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四宗之首,剑宗!
    剑寻看了一眼离夜脸上的笑容,真的没什么吗?他感觉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想了想,剑寻甩了甩头,算了,现在事情已经定下了,再想也没有什么用,离夜都已经顺利参加最后一场比试了。

    甩掉脑中疑虑后,剑寻将目光放在了擂台上,刀光剑影中,眼花缭乱的招式,让人惊叹不已。

    “这个林青,居然在这种中级巅峰宗师手里,还能占到便宜。”剑寻看到擂台上的对战,忍不住惊叹,脸上的表情也有几分跃跃欲试。

    这个林青,这么一战下来,他都想和林青打一场了。

    离夜目光波澜不惊,听着四周时不时的惊叹之声,没有太大表示。

    日月殿培养的天才怎会差,林青能得到日月殿的器重,天赋肯定不用多说,二十一二岁之龄,达到中级宗师,放眼风启大陆,可以说除了纳兰清羽,找不出第二个。

    “嘭!”

    “噗!”

    两声接连响起,擂台一角,身影砸落,愣是凹陷了下去,围观在擂台下方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摸了摸脖子,艰难吞了口唾沫。

    当真是新人辈出,后生可畏!

    擂台之上,青色身影单手负在身后,笔直傲立,眉宇间,英气逼人,眼眸深处闪烁着几分阴霾。

    “好,好厉害……”

    “那位宗师大人,居然输给了林青。”

    “不愧是日月殿啊。”

    ……

    崇敬的目光落在林青身上,变得热切起来,林青,不过二十二岁,就已经是中级宗师了,如此天赋,都可以和纳兰清羽比拟了。

    日月殿果然是能培养天才的地方,昨天的欧阳水儿,尽管实力不如林青,可年龄不过双十,说不定等欧阳水儿二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是高级宗师了。

    都是厉害的人物,当然,其中也包括昨天的那位少年……

    众人目光慢慢从林青身上移开,放到坐在一旁一直不曾开口的离夜身上,眸光中的灼热,更为滚烫,这个少年,比起林青,欧阳水儿,天赋貌似更好吧,也许,纳兰清羽都比不上他的天赋。

    日月殿的人,见林青没有任何压力,将那个宗师打败,都露出满意的笑容,特别是在众人看着林青目光,变得热切以后,更是开心不已。

    然而这种开心,并没有维持多久,当所有人的目光,先后不一,从林青身上移开,落在离夜身上,心情彻底冷静。

    是啊,比起林青,这个少年的天赋,才是最可怕的!

    顿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落在离夜身上,她成为一切的焦点。

    在离夜面前,林青的光芒,即便再耀眼,也顿时变得暗淡。

    “离夜,到你了。”剑寻站在离夜身边,推了推她的肩膀,被众人盯的有点不太自在。

    随即目光落在离夜身上,心里不禁暗暗叹息,这是他昨天找来联手的伙伴,现在看来,昨天离夜就算没和他联手,也能走到现在。

    不知道离夜是怎么看日月殿的,反正他对日月殿没有什么好感,这次也只是来随便玩玩,以后离夜成为剑宗,他还是不会改变对日月殿的看法,他认的只是离夜这个朋友,让他认可日月殿,还真没可能。

    林青站在擂台上,看着众人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落在离夜身上,眼底闪过一丝阴霾,随即逝去,露出淡笑。

    “这位公子,请吧,这便是你我的决胜之战了。”林青客套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手掌翻转,立即把刚刚和那个宗师对战的剑放进了储物袋中。

    他可是帮这个少年,准备了其它的剑,如此天赋之人,当然不能用普通的兵器招呼。

    离夜站起身,看到林青的举动,精致五官扬起淡淡笑意,一步步走上擂台,四周一片寂静。

    林青脸色慢慢阴沉下来,离夜步步走上擂台,他的脸色就越发的阴沉,然而当离夜走到面前之时,阴沉的脸色,又扬起自信傲然的笑容。

    “这位公子,你应该是初级宗师吧?”初级宗师,天赋怎么可能比的上他!

    离夜不耐烦看了一眼林青,不冷不热道:“那又如何?”

    “公子若是输了,可别说我以大欺小。”林青站立身体,斜视了离夜一眼,不过初级宗师,他真不明白,为什么护法会那么紧张。

    就算这小子昨天表现出色,在实力面前,他又能如何嚣张,他林青连实力在自己之上的人都能打败,更何况是比自己弱的人。

    听到这话,剑寻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这个林青感情说了一大堆,就是为了这么一句话。

    众人目光来回在离夜和林青身上扫视了一眼,他们怎么觉得,这对战还没开始,已经火药味十足了?

    就在众人叹息气氛开始压抑之际,清冷的声音缓缓响起,听到那话,他们差点直接栽跟头。

    “与其在这瞎叫唤,还不如直接动手打赢小爷。”离夜皮笑肉不笑回答,绝代风华的容颜展露出耀眼的笑容。

    瞎叫唤……他说这是瞎叫唤。

    众人神情忍俊不禁,又不敢当着日月殿众人的面笑出声,他们脸上抽动的表情,很是滑稽。

    林青脸色一片铁青,这小子,太狂妄了!

    “倒是嚣张。”乾护法嗤之以鼻,年少轻狂。

    药宗默不作声看了一眼离夜,脸上也是一阵不满,这小子,跟当年一点都没变。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初级宗师,有什么本事!”说着,林青手上一道金光闪过,两仪蛇剑握在他手上,宛若活物。

    暗处的白衣男人看到林青手上的两仪蛇剑,眸光微闪,随即恢复正常。

    离夜双手凝聚灵力,看到林青直冲而来,手上一道寒光闪过,直接迎上他的两仪蛇剑。

    “锵”的一声,离夜只觉得手腕一震,普通的兵器刚碰触到两仪蛇剑,眨眼就变成两半,没有半点抗拒之力。

    断了!

    看到兵器才刚刚碰撞在一起,立刻就被诶折断,众人急忙睁大双眼,盯着林青手上的兵器。

    日月殿果然是大手笔,竟然给了林青那么好的兵器,那少年手上的是普通兵器,当然敌不过林青手上的比兵器。

    这场比试的胜负,要是少年没有后招,看来很快就能分出来。

    金色弧度从肩上擦过,一缕青色飘在上面,立刻被金刃一分为二,离夜险险躲开,看了一眼掉落在地上的发丝,脸色微微一沉。

    就差一点,那剑落到的就是她身上,该死的,果然普通的剑,用来对付两仪蛇剑,还太过勉强。

    见离夜手上兵器折断,还能躲开攻击,林青脸上闪过狰狞,招式立刻变得狠辣起来。

    不管是谁,今天都阻止不了他!

    金色弧度诡异多变,砍,劈,划,刺,每一招都来的极快,让人防不胜防。

    离夜手拿着断剑,左手在身后稍稍翻转,锐利的匕首,在手上旋转着,直逼林青而去。

    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已经成了最好的利器,手,肘,腿,膝盖……完美的配合,近身刺杀的攻击,将林青的招式挡了下来,不带半点花俏。

    看着离夜不要命的打法,四周一阵哗然。

    “这,这是什么招式?”

    “不过好厉害,竟然能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每一道攻击。”

    “这种招式从没见过,招式虽然不华丽,但是每一道攻击,却很有力量。”

    众人兴奋看着离夜,他们完全没料到,眼前的少年,竟然会有如此多的花样,这招式,他们见所未见,可没一招,却恰到好处!

    日月殿众人,看到这一幕,也纷纷傻眼了,他们也没见过这种招式,这是什么?

    “的确有几分本事。”乾护法满意点点头,这小子要不是提出去藏书楼的条件,成为剑宗,也不是不可能。

    药宗听到乾护法的赞许,嘴角一抽,神情也变得严肃。

    日月殿中,能得到乾护法再三赞许的人都不多,这小子竟然能一而再让他赞许,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飞。

    熟悉的招式在手上游走,看着无计可施的林青,离夜脸上的神情,却越发的兴奋。

    这种攻击,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过了,差点忘记了这早已经融入身体的本能。

    “小子,你到底想做什么?”林青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问道,他能看出这少年对剑宗,并没有多大兴趣,为什么还一心想打赢自己?

    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是为了打败自己,还是……

    离夜稍稍抬头,看着林青眼中的探究,含笑划过一丝疑惑。

    “小爷当然是想当这个剑宗了。”在这里,和他这么打,除了这个目的,还有什么?

    林青轻哼一声,看了一眼手上的两仪蛇剑,他知道这样近距离,两仪蛇剑根本发挥不出本身的实力,必须要拉开他们两个之间的距离!

    “不管是为了剑宗,还是日月殿,我,一定会打败你!”林青傲然道,他才是日月殿的天才,不能让这么一个小子夺走他的名声!

    离夜没有理会,反手拿着匕首,手臂如同两条灵蛇,在林青招式间游走。

    林青咬咬牙,面对离夜的晋升攻击越来越凶猛,他手臂抬起,迅速将两仪蛇剑横在面前,青光之力环绕在两仪蛇剑之上,震撼的力量,轰然而出。

    也许是身体的本能,在林青刚变化招式,离夜迅速稳住的自己的身体,然后急速后退。

    擂台上,逐渐掀起风浪,旗帜在狂风中肆意飞舞,金色弧度横劈而来,空间一阵扭曲,甚至可以看到空气,竟然被两仪蛇剑,硬生生割开一条,半寸宽的缝隙。

    “剑技——狂蛇舞!”

    罡风涌动,气波阵阵,擂台上掀起如江河滚滚一般的浪涛,青色之力包裹着两仪蛇剑,滚滚浪涛,宛若条条灵蛇,摆动着灵活的身体,迅速往离夜奔腾而去。

    离夜看到直逼自己而来的金色弧度,身后掀起滚滚的气波浪涛,眸光微变,她身影迅速变化。

    “武式——碎空掌!”

    青色灵力充斥在双掌之中,只见她身影翻滚,两道掌印,破空而去,四周空气都有微微的颤动。

    “雕虫小技!”林青咧出笑容,这样可挡不住他两仪蛇剑的攻势。

    “大地功法——地破魔斩!”

    大地发出声声吼叫,擂台上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错觉,仿佛随时就会崩塌。

    罡风呼啸,掀起千丈波涛,擂台地面上,道道凌厉痕迹出现,招招削骨夺命,没有丝毫留情。

    强大气波震的四周的人,忍不住步步后退,一些实力比较弱的是人,更是拔腿就走,再也无法观看下去。

    妈的,这招式,不就是在要人的命吗?

    前面也是比试,他们怎么就没见过这么恐怖的时候,当时的招式也没这么夸张。

    擂台上四散开来的力量波动,使不少地方,一片狼藉,罡风还在肆意,仿佛不死不休!

    乾护法急忙站起身,看着擂台上的对决,大声喊道:“日月殿众人听令,布阵凝结!”

    “是!”

    原本坐着的所有人,全部站起身,放不同地方散开,凝结出自己的灵力,集中在中央,中央之上,乾护法站在上面,那耀眼异常的青色之力,无比夺目。

    无形光罩从空中笼罩而下,将擂台全部包围住,擂台上对决的余力,也被圈在其中,再也不会伤及他人。

    刚才转身就想逃走的人,看到这一幕,愣是忍住了步伐,继续停下来观看。

    他们总觉得,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剑宗之争了,有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感觉,这最后的比拼,就是比前面的好看!

    离夜看到日月殿的举动,再大的攻击,也不会影响到周围,脸上露出点点惊愕。

    没想到日月殿还有这种本事,摆阵凝结,把所有攻击的余力,圈在其中,外面的人感受不到,又不会影响里面对战的人。

    这样也好,至少就能放开手脚了,不然,还怎么玩下去。

    “小子,你比的可是剑宗选拔,剑呢?”林青见离夜一次又一次躲开自己的攻击,表情有些不耐烦了。

    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这小子一直都在闪躲,从来没有认真出招,到底想怎么样!

    离夜没有声,又一次顺利躲开迎面而来的攻击,金色弧度眼看着就要飞出擂台,四周立刻出现一道屏障,将它挡下。

    “我靠,日月殿那小子,拿着神兵利器,斩断了人家的剑,还好意思说。”

    “可人家说的也对,这毕竟是剑宗,什么是剑宗。”

    “上一任剑宗也不知道怎么了,可剑宗的实力,大家比而忘了,他的剑术,在风启大陆是第一的。”

    “是啊是啊。”

    众人认同点点头,即便他们觉得林青在兵器上占便宜了,可这是剑宗比试,没有兵器像话么?

    当然不像话,所谓剑宗,剑术上的造诣,肯定是所有人之上,实力更不用多说,现在少年这样,实在是有点不符合剑宗了。

    剑寻听到众人的嘀咕,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背上的巨剑。

    “离……”他才刚说出一句话,擂台上清冷的声音立即响起。

    “小爷是担心,把剑拿出来,你就没的玩了。”轻狂不羁的声音传出,嚣张霸道的语气,没有半点遮掩。

    剑寻本来还有一点担心的心情,顿时消失全无,把自己兵器给离夜用的念头也就打消了。

    这个时候离夜还能开玩笑,就说明他完全能应付过来,等会他一把剑甩上去,破坏离夜计划就不好了。

    “这小子……”

    “以前怎么没看出他如此嚣张?”

    “年少轻狂啊!”

    ……

    在所有人眼里,离夜没有兵器,还如此嚣张开口,就是年少轻狂。

    却没有一个人知道,离夜的兵器,是人人想要,却求之不得的吾邪剑!

    连杀神剑那么恐怖的兵器,都在吾邪剑中,过不去那道坎,离夜要是拿出吾邪剑,林青实力就算在她之上,两仪蛇剑迟早也只是两块废铁。

    “嚣张!”林青不屑轻哼。

    站在木桩之上,离夜双手负在身后,四周涌动的罡风,掀起白色衣角,墨丝和衣袂纠缠飞舞,站在木桩之上的少年,傲立于天地之间,坚定的眸光,带着耀眼光芒。

    “两仪蛇剑好用吗?”离夜俯身看着林青几近扭曲的表情。

    这东西,还是少用的好,尽管不像杀神剑那样,魔性还是挺强的。

    林青正要再次攻击,听到离夜的声音,身体顿时僵住,脸上露出诧异,惊讶看着木桩之上的人。

    他知道,他知道这是两仪蛇剑!

    凝结着光罩的乾护法,听到离夜的声音,手上的动作,都抖了一下,随即不留痕迹遮掩过去。

    两仪蛇剑,这小子是怎么知道两仪蛇剑的。

    知道两仪蛇剑的人不多,见过的人更少,他又是怎么知道的,看他的样子,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

    日月殿的人听到两仪蛇剑,脸色也微微变动一下,目光莫名看了一眼乾护法,额角滑下一滴冷汗,表情也变得严肃。

    乾护法都把两仪蛇剑拿出来了,难怪他们看着林青手上的兵器有点眼熟,原来是两仪蛇剑。

    日月殿的人知道两仪蛇剑,不代表其他人知道,听到两仪蛇剑,更多人是一头雾水。

    “两仪蛇剑?那是什么?”

    疑问响起,却没有一个人能解答,这东西,他们都不知道想,也没听说过,两仪蛇剑是什么东西?

    乾护法给林青两仪蛇剑的时候,就是猜到的的不会有几个人知道,才会这么肆无忌惮,却不想被离夜一眼就看出来了。

    剑寻听到那冰冷的四个字,脸上露出惊讶,目光落在林青手上的两仪蛇剑之时,破口咒骂。

    “妈的,太不要脸了,连这种东西,都用出来了!”

    可是,离夜明明知道是两仪蛇剑,怎么还敢和林青交手,那东西邪乎着呢!

    “啊,我记起来了,两仪蛇剑,听说是风启大陆排名前五的凶剑之一!”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大喊一声,那恍然大悟的声音,传进每个人耳中。

    排名前五的凶剑之一!

    老天!

    凶剑两个字,让不少人眼中都露出惊悚,谁都知道凶剑的可怕,日月殿的人,居然手握凶剑,甚至能掌控它!

    凶剑也是兵器,不会因为它是凶剑,就会受到歧视什么,能掌控凶剑的人,在所有人心里,那也是一种实力的证明。

    听到林青手里的剑是凶剑,更多人眼中露出的是崇拜。

    凶剑不是人人都能掌控,林青能掌控一把,成为剑宗,也不是不可以。

    看到众人反应,日月殿所有人也都稍稍松了口气,他们知道能掌控凶剑,也是一种实力证明,可他们担心的是,这些人知道,林青其实没有掌控凶剑。

    这才是他们担心的所在,现在这些人心里,如何认定林青掌控了凶剑,等会要是知道没有掌控,后果会和现在截然不同。

    “能掌控凶剑,果然了不起啊。”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目光落在两仪蛇剑的两条蛇身上。

    掌控,还在呢!

    凶剑要是那么容易掌控,天下该有多少人已经掌控了凶剑了。

    “知道就好,乖乖认输,我们就不用打了,否则,等会我可是会伤到你的。”等他也无法掌控两仪蛇剑的时候,它想做点什么,他自己都控制不了。

    离夜点点头,抬起手,自顾自从储物手镯中拿出吾邪。

    吾邪此时放在剑鞘中,剑气无法扩散,但是吾邪剑刚拿出来,四周的温度,立刻下降了不少,甚至透着丝丝危险。

    看到离夜的举动,不少人伸长了脖子,当看到她手上兵器,脸上又是一阵不解。

    他们实在看不出来,那是什么兵器。

    可为什么,那兵器拿出来以后,会觉得有点冷,难道是错觉?

    那是什么?

    林青,乾护法,药宗,以及日月殿众人,目光纷纷落在离夜身上,看着她手上的长剑,心里泛出疑惑。

    疑惑刚刚泛起,随即心里一阵颤抖,后背阵阵发凉。

    这剑,很危险!

    不,是非常危险,这剑给他们的感觉,比两仪蛇剑更可怕,甚至两仪蛇剑在那剑出现以后,在气势上,明显被压住了。

    这是什么剑?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威压!?

    剑寻双手抱胸,他背上的巨剑,在离夜把吾邪剑拿出来以后,明显也是一阵抖动。

    “那把剑,好厉害。”剑寻喃喃道,连他的剑都感觉到畏惧,那该是什么样的剑。

    他背上的剑抖动的更加厉害,好像在无声回应他所说的话。

    林青眼皮一跳,目光注视着离夜,压住心里那一丝恐惧,开口询问。

    “这是什么剑?”这把剑,怎么会让两仪蛇剑,感觉到畏惧,两仪蛇剑是凶剑,凶剑,除了见到更强的凶剑,才会有这种畏惧。

    难道他手上的,也是一把凶剑,排名还在两仪蛇剑之上。

    凶剑前五名,他都认识,没有见过这样的一把剑,这又是什么剑?

    “什么剑,你试试不就知道了。”离夜挑眉笑道,长剑缓缓拔出,蓝色剑气直逼四周。

    冰冷的杀气,从吾邪剑中汹涌而出,往四周蔓延,周围的温度,一下子降的更低。

    好重的杀气!

    所有人疑惑不解,他们感觉到浓郁的杀气,却没有一个人敢往吾邪剑的方向去想。

    吾邪剑,从不认主,而他们,也不敢往那个方向想。

    一向不认主的吾邪剑,突然认主,它的主人,该是多可怕的角色,他们想象过很多,却从没想过,会是离夜这样的少年,掌握住吾邪。

    “试试就试试!”林青咬咬牙,这根本不是前五的凶剑,有什么可怕的。

    拔出吾邪,离夜嘴角勾起嗜血弧度,一道蓝光横扫而出,宛若风暴一般,席卷而去,罡风狂暴的更加肆意。

    维持着光罩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有种转身逃走的冲动。

    那种感觉,太过可怕,他们从没有过。

    就像是死神降临一般!

    “小爷的剑,可不是你这区区的两仪蛇剑能阻止的!”嚣张霸道的声音再次响起,白色身影从木桩上飞身而下。

    听到离夜的话,众人有种喷血的冲动。

    区区的两仪蛇剑!娘的,两仪蛇剑好歹是凶剑前五,什么叫区区!

    这要是区区,这个世界上,还有好剑吗?

    “剑技——万蛇舞!”

    林青看着直逼而来的蓝色剑气,迅速凝结剑技,四周暴动,他却无时无刻感觉到一股压力笼罩在身上,就如同山岳压顶一般的感觉。

    这是什么感觉,该死的!

    “剑技——万影刃!”

    几千道剑影如闪电般落下,密密麻麻,又像是密网,笼罩的半点都不透风。

    怎么回事!?

    看到那几千道剑影,所有人都呆住了,他们昨天看到是时候,明明只有几百道,今天怎么多了十几倍!

    轰!所有人脑中一道晴天霹雳,身体顿时僵硬。

    这个少年,一直都在隐藏自己的实力,当所有人以为把他看透,他也就那么几招,其实,一直都没看透,甚至连他到底有多少实力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擂台周围围观的人,表情抽了抽。

    和这样的人为敌人,简直太可怕了,永远都无法知道他的实力,他也不会让人知道自己实力的底线,又或者,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剑寻石化当场,阵阵凌乱,看着那凌厉的招式,他现在越发肯定。

    昨天离夜即便是没和他联手,也能顺利过第一关。

    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变态啊,看到林青他还有种想一较高下的冲动,离夜,算了吧,他可不想找虐。

    人还是要有点自知之明,知道会被虐,还是不要找虐的。

    “你一直在隐藏实力!”林青疯狂了,他一直以为全部看透的人,竟然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实力,甚至到这一刻,也许都不是他全部的实力。

    离夜没有回答,漠然看了一眼林青,长剑直落,直劈而下!

    看到落下的剑刃,林青迅速躲开,一缕发丝从头顶削落,只差一点,他的头皮都会被削下来了。

    “你……”

    离夜淡淡一笑,随意扫视了一眼地上的发丝,玫瑰红唇轻启。

    “小爷可是很记仇的,当小爷的头发,是那么好斩断的吗?”她脸不红气不喘说道,丝毫没在意自己的举动,会引起林青多大的怒意。

    林青微微愣了一下,才记起来,刚刚出手的时候,他的确是不小心,削断这小子几根头发。

    他居然一直记着!

    “接下来嘛……剑宗的位置,就归我了。”离夜淡淡笑道,身影眨眼消失空中。

    这招她可是缠了奇叔很长时间,奇叔才教她的,虽然奇叔在教她的时候,说她学了这招,会有很多麻烦,但是最后还是教给了她。

    又消失了!

    林青立即冷静下来,他不是欧阳水儿,不会因为这样,就慌乱手脚,让对方有机可乘。

    就在林青刚刚冷静下来之时,白色身影,箭步而来,眨眼,已经到了他面前。

    林青双眼睁大,迅速举起手臂,看着从头顶劈下的长剑,几乎是反射性用两仪蛇剑去挡。

    “锵!”

    兵器发出碰撞的声音,林青见自己挡下攻势,擦了擦额角冷汗,才松了口气。

    要是再晚点,说不定命都要搭在这少年手上了。

    离夜整个身体飞在空中,目光露出淡淡笑意,看着极力阻挡的林青。

    “在同样实力的对手面前,小爷不会输!”一道暗劲从手掌凝聚,吾邪剑剑身闪过一丝灵力,那灵力的力度,绝不只是初级宗师。

    什么意思?

    林青疑惑看着离夜,同样实力的对手面前……

    “咔嚓……”细微的声音响起,林青脸色大变,这声音是,两仪蛇剑!

    眼睛看向两仪蛇剑,林青猛地发现,在两剑的交错处,两仪蛇剑剑身,爆开一道细微的裂痕。

    怎么会这样?

    两仪蛇剑怎么会这么轻易被折断?

    “对了,小爷向来有仇必报,所以你这把剑,只能是废铁!”斩断她的剑,就这么算了,哪里有那么容易!

    清冷声音传出,随即一道更为尖锐的声音响起,还在疑惑离夜话里是什么意思的众人,猛地发现,两仪蛇剑发,轰然而断!

    “啪!”

    金色蛇剑,在众目睽睽下,一分为二,断的是那么的干脆,那么的响亮!

    离夜漠然扫视了一眼砍断的两仪蛇剑,灵力迅速全部收回,吾邪剑放入剑鞘之中。

    “你输了。”

    林青还没在从兵器断裂的打击中回神,简单的三个字,对他来说,又是一阵剧烈的打击。

    他输了,拥有两仪蛇剑,也输了!

    乾护法从空中落下,四周光罩瞬间消散,他稳稳站在两人之间,冰冷的目光扫视了一眼林青,不带一点温度。

    “你输了。”输给了一个初级宗师。

    林青踉跄后退一步,表情呆滞,依旧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离夜看向乾护法,露出戏谑笑容,“我是剑宗了吗?”

    “没错。”他已经是剑宗了。

    乾护法看了离夜一眼,随即转身看向药宗,“药宗,本护法先回去安排一下,你带他回主殿。”

    这小子手上的剑,到底是什么,连两仪蛇剑都能砍断。

    药宗看了一眼离夜,脸上闪过阴霾,这小子,居然成功了。

    “是。”药宗心里尽管不满,还是恭敬应道。

    乾护法再看了离夜一眼,飞身而去,几道身影急忙跟上去,留下几个人站在药宗身边。

    直到这一刻,呆滞的众人,才缓缓回神,诧异的看着离夜。

    他居然真的成功了,成功成为了剑宗!

    剑宗,那是多么了不起的存在,没想到居然真的能够成功,简直厉害了。

    剑寻看着离夜,无奈笑道:“这小子,以前果然小看了。”

    剑宗,这下子,离夜就是日月殿剑宗了。

    药宗慢步走到擂台上,皮笑肉不笑看着离夜,脸上带着几分冷意,谁曾想,以前他随手能捏死的小子,现在已经站在他的头上了。

    “当年,或许老夫就不该留下你。”药宗冷笑着说道,当年要是不那么顾及玄机城,他已经死了。

    离夜转身面向药宗,眸光中没有一点温度,脸上依旧保持微笑。

    “你不但留下来了,而且,还让我到日月殿来,我可是很听药宗大人的话的。”离夜拿出当年药宗给她的玉牌,笑盈盈道。

    药宗身后的人看到那个玉牌,脸上都露出疑惑,这东西是药宗的,怎么会在这少年手上?

    “是吗?”药宗看了一眼玉牌,转身走去,“跟老夫来吧,剑宗!”

    没错,从今天开始,这小子,就是剑宗!

    四宗之首,剑宗!

    离夜也不在意药宗如何,大步跟上去,跟随着日月殿的人离开。

    林青双手紧握站在原地,骄傲,自负,自信,一下子瓦解,剩下的只有颓败。

    他应该庆幸,在和离夜过招的时候,他尽管招式没间断过,却没有杀意,否则,离夜要做的,就不只是斩断发丝,或者是把两仪蛇剑砍成两半那么简单。

    当时只要他有一点点杀意,现在的林青,就算有日月殿的人在这里,也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一行人走远,众人还忍不住伸长脖子去看,坚固擂台,却在此时轰塌,变成粉碎。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粉碎的擂台,纷纷缩了缩脖子。

    居然是这么大的威力,擂台都碎了!

    “不过那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啊?好像比试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谁知道,这种比试,当然不要知道名字,又没规定身份,进入了日月殿就有一个新的称呼,剑宗。”

    “还真是神秘……”

    娇小的身体从人群中挤进来,看到眼前狼藉的一片,一阵唏嘘,听到耳边众人的议论。

    “什么神秘少年?”日月殿出现了个什么神秘少年吗?

    这一路上走来,她也就听说,日月殿剑宗死了,要找一个新的剑宗。

    “姑娘,你刚来吧?没看到刚才那场比试,你看看,那个就是林青,和他比试的是一个少年,穿白衣服,就是不知道名字。”紫衣少女身边的人笑道。

    提起刚才发生事情,还是忍不住激动澎湃,那是多么壮观的一幕。

    “白衣?少年,北宫离夜?”紫衣少女皱了皱眉头。

    高大男人出现在少女身后,无奈摇摇头,“紫竹,不要胡乱猜测,北宫少主怎么会参加剑宗比试。”

    北宫离夜就算在无聊,总不会让自己变成日月殿的人吧。

    他们正是赶来的南门紫竹和凌剑锋,两人双双出现,形影不离。

    “什么胡乱猜测,我要是有离夜的本事,肯定也参加……不对啊,剑宗要宗师吧。”南门紫竹摇摇头,北宫离夜怎么可能是宗师。

    那小子才十七岁,十七岁这要是成了宗师,不就逆天了。

    “好了,赶紧上日月殿主殿吧,说不定他们都已经到了。”凌剑锋无奈白了南门紫竹一眼。

    “不会,我们肯定是最先到的!”她可是想来看剑宗比试,特意急忙赶路,不过好像还是来晚了,就差那么一点。

    “说什么屁话,本皇子才是最早的!”

    小巧身影穿梭而过,快速走到南门紫竹和凌剑锋面前,龙子筠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

    “皇子,你这样于理不合!”古板呆木的声音紧接着响起,三人额角太阳**顿时一阵暴走。

    心里涌出四个字,东方白衣!

    “看来大家都很早。”戏虐的声音响起,两道身影又落入众人眼帘。

    四人扭头看去,来人并不陌生,至少见过。

    “西陵云,西陵诺,就知道是你们两个。”南门紫竹翻了翻白眼,她都猜准了精卫国来的是他们两个。

    一个未来家主,一个未来国主。

    龙子筠双手叉腰,手指在几人之间点了点,蹙了蹙眉头,“天龙国的人怎么还没来?离夜呢?他们的二皇子呢?”

    天龙国除了夙凌云,应该不会再派谁来了吧。

    淡黄色软靴走近,黄衣锦袍的男人步步走来,露出温雅的笑容。

    “各位怕是要失望了,这次来的人,并不是我二弟。”夙琉展把阴沉埋在眼底,露出温和优雅的笑容。

    看到夙琉展,六人眼中都闪过一丝惊讶,却又不留痕迹遮掩而去。

    这的确是很奇怪的事情,夙皇一向疼爱二皇子,可这次叫来日月点殿的人,却是夙琉展。

    “离夜呢?”龙子筠回过神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离夜。

    夙琉展脸色一僵,随即笑道:“北宫少主,早就已经离开帝都,我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是不是来了日月殿,以前,他不是也不参加。”

    六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回答。

    的确,以前北宫离夜就没来参加,谁知道这一次会不会来。

    “如此,那我们的刚好碰上了,就一起去主殿吧,北宫少主要是来,也一定会自己上去的。”东方白衣提议道,他可不认为北宫离夜来了,会找他们。

    南门紫竹随意点点头,一阵懊恼,她特意早点来,结果还是遇上了他们。

    北宫离夜,一年前见到他的时候,看他脸上的表情,应该会来吧。

    “可以。”

    几人点点头,他们是没什么意见,反正都要上去,一起就一起。

    七道身影同时走去,身后跟着浩荡的队伍,引来不少人的注视和围观,刚刚和南门紫竹说话的那几个飞,直接傻眼。

    “老天,他们是四国少主和皇子啊!”

    “我和他们说话了!”

    “怎么只有七个,不是八个吗?”

    “你又不是不知道北宫离夜的情况,那么一个废物,北宫弑怎么会让他来。”

    “也是……”

    刚才热议还没散去,南门紫竹他们的到来,又是掀起了一场心新的热潮。

    离夜没有来,没有人会觉得奇怪,毕竟这么多年,离夜就没来过日月殿,这一次没来,又什么好奇怪的。

    可他们不知道,这次离夜不只是来了,动静还不小,甚至从他们眼皮子底下走过去,可惜,每一个人认出她的身份,包括那几个日月殿的人。

    剑寻呆呆站在人群中,刚才那几个皇子少主的谈话,他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北宫离夜……离夜……

    这是巧合,说这是巧合,这未免也太巧合了一点。

    可这些人为什么会说北宫离夜是废物,离夜明明那么厉害,和废物完全扯不上关系吧!

    “不明白。”甩了甩头,剑寻转身离开,背着巨剑的男人,很快消失在人群之中。

    四周的议论还在继续,每个人脸上都是一片兴奋红潮,平静的日月殿,也变得热闹了起来,这是很久才又一次的热闹。

    日月殿上,白衣少年站在宫殿中央,殿内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拢找他身上,而他神情冷静,目光波澜不惊,好像没有看到他们的注视一般。

    “你就是打败林青的人?”欧阳圣身穿玄衣华服,端正坐在白玉椅上,注视着离夜。

    如此年轻,除了他日月殿,居然还有这样有天赋的少年。

    “殿主,我若是没打败,你们的人,会带我上来吗?”离夜冷声反问道,她要是没有打败林青,就要换一种身份上来了。

    “放肆!”

    欧阳圣摆了摆手,随即难得的露出淡笑,“你倒是敢说。”

    没有打败林青,的确没资格站在这里。

    “如此,我现在是日月殿剑宗了吗?”离夜继续问道,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一起问了吧,反正她已经被他们看半天了。

    欧阳圣想了想,点点头,“是了,你便是本殿这日月殿四宗之首,剑宗!”

    剑宗!

    两个字落下,殿内每个人脸上露出的表情,都不一样,而离夜,则是扬起一抹具有深意的笑容。

    “参见剑宗!”

    长老宫的人急忙叫道,剑宗的话,职位就在他们之上了!得好好巴结!哪怕只是个小子!

    离夜双手负在身后,目光转动,这个位置,终于到手了。

    看到离夜脸上的笑容,日月殿的人还以为她是在开心自己成为了剑宗。

    欧阳圣目光落在离夜身上,露出温和的笑容,完全忽略昨天的命令,不准离夜得胜,用尽一切手段阻止。

    “如此……”

    欧阳圣刚刚开口,一道身影从宫殿外走进来,脸上带着惊慌急切。

    “何事?”他那脸上淡淡的笑意,在看到走进来的人以后,全然消失无踪,冰冷无情。

    那人急忙跪下,低头道:“殿主,四国的皇子少主都已经到了,他们现在就在宫殿外,求见殿主。”

    “到了?”欧阳圣喃喃道,没有神情的脸上,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宫殿内,也没有人敢去直视他的眼睛,查看他的表情。

    离夜站在一旁,听到四国的人都到了,挑了挑眉头,他们来的还真快。

    “乾护法,你见他们就好。”说完,欧阳圣扬袖而去。

    “恭送殿主。”众人俯身恭送。

    离夜看着欧阳圣离开的背影,双手抱臂,一阵轻啧,她这要不是成了剑宗,是不是也难看到欧阳圣。

    不过他们来了,就来了吧,事情已经确定下来了,她北宫离夜已经是剑宗了,知道了她的身份,日月殿的人,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题外话------

    离夜终于成为了剑宗,哈哈,四国的人也来了,日月殿的人知道离夜的身份,四国的人看到离夜以后,会有啥反应呢?哇咔咔!

    PS:某甜以充血复活,嗯,感冒好了,恢复万更呦,嘿嘿,最近都是一万多点,摸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