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回归
    北宫弑严肃的神情,让离夜微微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自然是要去。”日月殿的很多东西,她都好奇,都包括那么多宗师,还有南门紫竹说的一切一切,她都想看看。

    让一方势力凌驾皇权之上的势力,其中肯定有什么,不去探究一番,怎么可以。

    北宫弑蠕了蠕嘴,最终露出哈哈大笑,点点头。

    “去就去吧,不过这两个月好好在家里呆着,顺便看看你那些东西给北宫家的一番改变。”现在的北宫家,已经不是一年多前那个。

    在外人眼里,北宫家和以前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其中真相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好。”离夜看着北宫弑重展笑容,没再多想。

    “好好休息,刚刚晋升,又着急回来,肯定很累了。”北宫弑拍了拍离夜的肩膀,心中流淌出一丝苦涩。

    成为北宫家少主,责任已经够重,然而,除了这点,夜儿连最基本以少女那样长大的方式都不可以。

    这一片天地,最终还是不能将她困住。

    “好,那我先去了。”离夜笑着点点头,的确是有点累了,还想顺便调息。

    少年头也不回走出院子,直到他离开,站在原地的老人才叹了口气。

    “北宫奇,你到北宫家也有十几年了吧?”十几年,他也做了十几年的北宫奇了。

    北宫奇双手放在腹部,平凡脸上露出淡笑,雪白银丝流淌着光芒。

    “忘了,倒是想永远这么下去。”已经平静平凡了十几年,他都习惯了,简单做北宫家族的管家。

    要是真的有什么改变,他可能真的习惯不了,也不愿意习惯。

    “夜儿变得更强了,她迟早要飞出这片天地,到那个时候,那些事情,她应该也全部都知道了吧,包括,她为何从小扮作男孩。”守了十几年的秘密,北宫家族什么秘密在夜儿身份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

    北宫奇眼中露出深沉,注视着院子门口,喃喃自语:“家主,你当真愿意么?”

    尽管他希望可以那样,但是……

    “已经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了,她已经开始接触日月殿,也相当于接触了那边,说不定已经知道了不少事。”北宫弑叹了口气,这不是不愿意就能阻止的。

    这片天地太小,如何能困住她,做爷爷的也不愿意困住她。

    “小少爷一定会解决的,她去了那边也好,总之,我是不走了,终生北宫奇!”北宫奇坚定道,眼中闪过一丝暗淡。

    北宫弑收回目光,看着北宫奇,脸上露出皱起的笑容。

    “不会,你始终要做回自己,这么多年,你心里也迫切渴望不是么,想要逃过我老人家的眼睛,你还不行。”北宫弑摇摇头,脸上笑意加深。

    夜儿要是知道,应该已经决定好了,这样就行了,她做事自有分寸。

    北宫奇张了张嘴,面对北宫弑犀利的注视,笑着摇摇头。

    是啊,他想心里也在迫切的渴望,前十几年不是不想,是不能,现在……一切都步入正轨了。

    终究还是要离开,处理好那件事情。

    一老一少站在原地,相视轻笑,不用言语,心中自有分寸。

    离开北宫弑院子的离夜,当然是没听到这一段对话的,否则,她一定会现在就把北宫弑和北宫奇知道的一切,都知道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回到院中,罗刹没有回来,离夜看着和出去前一模一样的摆设,一尘不染,眼中露出暖意。

    还是回家的感觉好,在家里什么都好!

    “嗷呜,终于是回来了!”红莲激动兴奋地在院中窜来窜去,都已经好久没回来了,真的是无比想念啊!

    离夜笑着看了红莲一眼,无奈道:“你是火,又不是狼。”

    “哈哈,这不是表示我很开心么。”红莲不在意笑道,回到北宫家,不只是离夜感觉像回家,它现在都有这种感觉了。

    在外面再紧张,好像一回来,就全部放松了,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提心吊胆被别人发现。

    “你要玩就去外面玩,在我出门以前,都不要来打扰我,等罗刹回来,记得跟他说一声。”探究一下自己的实力,刚刚才进入宗师,一切都还不稳定。

    回到家里肯定是好的,可还是不能完全放松。

    “好!”红莲点头答应。

    罗刹反正知道它的存在,也知道它会说话,这种事情做起来也没什么的。

    红莲飞出门外,房门立刻被关上,离夜走到床榻前,盘腿坐下。

    “啧,怎么想到爷爷刚刚说的话,总觉得话里有话。”离夜手撑着下巴,听起来没什么,想一下又觉得是,可……貌似的确是没什么。

    甩了甩头,把乱七八糟的想法统统甩出脑外,离夜揉了揉脸。

    “想那么多干嘛!”

    房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丝丝灵力划入身体。

    皇宫内,夙皇目光阴沉看着坐在下方的北宫弑,眼中隐忍着怒火,放在双膝上的手掌紧握成拳。

    好一个北宫弑,说走就走,说来就来,把皇宫当成什么地方了,是他家,还是街道!

    “皇上,你还没说老夫来做什么,难道要一直看着老夫吗?”北宫弑笑盈盈问道,看到夙皇眼中的怒火,也没有多在意。

    一年前夙皇不敢动北宫家,一年后,夙皇想要动北宫家,还得掂量掂量。

    如今的北宫家,就如同脱胎换骨,不再是他们眼中看到的那个北宫家。

    “当然不是。”夙皇脸上瞬间展现出笑容,笑呵呵询问道:“北宫老家主,这么多年,北宫离夜都不曾参加过日月殿修炼,今年是否也不参加,若是不参加,是否可以把名额让让?”

    每次日月殿修炼,北宫离夜都只是占这名额,北宫弑没有让北宫离夜去,北宫家其他人更没这个资格,可是,北宫离夜既然不去,干嘛不把这个名额让出来!

    皇家需要这样的机会,北宫家不要,皇家需要,难道他们想一直压在皇家头上!

    “这个,不好意思皇上,我们家夜儿刚回来,然后跟老夫说,今年要去日月殿。”北宫弑笑眯眯道,表情一看就是非常满意。

    夙皇微微一怔,脸上划过惊讶。

    “北宫少主,回来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等等,北宫弑刚刚那么着急离开,莫非就是为了去接北宫离夜!

    “刚回来,但是她已经跟老夫说过,所以今年,还是不行。”名额这东西,就算北宫家不要,也轮不到他们皇家头上!

    这么多年来,都是这样,今年即便夜儿不去,夙皇想要,想都别想。

    夙皇脸上表情微抖了一下,艰难扯出笑容,一阵肉疼。

    “既然北宫少主说要去,自然是要去的。”北宫离夜今年在想什么,他都已经安排好,让云儿和展儿去的。

    现在,少了一个名额,看来怕是不行了。

    “皇上还有什么吩咐吗?没有的话,我就先回去了,你也知道,我家夜儿一年没回来了。”一年没回来了,刚回来,就让老子陪你说废话。

    明知道他不会放弃这个名额,每次都在问,真当他老糊涂了不成!

    只要一次名额让给了皇家,皇家就会变本加厉,以后每次都会这么做,夙皇那点心思,他知道的清清楚楚。

    “去吧。”夙皇摆了摆手,想到自己有两个让他较为满意的儿子,却只能去一个,不禁皱了皱眉头。

    看来,只能放弃一个了。

    北宫弑皮笑肉不笑抱了抱拳头,转身扬长而去。

    朱储见北宫弑走出去,急忙走进大殿。

    “皇上,如何,他同意了吗?”想想也是没可能的,这么多年都是这样。

    夙皇不耐烦看了一眼朱储,问问问,他就在外面听着,还用得着问么!

    “滚!”大喝一声,夙皇挥袖离开,脸上的表情阴沉道了极点。

    朱储急忙跪下,额上冒着冷汗,听着夙皇的语气,他就能大概想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北宫弑,这次又拒绝了!

    雅王府中,鸟语花香的庭院内,淡黄色身影站在鱼池旁边,鱼池清澈见底,清楚能看到水中各色鱼儿嬉戏。

    一道暗影闪过,单膝跪在淡黄色人影身后。

    “王爷。”

    “何事?”帝都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么,已经平静一年多了。

    “北宫离夜回来了!”

    夙琉展负在身后的双手,立刻握紧,随即转身。

    “再说一次!”他回来了,这个时候回来!

    暗卫没有犹豫,又重复一次,“北宫离夜回来了!”

    一年前北宫离夜的事情,刚刚才消停了一段时间,现在他又回来了,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事情的发生。

    只是,王爷连凌王都不放在眼里,为什么给外注意北宫离夜?

    “回来了,他回来了!”夙琉展咬牙切齿道,北宫离夜当真回来了,为了日月殿的修炼,他还是回来了!

    暗卫跪在地上,稍稍低头没有回答,他知道这话不是对他说的。

    “下去,滚!”夙琉展咬牙切齿道,他永远忘不了,北宫离夜不费一兵一卒,把他几百精兵全部斩杀,甚至连尸骨都没留下。

    那些人就像是消失了似的,再也没有了消息和下落。

    他不知道北宫离夜怎么样能做到这样,可这件事情,一定和他有关,有撇不开的关系。

    “是。”暗卫迅速离去,不敢继续留下,承受夙琉展的怒火。

    夙琉展站在原地,目光阴沉,双手稍稍握紧。

    “好啊,北宫离夜,本王倒要看看你,这次回到帝都,你还有没有命离开!”回来了想那么看容易离开,门都没有!

    夙琉展神情可怖,表情狰狞,整长脸都变得扭曲了。

    得到消息的不只是夙琉展,凌王府,夙凌云和夙琉展几乎是同一时间得到消息。

    只是他没有夙琉展那么大动静,只是轻轻哦了一声,就没有下文了。

    凌王府看似永远都是同样的平静,可其中的暗涌,只有一小部分人知道。

    想要坐上那个位置的野心,谁都有,夙凌云也不例外,只是他用的办法,没有夙琉展那么极端,去招惹不该招惹的人。

    日落西山,离夜还不知道自己回来的消息,已经在帝都皇城传的沸沸扬扬,甚至还把一两年前的事情都翻了出来。

    那些丰功伟业,离夜可能都没有他们记得这么清楚。

    黑亮双眸瞬间睁开,看了看四周,离夜精神大振,经过一天的调息和休息,已经能够完全掌握宗师。

    “宗师就是宗师,难怪会和先天天阶有那么一大道鸿沟,不过宗师已经是这样,不知道神化会是什么样子。”离夜喃喃道,嘴角勾起弧度。

    外面疼火通亮,照射进房间,离夜起身打开房门往外面走去。

    “晚上了。”时间过的还真快,一下子就晚上了。

    “主子。”

    不远处罗刹微微俯身,轻声叫道,脸上有着无法隐藏的激动和急切。

    “罗刹,你现在已经是暗卫了吧。”这么一年多的时间,肯定是成功了,暗卫那些东西,不是最难的,罗刹学起来很容易。

    罗刹笑着点点头,已经是了,这一年吃了不少苦头,但是终于能成为北宫家族的暗卫。

    “那就好。”离夜满意点点头,能成为北宫家族的暗卫,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否则北宫家几千人,暗卫也就那么十几二十个,能成为暗卫,其中艰辛,可想而知,要忍受的东西,也非常人能够忍受。

    “主子,你要不要吃点东西,从回来以后,就没吃过。”罗刹担忧道,眼前主子也是为了修炼,然后忘记吃东西。

    离夜摆了摆手,笑着摇摇头,“不用了,我吃了丹药,不觉得饿。”

    修炼的时候觉得饿,她就会吃丹药充饥,这都是一年下来的习惯了,她觉得这样就好,不用改变什么。

    “是。”罗刹点点头,一阵汗颜。

    能把丹药当饭吃的,除了主子,这世界上绝对找不出第二个人。

    “既然这样……”

    “北宫离夜!”一声暴喝传来,如风的速度瞬间到了面前。

    离夜定睛一看,熟悉轮廓映入眼帘,嘴角不禁开始抽动。

    “药长老,你老人家这么晚了不休息,到我这里来有何贵干?”不用说,她知道的,丹药!

    北宫药无语指着离夜,他小子还好意思说,离开了一年,不对,是一年多好几个月。

    这段时间,都没有他的消息,连怎么样了都不知道!

    他小子还敢说,有何贵干!

    “呃,药长老,大晚上的你这种表情,有点吓人。”离夜笑嘿嘿提醒道,额角滑下一定冷汗,她记得出去的时候,炼制了不少丹药的,现在应该还有的剩吧。

    “你小子,你这种表情,不就是因为我来拿丹药的吗?我是那种只担心丹药的人吗?”他也是会担心这小子的好不!

    离夜上下打量了一眼北宫药,轻咳一声,稍稍点点头。

    “你是。”

    简单的两个字,北宫药差点喷血晕厥。

    “你你你……”混账小子,气死他了,真的气死他了。

    看到北宫药气愤的表情,离夜迅速走到他身边,双手环住他的手臂。

    “药长老,我知道出去的时间有点长,放心放心,我这几天会去藏药楼一趟的,到时候给你点好东西。”看到圣品已经那么激动的北宫药,要是看到神品,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离夜嘴角无声扬起,还真像看看药长老的表情是什么,为了这个,她都得去藏药楼一趟。

    北宫药脸上的怒火顿时消失无踪,双眼闪烁出光芒,惊奇看着离夜。

    “什么时候?”真的假的就不用问了,他知道离夜的本事,既然这么说了,就一定能成,就是不知道这一年,他有多大进步了。

    圣品已经能炼制出来了,下一步就是神品,神品,他一定可以炼制出神品,打破风启大陆的不可能传说!

    神品丹药,也只是丹药而已,想要炼制,一定是可以的!

    “等把事情处理好了再说,到时候我会去的,你放心,还有就是药材要准备好。”她储物手镯里面的药材没有多少了。

    这次在山涧下,还是靠纳兰清羽采来的药材,才够用的。

    看来还是要去一趟药谷,把药材收集好,再去日月殿,貌似,日月殿也有很多的灵药。

    离夜舔了舔唇瓣,她现在是越来越想去日月殿走一趟了。

    纳兰清羽走一趟把龙魂珠带走,她去走一趟,不说龙魂珠,总不能太差。

    “好啊好啊!”北宫药笑眯眯点点头,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那你……”

    “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说完,北宫药乐呵呵转身离去,想到过几天的药材,他已经有点兴奋了。

    别的炼药师炼制出来的,他不敢肯定说都是极品圣品,他们家这个,不用考虑就是了!

    离夜汗颜看着北宫药离开的背影,看吧,她就知道最后还是得用丹药才能搞定。

    算了,回去睡觉。

    “罗刹,你也休息吧,明天不用跟着我。”她明天还有事情,得看看那几个人有没有晋升,这么长时间都过去了,再怎么样,也应该晋升了。

    “是。”罗刹点点头,转身正要离开,突然,他抬头往空中看去,手中冰绝瞬间出鞘。

    一道身影从天而落,直接往离夜攻去,罗刹的身影比他更快,眨眼就到了离夜面前,挡下那人的攻击。

    离夜眯起眼睛,看着突如其来的攻击,嘴角弧线越来越明显。

    院中,两道身影久久纠缠,分不出胜负,离夜站在一旁,也不着急,静静等待着,丝毫没有出手的打算。

    来人黑衣劲装,脸上蒙面,只露出一双眼睛,连招式都有些奇怪。

    罗刹出招越快,心里就越疑惑,他总觉得眼前人的招式在什么地方见过,却又有点不对劲。

    “再不住手,我真的让罗刹杀了你。”

    清冷声音传来,离夜笑看着黑衣人,一阵狂汗。

    她回来的消息是谁透露出去的,这才多长时间,一个两个三个就找上门来了。

    黑衣人突然收住招式,那一双锐利的眸子,顿时郁闷至极。

    “我都打扮成这样了,你怎么还能认出来!”修长手指是稍稍用力,扯下脸上的巾布,不满瞪着离夜。

    罗刹站在一旁,手里的冰绝还指着对方,可当他看清楚来人之后,惊的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了。

    “兰少爷!”

    这么晚了,怎么会是他!

    看到罗刹脸上的惊讶,兰御风轻哼一声,伸手直接推开指着自己的冰绝剑。

    “罗刹,要不是你仗着自己有冰绝剑,想打过我,做梦!”好歹他也历练那么长时间了,实力可以说提升一大截,说不定都可以和离夜比拟。

    罗刹淡淡扯动了一下嘴角,转手将冰绝插入剑鞘,转身离开。

    既然是兰少爷,肯定其他两位也都来了。

    “不过,离夜,你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我明明隐藏的已经很好了。”兰御风纳闷走到离夜面前,看着那熟悉笑容,嘴角也忍不住往上扬。

    他都已经把自己常用的招式,反过来用了,没想到离夜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

    “他们两个没你这么无聊,而且,你跳出来的同时,就把他们两个的气息也暴露了,出来吧。”离夜双手抱臂,扯动嘴角笑道。

    他们三个怎么知道她就回来了,这么晚了还来“偷袭”。

    两道身影从天而落,夙南轩和洛九城走到兰御风面前,狠狠瞪了过去。

    他们就知道结果会这样,他还不信,现在是相信了吧!

    “喂喂喂,你们两个这种表情,你们出来,肯定比我还快被认出来。”兰御风不满反抗,然后走到夙南轩身边。

    “你和离夜一起长大,能藏得住?”

    夙南轩低头摸了摸鼻子,这个的确,他和离夜一起长大的,从小到大几乎黏在一起,离夜肯定是一眼就能认出他来的。

    “还有你,这么虎背熊腰,粗枝大叶,高大威猛,加上蜈蚣……”

    洛九城讪讪收回目光,表情皱起,脸上的疤痕,就像一根蠕动的蜈蚣,黑夜中显得有几分吓人,可是那表情,憨厚笑意,却很是可爱。

    “没话说了吧,所以,最后还是得由我来。”兰御风笑呵呵道,对于先眼前的场景,极为怀念。

    一年多没这样了,还能这么聊天,真好!

    “不管你们三个谁来,都只能是暴露的份。”离夜不以为然摇摇头,他们三个她都太熟悉,不管怎么掩饰隐藏,她都能看出来。

    “离夜,要不要这么犀利。”兰御风无奈问道。

    夙南轩看了一眼兰御风,握了握拳头,刚强有力的手臂,如钢铁一般。

    “如何,各位,一年不见,实力如何了?”他这一年可没闲着,从皇家才能历练的地方出来,又直接闭关,好不容易才到现在这种程度。

    绿褐色灵力在黑夜中闪烁光芒,灿烂夺目,耀眼万分。

    “不错啊,不过我也不错。”兰御风张开大手,绿褐色灵力显露手掌心。

    “我自然不能落下。”洛九城笑道,依然是那绿褐色灵力。

    离夜伸手摩擦着下巴,若有所思看着他们三个,这才一年多不见,他们的速度也太快了一点吧。

    南轩和兰御风都已经是巅峰的先天天阶,就连洛九城,都已经到了中级先天天阶,看灵力好像随时会突破,晋升到高级。

    这样的速度,她这要不是突破了,他们就都追上自己了。

    见里也没行动,三人相视一看,最后目光停留在离夜身上,带着探究。

    看不穿!

    竟然看不穿!

    三人惊讶至极,他们看不透离夜的实力,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他们脸上惊讶的表情,离夜无奈一笑,眼中神情柔和,慢慢伸出手,青光乍现!

    青,青色!

    三人猛地看看着离夜,那表情活像是看到了鬼一般,惊悚愕然。

    “宗,宗师!”

    宗师!老天,他们眼前的这个还是人吗?

    十七岁吧,这才十七岁不到十八岁吧,就已经是宗师了!

    他什么时候突破了,宗师!

    夙南轩首先收起灵力,哭笑不得看着离夜,忿忿道:“看来我们想要追上你的速度,只怕用尽这一生都追不上了。”

    这速度太变态,太吓人,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白兴奋了,我还以为离夜再怎么样,也只是巅峰先天天阶。”兰御风仰头长叹,那叫一个心塞。

    宗师,这么年轻的宗师,简直就是噩梦好么!

    这天才,和天赋,简直真的就是变态!

    “老大还真厉害。”洛九城憨厚笑道,收起自己的灵力。

    他一年时间能有这么大的进步,完全是九死一生的时候,得到的某种机遇,吃下一颗灵果,才晋升的,老大却已经这么厉害了!

    “刚刚晋升,哪里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离夜翻了翻白眼,他们现在就惊讶了,要是看到超越了宗师,甚至超越神化的存在,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那一定会比现在精彩,自然不会觉得她这个有什么。

    “管它什么时候晋升的,反正你就是晋升了,这么短的时间,宗师,离夜,你简直就是个天才!”兰御风忍不住惊叹。

    就像南轩说的,他们只怕用尽一生,都只能跟着离夜跑了。

    “先不说天才这回事,你们三个这大晚上的,往我这里跑,难道就是为了想知道我的实力?”离夜挑眉问道,他们没这么无聊吧,大晚上不睡觉。

    三人点点头,他们都有这个意思!

    离夜囧囧看着点头的三个人,继续问道:“那你们是一起来的?”

    “不是。”三人异口同声。

    他们三个是从不同地方来的,都是听到离夜回来的消息,然后立刻赶回来了,不然这次不见,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了。

    风启大陆那么大,历练,是一件长时间的事情,这一走是一年,下次走,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好了,现在确认了,就各回各家吧,嗯,最近我大概没时间跟你们出去了。”离夜打了哈欠,在北宫家族的时间没有多少,在这之前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有什么事,记得叫我们。”南轩淡淡笑道,他知道身为北宫家族的少主,离夜一旦出手介入家族的事情,他们就不行像以前那么不知天高地厚了。

    这样也好,他们都成长了。

    “当然,一定叫你们。”离夜笑着点点头,她在北宫家也呆不了多久。

    灵师四家也有很长时间没去过,她还要去看看,顺便再看看他们的进程怎么样了。

    三人大笑一番,飞身离开,只要在帝都,他们总能再见。

    说不定明天就跑来北宫家了,这种事情眼前也有过,所以,根本不用担心见不着的这个问题。

    三人离开后,离夜回到房间,倒在自己宽大柔软的床上,满足轻咛。

    床果然要比睡地上舒服,还是家里舒服,真舒服。

    黑夜中,某男人踏破月色,乘风而来,一道微风拂过,他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离夜床上。

    “有点累了,睡觉。”离夜摇摇头,眼睛都没有睁开。

    这世上能闯进她房间人不多,闯进她房间,还能爬到她床上的,只有一个。

    除了某国师,没有谁有这么大胆子。

    “好。”柔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双臂收紧,将怀中人紧紧搂住,相拥而眠。

    天色刚亮,俊美无双的男人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床边细细注视着熟睡的人儿,脸上露出柔和的表情,惹人沉醉。

    “你走吧,我再睡会。”离夜好像感觉到了那柔和的注目,摆了摆手,翻身继续睡下。

    纳兰清羽也没再叫离夜,转身走出房间,叹了口气。

    这段时间,她的确是该好好休息了。

    离夜躺在床上,以为纳兰清羽走了,就能立刻睡着,可他走了以后,却是另外一回事,再也睡不下了。

    “去校场看看。”离夜迅速起身,现在这个时候,校场应该会有人出现了。

    看看他们这一年的成果,都变成什么样子了。

    离夜梳洗好了以后,穿了一件蓝色宽松的衣袍,走出房间,刚走出去,就看到北宫奇站在院子门口,脸带微笑,像是等了很久。

    “奇叔,你在这里站很久了?”离夜讪讪问道,那刚才纳兰清羽离开……

    他不会也看到了吧!

    “小少爷,我刚刚才到,猜到小少爷今天会早起去校场,所以就来等着了。”北宫奇微笑说道,看来是猜对了。

    离夜摸了摸鼻子,神情恢复正常,轻咳一声走到北宫奇面前。

    “奇叔带路。”没看到纳兰清羽就好,这要是看到,爷爷知道这件事情,那就麻烦了。

    孙女找到喜欢的人,他老人家肯定是乐呵的,可,纳兰清羽行走北宫家跟自己家后花园似的,还半夜爬床。

    对于某位疼孙如命的爷爷来说,那就是让他暴走的开端,后果非常严重!

    北宫奇点点头,走在前面,细细和离夜说着这一年的状况。

    “先天天阶,如今已经占了两成,天阶三成,剩下的便是天阶以下,先天地阶占了两成。”这样壮大的阵容,不管是在风启大陆什么地方,都是一种震慑。

    如今的北宫家,早已经回到了当年盛世,甚至如同小少爷说的,已经超越了当年!

    至少当年再怎么盛世,也不像现在这样,比例能有这么大。

    先天天阶竟然能占这么多,真是值得开心的事情。

    “没有宗师么?”离夜挑眉问道,没有谁晋升宗师,看来还是有点不对劲的地方。

    不提日月殿那么多宗师,北宫家爷爷和奇叔在风启大陆,在四国,能有超然的实力,但是北宫家还不够。

    宗师,宗师太少!

    “没有,说来也奇怪,这一年来,很多巅峰先天天阶试着突破,都没能成功,不知道为什么,家主也在想办法,希望能促就他们成功晋升。”找原因,想办法。

    毕竟宗师不是那么容易晋升的,小少爷这变态的天赋,能有几个人比得上,简直可以用可怕形容。

    晋升宗师,有些人好几年都突破不了,所以也急不来。

    面对其它地方,北宫家是绰绰有余,现在唯一忌惮的不过只日月殿。

    日月殿有那么多宗师,殿主的实力深不可测,有些人甚至说他已经突破了,现在是神化级别,拥有了神人之力。

    “在离开前,我也会想想办法,下次我回来,是要听到宗师的比例。”除了北宫家除了他们三个,没有其它宗师怎么行,这样太吃亏。

    “是。”北宫奇点点头。

    宽阔无垠的校场很快在映入眼帘,看着校场上熟悉的架构,离夜露出一抹笑容。

    他们是真的有在好好利用这些,用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一大早,校场上的人出乎意料的多,吸纳调息的,直接开始训练的,校场上布满了人。

    “自从小少爷离开后,他们就变得越发的积极。”大家都想在小少爷带回来的时候,能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北宫家。

    离夜满意点点头,红唇轻启:“是不错。”

    超出了她的想象,北宫家的人,果然个个都是硬骨头,不会轻言放弃。

    突然有人往这边看来,看到那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少年,那人脸上露出兴奋和激动,忍不住大声叫喊。

    “少主,是少主,少主回来了!”

    少主?

    认真修习和锻炼的人,猛地抬头,往那人指着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不远处站着的离夜。

    所有人表情激动,紧张不已,紧张看着离夜。

    被人发现,离夜大方走过去。

    “没错,我北宫离夜回来了!各位可好!”铿锵有力的声音震破天地。

    “好!”

    千人场地,一口同声,声音如晴空惊雷,四周震动连连。

    “大家的情况奇叔已经跟我说了,大家应该知道,我们北宫家还缺少什么吧,为了这个目标,还是需要努力。”宗师,宗师级别。

    所有人激动点点头,他们都在往那个目标前进,现在这个时候能看到少主,真的是太好了。

    “少主,你历练一年,是不是已经突破宗师了?”

    “就是啊,去年你已经是先天天阶,现在肯定已经突破!”

    “突破!突破!”

    ……

    每个人都非常自信,也非常相信,离夜在他们眼里就是另外一根主心骨,在某些方面,北宫弑都没有如此的坚定。

    看着众人期盼的表情,离夜本来还想隐瞒的,最后也只能开口。

    “是突破了。”青色之力乍现,校场上,灵力肆意,掀起剧烈罡风。

    众人一片哗然,看着青色灵力,眼中的激动,崇敬,热烈,一次比一次浓烈。

    北宫奇早就知道离夜突破,但是在看到这青色灵力之后,还是忍不住激动起来。

    宗师!宗师啊!

    这个人,他们的少主,十七岁的宗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