”琴宗时刻注意着月兮,她看向图腾的举动,琴宗肯定是第一个发现的。

    月兮垂下眼皮,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没有情绪的声音响起,“北宫少主在看,我只是好奇他在看什么。”

    北宫离夜在看图腾?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看向离夜,他们这才发现,自从进入这里,北宫离夜就显得异常的沉默,玄机城那边也没有任何动静。

    这些图腾有什么不对吗?

    所有人转身看向山壁,细细看起图腾,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

    离夜无声看了一眼月兮,见她也看向这边,妩媚个眸光溢出笑容,离夜无奈摇摇头。

    她以为自己看这些图腾是找到办法,想让其他人帮忙一起看,能早点找出办法,离开这里或者得到神品之物,只可惜,自己不是找到办法,就是好奇想看看这些图腾。

    月兮见离夜摇头,妩媚眸光透出一丝懊恼,那情绪很淡,淡到让人无法发现。

    她是不是把北宫离夜,看的太高了?

    琴宗站在一旁,看到两人之间的互动,妒意在心里翻腾。

    北宫离夜!

    “哼!”

    琴宗愤怒握拳,重重砸在山壁上,发泄着心里的怒火。

    一向视他为无物的月护法,为什么对一个北宫离夜如此在意,他只是一个小子而已!

    “轰!”

    惊天巨响突然响起,池中炸开水花,一个紫色的水晶柱轰然炸开,没有一点预兆。

    听到这一声巨响,大部分人如同惊弓之鸟,猛地往后退去。

    水晶柱粉碎散落池中,最后消失,池中石柱少了一根,这一根破碎,就再也不曾出现。

    离夜站在一旁,眼中闪过光亮,原来是这样!

    一个声音同时响起,“原来如此!”

    药宗整个人变得兴奋起来,转身看向山壁,再看看石柱,原来如此,竟然是这样的!

    嘎?

    众人还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就看到药宗凝聚出灵力,身影在山壁中闪过。

    “北宫离夜!”凌剑锋叫道,他看到了药宗出声前一秒,北宫离夜脸上了然的表情。

    那明显就是他懂了,还在药宗之前,也许这个神品之物,真的是混元圣鼎,所以有些事只有炼药师才能看明白。

    “轰!”

    药宗一拳击打在山壁上,周围又是一阵巨响,池中红色池水宛若炸开,一个紫色水晶柱再次消失!

    离夜眯起眼睛,看着药宗的身影,青色灵力充斥全身,她的速度如同闪电一般,在药宗落下之际,抢先一步一脚踏在山壁上面。

    水池中又一声爆炸响起,水晶柱碎裂,红色池水却不曾出现半点波动,涟漪都不曾荡开。

    “你也看出来了!”药宗难以置信的看着先他一步的离夜,这不可能,北宫离夜为什么会看出来?

    “怎么,只准你药宗明白,不准小爷懂吗?”离夜嘴角勾起弧线,脚下一点,身影顺着山壁,往另外一个方向飞身而去。

    药宗看着离夜走去的方向,脸色大变,可他这个时候来不及去想,北宫离夜为什么会看出来其中奥妙。

    他能知道这些,是当初看过那本记录着混元圣鼎的古籍,再结合外面的图腾,才发现的原来这个水池只有一条路!

    只有一条正确通往中央高台的路,那是贯串整个图腾最重要的一笔!

    山壁上布满图腾,这些图腾比外面的复杂,其实把复杂的部分撇开,就是一个残缺的图腾,这个残缺的图腾,只缺了一笔,就整个图腾最重要的一笔。

    这一笔,就在这个池子里面的紫色水晶柱上,只要把多余的石柱毁掉,这个山洞,就是个完整的图腾。

    只要出现完整的图腾,高台就在面前,不会再有任何阻力阻止!

    可北宫离夜是怎么看出来的?

    “他们到底看出了什么?”古火看向风千,她怎么看不明白,她懂阵,也能摆阵,可这些,真的看不懂。

    风千一头雾水摇头,他也不知道,这洞里的人,看懂了一切的,应该只有这山洞里,一前一后走过的两个人了。

    不过,他们少城主是走在前面那个!

    药宗愤怒,一开始,他以为北宫离夜只是碰巧,不可能会看出来,现在,他不得不承认,北宫离夜看出来了。

    每次都能抢先自己一步,在前面找到正确的地方击碎石柱!

    离夜每一步都恰好的击打在山壁上,紧接着紫色水晶柱就会碎裂。

    水晶柱上都有着图腾,裹在上面的石块虽然掉了,但是图腾还在,石柱上的图腾对不上山壁上的,所以只要稍稍用力击打,图腾错误的石柱就会碎裂,留下图腾对的石柱。

    她能看出来,是在那个山洞里,曾经近距离看过那个小图腾,再加上进来时候门口的图腾。

    谁能想到,这是第三个图腾,是以一个洞形成的大图腾!

    其他人没能发现这点,是他们只见过一次图腾,也发现不了图腾中间最重要的一笔,可以说,那是只有炼药师才能发现的。

    药宗见离夜总能抢先一步自己,干脆换了个方式,在离夜打碎一个水晶柱前,他早早就等在另外一个,等离夜打碎那个,他立刻就打碎自己面前的。

    这种方式虽然说很没面子,可总比一直跟在离夜身后,追着她的脚步要来的好。

    他们在做什么?

    没有谁懂,日月殿的人不懂,童氏一族的人也不懂。

    他们只有看着,看着水晶柱一个个消失,渐渐的,随着水晶柱的消失,所有人眼皮一阵抖动。

    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这一刻,他们怒了!

    “靠!这也太欺负人了!”

    “这种事也就炼药师能这么快看明白。”

    “他娘的,弄出这么个地方的人,确定自己不是在整人?”

    “今天我们之中要是没有炼药师,不就永远出不去了!”

    “也不是,北宫离夜不是炼药师,他不是也看懂了吗?所以还是有机会的。”

    只是时间问题!

    看到北宫离夜,大部分人心里平衡了不少,他们是没明白,可北宫离夜看明白了,所以,也不是就欺负他们。

    能看懂的人,始终会看懂!

    蓝非曰他们几个眼角不停抽搐,他们错了,这地方是真的欺负他们这些不懂炼药的人。

    谁说北宫离夜不是炼药师了?他自己说过?

    “有没有搞错。”南门紫竹忿忿道,这不是欺负人吗?

    非得在图腾上做文章,他们这些不懂得混元圣鼎的人,怎么可能看的明白,北宫离夜还真是炼药师。

    在日月殿的时候是看出来了,心里还是不肯定,现在不用在疑惑,这家伙就是炼药师!

    “我们还是很吃亏的。”东方白衣叹了口气,谁让他们都不是炼药师。

    西陵诺他们几人附和点点头,就是这样!

    这就是在欺负他们!

    “看来差不多了。”蓝非曰指了指池面上,没有规律摆列的紫色水晶柱,满池的水晶柱,现在只剩下十几根。

    “轰!”

    “嘭!”

    “嘣!”

    一声接着一声,红色池水上的水晶柱越来越少,所有人的目光越来越灼热,但他们知道,能拿下木盒的人,只有摧毁水晶柱的人,他们争夺木盒的机会,就是他们把东西拿下来!

    “做好准备。”乾护法沉声道。

    不能让北宫离夜拿走神品之物,他已经够天才了!

    北宫家族也不用再出一个炼药师!

    “是。”他身后的人点点头,他们知道神品之物有多重要,知道这东西不能让北宫离夜拿走。

    月兮不以为然轻笑,目光落在离夜身上,看来,她把希望放在北宫离夜身上,也可以放心了,这家伙,总能给人惊喜。

    玄机城这边,风千他们也同样变得认真起来。

    “保护少城主。”风千注视着乾护法,认真严肃道,这个时候,日月殿对神品之物势在必得。

    “是。”他身后的所有人应道。

    随着水晶柱的减少,气氛也越来越紧张,所有人都等待着木盒被拿起的那一刻!

    “轰!”

    终于最后一个水晶柱击碎,剩下的水晶柱是上,同时闪烁出耀眼的光芒,于此同时,山壁上的图腾纹路,也展露出璀璨光亮。

    所有人都被包围在图腾之中,光芒照映在他们身上,脸上,然后光芒的颜色开始增多。

    一色,两色,三色……

    众人屏住呼吸,眼睛都不曾眨一下,全神贯注看着高台上的木盒,霞光增多,是金红色光芒消失,一道道霞光不停增加,直到最后的九色,停了下来。

    九色?

    离夜皱了皱眉头,看着高台上的木盒,外面的时候,他们看到的是十色霞光,现在怎么会只有九色,然后就不不曾增加?

    见离夜发呆,药宗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急速往高台飞身而去。

    “离夜,你在干嘛?”南门紫竹他们急了,这个时候还发什么呆,他再不动,神品之物就要被药宗拿走了!

    “只有九色?”离夜低头思索,不对,应该是十色,不是九色,还差一步!

    还差一步!不能拿!

    离夜猛地抬头,见药宗距离木盒不到一米,神色微变,“住手!”

    药宗冷冷回头冷笑看了一眼离夜,肆意大笑道:“北宫离夜,本宗一定会让你知道日月殿的厉害!”

    眨眼,药宗稳稳落在高台上,走到木盒旁,拿起放置在高台上的木盒。

    众人眼中露出滚烫,神品之物!

    药宗得意洋洋,如珍宝一样,拿着手上的木盒,迫不及待想要打开。

    就在他刚刚触碰到木盒盖的时候,惊天动地的声音响起,山崩地裂之声如排山倒海般,轰然而至!

    “轰隆隆——”

    “嘣嘭!”

    “噼里啪啦——”

    “哗——”

    山壁上,如蜘蛛网一样布满道道龟裂,滚滚碎石从头顶掉下,山洞摇摇欲坠,仿佛随时就会倒塌。

    脚下大地仿佛随时会塌陷,这比水池中发生的动静更可怕!

    几乎是药宗拿起木盒的瞬间,立刻就发生了!

    “怎么回事?”

    “怎么会这样?”

    所有人顿时慌了,这种动静,比起刚才的还要恐怖可怕!

    盒子难道是盒子?

    所有人看着药宗,他刚拿走盒子,这里就变成这样!

    山河崩塌的声音还在耳边继续,仿佛是死神在耳边召唤他们一样,药宗到底做了什么,不是已经完成了图腾,还会发生这种事情!

    “该死!”离夜咒骂道,这该死的药宗还真是被神品之物冲昏头了,十色霞光只出现九色,他居然还去拿,就是找死!

    离夜的身影稳稳落在风千身边,脚下剧烈晃动,眼看着这个地方就要倒塌和塌陷。

    药宗紧紧抱住木盒,回到乾护法他们身边。

    “护法,神品之物!”他拿到了!

    月兮看着兴奋不已的药宗,怒瞪了着他,“蠢货!”

    十色霞光,只出现九色,肯定是不对劲,北宫离夜让他住手,他居然还把东西拿了!

    “打开木盒,快!”乾护法催促道。

    乾护法心里此时就只有神品之物,其他人的性命,他全然不顾。

    药宗摇摇头,一脸苦闷,“这东西,打不开。”

    打不开!

    三个字如同晴天霹雳,他们到里走一趟,死了那么多人,最后就找到这么个打不开打破盒子!

    山崩地裂,山壁上的裂痕越来越大,脚下也震开半尺缝隙。

    “怎么办!今天要死在这里不成?”

    死?他们什么都没得到,就要死在这里!

    “找,找出口!”

    他们这些人中,都是经历过风浪的,越到这个时候,就知道冷静才是王道,慌张起来,说不定死的更快!

    山河倒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脚下的晃动越来越厉害!

    每个人都在四周寻找着出口,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别说出口,就连他们进来的地方,都消失不见,他们在一个没有出口,连入口都没有的地方。

    “轰隆隆——”

    山壁的裂缝骤加大,一道光亮渗透进来,所有人脸色顿时苍白,没有半点血色,这里就要塌了,出口!出口在哪?

    四壁支离破碎,整个山洞随时都可能倒塌,他们急切想要找到出口。

    神品之物,说日月殿手上的神品之物!

    找出口的同时,所有人的目光,还时不时落在神品之物上,这东西,等他们出去,一定要抢到手!

    日月殿已经够强了!

    “嘭!”

    头顶一声巨响,所有人猛地惊醒,第一反应,立刻抱住头,往支离破碎的墙壁走去。

    “主子!”罗刹着急看着离夜,他们现在该怎么办。

    离夜目光环视着四周,一定有办法,总不能死在这里,忙活了半天神品之物没得到,还把命搭在这,这种亏本的事她可不做!

    突然,一股咸腥味扑面而来,众人猛地一怔,扭头看去,光亮渗透墙壁,溢进来阵阵咸腥味。

    暖日的海风渗透进裂开的缝隙,迎面吹拂而来,吹散了洞里紧张的气氛。

    光亮,海风,所有人脸上一片热切,仿佛看到了活着的希望。

    出口!离开这里的出口!

    不是幻觉,那是真的出口,眼睛可以骗人,但是这海水的味道是骗不了人的。

    “走!”离夜指了指光亮处,认真的脸上,目光注视着高台,还有一步,只差一步而已。

    十色,到底怎么样才是能十色?

    不少人已经走了出去,离夜和玄机城的人,正要离开,乾护法箭步走到她面前。

    “北宫离夜,你想就这么走了吗?”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就让北宫离夜死在这里,这种机会并不多。

    趁着这个洞还没塌陷,就让北宫离夜永远留在这里!

    “乾日!你别过分!”西陵诺怒看着乾护法,他们已经得到了神品之物,现在还想对付离夜。

    乾护法咬咬牙,指着离夜,“杀我日月殿那么多宗师,你以为,你能离开?”

    当时不找他算账,他以为他现在逃得了吗?

    “轰隆!”

    一块山壁轰然倒塌,砸落在地上面,巨大动静从四面八方袭来。

    洞内,其他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日月殿和四国的队伍。

    “你们先走。”离夜淡淡开口,语气中听不出半点情绪。

    “离夜!”所有人齐声叫道,这种时候还让他们先走,日月殿的人都在这里,他一个人怎么能应付。

    离夜稍稍转身,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日月殿想玩,小爷就陪他们玩玩,你们先出去。”

    看到离夜嘴角勾起的弧度,几人微微一怔,心里担忧,莫名消散。

    “我们先走,主子一定有办法。”罗刹坚定说道,然后往缝隙的方向走去。

    他们现在留下来,说不定还会拖累主子,主子让他们离开,肯定能全身而退。

    风千看着罗刹远去的背影,不由的惊讶。

    他知道做出这个决定很难,只怕罗刹宁可自己死,都不愿意自己一个人离开,但是这种时候,少城主让他们走,他们若是留下,便是拖累。

    一个人,要走也方便。

    其他人尽管迟疑着,但回想起离夜刚才露出的笑容,他们心里的迟疑也随之消散。

    他是谁啊,北宫离夜,北宫离夜只有让别人吃亏!

    留下,只会拖累他!

    日月殿的人讥笑看着离夜,这种时候还让其他人离开。

    “别以为小爷让他们离开是有多伟大,乾日,你以为小爷会相信,你会留下来和小爷一起待在这个洞里?”所有人都走了,离夜神情依旧从容淡定。

    她双手抱臂,四周坠落的滚滚沙石,还没靠近她,瞬间就变成了灰烬。

    被猜中了心思,乾日脸色微变,随即恢复正常,“你说对了又如何,只要把你拦下,走不出去,你就死定了!”

    他怎么会留下来,只会把北宫离夜留在这里!

    “杀了他!”乾护法冷声下令,他身后日月殿的护卫,想都不想,直接冲上去。

    十几个护卫站成一线,拦住离夜的去路。

    “我们走!”乾日冷冷一笑,带着三宗转身离开。

    月兮站在一旁,目光看了一眼离夜,然后移到药宗身上。

    “不如药宗一起留下来吧!”离夜冷冷轻笑,长剑从她身边飞过,瞬间出现在药宗面前。

    什么!

    要离开的四个人,停下脚步,警惕看着挡在的长剑,地上的裂缝越来越大,他们再不走,就算不掉进裂缝,山壁裂开的地方,随时就会倒塌阻塞,到时候他们谁也离不开。

    “剑技——烈焰万影刃!”

    清冷声音从身后传来,无数剑刃从空中飞落,迅速将四人分开,然后逼的药宗步步后退。

    他现在想离开,怕是不可能了!

    药宗拿着盒子,不屑看了一眼吾邪,青光之力展现,一把破剑而已,也想困住他!

    “诛神剑式——诛灭!”

    声音继续响起,乾护法猛地往身后看去,看着离夜站在原地,却还能施展招式,脸色的表情简直不敢相信。

    “乾日,为了一件打不开的神品之物死在这里,值得吗?”月兮若有所思看了一眼药宗,转身离开,眨眼离开了洞内。

    琴宗急忙跟上去,见月兮连北宫离夜都不管,高兴的他根本想不到其它。

    琴宗离开,舞宗必定也会走,一下子只剩下乾护法一个。

    他和药宗的距离又有点远,在离夜操控吾邪阻拦的情况下,他想带走药宗和神品之物,那是不可能的。

    乾护法一狠心,大袖一挥,转身离开!

    月兮说的没错,只要能杀了北宫离夜,搭上一件打不开的神品之物,也没什么。

    “北宫离夜,神品之物就当是给你的陪葬品,你放心,你死在这里,总好过回去给北宫家族陪葬!”说完,乾护法转身离开,得意的大笑响起。

    为北宫家族陪葬!?

    被十几个护卫挡住的离夜,猛地一怔,紧盯着离开的乾护法,声音瞬间变得冰冷蚀骨,“你们又做了什么?”

    日月殿,他们要对北宫家族出手?

    不,北宫家族现在还是天龙国皇家依赖的家族,日月殿不会撕破脸,那还有什么可能?

    还有什么可能?什么可能,能让乾日说这种话。

    他敢在四国的面前,对自己出手,肯定就是有十足把握,会是什么?

    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离夜顿时感觉四周冰凉,整个人像是掉进冰窖一般。

    “护法!”药宗看着乾护法离开的背影,失声大叫。

    他们就把他留下了,他是药宗,是尊贵的炼药师,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做!

    “等北宫弑去地狱见你的时候,你就知道是什么意思!哈哈哈……”乾日稍稍转身看了一眼离夜,然后大步走出去。

    ------题外话------

    啊啊啊啊啊啊!来晚了!么么么么!

    今天卡文,然后码字的时候,有些地方不满意,然后又删了差不多四五千,所以到现在才传!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