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拿过来玩玩如何?
    白衣少年完好站在原地,手上长剑,斜指着地上,衣袂随着罡风肆意狂舞,墨丝绑束着高高马尾,在风中摇曳。

    精致五官,绝世之貌,倾国倾城用在他身上,都显得薄弱,眸光中露出的锋芒,宛若锋利的宝剑,唇瓣勾起完美弧度,光华笼罩着的少年,是那般璀璨夺目,光芒万丈!

    磅礴气势隐隐肆意,宛若山岳压顶,让人透不过气来。

    与生俱来气势,冷冽彻骨,绝美容颜在太阳照射下,折射着光华,为他笼罩上一层神秘面纱。

    纤细身影,宛若王者临世,张狂霸气让人挪不开眼,同时也让人不敢直视。

    炎火看着尘烟散去,映入眼帘的一幕,一时间,竟忘了呼吸,太美,真的很美!

    神人之姿,王者之势!这少年,可以说是完美!

    “你怎么会没事?”炎火见离夜身影走来,急忙问道,刚才那样的重击,绝不是中级宗师能够抵挡,她却完好挡了下来,也就是说,他有可能不是中级宗师。

    高级宗师?巅峰宗师?

    炎火能想到的只有这两个,让他相信,这边的人能达到那个等级,不可能!

    神化,那是一种跨越,这边被限制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神化,又何况是如此年轻的小子!

    离夜手持吾邪剑,步步走来,骇人气势肆意狂舞,高高马尾摇曳不停,英姿飒爽。

    炎火脸上露出的诧异,让离夜嘴角的笑意,加深了分。

    身体中,造化诀不在为她隐藏实力,这一次,她将自己全部的实力,展露人前,不再有丝毫隐藏。

    “半神化,不只是你才有的。”离夜笑了,笑的无比完美迷人,眼中情绪却是一片寒霜。

    轰然炸开的灵力,离夜周身的气势变得更为强悍,四周空气稀薄到了极点。

    炎火双眼睁大,瞳孔锁紧,目瞪口呆状看着离夜。

    半神化!

    这少年的实力,竟然是半神化!

    那他的天赋该是多恐怖,看上去不过十几岁的少年而已,半神化!

    离夜淡然轻笑,在玄门之中,她当时就突破了,尽管没能突破神化,却也踏破了那一道门槛,一只脚踏入神化之列。

    半神化!

    是的,就是半神化!

    她是半神化,才能在应对巅峰宗师的春秋有所的保留,还能赢他,巅峰宗师单打独斗,又怎么会是一只脚踏进神化级别,离夜的对手。

    “这……怎么可能!”炎火诧异的看着离夜,四国的人,这么个小小的地方,怎么会还能有人,这么年轻,就达到这个等级!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无害轻笑,“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不管你在四国之外,实力有多强悍,是不是超越了神化这个等级,但是,如今的你,只是半神化。”

    自信锋芒耀眼夺目,看在炎火眼里,他觉得自己的眼睛,被这股锋芒寸寸灼伤。

    只是半神化,他们同样是半神化,真的打起来,谁赢谁输还不一定!

    离夜好像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玫瑰红唇再次轻启,“在同样等级的情况下,我不会输!”

    “等等,你刚刚说的是四国之外。”这个少年知道,他知道多少?

    离夜点点头,停下移动步伐,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十步。

    炎火眸光深沉看着离夜,因为看到离夜神化级别实力之时,露出的诧异和惊讶,此时就如同落入大海,再也看不见。

    他毕竟不是刚出茅庐的年轻人,惊讶过后,那就是另外一番计较。

    “小爷知道你从什么地方来,不然,你告诉我天穹之地是势力,还是地名,小爷就不让你碎尸万段。”离夜如有所思道,她对四国之外的世界,知道的也只有天穹之地。

    天穹之地,纳兰清羽总说她现在还不太适合知道,可现在她想知道,不是让清羽告诉她,是她自己知道,那个地方,到底是什么?

    四个字传入耳中,炎火眼中飞快闪过一丝奇异光芒,脸皮不经意间抖动了一下。

    这点情绪没能逃过离夜的眼睛,就是不知道,是因为她提起天穹之地,还是被这四个字给吓到,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少年轻狂不羁,自信满满,炎火心里却是直打鼓。

    他不知道离夜知道了多少四国之外的事,是不是连他们的来历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这单是绝不允许的,怎么能让四国的人知道他们的来历!

    “妄想!”这点他永远也不会说!

    离夜脸色一沉,寒光从眼中闪过,冰冷目光射来,“不说,小爷就打到你说为止!”

    白色身影一闪而过,箭步出现在炎火面前,炎火也不是轻易就能制服的,只见他不躲也不闪,直接迎上离夜的攻击。

    刀光剑影,两人将灵力运用到身体每个地方,重重打击对方!

    最后,连炎火都拿出了另一件兵器,那是一把黑色长剑,和墨剑不同,它看上去很简单,极为普通,就跟一块钢铁勉强打造的普通兵器,当然,前提是要忽略那骇人的气息。

    在炎火拿出兵器的同时,离夜也知道,对方是一个用剑高手,想想早该知道,不是擅长用剑,他怎么看到吾邪,会有那种贪婪的表情。

    离夜的目光落在他的兵器上,感觉到对方兵器的不同凡响,她手上的吾邪剑,愈发兴奋!

    狠狠一剑从面前擦过,只差一点,胸前的肌肉可能都被削掉。

    炎火身影急忙往后微仰,心里的惊讶和震撼不是一点半点。

    这少年,已经大大超出了他的意料,不只是实力,还有这些攻击招式!

    换做在四国之外,他一定不会认为,这样的人才十几岁,实力达到一定高度,容颜就会逐渐返还年轻。

    看到炎火闪躲,离夜狠狠一啐,身影迅速后退,灵力在吾邪剑上流转环绕。

    竟然有灵力,她干嘛还要近身搏击去赢,又不是傻!

    “诛神剑式——烈焚剑!”

    罡风狂舞,方圆十米光秃的地方,飞沙滚滚,看上去就像是大地在颤动似的。

    白色身影宛若银色游龙,翱翔在九天之上,震慑天地!

    飞沙走石,袅袅沙尘,青光之力中参杂着天青色之力,半神化的实力,没有再半点隐藏,完全暴露在天地之间。

    风云涌动,空中万里乌云,晴朗一片!

    “剑技——六爻神鸣!”

    炎火丝毫没有退却,对离夜的杀意,反而逐渐加深。

    小小年纪如此天赋,不知道欧阳圣从什么地方找来这么个人,可决不能留下,他知道四国之外,知道天穹之地,这样的人,怎么会甘心,留在四国这样简陋的地方。

    到了四国之外,他的天赋都算是佼佼中的佼佼者,屈指可数!

    这样具有天赋的人,太过可怕,一定不能让他活着,等打听到那个人的下落,必须要杀了!

    炎火明显的杀意,离夜怎么会不知道,神情越发冷峻起来。

    剑影电光,余力震开,空气变得越发稀薄,空间也变得扭曲不平。

    “轰——”

    “嘭隆!”

    “哗啦~”

    震天动地之声响起,震动在耳边,战况惨烈,方圆百里寸草不存,毁灭殆尽!

    二人所站之地,比起周围,逐渐变得低矮,去没有谁顾得上。

    又一道天青之力席卷,不远处一颗一人才能环抱的大树,眨眼,变成两段,粗犷古木,就像是切豆腐一样。

    “剑技——烈焰万影刃!”

    “五重噬杀诀——第一杀!”

    红色雨线从空中笔直坠落,如同张开的密网,有像是牛毛般的细针。

    紧接着浩荡之力,肆意震开,带着强悍的冲击,连空气都有着隐约的颤动,可见力量只强悍!

    炎火眯起双眼,神情一片严峻,剑招用的如此熟练,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只见他用灵力托起手上黑色长剑,长剑脱离他的双手,笔直攻击冲向离夜,紧接着他双掌握拳,不是特别纯正的天青之力,在手上暴动。

    “拳式——大动乾坤!”

    乾坤晃动,大地摇曳,天青之力宛若炮竹一样爆开,刺痛的力量,直逼离夜。

    紧接着炎火看了一眼将他包围的红色雨线,双手张开,天青之力咋他双手中,灵力隐约形成一道厚厚阻隔。

    烈焰万影刃就这么消失在这道力量之中!

    “轰隆隆——”

    山岳摇摇欲坠,离夜神情认真而又严肃,看向炎火的目光,越发兴奋,然而看到五重噬杀诀都没什么用处,又不禁皱了皱眉头。

    这些人果然不是普通半神化的热能比拟,这么长时间过去,他们两个谁也没占上风。

    只不过这次,他最不该做的,就是让兵器脱离手上!

    离夜随手将吾邪剑甩出,英姿飒爽,帅气无比!

    杀气直逼的吾邪剑,立即迎向飞来黑色长剑,剑刃相撞,分外眼红,二话不说在空中飞旋,那速度比在离夜和炎火手上还要快速!

    果然是好剑!

    炎火贪婪看了一眼吾邪剑,心里越发想要快点得到,迅速又开始凝聚灵力。

    这次他化掌为爪,磅礴气势在空中炸开,让人一阵窒息。

    “阴风爪!”

    这么好的兵器,他一定要得到,谁也阻止不了他!

    只可惜,他这个愿望,永远不可能实现。

    离夜双臂抬起,灵力在周围肆意翻滚,大部分的灵力回转到手上,周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扭动。

    而不远处的炎火,看到离夜开始凝结的招式,眼皮一丝抖动。

    这架势,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不等他回想起来,清冷的呵斥声在空中炸开,紧接着一股强大,阻止毁天灭地的力量,迎面而来,炎火大惊!

    “九天穹诀——震天!”

    大地发出悲鸣的吼叫,震动连连,紧接着各种声音响起,如同九重天塌,擎天柱倒!

    炎火看着席卷而来的肆意之力,瞳孔锁紧,一颗心剧烈跳动!

    他记起来了,是那一位,是那一位!难怪这少年会知道天穹之地。

    那一位是不是也在这里?

    想到这,炎火猛地回神,几乎是拔腿转身就走。

    这样的九天穹诀,不及那一位的十之二三,换作在四国之外,他完全有能力抵挡,如今的实力,抵挡不了,无法抵挡!

    要是那一位在这里,等会就是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了,他要通知若绯,取消这次行动。

    这少年,他们暂时招惹不起!

    见炎火转身逃走,离夜嘴角勾起一抹嗜血,招式没有停下,紧接着一声响起。

    “九天穹诀——翻天!”

    风云翻滚,叱咤着江河,那情形,仿佛是要星斗交替,乾坤转移!

    第二招!

    炎火看了一眼身后,看到那疯狂而来的力量,脚下一踉跄,整个人栽倒在地,摔了个狗吃屎。

    震天,翻天之力,交错席卷,所到之处,一旁狼藉,紧接着,万物尽毁,化作尘埃!

    炎火看到这一幕,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他急忙爬起身,想要继续逃走,但那股力量,已经迎面往他这边扑来。

    “轰隆隆隆!”

    第六殿后山,一阵剧烈的爆炸响起,惊天动地!

    大地颤抖,仿佛都在畏惧和恐惧着这股力量!

    炎火整个人就被它吞噬进去,不管他如何恐慌,如何惊悚,它都不会半点留情。

    尘烟千丈,坑洼沟触,触目惊心!

    剧烈的咳嗽声响起,炎火躺在地上,不停咳血,血中还参杂着碎块,应该是震碎的五脏六腑。

    少年步步慢走而来,优雅至极,这一刻,他仿佛不是在对战,而是在某个风景优美的地方游玩,观赏着风景。

    “不愧是四国之外的人,都已经伤的这么重了,还能说话。”离夜单手负在身后,俯瞰着地上躺着的炎火。

    “你……噗!”才说出一个字,炎火又吐出一口夹杂着碎块的鲜血,脸色涨得通红。

    离夜缓缓蹲下身体,看着已经全身瘫软的炎火,“说吧,天穹之地是地方,还是实力?”

    对那边,她所知道的不多。

    手上圆润的丹药把玩着,时不时往嘴里扔一颗,在别人眼中极其珍贵的东西,到了她这,就像是吃糖果一样。

    炎火看着离夜,想要抬起手,身上却没有一点力气,好像全身骨头都碎了似的。

    他惊恐抬头,狠狠瞪着离夜,仿佛是想在她身上瞪出两个洞来,要是眼神能杀人,离夜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这小子够狠,为了再也不让他有还手之力,愣是把他的身体震碎,他现在身体没有一个地方是完好的,皮肤之下,只是一堆烂肉。

    就应了那句话,碎尸万段!

    “天穹……哇!”一口血不由控制溢出来,染红了炎火的半边脸,此时的他看上去格外狰狞,重重咳了两声,他大笑看着离夜。

    “教你九天穹诀的人没说过,这东西是天穹峰的至宝吗?只有……哗啦!”话说到一半,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天穹峰?那又是什么地方?

    离夜尽管着急,但是没有打断炎火说的话,等他一个人说下去。

    “他没告诉过你,他的身份,哈哈哈,告诉你,他是这世上,最可怕之人!”炎火一阵用力嘶吼,睁大的双眼,眼珠子仿佛随时都会掉出来似的,极为可怖!

    炎火说完这一句话,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鲜血一口接着一口吐出来,然而他已经没有更多的力气再说什么。

    他用力看着离夜,露出一丝笑容,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什么,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变得不敢置信。

    离夜扫视了一眼炎火,起身离开,快死的人,她用不着补上一刀,太脏!

    教她九天穹诀的人,炎火说的是纳兰清羽吗?不是好人,这点她早知道,也知道那个男人很可怕,用不着炎火多说。

    她只知道,他是她唯一心动之人,外人看来他不管如何可怕,在她眼里,他是最温柔之人。

    炎火躺在地上,一双眼珠子不停转动,脑海中不停回响。

    不对,不是那样的,那一位把九天穹诀教给了他,可见他对那一位有多重要,这是天穹峰不传的至宝,这少年会,他到底是那一位的什么人?

    能让那一位,那么可怕的一个人,如此特殊对待,他是什么人?

    炎火逐渐没了生息,可他直到死的那一刻,都没有想明白,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什么样关系,才能让那一位教离夜九天穹诀。

    解决了炎火,离夜一手握着一把剑,她看着炎火用的剑还不错,反正他都死了,随便送给哪个适合用剑的人也好。

    罗刹有了冰绝剑,这把还是给别人好了。

    想到这些,离夜加快脚步,往第六殿宫殿走去。

    宫殿内部集体出动,遇到一个人,他们就会毫不留情斩杀,一个不行,十个,十个不行,二十个。

    打不死,他们也要累死他!

    傀儡的数量在不是不觉中减少,对战若绯的五个人,听着后山传来的动静,额上一条条黑线坠落下来。

    这动静会不会太可怕了一点,北宫离夜和炎火的对战,发展成什么样子了,怎么会有这么大动静?

    疑惑尽管疑惑,他们手上招式依旧没减弱,五个人直逼若绯。

    若绯脸红耳赤看着围攻自己的五个人,谁曾想到,他们五个人一开始转身逃走,是为了引开傀儡,不过一会的功夫,他们就联手来对付她!

    四个巅峰宗师,一个高级宗师级,这样的阵容,如今只有半神化实力的她,对付起来,也比较吃力。

    她在坚持,坚持等待炎火,一个小子,可那么长时间等下来,她有点心绪不宁。

    到处都传来打斗的声音,其中最大动静的,她猜应该是炎火。

    只是,对方不过是中级宗师,为什么炎火要纠缠这么长时间,甚至到现在都不见踪影?

    “喂,你是不是等着那个人救你?”梦寻欢站在不远处调侃问道,听着动静,那个人想来,都没什么可能了。

    北宫离夜说了她不是神化,可能打赢春秋,在巅峰宗师里,能让春秋落败的人,极少,能那么轻松让发春秋落败的人,没有!

    也就是巅峰宗师之上,神化之下,这么算起来,只有一个可能。

    那变态,已经和浪子一样,一只脚踏进了神化!半神化!

    北宫离夜要是半神化,怎么可能会让对方活着回来,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若绯咬咬牙,是,她在等,可等了大半天都没有人来!

    “那个人只是半神化吧?要不要我告诉你,他的对手是什么等级?”霖奕阴柔一笑,柔美的笑容宛若绽放的芙蓉花。

    霖奕尽管是男人,长相却是属于阴柔那种,不管他如何恼怒,给人的震慑,真不会有多大。

    若绯没有理会他们的干扰,眼观鼻,鼻观心,就是不回答。

    骤然“轰隆隆隆”一声巨响,脚下大地阵阵晃动,几个人露出诧异。

    发生什么事了?

    五对一还在继续,没有因为这个插曲而停顿下来,而那巨大动静,不过一会的时间,再次消失,然而那所有对战中,最大的动静,也在此时消失。

    六人目光看向后山,心里一阵紧张,结束了吗?

    没了动静,就是说,北宫离夜的对战,已经结束了!

    谁赢谁输?

    这是他们几个最关心的问题,北宫离夜要是输了,满盘皆输,他们也会死在这里,他赢了,他们才能有生机。

    “看来是打完了,这位大人,不好奇谁赢了吗?”飞聂故作轻松问道,心里一阵紧张呐喊。

    他也想知道谁赢了,可现在抽不开身,只能看回来是谁,千万要是北宫离夜啊!

    要不是北宫离夜,今天他们都得搭在这里!

    他们一直都知道离夜和炎火对决有多重要,谁赢谁输,关系到全局胜败。

    “我相信炎火!”连一个小子都对付不了,那就不是炎火了,这点她还是相信炎火的。

    几个一阵沉默,他们也相信北宫离夜!

    四周狼藉一片,各处地方,因为对战变成了一堆堆废墟,可现在没人在意这个,他们也没时间在意。

    命都没了,谁还管这些有的没的!

    清冷的声音却在此时响起,带着戏谑的笑意。

    “你的信任,怕是要付诸流水了。”

    熟悉的声音传来,六个人脸上是不同的表情,春秋他们是一阵狂喜,若绯神情那叫一个不敢置信。

    怎么会,炎火输了?

    他不过中级宗师,炎火怎么对打不过她!

    一个激动,若绯的招式,突然有了几丝慌乱,尽管她勉强应付过去,还是露出了破绽。

    离夜眯起眼睛,看着若绯,她一个人忙碌对付五个人,已经是手忙脚乱,勉强才能维持住。

    听到炎火的死讯,她又露出了那么明显的破绽,离夜怎么放过。

    白衣少年箭步走过,眨眼已经到了若绯面前,纤细白皙手指,在她震撼之际,瞬间掐住她的脖子,另外一直手握着黑色长剑,直接插在她的肩上!

    刀刃刺破血肉的声音响起,五个人愣了一下,看着面前出手凌厉的离夜,这才收起招式。

    “是想死的痛快点,还是想痛苦点?”离夜含笑问道,脸上的笑容是那么完美迷人,惹人沉醉。

    若绯惊悚看着突然出现的少年,心里满满的震撼,到现在她都无法相信,自己怎么会轻易落在一个少年手上,被他刺伤,被他掐住脖子。

    “你想做什么?”她的命都握在这个少年手上,他想做什么?

    “告诉我,天穹峰,天穹之地。”邪魅的声音缓缓响起,她说过不会问春秋他们,只能问他们两个。

    对于四国之外的事,她知道的也只有这么点,但她想知道更多。

    七个字传入耳中,不只是若绯,就连春秋他们五个都怔了怔,露出惊讶。

    若绯怔怔看着离夜,随即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休想!”

    四国之人,想要知道四国之外的事情,痴心妄想!

    离夜眼睛露出寒霜,周围温度瞬间降到了零点,只见她漠然移开目光,然后骨头移位的声音响起,若绯连呐喊都来不及,就已经没了气息。

    白皙手指收回,离夜漠然放往前面走去,双手负在身后,杀气,浓浓的杀气!

    春秋他们五个站在原地,感觉到离夜身上冰冷气息,他们这才更上去。

    一个个傀儡,几乎最少都有十几个人在一起围攻,对着傀儡一阵拳打脚踢,打的它们节节败退。

    少年手持吾邪剑步步走来,看到被十几个人围攻的傀儡,红唇轻启。

    “让开!”

    冰冷蚀骨的声音传入耳中,正要进攻和正在进攻的人,猛地收住动作,迅速后退。

    白色身影宛若鬼魅穿梭,瞬间出现在傀儡面前,不等它出手攻击,只见两道蓝色剑气,从它身上,交错划开,它立刻停下攻击的动作。

    紧接着胸前银甲交错裂开两道痕迹,银甲傀儡往后倒去。

    好厉害!

    退开的人看的是一阵呆滞,太霸气了!

    离夜没有回头,蓝色弧度挥出,落下,她的脚步中间几乎没有停顿,直接往前走去。

    直到离夜走远以后,他们几个才回过神,想着要跟上去,紧接着就看到春秋他们追了过来,在看到地上躺着的傀儡。

    “一招。”看到他们震撼的表情,有人迟疑开口。

    一招!

    梦寻欢差点尖叫,他们没看错,一招!?

    “赶紧去看看。”萧十一迫不及待追上去,他总觉得,炎火被解决了以后,再来是若绯,事情就简单很多。

    炎火他们两个中,实力最强的,而且两个半神化,只有分开才有胜算。

    所以北宫离夜当时分开他们,让他们不能联手,逐个击破!

    炎火只要死了,若绯就不再有任何威胁,五个人联手,一个人突袭,突袭人的实力和在一个等级,这一战,她必败!

    等他们输了,紧接着就是十几个傀儡,一个一个!

    其实这场战斗,还真是用人多取胜,没有春秋他们五个托住若绯,没有其他人托住傀儡,不会这么快。

    一行人跟在离夜身后,看着冰冷无情的她,大步走过,就如同地狱修罗一般。

    出现在一个被群殴的傀儡面前,她只会说两个字,“让开!”

    她的话,大家几乎反射性的就答应了,迅速退到一边,然后就见她以同样方式,解决掉一个又一个傀儡。

    跟在离夜身后的队伍越来越庞大,他们看着离夜,嘴巴惊的都合不拢了。

    太可怕,一招,每一个都是一招!

    这样的杀人方式,真的很可怕!

    谁见过这么杀人的,这几个就算不是人,那也是傀儡,巅峰宗师,半神化的实力,居然有能用一招直接解决。

    一个如此,两个如此,到了最后还是如此!

    其中也有几个傀儡,早就死了,联手合力不是说说那么简单。

    不是开玩笑,一个傀儡十几个人,当然还是可以应付的。

    可他们再怎么样,也比不上眼前的变态,他基本上一剑一个,就像是在它面前路过那么简单,中间步伐都没停顿!

    变态啊,禽兽啊!

    好歹给他们留点面子,他们毕竟打了那么长时间!

    “这家伙是杀人机器吧?”飞聂惊悚道,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招招凌厉,力量恰到好处,不会重一分,又能刚好把傀儡给杀了。

    这就不是人好么,哪里有人这么恐怖的!

    几个人迎合点点头,他们之中肯定是没有人能做到这样,被说是十几个傀儡,走出第六殿,也做不到一剑一个。

    关键是,每次北宫离夜动手,明明招式那么简单,却是行云流水那般,看上去是那么的风姿潇洒!

    直到最后一个傀儡倒在面前,离夜才停下了步伐,眼中的冰霜,稍稍减弱。

    而她身后,已经是一片骇然!

    所有人目瞪口呆看着离夜,他们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老天,这个变态放会不会太可怕了点!

    我滴个神啊,何止是变态,简直就是禽兽了!

    平常风姿潇洒,俊朗不凡就算了,连杀人都……他们给跪行不行?

    周围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落在离夜身上,都是骇然之色。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连微风都不曾拂过,所有人的目光落在离夜身上,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他就如同死神,手上长剑,就如同死神镰刀,随时能夺人性命!

    “夜儿。”轻柔之声响起,俊美男人踏着日光,身后照耀着五彩光芒,他仿佛是腾云而来,脚踩着的是五彩霞光。

    只见从天落下,白衣似雪,如瀑青丝用一个白色发带随意绑在脑后,三千墨丝,柔滑如绸,随着衣袂飞舞,像是随时就要乘风而去,任谁也抓不住。

    仙姿飘逸,仙气袅袅,如梦如幻,仿佛任何事都不能落入,那双平和不染尘埃的眸中,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这肯定是仙人来了!

    听到声音所有人抬头看去,那天籁之声实在好听,然而空中一幕落入眼帘,每个人都看痴了。

    仙人!

    “你怎么来了?”离夜虽然看过很多次纳兰清羽突然出现的样子,但看到他突然出现的一刻,还是突然愣神。

    柔和光芒照耀在俊美轮廓上,他整个人身上覆盖一层光华,既夺目又耀眼。

    “欧阳圣来了。”简单了然的五个字响起,声音不似刚才的天籁,虽然极轻,但带着不可忽略的霸气!

    离夜脸色变了变,随即露出笑容,舔了舔唇瓣,嘴角弧度越发嗜血。

    “我不去找他,他自己主动送上门来。”她和欧阳圣之间还有帐没算,尽管不知道多少笔,可肯定不只是这一笔。

    纳兰清羽温柔注视着离夜,低声轻笑,“第六殿那么大的动静,他肯定是知道的。”

    他没有刻意都能听到,跟何况是时时刻刻关注这里欧阳圣,又怎么会不知道。

    “你说过,欧阳圣的实力也只是在半神化?”只要是半神化她就有把握,能杀一个炎火,害怕杀了不了欧阳圣。

    纳兰清羽轻轻摇头,嘴角勾起笑意,“现在还不是对付他的时候。”

    欧阳圣那点实力,在夜儿面前,早就蹦跶不了多久。

    “嗯?”离夜抬头看着纳兰清羽,露出疑惑。

    纳兰清羽伸手习惯的去搂离夜,但是手才刚刚伸出去,眼角余光就看到上百双眸子看着他们,他的手硬是收了回去。

    俊美无双的脸上,黑了几分,又不留痕迹掩去。

    他这点细微的动作,怎么能瞒过离夜眼睛,看到他脸色都黑了,离夜忍住大笑的冲动。

    “夜儿,剑宗的位置坐久了,是不是有点乏味,日月殿在风启大陆倒也不错,拿过来玩玩如何?”轻描淡写的话语响起,就像是一阵清风吹过,没什么大不了的。

    离夜眨了眨眼睛,回味着纳兰清羽的话,脸上露出几分了然。

    把日月殿拿过来玩玩?她听着也不错。

    杀一个人,不如先毁了他所看重的一切,欧阳圣不是很看重日月殿,她就一点点把日月殿所有瓦解,把欧阳圣在日月殿的势力瓦解,把日月殿拿过来玩玩。

    这样可比现在杀了他,好玩多了!

    站在一旁的将近两百人,不知怎的,心里阵阵发抖,面前两人都是绝美之人,站在一起,天地都觉得失色了,他们应该看的沉迷,可就是觉得后背发凉。

    大白天,阳光明媚,日光高照,身体却是阵阵发冷!

    这种是什么感觉,太渗人了!

    “要怎么做?”离夜眼中闪烁出光芒,清羽说的,的确挺好玩。

    纳兰清羽笑而不语,稍稍侧身,看向春秋他们站的方向。

    所有人几乎是立刻后退一步,明明这个男人没做什么,还如此俊美,别说女人看了,就是男人看了,也妒忌不起来,两人都是这般!

    “是可以。”离夜顺着纳兰清羽的目光看去,含笑点头,这么多宗师放在这里,也是浪费,欧阳圣来了,第六殿他们呆不长久。

    春秋忍住头皮发麻,迈出一步,清了清嗓子,“两位能说明白吗?”

    “立刻把阵撤了,然后我们离开这里再说,到时候把计划说给你们听。”离夜眨了眨眼睛,轻笑道。

    有什么事,离开这里再说!

    欧阳圣既然来了,这个烂摊子就给他收拾好了,就不知道看到这些人变成,会是什么神情。

    “撤阵!”

    离夜的话刚刚说完,春秋直接下令,他很想知道接下来北宫离夜要怎么做。

    两百多个人,迅速散开,他们刚刚摆了阵,现在撤起来也没什么问题。

    他们虽然慢慢散开,但是目光总有意无意在纳兰清羽身上扫视,这个男人,和离夜公子好像很熟,他是什么人?

    还以为天下没人能比得上离夜公子,现在又一个!

    事情很快就整理完成,撤阵比布阵容易多了,不用多久的功夫。

    然后一行人离开,扔下一个空荡荡的宫殿,躺着十几具尸体。

    等欧阳圣他们赶到,离夜带着人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寂静的宫殿,一片死寂!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欧阳圣愣住了,怎么人都死了,明明这些人,实力个个不凡,第六殿中,最厉害的人最近不在,巅峰宗师应该不是他们的对手!

    “殿主,不曾有人在,只有……”查找了一遍宫殿的人回来禀报,把头埋得更低,都死了。

    第六殿是手段,已经如此厉害了吗?

    “不曾有人?不曾有人?”欧阳圣踉跄后退一步,神情呆滞诧异。

    终究是控制不住了,十年时间,终究无法控制!

    如今他们来了,也没办法控制!

    “北宫离夜呢?”欧阳圣急忙回神,着急问道,北宫离夜如今也在第六殿,他人呢?死了没?

    跪在地上的人迟疑摇头,他们并没有看到北宫离夜,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找!一定要找到他们,找到北宫离夜!”欧阳圣突然变得急切起来,第六殿,北宫离夜,短短几天的时间,可能吗?

    “是!”

    所有人迅速退去,擦了擦额上冷汗。

    欧阳圣站在原地,袖子下的手是稍稍握紧,心里也变得着急。

    北宫离夜,第六殿,他们要是联手,那他不就得不偿失!

    让北宫离夜到这里,是为了杀了他,不是让他和第六殿联手!那么多宗师!成为北宫家族的助力……

    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题外话------

    哈哈…国师大银还有离夜,对日月殿伸出爪子,亲们说,怎么玩他们?

    月底最后一天啊最后一天,亲们表忘记票票啦,过了时间就会被清除的,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