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北宫家族,北宫流?
    两队人站在原地,注视着对方,谁也不曾先出声。

    就在他们陷入僵持之际,几道身影飞速闪过,稳稳落在他们两队人的中间。

    “你们是何人?在湖城之外有什么目的?”为首的男人不等日月殿长老和北宫石楠开口,先行出声。

    男人身后跟着七八个随从,体型高大威猛,行动划一,一眼就能看出是接受过严格训练的。

    他们表情严肃,不苟言笑,眼观鼻,鼻观心站在为首男人身后。

    北宫石楠若有所思看着突然出现的高大汉子,心里泛起疑惑。

    这个人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明明看到日月殿人身上穿着的衣服,还问他们是谁。

    日月殿长老也眯起眼睛,不满看着突然出现在的人。

    “几位还是离开的好,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我等是什么人,得罪日月殿,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风启大陆应该还没几个人先放敢去得罪日月殿。

    他们要是够聪明,现在就应该离开这里,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日月殿?”男人转身看向日月殿的一行人,刚硬的轮廓突然露出笑容,显得格外怪异。

    男人脸上的笑容,让日月殿长老更为傲气,下巴微微抬起,高傲点点头。

    “没错,我们就是日月殿的人,知道了我们的身份,就赶紧离开。”他在这里已经等了一年了,不想再继续等下去。

    等会该回去问问,接下来该怎么办,他们总不能永远在灵师四家转圈,想个办法才行。

    北宫石楠以及众北宫家子弟,看到这一幕,心里咯吱一响,暗暗涌出不详的预感。

    日月殿在风启大陆是什么样的存在,谁都知道,这几个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可要是对日月殿的态度,和别人一样,吃亏的还是他们。

    眼前的九人,实力差不多在先天天阶,要是刚才日月殿的算起来,他们这边人多,打起来还有胜算,这九个人要是再帮日月殿,麻烦就大了!

    可……这几个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男人看了一眼日月殿长老,缓缓转身看向北宫石楠,脸上笑容瞬间收起。

    “你们也是日月殿的人?”

    北宫石楠迟疑了一会,看了看日月殿众人,他们脸上得意的笑容,带着幸灾乐祸。

    “不是。”简单两个字缓缓吐出,北宫石楠袖下双手稍稍握起。

    只要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有什么不对,他就会在第一时间里出手,即便是来帮日月殿的人,也要拼上一拼!

    男人若有所思点点头,再次看向日月殿的众人,嘴角扬起笑容。

    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两边的人的眸光目光都放在中间男人的身上。

    谁也不知道在他们的身份,但是他们九个人的实力摆在哪里,不得不防,九个先天天阶,谁能有这么大的手笔。

    男人单手抬起,目光注视着日月殿的众人,厚厚的嘴唇轻启。

    “日月殿者,杀无赦!”

    日月殿者,杀无赦!

    简单的七个字,让两边的人都傻眼了,男人身后的几个人,却以最快的速度飞身到日月殿众人面前。

    不过眨眼的功夫,鲜血飞溅,一声声凄厉的呻吟冲破天际。

    几道鬼魅身影在日月殿众人中飞身而过,所到之处,再无活人。

    除了为首的长老,其它人的实力,最多不过天阶,哪里是先天天阶的对手,这在八个天阶手上,他们就像是大白菜,一砍一个倒。

    北宫家族的众人目瞪口呆看着情况的大反转,他们还以为这九个人是日月殿的人,现在看起来有点不像……可他们是谁?

    他们一头雾水,却没有人知道这九个人是什么人,目的又是什么。

    他们九个突然出现,突然动手,连让人准备的时间都没有。

    不过一会,日月殿的人就倒下了一大半,为首长老看到突变的情况,想到自己带出来的人,全部丧命在这,回到日月殿的后果,他猛地回神。

    “住手!”

    怒吼声冲破天地,带着强势的强悍,挥刀的八个人,在这震撼下,像是被震慑住了一般,停下手中挥剑的动作。

    “你们好大胆子,知道我们是日月殿的人,还敢如此对待我们,到底是什么人!?”欺凌到他们日月殿的头上,这些到底是什么人,敢对他们动手!

    高大男人冷冷一笑,看向为首的长老,伸手抱拳,“北宫家族,北宫流。”

    北宫家族!

    简单的四个字,顿时让两边的人再次怔住,所有人目光落在为首男人身上。

    日月殿的人是愤怒,狰狞可怖,恨不得把眼前的人扒皮抽筋,才能消他们的心头之恨。

    他怎么就是北宫家族的人了?北宫流是谁?

    北宫家族子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头雾水。

    他们不记得,北宫家族有这么一号人,少主带他们出来的时候,也没说过,会有这么一个人跟他们一起来。

    北宫家族,北宫流,有这么一个人?

    北宫家族子弟几千,即便是北宫主家的子弟,他们一下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他们只是普通的子弟,认识的也只有经常见面,然后一脉的人,不是每个人都认识。

    北宫家族的人,听起来怎么有点不对劲?

    日月殿长老怒瞪着自称北宫流的人,双眼冒着火焰,仿佛想要用眼中的怒火,把眼前的男人烧的连渣都不剩。

    “北宫家族,好一个北宫家族!灵师四家什么时候和你们北宫家族有关系,你们北宫家族,一出现,杀我日月殿这么多人,本长老倒要去找你们北宫弑问问公道!”日月殿长老怒吼道。

    就连夙皇都管不了灵师四家的归属问题,他们北宫家族凭什么站在这里。

    北宫家族,北宫家族一来就杀他们那么多人!

    可恶,实在是可恶!

    “北宫流,我们是帝都走出来历练的队伍,怎么没听说过北宫家族有北宫流这号人?”北宫石楠不动声色问道。

    他说自己是北宫家族的人,就是北宫家族的人了。

    少主明明跟他们说过,遇到日月殿的人要小心行事,这几个人,二话不说直接动手,哪里像是他们北宫家族的人。

    北宫流稍稍侧步,转身看向北宫石楠,刚硬脸上露出淡笑。

    “你们不知道的地方多了去了,北宫家族那么大,难不成每个人你们都得知道。”

    北宫飞咬咬牙,大步走到北宫石楠身边,正要开口,立刻被北宫石楠打断。

    “不是每个人都要知道,可至少,先天天阶,还要知道的。”先天天阶他们不是全部都知道,好歹也知道一部分。

    北宫石楠对眼前的人身份,一开始就没有相信过,他们就是北宫家族的人,这九个没有认出他们,让他们怎么相信,这九个是北宫家族的人。

    “你闭嘴!”日月殿长老怒吼向北宫石楠,怒火滔滔注视着北宫流。

    他现在什么事情也听不下去,只知道眼前的人是北宫家族的人,这件事没完!

    北宫家族如此对待他们日月殿,就算是夙皇,也保不住他们。

    “这位长老,让我等闭嘴可以,但是你要看清楚,他们是不是北宫家族的人。”北宫石楠沉声道,今天这件事情牵扯到他们北宫家族,让他们不说话,不可能!

    这几个人明明不是他们北宫家族的人,现在用他们北宫家族的名义,和日月殿发冲突,这可不是小事!

    北宫流脸色一僵,随即呵斥道:“小子,我们怎么就不是北宫家族的人了!”

    这点用得着怀疑么,他们就是北宫家族的人!

    日月殿长老不屑轻哼了一声,指着北宫流,“他都承认自己是北宫家族的人,还有什么看不看的,来人,杀光他们!管他们是不是北宫家族的!”

    北宫家族的人听到那长老的话语,都是一脸愤怒,他们连是不是北宫家族的人都不查清楚,就这么大动干戈!

    “这位长老,连我们也不放过?”北宫石楠阴沉着脸,双拳握紧。

    现在少主不在,把领队的任务交给他,他就要保护好所有人,但是,他们日月殿欺人太甚!

    他们只是想用最快的速度,到达湖城,给少主一个惊喜。

    不用两天时间,就赶到了湖城,甚至没有死伤,现在到了湖城门口,遇到日月殿的人不说,还遇到了这么九个人。

    这几个,开口闭口就说自己是北宫家族的人,北宫家族的名头,什么时候随随便便谁都可以用了

    “不错!杀!”

    管他们今天是谁,到了这里,伤了他日月殿的人,就要死!

    北宫流看了看北宫石楠,再看看日月殿众人的方向,眯起双眼,眸光中露出一丝危险。

    “也许,我也应该赶尽杀绝。”现在这个时候到湖城的人,都不该留在这个世上。

    听说北宫家族有一队人马往湖城方向来了,除了日月殿,这些应该就是北宫家族的人,所以,同样也不能留在这个世上。北宫家族,日月殿,他们最好就是自相残杀!

    “你……”

    北宫石楠的话才说出一个字,清冷声音从远处传来,由远及近。

    “在本少主面前自称北宫家族的人,还要杀我北宫家族子弟,你们说,小爷该把你们碎尸万段,还是挫骨扬灰?”

    白色身影箭步走来,俊美少年,风华绝代,明亮黑眸闪烁出璀璨光芒,精致五官,俊朗绝美,唇瓣稍稍上扬,勾起淡淡弧度,却让人感到危险至极,让人不寒而栗。

    北宫家族弟子看到走来的身影,脸上的愤怒顿时消失不见,变成激动和狂喜。

    少主来了,这次少主来了,看这些人还怎么大言不惭!

    他们只不过是想进去湖城,可不管是日月殿,这几个莫名其妙的人,都要置他们于死地!

    本少主?

    简单的三个字,加上风华绝代的身姿,气势汹汹而来的九个人心里咯吱一响,身影开始往后挪动。

    北宫离夜,他是北宫离夜!

    这些北宫家普通的子弟,他们还能坚持说自己是北宫家族的人,现在北宫离夜在这里,一切就会不攻自破。

    眼前少年明明在笑,可是那笑容,他们只觉得冰冷无比。

    “本少主,你就是北宫离夜!来的正好,你北宫家族的人杀我那么多日月殿子弟,今天我就让你血债血偿!”日月殿长老言之凿凿,指着离夜呵斥。

    离夜看到面红耳赤,大义凌然的长老,唇瓣弧线加深。

    她都不知道离开一会,能有这么多事情发生,一个日月殿,一个冒充北宫家族找日月殿麻烦的几个人。

    日月殿就算了,比起他们,她现在比较对这九个人有兴趣。

    她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敢用北宫家族的名义出手,还想杀她北宫家的人。

    锐利的目光来回在日月殿长老和北宫流之间扫视,软靴迈过,隐藏在眼睛深处的杀意,越来越明显。

    “血债血偿,听起来是不错。”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目光落在北宫流的身上,双手负在身后。

    北宫流面对那危险的眸光注视,脚步稍稍后退,坚定的眼神也变得飘忽。

    “你,你想做什么?”

    北宫离夜,不过一个少年,怎么会给他这么危险的感觉!

    “小爷要做什么,你很快就知道了,在这之前……”青光乍现,四周顿时变得压抑。

    当众人看到离夜手上的青色之力,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嘴巴直接成了“O”型。

    宗师!

    ------题外话------

    这九个人是冒牌货,咳咳…故意挑衅来着…能做这种事情的人,大家说说谁会做这种事,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