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个武痴
    杀了,还是废了!

    夙琉展急忙往后挪动,顾不上身体里,横冲直撞的力量,急忙站起身,警惕的看着离夜。

    他知道北宫离夜现在的实力,中级宗师,自己不过巅峰先天天阶,又怎么会是中级宗师的对手。

    让北宫离夜得逞不了,只有一个办法,离开房间,让日月殿的人知道,只有这样,北宫离夜才动他不得。

    “北宫离夜,你要清楚,你杀了我会有什么后果。”夙琉展逐渐冷静下来,镇定看着离夜,脸上露出得意笑容。

    北宫离夜即便有实力,也不能对他如何,他夙琉展是天龙国堂堂雅王,北宫离夜杀了他,会有什么后果,不用他说,北宫离夜自己也知道。

    离夜无害轻笑点头,同时开头道:“我当然子知道是什么后果,所以选今天来。”

    日月殿的人知道她在第六殿,日月殿外面的人不知道第六殿的存在,可各国皇子少主离开,人尽皆知,夙琉展死了,和她会有什么关系?

    自信满满的夙琉展,镇定的神情,划过一丝紧张。

    “你什么意思?”所以选择今天来,北宫离夜为什么会这么说。

    离夜莞尔一笑,手上寒光闪过,她拿在手上把玩,眼中的杀意,再明显不过。

    夙琉展身影稍稍后退,眸光微变,看着离夜的动作,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还是有了最好的退路,那文雅的容颜上,露出从容轻笑。

    北宫离夜,今天你的计划,怕是完成不了了!

    只见一道银光闪过,庞大身影出现在房间内,目光凶狠,神情狰狞。

    玄兽瞪大双眼,也许是感觉到夙琉展的杀意,它也直接面向离夜,面前巨大双刀,透着寒光,锋利无比,看上去,仿佛轻轻一挥,就能将人一分为二。

    有一丈之高,尽管比平常的玄兽矮小一些,也能看出它不是一般的敏捷,跃跃欲动的双刃,对向离夜,准备随时出手。

    玄兽!天玄级别,这是双刃螳螂!

    突然出现的庞大身影,让离夜微微一愣,夙琉展居然契约到了玄兽。

    “这是……那场拍卖会上的?”离夜挑眉道,很眼熟,天玄级别,她能想到的,就是那场拍卖会,没想到当时夙琉展也参与了。

    光线太暗,当时也没注意到这些,倒是让他钻了空子。

    她记得当时那些玄兽价格都不菲,夙琉展居然能够得到一头。

    “呵呵,怎么样,你现在还有信心能杀我吗?”夙琉展捂住胸口,得意洋洋看着离夜,没有后招,他也不敢一个人留在日月殿。

    这玄兽的确是当时契约来的,他拥有玄兽,何愁敌不过北宫离夜。

    灵师,实力固然重要,拥有一头契约兽,也很重要!

    离夜没有回答,就这么看着夙琉展,看着他脸上得意的笑容,神情没有变动,好似没看到面前蠢蠢欲动的玄兽。

    说到玄兽,离夜也有,比双刃螳螂更厉害,更高级,杀他,绰绰有余!

    “你这是自寻死路。”天籁之声缓缓响起,传入耳中,感觉都不像是真实的。

    自寻死路?

    离夜扭头往身后看去,夙琉展契约了玄兽,是自寻死路?

    “你什么意思?”夙琉展脸色微变,他有了玄兽,有了秘笈,成为宗师,到时候谁还是他的对手,什么叫自寻死路。

    纳兰清羽只是在故作镇定罢了,等会就让他们两个没入双刃人螳螂的肚中!

    “你不觉得,从玄兽出来后,身体就越来越不正常了,好像有股什么强大的力量,流进身体里,甚至连你自己,都控制不了?”纳兰清羽不轻不缓道。

    平和的语气,淡然的神色,仿佛只是在说一件极小的事情。

    夙琉展表面上镇定自若,心里却如同翻江倒海,惊悚到了极点,脸色阵阵苍白。

    离夜无声看向纳兰清羽,他到底知道多少她不知道的?

    纳兰清羽移动脚步,走向那庞大的双刃螳螂,双刃螳螂高出他很多,他要抬头才能看清楚。

    双刃螳螂在纳兰清羽靠近后,脚步忍不住往后退,凶狠的目光,逐渐变成警惕,而且隐含着畏惧和恐慌。

    身为玄兽,它本不该对一个人类畏惧恐慌,这头玄兽,却是在害怕。

    “修炼日月殿的秘术,最大的忌讳,就是契约玄兽,那本来就是借由别人力量,用来提升自己的秘术,若是契约了玄兽……”纳兰清羽没有再说下去,调侃的笑容若隐若现。

    契约了玄兽,会发生什么事!

    这如谪仙一般男人,仙人之姿,神人之貌,是那般完美,天籁之声说出的话,很难让人不信服,即便是这个时候,夙琉展都没有任何怀疑,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相信他的话。

    “你不要以为说这些,我会相信!”夙琉展故作镇定,他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

    契约玄兽怎么了,他就没听说过这些,一定是骗他的!

    纳兰清羽扭头看向夙琉展,完美的侧脸轮廓,让人看了顿时只觉得窒息。

    白皙且骨节分明,修长手指稍稍抬起,轻点在双刃螳螂身上。

    “轰!”

    夙琉展只觉得双脑如同炸开,身体里,莫名一股强大冲击直冲而来,身体有种就快要四分五裂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他双手捧着头,脸上露出惊悚,身体里,一股剧烈的力量,快速流淌起伏。

    有一根手指轻点而下,落在双刃螳螂身上,夙琉展猛地抬头,额头上青筋暴动,硬生生鼓了起来,好像随时会挣破脸皮,直冲而出。

    “啊!”夙琉展踉跄后退,身体往四周撞去,整洁的房间,一下子变得七零八落。

    离夜站在一边,双手交叉在胸前,惊奇看着纳兰清羽的手指。

    他手指每每在玄兽身上点一下,夙琉展就更痛苦,这都发生了什么,好歹让她知道知道,现在她看的是一头雾水,什么都不知道。

    双刃螳螂不知道为什么,全身僵住,不管纳兰清羽的手指如何在它身上点动,它始终没有动过。

    而且他没点一下,双刃螳螂脸上的表情,就会惊悚一分,最后它整个身体都忍不住颤抖。

    纳兰清羽在双刃螳螂身上,点动的次数越来越多,狰狞脸上的表情,就越发难看。

    突然,双刃螳螂全身一阵抖动,高大身影,慢慢缩小,力量和气势,比起刚刚减弱了不少,不只是这样,甚至是有,降级的征兆!

    “它在降级?”离夜指着双刃螳螂,它好好的怎么会突然降级?

    纳兰清羽手指只是轻轻点动,逼入一丝灵力进它的身体,这也不至于会降级啊!

    纳兰清羽抬了抬下巴,目光看向疯狂中的夙琉展,只见他双手捂住脑袋,全身灵力越来越浓郁,绿褐色灵力是闪动了两下,直接变成了青色!

    “我靠!”离夜猛地往后跳了一步,震撼看着夙琉展。

    宗师了!

    这是什么情况,夙琉展的实力,猛的跳到了高级宗师,就一点,就是巅峰了!

    已经出现了一个西陵诺,不用再出现第二个吧,而且这对象还是夙琉展。

    纳兰清羽目光在离夜脸上停留了一会,手指再次轻点,眸光波澜不惊。

    “啊!”

    夙琉展张开双臂,衣袖中鼓鼓的,还有一股强劲力道,在横冲直撞,这股力量夙琉展阻止不了,他也没办法阻止。

    然而就在此时,他身上的力量再次暴涨!

    离夜惊的嘴巴都合不拢,目瞪口呆的看着夙琉展。

    他娘的,这也太夸张了点吧,巅峰宗师,这才多久的时间,巅峰宗师了。

    这情况就像西陵诺的一样,不对,也不一样,西陵诺那个时候没这么痛苦,尽管操纵不了这股力量,他也没这么失常。

    夙琉展此时发冠掉落在地,长发散乱,蓬松炸开,哪里像是一个皇子,看上去就是一个疯子。

    没有一点理智,痛苦的神情,不难看出,他此时正在承受多大的煎熬。

    实力在暴涨,他同时也在痛苦。

    离夜的目光来回在玄兽和夙琉展身上扫视,如今的双刃螳螂,硬生生从天玄兽,变成了地玄兽,还是初级地玄兽,可降级的速度,没有减弱。

    同时,夙琉展身上的力量在暴涨,巅峰级宗师还没停下里,速度变得更加疯狂。

    “这边掉级,那边升级,你不会是说,这玄兽把自己的力量,送给夙琉展了吧?”离夜指了指夙琉展,嘴角一阵抽搐。

    还有这样的好事,把自己的力量,送给夙琉展,这不是白白便宜他了。

    纳兰清羽平静点点头,就是这样。

    “我靠!那他会晋升到什么地步!别到时候连你都没办法。”夙琉展现在已经疯了,到时候连纳兰清羽都对付不了,这个疯子就是风启大陆最厉害的人。

    让一个疯子成为最厉害的人,这怎么说也说不过去,谁知道疯病起来,他突然想做点什么。

    “神化不是借助别人的力量,就能晋升,他,马上就要承受不住了。”纳兰清羽笑道,手指再次点下。

    “吼!”

    “吼!”

    两声吼叫同时响起,从两个不同方向发出来,一个是双刃螳螂,另外一个则是夙琉展。

    夙琉展在强大力量冲击下,直接暴走,衣服震碎,只剩下薄薄一层亵衣,还是布条在空中晃动的那种。

    他全身筋脉凸起,一条条红色血脉弯弯绕绕出现在皮肤上,夙琉展顿时变得面目全非,此时只怕是夙皇来了,都未必能认出来,这个就是他的儿子。

    条条血痕,狰狞可怕,甚至就连夙琉展眼中,对充斥着血丝。

    若是经脉爆炸,不难知道,他会有什么下场。

    “所以就是说,我不用动手了?”离夜慵懒站在一旁,仔细看着夙琉展的变化。

    这么下去,夙琉展整个人都爆炸了,哪里还用得着她出手,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想着自己留着后招,这样晋升宗师,还拥有天玄兽双刃螳螂,他要走,日月殿也拦不住他。

    可这种秘术,是通过别人的力量,暴涨实力,晋升宗师。

    秘术里已经有了某种力量,足够晋升宗师的力量,此时要是契约玄兽,玄兽本身的力量,就会随着契约之力,流到夙琉展的身体。

    这本来应该是好事,可是物极必反,夙琉展只是人,人怎么可能能够承受住玄兽那么蛮横的力量,更何况还是天玄兽。

    现在不但夙琉展承受不住,马上,他就会爆体而亡。

    这样不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这毕竟是秘术,当真是那么好修炼的。

    想到这里,离夜直接走到旁边的椅子上,架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看着夙琉展,一脸讽刺。

    纳兰清羽手指上是速度加快,没有再给夙琉展任何喘息的时间,双刃螳螂力量在一点点流失,反而夙琉展身上的力量在暴涨。

    正确的说,到了巅峰宗师,那道坎,他再也冲不过去,多余的力量,在折腾着他的身体,折磨着他。

    生不如死这四个字,用在现在,最恰当不过。

    夙琉展疯了,被他渴望的力量逼疯的,他等会就要死了,被他梦寐以求的力量震死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离夜单手撑着下巴,看着纳兰清羽站着的方向。

    纳兰清羽含笑无害道:“夜儿忘了,当年为夫在日月殿做过一段时间的客,知道这些,并不难。”

    做客,自然要把该知道的知道清楚,该弄明白的,全都弄明白。

    离夜看着纳兰清羽脸上无害的笑容,撇了撇嘴,欧阳圣怎么就这么放心这个男人呢,还特地把他请来了,惹上这么一个腹黑的人,活该他丢了龙魂珠。

    “大概还有多长时间,虽然不想夙琉展这么容易死,但是我得回去了,第六殿还有事情要做。”离夜慵懒说道,额角一条黑线落下。

    说好了她亲自动手的,结果现在又是在一边看着。

    夙琉展这也是找死,你契约玄兽也不说,看来是觉得自己活太长时间,想找死。

    除了这样,真的找不出第二个理由。

    “现在就可以走了。”纳兰清羽放下手,双手负在身后,面向离夜。

    现在走,可以?

    “如今的力量,已经够折磨他一段时间,他的身体,慢慢会自动接受双刃螳螂的力量,我们不在,只是看不到而已。”纳兰清羽完美无瑕的容颜,露出轻笑,那一身仙气,怎么看怎么能让人信服。

    不过那是一般人,离夜又怎么会被这笑糊弄过去。

    “是不是早就可以走了?”离夜满头黑线看着纳兰清羽,这男人……太可耻了!

    纳兰清羽没有回答,走到离夜身边,拉过她的手,两人往外面走去。

    房间里的一切还在继续,夙琉展在他们两个离开后,动作越来越大,不受控制往到处撞,好像这样会舒服一点。

    身上暴起的血条,狰狞可怖,看了都让人觉得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咔嚓!”一丝裂开的声音响起,夙琉展身上的血痕爆开一丝,鲜血如同笔直喷出。

    双刃螳螂身体越来越小,力量更是以肉眼可见是速度在减弱,它无法反抗,也没办法反抗。

    早已刻入灵魂的契约之力,不允许它反抗,不会让它防抗。

    双刃螳螂其实没什么错,错就错在,它被夙琉展契约了,才会有这样的下场。

    不是死在战场,死在了自己契约者的手上。

    夙琉展承受这一切,那是无比痛苦的,力量原本就不属于他,强行灌入他的身体,就像是把别人的东西,硬生生让自己和它相融。

    刮骨剔髓的痛苦,也不过如此,还不能停止,力量越可怕,他所承受的,就越恐怖。

    在日月殿的人感觉到不对劲,走到宫殿的时候,夙琉展躺在血泊中,双眼凸出睁大,感觉眼珠子随时都会掉出来。

    他早已经是面目全非,要不是知道这里住的人是他,根本看不出来,这个人会是夙琉展。

    双刃螳螂同样可怖,满地鲜血,染红了一片。

    乾护法来的时候,看到地上的一幕,一张脸都绿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计划,居然这么就被破坏殆尽,没有任何挽留的余地。

    两人在第六殿后山停下来,纳兰清羽这才把离夜放下,两人相对而站。

    “我还有点事要去一趟主殿。”夙琉展的事情解决了,还有一件事情要处理,总得下去看看不是。

    她从高塔上跳下来,差点没命,就是因为那个声音,就是这么一个原因,她都要去看看。

    龙魂这表现的也太怪异了,不去看看怎么行!

    “好。”纳兰清羽点头应道。

    “我先走了。”离夜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一晚上没睡,回去休息一下再说。

    夙琉展那样,她倒是省了不少事情,也不用想,怎么能让他生不如死,那样,他已经够生不如死了。

    现在就不知道夙皇,在知道夙琉展死了,是伤心,还是冷漠淡然。

    在夙琉展和夙凌云两个皇子中,夙皇本来就不怎么看重他。

    纳兰清羽站在原地,看着离夜远去的身影,才转身离开,瞬间消失在第六殿后山。

    白衣少年走来,看着越来越近的宫殿,脚下步伐加快。

    这第六殿,她势在必得!

    双手负在身后,离夜环视了一眼偌大的第六殿,嘴角弧线加深,眼中的笑意让人觉得危险至极。

    “轰——”

    一声巨响,响起在耳边,脚下剧烈晃动,山岳摇摇晃晃,像是随时就会塌陷。

    怎么了?

    离夜猛地跳开步伐,目光警惕看着四周,迎面而来一股强悍罡风。

    白衣少年神情微变,险险躲开,罡风如同凌厉长鞭,落在地上,离夜刚刚站着的地方,出现了一条狰狞的痕迹,她站在一旁,稍稍低头看了看身边,用手拍了拍胸口。

    差一点点,就打在她身上了!

    靠!这是谁啊,她站在这里是不是又没碍到那人,直接就对她出手,还是杀招,半点都没留情。

    “怎么,敢动手,不敢现身?”离夜眯起眼睛讥讽道。

    说第六殿怪,可这随便出手偷袭,连对方是谁都不问一下的毛病都有,简直了,是不是大路上他们看到一个人不顺眼,直接就出手弄死!

    离夜的话刚刚说完,高大身影缓缓走来,看身形就是一个无比强壮的硬汉,可当他的身影慢慢靠近,看的越来越清楚。

    她才知道,走来的人身材真的很精壮,而且身上的只穿着一件薄薄的黑色亵衣,紧贴着他的身体,将他精壮的身材,完美勾画出来。

    至于容颜,轮廓有棱有角,五官是算不上出彩,可他和飞聂,霖奕两个比起来,的确算是个美男子,不过在离夜眼里,还差点,正确的说是差太多了。

    离夜在打量着来人,那人也在打量着离夜,看着眼前显得单薄,瘦小的少年,他的神情多少有些不屑,转而想到,能进入第六殿,肯定不会是什么弱角色。

    “你是谁?”男人面容冷峻看着离夜,首先开口问道,强而有力的臂膀,隐约散发着暴动之力,让人不敢靠近。

    离夜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他问她是谁,这问题不是她问吗?

    “能在这里,肯定第六殿的人,你又是谁?”离夜打趣反问道,目光注视着面前强壮的男人,眸光深处闪过一丝诧异。

    巅峰宗师!

    妈的,什么巅峰宗师都变成萝卜白菜了,第六殿到底什么来头,宗师,巅峰宗师,一抓一大把,这样的一群人要是出去横扫,日月殿肯定都会忌惮他们。

    离夜看的那叫一个郁闷,北宫家族在她和爷爷的努力下,也没突然蹦跶出一两个宗师,这里居然这么多!

    这到底是什么差距,不会……他们也修炼日月殿秘术了吧?

    男人不解看着离夜,崭亮的眸光露出疑惑,对于离夜不认识他这点,他显然很是不理解和不满意。

    两人就这么看着对方,谁也没有先收回目光,就像是一场拉锯战,谁也不让谁,谁也不甘认输,好像先收回目光的那一方,就是承认自己输了。

    最终男人沉声开口,沉厚的嗓音,带着细细沙哑,如一杯醇厚的佳酿,“春秋。”

    离夜脸上划过一丝惊讶,诧异看着眼前的男人,随即平静收回目光,淡然点点头,好像刚才惊讶的表情,不曾出现过,只是幻觉。

    她脸上的表情,一滴不漏的落入春秋眼中,看到她先是惊讶,再是平静,一切又是意料之中的表情,浓眉微微蹙起。

    他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你在这里修炼,我就不打扰了。”离夜说完,转身离开。

    春秋,金苑地字号其中一员,拥有巅峰宗师的实力,还出现在这里,早就猜到他的身份了,居然还去问他,你是谁。

    离夜惊讶是没料到在这里会遇到春秋,后来的一切了然,又觉得应该如此,除了春秋,还有谁拥有巅峰宗师的实力,然后出现在这里。

    “慢着!”残影飞掠而过,眨眼出现在离夜面前。

    离夜停下步伐,目光落在春秋脸上,淡淡微笑道:“还有事?”

    早知道他在这里修炼,自己也不会选择这么个地方,下次一定要避开这里,避开。

    在去找晶泉灵乳的路上,她问过梦寻欢他们几个,为什么不叫春秋,他们几个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同时摇头,紧接着同时说了一句话。

    春秋就是个武痴,是那种宁愿修炼,也不愿意成亲娶妻的人,愣是要逼他成亲娶妻,他肯定会拿一本自己最爱的灵诀功法来成亲。

    当时听到这些,她立刻就决定,尽管迟早会面对上春秋,还是得做好准备,谁知道这么早就遇上他了,一点准备都没有。

    “你很强。”简单的三个字从春秋嘴里缓缓吐出,离夜心里咯吱一响,嘴角阵阵抽动。

    果然是武痴啊!

    “我不想跟你打。”离夜直接拒绝,这种人动起手来,就是疯子。

    春秋冷峻的脸上终于咧开了一丝笑容,如春笋破土,冬日里的一缕阳光,可看起来,却是让人觉得危险不已。

    “如今不是你愿不愿的问题。”在这第六殿,他动手,不会在乎别人愿不愿意,他也不需要在意别人。

    靠!

    离夜忍住爆粗口的冲动,看着春秋,后悔找了这么一个地方。

    人家不愿意还带强迫,这都是什么事!

    黑亮眸光闪动,狡黠眸子流转,璀璨夺目的双眸,慢慢从无奈变成戏谑,看着春秋的目光,更像是在看着一个——猎物!

    春秋站在离夜面前,本来他是兴奋不已的,这个少年看上去单薄瘦弱,其实力却是深不可测,他探究了好几次,都探究出,她的实力究竟在什么等级。

    这样的人,要么实力在他之上,要么就是废物,不然怎么连一丝波动都探究不出来,但是进入第六殿,废物是绝对不可能进来的。

    所以他肯定不会是后者,他很强,知觉告诉自己,他很强!

    遇到一个强劲对手,对春秋来说,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在第六殿这么多年,除了浪子,没人给他这种感觉,梦寻欢他们三个也不曾有,可对方的目光,盯在他身上,却让他感觉到不自在,甚至是危险。

    这是浪子都不曾给过他的,这少年怎么会……

    “让我跟你动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离夜缓缓说道,正好她还在想着,要怎么打破现在这种局面。

    在这里遇到春秋是措手不及,不过想想看,要是没有一点事情发生,她要打破现在的局面,还要想办法,既然遇上春秋,也躲不掉,就趁着这个机会也好。

    “条件?”春秋皱起了眉头,他从没见谁应他的挑战,还跟他谈条件的。

    离夜理所当然看着春秋,理直气壮道:“当然了,难道我白白接受了你的挑战,然后就这莫名其妙了?这个条件,你也不会吃亏。”

    不过,她也不会输。

    巅峰宗师罢了,她现在的实力,不会输给巅峰宗师。

    “说说看。”春秋握了握拳头,那兴奋的表情,此时不管离夜说什么,只怕他都会答应。

    “你赢了,我答应加入你的龙虎帮,帮你做事,我赢了,你从今以后,必须得听我的。”清冷的声音响起,精致五官露出点点笑意。

    离夜的话很轻,然而落在春秋心里,却很重,可以说是震撼。

    这样的话,从来没有人跟春秋说过,哪怕是欧阳圣,也不会这么对春秋说,你赢了,帮你做事,我赢了,从今以后,你就得听我的!

    春秋是龙虎帮帮助,让他听话,就相当于把整个龙虎帮握在手上,三股势力之一握在手上,就是掌控第六殿的第一步。

    “不吃亏吧?”见春秋不说话,离夜开口问道。

    “是不吃亏,可你怎么会认为我会答应你。”春秋隐隐作动的身体,已经最好的说明,他很想出手,很想知道眼前人的实力。

    离夜摊开双手耸耸肩,随意道:“不答应就算了,反正要我答应和你比试,就是这个条件。”

    他现在不答应,迟早得答应,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好一个轻狂的少年!”春秋脸上多了一丝恼怒,他也看出来了,这个人在某些方面,对他很了解,可以说对方知道,他一定会答应!

    他丝毫不加以遮掩,也不怕自己看出来,他了解自己的事情,够嚣张,够轻狂!

    “那你是答应你?”离夜露出一个意料之中的笑容,她就知道他会答应。

    春秋没有回答,身影闪动,手上出现一把长刀,那长刀的样式,有点像横刀,刀柄镶嵌着晶莹剔透的玉石一样的珠子,颜色各不一样,一共是七颗,犹如一条盘踞的飞龙,尝尝刀刃透着寒光,气势不凡。

    单单看着春秋手上的长刀,离夜就知道它的不凡,绝不是普通的兵器。

    “这么早就开始认真?”离夜看着一丈外的春秋,不急不缓从储物手镯中把吾邪剑拿出来。

    既然对方一开始就认真,她不认真,不就是不尊重对手。

    此时要是有人听到离夜心里的话,一定会吐血三升,大叫无耻。

    春秋的长刀,再怎么不凡,也比不上吾邪剑,拿出吾邪剑离夜何止是认真,实力方面春秋已经是占据下风了,着兵器上面他没讨到好处,这场对战,还有什么悬念!?

    太无耻,太阴险!

    “自然是要认真,也希望你不要有所保留,一开始就认真。”春秋兴奋说道,从浪子以后,已经没有人能让他这么兴奋,迫不及待想打一场。

    春秋会答应过那个条件,是他有足够的自信,除了浪子,在第六殿,他不会输给任何人,当然也包括眼前的少年。

    想要让他听命令,那就得先打败他!

    “认真?你确定?”离夜挑了挑眉头,他说的是认真?

    “确定。”春秋肯定的点点头。

    笑靥如花,绝世倾城的容颜上,绽放出绚丽的色彩,顿时间,万物失色,日月无光,而下一秒,如花的笑意,瞬间消失,黑眸认真冷冽,冰澈透骨。

    春秋只觉得眼前一道绚丽的光芒闪过,随即就是冰冷寒霜的气息,如潮水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他稍稍打了个冷颤,耳边就响起宝剑出鞘的声音。

    他猛地回神,诧异发现,刚刚还在一丈之外的人,此时竟然出现在了面前,什么时候走过来的他都不知道。

    剑已出鞘,眼看就要落下!

    春秋迅速躲开,汗毛竖起,散发蓝色光晕的剑刃,离他的脸,只有指甲缝的距离,他能清楚感觉到剑刃上,冷冽刺骨的寒意,渗透心底的杀气!

    好快!

    春秋震撼的看着离夜,他发现,自己一直低估了这个看似无害,单薄瘦小的少年。

    离夜就站在春秋身侧,看着他躲开攻击,唇瓣稍稍上扬,手腕微转,凌厉刀锋没有给春秋丝毫反击的余地。

    看着直削而来的剑锋利刃,春秋根本来不及多想,刀刃挡在面前,这不是招式,而是身体的本能,危险气息扑面而来,身体本能的做出这种反应。

    一股强大力量扑面而来,春秋震撼的看着眼前少年,脸色大变。

    他已经是……怎么可能!

    震撼归震撼,春秋同时也做出了反应,青光之力展现,他没有丝毫隐藏,将所有力量爆发出来。

    “轰隆隆——”

    震撼的声音响起在耳边,四周罡风暴走,掀起翻云覆雨的力量!

    如同大海翻滚,对战引起的余力,以排山倒海之势,如野草一般,疯狂蔓延开来,横行而过!

    大地震震,天色骤变,仿佛是被这一场战斗,惊变了脸!

    一股强悍的力量从两人中间炸开,两人同时做出反应,迅速往后退去。

    在此同时,两道声音呵斥而出。

    “诸神剑式——诛灭剑!”

    “霸雷爆刀——天罡破!”

    “剑技——烈焰万影刃!”

    “刀诀——雷引动!”

    刀光剑影,肆意狂舞,电光火石间,各处爆动,惊天动地之声,如电闪雷鸣,大地,发出低沉而又可怖的嘶吼!

    青光之力,宛若江河滔滔浪花,以龙腾之势疯狂席卷,所到之处,杂草飞扬四溅,泥沙刀刀削割,激起十丈之高,随即毁灭殆尽!

    两股力量相同而又不同,余力强势震开,往空中横扫而过!

    “轰——”

    “嘭——”

    一声声如同撕裂爆破的声音,引起惊天巨响,以至于连第六殿都惊动了,不少身影飞奔而来,走在最前面的,是梦寻欢,飞聂,霖奕他们三个。

    春秋看着离夜的目光,逐渐从当初的激动澎湃,跃跃欲试,逐渐转变,那双崭亮的眸子中,多了一丝震撼,诧异,惊悚!

    他已经奋力,没有丝毫保留,在这个少年手上,竟得不到半点便宜,还被他压制的死死的!

    离夜嘴角始终勾着淡淡浅笑,招式没有丝毫拖泥带水,招招凌厉!

    “他们两个怎么碰上了?”三个人停下身影,站在百米之外,脸上露出惊讶。

    春秋在闭关,他们都知道,也知道他喜欢在后山闭关,可好好的,这少年怎么也到后山来了,还跟春秋打了起来。

    “你们看到没,春秋已经用上全力了,少年还有所保留。”飞聂指着交锋两人,即便站在百米外,迎面而来气息,打在他们脸上,还是能感觉到空气中的压迫。

    他们都是巅峰宗师,倒是没什么,这些压迫还不至于加注在他们身上,站的这么远,只是为了不想打扰到对战的两个人。

    “何止是保留,这和那天跟我打的时候完全不同!”梦寻欢忿忿不满,他们可以看出来,少年有所保留,可他此时,却格外认真。

    也许,这已经是他最认真的时候,至少对春秋来说,是最认真的状态!

    然而他还有所保留,若他拿出全部的实力,春秋能在他手上过几招,这少年,在气势上竟也把春秋硬生生压倒!

    “我算是看出来了,他小子,非池中物,说日月殿主殿找来这么个人,我倒是觉得,是他主动找上日月殿的。”霖奕郁闷道,他还想和这小子打一场,现在看到春秋这样,他觉得……

    还是算了吧!

    春秋那个武痴,尽管他们一场对战下来,分不出胜负,可春秋每每都要压倒他们几分。

    现在这种局面来说,连春秋都被压制,他们打起来……

    这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而是事实,有个时候虽然可以不认输,但是有的时候,却不得不认输。

    “你们看!”梦寻欢激动的拍了拍飞聂和霖奕,脸上布满了诧异。

    三人放眼看去,电石火光之间,白衣少年如同一道白色闪电,不管是身法,剑法,他们看的人,都觉得惊悚。

    春秋现在的状态,完全是压倒性的败退,离夜好像不再想和他纠缠下去,不仅加快了速度,连灵力都在急速飞增猛进!

    节节败退的春秋大惊,他不停往后退,最后他抵挡的招式,完全没了章法!

    刁钻剑法,每一剑落下的位置,都恰到好处,离夜脸上的笑意越发深厚,就在此时,一剑挥落,春秋顺势去挡,可在半空中,即将落下的长剑,却改变了落下的轨道。

    还能这样!

    春秋看的眼珠子差点都掉了出来,然后就感觉脖子感觉到淡淡冰凉,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输了。”

    ------题外话------

    哇咔咔,离夜已经开始对第六殿出手了,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