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变故!
    庭院中,假山流水,花草绽放,四周无人,流水中央红亭之中,两道身影相对而坐,四目相视。www.XsHuoTXt.com

    这风景不是最美,对于整个第六殿来说,已经是绝好。

    静静坐立的两人,谁也不曾先开口,像是在比谁的耐心更好,能坚持更久。

    春秋注视着离夜的目光,璀璨眸光映入眼眸,平静如水,没有半点波涛,好像也永远不会泛起波涛。

    这小子,看上去哪里只是十几岁的少年了,这老成,这稳重。

    还有就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第六殿?

    第六殿和日月殿的关系,再怎么不相干,基本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北宫离夜能混进来,只是为了好玩?

    不是这样吧!

    离夜镇定自若坐着,春秋的打量和注视,她看在眼里,也没说什么。

    要看就随便他看好了,反正也没什么,难不成能看出多花来,可他们到底要坐到什么时候?

    “说吧,你到底让我听你什么。”春秋没有紧蹙,尽力一战,都输在他手上了,还有什么不满,比起浪子那次,这次他至少用上了全力。

    当年春秋和浪子一战,春秋当时有所保留,等准备用上全力的时候,他已经输了。

    带着满心的郁闷,他直接把第六殿所有人都揍了一顿,今天才会有那种情况。

    这次不同,他用上了全力,输了他也没什么不满的。

    “好奇为什么这么多宗师,还要听欧阳圣的。”离夜随意开口,就像是平常聊天一样的神态。

    春秋顿了顿,正想问,离夜进第六殿,连这些都不知道,随即想到,他是北宫离夜,肯定和他们进来的原因是不一样的。

    “我们是被遗弃的人,除了第六殿,没什么地方可去。”春秋显然不愿意提起往事,可答应过离夜的条件,他还是不得不说。

    虾米?

    离夜诧异看着春秋,第六殿是这么来的?

    “你也怕了?”春秋看到离夜脸上的表情,脸上露出笑容,调侃问道。

    进到一个被遗弃的地方,的确该是这种表情,随时小命就没了。

    “还有呢?”离夜继续问道,这点事,不足以让日月殿,留下他们,他们已经是宗师了,以前怎么样,那是以前,以他们现在的实力,随便走出去,都有不菲的地位。

    春秋说的只是其一,还有其二没说,她可不是傻子。

    见离夜一针见血,春秋脸上的神情多了一丝不满,这小子,怎么感觉他什么都知道了一样。

    “在十年前,日月殿把我们集齐的时候,只要求我们一个条件,那就是吃一颗毒药。”说道这里,春秋脸上多了一丝愤怒。

    毒药,他们就是这么被留下来的,不管愿不愿意,都要吃!

    当时欧阳圣那副嘴脸,他永远记得,说什么,他们没有第二条路,连死的机会都不给他们!

    离夜了然点点头,原来是这样,三年前,挺久了。

    “北宫离夜,你来这里,到底为了什么,我想听实话。”春秋认真看着离夜,这小子尽管太过嚣张,总的来说,的确是出乎他的意料。

    嚣张,今天回来以后他就在想,也许嚣张,才是北宫离夜,哪天他不嚣张了,就不是他了。

    离夜撇了撇嘴,看着春秋认真的表情,心里叹息道:她表现有那么明显吗?

    不过在告诉他们自己叫什么的时候,恐怕会这么想的,就不只是春秋了,另外三个应该也在想,北宫离夜到第六殿来,为什么?

    “欧阳圣让我来看看,然后就来了。”离夜轻描淡写耸耸肩,这是实话。

    不是欧阳圣自己,她哪里知道,日月殿还有这么个地方。

    “欧阳圣?”春秋疑惑了,欧阳圣让北宫离夜来,这太匪夷所思了点,他不是不想让人知道第六殿的存在。

    离夜单手放在桌子上,笑看着春秋,“你们应该挺想杀了他的吧。”

    刚刚春秋提起欧阳圣,愤怒的情绪太明显了。

    “你还有事!”春秋肯定道,北宫离夜肯定还有事。

    离夜站起身,双手负在身后,眼眸垂下看了一眼春秋,然后走到栏杆旁。

    “那是进来第六殿以后的想法,想听吗?”两百多个宗师,怎么能便宜日月殿。

    春秋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低头思索了一会,才又抬起头。

    “你想像欧阳圣一样,掌控我们。”说到这里,春秋脸上多了几分敌意,一个欧阳圣就让他们痛恨,现在又一个打他们主意的人。

    离夜皱眉转身,不以为然摇摇头,掌控,她才不像欧阳圣,用毒药来控制,那样又控制不了他们的心。

    这样的话,她哪里用得着现在这么麻烦,直接再给他们一颗毒药不就行了。

    毒药这东西,又不只是药宗有,她这里的,比药宗的还可怕。

    “如果我说我想的不是掌控,只是想和你们联盟,让你们和北宫家族联盟,给你们的好处是,让你们有机会杀欧阳圣。”离夜抬头注视着空中,清风淡雨的声音,仿佛在说一件极小的事情。

    春秋听到这话,噌的一下站起来,大步走到离夜身边。

    “联盟,杀了欧阳圣!”春秋脸上带着炙热,可话才说完,他好像想通了什么,神情有暗淡了下来。

    “杀了欧阳圣,我们都得死。”他们身上毒,是被欧阳圣操控,欧阳圣死了,他们哪里还能活。

    离夜不以为然看着春秋,淡笑道,“不就是毒吗?”

    药宗能炼制毒药,她还不能炼制解药,就算不能炼制解药,大不了让药宗自己把东西拿出来就好了,做这点事情,她还是有办法的。

    不就是毒!

    春秋差点抓狂,这东西控制了他们三年,让他们三年的时间,连有杀欧阳圣的念头都不行。

    现在北宫离夜跟他说,不就是毒,这也太嚣张了吧!

    “春秋,我要你龙虎帮的所有人,心服口服,也要让第六殿的人,心服口服的联盟!”坚定的响起,掷地有声!

    这是她要的,必须要做到的!

    两百多个宗师,她不可能放弃,再说,联盟不是控制他们,他们想享受到比现在更好待遇。

    春秋张了张嘴,面前少年认真的模样,他本该反驳,一定做不到。

    但那铿锵有力的话语,那样坚定,不得不承认,自己心里生出了一丝,对他的一丝期盼。

    也许在第六殿太长时间,他们也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不想只活在这里。

    和北宫家族联盟,他们说不定就能如此!

    第六殿内,启元挑战离夜的事情,一下子就传开了。

    这里面少不了留香的功劳,他几乎是一跑出去,就到处大肆宣扬,弄的人尽皆知。

    一开始还有很多人不相信这是真的,毕竟春秋都打不过的人,启元去,不是自取其辱么,可最后,龙虎帮在中央殿摆起了擂台。

    这一刻,他们信了!

    等到了发对战前的那一刻,中央殿几乎是站满了人,日月殿所有人都来了。

    更夸张的是,苏伯被他们请来当见证人,就连浅墨他们都没放过。

    空旷的广场上,算不上人山人海,也是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密不透风,梦寻欢,春秋,飞聂,还有霖奕他们四个,坐在擂台旁边。

    他们四个,除了苏伯和浅墨,旁边还坐着三个人,他们注视着擂台,一脸认真严肃。

    这几个人坐着,其他人基本上没意见,谁让人家不是实力强悍,就是门主帮主,副帮主,他们不服也不行。

    “春秋,你们启元到底在想什么?”霖奕郁闷问道,连他都输了,启元还想赢,痴人说梦吧?

    启元才晋升巅峰宗师多长时间,就想打败对方,她想想也没什么把握。

    “你们也知道,他一向想的是什么,启示他的确可以坐上我这个位置。”春秋不在意开口道,要不是元老们不准,他早就让给启元坐了。

    霖奕摆摆手,不以为然,“他不行,副帮主可以,帮主,还差太远。”

    启元做事情的手段,他们都是知道的,不行就是不行。

    “他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就看看吧,早上才看了一半。”梦寻欢笑盈盈说道,她可是很期待和北宫离夜打一场的。

    看到梦寻欢露出笑容的样子,几人嘴角纷纷一抽,她还真想打一场,明明知道结果了不是。

    有个时候不是他们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事实面前,认清才是王道。

    “几位,如此看好是那个新来的?”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的三个人之一,发听到他们说的话,忍不住插嘴。

    这比试还没开始,他们就这样了,那个人有那么厉害吗?

    “莫绛,你们云浪门的人没见过他,所以,看着吧。”飞聂摇摇头,这不是他们看不看好的问题。

    几天下来,这是他们认清了的问题。

    “好,我倒是要看看。”莫绛点头应道,目光看向擂台。

    莫绛是云浪门门主,坐在他身边,一个是副门主沈良,一个是七星阁副阁主聂锋。

    他们三股势力,都有正副的两个位置,那是他们有个时候接下日月殿给出的任务,门主得出去,这个时候就得有个副门主主事。

    七星阁和龙虎帮也是这样,所以才有了正副之分。

    苏伯和浅墨,坐在最边上,听到梦寻欢他们几个,对离夜那么高的评价。

    脸上也露出惊奇,除了当年的浪子,还没有谁让他们几个这样吧,而且他们几个对离夜评级之高,已经超过了当年的浪子。

    今天早上到底是什么事,让春秋和他打了起来,然后其他三人,就如此评价!

    擂台附近,人声鼎沸,热切的目光落在擂台旁边的两道身影上。

    看着离夜的身影,众人了然点点头,这就是新来的那个人,他们其中一些人虽然见过,但大部分还是没见过,只是听说过离夜。

    他们听说那小子很年轻,可这会不会太年轻了一点,这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啊!

    离夜长得本就俊俏,加上她本来是女儿身,如雪肌肤,就算有稍稍掩饰,但是看上去,怎么也只是十四五岁,不像是十七岁的人。

    而眸光中与年纪不相符的深沉和稳重,又让人觉得,她可能都活了好几百岁了。

    “你们说是谁会赢?”人群中一人拍了拍身边人的肩膀,若有所思问道。

    “这还用说吗?春秋都输了,启元怎么可能会赢。”那人一脸我早就知道的表情回答。

    “这个人看起来好怪,是不是我看错了,他的实力,怎么会才中级宗师。”听到他们两个说话,他们身边的人也跟着附和。

    “你看到的,也只是中级!”

    “真的是中级!”

    他们神情僵硬,诧异看着对方,中级宗师,这怎么会!

    春秋不是巅峰宗师吗?

    他怎么会输在中级宗师手上?大意了?

    巅峰宗师对上中级宗师,可就算大意,也有挽救的余地,那春秋怎么会输?

    一个有一个疑问,如同一波波海浪,接二连三袭上心头,他们脑中一片空白,实在是不懂,春秋为什么会输。

    这少年,不就只是中级宗师么!

    萧十一站在最边上,他坐在走廊的栏杆上,靠着身后木柱,双手抱胸,斜视了一眼擂台上。

    叹了口气,随即他收回目光,其实这还有什么好比的。

    春秋都输了,启元上去有什么用,金苑天字号,打败春秋,挺可怕的一个人,段秋和段桓惹上他,只能说是他们的不幸。放

    在众人疑虑下,两道身影飞跃到擂台之上,白衣少年手持长剑,白衣似雪,容颜绝代,发丝束起高高马尾,精致五官,不管什么时候,都带着淡淡笑意。

    看到来的人,离夜不留痕迹的满意点头,留香做这些事情,效果出乎意料的好,第六殿的人,基本上都在这里了吧。

    挺好!

    清澈的眸光中,展露出耀眼光芒,宛若一把出鞘的宝剑,尽情展现着自己锋芒!

    启元一双细小的眼睛,在离夜身上扫视了一番,然后露出不满。

    这样的一个小子,也能打败春秋,看来春秋有什么本事!

    “掉下擂台者,就算输了,怎么样?”离夜首先开口,运转造化诀,让人以为她的实力只不过中级宗师。

    “当然可以!”启元应道,目光在离夜身上扫视,然后他脸上的笑容慢慢扩大。

    中级宗师,只不过是中级宗师而已,春秋就打不过了,简直是笑话。

    浅墨站起身,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两边都说好了,那你们就开始吧。”

    说完,浅墨心里一阵郁闷,为什么这种事,总是让他来做?

    “让你先出手如何?”启元不屑轻笑,对于这么个中级宗师,他都打不过,就不用再混下去了。

    离夜的脸上的笑容,闪亮到了极点,清澈的眸光中,却是一片冰寒。

    “好啊。”离夜抬起手,把吾邪剑直插在地上,仿佛不打算用剑。

    看到离夜的举动,所有人脸上一阵诧异,他不打算用兵器?

    启元实力比不上春秋,也不能大意啊,再说,他们刚刚都看了一眼他的实力,中级宗师,尽管不知道中级宗师怎么把春秋打败的,可冷静想想,就会明白,中级宗师,怎么能打过巅峰宗师的春秋。

    他在隐藏实力!

    这一刻,所有人都清楚,离夜在隐藏实力,唯独启元什么都没察觉,当局者迷,深陷局中,怎么还能保持清醒。

    离夜隐藏实力,没打算让他们相信,自己的实力在中级宗师,只要启元相信,这就够了。

    “小子,你太狂妄了!”启元气的脸都红了,此时的他,脑子里面想的,都是离夜如何如何蔑视他,哪里还想中级宗师,怎么可能打败巅峰宗师,对方还是春秋。

    春秋是谁,一个大武痴啊!

    他比平常的巅峰宗师更难缠,第六殿除了浪子,他就是最难缠那个,所以他输了,梦寻欢他们三个,多少也知道自己同样打不过离夜,启元却不信这点。

    “狂妄?是吗?”离夜淡笑看着启元,青色之力涌动。

    红唇轻启,张狂肆意,四周掀起剧烈罡风,离擂台比较近的人,顿时感觉到一阵压迫,脚步不自觉往后退。

    看着离夜身上绽放的灵力,坐在擂台附近的几个人,双眼睁大,神情惊悚。

    “九天穹诀——震天!”

    震天!震天!震天!

    冰冷轻喝在空气中炸开,如闪电一般,击落在每个人心里,灵力如滔滔江海,沸腾汹涌,卷起无数浪花!

    萧十一本来还慵懒等待早已知道的结果,但是看到突然爆发的力量,脸上露出诧异,他猛地站起来。

    居然一开始,就动真格!

    梦寻欢他们几个,双手紧握着扶手,目光炽热看着离夜。

    这招式,是他们不曾见过的,这样恐怖的力量,让人感觉,天地随时都会塌陷!

    这小子也太变态了点吧!

    启元站在两丈外,注视着离夜,滔滔不绝的灵力迎面涌来,让他头皮发麻,心里一阵颤动,然后他迅速回神,收起心思,青光之力,肆意狂舞!

    “混元掌!”

    掌力浮现,青光包裹着一个又一个掌印,往离夜那边击打而去,然而从离夜身上,张开的力量,将飞来的掌力,一一化解,消失全无!

    掀起的波涛,往启元面前横扫而去,狂妄肆意,大地震震,脚下一片随时都会崩塌,就连天色,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的,在那瞬间,也黯淡了不少。

    怎么会这样!

    看着自己的招式,毫无用处,启元只感觉自己脸上,好像被人狠狠甩了一巴掌,他浑噩的脑子,同时也清醒了起来。

    能打败春秋,金苑天字号,他的实力,不是中级宗师,中级宗师不是这样的!

    清楚了这一点的启元,整个人呆在原地,迎面而来,如风暴席卷的招式,他也顾不上,只觉得双耳嗡嗡作响,脑中一片空白,紧接着一股锥心刺骨疼痛,砸落身上,蔓延到身体的各个地方。

    双脚离地,整个人都飞了起来,狠狠落在地上,胸口一阵闷疼,喉咙溢出甜腥。

    看着启元没有还手,任由招式打在身上,重重摔落在擂台外的地上,所有人都愣住了,就是离夜也有几分呆愣。

    这是唱哪一出,刚刚不是还要气势汹汹,一决高低,怎么突然就变成是乖乖挨打了?

    龙虎帮的两位元老最先回神,看着被打倒在地的启元,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他竟然站着乖乖挨打!既然如此,他一开始干嘛还去挑战人家,有什么必要去挑战的!

    丢人,实在丢人!

    擂台之上,除了光洁的地板,其它一切,都在刚才的灵力之下,变成碎屑,散落在地面,离夜回神看着众人的呆滞,一步步往启元面前走去。

    启元半躺在地上,脸上带着惊慌,看着离夜一步步走来,蹲下身体,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现在是你输了。”清冷声音响起,离夜蹲在擂台上,高居临下的看着启元。

    恍惚间,所有人看着白色少年,仿佛他是站在高高的巅峰之顶,俯瞰着启元,王者睥睨,讥讽着他的不自量力。

    “我……”启元愣愣开头,刚吐出一个字,十几道黑影在此同时,没有丝毫预兆。

    他们落在擂台上,身上穿着银甲,腰间佩剑流转着光芒,面无表情的目光,看着擂台四周的人,双眸空洞。

    离夜感觉到空中波动,立刻站起身,转身看完去,当十几个身影映入眼帘,她心里顿时响起两个字。

    傀儡!

    启元在看到那几道身影落下,急忙从地上站起来,紧接着两道身影缓缓从人群中走过,踏上擂台,脸上一片杀意,目光在他们第六殿所有人之中流转。

    这才多长时间,他们都不知道,第六殿发展如此迅猛,早已脱离了他们的掌控!

    “你们是谁?”春秋急忙站起来,指着那两个人,他们不是守在第六殿外面的人,从来没见过他们,他们是谁?

    一男一女,身上穿着宽松大袍,转身看向春秋,露出诡异的笑容。

    “我们是谁?你们可忘了,当年是谁遗弃了你们,又是谁,让你们得到了现在的安身之所?怎么,过了几年舒适的日子,就把这一切都忘了吗?”女人最先开口,脸上露出不屑和讥笑。

    这些不过是被他们遗弃的人,竟也有了今天的成就,不是欧阳圣告诉他们,他们差点就留下了这个隐患。

    轰!

    除了离夜,所有人心里如同一声巨大轰响,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一样,红润的脸颊,瞬间变得毫无血色,身体隐隐颤动。

    尽管十年时间过去,那种内心最深的恐惧,还在他们心里。

    是他们,这种熟悉的感觉,就是他们!

    将他们遗弃的家人,让他们沦落至此,任由他们自信自灭的家人,现在他们又来了,为的不是带他们回去,而是斩草除根!

    离夜站在原地,静静看着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心里宛若巨浪翻滚,怒火,滔滔怒火在她心里焚烧!

    欧阳圣!

    看到这几个人的到来,她几乎知道了欧阳圣全部的目的!

    欧阳圣留下这些人,肯定知道他们的身份,自然也会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他知道会有这种事,知道第六殿即将会被人斩草除根,他还把自己送进来了!

    双拳紧握,黑亮的眸光中,冰寒一片,带着浓浓杀意,四周温度急速下降,就连插在地上的吾邪,都感觉到了她身上涌动的杀气,蠢蠢欲动。

    让离夜成为第六殿的一员,连同第六殿的人一起,被这些突然出现的人斩杀,连同第六殿的人一起灭口,这样欧阳圣不用自己动手,就能杀了北宫离夜,让这个第一天才,永远不再出现。

    而且是被其他人所杀,北宫家族就算追究起来,欧阳圣也可以置身事外,当做什么都不知情。

    六天时间,他们分明已经是算好,就等着置离夜于死地!

    离夜此时神情一片冷峻,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人,嘴角勾起细微弧度,欧阳圣是不是打错了如意算盘,她北宫离夜,岂会任人宰割!

    “如今我们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们了,你以为,生杀大权,还掌握在你们手上吗?家族既然遗弃了我们,我们也无须客气,我们也早就舍弃了那个姓!”梦寻欢脸上闪过一丝痛楚,那是被至亲的人背叛,最深刻的痛。

    “一个个变成宗师,你们就能逃过?让自己变得冷血无情,自私自利,你们就不在意对方了,血脉相连,说到底,你们终究和十年前一样,什么都没变过。”男人缓缓开口,脸上的讥讽的笑意,更明显。

    离夜站在一旁,刻意收敛气息,即便是站在擂台上,也让人觉得她只是微不足道的小角色,不足为惧。

    来的两个人也没发现她的存在,他们的目光,更多放在春秋他们几个身上。

    他的话说完以后,第六殿所有人的人,脸上连一点血丝都没有了。

    像是埋藏在心里的伤口,再次被人扒开,往上面撒盐,心里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被硬生生刮开。

    痛,真的很痛,原来他们一直都不曾逃开过。

    见没有人再说话,两人满意的神情,指着身边的十几个银甲傀儡,沉声下令。

    “杀无赦!”

    杀无赦!

    简单的三个字,就决定了他们生死,连半点防抗余地都没有,就像当年,他们一样没有反抗的余力,可他们早就不是当年的毫无还手之力,要杀他们,没那么容易,再者,在这边,他们的实力,也应该被限制了吧。

    银甲傀儡,没有任何回答,可空中十几道身影炸开,宛若绽放的银色花朵,往四周横扫而去。

    “动手!”春秋沉声道,只是十几个傀儡,他们联手,谁赢谁谁输还不知道。

    他周围所有人点点头,如疾风的速度,往四周散开,迎向空中落下的银甲傀儡。

    “你们忍心下手吗?”轻巧的声音响起,不轻不重,刚好传入他们动手的每个人耳中,看清楚银甲傀儡,他们出手的动作,顿时僵住。

    这是……他们!

    “你们混蛋!”飞聂嘶吼道,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把他们变成傀儡!

    他们停手,银甲傀儡却不曾停手,重重拳头打在他们身上,十几道身影坠落,擂台上横七竖八,一阵剧烈晃动。

    女人讥笑道:“不敢出手了么?所以,你们还是没变过,和十年前一样,只是孩子罢了。”

    孩子……

    离夜无声在春秋他们脸上,还有对面两个人脸上来回扫视,这只是孩子!?

    他们是什么人?

    银甲傀儡身影还在继续,他们瞬间走到春秋几个面前,拳头毫不留情砸下去,他们只是匆匆躲开,不曾还手。

    离夜看了一眼周围,想着要怎么离开,这摊浑水,她不想把自己搭进去,更何况,在看到银甲傀儡以后,他们几个就再也没有对战的念头。

    他们想死,她还不想,欧阳圣,这笔账,早晚跟他算!

    “救救他们!”恳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离夜稍稍扭头,萧十一皱眉的表情,就落入眼帘。

    萧十一走到擂台下,神情恳求,明明只是一个少年,可他莫名觉得,只有这少年才能救他们,不只是因为他的实力。

    一丝冰冷杀意闪过,萧十一立即觉得,那一道冰冷直没入心底,他忍不住后退一步。

    好冷!

    是杀气,他眼中带着杀气,他想杀谁?看着离夜,萧十一有些愣神。

    离夜看清楚萧十一后,冷漠摇头,眼中的杀意尽管收敛了几分,却依旧冰冷。

    让她怎么救,他们没有对战的想法,一直在挨打好么,就算是救,也要救的有价值,毕竟这么多宗师,她看着一个个死了,也有点肉疼。

    “我保证,你救下了他们,这样的错误,不会有第二次。”萧十一立即回神,顾不得离夜眼中的冷漠寒霜,着急说道。

    这件事不能怪春秋他们,换做是他,他也不忍出手,现在他们需要时间,好好冷静一下,只要冷静下来,就没事了。

    离夜蹙起眉头,不会有第二次?她要怎么相信?现在这两个人还没注意到她,一个人走也不是不可能,可她一出手,他们就会发现她,到时候全身而退,就不像现在这样容易。

    “你能救他们?”

    所有人将离夜围着其中,一脸认真严肃。

    呃……

    黑麻麻一片的人围着自己,离夜稍稍挪动步伐,可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有人仰视她,身后就是那两个突然出现的人了,她又不能往后面退。

    他们这是干嘛,这几个人突然出现,好像一切都变得不同了,不止是第六殿的气氛,他们每个人像换了个人一样。

    而这一切突然就发生了,没有任何征兆,今天换做是其他人在这,肯定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刚刚打赢一场挑战,一切的是按照自己预料的方向走,可突然蹦跶出两个人,带着十几个傀儡就杀出来了,还是第六点所有人的熟人。

    本来觉得弄的差不多清楚的事情,现在顿时觉得,她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清楚,连第六殿的到底是什么人,都不知道。

    离夜忍不住一声叹息,这几天白忙活了!

    见离夜不说话,其他人以为他被他们吓到了,急忙缓了缓神色,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们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什么身份,萧十一这么跟你说,我们信,救他们,只要能救他们,我们什么都可以听你的。”只要能救下他们就好。

    这些年欧阳圣偶尔也会让其他人进来,所以他们并不奇怪,进来的人都非比寻常,不过和他们倒没什么关系,只是普通的陌生人,后来慢慢才融入一起。

    这少年能进来,今天萧十一还这么恳求他,他肯定有办法的。

    离夜无语,他们的命都在别人手上,怎么听她的?

    不过,他们之间什么时候这么信任的?这还是看到萧十一被打,然后看好戏的一群人吗?前后态度反差也太大了吧!

    “你们在求他?他能救你们?”讥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把离夜围住的所有人,包括离夜,都微微一怔。

    离夜抬起头看了一眼面前,基本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太阳穴在跳动,隐隐有暴走的迹象,她的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忍住暴走的冲动。

    再次睁眼时,清澈黑亮的眸光,如同出鞘的宝剑,冰冷蚀骨,与生俱来的气势,肆意分滚,此时的离夜,如同换了个人。

    她面前的萧十一,以及其他人,看到那睁开的双眸,又是一怔,神情有些呆滞。

    白衣少年,仿佛变得高大起来,他所站的位置,明明只比他们高出一个擂台,错觉间,他们竟然会觉得,眼前的人,如同站在高峰,他们永远只能仰视!

    宛若王者一般!

    王者!

    他们屏住呼吸,眼睛都不眨一下,他们竟然的会对一个少年,有这种错觉。

    离夜慢慢转身看向来人,玫瑰红唇勾起一抹笑意,笑靥如花,眼中情绪却冰冷到了极点,让人只觉得不寒而栗。

    站在不远处,在看清楚转身的少年,有些诧异,这少年,长得居然比女人还要好看,如果不是曾经也见过,有个男人也有如此之貌,他们一定不会相信,眼前这少年是男人,而不是女人。

    男人长的这般好看,这得羞愧多少女人,他们怎么不记得,当年送来的人里,有这么一个人。

    “萧十一,不是让我救他们吗?小爷可不会白白做事,等这件事完了,小爷会要问该得的报酬!”手掌翻滚,圆润玉珠落在手掌心,散发着淡淡光辉。

    离夜稍稍叹息,现在是不救不行了,他们两个发现了她,要全身而退,不会容易,所以只能救人,说不定还有转机。

    目光微变,离夜看向不远处的吾邪剑,吾邪仿佛听到了她的召唤,连同剑鞘,冲破地面,直接飞回到离夜手上。

    他要出手了?

    萧十一眼中透着光芒,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忍不住一阵苦笑。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第一个想到的人会是这个少年。

    不远处两人,看到离夜手上的吾邪,眼中又是一阵惊讶,目光变得灼热,极好的兵器,若是能夺过来……

    “小子,你不是我们要找的人,若是把手里的兵器交出来,我们就放你离开如何?”男人神色突然变得和蔼,眼中透着贪婪,眼睛落在吾邪上,一眨都不眨。

    离夜眯起双眸,将手中玉珠往空中抛去,白色身影如同鬼魅,速度快如闪电,瞬间,消失在众人面前。

    而那两个人,看到突然消失的离夜,眼皮一阵跳动,心里有着无可言语的震撼。

    “炎火,是那一招!”女人沉声道,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会!

    这少年,是想以一人之力,救下这十几个人,他是不是太自信了,这些傀儡,大部分在半神化,最弱的也是巅峰宗师。

    看着离夜走去的身影,两人一点都不担心,他们才不相信,这么一个少年,能有什么作为。

    炎火目光阴沉点点头,眼睛每每落下的方向,都是离夜移动的地方!

    就是他,这少年和他是什么关系?

    飞身而去的离夜,总觉得身后有一道目光,紧紧跟随,不管她到什么地方,那目光都会跟过来,准确无误找到,可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下巴稍稍上扬,看了一眼浮在空中的玉珠,眼中狡黠的笑意越来越深。

    小看她?那可是会吃亏的!

    离夜身影飞速,就在炎火以为,离夜是要救春秋他们,可接下来的一幕,顿时让他黑线连连。

    只见那鬼魅身影飞速闪过,一脚狠狠踹去,落在的地方,不是傀儡身上,而是春秋身上,一直闪躲的春秋,一脚就被踹下了擂台,摔落在地。

    紧急着就是其他人,一个接着一个,都被离夜一脚踹了出去。

    擂台下方的人,手忙脚乱接住被离夜踹下来的人,额上冷汗连连,完全没了刚才那种紧张。

    他非得用这么暴力的方式救人?

    就在最后一个人坠落地面,十几个银甲傀儡,一团把离夜围住,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心都揪起来了,十几个银甲傀儡,全部围住他一个!

    然而在众人没有看到之处,白衣少年的脸上,绽放出绝美的笑颜,随即冰冷声音在空中炸开。

    “伐天玉阵!启!”

    ------题外话------

    欧阳圣让离夜到这里,可没安好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