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和邵家一样的下场,灭亡!
    竟然会是宗师!

    这个人是北宫离夜,他怎么可能会是宗师的!

    日月殿长老恼羞成怒注视着离夜手上的灵力,面红耳赤,手指颤抖伸出,“你说谎,你根本不是北宫离夜!”

    这个人怎么会是北宫离夜,他已经是宗师级别,尽管还只是初级宗师,可他说自己是北宫离夜。

    北宫离夜是谁,那是天龙国有名的废物,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了宗师,更可怕的,北宫离夜连二十岁的都不到!

    二十岁不到,宗师级别,这让人如何相信,这天赋,即便是当年的纳兰清羽,都没有这么恐怖,而且,他本身也是长老宫的长老,现在不过是巅峰先天天阶罢了。

    北宫离夜是宗师,宗师!

    北宫流眸光微闪,咬咬牙,双拳紧握,露出不以为然的笑容,轻声道:“小子,你怎么就是北宫离夜了,我身为北宫家族的人,难道会不知道自家少主。”

    他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是心里却直打鼓。

    太清楚眼前的人的身份,北宫离夜,他就是北宫离夜,可北宫离夜什么时候变成宗师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他们奉命到湖城一探究竟,看看灵师四家是不是真的没落,再者听说,日月殿想要收服灵师四家,这可是一件不小的事。

    没想到在这里会真的遇上日月殿的人,他们才用北宫家族的身份,想要将日月殿的人除掉,却始终没料到这样的一幕。

    两人的一口否定,让北宫家族的子弟一阵气恼,忍不住开口咒骂。

    “娘的,这怎么就不是我们北宫家族的少主了,日月殿不要脸也就算了,你们几个算什么东西,敢冒充我们北宫家族的人。”

    “可不就是,真当我们北宫家族的人是死的么!”

    “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

    五十几个人,叽叽喳喳,怒瞪着日月殿的人和北宫流九人。

    他们一直没有出声,当他们是哑巴了不成,现在还否定他们少主!

    面前五十将近六十个人的怒火席卷而至,日月殿众人的脸上露出惊讶。

    他们……这些都是北宫家族的子弟!

    那这个,真的是北宫离夜!

    不敢置信的目光落在离夜身上,日月殿长老心里同时咯吱一响,暗暗涌出不妙。

    北宫流心里涌出阵阵紧张,这一队人竟然是北宫家族的人,刚才他们九个用北宫家族的名义动手,尽管感觉到他们的气愤,可也能感觉到他们在隐忍。

    可是,现在只是否定北宫离夜,北宫家族的子弟,一个比一个愤怒,恨不得把他们吃了,可见北宫离夜在他们心里的地位之高!

    不管两边的人如何否定,离夜始终没有出声,保持着微笑,手里的灵力不停跳动,仿佛随时就会爆发。

    众人小心翼翼将目光落在离夜身上,日月殿的人,还有北宫流九人,忍住转身逃走的冲动,冷汗直流站在原地。

    宗师,他们其中最厉害也只是巅峰先天天阶,这要真动手,情况不妙啊!

    北宫子弟期盼看着离夜,刚才他们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是怕这些人知道湖城的秘密,现在少主已经来了,他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只要少主一声令下,他们一定把这一群王八羔子全宰了!

    竟然说他们少主不是北宫离夜,胡说八道!

    在众人的注目下,保持着姿势站立的离夜,终于挪动了脚步,她手握着青光之力,步步靠近面前几个人,红唇轻启。

    “我不是北宫离夜?”邪魅淡笑的声音,平淡无奇,但是听着的人,心里却是狠狠颤抖了一下。

    刚才他们还能理直气壮说他不是北宫离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北宫离夜这种带笑的目光,他们竟然不敢说第二次。

    他们总觉得,北宫离夜脸上的笑容越完美,她也就越危险。

    “告诉你,小爷是不是北宫离夜,轮不到你们日月殿,还有你们九个说了算,今天既然来了,就休想离开!”嗜血的声音响起,四周温度骤然下降,杀气沸腾。

    离夜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笑容,那微笑,是那般的嗜血。

    话落,不管是日月殿的人,还是冒充北宫家族子弟的九个人,都狠狠打了冷颤。

    北宫流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看了看自己带来的人,有了几分底气。

    “北宫离夜,你虽然是宗师,不过也只是初级宗师,我们九个都是先天天阶,要真正打起来,你未必是我们的对手。”要是拼上一拼,他们九个人未必会输。

    日月殿长老听到北宫流这话,顿时怒了!

    “你小子,果真不是北宫家族的人!”该死的,可恶!

    被几个身份不明的人耍的团团转不说,还招惹上了北宫离夜这种怪物!

    二十岁不到,就是宗师级别了,这样的人不是怪物是什么!

    北宫流轻哼一声,没有回答,眼中露出傲然。

    他自然不是北宫家族的人,只是想借用北宫家族的名声,除掉日月殿这一群人,再去看看湖城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真的遇上了北宫家族的子弟。

    除了这些子弟,最重要,还遇上了,前不久才回帝都的北宫离夜。

    “聊够了?”清风淡雨的三个字传入耳中,两人再次打了冷颤。

    “北宫离夜,既然只是误会,本长老,就不追究你北宫家族的责任了,我们现在就离开。”他可不会像这九个人,想要和北宫离夜来硬的。

    他们有九个先天天阶,可能还可以拼上一拼,他这边就不同了,只有他一个巅峰先天天阶,要对付北宫离夜,远远不够。

    今天不管怎么样,这笔账都要算上他北宫家族的,等回去以后,他就把这件事情告诉殿主!

    离夜冷冷一呵,眸光微转,身上的青光之力暴涨,威压笼罩压迫而至。

    “误会?不会是误会,小爷今天没打算让你们离开。”离夜手掌翻滚,将青光之力压下,眼中燃烧起熊熊杀意。

    日月殿长老感受到离夜的杀意,二话补水哦,转身撒腿就跑。

    他还不想死在这里,死在北宫离夜的手上。

    看到日月殿长老逃走的方向,离夜嘴角弧度勾起嗜血,“现在走,晚了!”

    “武式——流星火!”

    汹涌而出的火焰,如同天际划过的流星,铺天盖地往日月殿长老逃走的方向笼罩而下。

    看着长老逃走,正忧愁自己怎么办的日月的人,看到那漫天火焰,身体顿时僵住,脸色惨白,看着火焰坠落的方向。

    “噗呲!”

    刺耳的声音伴随着一股难闻的味道,散发而出,流星火准确无误,全部砸落在逃走的长老身上,火焰将他吞没其中,化作一股黑烟。

    方圆十米,一片焦黑,连土地都被烧焦了,而那长老,连尸体都不曾留下。

    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一阵心惊胆颤,更畏惧害怕的,莫过于日月殿的人。

    连他们长老都变成这样了,他们的下场,能好到什么地方去,如今想要活命,只有拼死一战!

    想到这里,日月殿众人脸上仿佛燃烧起了希望,握了握手上兵器,目光集体落在离夜身上,随时准备进攻。

    只要能活着,什么都好,不能将北宫离夜杀了,他们能逃出去就行。

    北宫流眼角余光看到蓄势待发,剩下的日月殿众人,眼珠子稍稍转动,露出一丝阴霾。

    北宫离夜太过恐怖,巅峰先天天阶,就这么眼睁睁死在他手上,连还手余地都没有,这就是宗师的实力,宗师和巅峰先天天阶的差距。

    今天要离开这里,还是要借助日月殿的力量,才能顺利逃走。

    离夜嘴角带笑,目光落在北宫流身上,北宫流丝毫没察觉,自己脸上表情微妙的变化,以及眼中淡淡的情绪,没有一样能瞒过离夜。

    可能猜不到他具体的想法,大概的还是能猜到。

    离夜眼中露出寒意,看着北宫流,他以为,自己能逃得掉?

    日月殿的人见离夜的目光,看着的不是自己,就像是看到了某种希望,站在最前面的人兵器举起,大声喊道。

    “动手!”

    一声呵斥响起,带着十足的紧张,却没有半点迟疑。

    简单的两个字传出,日月殿的人,一拥而上,也许他们从来就没有如此团结过。

    北宫石楠看到冲上来的日月殿众人,大手一抬,大声高喊道:“宰了这一群不要脸的家伙!”

    “是!”

    北宫家众弟子齐声应道,语气中带着莫名激动和斗志,纷纷拿出兵器,直接迎上冲上来的日月殿众人。

    两边的人交锋在一起,中间还是有十道身影纹丝不动,却没有一个人敢靠近他们。

    太清楚他们的实力,靠近他们,绝对就是找死!

    宗师,先天天阶,他们是为了活命动手,不会傻到去招惹他们。

    北宫流看了看四周的场面,见离夜依旧保持着原本的姿势,脸色微微一变。

    “你就如此放心?”让北宫家族子弟,对付日月殿的人,北宫离夜竟然没有动手,连看都没看一眼。

    这和计划的可不同,他还想着利用这阵骚乱,带人离开。

    在北宫流紧张的注视下,玫瑰红唇再次轻启,剩下的九人,却脸色大变。

    “现在,轮到你们了。”

    轮到他们了!?

    他们九个先天天阶,北宫离夜也太猖狂了一点!

    九人相视一看,纷纷握紧手上的兵器,准备随时出击。

    蓝色光束笔直划过,离夜嘴角微微上扬,脸上带着别具深意的笑容。

    红唇轻启:“剑技——万剑朝宗!”

    万剑朝宗!万剑朝宗!

    刹那间,在场所有人手上的兵器,都不再听他们的使唤,兵器挣脱他们的手掌,带着浓浓的抗拒,逼迫他们无法靠近。

    拿着剑器的人情况则是不同,他们想要甩掉手里的长剑,却无论如何也挣脱不掉,长剑操控着他们的手臂,往自己脖子上而去。

    北宫家族子弟看到这诡异的一幕,猛地后退一步,这万剑朝宗,自然是不会伤到他们,他们后退,也会放他们离开。

    “怎么回事?”

    “我的手,我的手不听使唤!”

    “怎么会这样?我不要死,不要死!”

    ……

    众人惊悚,看着浮在空中,仿佛静止了一样的兵器,他们头皮发麻,尽管兵器不多,悬在他们头上的就有几十把,他们感觉随时就会掉下来。

    拿着剑的人,无非是一种更大的折磨,他们不是被头上的兵器所杀,而是被自己的手里的剑所杀!

    离夜稍稍垂头,完美的侧脸照映着闪耀的光芒,绝美到了极点。

    玫瑰红唇,蠕了蠕,勾起邪魅淡笑,缓缓轻启一条缝隙,清风淡雨的一个字从中吐出。

    “杀!”

    杀!杀!杀!

    简单的一个字,宛若王者之令,静止在空中的兵器,就像俯首的臣子,听到命令,疯狂冲去,不带半点迟疑。

    此时,不管就是日月殿,还是那九人,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整个人宛若掉进了冰窖。

    漫天兵器从天而落,不死不休的追赶,必将他们碎尸万段!

    北宫家族子弟,看的那叫一个目瞪口呆,不能自已。

    简直太可怕了,能控制别人手上的兵器,这要是遇上对手,人家一拿出兵器,对方不就死定了!

    老天,使用出这么变态招式的人,竟然是他们少主,这一招,好像从没见他们少主用过。

    太厉害了,真的是太厉害了!

    不同北宫家族子弟的惊悚和震撼,离夜反倒是皱起了眉头。

    晋升宗师后,她使用这招,不会像以前一样力竭,却明显感觉到,不再像以前一样,她能按照自己的心意操控兵器的数量。

    而且,这还不是真正的万剑朝宗,只不过是利用别人兵器的偏招罢了。

    真正的万剑朝宗,可不是仅仅是这样,操纵的也不是别人的兵器,而是自己的。

    不过也不能说一点收获没有,至少以后她用万剑朝宗,只要不勉强的话,就不会像以前一样力竭。

    这是个好现象,但是要使用完整的,真正的万剑朝宗,还很远。

    “啊!”

    “噗!”

    砰!

    啪!

    嘶吼的声音,呼救的声音,倒下的声音,兵器穿透身体的声音,连绵不断响起。

    不过眨眼,日月殿子弟已经全部倒下,剩下的,只有北宫流九人,他们九人中,只有北宫流依旧完好,其它的,早已经是疲惫不堪,重伤累累。

    “噗!”其中一个喷出一口鲜血,直直倒下。

    北宫流看着倒下的人,眼中露出狰狞,怒瞪着离夜。

    这怎么可能,北宫离夜,不过瞬间的功夫,怎么做到这样的,他如何能做到这样!

    就在此时,紧闭的湖城的城门,开启,浩荡的队伍从里面走出来。

    “如何,是不是很奇怪你为什么一点事情都没有?”离夜双手交叉在胸前,笑看着北宫流。

    他觉得自己留在这个世上,最后的价值会是什么?

    北宫流脸色微变,北宫离夜没有伤他,他自然多少能猜出来是什么原因。

    “你休想知道!”他们的身份,绝对保密!

    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看着走来的浩荡队伍,“傲刑,除了这个人,剩下的七个都不用留了,顺便打扫一下这里。”

    她只对他们的身份好奇,其它的,她用不着知道。

    用她北宫家族的身份出来造事也就算了,还想对北宫家族的人灭口,他们也就没必要活着了。

    傲刑刚走进,离夜的话语就传入耳中,哭笑不得的看着越发俊美的少年。

    “离夜,一年多的时间不见,你越发会使唤人了。”傲刑虽然这么说,脚步却没停下,直径走到离夜身边,转身看着身后跟着来的人。

    “没听到离夜说的,把他们都收拾了。”

    离夜听着傲刑的抱怨,却自顾自的让人收拾的表情,有些忍俊不禁,心里稍稍划过暖意。

    一年多的时间不见,还真是一点都没变,不对,也变了,变的更强了。

    “是!”跟来的湖城灵师,早就一眼认出了离夜,激动不已。

    “客卿公子!”

    “离夜公子。”

    “公子,你终于回来了。”

    ……

    从离夜身边走过一个,就有一声叫唤,一个接着一个叫过以后,他们才乐呵呵跑去收拾。

    听到湖城灵师的称呼,北宫流猛地后退一步,这比听到离夜要杀他们,还要来的惊悚。

    客卿,公子,北宫离夜才是和灵师四家有关系的人!

    这可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从来没有传出半点风声,也没有谁知道!

    傲刑指了指一旁被震的目瞪口呆的北宫流,随意道:“为什么不把他一起杀了。”

    留这么一个人,也挺费事的。

    “还有点事情要问他,要是让小爷知道,谁在利用北宫家族的名声,小爷一定会让他不得好死。”离夜笑盈盈道,脸上笑容越发灿烂,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只是谈论天气。

    傲刑感觉到想一道寒意笼罩,忍不住打了冷颤,目光稍稍抬起,看着离夜的侧脸,摇头暗暗叹息。

    也不知道是那个不是死活的,居然招惹离夜,下场凄惨啊!

    “可是他是先天天阶,要抓……”傲刑迟疑开口,话还没说完,一道无形的力量,面前横空擦过,而他嘴里的先天天阶,狠狠砸落在地上。

    好疼!

    傲刑皱眉搓了搓手臂,听到那骨裂的声音,他觉得疼。

    “把他带回去,我有事情问他。”离夜指了指狠狠摔在地上的北宫流,脸色都没变一下。

    傲刑愣愣扭头看着离夜,心里涌出惊讶,离夜如今的实力,该多变态了,先天天阶,一招就搞定了!

    但离夜脸色没有变化,好像刚才她就没有出手,傲刑不禁怀疑,要不是他离得近,肯定不会以为刚才出手的人,是离夜!

    收拾中的灵师当然没看到这一幕,听到离夜的声音,立刻往北宫流岸边走去,然而没走两步,北宫家族子弟已经先把北宫流给抓住了。

    北宫流尽管是先天天阶,现在受了重伤,全身骨头都散了,也不能有什么作为。

    “北宫离夜,你最好连我一起杀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想要从他嘴里知道东西,做梦!

    听到北宫流的话,离夜了然点点头,转而看向快要死的另外七个人。

    “还是留着他们,一个不说,总有一个会说,这位叫北宫流的,谢谢提醒了。”离夜挑眉笑道,指了指他身边的身受重伤的七个人。

    北宫流双眼睁大,诧异看着离夜,差点被气的直接晕过去。

    北宫离夜明明就是故意的,这肯定就是故意的!

    傲刑低头摸了摸鼻子,那个叫北宫流的人被离夜气死也不冤,其实离夜本来就没打算杀那七个人,只是故意说说而已,他居然还真信了。

    可怜啊可怜,这世上竟然还有人会相信离夜的话,离夜是谁,无耻的主啊!

    他的话要是相信,气死,那是他该的!

    “真是个笨蛋。”红莲一阵汗颜,人类里也有这么蠢的,离夜的话能相信吗?逗他玩呢!还真信。

    湖城灵师忙碌打扫,北宫家族的子弟立刻动手帮忙,北宫流八人,被湖城的灵师带了回去。

    “我们也走吧,看看他们说什么。”离夜扭头看着傲刑,一阵疑惑,傲悦居然没有跟在傲刑身边,还真是奇怪了。

    傲刑点点头,扯出一抹笑容,眼睛深处却有着无法隐藏的寂落。

    这点寂落没有逃过离夜的眼睛,她却没有再开口,就是要问,也不是这个地方问。

    两人并肩走进湖城,守在城门的灵师,看到离夜来了,都热情无比。

    一年前来时候,满城的莲花,已然不见,眼前的结构,都是她脑海中,那一幕幕熟悉建筑。

    尽管还没有完全完成,但是大概架构已经出来了,要按照她想建造,的确是有点不容易,这样的速度,她已经很满意了。

    傲刑看了看湖城内部,再看看离夜的脸上,心里一阵紧张。

    “离夜,你觉得还行吗?这些都是按照你设计的那些完成,先是四城各忙各的,再来是联手建造,将四城所有的领域之界,全部撤销,合在一起。”傲刑紧张问道,这一年离夜没来,他们也不知道对不对。

    离夜看了看四周,然后收回目光点点头,“可以。”

    听到离夜的回答,傲刑顿时松了口气,可以就好,他就担心离夜不满意。

    不过这么疯狂的想法,大胆的构想,也只有离夜敢这么做。

    “当年到了湖城,再到蓬城,再来是花城,了解了寒城的位置以后,我就在想,如果四家变成一家,会变成什么样子。”离夜含笑道,现在貌似一切都在进行。

    灵师四家,很快就要不分彼此,合在一起!

    四家合并在一起,其地域的广阔,浩瀚,她可以保证,绝对不会比玄机城,或者是日月殿弱,再来,还有断魂山脉。

    这么大一座无主的山脉,空着也是空着,成为他们的“后花园”刚刚好。

    傲刑怔了怔,狐疑看着离夜,“你不会那个时候,就在打灵师四家的主意了吧?”

    那个时候,倒是父亲有打过离夜的主意。

    他听父亲说过,当时他就想和北宫家结盟,可惜灵师四家一家人微言轻,父亲不敢提这个请求,一直才没说。

    离夜没有遮掩点点头,笑道:“是有过,在湖城只是想让你们变成一家,真正打主意,是蓬城的时候。”

    当年心里的想法,离夜没有半点遮掩说了出来,她不觉得这是什么不可以说的秘密。

    “哈哈,我就知道。”傲刑大笑点点头,他尽管不是完全了解离夜,可他们也认识那么长时间,谪仙还是能猜到的。

    离夜把目光收回,落在傲刑的身上,双眸眯起。

    “晋升到初级先天天阶了?”看来这一年多的时间,每个人进步都挺大。

    傲刑惊讶看着离夜,随即想到眼前的人可是北宫离夜,也就收起了心里的惊讶,含笑点头。

    “刚刚晋升,有你在,我可不敢怠慢。”这家伙就是个变态啊!

    离夜无语看了一眼傲刑,他也这么说,帝都那三个也说是她,她难道能促就天才?

    离夜不知道,她的天赋,给人的压力是很大的,认识离夜的同辈中人,一想到她的实力,随时就会惊天动地泣鬼神,也就不敢怠慢。

    对于离夜的注视,傲刑轻咳一声,指了指前面,“走吧,我们还是先去看看,那些冒充北宫家族的人的身份。”

    冒充北宫家族的人,这件事情影响不小,不是每个人都敢用北宫家族的身份的。

    这么做的话,要承担的风险极大,被北宫家族发现,下场肯定是无比凄惨,还有四国间的其它三家,他们出动,甚至四国皇权,这些人统统都不会放过他们。

    要面临的事情,比他们想象的要可怕的多。

    “嗯。”离夜脸色一沉,也的确该听听那些人到底是谁派来的了。

    两道身影极快在街上走过,街边的人,看到那一抹白色身影,脑海中那一段沉睡已久的记忆,再次复苏。

    每每看到,他们眼中都露出热切,激烈澎湃。

    一年前就的少年,客卿公子,终于又回到湖城了,终于是回来了!

    这一消息,很快在湖城传开,湖城内外,一片喜悦。

    傲家旧宅还是和以前一样,傲家的人也没有搬离这里,很多地方都在改建,但是他们觉得该留的地方,还是留了下来。

    看到这些,离夜也没有多大意见,只要不影响她的设计,留着也没什么不好。

    走进傲家内部,傲一胤,傲家一些长老,早已经等候在了那里。

    “离夜公子,你终于回来了。”傲一胤看到离夜来,急忙迎上去,脸上露出无法掩饰的喜悦。

    目光来回在离夜身上查探,傲一胤眯起眼睛,一阵疑惑,还是感觉不出离夜公子的实力。

    傲一胤的查探,离夜是知道的,知道他看不出什么,离夜也没有出声戳破。

    “傲老家主,这一年的时间,你实力倒是进了一大截。”离夜笑着说道,她是感觉到傲一胤身上醇厚的气息,好像随时就要突破宗师。

    不过一年的时间,发生的变化却很大。

    傲一胤嘿嘿一笑,抱了抱拳,“多亏公子的那些丹药,没有担任族长之位,我也有时间修炼了。”

    离夜笑而不语,她知道傲一胤的实力,能晋升丹药虽然起到不少作用,主要还是他自己本身。

    走进客厅,傲家的长老都纷纷站了起来,笑脸迎接,离夜微微颔首,在他们的拥簇下,走进客厅,在主坐上坐下。

    灵师四家和北宫家族联盟,离夜在灵师四家的身份,地位,可想而知。

    再加上一年前她在湖城做的那些事,硬生生又把众人心里的地位,提升了一大截。

    “把人带进来吧。”傲刑注视着门口,语气沉稳。

    离夜慵懒靠在椅背上,带着微笑,看着被带进来了八个人,八个人身上都是血肉模糊,表情痛苦不已。

    “北宫离夜,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们,否则你要承受的后果,绝对是你想象不到的!”北宫流刚走进来,奋力嘶吼道。

    北宫家族,早已经是皇权眼中必须除去的对象,北宫离夜觉得自己还能蹦跶几天!

    “小爷只知道,你即将承受的后果,是你想象不到的,现在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好了,要么,乖乖的说,要么生不如死的说。”她心里尽管有那么几个猜测,但那也只是猜测。

    针对北宫家的人有很多,单单皇权中就有那么几股势力,更何况偌大的天龙国。

    窥觊北宫家地位人,多了去了,要具体才出来是谁,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所以他们才会这么大胆。

    “哼!”八人同时轻哼,不屑一顾。

    客厅内,在场的傲家三位长老,加上傲一胤,傲刑,看到他们这样的态度,脸色微微一变。

    反倒是离夜,神情没有任何变化,慵懒靠在椅背上,注视着他们脸上的表情。

    “不知道几位有没有听说过一种毒药,人吃下去以后,全身如同刀削,又像是被蚂蚁咬,在难以忍受的时候,会有火辣辣的疼痛,就像是在伤口上,再撒上各种毒药,却无法求死。”淡然的声音响起,波澜不惊。

    八个人中,有好几个,听到离夜的话,都狠狠打了一个冷颤,脸上傲然的表情也出现了一丝松动。

    这就是所谓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吗?北宫离夜真的有这样的手段!

    “别被他吓唬了!”北宫流冷冷呵斥道,北宫离夜又不是毒师,怎么可能有这些东西。

    他们要是说了,回去以后,遭受的比这还要恐怖。

    听到北宫流的声音,几人猛地回神,北宫离夜的话虽然恐怖,但是他们更不想回去面对更恐怖的事情。

    “不信?”离夜挑眉笑问。

    她这么诚实的一个人,居然都没人相信。

    “你刚刚还说杀了他们七个,最后不是也没杀!”北宫流吃力说完一整句话,不甘示弱。

    他就不相信,北宫离夜真有那么大本事,落在北宫离夜手里已经是耻辱,现在还让他们说,休想!

    傲刑听到北宫流的话,忍住扶额的冲动,这个人,完了!

    “真是个笨蛋。”红莲再次叹息道,他真当离夜不会动手么,那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好好的干嘛说这么句话,这不是找死么。

    这种人,不得不说,太蠢!

    “你还真有勇气。”傲一胤同情看了北宫流一眼。

    北宫流看到傲家众人脸上同情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他刚刚好不容易找到的底气,一下子消失全无,后背还寒风阵阵。

    不会的,北宫离夜不敢杀他们,杀了他们就没任何线索了。

    客厅内,白色身影箭步走过,速度快到让人咋舌。

    北宫流只觉得眼前一花,离夜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俊美的少年,笑容依旧,甚至越发完美,但是他却感觉不到丝毫温度。

    “你要是想让他们几个人死,小爷可以成全你。”离夜注视着北宫流,手上一道寒光闪过。

    一声闷响响起在耳边,滚烫的液体,喷洒在北宫流的脸上,还有几滴飞溅落在离夜白色的衣袍上,宛若朵朵绽放的梅花。

    “啊!”痛苦嘶吼声穿过屋顶,冲破云霄。

    坐在椅上的人,听到那一声嘶吼,忍不住颤抖,眼皮不停跳动。

    短剑直穿琵琶骨,痛苦可想而知,太痛了!

    北宫流脸上血滴划落,呆呆看向离夜,北宫离夜对他们出手了!

    “如何,想让他们再尝尝,那种丹药的滋味吗?”离夜笑盈盈挑眉问道,她是不介意让他们尝尝那种滋味。

    保证让他们够酸爽,而且永生永世都难以忘怀。

    “你,你不是人!”北宫流看着面带笑颜的少年,心里终于涌出了一丝恐惧。

    “小爷是不是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能不能变成人。”离夜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瓷瓶,圆润丹药滚落在手心。

    丹药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坐在一旁的几个人,都不禁吞了吞口水。

    丹药啊!好东西!

    “你想做什么?”北宫流惊悚后退,心里不停回响着一句话,北宫离夜真的敢杀他们,真的敢!

    离夜狡黠一笑,把丹药放到指尖,稍稍用力弹出,圆润丹药弹入北宫流嘴中,丹药入口即化,他连吐的时间都没有。

    “你给我吃了什么?”北宫流一颗心就像是掉入冰窖了一般,却还是开口想得到答案。

    “你说呢?”离夜笑着反问。

    他以为还能是什么?

    北宫流傻眼了,他做梦也没想到,离夜的这东西,是给他吃的,他一直以为,北宫离夜是想从自己嘴里得到什么,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样!

    他要的,只是知道谁派他们来的,其余的什么都不想知道,知道这件事情的,不只是他!

    北宫离夜的目的,一开始就不是他,而是他身边的几个人。

    北宫流一颗心沉入死寂,面如灰暗,再也没有一点生机。

    他们这次,真的完蛋了!

    “唔……”

    还没从震撼中走出来,北宫流顿时感觉到身体上的不适,从五脏六腑开始,密密麻麻,就像是被无数蚂蚁在啃食。

    “啊!”北宫流不停在地上翻滚,冷汗如豆颗大小,不停滚落。

    到这一刻,北宫流才知道,北宫离夜说的一点都没错,那种痛楚,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

    傲家刚才那几位看到丹药,还想吃上一颗的几个人,看着地上翻滚的北宫流,顿时头皮发麻,冷汗连连。

    幸好当时他们只是想想,没用动手去拿,不然现在,肯定也是这样!

    老天,这简直太可怕了,他就像是地狱下走上来的罗刹修罗。

    跪在北宫流身边的几个人,看到他都忍受不了这痛苦,脸上瞬间一点血丝都没有。

    那种丹药,他们要是吃了那种丹药,所承受的痛苦,肯定不只是这么一点,连北宫流都受不了的东西。

    可他们要说了,主子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们肯定也会生不如死。

    声声泣血在耳边响起,但是他们主子给他们的阴霾,也影响着他们,一下子几个人就陷入了天人交战中。

    离夜也不着急,看着他们满头大汗的思考,回到自己位置坐下,注视着地上翻滚嘶吼的北宫流。

    他们的身份,她没兴趣知道,北宫流以为她想知道他们的身份,那就大错特错了。

    她要知道的很简单,只是他们主子是谁,不管是谁,她都不会放过那个人!

    “啊!”

    “北宫离夜,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死不了,为什么连自杀都做不到!”

    ……

    北宫流嘶吼着,他想要自杀,可发现自从吃下那丹药,他每每想要自杀的时候,有想死的念头之时,疼痛就会加重十倍不止!

    到底给他吃的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东西存在!

    北宫离夜怎么会有,他已经是宗师了,难道还是擅长用毒的毒师不成。

    “离夜……”傲刑蠕了蠕嘴,轻声叫道。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他不会这么容易死的,放心。”离夜笑看着北宫流,她不想让谁死,那个人还真没那么容易死。

    傲刑惊讶看着离夜,张了张嘴,又把话给咽了下去,有些事不适合在这里说。

    “考虑清楚了吗?其实我要你们回答的问题不多,只有一个,但是你要是说谎,我可以保证,你们的下场,会比他更惨。”北宫离夜冷声道,眸光中杀气浓浓。

    剩下的几个人身体一僵,眼中的挣扎越发强烈,他们不想承受这种痛苦。

    “你们敢!”北宫流满头大汗吼道。

    不可以说,不可以说!

    北宫离夜能把邵家说灭就灭了,他要是知道他们的主子是谁,主子家的下场,就会和邵家一样,只有,灭亡!

    怎么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大不了就是一死,不能连累到主子!

    几个人迟疑看着北宫流,见他痛苦不已,尽管他们也知道不能出卖主子,可是……

    “若是我们回答了,你能放过我们几个吗?”其中一个人鼓起勇气问道。

    离夜眸光微变,直视着那人,讥讽笑道:“你觉得你们现在有资格和小爷谈条件吗?”

    几人脸色一僵,眼中情绪露出几分死寂。

    他们有什么资格,没有任何资格和北宫离夜谈条件。

    “你想知道什么?”另一个人问道,即便是死,他们也要死的痛快。

    离夜眼中闪过亮光,豁然起身,走到几人面前。

    “想清楚了?”

    回答这个问题,他们还是会死,只是会痛快一点,她不是什么好人,对于冒充自己家族,甚至……对她族人喊打喊杀的人,就这么放过他们。

    “是!”他们想明白了。

    “不!啊!”北宫流仰天一声吼叫,脸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脸红耳赤,冷汗如同瀑布。

    太痛了!真的是太痛了!

    他也想死,不想这么痛苦的活着,北宫离夜为什么不给他一死,他现在只想死!

    眼角余光看了一眼被折磨的北宫流,众人再次庆幸自己的决定。

    ------题外话------

    昂昂,今天奋力码字…拼出来了!

    月底啦!亲们表忘记口袋里的票票噢,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