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倒霉的李珏
    顺着离夜的目光看去,萧水寒若有所思轻微点头,负在身后的双手伸出,漂浮在不远处的红色物体稍稍转动,立即化作一把红伞,稳稳落在他手上。

    这极为简单的举动,引来的却是在场所有人的惊叹震撼。

    他们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玄机城城主,萧水寒常年拿着的红伞,就是他的兵器。

    要不是今天他突然出手,他们还真不知道,他们只知道萧水寒的兵器是一把伞,可却不知道,一把简单的伞,其中有那么多奥妙。

    萧水寒现身,李珏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了,兢兢战战矗立在一旁,不能走,又不敢动弹,全身僵硬紧绷。

    游宗二人感觉到身后袭来的寒意,吞了吞口水,缓缓转身,当那一抹熟悉的红色衣角落入眼帘,两人同时颤抖。

    “萧城主。”嘿嘿一笑,两人抱拳叫道。

    萧水寒凤眼轻佻,眸光落在二人身上,蚀骨声音传来,“你二人想如何死?本尊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

    话落,四周同时响起倒吸凉气的声音,震撼不已。

    这这这……这不是就在和游宗二人说,你们两个想怎么死,我都成全你!

    两个宗师,加起来的实力可以达到巅峰宗师,萧水寒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要他们两个选择死法。

    难不成,他已经突破了!

    突破!

    想到这两个字的人,脸上先是一阵惨白,随即露出热切。

    萧水寒若是突破,连巅峰宗师都不畏惧,那是什么概念,那不就是神化了么!

    神化,是多少人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高度。

    游宗二人畏惧的神情,瞬间消失,换上一张狰狞可怖的表情。

    “萧水寒,我二人敬你,不代表我们怕你,你怎么样也只是巅峰宗师,不可能突破神化,我们二人联手,未必会输!你要是让我们二人离开,李家的事情,我们便不再插手。”两人义正言骇一番说辞,大义凛然看着萧水寒。

    两人话落,表情最精彩的就是李珏。

    他们两个刚刚逃走,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想用这种方法撇清关系!

    简直可耻!

    “看来,尔等是不想决定了,既然如此……”凤眼流转出异样光芒,只见那长袖微扬,红色光束犹如闪电,从空中横跨而过,直逼游宗二人。

    游宗二人看到如闪电之速,雷霆之力般的攻击迎面而来,两人急忙合并双掌,提升起身上的灵力。

    在此同时,横跨而过的光束,笔直从他们两人身体穿过,四周急促一震。

    “怎么……”可能!

    游宗二人愣愣低头,看着从身体上的伤口,是那样的难以置信。

    他们两个合力,便是巅峰宗师,萧水寒如此轻易做到杀他二人,难道真的是突破了,神化……是神化么!

    看到这一幕的人,顿时目瞪口呆,神情骇然惊悚。

    怎么会……巅峰宗师的实力,萧水寒竟然只用了一招!

    只是一招!

    这是怎么做到的?萧水寒如今该是什么实力?这根本不用再探究,再讨论,这就是神化!

    除了神化,谁还能做到如此。

    神化,萧水寒要是到了神化级别,以后的玄机城,就算是日月殿,也能压上一头了吧,不过听说那位殿主,几年前就到了突破的时候了,不知道突破了没有。

    看到萧水寒的实力,众人又忍不住拿日月殿和他来比较比较,两股实力相当的势力在这,没有比较那是不可能的。

    宗师尸体摆在所有人眼前,刚才还要死要活的几个先天天阶级别实力的客卿,急忙后退,要是地上有个缝隙,他们肯定二话不说就钻进去。

    两个宗师都能一招解决,他们这些都还没到宗师级别,不是随手一捏就没了!

    李家固然重要,可这也比不上他们自己的小命重要。

    离夜看着倒在地上的游宗两个人,笑盈盈看向萧水寒,“师父……”

    不等离夜说完,红色身影瞬间走到她面前,抓过她的手腕,神情严肃。

    “现在跟为师走。”他感觉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靠近,看样子夜儿这小子,当真和纳兰清羽有非常的关系。

    嘎?离夜傻眼看着萧水寒,走?走去哪?她在李家还有事情没办完,走什么走!

    “不走!”离夜坚定摇摇头,她还有帐没跟李家算,这么一走了之怎么行。

    她可不想放过李家,这么一个不大不小的家族摆在这里,还有那么多财富,这次她突然袭击,已经有两个宗师了,下次谁知道他会不会去日月殿请救兵。

    邵家和李家的关系非比寻常,邵家认识日月殿的人,李家怎么可能会不认识。

    “现在就走,不然就来不及了。”已经靠近了。

    来不及?

    离夜一头雾水看着萧水寒反常的表现,她怎么不知道,还能有事情,让师父他只想快点离开,不想面对的?

    看着萧水寒的举动,四周的人也是一阵疑惑,什么来不及了?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吗?

    “师父,我暂时还不能走……”

    “她既已说不走,城主大人还是莫强求。”白衣身影从天而落,似乘风而来,那容颜,宛若上天最完美的杰作,三千墨丝,随意以一根羊脂白玉的发簪束在脑后,光滑如瀑,随着衣袂起舞。

    衣袂流光,折射着万千光华,耀眼夺目,而那一身雪白,一尘不染,不招惹半滴凡尘,仙气袅袅,好似九天之外的仙人,就连那声音,都如同天籁,足以让人沉迷陷入其中。

    当那一抹白色衣角落入众人眼帘,四周顿时一片寂静,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止了一般!

    所有人的目光舍不得挪开,更不敢出声,就怕自己什么不当的举动,眼前的仙人,又会随时乘风离去。

    萧水寒在看到来人后,眉头也不禁稍稍微蹙,握住离夜手腕的手,加重了几分力道。

    手腕传来的不适,离夜这才收回目光,看向萧水寒。

    “师父……”她手疼啊!

    不过纳兰清羽怎么会来,不是听说她要去日月殿,先是同意,等她真正要走的时候,嗤之以鼻的一声轻哼,就没了下文了么。

    她还以为他不会去呢,结果还是跟来了,这速度,她又不会跑。

    萧水寒看了看自己手掌握住的地方,速度犹如闪电,迅速松开,本想退一步,随即想到三步之距的男人,愣是收住了脚步。

    平时怎么也见不到的两个人,今天同时现身,整个李家,都陷入了一片慌乱之中。

    这两个人都不是那么好招惹的,先不说纳兰清羽,就是萧水寒,那是北宫离夜的师父,北宫离夜本来就来灭李家的,有萧水寒在,就事半功倍了。

    再来是纳兰清羽,他们可不认为,李家能和纳兰清羽有什么关系。

    李家就算有这心也没这个胆,相信这个世上,也没有谁有这个胆子和纳兰清羽结交。

    这些不以为然,等着看好戏的外人不知道,他们以为不可能出现的那个人,就站在他们眼前,就站在这两个不好招惹的人中间,那个人难缠程度,不比他们两个弱,某些方面,还可能更胜一筹。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萧水寒的举动,这算什么,刚刚拉她的人是他,现在像碰到细菌一样,嫌弃的人还是他!

    外人猜不到她是萧水寒的徒弟,绝对不是他们眼睛有问题,看出来他们是师徒,眼睛才有问题。

    萧水寒的举动,纳兰清羽不留痕迹全部收入眼中,却没表现出什么异常。

    “城主大人最近游历回来了么?前段时间见到你,还以为是错觉。”天籁之声袅袅升起,不带一丝凡尘,沁人心脾,惹人沉醉。

    萧水寒目光波澜不惊注视着纳兰清羽,心里因为他的话,还是掀起了小小的波澜。

    前段时间他身处的地方,是风启大陆任何人都不敢想象的地方,而纳兰清羽却知道,还见过他去了,这就说明,纳兰清羽当时也在,又或者说,他根本就是那的人。

    “师父!”离夜一把抓住萧水寒的手臂,眼中带着激动。

    师父是去那边了吗?

    纳兰清羽目光落在离夜双手紧握的地方,随即不留痕迹收回,对上萧水寒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

    “到处走走罢了,却不曾想,纳兰公子会知道的这么清楚。”时间一点点过去,萧水寒也终于开口回答。

    离夜站在两人中间,说她不知道其中的气氛不对劲,那是不可能的。

    蓝非曰他们站在一旁,看着站在两个强者之间的离夜,脸上露出满满的担忧。

    就这么站在两个强者面前,离夜一定不好受,可又不能把他硬扯出来,别说他们做不到这样,就算能做到,也不会动手。

    离夜和萧水寒什么关系,师徒!

    离夜和纳兰清羽什么关系……他们貌似也不知道,总之他们绝对相信不会害离夜就是了!

    李珏脸色发白,在看到纳兰清羽来了以后,脸色就一片死寂,好像末日降临一般。

    对视的两个人,明明什么都没做,但四周的气氛,却达到了格外紧绷,那根紧绷的弦随时就会断裂,到时候发生的事情,就不是他们能阻止的了。

    至于纳兰清羽和萧水寒之间的对话,不会有谁感觉到奇怪,两个喜欢游历的人,在什么地方碰到,是正常的事。

    离夜满头黑线站在两人中间,握住萧水寒的手早已松开,目光来回在两人之间扫视了一眼,脸色微变。

    “你们两个要看到什么时候?小爷还要灭李家呢!你们要是叙旧,一边去,别妨碍小爷做事!”他们两个真是够了,试探了半天,什么都没探出来,还把气氛弄的这么紧张。

    她是来灭李家的,不是给他们两个摆出场地对视的。

    离夜的话刚一传出,四周急忙响起倒吸亮起的声音,所有人目光惊悚,瞳孔锁紧,惊悚的看着纳兰清羽。

    老天,他们刚刚什么都没说,都是这小祖宗说的,和他们没有半点关系啊!

    这小祖宗是不是疯了,萧水寒是他师父,当然不会对他做什么,可其中一个是纳兰清羽!

    “夜儿这般说了,那……”银光闪过,光鞭眨眼套住了李珏的脖子,只要稍稍用力,那脆弱的脖子,随时就会被拧断。

    李珏惊悚看着眼前的光鞭,脸上顿时一点血丝都没有,平常那个傲气,财大气粗的男人,此时畏缩的恨不得卷在一起,变成一个小尘埃,不让他们发现存在。

    光鞭套住李珏的脖子,还没动手,立刻一股力量直逼而来,同样也掐住了李珏的脖子。

    红色的链条,如同死神的锁魂链,牢牢逃在李珏脖子上。

    两股力量,一拉一扯,谁也不曾让谁,一股暗潮汹涌而起,在李珏的脖子上开始。

    离夜无声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个之前的较量,也不再出声。

    拼搏的两股力量,一刻钟过去,也不曾分出胜负,看的人满头大汗不说,李珏还几次都恨不得晕死过去。

    谁能忍受这种事情!一脚已经踏入鬼门关了,然后被拉回来,又踏进鬼门关了,又拉回来……

    反反复复,在生与死的边缘来回徘徊,还只能看着,什么事都做不了,这就是生不如死的折磨,也不知道萧水寒和纳兰清羽是故意,还是有意。

    好几次明明能杀了李珏,却故意放水,让对方拉回来。

    就这么一拉一拽,简直能把人折磨疯了!

    离夜含笑看着两个暗暗较劲的人,眼角不停抽搐。

    纳兰清羽手上青光之力翻滚,稍稍一挥宽松衣袖,不远处震耳欲聋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轰隆隆……”

    李家一处院落,轰然倒塌,夷为平地!

    萧水寒眸光微变,同样甩出一股暗劲,又是一声巨响。

    “砰砰砰!”

    两个人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听的人看的人可不好受,李家各处院落,以最快的速度夷为平地,只是两个人的杰作!

    谁打架像他们这样,不是打对方,而是把气全撒在别人头上,李家就是这冤大头。

    不过也不冤,北宫离夜找上门来,迟早会被灭的,和当初的邵家一样。

    在生与死的边缘来回不说,李珏还眼睁睁看着,李家一代代传下来的基业,变成了现在这样,夷为平地!当真是夷为平地了!

    “不!不!”

    李珏放声痛喊,他只是招惹了北宫家族,要杀北宫离夜罢了,这两个人为什么会出现!?

    轻易就将他李家毁灭,这是他李家的家业啊!

    一座座院落倒塌,离夜看的是一阵肉疼,无声瞪了两人一眼。

    明明就是在帮她灭李家,却弄的两个人互看对方不顺眼,大打了一场,然后,不小心,就把李家顺便给灭了。

    两个宗师已经死了,灭李家这种事,交给她就行了不是。

    “轰隆隆——”

    “哗啦——”

    “噼里啪啦!”

    一声声,一阵阵,地动山摇,偌大的李家,顿时被夷为平地,其中的人一个也没能逃掉。

    李珏心如死灰,看着倒塌的李家,才知道招惹上北宫离夜,比找惹萧水寒,和纳兰清羽中的其中一个,还要可怕。

    招惹上他们两个,最多只是一死,招惹上北宫离夜,就会有两个人,让你生不如死,也有可能是三个,还有可能是一群。

    李家塌陷,两道光束同时从李珏脖子上收回,萧水寒没理会众人的目光,直接走到离夜面前,手掌稍稍翻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东西弹入离夜储物手镯中。

    除了离夜和纳兰清羽,其他没有任何人看到这一幕,可见速度之快。

    “为师走了。”说完,红色身影踏空而去,不过瞬间,他就消失在众人面前。

    走了?萧水寒走了?

    所有人伸长脖子,眼巴巴看着萧水寒离开的背影,又不敢追上去,谁会没事找晦气,送上门找死。

    可刚才的比试,到底是谁赢了?

    看着萧水寒离开的方向,离夜撇了撇嘴收回目光,手指摸了摸储物手镯,刚才放进去的是什么东西,那么神神秘秘的。

    “夜儿,他,交给你了。”纳兰清羽淡淡叫道,扫视了一眼李珏,嘴角勾起细微弧线。

    这一笑,万物皆寂!

    ------题外话------

    哈哈…师父大银对国师大银是满意哒,很早之前就满意了,对于国师大银的身份,师父大银也是同样感兴趣啊!

    只可惜,目前师父大银还不知道离夜的身份,不然不难猜到他们的关系!

    今晚用龟速爬了这么点,上传已经很晚很晚了,只能等到早上才能更新,虎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