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异火之争!
    巳长老缓缓落下,走近离夜,不屑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王老爷子。

    凭他也配打异火的主意,异火其实随便谁都能得到的!

    不自量力!

    八道人影站在面前,贪婪的目光在离夜身上扫视,每个人都各怀心思,想要得到异火。

    “小子,中级宗师也被你杀了,本长老在帝都皇城的时候,就该杀了你。”巳长老冷冷呵斥道,什么实力探究不出,还能将中级宗师斩杀!

    他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北宫家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的一个人,何止是天才!简直就是怪物!

    离夜平稳住呼吸,眼中闪过狡黠,造化诀和丹田暖流疯狂吸纳蔓延,为离夜恢复着灵力,让她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巅峰的状态。

    “那就让你失望了,那天你杀不了小爷,小爷今天也不会死。”八个人一起来,该死的,这个王家老头一点脑子都没有。

    竟然会相信日月殿的人,现在不照样是死了。

    他们八个根本不信任王家的人,所以才会八个人同时赶来,昨晚她可以确定他们没有跟在身后,现在却能找到她的具体方位,问题肯定是出在了这个王家家主身上。

    “小子,你究竟有了什么方法,竟然能瞒过我们的眼睛,若不是昨晚你放火,那异火燃烧在面前,老夫我差点就被你瞒过去了!”老者面红耳赤道,这要是传出去,他们几个就丢人丢大了!

    在实力比自己弱的人面前,差点被这小子蒙骗!

    离夜镇定自若,双手摊开耸耸肩,“你们自己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还有,什么叫异火?”

    面对他们八个人,离夜决定来个死都不承认,在八个实力不亚于宗师,其中有三个超越宗师的人面前,承认自己有异火,不等于就是送死。

    他们几个不过是凭借着昨晚的火焰,知道那是异火,还没确定她身上有异火,所以,她干嘛要承认。

    日月殿的五个人愣住了,这小子不知道异火是什么,不可能吧!

    “小子,你别耍花样,你身上要是没有异火,为什么杀了王家家主!”巳长老急忙呵斥道,不管有没有异火,今天他都不会让这小子活着离开。

    日月殿势力范围下的家族,被一个少年杀了,他们日月殿要是没有反应,这传出去,日月殿的威信就会大打折扣。

    离夜讥讽一笑,双手交叉在胸前,讥笑道:“这位长老,你是不是傻,有人对你喊打喊杀,你会站着不动?”

    说他傻!

    巳长老脸色顿时变成猪肝色,这小子,太大胆了,敢说他,竟然说他……可恶!

    “有没有异火,把你杀了探究一番,不就知道了。”三人中叫勒历的男人眼中闪烁着阴毒,握了握拳头,跃跃欲试看着离夜。

    不知道什么实力,能把宗师杀死,这个少年,成功引起了他的战意。

    他就不信了,一个没有任何灵力的人,能做到如此。

    “勒历,你行吗?别忘了,你现在的实力,也不过只是中级宗师,别死在他手上才好,我可不会帮你报仇的。”柏广嘲讽道,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

    勒历重重一哼,不耐烦看了柏广一眼,“你给老子等着,等我杀了他,把异火带回去,宗主一定会高兴的,你说呢?葛老。”

    站在勒历身边的老者,脸色一沉,看向勒历的目光闪过熊熊杀意,显然不想让他得到异火,然后爬到自己头上。

    “等你得到异火再说。”等他得到异火之时,就是他的死期!

    离夜来回在几人之间扫视,看到那暗涌的波涛,嘴角稍稍勾起弧度。

    看来,即便是一路人,貌似也不怎么融合嘛,一个一个来,这样就再要不过了。

    “小子,等会我就撕碎你!”勒历扭头看向离夜,眼中露出嗜血,冰冷的目光,没有半点温度,感觉眼前的人就像是没有温度的冰人。

    离夜蹙了蹙眉头,感觉到眼前人的气息,上次索图身上的冰冷没有这么眼中,这个人竟然也是这样。

    这种感觉,真是够差的!

    咬咬牙,深吸一口气,灵力在身体里稍稍运转,离夜精神充沛看着眼前的人,她已经感觉到灵力恢复到巅峰状态了。

    不管他是什么人,今天都要闯一闯,不杀了他,想走也走不了。

    “小子,看看我这招,你能承受的住吗?”勒历双手交错,青色的灵力充斥全身,庞大而又雄厚,青光之中跳动的光点,像是被什么压制住,无法挣脱。

    离夜眯起眼睛,看着青光之中的光点,眼中闪过一丝了然,果然是突破了宗师,甚至怕是连神化都突破了。

    突破神化,那又是一个怎样的高度。

    离夜心中泛出疑惑,握了握手掌,手中吾邪感觉到离夜心里的杀意,剑身上散发出的杀意,也就更强了!

    吾邪剑,杀伐之剑,能让吾邪臣服的,那就是杀伐之力比它的更恐怖,更嗜血,能在这点上压制住它。

    一点杀气,就能激化吾邪剑本身的杀伐之气,那样冰冷,嗜血……

    勒历眼中划过一丝惊讶,看着全身笼罩着杀气的少年,神情微微一变。

    这样的杀气,他曾经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不对,那个人的更可怕,这个少年的只是杀气,而那个人,那个人除了杀气,还有更可怕的东西。

    稳住,这个人不是他,只是一个小少年罢了。

    “武式——冰魄杀!”

    四周空气迅速凝结,现在正是早上清晨,空气中的水分子比平常还要浓郁,露珠,空气,水分,瞬间凝结成冰。

    日月殿的五个人,看到这一幕,心跳加快速度,他们屏住呼吸,相视一看,脚步往后退去。

    看到勒历能做到如此,五人不禁庆幸,他们理智没有对他们三个出手,这么恐怖的利郎,他们五个加起来,也抵抗不了吧。

    谁能运用灵力,将空气中的水凝结成冰,成为自己的武器!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中级宗师!这可能只是中级宗师么,看到这一幕,谁会相信这个是真的!

    凝集的水雾,铺天盖地,席卷而至,坑洼不平的地面,又要遭受一番新的对战。

    凝结成冰!

    离夜目光深沉看着勒历,果然不能小看,她终于能够亲自领教,更厉害的力量,不是三个人一起,而是她一个人独自面对。

    “剑技——万影刃!”

    无数剑影漫天落下,迎上飞来的冰刃,四周寒风呼啸,空气降到了零点。

    寒冰,冰冷,围观的人只觉得自己站在千年冰川中,除了凝结成冰的寒冷,空气中还有其它让人畏惧的寒意。

    杀气,就是杀气!

    一道身影走到巳长老身边,男人低头轻声道:“这招怎么和前几天看到的不一样。”

    他,就是当天在帝都,跟在巳长老身边的绿衣男人。

    巳长老摇摇头,脸色一片凝重,“这招看上去比前几天熟练多了,可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剑影比上次多,也比上次的看上去熟练很多,可是,总觉得上次的威力更大。

    同样的招式,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异,总觉得少了什么。

    “长老也感觉出来了?”男人沉声问道,他也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就是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巳长老点点头,他们都见过这少年当天的厉害,怎么可能感觉不出来。

    勒历抬头看了一眼漫天剑影,讥讽一笑,脸上露出不屑,“只是这样而已吗?小子,只有这点本事,那你可就死定了。”

    他的的实力,可不只是这样就能打败的,小小少年,看他能嚣张到什么地方去!

    离夜目光凝重看着逐渐被削弱的万影刃,果然是超越宗师实力的存在。

    上次遇到索图,但是他们是三对一,现在她是一个人,除了纳兰清羽,这是她遇上第一个如此厉害的对手!

    即便眼前人的实力被压制,却比普通中级宗师要厉害很多,而且他很诡异,冰冷的气息,给人断绝七情了的感觉。

    “诛神剑式——焚灭!”

    离夜神情凝重,吾邪迅速分化成十几把,然而,不过刚刚分化,一道强势的攻击砸来,吾邪剑的分化立刻消失。

    该死!

    离夜狠狠咒骂道,这样下去,完全是不行的,她的剑招还没出来,就会被压制的死死的!

    这就是实力的悬殊吗?这一次,她倒是真正的感觉到了,不过……

    她北宫离夜,才不会这么轻易放弃,想要杀她,做梦!

    “小子,你就这么一点实力,还是赶紧把异火交出来,我说不定会让你死的痛快一点。”勒历仰天大笑,就是这么一个小子,能有什么实力。

    就凭他,竟然杀了一个中级宗师,这边的人,果然是太弱了,中级宗师都能轻易被人斩杀。

    葛老目光在离夜身上停留了一会,再看向勒历,准备随时出手,把他们两个全部斩杀。

    他是不会让自己的手下,另加在自己头上,这种事情,他决不允许!

    异火,不会是勒历的,要带,也是他带回去!

    “妈的,便宜勒历这小子了!”柏广狠狠咒骂道,没想到这个杀了宗师的少年,这么不堪一击,早知道是这样,应该他亲自动手。

    现在异火看不到边,也占不到一点份,其实就是一个普通弱小的少年而已。

    日月殿的人目光凝重看着离夜,他们当然是不希望,这三个人拿走异火的,现在日月殿就是要异火,怎么能让这三个人带走。

    谁都知道异火的珍贵和稀有,还有异火的威力!怎么能让给他们几个!

    围观的人各怀心思,每个人都想得到异火,他们都在等待,等待着勒历快点得手,顺便看看,异火是不是真的存在。

    “主人,让我帮忙吧。”灵魂波动,离夜耳边响起千寂的声音。

    这么厉害的对手,主人一个人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离夜动了动手臂,眼中闪过一道光亮,嘴角勾起嗜血的弧度,“再等等,这里有八个人,总有你出手的时候。”

    现在就把底牌全部亮出来,她可不会这么心浮气躁,这些底牌,说不定哪一张,就是救命用的。

    千寂还想说什么,可听到离夜都这么说了,也只能收起声音,保留力气,准备随时动手!

    它千寂的主人,岂是随随便便的一个人类能够打败的!

    “小看小爷,可是会吃亏的!”离夜冷淡笑道,她将灵力聚集吾邪上,蓝色剑身,瞬间变得通红,晶莹透亮,就像是火光在里面闪动。

    在看到这一缕火光,日月殿的五个人惊讶无比,但是另外一边的两个人,包括勒历,却是露出欣喜。

    异火,当真是异火!

    那就是异火之力,这个少年,已经将异火用到如此地步了!

    “诛神剑式——烈焚剑!”

    “剑技——烈焰万影刃!”

    漫天热度笼罩,四周冰寒被一股强势之力,无情吞噬,气势滔滔,惊涛骇浪,漫天火雨,铺天盖地而来!

    漫天火雨,全部往勒历身上砸落,刀刀凌厉!

    “如今这样,倒是的确能让我刮目相看,但是,还不够。”勒历笑着摇摇头,青光乍现,手掌轻轻挥动,对于离夜的攻击,他眼皮都不曾挑起。

    “武式——寒凌杀!”

    寒风萧瑟,灼热的温度和冰冷相斗,冰热交替,空气在两种力量的扭动下,发生了剧烈扭曲。

    “这少年,若是放在那边,的确是一个可造之材。”葛老笑着点点头,脸上露出惋惜,只可惜,这个少年不是在那边,身上还有着异火。

    今天即便是勒历不杀他,他也不能活着离开。

    非凡之人,若他知道了另外一片天地,他必定会前往,拥有更强大的实力,他要是到了那片天地,必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葛老,现在不是夸赞他的时候。”柏广不满道,脸上情绪开始凝重。

    勒历的实力,这个少年能加以抵抗,甚至已经过两招,没有任何衰败的迹象,好像越挫越勇,力量也更加强大。

    这么怪异的人,还是第一次看到,不知道实力,却能从比自己更厉害的人手上,抵抗这么长时间!

    “不过,勒历现在还不能杀他,值得称赞。”葛老笑着点点头。

    日月殿的人听到他们两个的议论,差点没吐血,现在这个时候,他们竟然还称赞这个少年!

    有没有搞错,一个人杀不了,他们不会两个人一起上吗?

    “长老……”男人着急叫道,要不要他也出手。

    巳长老摇摇头,现在这两个人在这里,他们几个要是插手干预,还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不能插手!

    “难道就这样!”再这么继续下去,说不定异火就要被他们拿走了。

    “你以为,这个少年,只有这么一点实力吗?”巳长老高深莫测笑道,还有那一招,杀王莽的那一招没有使出来。

    他相信,只要少年用出那招,即便是这个叫勒历的人,不死也要重伤。

    男人笑着点点头,好像是这样的,不能小看这个少年,全部的实力还没有用出来。

    阳光一点一点上升,两边依旧没有分出高低,勒历心里开始着急了。

    他小看了眼前的少年,不只是小看,是太小看了!

    即便自己现在的状态只是中级宗师,这少年,竟然能和他纠缠这么长时间,没有显露半点下风。

    这是怎么回事,他已经超乎了自己的预算,看来这场对战要尽早结束才行。

    “喝!”勒历大喝一声,双手一道青光闪过,一把长尺出现在手上。

    四周的空气,顿时变得更加稀薄,日月殿几个人脸色微变,愣愣相视一看。

    这种兵器,他们日月殿想都不敢想!

    葛老脸上笑容收起,看着勒历手上的招式,喃喃道:“这少年能把勒历逼成这样,果然厉害,不过他也死定了。”

    勒历开始认真,谁也躲不开的他的破龙尺,这个少年想要赢,怕是没这个机会了。

    破龙尺一出,离夜迅速被震推了好几步,她惊讶看着男人手上方方长长的兵器,这是……神品!

    “我靠!竟然用神品,这人简直太不要脸了!”红莲再也忍不住了,竟然会用神品兵器,离夜手上那的吾邪,尽管厉害,但是和神品还差点啊。

    在兵器上已经吃亏了,这还要怎么打,不行不行,得想个办法。

    “呜呜……”小白的叫唤在耳边响起,脸上刚刚闪过凝重的离夜,突然露出了笑容。

    身体稍稍一侧,看着身后的森林,嘴角勾起完美的弧度。

    一道白光从离夜身体中闪出,速度比闪电还快,一眨眼就消失不见,让人会以为看到的只是错觉。

    “小子,你还能笑的出来,不得不说,能把我逼成这样,你的确是不简单,但是,如今你输定了,也死定了。”勒历自信大笑,他绝对自信自己的实力,绝对自信,能把眼前的人杀死。

    就算他实力非凡,不知实力,也要死在他的长尺下。

    离夜把吾邪放在剑上,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前几天有几个家伙,拿出兵器,也说小爷死定了,最后,小爷直接送他见阎王了。”

    拿出把神品兵器是不错,她的吾邪,尽管还不是神品,威力不比这把长尺弱。

    勒历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从来没有人看到他拿出破龙尺以后的,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好,很好!”勒历阴冷回答。

    葛老和柏广脸上露出笑容,这个少年,果然还是年少轻狂,这么激怒勒历没有任何好处,只会死的更快而已。

    没有人发现,从天边闪过的白光,否则,他们不会这么快放松警惕。

    “小子,受死吧!”勒历举起巨尺,狠狠往离夜砸去。

    巨尺在双手的挥动下,竟然掀起罡风,力量强劲到可怕的地步。

    离夜紧紧握住吾邪,脸上笑容也变得认真起来,丝毫不敢放松,只见她用灵力,让吾邪漂浮在空中,双手交错。

    周围空气开始扭曲,震动,空间变动,那种力量,让人顿时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是什么?”日月殿宗师的感觉到力量的浮动,顿时头皮阵阵发麻,一身的鸡皮疙瘩。

    那股力量,他们竟然都会觉得吓人!

    五个人忍住拔腿逃走的冲动,紧张站在原地,看着空中举着巨尺,要劈向离夜的勒历。

    风云变,罡风呼啸,大地颤颤,狰狞可怕的声音,在耳边狂啸!

    “葛老,这个,这个是……”柏广嘴角不停抽动,眼皮猛地直跳,这是真的吗?他没有看错么,这明明就是……

    葛老也愣住了,他看出来了,也知道那是什么,不过怎么可能!

    “九天穹诀——翻天!”

    九天穹诀——翻天!

    翻天!翻天!

    简单的两个字,让迎面扑来的勒历,瞬间呆滞,目光惊悚,脸上带着深深惧意。

    怎么可能,这……九天穹诀!

    葛老踉跄后退一步,双腿直发软,熟悉的容颜从脑海中闪过,他狠狠打了冷颤,脸上带着惊悚惧意。

    九天穹诀,他们看到的,九天穹诀!

    天地轰然,巨响爆破,无形的巨大力量,在空中笔直飞过,冲击向的飞来的勒历。

    “轰——”

    土飞草溅,掀起强势之力,宛若山岳压顶,潮水汹涌,惊涛骇浪!

    巨大的能量,充斥天地,空间都是扭曲不堪,罡风席卷,肆意狂舞,尘沙漫天,大地震震,仿佛随时会毁天灭地!

    离夜深吸一口气,看着震惊中的勒历,迅速抓过空中的吾邪剑。

    “冰杀裂魂斩!”

    冰冷寒意,瞬间将四周凝结,刹那间,肆意的罡风,废卷的尘沙,立刻就被凝结,时间想是静止了一样。

    蓝色弧度,直逼勒历而去,寸寸削割,震裂灵魂!

    葛老脸色惊变,看着直逼而去的招式,那速度堪比闪电。

    残影闪过,刚刚还站在远处围观的葛老,眨眼已经出现在了,惊讶和呆滞中的勒历面前。

    “小子,休得猖狂!”

    双臂暴力纵横,只见青光暴涨,形成一道巨大青墙,与此同时,蓝色弧度狠狠砸下,撞击在青色屏障之上。

    “嘭!”

    震耳欲聋的声音,可谓惊天动地泣鬼神!

    离夜冷冷注视着突然冲出来的葛老,冰冷声音呵斥道:“给我破!”

    破!破!破!

    什么!

    葛老看着面前挡住的蓝色弧度,突然,蓝光大作,灼热温度,迎面而来。

    “快走!”葛老拉着勒历,转身离开。

    “轰——”

    红光大作,染红了天际,大地震动连连,发出强大怒吼!

    葛老将勒历推开,奋力抵挡着扑面而来的强大力量,脸色微变。

    到底是小看了这少年,他竟然懂的这么厉害的招式,甚至这最后一道攻击,明明就是要勒历性命的!

    刚刚要不是他挡的快速,勒历现在也许已经成了一句尸体,这样的少年太过可怕,决不能留在世上,这个巨大的威胁,巨大的炸弹!

    “小子,容你不得,今天,就让你命丧于此!”葛老大声呵斥道,接手了勒历,迅速往离夜攻击而去。

    不能留下他!

    离夜稍稍苍白的脸色,在看到那骤变的青光,立刻提起精神。

    “靠!小爷和你拼了!”

    离夜身上,绿褐色灵力暴涨,在这一刻,她也不打算隐藏自己的实力,她要用造化诀全部的力量吸纳灵力,这样才能拖延时间!

    必须要在小白回来之前,抵挡住所有的攻势!

    “离夜,我帮你!”红莲急忙到,暴涨的绿褐色之力,瞬间,燃烧一层火红。

    灼热的温度,让四周都出现细小扭动,滚滚温度,仿佛要焚烧天地!

    “这……怎么可能!”

    在场所有人,看到那没有任何遮掩的绿褐色之力,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目光惊悚看着离夜。

    巅峰先天天阶!

    他只是巅峰先天天阶而已!

    区区的巅峰先天天阶,竟然杀了两个宗师,差点就连勒历都死在他手上,还有那么强大的爆发力,那么缜密的心思,灵力,绝技的配合!

    谁能想象,这个少年只是先天天阶,而且年龄连二十岁都不到!

    “长老,他,他是怎么做到的!”日月殿宗师呆滞问道,差点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刚才,刚才这个少年,连续两招,一招比一招具有毁灭性,然而前面个什么九天穹诀,并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实力,后面那招,才是真正要人性命的招式。

    那位老者刚才要是不出手,只怕是叫勒历的男人,这个时候已经没命了。

    几天前那个绿衣男人,看到如此凶悍的招式,他吞了吞口水。

    此时此刻,他完全相信,这个少年,能把他逼到顶点,用全部的实力对抗,简直是太可怕,太变态了!

    “长老,他……他还是北宫家族的人!”绿衣男人差点尖叫。

    北宫家族要是出现这么一个人,下次比试,谁赢谁输,绝对算是未知!

    连宗师都能斩于剑下的人,日月殿也不敢小视这样的少年,这实力,简直就是个怪物。

    “而且,他刚才打了这么长时间,灵力用了那么多,怎么没有一点疲惫的样子。”几个宗师中的一个,猛地发现。

    这么长时间过去,少年只是脸色苍白了一点,灵力越发的暴动,越发的强悍。

    这是怎么做到的,简直不是人!

    没有人能做到这样,越打越勇,而且灵力没有半点枯竭迹象,这么恐怖的少年,谁还敢成为他的对手。

    妈的,北宫家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变态,简直太棘手了!

    巳长老整个人都懵了,他以为宗师级别,虽然不是天下无敌,但至少,已经是佼佼者了,然而眼前的少年。

    他杀宗师,一个接着一个,就跟砍萝卜似的!

    简直太他娘的逆天了吧!

    勒历被葛老扔到一旁,柏广走过去,蹲下身体,脸上露出嘲讽。

    “你轻敌了。”那个少年能逼的葛老出手,显然实力不弱,不过现在葛老出手,他怕是真的活不了了。

    勒历揉了揉胸口,没发现身上有什么伤口,站起身,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

    “臭小子,我一定要杀了他!”勒历二话不说,又想冲上去。

    柏广一把抓住,神情严肃道:“他会那一招,说不定和那位有很大关系,难道你想为了异火,和那以为作对吗?别忘了,那一位的手段,是你我都承受不住的。”

    现在必须要百分百杀了这个少年,葛老就知道这点,才会亲自动手。

    今天这个少年要是不死,让那一位知道,他们都活不成,而且还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勒历脸色猛地僵住,然后阵阵惨白,全身打了冷颤。

    那一位!

    他怎么敢得罪那一位!

    “葛老不会放过他的,放心吧,我们都想活着,不想落到那一位手上,不然,即便是我们宗主,也救不了我们。”柏广严肃道,现在这个问题已经很严峻了。

    九天穹诀,属于那一位的绝技,竟然会出现在一个少年身上。

    这还不是那一位最强的绝技,谁知道这个少年,还会不会学会其它的,所以,葛老动手,才是最保险的。

    勒历安静了下来,握了握长尺,尽管不甘心,也只能收起怒火。

    比起杀这个少年,他更加珍惜自己的性命,不想因为这么一个少年的缘故,被那一位盯上。

    离夜在葛老的强势攻击下,即便有红莲的火焰护身,加上那源源不断的生命之源支持,灵力补充,却还是显得力不从心。

    “主人,让我出手吧!”千寂急忙道。

    “你也打不过他,出来也只是找死,况且,我没打算和他硬碰硬。”离夜嘴角勾起弧度,越来越觉得灵力稀薄,小白要是再不回来,她就真的快坚持不住了。

    千寂恼怒,它第一次恨自己的实力不够强,它的实力,也只能比的上平常的宗师,这个人类的力量,明显不是普通宗师,甚至临近神化!

    主人不肯让它出来,它一点办法都没有,甚至只能眼睁睁看着主人动手。

    “主人,你撑住,我将我的力量传给你,大不了就是沉睡,今天拼了!”千寂咬咬牙,契约空间里,立刻闪现出光芒,如一缕缕发丝,从四面八方散开。

    觉得灵力稀薄的离夜,顿时,那些消失的灵力,以飞快的速度回转,甚至比她本身的还要强横。

    “千寂,谢谢。”离夜笑道,玄兽的力量转化成的灵力,这次她真的拼了,就算暴露一切的实力,她也要活着离开这里,活着,就有报仇的机会!

    葛老紧紧逼迫,看着离夜阵阵败退,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他可不是勒历,不会这么容易就被反击的。

    现在看来,他怕是坚持不住了,这样……

    葛老淡淡笑着,突然,离夜身上猛地震开强横的力量,丝毫没有防备的葛老,一连被震退了两步!

    “这怎么会!”

    所有人都呆住了,明明感觉到灵力不足,怎么一下子又暴涨了!

    莫非他真的是个怪物,打不死的那种!

    “长老,我们要不要出手?”日月殿的宗师问道,他们再不出手,异火就要变成别的了。

    巳长老冷冷一哼,目光从三人身上扫过,“打什么打,他们都没办法,你们想去送死吗?再说,就算得到异火,异火也不是我们的。”

    替别人忙一场的事情,他可不会做,既然得不到异火,他也不会帮忙。

    几个总是目光凝重点点头,可他们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这个少年,太诡异了。

    身份不知道,实力刚刚才知道,可爆发出来太吓人!

    “他身上的力量,怎么好像又回来了!”柏广惊悚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灵力用不完么!

    勒历握了握长尺,嗜血道:“这样更好,让我亲自杀了他!”

    就算是那一位,人死了,死无对证,也不能拿他们如何!

    “小子,老夫真的看走眼了,可你留在这世上,威胁太大,岂能留你!”葛老双拳紧握,身上爆发出蛮狠力量。

    “拳式——千变幻化!”

    柏广和勒历一阵错愕,这个少年,竟然能逼的葛老用出这招!

    他们现在尽管不是在最佳状态,葛老这也太兴师动众了,居然用到这招。

    离夜灵力尽管在千寂的支持下,恢复到最佳状态,但是看到眼前,那变化莫测,宛若上千个拳头砸来的力量,她只能狼狈躲过去。

    “小子,你不行了吧!哈哈!”葛老大声笑道,出拳的力道更重。

    “砰!”一拳落在肩上,离夜皱紧眉头,吃力闷哼。

    “啪!”

    “嘭!”

    一拳接着一拳落下,离夜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嘴角溢出鲜血,五脏六腑都在灼痛。

    “小子,忘记告诉你了,我这拳法,尽管是打在身上,但是力量,却能直逼五脏六腑,不用一会,你的五脏六腑就会被打的稀巴烂,届时……”

    他也就命丧黄泉,下地狱去了!

    “想要小爷的命,哪里是那么容易的。”离夜看了一眼身后,脚下的动静越来越剧烈,溢出鲜血的嘴角,露出刺眼的笑容。

    他还在笑,这个时候,他还能笑的出来!

    所有人惊讶看着离夜,等会他就没命了,竟然还能笑的出来。

    激尘,百米尘土从森林中强势而来,强大气息,剧烈晃动,一切都是那么惊悚可怖。

    还在惊讶中的人,看到少年身后的一幕,顿时脸色苍白,脸上没有一点血丝。

    几十头玄兽,横空直撞,往他们这边飞奔而来,速度快到让人咋舌,玄兽数量,品种不一,可如同被谁在指挥了一样,集体冲击而来。

    这是,玄兽!玄兽!

    日月殿的人浑身打颤,步伐稍稍往后退去。

    “你们怕什么,不过是一些低级玄兽!”葛老冷冷呵斥道,看着狂奔而来的玄兽,脸上露出疑惑,然后看着离夜。

    是他,是他!?

    低级玄兽!

    巳长老一行人吞了吞口水,这在他们眼里,可不是低级玄兽,加起来大大小小有二三十头!这么庞大的数量,日月殿也不曾有过,简直太吓人了!

    “呜呜!呜呜!”

    为首的玄兽背上,白色身影一蹦一跳,威风凛凛竟然直立而战,伸出爪子,指着离夜面前的一群人。

    “走吧,葛老,走吧!”

    惊呼的声音在后背响起,葛老脸上露出纠结,异火就在面前,现在让他走,不可能!

    巨大动静眼看着越来越紧,离夜也彻底松了口气,捂着胸口,脸上露出淡淡笑容,这小白,来的太是时候了,再过一点时间,那就麻烦了。

    “区区玄兽,能把你们吓成这样,废物!”强势的力量笼罩而下,冰冷寒霜的声音传出,仿佛能让空气凝结成冰。

    日月殿几人狠狠打了冷颤,紧张抬头看着空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葛老,勒历,柏广他们三个,在听到这一声后,脸上露出幸喜的笑容,就像是看到了救星。

    离夜双眼猛地睁大,全身警惕,然而眼前黑色身影,眨眼走到面前,面无表情的轮廓,宛若刀削,容貌却也是个美男子。

    只是那寒冷如冰的眸光,散发着冰冷寒意,只是站在他面前,都仿佛结冰了似的,让人不敢恭维。

    “他身上有异火!”葛老迫不及待叫道。

    离夜猛地一怔,眼中杀意浓浓,该死的!

    “噢?”男人直视着离夜。

    离夜立刻想后退,突然发现,身体竟然动弹不得。

    男人抬起手臂,伸出手指,往离夜眉宇间点去,一丝冰冷的寒意从额中渗透,而男人做这一切,离夜却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该死!该死!啊——

    腾腾杀气暴涨,离夜双眼中充斥着想血丝,一双眼睛染上血红,顿时,她身上银光大作,额头上,强悍的力量直冲而出。

    面无表情的男人,看到暴涨的银光,脸上露出一抹惊讶,随即迅速后退。

    银光直逼而来,离夜眼中充斥血红,她什么都听不到,只听见灵魂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破碎,僵硬的身体突然软了下来,直直往后倒去。

    ------题外话------

    某甜飞一般的闪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