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欧阳圣
    中级宗师竟然还输了,输在了这个少年手上,他们刚刚都以为,这个少年必败无疑!

    可情况到最后一刻,直接来了一个大逆转,他不但赢了,还让对手主动认输。

    好厉害!

    这少年才初级宗师吧,居然能够打败中级宗师,真是不简单。

    离夜收起长剑,扫视了一眼惊慌失措的男人,漠然转身走下擂台,落在她身上的那些目光,她好像没看见一样。

    所有人的目光随着离夜的脚步挪动而移动,就连日月殿那边,都是一阵错愕惊然,不知道如何回神。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灵力怎么会能够冻结放?”他们从来没见过如此,灵力怎么做到让空气冻结,甚至连招式的速度都变得缓慢起来。

    日月殿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集体摇摇头。

    他们以为那个中级宗师的黄泉灭,已经够厉害了,可看了那少年的招式,才知道黄泉灭根本没什么大不了。

    乾护法眸光眯起,随即恢复正常,靠在椅背上,神情依旧。

    “那不是灵力冻结,是把剑气压制到最低点,再配合灵力,只是……”乾护法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能如此使用剑气和灵力的人,将剑气和灵力如此默契配合,可见这个少年在剑术上的造诣。

    一把普通的剑就能发挥如此作用,若是换上其它兵器,该是怎么样的的一幕。

    乾护法神情变得凝重起来,看着离夜的目光也变得深沉。

    此少年,比林青更适合成为剑宗。

    离夜回到位置上坐下,看到剑寻惊悚的表情,淡淡一笑。

    “怎么?怕我让你请吃饭?”她只是赢了,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剑寻立即回神,笑哈哈拍了拍离夜,“必须请啊!离夜,我都不知道你这么厉害,早知道你这么厉害,就应该跟你换换对手。”

    他可以肯定,就算是林青,说不定都不是离夜的对手,这场剑宗的比试,是越来越有看头了,他一开始还只是想看看,现在嘛,他还是想看看,看看离夜成为剑宗。

    四宗之首,剑宗啊!

    看到剑寻比自己赢了还开心的表情,离夜摇摇头,目光收回,落在擂台上。

    最后一场,是日月殿的欧阳水儿,这一场比试,没有任何悬念。

    欧阳水儿很快就将对手打败,但是引起的轰动,却远远不如离夜,这一场就这么结束了。

    林青双手相叠,放在膝盖上,那一向高傲,不屑看别人的目光,开始在意起离夜来了,时不时往她这边看。

    刚才那一幕所带来的震撼,的确太大,竟然有人能用灵力凝结成冰,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却有人做到了,还是瞬间做到!

    离夜如何用处冰杀裂魂斩的方式,能一眼看出的,除了乾护法,其他人还做不到,他们不明白怎么回事,心里惊讶也是正常的。

    可即便乾护法,知道那是用怎样的方式,想要使用冰杀裂魂斩,还是不可能。

    一来,这是造化诀里的招式,不是说会就能会的,二来,招式要是那么容易能学会,天下间,就没有说什么家族绝招什么的,一眼就会的东西,算不上是绝招。

    又一轮开始,这一次是三对三,日月殿两个人没有碰上对方,反倒是让离夜碰上了一个,这个人不是林青,而是欧阳水儿。

    偏偏还那么巧,她们两个还刚好是第一场。

    “怎么会这么巧?居然让你遇上那只孔雀。”剑寻睨视了一眼欧阳水儿,撇了撇嘴。

    孔雀?

    离夜扭头看了一眼剑寻,再看看欧阳水儿,然后了然点点头。

    的确,欧阳水儿高傲的态度,的确像一只孔雀,还是非常高傲的孔雀。

    “我先走了。”说着,离夜站起身,飞身走到擂台之上。

    看到离夜的身影,擂台周围的人,变得激烈起来,不再像刚才,看到她出现,直接就肯定她会输。

    “公子,公子加油,我们相信你!”

    “哈哈,这小子要是成了剑宗,我看日月殿那群老东西怎么蹦跶。”

    “这么年轻的剑宗,剑宗,四宗之首啊。”

    ……

    众人一阵热切,日月殿一向出天才,宗师比比皆是,可今天这个少年,总比他们日月殿的人更天才了吧!

    这样的人成为四宗之首,日月殿长老宫那些人脸上的表情,想想都知道该有多精彩。

    听到众人的热议,药宗不免也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一抹担忧。

    这小子要是成了剑宗,最后不就是压了他一头,四宗之首,那的的确确是在他头上,想当初,他可以一只手捏死这小子!

    该死,早知道有今天这回事,当初就应该杀了他。

    欧阳水儿脸色一阵红一阵紫,握着琉璃长剑的她,双眼中燃烧着怒火,注视着离夜。

    “本小姐告诉你,我一定会打败你的,不会让你有机会成为四宗之首!”欧阳水儿忿忿道,脸上露出不满。

    林青在日月殿,地位都在她之上了,她才是父亲的女儿,林青算什么东西,眼前的这个人要是进入日月殿,父亲肯定也会看重他,到时候自己在日月殿还有什么地位。

    终于,终于仙儿死了,她才有现在地位,她可不想有两个人再跟她争!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神情丝毫不在意,然后从纳戒里拿出刚才那把普通的长剑。

    “哼!就这么一把兵器,是奈何不了我的璎珞剑的!”欧阳水儿笑道,挥了挥手上的长剑,眼中露出阴霾。

    她是不会让任何人,抢走她在父亲心里的地位,谁也不可以!

    璎珞剑?

    黑亮眸光落在欧阳水儿剑上,长剑全身晶莹通透,旋转着五彩流光,光华笼罩,光晕散之不去,看上去既华丽,又美妙。

    这就是璎珞剑,不过貌似,在剑器排名上,璎珞剑的排名,连冰绝剑都比不上。

    “如此,便够了。”离夜抬起手,握紧手上的兵器。

    欧阳水儿也不过只是初级宗师,她要是用吾邪剑,就有点大材小用了。

    “你……好啊,本小姐倒要看看,你能有什么本事。”欧阳水儿轻哼一声,身影挪动,长剑挥舞,眨眼已经走到离夜面前。

    围观的人看到欧阳水儿的身影,心里一紧,表情更是紧张。

    不愧是殿主的女儿,现在这才是真正的实力!

    离夜眸光微变,看着欧阳水儿眨眼出现在自己面前,眼中溢出淡淡笑意。

    不错,日月殿培养出来的人才,就是比普通宗师厉害,只是,这样还不够。

    鬼魅身影飞速掠过,残影闪动,白衣少年瞬间失去了踪影。

    看到这一幕的人,神情大变,目瞪口呆,他们看到了什么,这怎么可能,怎么能做到如此!

    “怎么回事!”

    “消失了!”

    “活生生的人怎么会消失?”

    消失了,在所有人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日月殿这边的人也是一阵紧张,这也太奇怪了,突然就消失在众人面前,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而且还是大白天,总不能说,见到鬼了吧!

    乾护法后背挺直,坐在椅子上,冷声呵斥:“冷静!”

    只是简单的障眼法,就让他们如此惊慌失措,没用!

    “是。”日月殿的人急忙收回心思,全神贯注看着擂台。

    心情平和了以后,他们猛然发现,逐渐能看清楚身影走过的残影了,那速度极快,快到让人咋舌。

    日月殿围观的人能够看见,不代表欧阳水儿也可以看见,她惊慌失措看着四周,着急寻找离夜。

    鬼魅身影从天而落,在所有人惊悚的注目下,走到了欧阳水儿身后,长剑架在她脖子上。

    “你输了。”

    简单的三个字在耳边响起,欧阳水儿身体立刻僵住,后背寒风阵阵。

    输了,她输了!

    四周再次一片寂静,所有人惊悚看着离夜。

    一招,这次只是一招!

    这,这少年到底还有多少实力,她现在所表现的,已经远远超过了普通的初级宗师。

    林青面不改色,看着擂台上的一举一动,严肃的表情,有了稍稍是缓和。

    薄唇勾起,缓缓道:“小子,你的招式,我可以已经看透了,赢了欧阳水儿是没用的,我才是能成为剑宗的人。”

    他倒要看看,这少年还没有没有其它本事,只是这点本事的话,等会他必输无疑了。

    离夜看了一眼欧阳水儿,漠然转身离开。

    刚走出没两步,身后空气急速波动,她立刻停下步伐,稍稍扭头,眼角余光看着身后飞身追来的身影,嘴角勾起嗜血。

    欧阳仙儿既然要偷袭,她最好想清楚自己的后果,这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住手!”

    就在璎珞剑要刺中离夜之时,冷冷一声呵斥传来,紧接着身后一股强风袭来,把欧阳水儿以及她手上的剑,一起席卷而走。

    擂台下众人,看到事情及时阻止,才松了口气,但是看着欧阳水儿的目光,多了几分嘲讽和不屑。

    堂堂日月殿殿主的女儿,输了还不承认,还想偷袭对手,简直可耻!

    刚刚要不是乾护法及时阻止,说不定一个好好的天才,就因为这不明智的举动,就此陨落。

    “妈的!”剑寻身影已经站了起来,狠狠咒骂道。

    刚刚乾护法要是没出手,他已经出手了,他出手,肯定废了欧阳水儿,别说他不打女人,在这个用拳头说话的世界,有些女人可能比男人更厉害。

    身后波动散开,离夜这才缓缓转身,看着被拉扯往后背走去的欧阳水儿,玫瑰红唇轻启。

    “怎么,日月殿殿主的女儿,偷袭完我,就想这么而离开?”离夜话是说欧阳水儿,目光看着的却是乾护法。

    她北宫离夜可不是这么好打发的,要杀她,不是中间阻止就行了。

    咦?

    所有人疑惑看向离夜,他知道?知道欧阳水儿动手?

    既然知道,那为什么……

    顿时,众人恍然大悟,随即狠狠打了冷颤,这少年可不是一个难会吃亏的主,他明明知道欧阳水儿从后面偷袭,也不转身,也不阻止。

    这明摆着就是在等着欧阳水儿,刚才欧阳水儿要是真的偷袭成功,只怕就不是被人拖下去那么简单,说不定是被人抬下去。

    想到这里,众人不禁一阵叹息,还真是不能小看这少年,太黑了!

    乾护法微蹙眉头,呵斥道:“小子,你想如何?”

    刚刚他若出手晚点,欧阳水儿可能连命都没了,他还想如何。

    一个小子,隐藏如此之深!

    擂台下围观的人都知道,离夜是故意让欧阳水儿偷袭的,日月殿的人当然也看出来了,却没有一个人出声。

    今天这事情,他们不管怎么说,都是理亏啊!

    离夜双手环胸,直接对上乾护法的目光,冷淡道:“如何?你打赢对手,放她一条活路,结果她恩将仇报,要偷袭,乾护法说要怎么办?”

    当然是杀了!

    围观众人默默在心里回答,这种话他们当然不敢说出口,毕竟欧阳水儿是日月殿殿主的女儿。

    可这种情况,当然是杀了,谁会让一个偷袭自己,置自己于死地的人活着。

    乾护法神情一僵,他没想到离夜会问的这么直接,半点也不隐藏自己的杀意。

    “小子,你若是能把这件事情一笔勾销,即便你没有赢剑宗选拔,本护法也让你进日月殿如何?”乾护法迟疑开口。

    既然他来参加比试,就证明想进入日月殿,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直接进入日月殿!

    四周顿时一阵阵惊叹,这样的待遇,可是前所未有的!

    答应了吧!

    众人期盼的看着离夜,这么好的事情,就算不打赢这场比试,也能进入日月殿,乾护法亲自这么说,进入的肯定是主殿啊!

    不对,少年本就是宗师了,就算不是乾护法这么说,进入的也是主殿。

    所以,答应了吧!

    白衣少年站在擂台上,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下,俊美的脸上,露出绚丽的笑容,四周顿时响起倒吸凉气的声音。

    “我一定会进入日月殿!”坚定的目光看着乾护法,离夜笑道。

    一定!

    日月殿众人相视一看,神情一阵僵硬,这小子哪里来的自信,居然在这么多人面前说,他一定会进入日月殿,日月殿是人随随便便能进去的吗?

    剑宗选拔,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就算他打赢了这场比试,还要去主殿经过考验,才能成为剑宗,他以为就是这么容易!

    狂妄!太嚣张了!

    “轻狂!”药宗不满轻哼一声。

    “那你想如何?”乾护法咬咬牙,目光扫视看向欧阳水儿站着的方向。

    都是她鲁莽,真以为什么人都能偷袭。

    在众目睽睽下,她身为殿主的女儿偷袭,就算他们想包庇,也包庇不了,悠悠众口,总的堵上。

    不然,风启大陆,还有四国的人,会怎么看他们日月殿。

    “我成为剑宗以后,想去日月殿藏书楼看看。”不急不缓的声音响起,很是随意,就像是谈论今天天气如何一样。

    藏书楼!?

    日月殿所有人傻眼了,呆呆看着离夜,这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日月殿的藏书楼,由乾护法掌管,其中武学秘籍,还有丹药卷宗,多不胜数,就算是他成为剑宗,没有命令都不能进去,现在他居然……

    这少年,太不知道天高地厚,如此要求,乾护法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好,本护法答应你,当然,这是你成为剑宗以后的事。”乾护法脸色阴沉看着离夜,想发怒又只能忍着。

    虾米!?答应了?

    日月殿众人再次傻眼,乾护法居然答应了这样的要求,莫非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的?

    不少人稍稍抬头看天,却又立刻把目光收回来。

    对于日月殿众人的惊悚,擂台下方的人,反倒是对离夜不停恭喜。

    日月殿藏书楼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进去的,乾护法既然答应了,只要他成为剑宗,就能够进藏书楼,这样的待遇,真是好啊!

    剑寻看着离夜,彻底松了口气,忍不住笑道,“这小子,果然不是吃亏的主。”

    日月殿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让离夜得了个便宜,说起来,还要多谢那只孔雀,不然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乾护法答应了以后,离夜才慢慢走下擂台,嘴角含笑,坐在一旁。

    林青看着离夜的身影,脸上露出一丝阴霾,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

    “小子,胃口倒是挺大的!”

    他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这小子想成为剑宗,还想进入藏书楼,痴心妄想!

    成为剑宗的人,一定是他林青!

    “离夜,看来是你请我吃饭才对。”剑寻笑呵呵道,这么大的便宜都让他占了。

    离夜扭头看着剑寻,不解道:“为什么?”

    “藏书楼,好地方啊,你不该请?”剑寻眯起眼睛,这么好的事,都让他占了,请客吃饭怎么了。

    离夜稍稍摇摇头,笑眯眯道:“不好意思,我目前还不是剑宗。”

    剑寻呆呆看着离夜的笑容,一阵哑口无言,竟无言以对。

    无耻啊!阴险啊!

    接下来的两场对战,也很顺利,林青当然是不用考虑的胜出了,还有一个是中级巅峰宗师,眼看着就要突破,晋升高级宗师了。

    剑宗之位,将要在他们三个人之中选出。

    就在众人以为这最后两场比试要开始的时候,乾护法突然站了起来。

    “各位,今天天色已晚,这最后的比试,自当留到明日。”说完,乾护法的目光落在离夜身上。

    离夜无声露出淡笑,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就说刚才怎么会答应的那么痛快。

    “乾护法,那刚才你答应这位公子的事情,不会明天就变了吧?”

    “就是啊,您答应的事情,可不能一晚上就变卦。”

    众人纷纷替离夜开始说话,成为剑宗,进藏书楼,这毕竟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事,他们当然要帮那小子一把,不然会很吃亏的。

    剑寻看到众人急切的模样,忍住扶额捂脸的冲动。

    离夜哪里是吃亏的主,这种事情,就算他们不问,离夜肯定也不会放过的。

    “离夜,他们到底哪里看着你好欺负?”明明就是这么个腹黑的主。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一本正经的说出了四个让剑寻差点吐血的字:“我还小啊。”

    还不到二十呢,帮她说说话怎么了。

    小!?这是理由吗?

    听到众人的询问,乾护法忍住发怒的冲动,拼命扯出一抹淡笑。

    “放心,本护法说话算话!”就算他想反悔,这么多人在,也不会让他反悔。

    哼!想进入日月殿的藏书楼,就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能够成为剑宗,一晚上的时间,可是会发生很多事情的,也会有很多变化。

    “如此甚好!”

    众人点点头,满意看向离夜,年纪轻轻,真的不容易啊!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众人的注视,她怎么有种,所有人对她有高高期盼的错觉?

    这样不好吧,她来这里,就是想当剑宗玩玩,至于去藏书楼,她是想看看,有没有适合自己的功法,就是这样而已。

    “如此,大家都散了吧。”乾护法大袖一挥,转身离去。

    日月殿所有人看着乾护法阴沉的背影,急忙跟上去,半点都不敢落下。

    随着日月殿的人离开,擂台四周围观众人也纷纷散去,离开之前,脸上的目光,还特意在离夜身上停留了一会。

    离夜汗颜讪讪轻笑,他们这都是什么眼神……

    “哈哈,离夜,看来大家对你的期望很高啊!”剑寻站起来,冲着离夜笑道。

    也是,大家一开始并不看好离夜,不只是他的实力,而且他还太年轻……好吧,他不知道离夜到底多大,不过看上去,最小应该也有二十了吧。

    这么年轻的初级宗师,大家都以为他只是玩玩而已,当然不会放在心上。

    后来就不同了,那霸道的实力,让所有人眼前一亮,再加上后面的要求,现在所有人都对他充满希望。

    当然,这些现在对离夜充满希望的人,不会知道,其实离夜这次,其实就只是想玩玩而已,她真没想太多。

    “走吧,凤栖楼!”看了一眼剑寻,离夜迈步往前走去,额角滑下一条黑线。

    期望,其实他们的期望不用那么高的,她就是玩玩,只是玩玩,仅此而已。

    “凤栖楼,真的去啊!”剑寻双眼睁大,急忙跟上离夜。

    “真的!”

    “那咱们少吃点。”凤栖楼的东西太贵了。

    “我不会客气的。”

    “可以客气。”当然可以客气!

    ……

    两道身影逐渐远去,一来一往的搭话,两个人像认识了很久的朋友那样。

    当所有人离开后,白衣男人悄然出现在天边一角,看到远处的身影,淡漠的脸上,露出淡淡笑容,再看到她身边的男人,无奈叹了口气。

    他这才离开一会,夜儿身边又多了个男人。

    白衣男人稍稍转身,那仙气飘逸的身影,宛若仙人乘风而去,飞离凡尘,直奔九重天而去。

    主殿之上,恢弘磅礴,一座座宫殿,比皇宫还要壮观宽广。

    琉璃为瓦,白玉为墙,楼台水阁,如梦如幻,宛若走到进了一个仙境。

    “啊!”

    一声惨叫打破了平静,少女狼狈从宫殿飞出,狠狠落在地上。

    “欧阳水儿,面壁三个月!不准任何人去看她!”

    无情的声音传来,不带半点温度,躺在地上的欧阳水儿,甚至没有人敢过去扶她。

    今天主殿下面的情况,谁都听说了,欧阳水儿冲动的行为,当然他们都不看好。

    一时的冲动,让自己变成如此模样,何必呢?

    欧阳水儿奋力从地上爬起来,咬了咬嘴唇,一脸的倔强。

    她只是想让父亲看到她的好罢了,为什么会这么难,父亲对她为什么会一直这么冷漠!

    仙儿如此,她也是如此,她们都是他的女儿!

    满是灰尘的身影走过,每个人远远看到她,便是躲开了,受罚的人,谁也不愿意靠近,特别是在这日月殿内。

    日月殿只有实力的高低,没有身份,即便是殿主的女儿,实力不够,也只能被人踩在脚下。

    宫殿之内,高大男人,头戴玉冠,玄衣加身,衣袍上各种复杂细致的金丝暗纹,勾显出穿着之人的华贵,而他那容颜,犹如玉雕琢一般,完美无瑕。

    他双手放在膝盖上,脸上带着淡淡怒火,眸光阴沉到了极点。

    站在白玉台阶下的众人,纷纷低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就会连累到自己。

    日月殿殿主,说是殿主,身份更像是皇帝,日月殿的皇帝,若不是四国太过坚硬,无法啃下,他的实力,成为四国之上的皇帝,也不无可能。

    “日护法。”抿紧的嘴唇轻启。

    乾护法稍稍挪动身体,抬头看着大椅上的人,沉声应道:“殿主有事,尽管吩咐。”

    “想尽一切办法,不能让那小子成为剑宗,哪怕他天赋再好!”他日月殿的藏书楼,岂是一个外人说进就能进的。

    那地方,连日月两护法都很少进去,一个少年……

    “殿主,我看乾护法想办,怕也办不好吧,不然怎么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撩娆的声音缓缓响起,语气中透着浓浓讥讽。

    身穿大红的女人,修长双腿若隐若现,白皙香肩用一层稀薄红纱挡住,身上的衣服修长贴身,将那火爆的身材,完美勾画呈现。

    “月护法!”乾护法狠狠瞪向那红衣女人。

    她这是什么意思,说他们办事不利吗?这个时候是落井下石的时候吗?

    “怎么,乾护法生气了?”月护法撩娆笑道,却没有人敢抬头看一眼,只是静静站在一旁。

    他们不是不看,是不敢看,那撩人的声音,就已经让他们燃烧起一把无名火了,再多看几眼,只怕会犯错啊。

    他们的月护法,就是天生的妖精,可偏偏这个妖精,很喜欢打扮自己,甚至最喜欢自己的容貌,却不喜欢别人沉醉在她容貌里。

    所以还是不要看的好,不然,惹祸上身!

    “不敢!”乾护法生硬道。

    “我说的是事实罢了,气恼又如何。”染着豆蔻的手指抚上那张妖精般的脸上,迷离双眼透着沉醉。

    乾护法没有再说什么,冷冷扫视了一眼月护法的模样,嘴角一阵抽搐。

    对于两大护法的激战,没有一个人敢出声,谁都知道,日月殿有左右两大护法,一个是乾护法,一个是坤护法。

    可是,乾为日,坤为月,所以他们还有另外一个称呼,日月护法,这两护法一向不和,殿主都没办法,他们又能又什么办法。

    “月护法,林青明天一定会拼尽全力!”林青适当的时候站出来开口。

    他是不会让一个小子,抢了他的剑宗之位!

    努力了这么长时间,他一切都是为了这个位置,怎么能让人轻易夺走。

    “全力?林青,你不过也只是中级宗师罢了,没听说,那个少年,对于中级宗师,也都是一招的事情吗?”月护法不以为然道,红舌舔了舔唇瓣,她倒是想看看,这个让乾护法吃亏的少年。

    这么多年,她在乾护法这里,都占到什么便宜,今天倒是让一个少年抢去了。

    林青脸色顿时一僵,这话说的是没错,的确只是一招。

    “属下会想办法的。”乾护法咬咬牙,瞪了一眼月护法,今天就让这个女人得意,明天林青赢了,看她还怎么笑。

    欧阳圣听到他们的争执,倒是没有什么动怒的,挥了挥手,叹息道。

    “如此,就这样吧,退吧。”

    “是!”

    殿内所有人齐声应道,然后缓缓退去,月护法在欧阳圣面前,也不敢多说什么。

    这样的一个男人,不为美色所动,在乎的只是权利和实力,她也没办法。

    她也不喜欢野心太大的男人。

    欧阳圣的野心,只怕是四国,也难以填补。

    欧阳圣坐在自己专属大椅上,双目炯炯有神,带着坚定。

    “没有谁能坏本殿的计划,纳兰清羽不行,谁也不行!龙魂珠……”说着,欧阳圣突然起身,转身往内殿走去。

    大殿再无一人,恢复了它的平静。

    乾护法走出宫殿,身后跟着林青,两个人脸色都不太好。

    “林青,明天的比试,哪怕是不择手段,你也不能输!”乾护法阴狠咬牙,停下步伐转身看向林青,继续道:“只要能赢,哪怕是杀了那个少年,也没什么。”

    林青点点头,恭敬回答:“属下明白,一定不会让那个人赢。”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少年,如此天赋,好好培养,必定是第二个纳兰清羽,甚至是可以超越,不过,他不该坏我们的事。”乾护法冷声道。

    日月殿这次剑宗选拔,本来只是一个幌子,人选他们早就选好了,那就是林青,一路下来,计划都没变,却半路杀出一个少年。

    即便如此,这个几乎还是不会变,该如何就如何!

    “护法……”林青脸色露出几分难看。

    在他面前,说那个小子的天赋好,乾护法是怎么想的,天赋再好,哪里有他的好。

    欧阳仙儿死了以后,日月殿天赋最好的就是他,就连欧阳水儿都比不上,所以,这个剑宗的位置,一定是他的。

    “嗯,这个还是给你吧。”乾护法回神,从纳戒中取出一边长剑。

    剑身是金色的,上面的两道纹路,如同两条栩栩如生的金蛇,仿佛随时会冲出剑刃两边。

    “这是……”林青眼中露出热切,金蛇剑!

    “剑宗的墨剑,可能在羽化之穴再也不能出来了,这把不是金蛇剑,而是两仪蛇剑,在剑器排名上,它可能没有名次,但是在凶剑排名上,却是前五。”乾护法阴冷道。

    已然如此,他倒要看看,那少年怎么赢,没有上好的兵器,如何能抵抗这两仪蛇剑!

    “属下一定会赢!”林青兴奋点头,抚摸着剑身。

    两仪蛇剑,这么好的兵器,比欧阳水儿的璎珞剑好上百倍!

    “好。”乾护法满意点点头,往走去。

    林青双眸带着兴奋,抚着两条金蛇蛇身,没有发现,一道金光,从剑身上两条金蛇的眼中一闪而过,蛇纹显得更加生动。

    凶剑,毕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主殿下面,两道身影从凤栖楼中满足走出来,剑寻拿着自己的钱袋,那叫一个欲哭无泪。

    什么都没了,都被吃完了!

    “怎么,心疼了?”看着剑寻肉疼的表情,离夜笑道。

    剑寻收起自己干瘪瘪的钱袋,摇摇头,“我自己嘴贱的。”

    好好的说什么凤栖楼,随便找个小酒馆不就行了,他还在笑日月殿,自己也栽在离夜手上了。

    “好了,大不了明天赢了请你,不过得看看有没有时间。”算算日子,其它三家的少主,以及四国皇子,都差不多该到了。

    到时候他们就该去修炼,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再下日月殿主殿了。

    “我一定有时间!”剑寻急忙道,离夜请客,他当然有时间。

    白了一眼剑寻,离夜才又道:“我是担心自己没时间。”

    剑寻想了想,然后点点头,“也是。”

    明天离夜要是赢了比试,肯定直接就去日月殿了,哪里还有时间吃饭什么的。

    “天色也差不多了,我先走了。”离夜抬头看了看天,夕阳已经落下了,也该回去休息了。

    休息的地方,她当然是不用担心的,纳兰清羽在这里,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找不到,还算什么走日月殿如履平地。

    “好。”剑寻点点头,明天还有比试,他也就不留离夜了。

    两人分开离去,离夜没走几步,一道白色残影闪过,紧接着她的身影也随着消失。

    感觉到身后一道劲风闪过,剑寻扭头看去,却发现,离夜已经不见了。

    “走的也太快了吧。”嘀咕了两声,剑寻也没觉得有什么可奇怪的了,又继续往前面走去。

    两道身影从空中掠过,白衣缠绕,不分你我。

    幽静的院落,简单清新,两人缓缓落下,站在院中。

    “纳兰清羽!”离夜满头黑线看着把自己抱回来的男人,她可以自己走。

    纳兰清羽摸了摸鼻子,闪烁的眸光,很快恢复了淡然。

    “夜儿,为夫选的地方,还行吗?”这是他平时到日月殿附近来的时候,住的地方,今天终于把夜儿也带过来了。

    离夜双手叉腰,紧盯着纳兰清羽,“你别转移话题。”

    告诉她在什么地方,让她自己回来就好了,纳兰清羽那么光天化日……离夜稍稍抬头看看天,虽然现在是晚上,可要是日月殿的人看到,明天就没得玩了。

    “为夫不想让日月殿的人发现,他们发现不了我。”纳兰清羽霸气十足道。

    离夜嘴角一抽,无奈叹口气,这个倒是真的,纳兰清羽不想让日月殿的人发现他,的确是不太可能会发现。

    不过,他动不动就抱她,现在好歹她也是男人,男人!

    看了一眼纳兰清羽笑盈盈的模样,离夜叹了口气,算了,跟他说了也没用,浪费口水而已。

    “夜儿,你就不好奇,乾护法回去了以后,如何了?”纳兰清羽慢步走到离夜身边,稍稍俯身,注视着离夜的目光。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一指远,离夜刚想后退一步,腰已经被那双大手锁定。

    “什么?”离夜淡淡问道。

    两人相隔太近,就连呼吸,都能清楚感应到,别说是说话了。

    “殿主不可否认,是生气了,当场罚了欧阳水儿,貌似伤的不轻。”说着,纳兰清羽直接将离夜拖进怀里,紧紧相拥。

    虾米?罚欧阳水儿?

    离夜猛地抬头,眼中露出惊讶,欧阳水儿不是欧阳圣的女儿吗?女儿也罚?

    “日月殿,可没什么亲情的观念,在他们心里,只有实力,其它的一律不管,所以即便是欧阳水儿,也没有特殊对待。”错了就要罚,他倒是挺欣赏欧阳圣这点。

    离夜抬头看着纳兰清羽的神情,淡淡笑道:“看来你挺赞同的。”

    所以说,纳兰清羽也不是什么好人,相信他是好人的,那都是眼睛瞎了,是被那一身仙气闪瞎的。

    “不是全部。”纳兰清羽不否认,但是欧阳圣某些做法,他还是不赞同。

    “嗯。”离夜点点头,她大概能猜到。

    “当然了,他们也让林青明天一定要赢你,对于另外一个中级宗师,一点都不放在眼里。”那个宗师,的确是不足畏惧。

    离夜一阵汗颜,一定要赢她,赢她原来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她也是第一次知道。

    “还有呢?”赢总不会是一句话的事情吧?

    “两仪蛇剑听说过吗?”纳兰清羽反问道,萧水寒是夜儿的师父,兵器方面,她应该多少有研究。

    离夜想了想,皱眉道:“一点点。”

    她对于两仪蛇剑知道的并不算多,主要师父那本书上面,对凶剑的记载也不是很多。

    “乾护法把那把剑给了林青,那剑有点古怪,明天要小心点。”两仪蛇剑,他知道的也不是很多,还以为夜儿会知道的多一点,看来都差不多。

    离夜眯起双眼,嗜血笑道:“看来,这次他们真的很认真啊。”

    连这东西都给出来了,还真是不惜一切代价。

    “刚才,我差点捏碎他们。”清风淡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透着浓浓的杀意。

    特别是在听到他们要杀夜儿的时候,差一点,他就要动手了。

    “我比较喜欢自己动手。”离夜嗜血笑道,看到纳兰清羽的神情,有些他没说的,自己也能大概猜到。

    无非就是乾护法让林青不择一切手段,哪怕是杀了她……

    只是,她北宫离夜很珍惜这条命的,想要杀她,没那么简单的,她还想好好活着呢。

    “我知道。”所以当时才没有动手,就是知道,夜儿喜欢自己来。

    “好了,我也累了,休息吧。”离夜慵懒打了哈欠,今天毕竟是和三个宗师打了一场,这还是晋升后第一次,一连和三个宗师对战,其中两个实力还在她之上。

    的确是有点累了,还是先休息吧。

    “好。”纳兰清羽拥住离夜,两道身影飞身而进,房门紧闭,烛火熄灭。

    夜凉如水,悄然逝去,宁静的院中,此时灵气涌动,往房间里聚拢而去,黑夜中,修长手指舞动着灵气,那汹涌沸腾的灵力,汹涌流淌进熟睡人儿的身体。

    烈日高照,擂台依旧,只是昨天的十个位置,今天只剩下三个。

    离夜,林青,以及最后一个老者,他们三人坐在椅子上,相视一看,眸光中都带着另一种深意。

    白衣男人站在天边一角,宛若天神一般,俯瞰着大地,注视着这里的一切。

    乾护法站起身,目光在离夜他们三人扫视了一眼,露出淡淡笑意,表情也比昨天轻松了许多,显然已经是胸有成竹。

    “今日三人比试,因为有三人,所以还是抽签,其中有两签颜色相同,唯一颜色不同的,便直接过一场,进行最后的对决!胜者,便是剑宗!”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顿时四周一片沸腾。

    剑宗!胜者就是剑宗!

    “这样抽签,是不是有点不公平?”三人中,老者开口问道。

    乾护法脸上微微一抖,然后继续说道:“天下,无绝对公平的事,第一场的时候,又有谁说过公平二字?”

    老者顿时哑口无言,第一场本就不公平,又何必说这局。

    竹筒递到三人面前,离夜随便选了一根,然后林青和老者分别拿了一根,三根竹签同时抽出。

    四周众人紧张的屏住呼吸,抽到不同颜色签的人是幸运的,他们三个人,不知道谁运气这么好,能抽到那根签。

    三签显露,看着他们手上的竹签,四周顿时一阵沸腾。

    “是那个少年!”

    “是他!”

    “太幸运了,竟然抽到中了。”

    所有人看着离夜,因为她抽到了那根不同颜色的竹签,而林青和老者的则是相同的。

    林青神色不变把竹签放到盘子上,老者皱了皱眉头,显然不满,却也无奈。

    看着手上的竹签,离夜嘴角勾起邪魅弧度,眸光中闪烁出点点笑意。

    原来是这样,她就说,日月殿怎么就那么肯定,她能和林青对上。

    她不用和老者打,就算实力不如老者,也不会被刷下去,林青也没抽到,这样不会有人说日月殿不公平,而她还是能和林青一战。

    不得不说,日月殿为了她和林青的比试,还真是用心良苦,连这种招都想出来了。

    “恭喜。”林青嘴角抿着冷笑,看他等会怎么死。

    反正他已经得到了命令,只要能打败这小子,哪怕是让他死了,也没什么。

    “客气。”离夜把竹签扔到盘子上,转身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

    林青和老者同时飞到擂台上,相互抱拳,便开始对战。

    离夜坐下,剑寻皱眉走到身后,“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

    感觉日月殿好像是故意的。

    “没什么。”离夜淡淡笑道,只要日月殿别后悔就行了。

    ------题外话------

    今天有位作者来找某甜,大家应该都认识的——若雪三千,若雪告诉我的时候,某甜才知道,有人冒充我们两个,甚至把我们两个说成是同一个人,还到处骗人,亲们见到这样的情况,千万表相信,我和若雪绝壁是两个银,某甜每天忙着上班码字,没有时间收徒弟,也不会去劳什么子的黑界,说实话,某甜都不知道黑界是神马东东!

    亲们不要被骗了!特么现在有很多骗纸,用这些东西骗钱,骗其它什么的,你们不要轻信。

    至于某甜的QQ号,加了v群的亲,都是知道的,亲们要是想加某甜,先加咱们评论区置顶的审核群,然后通过验证到v群,某甜就在那里,不走不移!还是那句话,不要相信骗纸,不要相信骗纸,不要相信骗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