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历练
    离夜回到北宫府,立刻走回自己的院子,并且让罗刹不能让任何人打扰她。@樂@文@小@说|

    看着桌上一颗颗圆润的丹药,离夜蹙了蹙眉头,眼中露出疑惑,这种丹药,丹神诀里面没有任何记载,从味道上,也看不出具体是用哪些药材配置而成。

    “离夜,这就是王家的丹药吗?你不是已经烧了?”红莲浮在空中,在丹药上面旋转。

    这东西虽然有点好处,不过也算是危险,不是靠自己实力提升宗师,那就不是自己的,早晚会退回到自己实力的那天。

    到那个时候,吃下丹药的人所要付出的代价,是无法想象的。

    “烧之前,刚好有人偷了一瓶出来。”离夜汗颜道,温如玉爱药成痴,没想到连日月殿的东西都偷。

    可是说出去应该都没有几个人会相信,他是高级鉴定师,要什么东西没有,区区几颗丹药,谁也不会认为这是偷来的。

    “偷?”红莲满头黑线看着离夜,她说的这个人,不会就是自己吧。

    在所有认识的人里,会做这种事情的,它认为只有离夜一个。

    感觉到发灼热的温度笼罩在身上,离夜的目光终于从丹药上挪开,转而看向红莲。

    “不是我偷的。”当时她没想过要拿走一瓶,就全部都烧了,烧了以后她才觉得应该要拿一瓶出来,好好研究研究。

    结果,她没偷,不过还是得到了一瓶。

    “那现在怎么办?离去日月殿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我们现在就去吗?”红莲讪讪笑道,它这还什么都没说,离夜是怎么知道的。

    离夜收回目光,把桌上的丹药收起来,放进储物手镯中。

    “北宫家还有事情,暂时去不了,十天吧,十天后咱们就走。”离夜若有所思道,她很长时间没去灵师四家了,在去日月殿以前,想去看看。

    交给他们的东西,不知道进度怎么样了,应该已经完成大半了吧。

    “十天,你确定?”红莲轻咳一声,北宫家是某位家长,十天后又得怒吼了。

    “确定。”现在是时间紧迫,虽然答应了爷爷,但……还是得走,下次回来再好好安慰他老人家。

    去日月殿也就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很快的,很快就回来了。

    红莲没有再说什么,离夜都决定好了,看样子十天后是一定会离开。

    离夜刚闭关,帝都早已是沸沸扬扬。

    夙琉展的暗卫回到雅王府,急匆匆去找夙琉展,脸上的惊慌,无法隐藏遮掩。

    “何事如此惊慌?”夙琉展手持毛笔,笔下绘画着山水,神色认真,温雅气质显露无疑。

    就这么看,谁也不会想到,如此温文尔雅的一个人,会是有那样的野心。

    “王爷,北宫离夜……他……”

    “北宫离夜,让你带人去,试探出他的实力了么?”夙琉展头也不抬问道,继续绘画着锦绣山河。

    气势磅礴的大好河山,勾画出大概的轮廓,小部分的地方已经天上色彩,能看出磅礴大气的景色和气势。

    暗卫急忙跪在地上,满头大汗,心跳到现在还没有恢复正常。

    “没成功吗?”夙琉展继续问道。

    成功,要是这么容易就成功,对方就不是北宫离夜,他早就猜到结果会是这样。

    暗卫握了握拳头,抬头看着夙琉展,紧张道:“罗及不但没有试出北宫离夜的实力,甚至……他不过用处一招,就被北宫离夜杀了,在这过程中,北宫离夜身上,没有显露出一点灵力。”

    他到现在还想不明白,北宫离夜究竟是没有灵力,还是隐藏了自己的灵力,要是隐藏,又是怎么做到的。

    简直是不可思议,隐藏灵力,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到。

    细心绘画着山河的夙琉展,听到暗卫把话说完,手上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笔尖重重在画卷上添加了一笔,完美的画卷,出现了无法挽救痕迹。

    “没有灵力,当年他不是还用出了灵力。”夙琉展皱眉看着画卷上的污垢,手指一挑,指间墨笔弹进一旁的白瓷水缸中。

    他记得,那个时候,北宫离夜有灵力,实力却不是很高,如今没有灵力。

    北宫离夜,你还真是骗过的天下所有人!

    你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是能够隐藏住自己实力的,又已经是什么实力了,北宫家现在又是如何?

    一个个疑问在夙琉展心里盘旋,自从一年前邵家被灭,他就再也不能探究北宫家,那里就像是铜墙铁壁,任何消息都不能传出来,也不能探寻。

    如今的北宫家,发展成什么样子,他不知道,但是这一年,北宫家只怕已经回到了当年的盛世。

    最多也只是当年的盛世而已,想要超越当年,就北宫弑和北宫离夜,加上一个管家,北宫奇,远远不够。

    “属下不知,可当时他身上就是没有灵力,就那么一踹一剑,就杀了罗及。”暗卫满头大汗道,他以为差点就轮到自己。

    夙琉展低头看着自己绘画的山河,脸上闪过怒意,大手拿起画卷一角,随手一挥。

    “滚出去!”

    初级先天天阶,探究不出一个北宫离夜的实力,探究不出北宫离夜的实力!

    暗卫急忙起身,撒腿往外面走去,王爷又生气了。

    这么多年,凌王都不能让王爷生气,可这两年,只要提起北宫离夜,王爷就跟吃了火药似的。

    实在是不明白,能和王爷抢王位的,在众多皇子中,只有凌王能做到如此,王爷为什么这么在意北宫离夜。

    北宫离夜不是不招惹,就不会有事的么,现在如此,后面真的不会有事?

    暗卫不明白,也不敢问,他们只是区区的暗卫,连光明正大活在这个世上的机会都没有,有什么资格质疑自己的主子。

    夙琉展站在房间内,脸色阴沉靠坐在大椅上,双拳握紧。

    “北宫离夜,你休想成为本王的绊脚石!”

    皇宫中,夙皇的情况,不比夙琉展好,听到离夜那么简单就杀了一个初级先天天阶,夙皇的脸色是凝重的。

    “当真阻止不了北宫家族的壮大吗?”夙皇一阵叹息,如今不禁有点后悔,当初没有和北宫家族修好。

    当年他执意扶持两个家族,打击北宫家族,如今,北宫家族不但没有没落,反而更加强大。

    “皇上?”朱储小心翼翼看着夙皇的脸色,皇上这是后悔了吗?

    夙皇听到朱储的叫唤,立刻收起脸上情绪,冷静稳重威严坐在龙椅上。

    “下旨……”夙皇正要说什么,想了想最后还是收起了声音,“算了,下去。”

    这旨意下不下都无所谓,北宫离夜在帝都杀人,何曾理会过皇家,就算他下旨不追究北宫离夜,情况不会有什么变化。

    皇家和北宫家族的情况,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既然如此,一步已经是错,回不了头,他是天子,天子无错,错也是错在北宫家,错在北宫离夜!

    朱储正要推出去,随即想到日月殿的事情,又挺下了步伐。

    “皇上,去日月殿修习的皇子,皇上还没决定好,日期将至。”凌王,雅王,想想也知道皇上最后的决定。

    两位皇子,凌王才是皇上最疼爱的,皇上要选的,必定是凌王。

    夙皇沉了沉目光,注视着书案上的白纸,两个名字写在上面,眼中露出挣扎。

    “朕再想想,退下。”

    “是,奴才告退。”朱储慢慢走出大殿,心里划过一丝疑惑,以往皇上不是早早就决定好了,怎么这次……

    大殿恢复安静,夙皇一个人坐在是龙椅上,看着书案上的名字,终于下定了决心,提笔将其中一个名字剔除勾去。

    帝都喧哗热闹的情况,比平常提升了一倍不止。

    每次离夜一回帝都,都会有这种效果,然后经过很长时间,这种喧哗的情况才慢慢恢复。

    这次让不少人惊讶和疑惑的,是夙皇没有下旨,完全当不知道这件事情似的。

    没有谁能猜透夙皇心里在想什么,以前北宫家族一有事情,他的旨意就会立马下来,这次竟然没有。

    离夜在知道这个消息,已经是十天后了,十天后,离夜终于走出了院子。

    “主子。”见离夜走出来,罗刹俯身轻唤。

    “罗刹,你先去休息吧,我先去找爷爷一趟,没事的。”该能想的她已经写下了,就看爷爷和奇叔怎么完善。

    罗刹点头应道,转身离开,在北宫家里,主子的确不会有什么事情。

    看着罗刹走远后,离夜直径走出院子,往北宫弑住的方向走去。

    两道身影一站一坐,一老一少,商讨着家里的事情,离夜刚走进房间,就看到这样的一幕。

    “爷爷,奇叔。”离夜走到两人身边,淡笑叫道。

    北宫弑看到离夜来了,眼前闪过一丝光亮,急忙站起身。

    “臭小子,你这是一回来就闭关!”先是在藏药楼待了七天,又在自己房间待了十天,她回北宫家的日子不超过二十天,他老人家也就见过她一次!

    所谓的两个月,怕是也要打水漂了,他知道会这样。

    “这不是有事情要想,也不是闭关,只是一个人想安静想想,对了,爷爷,我准备去灵师四家一趟。”说好一年给他们准备的丹药,今年还没有给他们。

    她也要去看看那边的进展如何了,是不是和想象的一样。

    “灵师四家,你不是早就安排好了,我也经常让北宫家的人过去帮忙。”就是回来的时候,那些人的表情有点夸张,可就是不说发生了什么。

    北宫弑那叫一个无奈,他堂堂北宫家家主,说话他们都敢不听了,这都是什么事。

    “回来的人有没有说什么?”离夜挑眉问道,这点她交代了灵师四家,让他们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完全将封闭,不让任何人进出他们的区域。

    北宫家的人他们阻止不了,应该会有办法不让他们说出来吧。

    北宫弑嘴角一抽,满头黑线指着离夜,忿忿道:“好小子,感情是你!”

    他就说这些人怎么会那么乖乖听灵师四家人的话,原来是这小子从中作梗!

    看到北宫弑抓狂无奈的表情,北宫奇淡淡轻笑,能让家主有这种无奈表情的,只有小少爷一个人能做到。

    若不是北宫家里有事情,当时他们都想去看看灵师四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每次派人过去,那些人会拖很久回来不说,回来以后还会问,能不能再去,这次准备长住。

    在北宫家,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刚开始还以为是不是中邪了,谁知道派一个,就一个是这样,连暗卫去了也是这样。

    他们又不能离开北宫家,这就变成了层层难解的迷雾,他们什么也看不清楚。

    离夜无辜看着北宫弑,双手摊开耸耸肩,她当时只是不想让谁知道,让灵师四家秘密进行,谁知道会有这样的效果。

    这种效果也不错,他们能忍住连爷爷都不告诉,不错。

    “爷爷,你把去过灵师四家的人叫过来,我这次想带他们一起去灵师四家,以后他们就在灵师四家不用回来了。”离夜眼中露出狡黠的笑容,有些事情,得慢慢来。

    北宫弑脸庞一抖,惊讶看着离夜,她说不用回来?

    “爷爷,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卖了他们的。”去过的人,可以做到不告诉爷爷,让他们去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这件事情必须得秘密进行,为了这件事,这一年,灵师四家应该很安静。

    “小少爷,这一年的时间,灵师四家安静的,让外界以为,他们已经真正没落,连二流势力都不是了。”北宫奇担忧道,小少爷到底在做什么,这影响也太大了。

    一年时间,完全没有动静,不管谁出面挑衅,或者是访问,都一一杜绝在外。

    “奇叔,沉睡的狮子,它也有醒来的一天。”离夜眼中闪烁着笑意,这件事,她不打算告诉爷爷和奇叔,到时候准备给他们一个惊喜。

    等到他们看到灵师四家打造好的东西,他们一定会很惊讶。

    北宫弑和北宫奇相视一看,他们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好吧,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那些人,北宫奇,你把他们都召集起来,让他们跟着夜儿去灵师四家。”北宫弑叹了口气,反正他们的心也早就去了灵师四家。

    谁都不肯说,谁都想去灵师四家!

    这都是什么事!

    看到北宫弑脸上的无奈,离夜神秘一笑,爷爷和奇叔要是知道灵师四家在做什么,肯定也会了解他们为什么没有透露。

    想必,他们想的,也是想给爷爷一个惊喜,给家族所有人一个惊喜。

    “明白。”北宫奇点点头,无声看向离夜。

    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小少爷怎么做,最后家主都会妥协。

    “既然这样,奇叔,我们一起去吧,然后就能一起走了。”离夜急忙说道,在灵师四家不知道要待几天,总要把他们弄出来的,都看一次。

    所以今天,一定要离开!

    北宫弑豁然站起来,眨眼出现在离夜面前,皱起的老脸那叫一个郁闷。

    “你小子,回来一个月都没有!老子加上这次,也就见了你两次!”今天就走!他们连饭都还没好好吃过!

    离夜看到北宫弑脸上的不舍,轻咳一声,“那明天,今天我陪爷爷吃饭可好?”

    北宫弑郁闷的脸色,顿时展开笑容,笑眯眯指着离夜。

    “你说的!”

    “嗯!”离夜点点头,看到北宫弑脸上的笑容,顿时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好好好,那你去吧。”北宫弑满意回答,顿了顿继续道:“吃饭的时候,我让人去叫你。”

    能多留一天,就是一天。

    离夜看着北宫弑笑的合不拢嘴的表情,黑线不停从额上划落,她这是真的被算计了!

    这老头!居然用这招!

    “爷爷,你太可耻了!”离夜忿忿道,一下子没料到,就被他绕进去了!

    北宫弑摆了摆手,脸上的笑容,宛若一朵绽放的菊花。

    “兵不厌诈,什么可耻不可耻。”能让她小子多留一天,什么可耻的办法,他都会用的,况且,能算计她,他老人家很满意。

    靠!

    太可耻了!

    离夜无语看着无耻大笑的某位老人,咬咬牙,转身走出房间,步伐刚走出房门,脚步停了下来,玫瑰红唇无声勾起笑容。

    能陪他老人家一顿饭,也是好的。

    身影继续走出去,很快走出了北宫弑的院子。

    北宫奇无奈看了一眼北宫弑,为老不尊,说的是不是就是眼前的老人。

    “北宫奇,你以为那小子中计是那么简单的,她肯定已经打算好会陪我老人家吃一顿饭。”北宫弑指着门口,不然三言两语能让她妥协。

    北宫奇愣愣看着北宫弑,一脸错愕,这祖孙俩,都在想什么?

    “她想陪我吃饭,老子今天要是不提,她也不会开口,不然老子哪里有那么容易算计到她,那混小子精明着呢!”北宫弑摆了摆手,可最后他还算计到了。

    北宫奇:“……”

    他是越来越无法理解这祖孙俩在想什么了,常人无法理解他们的思维!

    “我老人家倒是挺好奇,她对灵师四家做了什么。”北宫弑捋着胡须,若有所思道。

    只可惜要坐镇北宫家,家主不可随意离开,不然真想去看看。

    “要不要我……”

    “算了,她既然不想让我们现在知道,肯定有什么想法,咱们不如期待着。”北宫弑笑着摇摇头,他们家夜儿准备的东西,现在就知道了,多没意思。

    既然暂时不想告诉他们,那就不知道好了,倒要看看,她能准备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能用上灵师四家如此大的工程。

    “期待,我有点担心会是惊吓。”北宫奇无奈笑道,从小少爷做过那么多的事情,哪一件都是惊吓。

    一年都无法完成的东西,谁知道又会是什么。

    “惊喜,惊吓,反正都一样,老子今晚跟孙女吃饭,让他们把夜儿爱吃的都准备一下。”这都一年多没回家了,他们祖孙也有一年多没一起吃过饭了。

    北宫奇笑着应道,转身走出房间,难得能吃一次饭,得好好准备准备才行。

    离夜回到院子,红莲急忙飞出来,“怎么样,走了吗?”

    现在就走!?

    “明天吧,今天说好了陪爷爷吃饭。”离夜伸了伸懒腰,她也觉得累了,好好休息一下,东西她已经放在爷爷桌上了,等她离开,爷爷应该就会发现。

    “好吧。”红莲应道,人类之间的感情本来就复杂,离夜难得回来一次,陪唯一的亲人吃饭,也是正常的。

    那老人家应该很开心,离夜陪他吃饭。

    “嗯,我先去休息,等会有人来了,再叫我。”说完,离夜头也不回走进房间。

    黄昏西下,北宫家下人今天格外忙碌,准备着一切。

    被人叫起来的离夜,走进以前她和北宫弑吃饭的地方,当她看到桌上相当丰盛的佳肴,一阵诧异。

    貌似都是她爱吃的!

    “爷爷,我们三个人吃饭,用得着这么丰盛吗?”看着早就坐下的北宫弑和北宫奇,离夜汗颜道,这一桌也太夸张了。

    在北宫家,除了离夜,有资格和北宫弑同桌吃饭的,只有北宫奇。

    他是家里特殊的存在,帝都谁都知道他是管家,可只有北宫家族自己的人才知道,北宫奇在北宫家有多特别,和他的地位之高,那是远远超过管家的。

    北宫弑指了指身边的位置,肯定回答:“必须的!”

    离夜笑着走到北宫弑旁边的位置坐下,看着丰盛的佳肴,眼中露出一丝柔和。

    “爷爷,奇叔,以后你们修炼,直接在房间就好了。”离夜突然想起一件事,貌似一年前那东西,她就放进去了。

    虾米?

    北宫弑和北宫奇狐疑看着离夜,他们以后修炼,直接在房间里?

    “我忘记跟你们说了,一年前我离开的时候,把你们的床换成了暖泉灵玉。”暖泉灵玉的作用不比他们修炼的地方作用来的小。

    暖泉……灵玉!

    北宫弑目瞪口呆看着离夜,说的是暖泉灵玉,这些天他们躺的地方,都是暖泉灵玉!

    北宫奇蠕了蠕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欲哭无泪。

    去年开始,床突然变硬了,他还以为是什么东西,还一阵嫌弃来着,结果是暖泉灵玉在下面!

    “这东西,你从哪里得来的?”北宫弑突然觉得,自己还没吃,就已经饱了。

    他要知道那是暖泉灵玉,以后都不用离开房间了,就坐在上面。

    暖泉灵玉能吸收灵气,不管是修炼的时候,睡觉的时候,躺在上面,和睡在上面,都能促进他们实力的提升。

    这东西,竟然会是他们的床!平时找一块巴掌大的都难!

    “呃,偶然下得来的,现在告诉你们了,我也就放心了,吃饭吧。”离夜囧囧笑道,她要说去了一趟羽化之穴,明天就走不了了。

    见离夜动筷子,北宫弑和北宫奇再好奇,也没有再问。

    东西在哪里得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是离夜给他们的。

    一顿饭下来,离夜是吃了不少,北宫弑和北宫奇被那个消息已经震惊的饱了。

    饭后,离夜回到房间,洗漱之后,直接躺到床上。

    这一夜格外安静,纳兰清羽也没有找来,四周都是静悄悄的。

    第二天大早,等离夜出门,北宫奇已经把去过灵师四家的人召集齐了,他们听说是要去灵师四家,一个比一个激动。

    看到他们激动的表情,北宫奇就更好奇,灵师四家有什么东西,能让他们如此激动和迫切。

    “小少爷,人都在这里了,这一年年去过的,加上罗刹,有五十七个。”可这五十七个人,谁也不肯多说,没办法了。

    扫视了一眼面前的五十几个人,离夜不禁轻啧,人数还真多。

    爷爷应该是很好奇那里有什么,才会派这么多人去看,结果回来的,一个都不肯说。

    不说不奇怪,他们说了才奇怪。

    “少主!”所有人异口同声叫道,看到离夜走来,脸上都露出莫名的兴奋和崇敬。

    他们知道了,少主已经是宗师,十七岁的宗师!

    “既然收拾好了,就跟我走吧,你们也应该知道,去了,就不能再回来了。”离夜淡淡笑道,回来偶尔住几天可以,但是以后可是要长住在那边。

    众人点点头,他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用少主说。

    看到他们这种表情,北宫奇更加好奇了,连北宫家不能回来,他们都不管了,到的灵师四家在做什么?

    “那就走吧。”离夜转身往门口走去,他们应该是知道了灵师四家弄那些的作用了。

    这么激动,难怪爷爷和奇叔会好奇,一年的时间,派了将近六十个人去看。

    最后连罗刹都去了,可惜,每一个人透露。

    浩荡队伍跟在离夜身后,一个个摩拳擦掌,急忙跟上去。

    带着浩荡的队伍,离夜直接走出帝都,从断魂山脉直接穿过去,这样能省很多时间。

    这个消息,一下子又传遍了帝都,听说是去断魂山脉,也没有人太过在意,去断魂山脉还能做什么,不就是历练。

    历练谁都有,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只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

    站在断魂山脉前,离夜挑挑眉头,停步转身。

    “敢不敢直接穿过去?”绕路,太远,她还是比较喜欢直接穿过断魂山脉。

    跟来的人相互一看,纷纷点点头,齐声道:“敢!”

    少主能做到的事,他们也能做到,不就是穿过断魂山脉去灵师四家,有什么不敢的!

    “好。”离夜点头应道,他们敢就好。

    众人中,瘦小少年走出来,扯出笑容压下心里的紧张,面带疑惑,开口询问。

    “少主,罗刹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罗刹也去过,他们都去过。

    看了看北宫家族的方向,离夜笑道:“他说要在北宫家等我,到时候一起去,你们谁要是想这样,也可以。”

    她不勉强,反正早晚有一天,也是会去的。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摇头,他们现在就想去!

    当时要不是要遵从家主的命令,当时都留在那里了,现在有机会去,他们早就迫不及待了。

    很长时间没去看,他们都想看看变成什么样子了。

    “既然没有人想要那样,我们就走吧,他们会来的,在成功的那天!”铿锵有力的声音传出,气势磅礴。

    “嗯!”所有人重重应道,没错,他们都会来的,在他们成功的那天!

    眸光微转,离夜目光落在少年的身上,脸上露出一丝疑惑,她怎么总觉得这少年有点眼熟。

    “你叫什么名字?”北宫家的人她都有印象,唯独这个,很模糊。

    少年神情微微一怔,脸上露出激动,晶莹剔透液体在眼中转动,却强忍着不让它流下来。

    “北宫飞!”

    两年前少主也是这么问他的,问他叫什么名字!

    “北宫飞?”脑海中闪过三个瘦小的身影,离夜眼中露出了然,原来是他,就说没什么印象,北宫葵一脉的子弟。

    当年只是承诺她带队历练的时候,他会努力跟她去,他现在算是做到了吧。

    “记起来了。”离夜应道,然后看向不远处的身影,嘴角勾起弧线,“北宫石楠,你也不用躲,当年的恩怨,早就一笔勾销。”

    躲在人群中的身影,愣了愣,稍稍挪步走了出来。

    北宫石楠早已经不是当年那傲然的表情,看着离夜,脸上多了几分畏惧。

    众人看向最后面站着的人,脸上都露出一丝了然,当年的事情,北宫家所有人都知道。

    北宫石楠当时也没做什么,也已经得到了惩处,少主自然不会再找他麻烦。

    “少主。”北宫石楠轻声叫道,他知道当年自己错了,如今是真的已经知道了,不会再做那样的事情。

    “你已经得到了惩罚,我不会对你怎么样,自然也不会针对你,你毕竟也是北宫家的人,再说,当年你不是一直想让我成材么?”北宫石楠当年期盼的,她现在都做到了。

    他做的那些,也有了惩罚,前事也该一笔勾销,不用再提。

    “是!”北宫石楠脸上一阵激动,没想到,没想到少主竟然知道!

    前事一笔勾销,现在他们是一个新的开始,北宫离夜,将永远是他北宫石楠最敬佩的人!

    “走吧。”离夜露出微笑,转身走进森林。

    浩荡队伍走进森林中,他们是直接走断魂山脉,尽管不用把断魂山脉完全穿过去,要走的地方也不少。

    在离夜眼里,这就是对他们这些人的考验和历练,也是难得的一次机会。

    所有人警惕注意四周,他们已经走过了断魂山脉外围,尽管不是最里面,偶尔也会遇到一些比较棘手的事情。

    离夜双手负在身后,淡然往前走去,就像是走在北宫家一样,没有半点变化。

    跟在离夜身后的人,见她如此淡然,一阵汗颜。

    他们这么紧张,少主如此淡定,这区别也太大了,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走的不是一个地方。

    “少主,我们走断魂山脉里面到灵师四家所在,要几天?”北宫飞兴奋问道,他还是第一次来断魂山脉。

    “到湖城近一点,倒其它三城远很多,要是他们要是按照图纸上的做,应该是两天时间。”离夜详细解释,让他们有底也是好的。

    她听奇叔说,有好几个都没进过断魂山脉。

    “两天!”北宫飞心里又是一阵紧张。

    对于第一次进入断魂山脉的人来说,两天时间不算长,可也不短,况且他们走的地方,不是外围。

    “不用担心,我们走的方向,玄兽出没的也不多,我只是想去个地方,才会走这条路,到时候走出去就好了。”她还还要去一趟药谷,不过等事情都处理好,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现在她倒是有点期待能够成功,早日成功!

    北宫飞稍稍松了口气,第一次进断魂山脉,说不紧张不害怕,那是假的。

    “少主,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北宫石楠来过断魂山脉几次,算是比较了解这里情况的人。

    晚上在断魂山脉,那是玄兽出没的时间,随意走动,就会遇上玄兽,有个时候就算不走动,也会遇上。

    “嗯,可以。”离夜看了看跟来的人,无声叹了口气。

    这不是她一个人,要是一个人,她还能再走一下,这么多人一起走,还是算了。

    听到离夜的回答,众人立刻瘫软在地,紧张弦感觉随时会断裂。

    离夜蠕了蠕嘴,正要开口让他们收拾,北宫石楠已经先开口。

    “少主,我到过断魂山脉几次,这收拾的事情就交给我吧。”这点小事就用不着少主亲自交代了,在断魂山脉晚上注意点什么,他还是知道的。

    离夜看到北宫石楠脸上的笑容,看了看四周,缓缓开口,“等会再说收拾的事情。”

    他们这样到断魂山脉,还真看不出来,有大部分都到过这里!

    “是。”北宫石楠看着地上瘫软一地的人,脸上露出一丝担忧。

    难怪少主会生气,他们这样倒在地上,怎么可以。

    “起来!”波澜不惊的声音响起,却有着不可违背的命令。

    北宫家众人听到这声音,猛地站起来,紧张注视着离夜,刚才那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他们现在已经在后怕了。

    “你们当真来过断魂山脉?没有半点准备,就地休息,玄兽来袭如何?遇上突然的变故如何?难道以前带你们来历练的长老,没跟你们说过这些要注意的地方?”这里不是外围,这次也不会有很多长老跟着他们,保护他们。

    这么快就放松下来,尽管紧张,去没半点防备,他们这样,能有几个可以走出去的。

    大部分人脸色一僵,稍稍低下头,长老们都有说过,这次看到少主在,他们有点得意忘形,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看到一个倒下,其余的也跟着躺下去。

    “这两天,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如非必要,我不会出手,带你们到穿过断魂山脉,不是满足你们的好奇心,是想在去灵师四家之前,给你们一个历练的机会。”离夜冷声呵斥,结果刚到这里,他们就一个个躺下。

    北宫家所有的人,她几乎都安排了一次到这历练的机会,他们几个要去灵师四家,后面基本上都没什么机会了,所以才会带着他们来。

    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可他们这样,她真的有点不相信,其中大部分是来过一次,两次的。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低下头。

    这样的错误,的确是不该犯。

    “还有……”

    “吼!”

    “嗷呜!”

    四周传来吼叫的声音,打断了离夜的话,北宫家众人听到这声音,所有人猛地抬头,面带惊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