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夜探
    离夜刚刚走进客厅,几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就指向她,脸上表情还是恼羞成怒那种。

    身为炼药师,他们自信唐家人不敢对他们做什么,到唐家来找麻烦,不就是说他们胡乱找事,当然得找个人来说才行。

    看到五个炼药师指着的少年,唐家人脸色顿时露出惊慌。

    老天,他们几个怎么指这个炼药师大人,他们五个都解决不了的事情,这个炼药师大人解决了,就说明炼药这方面,比他们几个厉害啊!

    “几位炼药师大人,我看,应该不是……”

    “你闭嘴!”

    唐山的话才说到一半,立刻就被几个炼药师的其中一个打断。

    黑亮眸光看了一眼唐家人,再看向面前的炼药师,离夜双手抱臂,不急不缓走过去,嘴角勾起完美弧度。

    “我?你们倒是说说,我做了什么?”离夜上下打量了一下五个炼药师,嘴角弧度加深。

    他们五个把身上的伤痕处理了不少,不过看上去还是很狼狈,可见,他们被红莲的火焰烧的有多惨。

    今天换做是几个其他人,不是炼药师,不死也要掉层皮,他们及时吃了丹药才会只有这么点伤,不过要是找死,她也不介意帮他们一把。

    “你,你……”

    几个人你了半天,他们表情顿时僵住了,你什么?

    说他们身上的伤是被眼前的少年所伤?

    这话说出来他们自己都不信啊!就算眼前的少年,算是炼药师了,可以他的程度,要在他们身上放火,那是不可能的。

    见几人语塞,离夜步步逼近,含笑笑意,“说不出来了?几位炼药师大人要是说不出来,小爷可就要睡了。”

    几个炼药师莫名感觉到后背阵阵发凉,看到俊朗容颜上的完美笑容,竟然会觉得很危险。

    “你们是想说这一身的伤,是小爷弄出来的吧?”他们五个还不值得她动手。愤

    几人对于离夜的逼近,同时往后退了一步,他们当然是这么想的,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不敢这么想。

    被震慑了!

    几人猛地醒悟,顿时回神,他们活了大半辈子,被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震慑!

    想到这里,几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了巨大变化,各种反情绪在脸上不停交错。

    见几人没说话,离夜继续道:“那好,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不如就直接让你们伤的再重一点,来人,给我一个火把。”

    带着笑容的容颜,笑的越来越迷人,也越来越危险。

    唐家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迟疑看向门口,额上不停冒出冷汗。

    两边都是炼药师,两边他们都得罪不起,这都是什么事!

    “不,不用了!”一个炼药师脸色刷白,也不管什么形象不形象,撒腿就往唐家大门跑出去。

    “公子,打扰打扰!”

    “不用送……”

    一个走了,其它几个接二连三,直接狂奔出去,不敢多留半刻。

    那种感觉实在是太恐怖了,还是先走为妙!

    看到几个炼药师撒腿跑出去,唐家的人惊的目瞪口呆,嘴巴直接成了“o”型。

    一个火把就能把五个炼药师吓走,太厉害了一点吧。

    炼药师啊,何其高上的职业,一向都是高高在上,今天这样,简直了!

    这说出去,只怕都没有相信!

    “胆小鬼。”红莲嗤之以鼻,傲然一哼,这五个人类,比它还要胆小,只是想给他们一个教训罢了,他们还敢找回来,要不是他们现在跑的快,一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这次做的不错。”离夜声音在耳边响起,红莲中间的火焰,顿时光彩夺目,耀眼无比。

    客厅内无形中,一阵灼热的温度,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散发出来。

    “怎么突然这么热了?”唐家人郁闷道,刚刚还感觉很冷的,一下子温度就上来了。

    离夜轻咳一声,转身看向已经呆滞的汉子,他手上小心翼翼捧着带着青色条纹的丹药。

    “把这个给唐老爷子服下,伤口就会愈合,愈合了伤口,基本上就没问题了。”丹神诀还是有不少用处的,所以后面的丹药,应该会更加高深。

    想到后面即将要开启的新阶段,离夜突然有点迫不及待了。

    “谢谢炼药师大人,谢谢!”唐家人激动道谢,转身看着汉子手上丹药。

    其中一人走走到汉子面前,拿过他手上丹药,急忙走进房间。

    终于有救了,这个炼药师大人,实在是太厉害了!

    离夜看到兴奋不已的唐家人,走到一旁坐下,为了血莲蕊,她可以等,就希望到时候唐家人会把血莲蕊拿出来。

    不过,唐家人应该不会违背承诺,为了一棵血莲蕊,得罪一个炼药师,这种不划算的买卖,没有谁会去做。

    唐家众人在门外走来走去,大概一刻钟过去了,刚刚走进房间里的人,才打开房门,脸上露出兴奋。

    “好了,真的好了!”

    唐家众人纷纷松了口气,一个石头落地,他们再也不同担心了。

    随即想到一旁坐着的离夜,他们集体走到离夜面前,郑重的看着离夜。

    “多谢炼药师大人!”他救了他们唐家啊!

    离夜架起二郎腿,手指有规律的在膝盖上点动,脸上始终带着三分笑意,看上去是那般无害。

    “谢谢倒不用,把东西给我就行了。”她要的只是这个。

    “这是当然,这是当然。”为首的男人点点头,然后看向身边的人,“还不快去拿!”

    “好好好!”

    那人速度快如狡兔,急忙跑出去,留下离夜和唐家人在客厅里,过了一会,那人急急忙忙从外面跑进来,脸上带着红潮,微微喘息。

    “炼药师大人。”他把一个小盒子递到离夜面前,盒子散发着淡淡炎热的温度。

    离夜点点头,接过盒子,温度立刻从手指流窜到心里。

    竟然用了最好的保存方法,看到眼前的保存方法,离夜也有点惊讶。

    不是每个人,都会保存血莲蕊的,只有用熔浆周围找到泥土和矿石,打造而成的盒子,才能完好保存血莲蕊的药效。

    熔浆周围的泥土和矿石,都带着热量,血莲蕊本来的生长在极热的地方,才需要这么保存。

    打开暗红色的小盒子,看到里面静静躺着,半个尾指大小,火红如血,如一个小小皇冠似的花蕊,浓郁的热度扑面而来。

    “哇,这肯定是真的,这热度,很纯正的!”红莲急忙说道,颜色也好看,不过比起它还差点。

    离夜眼中闪过幸喜,终于是把东西找齐了,炼制冰火两极丹的东西,都找齐了!

    唐家人紧张看着离夜的脸色,当看到那一抹绽放的笑容,他们顿时呆木,看傻了眼。

    他们从没见过哪个男人也能这么好看,这少年如今依然如此,日后该是何等模样,即便用描述女子美貌的词句放在她身上,也显得微不足道吧!

    “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现在既然找到了,你们老爷子也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离夜收起暗红小盒,把它放进储物手镯中。

    唐家人呆呆点点头,完全沉迷在刚才那绽放的笑容当中。

    看到他们脸上的呆滞,离夜也没多在意,转身往外走去,刚走两步,她突然停下了步伐。

    “对了,日月殿为什么突然到阳昆镇来?难道是王家又除了一个宗师?”离夜故意问道,她当然知道王家不可能再出一个宗师。

    最有可能成为宗师的王莽,都已经死了,哪里还会有第二个。

    听到王家两个字,唐家人才慢慢回神,面色凝重。

    “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家父前去打探,可是回来的时候,不但什么都没有打听到,还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们也好奇,王家到底想做什么。

    只可惜,什么都没打听到,反而差点失去了家里的半边天。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若有所思看着唐家人,“你们说,唐家老爷子身上的伤,是去打探了日月殿的事情,才变成这样的。”

    日月殿,他们拥有神品以上的兵器!?

    就算是有的,可不该出现在阳昆镇这种小地方,神品的兵器,连玄机城都少有,更何况是日月殿,有的话,他们肯定会很宝贝这东西。

    提升宗师的药物,能比拟神品的兵器,这日月殿到底想干嘛?

    “炼药师大人,说句不好听的,你还是赶紧离开阳昆镇,千万别碰上日月殿的人。”唐家人皱眉提醒道,以他们现在的实力,要保证炼药师大人安全离开,是不可能了。

    王家的人要是知道,炼药师医好他们家主的这件事情,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我知道了。”离夜随意点点头,眼带疑惑,往唐家门口走去。

    日月殿做什么事,多少都对四国四家有影响,她是北宫家少主,这件事情,还是有必要打探一下。

    就像上次,要是没去异国之界,让日月殿的人得到神灵石,日月殿殿主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晋升了,去王家看看!

    打定了主意,离夜快速离开唐家,趁着天还没黑,她走进一家客栈,给自己又炼制了几颗易颜丹。

    “呼。”看着手上圆润白色的丹药,离夜松了口气。

    “离夜,你不是说这东西,只能维持一个时辰,为什么还炼制?”红莲飘到离夜面前疑惑问道,没什么用处的丹药,拿着应该也没什么用处。

    离夜把易颜丹收好,再收拾了一下地上剩下的药材,笑着说道:“只要记得吃,就有用。”

    她总不能用真正的身份,去夜探王家,王家现在要是只有那谁,王家老爷子一个人也就算了,问题是不知道有多少宗师。

    为老安全起见,还是吃两颗丹药,反正这东西没什么后遗症。

    “那我们什么时候炼制冰火两极丹,你不是着急打开那什么丹神诀。”它也是最近才知道,原来离夜没有炼药师的师父!

    她能有现在的炼药术,都是从丹神诀上面学会的,丹神诀上面什么都有记载,就相当于是一个师父!

    都有丹神诀了,离夜当然不需要其他的炼药师师父,丹神诀比那些什么炼药师厉害多了。

    “等去了唐家看看怎么回事,然后我们就回北宫家,在北宫家可以安心炼制,谁知道冰火两极丹炼制的过程会出什么乱子。”还是回北宫家炼制最为保险。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那什么王家吧,天也快黑了。”红莲笑着说道。

    离夜点点头,收完地上的东西,拍了拍皱起的衣服,直接走出房门,红莲立刻飞进她身体里。

    夜幕降临,阳昆镇格外安静,在外行走的人极少,这样就更能显得出现在阳昆镇,那些日月殿的人多了。

    蓝色身影从空中闪过,在黑夜中,几乎快和黑夜融成一团。

    看到离夜的身法,红莲不禁轻啧,它还以为离夜就传黑衣服能做到这样,现在看来,不管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都能如此。

    早就打听好王家的位置,很快离夜就看到高低起伏,众房屋中的那“一枝独秀”。

    说王家是这里的一枝独秀一点也不过分,如今的王家,就连当初是阳昆镇第一的唐家也比不上,这都是有日月殿做后盾而得来的。

    这样有利也有弊,利是能体现他们的实力和强大,弊就是现在。

    要真有什么人,要找王家的麻烦,几乎不用怎么找,往空中一站,就能找到王家。

    只是,除了离夜,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人会这么做,知道王家和日月殿的关系,还要找上门去。

    稳稳落王家外院的屋顶上,离夜单手负在身后,蹲在身子,俯瞰这偌大的王家。

    运转着造化诀,离夜隐藏住自己的气息,即便是宗师级别的人,也不会发现离夜的存在,精神力一点点往四周蔓延,探究着外围有多少隐藏的高手。

    “都是先天天阶,倒也没事。”轻喃的声音响起,离夜提起身体,蓝色身影划破黑夜,然后瞬间消失。

    离夜和黑夜融成了一体,即便没有造化诀,常人想要感觉到她的存在,也是微乎其微的可能。

    但是做什么小心一点肯定没错,况且,现在的王家,除了王家老爷子一个宗师,还有日月殿的宗师,也不知道有多少个。

    “离夜……”红莲的才刚出声,就响起阻止的声音。

    “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别让其他人感觉到你的存在,上次那四个人能感觉到你的存在,难保日月殿的不发现。”她可不想因为红莲,把自己的行踪暴露了。

    “好,我知道了。”红莲郑重道,在离夜严肃的话语中,它也知道此时有多紧张。

    红莲气息收敛,犹如沉睡状态,呆在离夜身体里,丝毫不敢有半点动静。

    “呜呜!”红莲没有动静,离夜耳边倒是想起了小白的声音。

    看了看不远处,离夜不得不停下来,落在最近的屋顶,从契约空间里把小白召出来。

    小白落在离夜怀中,这次它没有第一时间看离夜的胸前,眼中情绪有着前所未有的凝重,伸出爪子,指了指不远处,往脖子上擦过。

    那是真的很危险,要是再靠近,说不定会被发现。

    离夜看着小白的动作,眼睛都笑眯了,“感情你能发现他们在什么地方,那就省事多了。”

    看来小白不只是对那些奇珍异宝灵敏,找人也还是可以的。

    小白见离夜还是要去,立刻睁大双眼,可在看到她眼中夺目的光芒,黑亮的大眼睛也露出了一抹笑容。

    软软红舌舔了舔嘴唇,小白那毛绒绒的脸上,笑容很是明显。

    这就是它认准的契约者么,倒是挺符合它的标准的,这片天地对她来说,的确是太小了。

    白色身影跳跃而起,离开离夜的双手,如闪电般的速度,飞快往前面走去。

    看到小白的动作,离夜先是一怔,随即露出笑容,迅速跟上去。

    有了小白带领,离夜很快就找到了王家老爷子所在的位置,掀起琉璃瓦,往底下看去,就看到一个白发老人,站在两具用白布盖着的尸体面前,低着头,看不出他在干什么。

    “莽儿,力儿,老夫我一定会帮你们报仇的,不管是谁,杀了我儿子和孙子,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还有南门家族!

    等他们王家再强大一点,南门家族他们也不会放在眼里!

    听到王家老爷子的话,离夜撇了撇嘴,放下琉璃瓦,正要起身离开,却听到另外一道声音响起,她及时收住脚步,再次掀开琉璃瓦。

    “他们呢?”

    “王老家主,你就放心吧,那三位大人,已经安排好了。”

    “你们日月殿的也安排好了吗?”

    “这是自然,还有就是,在王家制造的那些东西,决不能让你以外的第二个王家人知道,我知道你想报仇,不过,巳长老说,那个少年很诡异。”

    “诡异,诡异老夫也要将他碎尸万段!”他的儿子孙子,同时死在一个人手上,他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听到王家老爷子这么说,另一个人也没说什么,只是脸上含着笑容,眼中闪过阴冷。

    “报仇。”离夜放下琉璃瓦,继续往前走去,她倒要看看,王家老爷子怎么报仇。

    小白跑到前面,突然底下光芒闪过,他们立刻找了棵树躲起来。

    一行人慢慢从前面走来,为首有当天出现在帝都皇城的巳长老,还有几个不认识的,身上都穿着日月殿的外袍,从外袍的颜色看来,地位不会比巳长老低。

    离夜扫视了一眼,看到底下,日月殿同时来了五个宗师,也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木。

    这阵仗,会不会太大了,一来就是五个宗师,日月殿的宗师,难道真的是不要钱,一来来五个!

    离夜刚从日月殿的五个宗师中回神,眼角余光就看到他们五个身边走着的三个人,再看到那三个人的样子之时,差点从树上掉下去。

    他们三个怎么会在这!

    离夜看到的三个人,是当日追杀的墨东炎的那三个,曾经离夜怀疑过他们是日月殿的人,但是他们的实力,还有那种感觉,都不像是,就被离夜否决了,可现在……

    应该也不是,他们经常说另外一个地方,日月殿还是在四国之中,可这是怎么回事?

    压住心底的惊讶和疑惑,也静静蹲在树干上,幸好树木够高够大,不然要在这么多宗师面前隐藏,迟早是会暴露。

    “几位大人找到我们日月殿,想来是和那些人有关系吧?”巳长老首先开口,笑盈盈看着身边的三人。

    反倒是巳长老身边的几个宗师,一脸茫然,不知道巳长老在说什么。

    “认识。”三人中为首的老头简单吐出两个字。

    看到身边的走着的五个宗师,眼中露出不屑,这样的日月殿,真是让人失望,就连殿主都没有突破晋升。

    当初听到日月殿这三个字,真是想来碰碰运气,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要找一个墨东炎,他们三个人的力量,还不够,才会找上他们的。

    巳长老眼中立刻闪过光芒,果然是那些人!看来殿主说的没错!

    “几位大人来这边,是为了什么?最近我们一行人,都会在阳昆镇,有什么能效劳的,必定不会推辞。”巳长老恭敬有礼道,态度极为诚恳。

    看到这样的巳长老,站在他身边的人都惊呆了,除了殿主,二位护法,还有四位执掌长老的宗师,他们何曾见过巳长老对谁这么恭敬。

    从气息看来,这三个人也不过宗师,貌似其中又有点不对。

    跟在身后的几个宗师一脸疑惑,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也不知道明明同样的宗师,眼前的三人,会带给他们压迫的感觉。

    “嗯,有事情我们会跟你说的。”老者点点头,一脸高傲,对于眼前的五个宗师,完全是不屑。

    巳长老淡淡一笑,转而对身后的宗师说道:“带三位大人去休息!”

    “是!”其中立刻走出一个人,走到他们三个面前,恭敬有礼。

    连巳长老都要恭敬的对象,他们尽管不知道是什么身份,还是客气一点的好。

    三人满意点点头,睨视了一眼巳长老和其它几个人,然后相视一看,眼中明显带着讥笑和嘲讽。

    眼看着四人走远,离夜舔了舔嘴唇,她要是没看错,那四个人俩上的表情,就是嘲笑。

    嘲笑着这些人的无知,他们要是一起的,应该不会有这种眼神才对,不管是多高实力的人,对于手底下的,只会有高傲漠然,至于嘲笑,是很少有的。

    这是怎么回事?

    离夜一下子也迷惑了,那三个人明显知道日月殿,可日月殿,只有巳长老一个人知道,而且应该还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太诡异,看来要了解清楚这点,必须要去日月殿一趟探探清楚。

    “巳长老,你为何,对他们三个如此,他们也不过是宗师。”等到那三个人走远,日月殿的宗师不满了。

    同样是宗师,他们完全不必要如此对待,日月殿的宗师多了去了。

    见他们几个面带疑惑,语气中露出不屑,巳长老脸上的笑容顿时沉了下来。

    “你们懂什么,宗师,他们的实力,我们五个人加起来都不是其中一人的对手。”低沉的呵斥声传出,巳长老还不忘看看他们三个有没走远。

    五个人加起来都不是对手!

    三个宗师脸上露出惊讶,那该是何等厉害的人物,神化么!

    “总之,你们以后看到他们,一定要客气点,连殿主都要礼让的人,我们哪里能招惹的起。”巳长老脸上露出疑惑,为什么这次的三个人,和以前那些,给他的感觉有点不同。

    知道日月殿,又是那些人的话,应该不会有错的才对。

    三个人再次傻眼,连他们殿主都要礼让的人,那该是何种高度,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好了,你们也别打听那么多,知道太多,对你们没什么好处,对了,后山那些怎么样了,王莽的效果并不佳。”被一个少年看穿了不说,最后王莽还有宗师实力的时候,被他给杀了!

    当时要不是南门家族的人拦着,他一定要把那小子抓回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敢和他们日月殿作对!

    “已经在尽力制作,想必很快就会有消息,不过还有件奇怪的事情,那件兵器,以前伤的人,都因为伤口难以愈合,流血身亡,不然就是溃烂而亡,可是……”

    “可是什么?”巳长老脸色再次一沉。

    “最近伤的两个人,都没有传出死亡的消息。”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是谁?”没有传出死亡的消息。

    “一个是风南城的风雨潇,另外一个就是唐家的家主,按理说,这两个人都该死了,可是都没死。”难不成这个世上,还有人能炼制出神品。

    但药宗都炼制不出来的东西,还有谁能炼制,这也太奇怪了。

    “风雨潇,唐家家主。”巳长老眯起眼睛,脸上一片寒意,“查,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药宗很快就会到阳昆镇,在这之前,必须查清楚。”

    该死的人没有死成,的确是诡异,当初药宗明明说过,这伤,除了神品丹药,其它不管什么都没有效果。

    现在有两个人没死,难道他们都吃了神品丹药!

    巳长老眼皮一跳,立刻在心里否认,四国之间,药宗的品级最高,让他相信四国之间,有比他还厉害的炼药师,这不可能。

    “是!”三个人退去。

    他们早就派人去了,现在巳长老知道,看来是要加快进度了。

    三个宗师离开,巳长老脸色一沉,匆匆往前走去。

    树下再没有一个人,离夜还是不敢放松,没有立刻出声,直到过了一刻钟,她才松了口气,心里的石头落地。

    “终于是走了,没被发现就好。”

    “呜呜!”小白指了指不远处,无声询问,他们还要不要去后山看看。

    离夜看着不远处,转身往回走,“今天就到这里了,得送信给齐暮,告诉他这件事。”

    后山总有时间去看,这几天暂时就在阳昆镇待下了。

    果然日月殿在这里有不小动静,就连药宗都请出来了,就是为了提升那重要的药性吗?可惜,她是不会这种事情发生的。

    要是日月殿个个吃了那种药,成了宗师级别,四国就全完了,她担心的不是四国,担心的北宫家。

    北宫家现在还没那个实力,抵抗那么多宗师,所以,她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至于无法愈合的伤口,看来也和日月殿有关系,两种必定有关联,现在就要一样一样的查,日月殿的目的她知道,无非就是四国。

    直到离开王家,红莲才“苏醒”过来,看了看身后的王家。

    “离夜,看来这次危险大了!”除了日月殿的,还有那三个人!

    这要是那三个人知道,是离夜杀了那个叫索图的,肯定也会找麻烦的,怎么这次什么都凑到一块了!

    该凑的,不该凑的,都凑一起了!

    “先不管它危不危险,先回客栈,明天咱们还要一趟唐家。”在阳昆镇,她认识的也只有唐家,送信的这件事情,他们来最好不过。

    “好!”红莲果断应道。

    见红莲没有迟疑,离夜也吓了一跳,平常它不是最觉得这些事情麻烦的么。

    “离夜,我可是想明白了,你不能再鄙视我,想我堂堂红莲火,高贵的异火红莲,要是不成长点,以后等你走出这片天地,我们遇上别的异火的时候,该多丢火脸。”它才不要那样!

    离夜笑着点点头,貌似是这样的,这样的确是够丢脸。

    这样也好,红莲终于有所成长了,看来知道那些不名地方的存在以后,他们的目光都长远了。

    蓝衣少年飞速离开,回到客栈,没有发现什么。

    休息了一晚上,天终于大亮,早饭过后,唐家迎来的一个贵客。

    唐家人对于来的贵客,那是欢喜至极,就连唐老爷子也起床了,对到来的白衣少年,一口一个谢谢。

    离夜应付他们道谢以后,立刻说正事,对昨晚的夜探丝毫没隐瞒什么。

    唐家人知道了,立刻答应下来,告诉离夜,他们是不会透露出去是谁医好他们家老爷子,然后又说了几几句。

    离夜让唐家派人给齐暮送信,这把唐家人吓的。

    齐暮,这个名字玄凤国谁没听说过,放谁不知道他的存在,可眼前的少年认识!

    对于他们的惊讶和错愕,离夜也没多说什么,匆匆交代了几句,就直接离开了唐家。

    离夜离开唐家以后,唐家人立刻派人去送信,而且极为低调,不然这送信的人还没出阳昆镇,就会被日月殿和王家的人发现。

    私下做什么手脚,唐家是不敢的,先不说离夜对他们有恩,而且还是一名炼药师,就说她和齐暮认识,他们就不敢做什么了。

    齐暮是谁,玄凤国的首席炼药师,他们从没听说过齐暮大人和谁交好,就连皇家的人,想要见齐暮大人,那也是要看他的心情。

    可眼前的人,一口一个齐暮,连大人两个字都省去了,可见,他和齐暮大人关系非同一般。

    这样他们哪里还敢做什么,要是真做点什么,唐家换来的,将是灭顶之灾!

    离开了唐家,离夜就i立刻吃了易颜丹,这样就算走在大街上,也没几个人能认出是她。

    “离夜,我们什么时候再去王家看看?”红莲看了看四周问道,事情也交代的差不多了,离夜应该很快就会有动作了吧。

    “不急,明天去也不迟,至少要让唐家的人把信送到齐暮的手上。”现在就去查,王家的人就会发现,事情可就不妙了。

    红莲想了想,疑惑问道,“你不担心唐家人做点什么吗?”

    说起来,离夜跟他们认识也就那么一天的时间,其中还没多少交情,就是就了唐家老爷子,可他们已经把血莲蕊给她了,现在是谁也不欠谁的了。

    “你以为齐暮这个首席炼药师是白当的,他们就算敢得罪我,也不敢去得罪齐暮。”离夜笑盈盈说道,给齐暮的东西,他们还没那么大胆子做手脚,和有其它想法。

    不然等哪天,她见到齐暮,说起了这件事情,齐暮大怒,唐家就完了。

    其实,他们要真做点什么,她敢保证,唐家,会在王家之前,消失在这个世间!

    “看来那个炼药师的作用不小。”这么多人怕他。

    “一个首席炼药师的作用,当然不小。”离夜白了一眼红莲,直接往前走去。

    炼药师的作用要是小,人人怎么还会挣破头想要成为炼药师。

    只可惜,不是谁都能成为炼药师的。

    “我们现在去哪?”红莲看着离夜完全是乱走,疑惑问道,在信送到之前,他们就什么都不做么。

    离夜看了看四周,“到处看看吧,说不定会有其它发现。”

    “好!”红莲应道,然后沉默在离夜身体里。

    现在那三个来历不明的人,还有日月殿那么多宗师都在这里,必须要小心点。

    在镇上大概走了一圈,离夜也没发现什么,就在她要打道回府的时候,就看到那三个神秘人匆匆从身边走过。

    离夜立刻警觉,运转造化诀,隐藏气息,不让他们三个发现。

    直到他们三人离开老远,离夜紧绷的神经才松懈了下来,然后耸耸肩,立刻往客栈的方向走去。

    现在是多事之秋,看来还不要出来走动太多,不然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只是,他们三个去哪呢?难道是发现了墨东炎的行踪?

    离夜赶紧摇摇头,不管他们发现了什么,都和她没关系,现在她要做的是去发王家看看,要是在这里被他们三个发现,所有事情就功亏一篑。

    这种不划算的买卖,还是不要做的好。

    不过,要是真的找到,他们也应该不会是这种表情的。

    甩甩头,离夜加快速度,走远的三个人,为首的老者突然停下脚步,往身后看去。

    “大人,这么了?”叫柏广的男人疑惑到,后面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老者眯起眼睛,目光扫视了一眼四处,皱成菊花的老脸,才慢慢松懈下来,摇摇头。

    “可能是感觉错了。”又是那种熟悉气息,是在帝都皇城遇到过的,那个少年身上的气息。

    不过这种小地方,要是那个少年在,应该不会逃过他们的眼睛,毕竟,那么俊美的一个少年,怎么样也会引起轰动。

    “继续走吧,总觉得,这个日月殿,在搞什么,去看看。”柏广继续道。

    “嗯。”三人继续往前走去。

    离开的离夜,此事应该庆幸,自己吃了易颜丹,而且在进镇子的时候,格外小心,出了唐家,没有几个人完全见过她的样子,否则,她已经暴露了。

    ------题外话------

    吼吼!吼两声,吼吼更健康!哈哈哈…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夜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