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比药宗更强!
    中级宗师和高级宗师交手,北宫离夜占居上风不说,还能将其打晕。

    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诡异?

    此时广场一片寂静,所有目光凝聚在离夜身上,每个人脸上都透着惊讶和骇然。

    乾护法带着探究的目光看着离夜,在这一刻,他不敢轻易相信,北宫离夜只是中级宗师。

    中级宗师对付高级宗师,有这么轻松能解决?

    可这明明只是中级宗师而已,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他也不会相信,三个月的时间,能让北宫离夜从初级宗师,晋升到高级宗师。

    那简直是不可思议,三个月的时间,常人用三年时间,都未必能做到如此,北宫离夜用三个月的时间怎么能做到。

    可如果不是晋升了高级宗师,他又怎么能那么容易对付西陵诺,西陵诺的实力摆在那里,就是高级宗师。

    北宫离夜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

    欧阳圣默不作声,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以他为中心的四周,气氛格外压抑。

    不同于日月殿的人,西陵云他们几个急忙走上去,尽管他们心里也是满满震撼,现在他们也顾不得那么多。

    西陵诺要是醒过来,还和刚才一样,事情可就棘手了。

    谁知道他会不会醒来以后,直接蹦跶成巅峰宗师,甚至是神化,到那个时候,谁还是他的对手!

    西陵诺也不知道干嘛了,突然就变成了怪物样,一下子就从巅峰先天天阶蹦跶到高级宗师。

    他现在这样已经很震撼了,要是理智清醒,能有现在的实力,就真的是怪物了。

    这会打击死人的!一连晋升到高级宗师,将近一个层级啊!

    “把他带回宫殿。”离夜走到几人面前,淡淡说道,他们现在还不能离开日月殿。

    虾米?回宫殿?不是要先离开日月殿吗?

    几人扭头疑惑看着离夜,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现在他们不应该先出日月殿再说吗?

    “听我的。”离夜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以嘴型说道。

    她刚好是背对着欧阳圣他们,这个举动,日月殿的人自然是看不见的。

    几人相视一看,然后点点头,既然北宫离夜都这么说了,就不先急着离开。

    “北宫离夜,你和我们一起回去吧,否则等会诺醒过来,我们也没办法对付。”西陵云看了看四周,笑盈盈对离夜说道。

    这些人还真虎视眈眈,就这么着急想要灭掉他们四国皇子,四家少主!

    离夜看着西陵云,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还是点头应道:“好。”

    他们担心她一个人留在这里,会被日月殿的人为难,让她跟他们一走,这样日月殿想对她做什么也不能做了。

    其实,日月殿现在还不敢对她做什么,她这个剑宗的身份,可不只是一个摆设。

    见离夜药宗,日月殿的人急了,他们都还没探究出北宫离夜真正的实力,怎么能让他现在就离开。

    “北宫少主,你当真只是中级宗师?”琴宗最先回神,然后谦和一笑,不急不缓问道,这么轻易把一个高级宗师打晕,可不是中级宗师能够做到的事情。

    还在着急的日月殿的人,顿时眼前一亮,目光都落在离夜身上。

    这个问题,也是他们想知道的,琴宗大人问了就太好了,他们刚刚还想着怎么开口。

    可是为什么,琴宗大人问出这个问题以后,他们会觉得有点不妥。

    这个问题好像有点不对劲……

    离夜没有转身,琴宗的话传入耳膜,眉毛稍稍挑动,就知道日月殿的人,不会让她就这么走的。

    正要起身离开的西陵云几个人,在琴宗的声音响起之后,脸色微变,狠狠一啐。

    是不是中级宗师,他们自己心里不是清楚,还有什么好问的。

    南门紫竹扫视了一眼琴宗,撇了撇嘴,日月殿这些人问的问题还真是可笑,北宫离夜不是中级宗师,难不成是高级宗师。

    这变态三个月的时间,晋升了一个等级,这已经是很可怕的事情了,要还晋升到了高级宗师,他们还要不要活了。

    好歹他们都是同一辈的人,相差一点就是一点,也不能相差太大,北宫离夜已经够变态了,他不用再变态,再变态下去,其他人就不用活了。

    龙子筠摸了摸鼻子,洋溢着阳光笑脸,此时格外安静,也不嚷嚷着要找离夜。

    离夜正要转身,另一道声音紧接着响起。

    “放肆。”欧阳圣扫视了一眼琴宗,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北宫离夜就只是中级宗师,他问这个问题之前,不想想丢人的是谁。

    琴宗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稍稍低头,“是。”

    堂堂日月殿,连一个宗师的真正实力都发现不了,这要是传出去,日月殿威信何在?

    再者,他也不相信北宫离夜能晋升到更高的等级,没有人能够隐藏自己的实力,北宫离夜就算是再天才,三个月的时间,能晋升到高级宗师。

    问北宫离夜是不是中级宗师,这个问题简直可笑,实力摆在那里,不就是中级宗师,难不成北宫离夜还能隐藏实力,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琴宗此时不禁在心里懊恼,刚才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这么多人看着,还能作假不成!

    离夜缓缓转身,笑看着欧阳圣,脸不红气不喘开口道:“小爷还想成为高级宗师,只可惜,进去的时间太短了。”

    她用造化诀把实力,隐藏在中级宗师级别,他们不管怎么探究,也只能知道她是中级宗师。

    清冷声音散开,广场上日月殿所有人脸皮一阵抽动,无语到了极点。

    三个月,他北宫离夜还嫌时间太短!三个月你都能从初级宗师,晋升到中级宗师,这时间要是再长点,不得直接蹦跶巅峰宗师了!

    现在该是他们后悔的时候,后悔当初干嘛答应四国的条件!

    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都好好的,没有发生过什么意外,也不曾说四国之中,谁进入了玄门,出来之后就晋升成为宗师,可现在。

    现在不只是有人晋升到宗师,一来还来三个,而且北宫离夜甚至还硬生生提升了一个等级!

    这种成绩,就是在他们日月殿也不曾出现过,四国最近这都是怎么了?一个个天赋极高的人蹦出来,一点预兆都没有。

    “三个月时限一到,本殿也无可奈何。”欧阳圣忍住抽动嘴角的冲动,淡淡说道,心里一阵忿忿。

    再让你北宫离夜待下去,说不定连神化都晋升了!

    “如此,各位还有事吗?”离夜皮笑肉不笑问道。

    日月殿众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摇头,他们就算有事,也不打算留他了。

    再说下去,不就是自讨没趣。

    “药宗,你跟着去,看看西陵皇子这是怎么了。”欧阳圣沉声说道,目光移到西陵诺身上,变得深邃。

    突然实力暴涨,不会没有原因,他这个一殿之主总得知道是什么。

    玄门曾经他也进去过,也有不少人进去,西陵诺这样,还是第一次发生,玄门里面到底有什么,会让西陵诺变成这样。

    高级宗师!怎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那就谢谢殿主了。”西陵云微微颔首,背着西陵诺往四殿的方向走去。

    药宗尽管不情愿,欧阳圣都发话了,也只能跟着他们离开。

    目送着他们一行人离开后,欧阳圣立刻扬长而去,面无表情的脸上,无法看出他此时的心情,然而日月殿的人,却没有一个敢出声。

    他们可不认为殿主现在心情能好到什么地方去,眼睁睁看着四国多了四个宗师,他们看了都不好受,别说是殿主了。

    乾护法叹了口气,正要离开,空中突然又是一阵剧烈抖动,重物砸落!

    看到空中砸落的物体,日月殿所有人顿时不淡定了,急忙围上去,看着地上躺着,早已了无生息的人。

    “白连飞!”也不知道谁叫了一声,所有人脸上一阵惊愕。

    白连飞!?

    这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去一趟玄门,不至于会死啊!

    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进入玄门的人,从来不会有事,白连飞身上还没有半点伤,这次玄门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个西陵诺,一个白连飞……

    和白连飞一起进入玄门的两个人,在看到他尸体的时候,不自觉伸手摸了摸脖子。

    死了,进入玄门……然后死了!

    “护法!”众人一齐看向乾护法,神情紧张,白连飞居然死了,玄门他们之中大部分人去过,并没有什么危险,怎么会有人死了!

    乾护法此时脸色铁青,这么看着他有什么用,这次的事情,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护法,会不会是北宫离夜?”琴宗迟疑说道,这次进入玄门的人,只有北宫离夜的实力最高,宗师的实力,要杀一个先天天阶,轻而易举的事情。

    众人目光刷的一下,又落到琴宗身上,北宫离夜,这可能吗?

    乾护法抿着嘴,低头深思,眸光中燃烧起点点火光。

    白色身影盈盈走来,众人看到月兮走过,纷纷后退一步,让开一条道路,让她走过。

    妩媚而又高贵的眸光,淡淡扫视了一眼地上早已僵硬的白连飞,银铃般的笑声从四周散开。

    “你们会不会太看的起北宫离夜了?”话落,白色身影飘然离去,妩媚动人的眸光中,千娇百媚,烈焰红唇,如绽放的花蕾。

    只听到周围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所有人看着月兮离开的背影,久久无法回神。

    好美……

    尽管他们每天都见到月护法,可每次见到,他们还是忍不住沉迷,当真是太美太迷人了。

    乾护法站在原地,耳边回荡着月兮刚才的那句话,神情微变。

    “玄门之中变幻莫测,白连飞无法通过玄门的考验,把他送回白家。”说完,乾护法大步离开。

    这个女人的话,他虽然一向不怎么赞同,但这次她说的对,他们太看的起北宫离夜了,什么事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北宫离夜,想想北宫离夜也不过是中级宗师,怎么能让一个先天天阶,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的死去。

    愣在原地的日月殿长老,呆呆看着两大护法离开的背影。

    就这样了?

    “琴宗阁下,舞宗阁下,如此会不会太草率了一点?”和白连飞一起进入玄门的人沉声问道。

    毕竟是一条人命,还是一个难得的天才,一个意外的理由,就想敷衍过去?

    还有北宫离夜,不到二十岁的中级宗师,他们就放任这么一个绝佳,可是却威胁到他们的少年,离开日月殿?

    深深的妒意在两人心里泛起,他们自认已经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如今却输给了一个人人嘴里的废物!

    说这样的人是废物,会不会太讽刺了一点。

    舞宗摆弄了一下裙角,嫣然一笑,看向那人,“那你倒是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怀疑北宫离夜?你看到他杀人了?”

    要是能找到一个理由,她一定不会放过北宫离夜,可这个理由要是不充足,日月殿又有谁敢去动北宫离夜。

    他们要是打北宫离夜的主意,最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别到时候北宫离夜没有伤到,他们自己搭上了性命。

    如今的北宫离夜,不再是那个人人所说的废物,他的天赋和实力,足以让整个风启大陆,掀起一场动荡。

    十七岁,中级宗师!

    两人顿时语塞,他们要是看到,直接就去找北宫离夜了,怎么还会站在这里。

    “两位都是日月殿看重的天赋极高之人,还是别做自毁前程的事情,妄想去动北宫离夜,是不会有好下场的。”琴宗低沉呵斥,扫视了一眼那傲然之姿的两个天才,眼中多了一丝嘲讽。

    就他们两个,还想打北宫离夜的主意,还是先想想怎么提升自己的实力,西陵诺高级宗师的实力,都轻易被北宫离夜打晕,想要杀北宫离夜,高级宗师是最基本的实力,不然就得巅峰宗师,可他们两个,目前才都只是巅峰先天天阶,这种痴心妄想的事情,他们也好意思说出来。

    他们要去动北宫离夜,只能说两个字,愚蠢!

    “我们走吧。”柔情似水的目光落在琴宗身上,看着身边的人,舞宗的整个人也变得柔和起来。

    琴宗点点头,两人双双离开,扔下日月殿的上百人,呆呆站在广场上,看着地上白连飞的尸体,最后只能遵从吩咐。

    经过西陵诺和白连飞的事情以后,日月殿的人,对玄门,除了向往,还多了一种畏惧。

    好好的一个人,死在里面,连什么原因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死的就更不知道了,要不是时间一到,会被送出来,都不知道人已经死了。

    还有西陵诺,尽管实力暴涨,可见人就杀,六情不认,这比死还可怕!

    离夜他们回到四殿,药宗立刻开始检查西陵诺的身体,他知道殿主让他来,是为了什么,西陵诺这种情况,的确是太过诡异。

    精致的房间,散发着古香气息,脸色红润的人昏倒在床榻上,房间里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他身上,神情紧张。

    房间内,气氛格外沉闷,四国八个人,除了第一天,还是第一次这么整齐聚在一起,除了离夜,所有人都紧张看着药宗和西陵诺,睁大双眼等待着结果。

    药宗眉头紧锁,检查探究着西陵诺的身体,每探入一分,他眉头就紧锁一分,脸色也有点苍白。

    西陵诺身体里怎么会有一股,如此强悍的力量,在玄门他到底遇到了什么?

    药宗想要探究的更深,却发现无论如何,也探究不出来,这股力量具体是什么,冲击力到底有多大,是什么原因让西陵诺实力暴涨,却被这股力量控制。

    “唉。”药宗叹了口气,缓缓站起身,脸色苍白了许多,他用袖子擦了擦额上的汗珠。

    西陵云看了一眼药宗,迟疑问道:“药宗大人,可是看出了什么?”

    欧阳圣这么好心让药宗来,不就是想找出原因,现在看来,药宗也没看出什么,反正他也抱什么希望,毕竟,药宗再怎么样,也比不上神品炼药师吧?

    眼角余光看向坐在外室的离夜,西陵云神情慢慢恢复平静,整个人也冷静了下来。

    有北宫离夜在,他还管什么药宗!

    这个变态,中级宗师也就算了,丹药都能炼制出神品来!

    坐在外室的离夜,感觉到一道目光射来,顿时一阵狂汗。

    西陵云还真是赖上她了,好歹现在出手的人,是风启大陆最厉害的炼药师药宗,他还把主意打到她这。

    “查不出来。”药宗摇摇头,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只能感觉到一股蛮横的力量在西陵诺身体里,也是这股力量,让他实力暴涨。

    西陵云不着痕迹挑挑眉头,仿佛在心里无声说道。

    我也不指望你能看出什么来,本来希望就没放在你身上,要不是撇开欧阳圣的面子,谁搭理你。

    “那怎么办?”东方白衣一脸凝重,这要是没办法的话,等会西陵诺再醒过来,实力再次暴涨,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可以制服?

    药宗双手放在腹部前,温润轻笑,不急不缓说道:“现在的办法,只有两个,要么医好,要么杀了他,医好本宗师是无能为力,第二个办法,几位不忍心下手,本宗想,我们殿主应该会愿意代劳。”

    要是西陵诺恢复正常,实力保持在现在,日月殿不就更加岌岌可危了,他们能有现在的地位,可不能让他们几个给撼动了。

    一个北宫离夜已经够了,不用再来一个西陵诺,他们都不愿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在场几个人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日月殿的人还真是越来越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直接就在他们面前,说要杀了西陵诺。

    西陵诺就算如何,喊打喊杀的人,永远轮不到他们日月殿!

    “药宗大人既然没办法,请!”西陵云冷硬道,看着药宗的目光,没有一点温度和敬意。

    对药宗有狗屁的敬意,要是能杀了他,自己肯定不会迟疑!

    药宗带笑的脸上,见西陵云直接下逐客令以后,冷冷一声轻哼,迈步离开。

    走到门口之时,他停下脚步,稍稍侧身,脸上多了一丝讥讽和不屑。

    “本宗都查不出原因来,西陵家族就是请再厉害的炼药师,能比得上本宗吗?”话落,药宗昂首挺胸而去,高傲得意的神情,显露无疑。

    西陵云看着药宗离开的背影,撇了撇嘴,怎么就是有人这么自恃甚高,怎么就没有人了,这个人还就坐在他面前,只可惜没几个人知道。

    当初他要不是去玄凤国,刚好碰上了,只怕也不会知道这么惊人的事情。

    “西陵云,现在怎么办?人家药宗都这么说了。”南门紫竹走到一旁,找了个把有椅背的大椅坐下,慵懒靠在上面。

    在风启大陆,谁的炼药术能超过药宗,药宗都这么说了,那还有什么办法,可是也不能眼睁睁就这么看着西陵诺死吧,说什么西陵诺也是西陵家族的少主。

    西陵云无声看向离夜,现在只有希望他能出手了,只是让他出手,貌似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在玄凤国的时候,他可是整整坑了齐暮好几百万两,到最后齐暮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不然集齐四国的炼药师试试吧,你们玄凤国不是有个叫齐暮的首席炼药师。”东方白衣在一旁坐下,端庄正直,一丝不苟。

    西陵诺这件事,说小,只是西陵家族的事情,和他们没什么关系,说大,关系到四国的安危,如今他们在日月殿里,这件事小不了。

    龙子筠稍稍远离东方白衣几步,在自己觉得安全了的情况下,才慢慢坐了下来。

    太傅太危险!远离!

    “齐暮大人,他脾气很怪,但可以试试。”凌剑锋皱眉道,只要给齐暮大人足够的吸引力,让他看看西陵诺也是可以的。

    西陵云又是一声轻叹,他们还不知道,所谓的齐暮大人,都变成人家徒弟了,还是主动拜师那种。

    夙琉展负立在一旁,不出声也不发言,好似旁观者,目光看向西陵诺的时候,多了几分笑意。

    “北宫离夜,你上次不是住在齐暮大人家里吗?”南门紫竹突然看向一直不出声的离夜,双眼中闪烁出光芒。

    上次她看到齐暮大人对北宫离夜还挺客气的,要是他开口,肯定齐暮大人出手的机会会大大提升!

    住在齐暮家里!?

    所有目光刷的一下落在离夜身上,一下子,坚持着沉默才是王道的离夜,就变成了焦点。

    什么时候的事,北宫离夜竟然住到人家炼药师家里去了?

    齐暮是谁,玄凤国皇家首席炼药师,能住在他家里,被他是为上宾,北宫离夜又是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

    离夜顿时满头黑线,看着一双双发光的眼睛,阵阵汗颜,她只是在齐暮家里住了两天而已,又没做什么,他们这是什么表情?

    “离夜,你去了玄凤国,干嘛不来我们地麟国?”龙子筠嘟了嘟嘴巴,一张脸皱起,玄凤国他都去了,就不来他们地麟国。

    离夜站起身,走进内室,双手抱臂靠在门口。

    “过段时间不就去了。”她以为不用去地麟国一趟,结果还是要去。

    她对那什么神品之物,可是很感兴趣的,知道有这么一件东西的存在,总不能错过,地麟国还是要去一趟的。

    龙子筠张了张嘴,半天也找不出一句反驳的话,的确,两个月后,神品之物在东域出世,然后离夜就会去了。

    “可以吗?”西陵云走到离夜面前,紧张问道,齐暮他是不打算了,现在全部的希望就在北宫离夜身上,他可是神品炼药师。

    “不要。”离夜直接拒绝,她知道西陵云在说什么,肯定不是让她帮忙请齐暮。

    “可以商量商量。”西陵云讪讪笑道,拒绝的这么果断,是不对的,他们还能商量一下不是,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没必要商量。”离夜笑盈盈道,眼眸轻轻往夙琉展那边轻轻扫视了一眼,宛若鸿毛飘过一般,没有任何痕迹和力度。

    夙琉展在这里,什么都不用商量,比起他们三国的人,她最不相信夙琉展。

    西陵云顿时傻眼了,北宫离夜让他们住在日月殿,不是打算帮忙的吗?现在拒绝的这么果断,看不出来有半点帮忙的意思,那他们还留在日月殿干嘛?

    两人这一来一往,让房间里其他人看的是一头雾水,他们这是在打什么哑谜。

    要是请齐暮的话,用不着这么绕弯子,西陵云也不用这么执着吧。

    北宫离夜不帮忙,不是还有凌剑锋和南门紫竹在,他们是玄凤国的人,还是玄凤国未来的帝王和帝后,请一个齐暮应该还是有办法的吧。

    “你不是要留在日月殿吗?那就顺便看看诺,你有什么事,我一定帮忙!”西陵云认真看着离夜,差点没竖起三个手指头,指天立誓状。

    北宫离夜让他们留在日月殿,肯定是有什么事,只要他答应看看诺,自己一定竭尽全力帮忙!

    离夜倚在门口,注视着西陵云,抿着唇瓣,眸光中呈现出淡淡笑痕。

    西陵云真不愧是西陵家族,选出来的未来帝王。

    “喂喂喂,你们两个到底在说什么?”南门紫竹不解问道,听了半天,还是不明白他们两个这一来一往在说什么。

    有什么事情,可以明着说,打哑谜干嘛,反正这里也没有其他人,又不会有谁说出去。

    几个人同时点点头,他们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在说什么,好像从到日月殿的第一天开始,西陵云和北宫离夜之间,就有他们不知道的什么事。

    离夜让他们留在日月殿,他们尽管猜出来肯定是有事,可那只是猜测,具体是什么还不知道,现在西陵云和离夜这一番哑谜,听的他们是一头雾水,但是却能肯定。

    西陵云和北宫离夜说的,肯定不会是请齐暮的事情,请齐暮也不该和北宫离夜说,他又不是玄凤国的人,和齐暮又没什么关系。

    夙琉展目光来回在离夜和西陵云之间扫视,心里的疑惑可以说比他们,他却是表现的最沉默的那个。

    “先住一天吧,明天的事情,谁会知道。”离夜笑着说道,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她就算是要看西陵诺也不是现在。

    这么多人在这里,她要是去看西陵诺,不就是等于把自己炼药师的身份告诉他们了。

    西陵云怔了怔,脸上划过惊喜,北宫离夜这么说,那就不会袖手旁观了!

    “那你们先回去吧,我也累了。”西陵云笑嘿嘿看着离夜。

    北宫离夜答应了,他也就放心了!

    现在好像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年,每个人为什么都认为北宫离夜是废物了,他要不是透露自己的实力,应该没有人会发现北宫离夜是宗师。

    西陵云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看的凌剑锋他们几个是目瞪口呆,差点没跳起来,直接一巴掌拍过去。

    他们在想办法,结果他西陵云直接下逐客令,有没有搞错!

    “你小子过河拆桥。”凌剑锋指了指西陵云,直接走出房间,好心没好报。

    东方白衣斜视了一眼西陵云,揪着龙子筠的衣领,提着他两人往外走去,不容龙子筠有反抗的机会。

    “你一个人呆着吧你!”南门紫竹忿忿道,亏她刚才还帮忙想怎么去请齐暮大人!

    夙琉展眼神平静如水,看了一眼西陵云,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去。

    看着他们一个个离开的身影,西陵云顿时囧了,他们误会了啊喂,他没有那个意思,真没那个意思,完全是北宫离夜答应出手,他太高兴了!

    “北宫离夜……”西陵云哭丧着脸看向离夜。

    离夜无害轻笑,看着西陵云此时的表情,眨了眨眼,戏谑笑道:“这就叫乐极生悲,我想,下次你被西陵诺杀了,他们只会看着,然后说,活该!”

    摆了摆衣袖,白衣少年的大步走出房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却能让人只觉得后背凉风阵阵。

    晴天一声霹雳,西陵云石化当场,寒风萧瑟从背后拂过,带着几分凄凉。

    不带这么玩的,他们真的误会了!

    离夜刚走出西陵云他们的宫殿,远远就看到三道身影站在不远处,显然是在等她。

    “还有什么事?”离夜走到凌剑锋他们三个面前,淡笑问道。

    他们说是不管西陵云,还是做不到吧,其实四国也就只有这个时候团结,要是真没了日月殿,到时候纷乱的就是四国了,说不定日月殿的存在,还是一件好事。

    “北宫离夜,你让我们留下来,总得告诉我们原因吧?”凌剑锋认真注视着离夜,不放过她脸上一点一滴的情绪变化。

    北宫离夜这么做,一定有原因,不可能无缘无故就留下来,只是这个原因他们不知道,但一定不是为了剑宗这个位置,为了剑宗的位置,他一个人留下来就好了。

    “你们认为是什么原因?”离夜笑着反问,一个个都这么犀利,不愧是未来的帝王和家族族长。

    南门紫竹翻了翻白眼,叹息说道:“我们要是知道,干嘛还在这里等你。”

    就是不知道北宫离夜的计划,他们才特意等他,看看他还想在日月殿做什么,他们能不能帮上忙。

    精致五官绽放出狡黠笑容,黑亮眸光璀璨耀眼,风华绝代的容颜,美得不可方物,万物失色,日月无光!

    绝美容颜映入眼帘,三人稍稍闪身,暗暗深吸了一口气,才没有呆滞过去。

    看了一眼他们三个人,玫瑰红唇才缓缓轻启,“要医治西陵诺,少不了是难得一见的药材,有些说不定四国都没有,所以,我们干嘛不留下来?”

    含笑的声音轻盈响起在耳边,三个人脸色顿时大变,看着离夜的目光,活像是看到鬼一样。

    北宫离夜连日月殿都黑啊!

    西陵诺变成现在这样,日月殿有逃不开的责任,更何况他还是一国皇子,日月殿更不可能袖手旁观。

    今天他们要是离开了这里,就是想让日月殿帮忙,日月殿肯定不会再理,更不别说让他们拿出稀世药材,来医治西陵诺,现在他们不走留在这里,什么事情都有日月殿负责。

    丹药,药材,等等这些都不用他们操心!

    想到这里,三人顿时惊悚,对日月殿突然有点同情了,日月殿招惹上北宫离夜,那就是个悲剧,随即想到日月殿猖狂了那么多年,活该被北宫离夜坑,心里涌出的那一点点同情,瞬间掐断。

    “我们非常明白了!”东方白衣点点头,未来的日子,肯定不会无聊了。

    “北宫离夜,要做点什么的时候,千万别忘了叫上我们。”南门紫竹笑盈盈道,坑日月殿的事情,他们可是很愿意做的。

    “好啊。”离夜笑着点头应道,能用上他们的时候,她肯定会开口的,黑眸看向“天龙国”宫殿的方向,离夜脸色微变,喃喃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不等几人开口,白衣少年迅速往宫殿方向走去,神情着急。

    “我还有话没说呢,他跑那么快干嘛?”南门紫竹郁闷看着离夜远去的背影,好歹北宫离夜把他的计划告诉他们几个吧。

    不把计划告诉他们,他们几个到时候怎么帮忙?

    凌剑锋收回目光,看向南门紫竹和东方白衣,呆呆问道:“北宫离夜说,丹药,药材,医治西陵诺,不是连药宗都没有办法吗?”

    药宗的炼药术,已经是风启大陆的佼佼者了吧,能和药宗比炼药的人,除了齐暮,已经找不到第二个了,说不定就连齐暮都比不上药宗,可北宫离夜刚刚说的是丹药药材。

    药宗都没有办法的事情,北宫离夜能有办法?

    “对啊,可是北宫离夜刚才说……”东方白衣双眼睁大,嘴巴直接成了“O”型,北宫离夜刚才说,医治西陵诺需要丹药和药材。

    难不成北宫离夜是炼药师!?

    “别想多了,说不定他是有其它办法。”凌剑锋冷静回神,别开玩笑了。

    北宫离夜如今不过十七岁,实力是中级宗师,他要再是炼药师,那就太吓人了,而且西陵诺的情况,连日月殿药宗,都没有办法,北宫离夜要是炼药师,而且有办法的话,那就是说,北宫离夜在炼药师这方面,比药宗更强!

    比药宗更强!

    那是什么样子的了?药宗现在是处于圣品炼药师和神品之间,比药宗还强,那不就是神品炼药师。

    十七岁,中级宗师,神品炼药师!这可能吗?

    三个人只是想到这里,心尖就一阵颤抖,整个人就冷静不下来。

    这一切要是真的,北宫离夜该是怎样的一个怪胎,要知道,他现在才不到二十岁,要是拥有那样的实力,整个风启大陆,只怕都要因为他,而掀起一场风雨!

    ------题外话------

    吼吼!来晚了,实在是太卡了,嘤嘤…

    晚上还会更新哒,么么哒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一百七十五章比药宗更强!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