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把他们一起拉下水!
    药宗愣在原地,对于所有人的注目,他迟疑了,甚至不敢迈出第一步。

    进去,就能知道是不是有炼药师,可北宫离夜会这么好心让他进去?要是不进去,就证明他的心虚。

    是的,他心虚,给西陵云的药材,其中有两样,太过珍贵,他觉得这次交代出去,这辈子都遇不到第二次,所以他没拿。

    西陵诺情况要是转好,就会发现其中药材的缺失,炼药师,当真是炼药师吗?

    “怎么,药宗阁下不进去了?”离夜迈步走过,眸光中带着淡然清风的笑意,嘴角露出完美弧度,却总给人一种危险的错觉。

    药宗怔怔回神,看向北宫离夜,蠕了蠕嘴,嘴角稍稍抖动,挤出淡淡轻笑。

    “当然要看,本宗得看看西陵家族的秘术,是不是真的有效。”药宗暗暗深吸一口气,他就算迟疑,还是要进去看看。

    炼药师是否真的存在,只有进去看了才知道,刚才那一丝波动,明明就是丹药出炉,从一闪而逝的药香看来,品级还不低,所以,无论如何也要看看。

    西陵家族秘术?

    离夜看向药宗身边几个人,见他们脸色微变,眼神往其它方向看去,眸光中的笑容,稍稍软化了几分。

    他们这样倒是省了不少麻烦,让日月殿的人相信是秘术。

    不过日月殿给出那么多珍贵药材,药宗是不会相信,只是秘术那么简单的,再加上刚才药鼎碎裂,溢出的药香,药宗肯定也感觉到了。

    “看看。”离夜稍稍侧步,没有丝毫阻拦的意思。

    药宗迟疑了一会,眼中闪过一丝坚定,才缓缓迈步,走进房间。

    刚刚走到门口,浓郁药香扑面而来,药宗眯起眼睛,深吸一口空气中的药香味道。

    分辨不出是什么药材,都混合在一起了,不过的确是药香,甚至接近丹药的药香,却不是真正丹药的味道。

    几人见药宗走进去,这才抬起步伐迟疑跟着走进去,目光狐疑落在离夜身上。

    让药宗进去,真的不会有事?

    “北宫离夜……”

    离夜笑而不语,轻轻摇头,指了指房间,大步走进去。

    见离夜摇头,几人脸上闪过一丝了然,直接走进去,没有再问什么问题。

    走进房间,西陵诺全身*坐在木桶之中,盆中的水呈现黑色,却散发出浓郁的香味。

    南门紫竹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脸颊微微泛红。

    尽管木桶里的水过了西陵诺肩膀,还看不清楚下面,不过她一个女孩子看到大男人*的一幕,还是不自觉会脸红。

    药宗仔细看着四周,脸色越来越紧张,露出不相信。

    没有,房间里什么都没有,那么多药材就像是不翼而飞,唯一留下的,只有满屋子的药香味!

    那不是炼制丹药,只是简单以灵力催动药材,让它们融合在水中,方便西陵诺吸收。

    这种方法,是没有炼药师的情况下,一些家族常用的,然后进行疗伤的。

    不是炼药师。

    知道这个真相,药宗却没有放心下来,甚至更为紧张,对面那一双目光的注视,让他心虚到了极点。

    “药宗大人既然来了,难道你不想解释什么吗?”西陵云轻咳一声,故作气恼看着药宗。

    药宗放脸皮一阵抽动,拼命扯动,才露出淡淡笑容。

    “西陵皇子,本宗……”

    “药宗,你要是想跟我装傻,不如我们去日月殿殿主面前好好谈谈如何?”西陵云横眉一瞪,咄咄逼人,半点都不给药宗找借口的余地。

    离夜站在一旁,笑看着西陵云,像是真的因为少了的两种药材,救不了西陵诺而生气的表情,嘴角不禁抽动。

    西陵云这家伙这么会演戏,西陵家族的那些人,肯定被他骗过不少吧。

    凌剑锋他们几个,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就听到西陵云直接要找欧阳圣,眼中露出一抹不解。

    有什么不对劲吗?难道失败了?

    药宗脸色微变,过了一会,又恢复镇定,双手放在腹部,一脸老好人的样子。

    “本宗只是想看看,皇子是不是真的需要这东西罢了。”说着,药宗从储物袋中拿出两个玉盒,比起前面的那些盒子,这个玉盒,更为繁复。

    当药宗拿出那两个盒子,凌剑锋他们几个顿时一阵了然,目光看向药宗,多了几分鄙夷。

    堂堂药宗,给他们耍这种手段!

    这要不是发现了,少两样药材,到时候出什么差错,谁来负责!

    “药宗大人,你这是承认了?”离夜含笑走向药宗,接过他手里的玉盒,将玉盒打开,晶莹剔透,入雪一般洁白的花朵落入眼帘。

    花朵晶莹透亮,不只是花朵,就连花径,都是雪白剔透,清澈透明,宛若一件雕琢而成的完美艺术品。

    水晶雪兰,只有阴暗潮湿的地方,才能生长出的灵药,采到这种东西,就必须付出血代价,极难得到一种药材,日月殿连这东西也有。

    离夜看了一眼水晶雪兰,神情不变,将玉盒盖上,再打开另外一个盒子。

    巴掌大灵芝静静窝躺,看上去只是普通的灵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当然这只是在普通人眼里,只有炼药师才知道这灵芝的不同之处。

    灵芝玉髓,所有人看到这灵芝,一定不会想到,其实炼药师要的,只是这灵芝中间一点点的玉髓,那一点点,甚至百年,千年才能凝结出来,时间越长,玉髓越大。

    不管是水晶雪兰,还是灵芝玉髓,都是炼药师渴望一求的药材,当初药宗得到它们,费了很大的代价,可惜这东西他还没用,现在就要全部交代出去了。

    不是他不用,是他舍不得用,一心等着,至少要到神品,才用它们炼制丹药,才不会浪费当年的一片心血。

    药宗要早知道有今天的事情,当初一定毫不犹豫拿出来炼丹。

    自己辛辛苦苦一场,付出了多少心血才弄到手的东西,到了最后,不过只是竹篮打水。

    离夜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所有药材里,只有这两种最珍贵,她还以为日月殿可能都没有,现在证明,只是她想多了。

    日月殿有药宗在,以他的性子,肯定会收集不少珍稀灵药。

    西陵云看着离夜的动作,眼中闪过光芒,随即看向药宗,呵呵一笑。

    “如此,就谢谢药宗大人了。”看来这东西,就是北宫离夜要的,可他看了半天,也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

    挺好看的,特别是第一样,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奇特花,居然连花径都是水晶般透明的,清澈洁白,简直太美了!

    药宗咬咬牙,忿忿看着西陵云,字眼几乎是从牙缝里透出来的。

    “客气!”

    说完,药宗看了一眼他们几个,转身离开,现在还有什么待下去的必要,再待下去,他就要吐血了!

    医治一个西陵诺,用了他那么多药材,现在他算是知道,为什么西陵诺都这种情况了,西陵云和北宫离夜他们几个,不但没有把人带走,反而在日月殿住下来。

    那一沓药方上药材,即便是集合他们四国之力,想要找齐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就把主意打到他身上。

    想到这里,药宗差点气晕过去了,这是谁想出来的损招。

    活生生在他心口上插刀子,还是不见血的那种!

    几个人看着药宗离开的背影,直到他走远,立刻把门关上。

    “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两个在里面大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东方白衣劈头就开始问,吓死他们了,他们还以为他们两个其中一个真的是炼药师。

    这炼药师的身份,要是被日月殿发现了,后果有多严重,他们心里清楚。

    不过幸好,只是简单药浴调理,他们两个并不是炼药师。

    “就是你们看到的这样。”离夜耸耸肩,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几人顿时无语,他们什么都没看到,看到的也跟药宗看到的差不多,可能都没有药宗知道清楚明白。

    这都是知道什么了知道,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那药宗,还真敢耍花样。”西陵云走到离夜身边,若有所思道。

    他就不怕被他们发现,然后告诉欧阳圣?

    “废话。”离夜淡淡轻笑,握了握手上的玉盒,她要是有这两种东西,死活都当做没有,他说这两种药材有多珍贵。

    不巧的是,日月殿刚好就有,他们还是光明正大的要,药宗就算想说没有,欧阳圣都下令了,他也只能忍痛拿出来,不可能私藏。

    “现在西陵诺就这样了吗?”南门紫竹指了指木桶里的人,疑惑问道。

    西陵云看向离夜,他也不知道,就这样了吗?

    离夜把玉盒扔进储物手镯,看了一眼西陵诺,随意轻笑。

    “你现在就可以把他抬出来,吃了丹药,基本上就没事,西陵诺真不知道是说幸运还是好命。”离夜郁闷的又看了一眼西陵诺。

    这次的这股力量已经被控制了,也被封印住了,西陵诺的实力也的确是降了,但是!

    实力降了也没降多少,西陵诺现在是中级宗师,加上封印在他身体里的力量,好好修炼,高级宗师,巅峰这些等级,都是迟早的事情。

    神化,就不知道能不能到了,总之西陵诺这次因祸得福。

    “怎么说?”西陵云一阵紧张,诺怎么幸运了?

    凌剑锋看了看西陵诺,脸色瞬变,立刻收回目光看向西陵云,“你都没探究过他此时的实力吗?”

    要不要这么打击人,西陵诺现在的实力,竟然保持在了中级宗师!

    也就是说,北宫离夜是中级宗师不说,现在还多了一个西陵诺!

    妈的!这都是狠狠的打击啊!

    “中级宗师。”东方白衣脸色一僵,眼角不停抽搐。

    中级宗师!

    不比之前的高级,可中级宗师,也能吓死人的好吗?一个北宫离夜就够了,现在又来一个放西陵诺。

    “变态!”南门紫竹一张脸都黑了。

    这差距,这距离,中级!她现在连初级都没有!

    “的确够变态的。”西陵云呆木点点头,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我还小,我还小,我还小。”龙子筠闭上眼睛喃喃自语,他还小,还小……

    不嫉妒,不羡慕,不恨!

    可是……北宫离夜也是中级宗师了啊!一想到离夜,龙子筠只听到耳边一根紧绷的弦崩断。

    小个屁啊!修炼和大小有什么关系,北宫离夜这变态,不照样是中级宗师!

    “忘了说了,那股力量,西陵诺还没有吸收完,所以他算是得到一个大便宜,接下来就不用我多说了吧?”离夜笑盈盈眨了眨眼睛,她一个人受打击可不行。

    都是一起来的,要打击,也是他们一群人被打击,一个人坚决不干!

    没吸收完!

    其余五个人,差点喷一口血。

    都已经是中级宗师,北宫离夜居然说没吸收完!

    没吸收完这股力量的话,以后西陵诺修炼起来,不就是事半功倍,可能比以前快一倍,两倍,三倍……等等都有可能!

    这个他们要怎么追,好歹大家都是一起的,差距不能太大啊!

    “离夜,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故意的。”西陵云欲哭无泪看向离夜,故意说出来打击他们。

    他肯定是故意的!

    几个人狠狠看着离夜,这种事情他一个人知道不就好了,干嘛还要告诉他们,他们不知道也是可以的!

    离夜毫不客气点点头,无害轻笑道:“是故意的,我不想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些。”

    顿时间,凌剑锋他们五个,表情一阵扭曲,有种想冲上去掐死离夜冲动。

    当然,这只是想想,这要真是打起来,他们五个联手,都未必是北宫离夜的对手,不是他们妄自菲薄,这就是事实。

    说西陵诺是变态,北宫离夜才是真正的变态。

    还有,他不想一个人知道就告诉他们,这种事情,他们也不想知道,知道了不就是受打击!

    太阴险!太无耻!

    看着离夜脸上无害轻笑,他们几个那叫一个郁闷。

    天下间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不想自己一个人受打击,就拉他们几个一起人下水。

    “好了,我先回去了,这几天你们就在房间里好好休息吧,日月殿的人,不会再找来了。”离夜说着往门外走去。

    黑夜中,坚定的眸光异常璀璨,宛若黑夜中的明星,光芒四溢!

    这几天的时间里,她也该去高塔看看,看看这日月殿,是不是真的有龙存在。

    龙族,早就隐居起来龙族,会隐藏在这小小的日月殿中吗?

    几个人站在原地,注视着离夜远去的背影,他们心照不宣,心里有了某种肯定,却又非常有默契的没说出来。

    北宫离夜当着他们的面说的西陵诺的事,那就是信任他们,尽管他们四国之间并不和谐,不过这件事情,他们就当做不知道吧。

    毕竟,四国很少有这么齐心的时候,哪怕和日月殿一较高低的时候,都没有现在这么齐心。

    如此说来,他们之间有一个共同的秘密也好。

    “我们回去了,太晚了,该回去睡觉了。”龙子筠伸了伸懒腰,扭动着身体走出去。

    紧张了一天,终于能放松下来了,好好休息几天,然后就该回去了。

    “我们也走吧。”南门紫竹扯了扯凌剑锋的衣袖,她早就想回去了,也真是的,干嘛不给西陵诺穿件衣服。

    凌剑锋握住南门紫竹的小手,两人并肩走出房间。

    东方白衣打开折扇,神情极为洒脱走出去,可是在他那呆木古板的脸上,出现洒脱的表情,看起来,格外诡异。

    西陵云看着他们全部都走了,再看一眼水盆里的西陵诺,走过去,把丹药扔进他嘴里,也不管他有没有醒过来,转身离开。

    你小子自己什么时候醒,什么时候起来吧。

    悲剧的西陵诺,坐在逐渐冷却的药水中,不知道过了多久,也没能醒过来。

    离夜回到房间,雪白身影,清新淡然,宛若骤然降临的仙人,眸光脱俗清逸,不染半点尘埃,怎么看,怎么像是真正的仙人。

    看到这出尘脱俗的情景,离夜暗暗一声轻叹,有些人,就是天生的神棍。

    “等很久了?”离夜走过去,在雪白身影对面坐下,盈盈轻笑。

    纳兰清羽看到离夜坐下,撩起宽松袖口,端起茶壶,给离夜倒了杯茶,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都是那么赏心悦目。

    “不久。”格外好听的声音响起,即便没有刻意,也犹如天籁一般,温柔至极,惹人沉醉。

    离夜狐疑看了一眼纳兰清羽,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蹙了蹙眉头,才放杯子。

    “茶水都凉了,还说不久。”离夜白了一眼纳兰清羽,明明就很久了。

    纳兰清羽戏谑看着离夜,薄唇轻启,“为夫觉得不久。”

    神情半是玩笑,半是认真,似真似假,唯独那双温柔似水的眸子,才能看出一点点他的情绪。

    离夜怔了怔,看着纳兰清羽的表情,轮廓不自觉柔和下来。

    “自从我受伤后,你就没回去过,不会有事吗?”离夜担忧道,自从那件事后,纳兰清羽明处暗处,几乎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她。

    她也知道那一次吓到他了,可他要是有事情做,还是得回去才行。

    “为夫都安排好了,暂时不会有事,别担心。”纳兰清羽轻松一笑,清风淡雨说道。

    纳兰清羽这么说,离夜并没有放心,反而是更担心了,他说的只是暂时没事,这个暂时能暂时多长时间,其中会不会有突变的意外,他们谁也不知道。

    “等我们离开日月殿,你回一趟吧。”离夜幽幽开口,她实在是不放心。

    那边的事她不是很清楚,可四国和日月殿只是这样,北宫家族就离不开爷爷主持,尽管不知道纳兰清羽在那边的身份,这样的一个人,身份总不会低。

    他出来这么长时间没回去,还是要回去看看,这样她才会放心。

    “神品之物出世,你可以吗?”纳兰清羽反问,眼中露出点点笑意,他的夜儿,可不可以不要聪明,可在这个世上,还是聪明点好。

    “那东西又不是说你强就能得到,也要看运气,说是神品,多少有点灵智了吧。”和神字有关的东西,总不可能太差。

    而且他总不能永远守着她呀,有些事情,她自己可以。

    修长手指有规律的敲打着,纳兰清羽就这么看着离夜,仿佛要将她的一切刻入心里,也许,早就可在心里了,却想要再深一点。

    “好,离开日月殿后,我便回去一趟,等把事情安排妥当,我一定会尽快回来。”纳兰清羽斟酌之后,才点头答应。

    他会答应,也是知道以离夜目前的实力,在这边想要伤到她的人,没有几个,即便是那边走过来的人,像上次那几个,离夜也能应对,他才放心离开。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塔里?”离夜注视着纳兰清羽,应该要尽快了吧!

    纳兰清羽优雅站起身,双手负在身后,似笑非笑注视着离夜。

    “现在就去?”离夜跟着站起来,疑惑问道,现在去的话,会不会有点太急了,日月殿最近几天都不会太安生吧。

    纳兰清羽往离夜面前迈进一步,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脸上带着盈盈微笑。

    他们两个原本就靠的近,如今纳兰清羽再走近一步,两个人身体几乎贴在了一起,四目相视,距离不过一尺,甚至能感觉到,温暖的鼻息落在自己脸上。

    “咱们还是……”

    离夜脸颊阵阵发烫,刚刚想说先睡觉吧,话才说到一半,声音就被剥夺而去。

    只见纳兰清羽稍稍低头,便攫住了她的双唇,夺取了她的呼吸。

    两道身影紧贴在一起,唇舌忘我纠缠,人也沉醉了其中。

    阳光照耀,落入房间,软床之上两人相拥而眠,五彩霞光洒落,那情景,如梦如幻。

    温柔双眸注视着熟睡的容颜,越发的柔和,仿佛都能滴出水来。

    “叮~”清脆银铃声,阵阵响起,宛若清晨中黄莺轻啼。

    眉宇轻皱,看向门外,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指,稍稍抚上精致的轮廓,覆盖她的耳朵上,将外界的一切响声阻隔在外。

    然而轻合的双眸,几乎是在银铃声传入的第一时间,立即睁开,黑眸冷冽,杀意浓浓看去,落入眼帘的却是那绝尘仙容,见她醒来,脸上露出一丝无奈。

    “夜儿在为夫怀中,安心便可。”双手移下,将怀中的娇躯紧紧搂在怀中,两人身上都只是穿了亵衣,完全能感觉对方身上的体温。

    看到纳兰清羽脸上的无奈,离夜眼中的杀意才稍稍褪去,讪讪一笑。

    “习惯了。”动了动身体,离夜靠着纳兰清羽,在他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继续躺着,慵懒打了哈欠。

    这一切落入纳兰清羽眼中,不然凡尘的双眸稍稍微变,灼热从眸光深处闪烁而出。

    “夜儿,为夫的定力虽好,但在夫人面前,就不知道了。”纳兰清羽无声笑道,体温点点上升,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

    还打算睡个回笼觉的离夜,猛地清醒过来,瞬间坐起身,反射性退开。

    “冷静!”她当然知道纳兰清羽在说什么,活了两世这点都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叮~”银铃之声越来越清晰,正在一步步靠近。

    两人同时皱起眉头,看向门外,双双起身。

    离夜走向屏风,拿起放在一旁的衣服,正打算穿,就感觉到一双灼热的眸子盯着她,额角一滴冷汗滑落,她缓缓转身,轻咳一声。

    “你先出去,我要穿衣服。”他用这种眼神看着她,她要怎么穿……

    纳兰清羽双手负在身后,步步走来,眸光认真的注视着离夜,双眼中带着滚烫,薄唇轻扬,宛若冰雪中绽放梅花。

    离夜眉头不停跳动,惊鸿一现的笑容落入眼帘,她都能感觉到自己胸口跳动稍稍漏掉一拍,可是这大早上的,这是要色诱?听外面的动静,他明明知道有人来了!

    “为夫帮夫人穿衣如何?”极具诱惑的声音响起在耳侧,纳兰清羽稍稍俯身,附在离夜耳边轻喃,温热的气息扑打在耳畔。

    熟悉的味道将她圈住,气息靠拢,离夜整个人不自觉往那熟悉的怀中靠拢,却顿时清醒,及时拉住自己的理智,身体慢慢往后挪去。

    然而当那温热气息扑打在脸上,极具诱惑的声音,在耳边轻喃,身体突然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不自觉僵住,甚至连舌头都不是自己的了一般。

    “好……”

    如同蛊惑一般的声音响起,仙姿容颜绽放出完美的笑容,眼眸中露出得逞笑意,顿时间,四周顿时黯然,万物沉寂!

    离夜怔怔看着纳兰清羽,脑中一个激灵,整个人都呆了。

    她刚刚说了什么?怎么会答应的?这不科学!

    “为夫乐意之至。”含笑的声音,以及那绽放色彩的容颜落入眼帘,离夜心里咯吱一响,整个人顿时僵住。

    她能不能反悔,不然否认,死不承认刚才那是自己说的?

    只是,离夜想这么做,国师大人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两道身影并肩而行,偌大的花园中,绽放的百花,在两人走过后,也不知道是幻觉,绽放的花朵,花瓣稍稍收拢了一点,失去了原本的光彩。

    白衣少年稍稍抬头看天,无力一声轻叹,这都是中午了……

    “北宫少主,若这里不是日月殿,我还真会以为,你是美人在怀,舍不得芙蓉帐。”缭绕妩媚的声音响起在耳畔,离夜脸颊不自觉变得红润。

    轻咳一声,她收回目光扭头看向身边,讪讪轻笑:“眼前有一美人,可惜,美人带刺。”

    燥热在脸颊蔓延,离夜不留痕迹把头扭开,低头摸了摸鼻子。

    虽然不是舍不得芙蓉帐,不过月兮猜的也差不多了,这里尽管是日月殿,可要依旧拦不住某个神棍!

    靠!本来月兮来的时候他们就起来了,国师大人说穿衣服,穿就穿吧,结果这衣服一穿就是一早上,直到月兮等的不耐烦来敲门,某国师才放开。

    总之今天早上穿衣服她是没感觉到的,身心是受到了莫大的……某国师美其名曰,能更好了解。

    去他的了解!

    经过早上的穿衣事件,离夜夺门而出的那一刻,立刻决定,以后纳兰清羽说穿衣服,离的越远越好,最好一脚把他踹出去,因为一件衣服,他有可能穿一天!

    月兮莞尔一笑,指尖撩起胸前一缕青丝,今天她穿着海棠红色长裙,繁复的衣服看上去很是华丽,而穿在她身上,华丽硬生生变成的高贵和妩媚。

    看到这一幕的离夜暗暗一叹,幸好某国师更美色,不然她还真说不定会被这一笑惊艳住。

    不过这月兮,每次见她,她总有不同的衣着,不同的装束,可不管什么装束在她身上,最后总给人一种华美高贵,还有妩媚!

    说古火高傲绝美,气势如虹,宛若高高在上的女王,那月兮就是迷倒众生,妩媚高贵的魔女。

    “你找我,总不会是跟我出来散步的吧?”见月兮不说话,离夜停下步伐,神情淡然如水。

    月兮没有理会离夜,自顾自往前走去,看的离夜那叫一个郁闷。

    大清早站在她房间门口,等了她一早上,结果就这样?

    “北宫离夜。”撩人妖娆的声音,传入耳膜。

    离夜没有回答,抬头看去,月兮已经停下了步伐,她稍稍转身,百媚一笑。

    “你果真是与众不同呢。”低喃的声音响起,月兮注视着离夜,眸光中透着妩媚迷离,遮掩住眸光深处的认真深邃。

    的确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少年,当所有人沉迷着她之时,她看到这双闪烁出璀璨光芒的眼睛,一片清澄,不是伪装,不是故作镇定,是当真不在意。

    当他说,自己杀了那个名义上的妹妹之时,露出的坦然笑容,轻描淡写的语气,是那么无情,仿佛他早就抛却了七情六欲。

    可是,当她以为,北宫离夜就是这么一个人,西陵诺的事情,他却出手了,那仿佛是在告诉自己,北宫离夜并非如此。

    终究到现在这一刻,她都觉得这个少年,每每觉得已经了解了他之时,他做出的事情,会彻底巅峰你心里的肯定,是那么的不留情,不犹豫。

    以至于,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北宫离夜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离夜莫名看着月兮,她把自己叫出来,等那么长时间,就是为了说这句话?

    “北宫离夜,你是不是也感觉到了?”月兮突然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去,缓缓说道:“在这日月殿地下的东西,你不是感觉到了,才没着急离开日月殿的么?”

    撩娆的声音环绕在耳畔,离夜嘴角的弧度,有那么瞬间的停顿,随即恢复正常,速度快到让人来不及发现。

    “然后呢?”离夜低头看了看地下,这底下果然有东西,清羽说的应该没错,就不知道是不是龙了。

    毕竟龙族早就隐世,连玄兽世界的玄兽,都找不到它们在什么地方,说这个地下有龙族,日月殿还不早就倒塌了,谁信。

    “你不想知道是什么?”月兮双手放在身后,回眸一笑,刹那间,百花失色!

    离夜慢慢走过去,打趣看着月兮,她到底想说什么,这么一句一句打哑谜,不知道很没很没意思。

    “好了好了,我真是服了你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动心。”月兮叹了口气,要看到这小子脸色骤变,她觉得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当真就如此耐得住性子,让她主动说么,哪里有让女人主动。

    “底下的东西,我未必想要,有什么可动心的。”离夜随意道,看似一点都不关心。

    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月兮,是什么人,是敌是友,未必是敌人,可不一定是朋友,谁能保证,她说出这些,不会有什么目的。

    “是不是你要的那就是你的事了,总之你要是下去,最好小心点,欧阳圣可是知道下面那东西的,他也在想办法驯服它,只不过他这种人,永远都不可能成功。”月兮说起欧阳圣,脸上神情带着或多或少的厌烦。

    离夜默默听着,没有回答,就这么看着月兮。

    “别这么看着我,北宫离夜,你要是能杀了欧阳圣,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月兮箭步走到离夜面前,染着豆蔻手指伸出,就在她要碰触到那光洁下巴的时候,面前的人稍稍后退一步。

    离夜莫名的看着月兮,狐疑看着她的举动。

    妖娆容颜,扬起笑意,银铃般的笑声伴随着垂在腰间的银铃声,月兮扬长而去,瞬间走出了很远。

    这么多年,她第一次觉得,有一个人能杀欧阳圣,当然她自己也可以,只是为了那个承诺,她不可以杀他,可也没有救的义务。

    这个日月殿,怎么看怎么讨厌,灭了也好。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若有所思看着月兮离开的背影,她怎么看也没看出来,月兮对日月殿厌恶或者是恨什么的,好像漠不关心的身外事,所以给她的感觉,好像这日月殿对月兮来说,只是一种牵绊。

    牵绊住她的东西,只有这东西毁了,她才能得到该有的自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日月殿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它当年突然出现在风启大陆,就像是从天而降一样,又是为了什么?

    日月殿,到底为什么会出现?

    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的高楼,离夜稍稍一愣,随即淡淡一笑,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高楼之上,两道身影并站在栏杆前,俯瞰着地面,将不远处的一切尽收眼底,包括离夜和月兮两人站在一起的这一幕。

    “你说,他们两个在说什么?”欧阳圣冷声问道,眼中多了一丝恼怒。

    乾护法站在一旁,露出淡然的笑容,看着欧阳圣的目光,也不似之前那么恭敬,给人一种,他们本就是平等位置之人。

    “殿主,你想的应该不是他们说什么,玄门之中,北宫离夜没死,他活着回来了,派去北宫家族的人,再也没回来过,你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我们要找的人,这么多年来都没找到,连她是死是活一点音讯都没有,风启大陆没有一点她的踪迹,连她是否来过都没查清楚,日月殿建造,并不是让你当威风的殿主。”乾护法此时的态度,和以往截然不同,带着几分盛气凌人。

    欧阳圣脸色微变,扭头看向乾护法,冷淡道:“本殿知道怎么做,但是送入玄门的两头玄兽,都没能要了北宫离夜的命,让我如何,你也应该知道,北宫离夜死在玄门,才会让北宫弑毫无借口。”

    就像那个白连飞,他死在玄门,日月殿也不能说是北宫离夜他们杀的,没人知道玄门又什么,生死又如何。

    而那两头玄兽最后连尸体都没看见,所有人都被送出来,白连飞的尸体也被送出来,唯独不见它们,不用想也知道那两头玄兽发生了什么。

    “我知道,但是不能任由北宫离夜成为剑宗,派去北宫家族的人没回来,只怕是不会回来了,你还是让北宫离夜找点事做,剑宗有剑宗该做的事情,至于他能不能胜任,那是就是他的事,你废起来,也有一个借口。”成为了剑宗,北宫离夜就属于日月殿高层,有些事情,不该他知道,所以他决不能坐在这个位置!

    北宫离夜没错,他就是不该成为日月殿剑宗,不该有那么恐怖的天赋!

    “我知道了。”欧阳圣淡淡回答,目光跟随着走远的身影看去。

    他知道一个北宫离夜,对他们的威胁有多大,他的天赋有多恐怖,他展露出自己的天赋,下场就只有一个,死!

    日月殿存在风启大陆的使命还没完成,不能让一个北宫离夜毁了,否则这么多年,他们做的一切,不就白费了。

    乾护法眯起眼睛,眼中闪烁出毒光,他相信,北宫离夜很快就会退下剑宗的位置,有些事,不是有天赋就可以成事的,能不能坐稳这个位置,就是北宫离夜的事了。

    ------题外话------

    吼吼!更新了更新了!有票票的走起,献上膝盖跪求…

    国师大银是越来越让离夜发指了呢,哇卡卡卡…

    某殿主也有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