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每个人都很记仇!
    白衣少年匆匆回到宫殿,刚走进自己房间,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发生什么事了,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中。

    “发……”

    “嘘!”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指,如羊脂白玉,落在玫瑰红唇之上,阻止离夜继续说下去。

    脱俗不染一丝尘埃的双眸,注视着房外,只见他身影稍稍闪过,两人眨眼便走出了房间,出现在东殿的一棵参天古木之上。

    离夜看到纳兰清羽认真的表情,刚收住声音,想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眼前一花,身影就出现在树干上。

    “怎么了?”离夜低头看了看树下,附在纳兰清羽耳旁,低声问道。

    气息扑打在耳旁,纳兰清羽稍稍回神,眸光闪烁出点点笑意,搂在腰间的双手,不留痕迹稍稍圈紧。

    “什么话都别说。”薄唇贴着离夜耳畔,沙哑低沉。

    酥麻感觉从耳畔传来,离夜皱了皱眉头,刚想要动手推开面前的男人,让两个人之间距离拉开一点,两道身影却在此时,从东殿的走廊走过。

    看到熟悉的身影,她立刻收起动作,收敛气息,甚至身体不自觉往纳兰清羽怀中缩去。

    美人入怀,纳兰清羽嘴角微微勾起弧度,举世无双的容颜上,展露出惊天的完美笑容,顿时间,四周一片黯然。

    离夜不知道,她和纳兰清羽此时的姿势有多暧昧,两道身影纠缠在一起,仿佛要合二为一了似的。

    走廊上,两道身影负立在走廊旁边,目光注视着前方,神情不一,这要是换做在别的地方,是人看了都会觉得他们两个没有什么关系。

    “想通了?”乾护法含笑问道,他就知道,夙琉展逃不过。

    在实力的面前,谁都会屈服,更何况是一个从小就渴望着实力,却极其压抑自己的野心的人。

    夙琉展在别人面前,可能是一脸温文优雅的雅王,他却知道,这样一个面具下,是怎么样的野心和狠毒。

    “不是想通,而是必须如此!”夙琉展双手紧握,他怎么能让北宫离夜一个人回去得意。

    加上凌剑锋,东方白衣,这两个人也晋升了宗师,他不可以落后。

    “的确,堂堂天龙国大皇子,雅王,进入了玄门,都没有晋升宗师,可就丢人了,比起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来说,你差远了。”乾护法讥笑说道。

    要不是夙凌云那边行不通,他也不会找上夙琉展,可这次夙凌云的提升证明了一件事,当初他没看错人,只是这个人不愿意和他合作罢了。

    “你说什么!”夙琉展猛地收回目光,一把握住乾护法的手腕,面目凶狠。

    乾护法含笑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直视着夙琉展的目光。

    “雅王殿下,这里不是你的雅王府,对本宗,你最好客气点。”现在是他苏刘占军有事求他,他要是不帮忙,他永远也进不了宗师。

    夙琉展尽管不是进入玄门成绩最差的一个,却也不是最好的一个,只能说资质平平。

    进入了玄门,才刚刚进入巅峰先天天阶,这样的速度,太慢,想要进入宗师,他只怕要花大半辈子的时间。

    不然就对自己狠一点,用无数的丹药花在自己身上,也许有可能提前晋升宗师。

    夙琉展看到乾护法阴沉的表情,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立刻松开握住他的大手,讪讪轻笑。

    “是我鲁莽。”夙凌云,这是真的吗?

    “哼!你有什么好着急的,夙凌云不过刚刚进入初级宗师,还是夙皇用丹药,以及你们皇家的历练之地的辅助,才晋升的。”乾护法拍了拍袖子,冷哼一声。

    即便是这样,夙凌云的天赋也比他夙琉展的好。

    “当真进入宗师了!”夙琉展踉跄后退一步,脸上一片死寂。

    夙凌云晋升宗师了,这是真的,没有第二次进入玄门,他也能进入宗师!

    “怎么样,是跟我走,还是乖乖做你的雅王,你自己选择,我不勉强你。”乾护法笑着说道,看着夙琉展的目光,多了几分深意。

    夙琉展要是成为他日月殿的傀儡,天龙国就会不攻自破,他们当然会尽力扶持夙琉展当皇帝,他也会好好做这个皇帝。

    “你说的可是真的,别到时候我去了,成功不了!”夙琉展紧张道,他全部的希望,都押在上面了,输,满盘皆输,赢,才有希望。

    乾护法收回目光,转身离去,“信或不信,随你,但是雅王,机会只有一次,这次你要是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机会。”

    夙琉展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乾护法走远的身影,脸上露出挣扎。

    乾护法逐渐走远,留下他一人站着,眼皮垂下,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树上纠缠的两道身影,紧紧相拥,姿势暧昧,宛若一体。

    “夙凌云晋升了?”离夜惊讶看着纳兰清羽,这么大的事情,什么时候发生的?

    夙凌云晋升宗师,夙皇还不得笑死,那这次怎么不让夙凌云到玄门来,这让机会就更大。

    纳兰清羽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人儿,步伐稍转,只见空中残影走过,他们眨眼又回到了西殿。

    “这是真的。”纳兰清羽点点头,夙凌云的确是晋升了。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不多,可能就连北宫弑都不知道。

    “那爷爷知道吗?”离夜紧张问道,皇家出了第二个宗师,帝都就会有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北宫家族肯定会有影响。

    纳兰清羽摇摇头,沉声道:“应该不知道。”

    “该死!”离夜咬咬牙,今天要不是听了乾护法和夙琉展的谈话,可能她都不知道这件事。

    “夜儿,你现在担心的不应该是夙凌云晋升宗师,而是夙琉展,若他同意了,很快,天龙国皇族就会有第三个宗师,提升到宗师什么等级,就要看夙琉展自己了。”纳兰清羽沉声说道,没想到日月殿会把主意打到夙琉展身上。

    看来他们是无计可施了,才会想到这个办法,天龙国的北宫家族和皇权之间,跟其它三国不同。

    其它三国家族和皇权,团结,甚至有着无可开脱的关系,只有北宫家族和皇权,早已经是水火不容,当然,造成今天这种局面的,完全是夙皇自讨的。

    要不是他十年前主动放弃北宫家族,也不会有现在这种事。

    “第三个!”离夜傻眼了,哪里来的第三个?

    夙琉展?夙琉展不只是刚刚晋升巅峰先天天阶,怎么会突然晋升成为宗师!

    “日月殿有一种秘术,修炼秘术者,能迅速提升自己的实力,晋升宗师,你以为是玄门造就那么多宗师吗?哪里有那么而简单。”说着,纳兰清羽笑着摇摇头。

    秘术!

    离夜双眼中闪烁出光芒,这种秘术真不错,能直接晋升宗师……等等,一般秘术都有后遗症。

    “这种秘术的后遗症是什么?”尽管挺神奇的一种秘术,要是付出的代价太大,还是不要修炼的好。

    纳兰清羽淡笑看着离夜,他就知道夜儿有这种理智,不会轻易被诱惑。

    “实力将永远停在宗师,就算再怎么修炼,也只能到达巅峰宗师,和神化再无交集。”注定只能停留在宗师,再也没有变强的机会。

    答应这种条件的人,只能说鼠目寸光,永远成不了强者。

    葱白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嘴角弧度加深,红唇轻启,“用这个培养一批死士,不知道会是什么样。”

    一大群宗师的死士,那也是很拉风的。

    “可以找一些没有修炼天赋的,若是有天赋,那只是折损人才。”纳兰清羽笑道,一阵无奈。

    他家夜儿想到的,总是这么出乎意料,让人意想不到。

    “所以刚刚乾护法对夙琉展说的,就是这件事情,为了让夙琉展,成为宗师?”离夜冷笑着说道,天下哪里有白吃的午餐。

    夙琉展要是答应了这件事,就永远都回不了头,就算是当了皇帝,也不过是个傀儡。

    纳兰清羽点点头,不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看来夙琉展会答应。”离夜摇摇头,讥讽笑道。

    夙琉展的天赋虽然没夙凌云好,但是要好好修炼,成为宗师也是迟早的事,他现在这么心急,刚好就落入了日月殿圈套里。

    有了夙琉展这个傀儡,日月殿对天龙国就放心了,然后要对付的,就是他们北宫家族。

    “看样子会。”纳兰清羽点头应道,超越夙凌云的机会就在眼前,夙琉展不会不答应,他是那么迫切成为天龙国的第一天才。

    离夜舔了舔唇瓣,邪魅轻笑,“小爷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天龙国皇家第三个宗师么,那个皇家老祖宗闭关很多年,不知道他的实力也就算了,夙凌云还成为了宗师,现在再来个夙琉展。

    三个宗师,夙皇肯定就会对北宫家族出手,灵师四家那边的事情还没完成,现在还不能让皇家太过得意。

    “夜儿想怎么做?”纳兰清羽含笑问道,笑容透着丝丝危险。

    “你说呢?”离夜微笑反问,露出同样的笑容。

    四目相视,一切尽在其中。

    明明烈日高照的大白天,却透着一股冷意,让人只觉得不寒而栗。

    “对了,你这些天是不是去塔里了?”那天晚上以后就看不到他人,除了那座高塔,也想不到他能去的地方。

    想到这里,离夜摇头轻叹,嘴角含笑。

    在日月殿那么多高手面前,甚至欧阳圣面前,纳兰清羽都能如履平地,在日月殿自由出入,简直跟走自己家没什么两样,他的实力该是什么高度了。

    “嗯,不过没找到什么,可能还是要你拿着龙魂珠去一趟才行。”他虽然知道地下有个封印,但是不知道具体在什么位置。

    加上在那座塔里,有不少日月殿的老东西在里面,他探查起来也没那么方便。

    “这些等过几天再说吧,把西陵诺的事情解决再说,清羽,你有没有见过,有人突然实力暴涨,从先天天阶,不用几个呼吸的时间,蹦跶到中级宗师?”造化诀和丹神诀里面都没说这种情况,她现在都不知道要怎么做。

    让他们留下来,是想着她去高塔也方便,不会那么引人注目。

    可这样,她也必须要治好西陵诺,当然,在这同时,日月殿可是有不少珍贵药材什么的,不好好扫荡一番,她就不是北宫离夜!

    “几个呼吸的时间?”纳兰清羽目光落在离夜身上,上下扫视,随即眼中露出一丝惊讶。

    这玄门,的确不错!

    离夜伸出手,捧住纳兰清羽的脸,眼角不停抽搐。

    “我不是说我,我也不是几个呼吸蹦跶上来的。”中级到高级,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但现在也用了两个多月,和西陵诺一比,绝对是气死人。

    直接在你眼皮子底下,就蹦跶上去了,竹子长的也没这么快啊!

    其他人要是知道离夜心里想的,一定会气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从中级晋升高级宗师,两个月多月的时间,实力又提升一大截,谁才是气死人的那个?

    她这速度,简直可以说就是个变态的怪物!

    “这种情况,他应该是得到某种机遇,在玄门得到无主的力量,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比较暴躁的灵果灵药。”不过这种力量,利用的好那是好事,要是不好,后果就很严重了。

    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她也是这么想的,无主的力量,在控制不了的情况下会这样,至于那些几千年,几万年才形成的灵药灵果,没有经过炼制,吃了以后,也会变成这样。

    “那该怎么办?”离夜继续问道,这种情况下,总的有解决的办法吧。

    “把那股力量封印起来就行了,让修炼者慢慢一点点融合,适应,这对西陵诺来说,你现在帮他封印住这股力量,对他以后,有很大帮助。”这种机遇下,存活,甚至能利用的这股力量的人,至今还没有几个人成功过。

    要封印这股力量,必须是炼药师才可以,用丹药辅助,而且这个炼药师的实力也不能低于爆发者的实力,还有就是,有人愿意帮助爆发者封印这股力量,和知道这个办法才行。

    这些条件必不可少,少了一样,都不会成功。

    “就这样?”离夜无声看着纳兰清羽,就这么简单?

    “不要以为简单,喏,这是你需要准备的药材,和封印的办法,力度把握也至关重要。”不然把这股力量全部封印了,说不定还会让西陵诺实力大减。

    这样就得不偿失了,到时候西陵诺付出的代价,也不是一点半点。

    离夜看到纳兰清羽手上白纸,眼前一亮,急忙接过。

    看着手上药方,离夜满意点点头,笑嘿嘿道:“还是国师大人有办法。”

    “还得纳兰夫人动手,才能成功。”他不是炼药师,所以这种事情,他就算知道办法,也没有办法出手帮忙。

    离夜微笑着看了纳兰清羽一眼,把药方放进储物手镯里。

    丹药的事情就不担心了,他们身在日月殿,日月殿有什么没有的,而且……她要的可不只是这些。

    精致绝伦的脸上展露出笑容,是那样的让人不寒而栗。

    看到离夜脸上的笑容,纳兰清羽动了动身体,无声轻笑,日月殿这次是要有一笔巨大损失了。

    他们遇上了夜儿,这笔损失,是少不了的!

    “嘭!”

    “轰隆隆——”

    “啪!”

    “哗啦~”

    地面阵阵晃动,巨大动静迎面扑来,有种日月殿都快被人拆了感觉。

    纳兰清羽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疑惑看向离夜,西陵诺这是干嘛了,听动静,好像是在拆房子。

    “不急着,让西陵云自己先看着办。”眸光中闪过狡黠,离夜手托着下巴,笑盈盈看着西陵家族宫殿的方向。

    就让西陵云好好动手,她想,凌剑锋他们也很希望看到西陵云狼狈的样子。

    西陵家族这边的宫殿,一片狼藉,宫殿里的护卫和婢女,惊慌逃窜,不敢靠近。

    西陵云满头大汗躲开一道道攻击,目光着急看向四周,期盼着熟悉的身影出现,然而,不管他如何张望,别说人影了,就连鬼影都不曾出现。

    “这些不厚道的家伙,不会是玩真的吧!”西陵云哭丧着脸,看着对面凶狠扼杀的西陵诺,撒腿就跑,连反攻的机会都没有。

    西陵诺再次醒来,实力并没有再次暴涨,而是停留在高级宗师阶段,即便是这样,也够西陵云喝一壶的。

    “砰!”

    “轰!”

    一道攻击落下,西陵云匆匆闪躲过去,青光之力落在地上,地面又是一个巨大坑洼。

    “哇!你们这些没良心的,赶紧救命啊!”西陵云大声叫道,再这么下去,他就算没被诺杀了,自己也会力竭而亡的好么!

    他就是高兴过头了,他们至于记到现在吗?连北宫离夜都没出来!

    太不厚道,太不厚道!

    其它两座宫殿的四个人,抬头看着空中,听着周围动静,摇头一阵的轻啧。

    “西陵诺还真是手下不留情,高级宗师,这是打击谁啊!”南门紫竹不甘心道,除了龙子筠,貌似他们八个人,实力最弱的就是她。

    想想都觉得不能这么下去,别说家里不同意,她有点不甘心了。

    “你不是快突破了么?”凌剑锋无语看着南门紫竹,干嘛用酸溜溜的语气说话。

    南门的紫竹看向凌剑锋,直接白了他一眼,“是快,又不是突破。”

    少一个字,多大差别,快突破,还早呢!

    不过要是在那里面,再多呆一个月,她说不定真的能够突破,晋升宗师,可惜只能留三个月。

    凌剑锋决定不再说话,在紫竹面前,反正他永远是输那个。

    “剑锋,你说,北宫离夜真的只是中级宗师吗?”南门紫竹双手撑着下巴,坐在冰凉的台阶上,听着不远处的动静,一阵肉跳。

    凌剑锋看着宫殿外,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这个问题怎么回答。

    另外一座宫殿,月牙长袍男人笔直站立,一丝不苟,神情古板呆木,一看就是墨守成规。

    “太傅,你要是再不出手,西陵家族的太子,就要变成一具尸体了。”龙子筠无聊看着天空,听着四周动静。

    这动静也太大了,而且西陵云和西陵诺两个人的实力差距在哪里摆着。

    一个巅峰先天天阶,怎么可能是高级宗师的对手,说不定现在西陵诺还不是高级宗师。

    “放心,死不了。”东方白衣手持折扇,盈盈轻笑,没有半点出手的打算。

    龙子筠看着东方白衣一阵轻啧,看来他得多学学太傅这点了,记仇,记仇才好,得学,必须学!

    果然这些人没一个好人,看着人家西陵云忙活半天,没一个出手的。

    “可要是日月殿的人来了怎么办?你不怕他们到时候趁机把西陵诺给杀了,别到时候西陵云没死,西陵诺死了。”西陵诺可是西陵家族的少主,未来的家主。

    东方白衣脸色果然沉寂了下来,目光变得严肃,陷入沉思。

    见东方白衣不说话,龙子筠拍了拍皱起的衣服,大步走出宫殿。

    太傅不去看,他放可得去看看,这种好戏怎么能错过,就算不出手,看看也好,反正他也不打算出手。

    他这小身板,一点点实力,还不够西陵诺一根手指头。

    “嘭!”

    西陵云狠狠摔落在地上,身体重击在地上,只感觉整个人都要散架了。

    一张脸皱巴在一起,西陵云还来不及痛苦呻吟一下,西陵诺的笔直落下,拳头散发着青光之力,眼看着就要到他面前。

    “混蛋,太不够义气了,我这都快没命了,还没来!”西陵云急忙滚动身体,身体就像西瓜一样,急速滚过。

    翩翩公子,狼狈不已,如今哪里还有一点出尘模样,皇家贵族的气质。

    “我们这不是想好好历练历练你么。”带笑的声音响起,南门紫竹看着地上翻滚挣扎的西陵云,一阵大笑。

    这真的是西陵云么?她印象中的西陵云,可是一个翩翩公子,俊美容貌,皇家贵族气质,都让人挪不开眼,虽然她有剑锋了,还是可以看看。

    “哇!凌剑锋,你赶紧出手啊,被看着了,再看下去,我这就快被拍死了!”看到凌剑锋来了,西陵云还管什么形象不形象,直接大叫。

    坚持了这么长时间,他真的快坚持不下去了。

    “不愧是西陵家族的太子,能在高级宗师手里坚持这么长时间,不错不错。”龙子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故作老成道。

    他应该庆幸虽然西陵诺此时有实力,貌似只会向机械一样杀人,不然西陵云早死了。

    不过西陵云也够悲剧的,遇上这么一群人,要知道,他们每个人都很记仇!

    “喂,你们这是来看热闹的,还是来救人的!”西陵云一阵欲哭无泪,后悔到心肝都碎了。

    他刚才干嘛让他们走,不走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现在这不是作死自己!

    “都有!”几个人很不客气一起点点头。

    西陵云差点泪奔,他们这样真的好吗?好歹现在他们是统一战线,身处日月殿中,他们不带这么玩的,这样不好玩。

    “再不出手,他可就坚持不住了。”蓝衣少年步步走来,双手抱臂,精致五官含着微笑。

    凌剑锋脸上看戏的表情,也逐渐变成认真,看着西陵诺出招的方式,眼中多了一丝了然,原来如此,难怪北宫离夜能以中级宗师之力,打晕西陵诺。

    “没有智慧的一股力量,还想操控人,这不是违背天理了。”东方白衣慢步走来,把玩着手里的折扇,完全就像是个无害书生。

    天理?

    离夜几个人顿时满头黑线,无语看着东方白衣。

    于理不合,天理……他东方白衣,还真是什么时候都把这些记在心里,这东方家族是怎么教少主的?

    “动手吧。”凌剑锋看了一眼东方白衣,他会这么说,应该也是看出来了。

    “好。”东方白衣点点头,身影闪动,箭步往西陵诺那边走去。

    两道身影同时进攻,直逼西陵诺,动作迅速凶猛。

    西陵云见凌剑锋和东方白衣都出手了,这才松了口气,瘫软躺在地上,整个人都不好了。

    离夜等人慢步走过去,低头看着西陵云狼狈的模样,忍俊不禁。

    “太狠了。”这何止是狠啊!

    “那这颗丹药……”

    丹药!西陵云瞬间变得精神抖擞,急忙从地上站起来,看到离夜手上丹药散发出诱人香味,他急忙拿过去,“谢谢!”

    丹药入口即化,唇齿含香,舒适往身体的各处蔓延开来。

    离夜含笑看着西陵云,眼中闪过光亮,巅峰先天天阶的实力,对付现在的西陵诺,只是受点轻伤,西陵云还是有本事的。

    毕竟是家族培养出的太子,怎么能够太平常。

    “这次他们两个是找到诀窍了吗?怎么初级宗师和高级宗师,都能打成平手?”南门紫竹疑惑问道,目光来回在西陵诺和凌剑锋东方白衣身上来回扫视。

    就算是两个初级宗师,也不会是高级宗师对手吧,可他们就是大平了。

    西陵诺的招式,她越看越奇怪,好像是有什么一定规律似的。

    “很快就赢了。”离夜淡淡说道,找到了对方的弱点还不赢,对得起自己的实力么。

    几人的目光再次落在发对战三人身上,逐渐的,西陵诺反倒是被压制下来了,凌剑锋和东方白衣占居着上风。

    “咦?”龙子筠惊讶看着这一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占居上风了!

    “砰!”

    “啪!”

    “轰——”

    一连三声响起,三道身影急速坠落,沙尘漫天,肆意飞舞,只听到轰隆隆的一声,地面又出现了一个巨大凹陷,整座宫殿也差不多毁了四分之一。

    “谁赢了?”南门紫竹伸长了脖子,着急看去。

    尘沙中,两道身影抬着又一次昏迷过去的西陵诺,大步走出来,脸上露出无奈。

    西陵云赶紧走上去,看着昏迷的西陵诺,着急问道,“没事吧?”

    “死不了。”这个不用着急。

    “先把他抬进去,南门少主和太子殿下,还有东方少主,你们三个得帮我点小忙。”离夜从储物手镯拿出一叠白纸。

    三人相视一看,迟疑结果离夜拿出来,最少十张纸,纸上面密密麻麻都字,而且都是灵药!

    “去问日月殿殿主要,一样都不能少的拿到,你们应该可以做到吧?”离夜挑挑眉头,就这些她还觉得少了点,其余的她都能找到,就不用在日月殿拿了。

    三人吞了吞口水,看着手上药方,嘴角一阵抽搐。

    日月殿招惹上北宫离夜,肯定是他们最后悔的事情,有些药材,他们听都没听说过。

    离夜拿出来的,都是极难见到的药材,有些就是炼药师,才能勉强认出来,他们几个不是炼药师,认不出这些,也是正常的。

    “放心,包在我们身上。”南门紫竹点点头,他们说要帮忙的,当然是要帮忙了。

    问日月殿要这么点东西,他们还是能做到的,这次就好好坑日月殿一次。

    离夜点点头,转身走到西陵云身边,指了指西陵诺。

    “把他搬进去。”清羽的办法,希望会有用。

    西陵云一阵欣喜,他就这知道北宫离夜有办法,不愧是神品炼药师,药宗什么的,还是一边去吧。

    “好!”西陵云背着西陵诺往没有毁坏的宫殿走去。

    几人分开办事,分工进行,离夜刚想要跟着西陵云走向宫殿,腰间就被一双细手紧紧环住。

    “离夜,你还没说我干嘛?”龙子筠嘟了嘟嘴巴,稚嫩的轮廓透着不满。

    他们都有事情做了,就他一个人没事情做!这怎么可以。

    离夜额角稍稍滑下一滴冷汗,眼角余光看了一眼不远处,缓缓开口,“你先把手放开,我就告诉你你要做什么。”

    她倒是没什么,龙子筠在她眼里还只是个孩子,不过那个男人可不会这么认为。

    “真的?”龙子筠狐疑问道,他才不信。

    “真的。”他要是再不松手,就会有麻烦事情发生了。

    龙子筠迟疑点点头,慢慢从开环住离夜细腰的手,仰头看着离夜。

    “说吧!”他一定完成!

    “看到日月殿这些人了吗?”离夜稍稍俯身,和龙子筠平视,说什么,龙子筠也只是个小孩子。

    纳兰清羽总不会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吧,这个男人一直就那么霸道。

    “嗯。”龙子筠点点头,他当然看到了。

    “不许他们任何人靠近,你是地麟国皇子,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要真对你怎么样,你就大叫一声,西陵云会出来帮你。”她帮西陵诺封印,中间不能出任何差错。

    日月殿的人要是闯进来,事情可就不妙了,这要是留在日月殿进行这些的唯一风险。

    “那好吧。”龙子筠迟疑点点头,为什么他还是觉得没什么事做,就是这样而已。

    离夜笑着站起身,转身走向宫殿,蓝色身影走进房间后,大门紧紧关闭!

    她刚走进房间,西陵云急忙迎上来,欣喜问道:“北宫少主,现在我们该做点什么才能让诺恢复正常?”

    “你先到一旁站着,等会凌剑锋他们拿回药材,日月殿的人肯定会跟着来一探究竟,不要让我的身份暴露在日月殿,就是你要做的事情。”离夜严肃而又认真道。

    她的身份,不能暴露在日月殿,至少现在不行!

    “好!我一定不会让人知道你的身份!”西陵云点点头,严肃而又认真。

    北宫离夜帮他,怎么还能让他的身份暴露,这种事情可绝对不允许。

    尽管他想让风启大陆所有人看看,他们所知道的废物,在实力方面是天才,还是炼药方面的天才,但也知道,目前还不能让太多人知道离夜的身份。

    这样会引起不少麻烦,甚至会招来杀身之祸,会对他出手的第一个人,就是日月殿殿主,欧阳圣!

    “嗯,你先站在一边吧。”离夜走向躺在床上的西陵诺,扫视了一眼他的身体,脸色微变,随即露出一丝笑容。

    紧闭的双眼,在此时猛地睁开,凌厉招式劈面而来。

    离夜不急不缓伸出一只手,青光之力乍现,直接挡下,另外一只手落在西陵诺颈部。

    “你这点小把戏,在我面前是行不通的。”手指稍稍用力,西陵诺脸色一僵,身体再次瘫软下来,沉沉熟睡过去。

    一旁看着的西陵云一颗心都提起来了,见离夜没事,才稍稍放心。

    离夜扶起西陵诺,让他盘腿而坐面向自己,她站在西陵诺面前,丹田处的生命之源,稍稍流转,丝丝滑入西陵诺的身体。

    生命之源刚刚落入西陵诺身体里,一股蛮横的力量,立即冲击而来,阻挡这股力量的进入。

    感觉到力量冲击,离夜皱了皱眉头,还真是有一股很蛮横的力量。

    分散在身体的每一个地方,控制着西陵诺,所以第一步要做的,应该是把这些力量聚集起来。

    一丝灵力溢出,划如西陵诺的身体,强横的力量不似丹田生命之源那么温和,直冲而入,往那股力量直逼。

    流窜在西陵诺身体的力量,感觉到一股更霸道的力量卷入,就如同老鼠见到猫,撒腿就跑。

    有用!

    离夜脸上露出一抹欣喜,看来西陵诺的情况,就和清羽说的是一样的,现在只要把这股力量赶到一起,最后封印在丹田,留下一点点缝隙,让西陵诺能够一点点修炼这股力量,就算成功了。

    成功了第一点后,离夜迫不及待直接进攻,不给西陵诺身体里的那股力量任何反抗的机会!

    西陵云尽管只是站在一旁看着,但是他能够感觉到房间里,那一丝丝的威压,那是宗师的威压和压迫。

    他知道,尽管自己看着房间里平静如水,但是离夜和西陵诺正在一场新的交锋大战。

    这场大战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打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时间一点点流逝,离夜将西陵诺身体里的那股力量,已经凝结了大半,她脸色也不如先前的红润。

    从储物手镯拿出一颗复元丹,她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吞下,几分苍白的脸色,才又有了稍稍红润,她也加快了速度。

    那些力量,即便强横,但是一碰到离夜灵力探入,就节节败退,然后散落的力量,立刻就被离夜牢牢锁住,往丹田运送。

    西陵诺身体的力量,好像知道离夜想要做什么了似的。

    突然它们开始集结起来,还没有送往丹田的力量,凝聚在一起,宛若一股汹汹浪涛。

    “集结了。”离夜看着凝聚的力量,半是担心半是欢喜。

    凝聚成的力量,能让她省下不少时间,只要一次打倒它们,就能把所有的力量,顺利送进丹田,然后进行封印。

    但是这股凝结而成的力量,要战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其中不容出现任何错误,否则他们都将遭到反噬。

    离夜睁开眼睛,深吸一口气,扭头看向西陵云。

    “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不要让任何事情打扰到我,记住,谁也不能走进来,外面的声音也不要传进来,等他们把灵药拿回来,放在门口就让他们离去!”离夜严肃说道,现在的事情,已经不容他们有半点失误!

    西陵云点点头,沉声道:“你放心!”

    ------题外话------

    吼吼!更新了更新了!不知道能不能晚上审核过,么么哒!

    最关键的时候呢,离夜能不能顺利封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