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聪明,不就是蠢?
    富丽华美的宫殿,所有人注视着中央三人,一张张脸黑的能滴出墨汁来。

    “太子殿下,南宫少主,东方少主,你们三个这是狮子大开口吧!”药宗一张脸都绿了,握着手上厚厚的纸张,心里阵阵抽疼。

    他们三个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珍贵药材,甚至一一列出来,问他们日月殿要。

    谁不知道,日月殿执掌药材灵药的是他,这些东西他看着都肉疼,他们还想拿走,绝对不可能!

    “药宗阁下,本少主知道,日月殿是你药宗掌管这些,可就算是你掌管,日月殿说的算的人,不是你吧?”南门紫竹不急不缓开口,俏皮一笑。

    药宗这说的不是废话,这东西要是普通,还问你药宗要。

    南门紫竹的话,顿时让药宗语塞,脸色铁青。

    日月殿要是他说了算,他早就把他们三个赶出门了,这么多药材,他哪里舍得给!

    “给本殿看看。”欧阳圣适当的时候开口,眉头不自觉稍皱。

    他不是炼药师,这些东西,他并不是很了解。

    药宗迟疑了一会,还是走上白玉台阶,走到欧阳圣面前,恭敬把药方递到给欧阳圣。

    殿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欧阳圣身上,给不给,就是殿主一句话,能让药宗这么气愤的,这些药方只怕是不简单。

    欧阳圣拿过药方,眉头皱的更紧,他只认识上面的药材,却不知道有什么药效,这些药方又有什么作用。

    纸上面的药方本来就是离夜乱写的,里面只有一张是真的,就是给西陵诺炼制丹药的药方,只不过这么多真真假假的药方放在一起,药宗一下子也没发现其中端倪而已。

    药方是乱写,可是上面的药材,那是离夜所需要的。

    不管日月殿的人看到药方会怎么想,她要的,只是日月殿给她找齐这些药材。

    看到最后,欧阳圣伸出手指,捏了捏眉心,眼睛一阵干涩。

    “药宗,既然是西陵皇子疗伤的药材,那你就去准备吧,上面的东西,一样都不能少。”欧阳圣把药方放回到药宗手上。

    目光稍稍低沉,西陵诺的情况,药宗已经跟他详细说过,要救治并不容易,是什么人要运用这么多药材,救治西陵诺,药宗都没有办法的事情,那个人会有办法?

    药宗顿时傻眼,呆呆看着欧阳圣,半天对无法回神。

    殿主就这么答应了,这上面的要次啊,多珍贵,日月殿就算有,可能给出去这一次,就再难找到了!

    欧阳圣如此爽快答应,凌剑锋他们三个也是一阵愕然,眼中露出一丝惊讶。

    他们还以为不说半天,欧阳圣是不会答应的,结果他看了一眼药方就答应了,这是怎么回事?

    “药宗,还不快去!”乾护法沉声呵斥道,看到药宗难看的脸色,他也知道这药方肯定珍贵无比,但是殿主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现在这种情况,日月殿总不能不配合,毕竟西陵诺是在日月殿出的事情。

    “是。”药宗脸部不停抽搐,咽下一口苦水,耳边响起清脆的声音,他仿佛听到自己的心都碎了。

    药宗紧紧握住手上药方,用眼神狠狠剐了一眼凌剑锋三人,闷头走出宫殿。

    “三位,药宗已经去配置药材,不如你们先回去等着。”欧阳圣神态恢复正常,好像刚才皱眉的一幕从来不曾在他脸上发生过。

    凌剑锋三人相视一看,然后点点头,他们在这站着也是站着,不如回去看看怎么回事。

    北宫离夜有点奇怪,看着药宗肉疼的脸色,这药方肯定不凡,北宫离夜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这么多药方的?

    “乾护法,你也去,顺便看看几位皇子少主有没有什么需求。”欧阳圣扫视了一眼凌剑锋他们三个,眸光中透出一丝凌厉。

    他倒要看看,是谁在主使这一切,给出的药方,让药宗愁成那样。

    “殿主……”凌剑锋脸色一沉,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们。

    凌剑锋的话才刚说出口,就看到欧阳圣脸上扬起笑容,缓缓道:“太子殿下还是不要拒绝,有乾护法在,你们会方便很多。”

    东方白衣严肃注视的欧阳圣,正要说什么,却被一只小手挡住。

    “乾护法去可以,可若是硬闯,殿主,就别怪我们几个不客气!”南门紫竹露出几分俏皮的笑容,眼中神情却是前所未有的肃杀。

    平常南门紫竹尽管只是小女孩样,有着与她年龄符合的俏皮天真,可她不是普通的女孩,而是一个家族培养出来的继承人!

    “自然如此。”欧阳圣淡笑应道,往乾护法那边看了一眼。

    要是硬闯,他们以为单单几个人就能阻止的了,别忘了,他们现在在的地方,是日月殿。

    东方白衣见情况如此,也只能咬牙答应。

    不答应能如何,欧阳圣又不会不让人去了,即便明着答应不会让人靠近,暗地里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虎视眈眈,如此还不如答应。

    “走吧。”凌剑锋拉过南门紫竹,转身离开。

    三人大步离开宫殿,走出殿门之际,脸上纷纷展露出愁容。

    他们只是答应北宫离夜来拿药材,可现在日月殿的人要跟着去,他们也没有办法阻止。

    “走一步看一步吧,先把药材弄到手再说,也够他们日月殿的心疼的了。”南门紫竹无力道,说到最后,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

    她相信,北宫离夜要的这些药材,肯定不会太简单。

    “日月殿不会好过就是了。”东方白衣文雅一笑,打开折扇,在手中轻轻摇动,那模样,怎么看怎么只是一个白面书生,正确的说,是有几分姿色的白面书生。

    “走吧,等会药宗把东西送到了,我们还没去,就麻烦了。”凌剑锋说完拉着南门紫竹往前走去。

    现在宫殿周围,只有北宫离夜,西陵云还有龙子筠,他们得赶紧回去,免得日月殿强行闯入。

    三人走远,乾护法才慢慢从殿内走出来。

    “琴宗,你跟我一起去,舞宗,你让药宗快点,本护法倒要看看,连药宗都没办法的事情,他们能有什么办法。”乾护法阴沉着脸,心里一丝念头萌芽。

    然后他立刻掐断,把所有想法甩出脑外,心里暗暗一怔。

    他刚才怎么会有那种想法,想着他们几个皇子少主之中,有炼药师的存在。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真的有炼药师的存在,不管是皇权还是家族,发展一定会迅速,现在四国并没有什么变动,怎么会炼药师。

    想到这里,乾护法心里的颤动才稍稍平复下来,深呼吸了一下,迈步往宫殿方向走去。

    琴宗和舞宗齐声应道,没发现乾护法脸色的变化。

    房间内,离夜额上密布着汗珠,神情严肃的看着面前的人,扭头又看了一眼西陵云,她不放心再次开口。

    “你不能走出房间。”她可不想自己炼药师的身份,在日月殿就这么曝光。

    西陵云怔了怔,然后点点头,“我知道你的顾虑,曾经我发过誓不会说出你的身份,当然也不能因为我的事情,让你暴露炼药师的身份。”

    英俊而又有几分狼狈的脸上,神情严肃,不带一点玩笑。

    “嗯。”离夜这才收回目光,注视着西陵诺,慢慢合上双眼,全神贯注。

    西陵云走到一旁坐下,他知道接下来才是最紧张,最关键的时候。

    偌大宫殿外,一片摧残,狼藉一片。

    乾护法带着人走来,看到这里的狼藉一片,有点傻眼,心里立刻响起一句话——西陵诺又醒了。

    龙子筠坐在台阶上,就在他觉得无聊到不行的时候,三道熟悉的身影,终于走了回来,他站起身刚要说话,就看到跟在他们三个身边的乾护法和琴宗。

    慢步走过去,龙子筠嫌弃的看了乾护法和琴宗一眼,撇嘴道:“他们怎么来了,我们四国自己的事情,关他们什么事。”

    他们到这里来,能有什么好事。

    “皇子殿下,话不是这么说的,西陵皇子的事,在日月殿发生,我们当然有责任关心。”琴宗一脸老好人,笑盈盈道。

    龙子筠心里冷冷一呵,还真当他是小孩子,他们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

    “北宫离夜和西陵云都进去了?”东方白衣皱眉问道,这两个人,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们。

    这在种感觉,从他们第一天到日月殿,就很明显!

    “西陵云说,他们家族有种秘法,可以试试,离夜不是中级宗师么,帮他们护法去了。”龙子筠摸了摸鼻子,然后抬头,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看着东方白衣。

    这话当然不是西陵云说的,日月殿的人不在这里,他们完全可以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现在他们来了,还真不能就这么做。

    谁知道他们在房间里做什么,不告诉他们,应该有什么理由吧。

    有这回事?

    三人目光集体看向龙子筠,心里划过一很了然。

    暗暗给龙子筠竖起大拇指,聪明!

    “秘术?”乾护法眼皮抖了抖,心里还悬挂着的石头,稍稍落了一点。

    只是秘术,不是炼药师……

    “有问题?”东方白衣扭头反问。

    乾护法回神,摇了摇头,目光看向进步的房门。

    几人相视一看,都无声松了口气,最起码现在没有被识破,等会就不知道了。

    只是,北宫离夜在里面,到底要做什么,西陵云刚刚的时候不是还异常苦恼,等北宫离夜答应了,他立刻乐得找不到北。

    他们几个迷茫,不知所以然,但却知道,绝对不能让日月殿的人靠近。

    笑话,他们都还没知道原因,凭什么让日月殿的知道。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几道身影就这么站在门外,不允许日月殿的人靠近一步,里面的人也没有出来过。

    药宗和琴宗带着人走来,他们端着一个个木盒,玉盒,看起来有不下百样。

    甚至还有好几个,是药宗亲自拿着,可见其珍贵。

    四人相视一看,眼中呈现出笑容,随即收起,淡然看向走来的人。

    “东西都在这里了吗?”南门紫竹双眼闪烁出光芒,盯着一个个走过来的人,注视着他们手上的盒子。

    盒子千奇百怪,形态也很奇特,大部分是用玉盒装着。

    “药宗阁下,这是全部的了吗?你可不要少一两样,要是西陵诺出点事……”龙子筠双手叉腰,一脸童言无忌的表情。

    药宗的本来就肉疼了,听到龙子筠的话,差点没炸开。

    少,他怎少,殿主都发话了!

    “自然不会!”药宗咬咬牙,他就是想这么做,殿主也不允许他这样,日月殿的名誉,还是要的。

    “那就好。”凌剑锋应道,目光迟疑看向紧闭的房门。

    现在要怎么把东西送进去,这要是突然闯进去,他们几个看到没什么,可日月殿的人看到,不就麻烦了。

    药宗见房门紧闭,依旧没有动静,肉痛看了看手上的东西,咬牙切齿看向凌剑锋他们几个。

    “你们别太过分了,有些药材不适合在烈日下暴晒,赶紧让我们把东西送进去!”这些药材他们拿走已经是在他心口上割刀子,现在还让他们在外面站着。

    呃……

    几人看了看对方,他们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不能闯进去,里面又没有人出来,这要怎么做?

    就在几人迟疑之际,进步的房门在此时打开,蓝衣少年嘴角含笑,站在门口。

    “东西送来了,药宗阁下就送进来吧。”日月殿就是日月殿,这些东西这么快就找齐了。

    见离夜走出来,几个人才松了口气,他要是再不开门,他们也不知道要找什么借口了,药材这方面的事情,他们又不是很明白。

    药宗眸光紧紧注视着站在门口少年,俊俏绝美容颜,黑亮双眸,好像永远都是那么自信夺目,犹如宇宙亿万星辰凝聚而成的一般,如桃花绽放的唇瓣,隐隐含笑,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优雅从容。

    明明是赏心悦目的一幕,在药宗眼里,却格外刺眼。

    当年他要是没有迟疑,现在怎么还会有北宫离夜的存在,还让他成为了日月殿剑宗。

    “谢谢药宗阁下了。”离夜稍稍侧步,让药宗他们走进去。

    药宗轻哼一声,收回瞪着离夜的眼眸,大步走进房间。

    刚走进房间,眼前的一幕让他有些愣神,他没有走进去,跟在他身后的人,也只能停下,好奇抬头望里面张望。

    宽敞的房间里,西陵诺全身赤裸坐在的水盆当中,水面过肩,散发着蒸蒸热气。

    西陵云就站在一旁,时不时往里面放一棵药材,清澈的水面,药材刚刚落入其中,立刻染上了色彩。

    “药宗阁下还要看到什么时候?”清冷声音传入耳中,药宗这才回神。

    他扭头看向身旁,不屑轻哼,“本宗是堂堂炼药师,这种小小的把戏,本宗才不屑一顾!”

    “是吗?”离夜随意回答,靠在门口。

    西陵云听到他们两个的声音,眸光看向离夜,眼中多了一丝担忧。

    其实这个时候,若仔细去看,就会发现,离夜的脸色,要比平常苍白许多,说话时候,比以前更随意,甚至有个时候她懒得回答。

    她没料到那股力量,会那么难对付,成功那股力量打败,把它送进西陵诺丹田处,甚至来不及调息和喘口气,药宗他们就来了。

    不能让人发现房间里的不对劲,离夜匆匆吃了几颗丹药,现在还能站着,就算勉强。

    药宗他们再不走,她都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自然。”说着,药宗走到桌边,把手里的东西放下,神情那叫一个不舍。

    这都是他多年珍藏,甚至有很多都是他用不少人的命换来的,这些年他自己舍不得用,现在交代出去了!

    想到这里,药宗又是一阵气恼,带着怒火的目光看向昏迷中,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的西陵诺。

    人家进玄门都是好好的,半点事情没有,他可倒好。

    进一趟玄门,自己变成这个样子不说,还让他损失这么多灵药!

    这写可都是他的珍藏,平常都舍不得拿出来的!

    “药宗阁下,赶紧让你的人,把东西放下,然后出去!我西陵家族有些事,不适合你们知道。”西陵云看向离夜,极力让自己冷静。

    这些人来的这么早做什么,离夜都没来得及喘口气,他们就都走来了。

    药宗脸色瞬间阴沉,黑了大半,隐隐带着怒火脸色,重重一哼,霍然转身离开。

    这些小辈,还真以为他行偷学什么吗?他堂堂药宗,有什么不会的,用得着偷学他们的东西!

    药宗把东西放下以后,其他人赶紧走进来,匆匆把手上的东西放下,转身离开,不敢多留。

    直到所有药材都放下了,最后桌上摆满,不得不放到床上,柜子上,总之能放东西的地方,都摆着放置丹药的盒子。

    当所有人走出房间那一刻,房门轰然一声,重重关上。

    药宗脸色顿时变成猪肝色,伸手指着关闭上的房门,咬牙切齿道:“北宫离夜这是什么意思?”

    这算什么?

    “药宗大人,莫非这点你也要计较?”东方白衣笑着说道,他把那么多药材都给出来了,计较这些又有什么用处。

    药宗说道嘴边的话,被东方白衣愣是给塞下去了。

    蠕了蠕嘴,最后也只能什么都不说,站在原地,注视着关闭的房门,脑海中回响着房间里看到的那一幕,心里一阵嘀咕。

    那究竟是什么方法,看上去如此神秘。

    “几位大人,还不打算走吗?”南门紫竹皮笑肉不笑看着出现的乾护法,药宗,琴宗,舞宗。

    这阵容,日月殿还真是给面子,除了坤护法没来,他们日月殿这些高层基本上都到了,等会是不是连欧阳圣自己都亲自来了?

    “至少要等知道西陵皇子没事,我等才能安心。”乾护法扫视了一眼药宗,看到他脸上肉疼的表情,心里也是一颤。

    到底拿走了多少珍贵药材,让药宗这么心疼,肯定不只是一点点。

    四人无声看了乾护法一眼,收回目光,眼神微微一变,心里狠狠咒骂。

    真不要脸!

    房间内,离夜刚关上门,带着微笑的脸色,变得更为惨白。

    “你没事吧!”西陵云着急问道,又不敢离开木桶。

    离夜摆了摆手,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看着木桶中的西陵诺,从一堆药材中,把需要的药材,一一拿出来。

    “这五种药材,放进水里后,必须要等水清了,才可以放第二种,等放下第五种的时候,你记得叫我。”语气中透着几分虚弱,离夜擦了擦额上汗珠,暗暗嘀咕。

    这笔买卖也不知道合不合算,他们尽管留在了日月殿,要是塔里什么都没有,那可就亏大了。

    “我知道了,你好好调息。”西陵云点点头,担忧的看着离夜。

    离夜把东西放到面前,随处找个地方盘腿坐下开始调息,现在这种情况,她也没时间去检查药宗送过来的东西,是不是一样不少。

    西陵云也不再出声,走到离夜面前,把地上的药材拿起来,按照她说的,放下第一种药材。

    灵药落入水中,瞬间化开,和清水融成一团。

    然后坐在木桶里的西陵诺,仿佛知道了这一切似的,身体竟然疯狂开始吸收木桶里的灵药。

    西陵云看到这一幕,才稍稍松了口气,眼角余光看向木桶旁环绕漂浮的一簇细小火焰。

    火焰只是一缕,细小到让人发现不了,而那灼热的温度,却瞬间把药材融化,然后适当加热木桶的温度,控制着火候。

    火焰能自己掌握温度,这让西陵云只觉得一阵惊奇。

    可炼药师的事情,他又哪里能知道那么多,想到这里,他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离夜运转着造化诀,生命之源从丹田处往四周散开,迅速为她恢复。

    丝丝药香扑鼻而来,离夜发现,房间里摆放的药材里,散发出来的药香,药香中参杂着的药力,一点点流入她的身体。

    感觉到身体的快速恢复,她立刻冷静下来,吸收着药香。

    时间一点点流逝,离夜猛地睁开眼睛,探究着身体,脸上露出欣喜。

    居然比预料的是时间快了一半,看来这些灵药起了不小的作用。

    “恢复了?”西陵云惊讶看着睁开眼睛的离夜,他这第三棵药材都还没放下去。

    这恢复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看着离夜如此快速恢复,西陵云顿时一阵叹息。

    北宫离夜不就是个怪物么,中级宗师,神品炼药师,就连恢复实力的速度,都比常人要快。

    “嗯。”离夜站起身,看着西陵云把第三种药材放下去,清水立刻变成淡淡灰色,木盆中的水,开始旋转起漩涡。

    “如此的话,我现在开始炼制丹药,火焰我要撤走,你用灵力保持住水温。”离夜走到木桶边,看着极为珍贵的药材一样一样放入木盆,最后全部被西陵诺吸收,额角滑下一条黑线。

    这样下来,也不知道西陵诺最后的实力,能保持在什么等级,说不定还会保持在高级宗师。

    这要是日月殿的人知道,不得气死,开始的时候他是高级宗师,那是没有任何理智的,理智恢复,实力还能停留在高级宗师,想想都是气人的。

    这也是西陵诺的机遇,这种事,也没有办法。

    “好。”西陵云幽幽回神,答应道。

    算了,和北宫离夜比天赋,绝对是自己找心塞,想那么多没用,先让诺恢复再说。

    红色火焰从空中划过一个弧度,瞬间飞到离夜面前。

    离夜转身,俯身看着整齐排列的药材,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所要的,把它们一一拿出来,放在一旁,然后拿出鼎炉,放在地上。

    现在适合炼药的地方,也就只有地上了,到处都摆满了药材。

    不急着放进去,等丹药炼制好了以后,总要清点一下,对于日月殿的人,她只相信自己。

    两边都不容放松,离夜专心炼制着丹药,西陵云控制着水的温度,任何一方都不得有任何错失。

    本来不用这么着急,只是他们现在在的地方,是日月殿,早点完成这一切,总没错。

    天色逐渐昏暗,站在门外的人,忍不住抬头看看天上,露出一丝着急。

    大半天都过去了,怎么还没好?

    凌剑锋几个人,最后干脆坐在台阶上,他们坐着总比日月殿的人站着强。

    “你们说这还要多长时间?”龙子筠慵懒打了哈欠,天都黑了,他们几个等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可日月殿的人到现在还没走啊!

    他们就不觉得累吗?是不是该回去休息休息。

    “不知道。”几个人同时摇摇头,时间的确是很长了。

    他们几个着急,日月殿这边也着急,等了大半天都没有结果,这要等到什么时候?

    “乾护法,今天应该不会完成,不然先回去休息,让人在这里看着就好了。”药宗提议道,他们站在这里,并没有什么用处。

    发生什么事,还是要看最后,现在他们站在这里也没用。

    “也好。”乾护法沉声应道,时间的确已经很晚了,他们又不是说只有看着他们几个这一件事。

    满具威严的乾护法转身离开,琴宗和舞宗跟着走去,最后只剩下药宗带着十几个人站在原地,沉寂的目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几人看到这一幕,也松了口气,至少乾护法已经离开了,只有药宗一个留在这里,事情就简单多了。

    “你们先去休息,我和紫竹先守在这里,你们下半夜来。”凌剑锋提议道,扭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眼中露出深意。

    让他相信,北宫离夜只是在里面护法,这是不可能,这外面还是要有人守着才行。

    “也好。”东方白衣站起身,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

    他稍稍扭头,眉头蹙了蹙,北宫离夜在里面,到底是要干嘛。

    “太傅,赶紧去睡觉吧。”龙子筠伸了个懒腰,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无声轻叹。

    看来今天离夜是不会出来了,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药宗也要走了呢。”南门紫竹笑道,最后还是坚持不下去了吧。

    看到药宗离开,东方白衣才挪动步伐,然而,才刚刚走几步,一丝波动震动而出,极轻的一股药香迎面扑来,只是一点,却沁人心脾。

    “这是!”几人猛地站起来,惊讶看着身后房门。

    丹药的药香吗?糟了!

    几人迅速扭头看去,正要离开的药宗,突然收住脚步,脸上露出震撼的神情。

    有人在炼制丹药!这是丹药的味道!

    箭步走过,药宗的身影眨眼出现在凌剑锋他们几个面前,凌剑锋和东方白衣几乎是立刻出手,阻止药宗靠近。

    “你们几个最好给本宗让开,当本宗的路,别怪本宗不给你们面子!”药宗急切看着紧闭房门,一定没错,刚刚那就是丹药的味道,不是错觉。

    凌剑锋单手负在身后,一手挡住药宗的去路,镇定自若。

    “药宗大人,这里现在是我们居住,就算是在日月殿的地方,你也没资格进入。”南门紫竹沉声说道,心里那细小的念头,在逐渐成长。

    丹药,炼药师,西陵云和北宫离夜之间的秘密,就是炼药师吗?他们其中有炼药师!

    “资格,还轮不到你来说本宗有没有资格,给本宗让开!”药宗心里越来越着急,他必须要确定,确定刚才的一切。

    到底是北宫离夜是炼药师,还是西陵云!

    “拦住他!”东方白衣看了一眼凌剑锋,露出一丝不满。

    这些事情,他们比日月殿的人,更想知道是怎么了,他们都不着急,日月殿的人着急什么!

    “今天本宗就教训教训你们两个!”药宗重重哼了一声,青光之力乍现,高级宗师实力展露在人前。

    高级!

    东方白衣和凌剑锋都愣了一下,剑宗的实力,是高级宗师!

    “别想那么多了,拦下来再说。”凌剑锋拔出手上的宝剑,青光之力融入剑身,剑身流转着金黄色和青色两种光芒。

    两人直接迅速攻向药宗,他们能拦一会是一会,就还不信,药宗真敢对他们下杀手。

    药宗身后的十几个人,纷纷提起手上兵器,往前走去。

    灵巧身影落下,南门紫竹眨了眨眼睛,无害轻笑,“要进去的话,得问问本少主同不同意,你们要是动手,本少主可以保证,你们殿主来了,你们会死的很惨。”

    他们可不是药宗,药宗动手,欧阳圣最多责备两句,他们就不同了。

    南门紫竹的话,十几个人迟疑了,他们要是动手,就相当于是拿命在搏,可要是不出手,就相当于得罪了药宗。

    十几个人一下子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天人交战之中,两头为难。

    房间里面,西陵云听到外面的动静,脸色大变。

    “怎么了?”外面怎么会突然打起来了?

    离夜低头看着碎裂的药鼎,满头黑线,狠狠一啐。

    该死的,炼制神品丹药,普通的药鼎果然不行,又碎了,成丹之时的药香散了出去。

    “你赶紧把这个给他吃下去。”离夜站起身,把丹药递给西陵云,目光落到洒落在地上的药材上面。

    她随手从储物手镯里拿出几个透明的玻璃瓶,玻璃瓶中装着各色液体,极其浓稠,离夜把它们和丹药一起递给西陵云。

    五种药材都已经完好的融入西陵诺身体,西陵云早就收起了灵力,看到离夜的动作,他疑惑走过去。

    “这是什么?”结果丹药和玻璃瓶,西陵云不解问道。

    离夜目光放在地上药材上,一样一样捡起来放进储物手镯,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

    “丹药是吃的,不过先别吃,那几瓶东西,你全部倒进水里,快点!”把地上最后一样东西放进储物手镯里,黑亮眸光露出狡黠的冷笑。

    药宗跟她玩这招,以为他们不是炼药师,少一两样药材就什么都发现不了?

    “好!”西陵云二话不说急忙转身,按照离夜说的,打开瓶盖,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倒进去。

    浓郁的药香从盆中散发出来,犹如新鲜出炉的丹药,浓郁的香味中,透着丝丝香甜,让人忍不住想吃一口。

    “这个有什么用处?”西陵云嗅了嗅,丹药的味道,挺香的。

    离夜后背挺直,闻着空气中的香味,“药宗不是想看看房间里有没有炼药师,那就让他看看好了。”

    狡黠弧度上扬,完美到了极点,却透着无尽危险。

    西陵云脖子僵硬看向离夜,露出错愕,他说是要让药宗看看?

    北宫离夜这次是想暴露自己炼药师的身份了?这怎么可以,炼药师的身份一旦暴露,他会很危险的。

    蠕了蠕嘴,西陵云刚想要说什么,当红唇轻笑映入眼帘,他后背一阵发凉,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头皮发麻。

    为什么他会觉得,有人要倒霉了,倒霉的对象,就是药宗。

    对战越发的激烈,房间里传出的香味,突然加大,对战的三个人,同时扭头看去。

    “两位就不好奇,房间里面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传出丹药的药香味?”药宗双手负在身后,笑看着凌剑锋和东方白衣。

    他们两个会有这表情,应该也不知道房间里发生了什么吧,说不定比他更好奇里面发生了什么。

    “药宗,你这种挑拨毫无用处,我等即便想知道,会自己问,如此不聪明的问题,你如何问出来的?”东方白衣摇动着扇子,一本正经道。

    “你!”药宗顿时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紫。

    不聪明,他说不聪明!

    龙子筠和南门紫竹双双捂脸,东方白衣又来了,又开始一本正经说教,不过……不聪明!

    想到这三个字,两个人又忍不住发笑。

    这不是绕着弯子说药宗蠢吗?问这么蠢的问题,不就是蠢!

    他们都不知道,东方白衣还会绕弯子骂人,骂人都不带脏字的。

    “药宗大人的确是不聪明,总做一些不聪明的事。”含笑却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响起,蓝衣少年双手负在身后,步步走来。

    所有人眼前一亮,目光看向身后,月夜下,少年步步逼迫,气势笼罩,磅礴浩荡!与生俱来的王者之势,那瘦小身影,瞬间变得高大起来,带着层层压迫!

    药宗看着离夜走来的身影,心里一阵发虚,他收回目光,不敢和离夜对视。

    “本宗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发现了吗?难道医治西陵诺,真的需要那上百种珍贵药材?

    不知道?离夜露出一抹冷笑,好一个不知道。

    “药宗大人不知道么?如此的话,西陵云请你进去一趟,说是有点事情想请教。”不知道,等会看他还会不会这么回答。

    龙子筠瞬间凑到离夜面前,惊喜问道:“离夜,我们呢?我们也能去看看吗?”

    他都想死知道里面有什么了,可惜离夜一直没出来,他又不能闯进去。

    “大家都可以进去。”离夜含笑道,事情基本上已经完成了,他们当然都可以进去,反正也没什么了。

    “真的!”南门紫竹一阵欣喜,终于能知道房间里面有什么了。

    他们在外面站了半天,总要知道一直守着什么吧!

    “真的。”离夜白了一眼南门紫竹,让他们进去当然是真的,用的着问吗?

    “那我……”龙子筠刚想冲进去,然后立刻停息啊不凡,转身看去。

    “药宗大人,还是你先请吧。”他自觉走到一旁。

    门口几个人同时点点头,他们都是这么想的,药宗那么想进去,就让药宗先进去吧,他们只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具体反正也不懂。

    “我?”药宗迟疑看向房内,心里涌出警惕。

    现在让他进去,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可是不进去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不是怀疑里面有炼药师,现在让你进去看看,你可以证实心里的想法,看看里面有没有炼药师。”离夜稍稍侧步,大方的让药宗进去。

    凌剑锋几人也不着急,药宗星耀看,那他先进去好了,他们后面进去也没什么。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药宗身上。

    进还是不进,就在他一念之间!

    ------题外话------

    上传的有点晚,某甜顶着两个熊猫眼,满一万,可以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