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五十八章 送上门找虐
    在场傲家所有长老,屏住呼吸,注视着离夜。

    想知道她接下来会问什么问题,只要知道一件事情,其它的都不想知道,那会是什么?

    “你们的主子是谁?指名道姓,一个字不差的说出来,千万别说假话。”离夜竖起一根手指,左右摇晃了几下。

    早就有心里准备的几个人,在听到离夜的问题以后,还是忍不住惊讶。

    什么都不想知道,只想知道他们的主子是谁,北宫离夜这是想做什么,难不成还能直接杀到主子家去不成?

    傲刑眼皮一跳,看着离夜的侧脸,以及嘴角冰冷的弧度,心里忍不住一阵抖动,他好像知道离夜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了。

    几人迟疑看着离夜,蠕了蠕嘴,心里阵阵惊悚。

    主子的手段,他们都非常清楚,要是他们说出来,主子知道这件事情以后,他们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不说?”见他们几个人没回答,离夜脸上的笑容越发冰冷。

    他们几个不说,最好想清楚等会会有什么代价!

    “啊!”

    北宫流在地上翻滚,身上的衣服在不停撕扯下,变成一块块布条,皮肤上血痕布满,看的人是触目惊心。

    看到如此的北宫流,几个人再次打了个冷颤,汗毛竖起。

    他们可不敢承受这样的折磨,连北宫流都承受不了,而且他们总觉得眼前的少年,比起他们主子,来的更可怕!

    “我们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们可不想死的这么悲惨,死也要痛快一点。

    见几个人终于下定决心,傲刑,傲一胤还有那几个傲家长老,目光纷纷落在他们几个人身上。

    离夜波澜不惊,平静依旧,好像早就猜到会有这种结果。

    “我们的主子……”

    在众人紧张的注目下,几人反倒是有点紧张,顿了顿才又继续开口。

    “是李珏!”郑重的话语落下。

    “咔嚓~”随即客厅内杀气如同肆意的风暴,狂暴席卷,握住椅子的纤细手指,稍稍用力,扶手手把硬生生被掰了下来。

    清脆的声音传出,顿时,客厅里所有的人,一阵颤意,目光紧张落在离夜身上。

    他们明显能感觉到少年身上的杀气,随时就要爆发,焚灭一切!

    李珏,放置在心底的两个字,再次苏醒。

    当初在拍卖会上,第一次看到的那张脸,浮现在眼前。

    精致绝伦的容颜露出杀意,唇角勾起的笑容,邪魅狂狷,带着无尽的杀伐。

    邵家是灭了,她倒是忘记了还有一个李家,天龙国第一首富家族的族长,李珏,他貌似也和日月殿有所联系。

    这次竟然会让自己的手下,对日月殿大开杀戒,看来是撕破脸了。

    九个先天天阶,她倒要看看,这里来了九个,李家还有几个先天天阶镇守。

    “离夜,你不会是要……”傲刑迟疑问道,看到离夜脸上的表情,他就能知道离夜想做什么。

    李珏,这个人放眼天龙国谁也不会陌生,天龙国第一首富家族的族长,实力不是很高,最多也处于先天天阶,但是,李家丰厚的财富,这让他们有不少后盾。

    当年的邵家背后,也只有一个皇权,尽管日月殿暗中支持,被离夜灭了,日月殿也不能明着说什么,李家不同,这是比邵家还要难啃一块骨头。

    “把他们带下去,好生伺候着,小爷留着他们还有用呢!”离夜没有回答傲刑,她想做什么,已经很明确了。

    灭了一个邵家,再灭一个李家又如何!

    倒要看看夙琉展,没了邵家,没了李家,他还能有什么作为,夙琉展,她迟早也是要灭的!

    伺候两个字,离夜特意加重语气,在其他人耳中,却是无尽的杀意。

    “你不是要给我们一个痛快?怎么可以出尔反尔!”他们说出来,只求一个痛快,而不是三两下在这里托着。

    七人脸色顿时惨白,不禁后悔刚才说出了实情。

    “我什么时候说过?”离夜挑眉反问,他们想多了,她可是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

    几人猛地惊醒,疼痛阵阵袭来,他们差点就这么晕死过去。

    没有说过,北宫离夜从没说要放过他们,也没答应直接杀了他们,一切好像只是他们自己想多了!

    可是,他们已经把事情说出来了,不是应该将功补过,给他们一个痛快的吗?

    傲家几位长老看着离夜,后背阵阵发凉。

    这个小祖宗,果然是不能招惹。

    他们现在都能想象,李家接下来会有什么下场,李珏肯定会后悔这个举动。

    “带下去!”离夜冷声呵斥道,既然知道了,那她也应该做点什么了,不然李珏当真以为她北宫家族,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是!”门外立刻走进来几个灵师,看到地上的八个人,急忙拖下去。

    他们八个实力即便是先天天阶,可现在身受重伤,也无力反抗。

    把几个人带下去以后,客厅突然安静了下来,谁也不曾先开口,可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离夜身上,等待着她的决定。

    傲刑握了握拳头,不管离夜做什么决定,他都会全力以赴,哪怕是直接把李家灭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傲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沉稳的声音打破了客厅中的平静,黑亮眸子中闪过一丝光亮。

    “嗯。”傲刑点头应道,呼吸急促,尽管猜到离夜的决定,但真正要听离夜说,他还是忍不住紧张。

    “通知蓝家,慕家,洛家。”李家,没必要再留在世上了。

    李珏,天龙国第一首富,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明白。”傲刑点点头,起身走出客厅。

    这次怕是李家,也要灭在离夜手上,不过这也是意料中的事,李珏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招惹离夜这个小祖宗。

    傲一胤张了张嘴,最后所有的话,都化作一缕轻笑。

    以后就是他们年轻人的天下了,他已经把族长的位置给了刑儿,自然该听刑儿的决定。

    倒是李家,这次过后,天龙国什么第一首富家族,也要彻底消失,这不是自己送上门找虐。

    “等他们到了以后,立刻告诉我。”说完,离夜大步走出客厅,距离去日月殿的时间没有多少,这些事要尽快处理,所幸李家离这里不是很远。

    “是!”傲一胤低声应道,看着少年的背影走出客厅,直至消失才收回目光。

    “不会有事吗?”离夜刚离去,一个长老担忧问道。

    现在他们灵师四家和北宫家族联盟,不过刚刚开始成雏形,就如此打动干戈,不会引来什么危险么?

    傲一胤看向一旁的几位长老,不留痕迹皱了皱眉头,心里一阵叹息。

    这几个老家伙,又开始畏首畏尾了,老祖都说了,让他们听离夜的,现在离夜有令,岂有不从之理。

    傲一胤挑挑眉头,指着门口,笑盈盈道:“各位长老若是有意见,可以把离夜公子叫回来,重新讨论讨论。”

    叫回来!

    几位长老猛地一颤,几乎立刻摇头,叫回来就算了,他们可不想承担那小祖宗的怒火。

    一年前他们就知道不能招惹这小祖宗,傲一伦的下场,他们到现在都忘不了。

    看到几位长老紧张的表情,傲一胤眼中含着笑容,却故作惋惜。

    “几位长老不敢叫离夜公子回来重新商量,我等也只能听令了,再者,老祖闭关眼前说过,让我们傲家,听离夜公子的,各位不会忘记吧。”傲一胤说完,便扬长而去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们几个老家伙也该明白,他连老祖的话都抬出来了,他们几个即便还有什么,也只能妥协答应。

    果然,把傲家老祖抬出来,几位长老脸上的表情,就妥协了几分,随即叹了口气,离开客厅。

    如今的傲家,已经不是他们能掌控的了。

    自从结识了北宫离夜,傲家的一切都在蒸蒸日上,就连傲刑,一年多的时光,都蹦跶到先天天阶,还有傲一胤,他们几个老家伙就更不用多说。

    都是有离夜公子的丹药辅助支撑,如今不只是他们几个,傲家其它子弟,也受益匪浅。

    还有什么可说的,既然已经结盟,老祖也有命令,那便只能听北宫离夜的。

    跟着这个少年,他们觉得,才是最正确的决定。

    离夜走出客厅后,直接往当年她住的院子走去,熟悉的一幕映入眼帘,离夜眼中的冰寒也有些许的软化。

    “这里还和一年前一样。”没有半点变化。

    红莲立刻从离夜身体里飞出来,漂浮到她面前,紧张问道:“我们等下,是直接去灭李家吗?”

    “你说呢?”离夜不答反问。

    红莲愣了愣,也觉得自己白问了,结果都这么明显了,还有什么可问的。

    “我们自己去不行吗?还要叫上灵师四家的人。”如今离夜也是宗师了,实力比一般的初级宗师还要强一点,加上它的火焰,单枪匹马,完全是不成问题的。

    离夜白了一眼红莲,他们自己去,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

    当初的邵家,那是在北宫家族的震慑下,才有那么多人逃窜离开,不然怎么会灭的那么轻松。

    李家在钱这方面比较吃香,能招到的人更多,听说李家本身就召集了很多炼药师,这些炼药师能召集的高手,是远远超过他们想象的。

    对待李家,不能用邵家的那种方法,不过……也非灭不可!

    傲刑很快就通知了其它三城,听到消息以后,三城的人迫不及待赶来,等他们到齐,已经是后天后。

    一大早,离夜刚刚打开房门,就听到其它三城人已经到了的消息,她立刻往前院走去。

    客厅内,一个个俊美的男人排排而坐,对于傲刑的急召,他们甚是不解。

    如今四城已经在最关键的时候,傲刑这么紧急召集他们,难不成是湖城发生了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

    几人脸上的疑惑,傲刑看在眼里,只见他神秘一笑,才幽幽开口。

    “找你们来,是让你们见一个人。”他们几个,也有很长时间没见过离夜了。

    见人?

    几个人脸上露出疑惑,这么着急找他们来,要见什么高手之类的吗?

    “这个人你们也认识。”傲刑咧嘴嘿嘿一笑。

    一年多时间没见离夜,他们就不想想是离夜又到了湖城。

    他们也认识?

    他们几个就更是一头雾水了,他们要见的人,而且他们都还认识,那是谁……

    看到傲刑脸上的笑容,几人猛地惊醒。

    难道是!

    “他在哪?”蓝墨白立刻站起来,走到傲刑面前,兴奋道。

    离夜,是离夜来了吗?

    一年多的时间没见了,离夜终于是来了!

    “你们……”傲刑的话还没说完,立刻感觉到门口传来的气息,以及他们几个脸上的表情变化。

    不用他说了,人都已经来了。

    离夜刚走到门口,还没开口说话,几道目光立刻射来,带着滚烫的灼热。

    呃……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真的是离夜!”蓝非白首先回神,大笑着说道。

    他们都一年多没见了,也有一年多没他的消息了,都不知道他做什么,又在什么地方,不过终于又见到了。

    “离夜。”

    “离夜。”

    “离夜……”

    几人纷纷叫道,眼眸中难掩的是激动。

    “你们都来了,还挺快的。”离夜笑着点点头,一年时间没见他们了。

    几人脸上同时咧开笑容,要知道是离夜在这里,他们应该来的更快一点。

    “那这么说,这次找我们来的不是傲刑,是你?”蓝非曰沉稳道,离夜会让傲刑这么着急找他们来,肯定有什么事情。

    还在欢喜中的几个人,顿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出什么事情了吗?”洛亦尘皱眉问道,那么着急,事情应该不会小。

    见他们着急的表情,离夜也不打算拐弯抹角,直接告诉了他们。

    知道事情原委后,蓝墨白,蓝非白,以及慕函,都皱了皱眉头,眼中没有掩饰闪烁出愤怒。

    “他娘的,李家也太嚣张了!”蓝非白不满道,他们灵师四家只不过一年的时间没有动静,而不是没落了,居然在他们的地盘上撒野!

    “离夜,我们现在是不是去李家,这里离李家也不远。”蓝墨白迫不及待问道,他已经不是当年的蓝墨白。

    早在一年前,他就已经完全脱胎换骨,不再是病秧子!

    离夜眸光在蓝墨白身上扫视了一眼,若有所思点点头,“你的确也是该找李家算算账。”

    嘎?什么意思?

    激动澎湃的几个人,听到离夜突然的一句话后,集体傻眼了。

    “你的毒,忘了吗?”离夜继续问道。

    一年前她走的太急,刚出城门口,就被纳兰清羽拉走了,这件事情就一直没告诉他们,后面到帝都,她一心想让他们离开,一下子也忘记说了。

    以至于这件事情,一直没来得及跟蓝家的人说,是谁在蓝墨白身上下的毒,其实下毒的人就是李玉洁。

    蓝墨白微微一怔,错愕看着离夜,他相信离夜的话,知道离夜不会骗他。

    他的毒,一直是李家干的好事!

    “墨白的毒是李家的人下的,很好!”蓝非白脸上露出阴森笑容,好一个李家,他们蓝家以前那么对待他们,竟然暗地里使用这种手段。

    那种毒差点要了墨白的命,让好好的一个修炼天才,慢慢折磨变成废物!

    蓝非曰一向露笑的脸上,此时也是一片沉寂冰冷。

    谁也想不到,他们一直在找下毒的人,这个下毒的人,就是他们一直是相信的人。

    “找到好的借口了,就走吧。”离夜狡黠一笑,转身走出客厅。

    几人怔在原地,呆呆看着离夜的背影。

    “离夜这是给我们找借口吗?”

    “也是,我们灵师四家突然出手,这不是告诉天下人,我们和离夜的关系。”

    “他还真是什么都想到了,佩服佩服。”

    “李家竟然会招惹上这小祖宗,他们这次怕是在劫难逃了。”

    说到这里,他们相视一看,脸上露出笑容,大步走出客厅,他们要的就是李家在劫难逃。

    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他们找到了借口,这样说的话,灵师四家不会暴露和北宫家族的关系,还有了光证明大的理由。

    灵师四家这一年一直低调着,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没落,突然要是爆出和北宫家的关系,他们现在进行的事,就不会太顺利。

    为了大局着想,他们联盟的事,暂时还不能让外人知道。

    蓝色灵鸟从天上飞落下来,展开双翅,一年前不过巴掌大小的玄兽灵鸟,此时已经有一丈大小。

    “这一年的时间,你也进步不少。”离夜笑看着落在自己面前的玄兽。

    蓝墨白摸了摸后脑勺,蓝灵长大了不少,这样他们也挺方便的,不用一个时辰,就能赶到李家,不会浪费什么时间。

    “上去吧。”离夜首先跳到蓝灵背上,双手负在身后,宛若俯瞰苍穹的王者。

    傲刑他们几个人,也跟着上去,蓝灵立刻展开双翅,往空中飞去。

    傲家的人看到离开的几道身影,纷纷惊叹,有玄兽就是方便,飞行的玄兽,他们做梦都想得到。

    坐在蓝灵背上,离夜才发现,有转身的飞行玄兽,是这么方便,她如今契约的玄兽,貌似都不能飞行。

    “看来什么时候得找一头可以飞行的。”离夜喃喃自语,声音细小,坐在她身后的几人,并没有听见。

    身影急速飞过,速度极快,不过一个时辰,蓝色灵鸟盘旋在空中,缓缓降下。

    李家住宅,是财富的象征,首富李家,那是人尽皆知的大家族。

    灵师这方面,和北宫家族一比,差上很远,但是其财富,却让人惊叹咂舌,羡慕不已。

    李珏坐在房间内,手指敲打着桌面,脸上带着几分急切。

    这次他派出去的人,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收获。

    北宫家族,用北宫家族的名义,就算有人有意见,也不看出声。

    以前居然没有想到这招,若是以前的北宫家族,再加上他派人以北宫家族的名声在外面做点什么,北宫家族会衰败的更快。

    粗犷的脸上露出阴霾的笑容,李珏此时显得无比丑陋可怖。

    可他只怕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这个举动,是把他李家推向灭亡的导火线。

    他一开始就招惹上了离夜,离夜没有立刻对李家动手,是觉得还不急,现在……李家将迎来的,只有灭亡!

    “家主,不好了,家主!”惊慌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李珏还在美滋滋的做着自己的春秋大梦,突然传来的声音将他惊醒,脸上的表情,很是不满。

    “何事?”大惊小怪,这种时候能有什么事情!

    “家主,我们上空,突然出现一头玄兽,等级虽然不高,但是貌似……玄兽之上还有人。”门外的人迟疑道,擦了擦额上的冷汗,那玄兽突然就出现了。

    李珏脸色微变,急忙站起走出去,打开房门。

    “具体是怎么回事?”突然出现的玄兽,玄兽之上还有人!

    李珏眼皮猛地一跳,后背阵阵发凉,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一颗心直打鼓。

    “你看。”门口护卫眼角余光看到空中的蓝色身影,急忙伸手指去。

    李珏一把推开护卫,走到院中,抬头看着空中。

    这是什么?

    蓝色灵鸟越降越低,玄兽背上的人也越来越清楚,当李珏看清楚玄兽身上,风华绝代,轻狂不羁的少年之时,一向沉稳的他,顿时慌了!

    ------题外话------

    某甜还是顶锅盖遁走吧!昂昂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