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废物?天才!
    罡风呼啸,青光展现,灵力肆意,充斥天地!

    街上围观的人,看到那青光之力,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转身撒腿就跑。

    宗师,是宗师啊!

    这个少年完了,他们怎么没有听说,王莽什么时候晋升宗师了,帝都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也太诡异了!

    街上的人轰然而散,整条街上,远远看去,只剩下日月殿的一队人站在原地,他们相视一看,慢慢走过去,不屑轻笑。

    只是一个小少年罢了,解决是很快的事情,等等也无妨,要是不让王莽报这个杀子之仇,说不定还麻烦。

    离夜站在原地,感受着王莽身上涌动的灵力波动,嘴角扬起冷笑。

    “待我杀了你以后,看你还能不能笑的出来!”王莽怒吼道,今天他要是不出来,没遇上这件事,是不是自己儿子死的消息,要等几个月他回来才会知道!

    狂妄的少年,真当他王家无人了吗?竟然出口妄言,灭他王家,他王家岂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说灭就灭的!

    青光之力暴涨,失子之痛,痛彻心扉,王莽恨不得将离夜碎尸万段,才能让心里好受一点。

    “宗师,宗师也不行,要知道,小爷还没活够呢。”离夜无辜看着王莽,淡然耸耸肩,今天就算是宗师,她也要奋力一搏,上次叶家老祖尽管刚刚晋升宗师,气息不稳,可她杀了就是杀了,能杀一个,她就能再杀第二个!

    王莽听到离夜的话,差点喷血,你没活够,老子儿子活够了!你没活够,就能让老子不杀你!

    一队人匆匆走来,神色紧张,可远远就听到离夜的声音,差点没直接栽跟头。

    这能成为理由吗!?这是理由吗?没有谁会想死。

    南门紫竹那叫一个汗颜,她就知道,北宫离夜说话做事,从来都是这么惊死人补偿命的。

    可在那个王莽已经是宗师了,咱们能收敛一点么?

    王莽身后的日月殿人,看到离夜身后走来的人,相视一看,迅速走到王莽身边,有日月殿的人在身边,王莽才收起灵力。

    离夜看到王莽身后的人突然走到他身边,顺着他们的目光扭头看去,就看到南门紫竹匆匆走过来,身后还带着五六个人,凌剑锋难得的没在她身边。

    南门紫竹匆匆走到离夜身边,走到她面前,面带微笑,扫视了一眼日月殿的人,有将近十个,后面八个身穿白衣长袍,应该只是普通的弟子,前面两个绿衣和玄衣的才是值得重视的人。

    日月殿中,普通的弟子,只允许白色的外袍,在殿内拥有地位的人,比如说什么长老,护法,领队等等,才有资格穿其他颜色的外袍,这也是他们的特权。

    “南门少主。”身穿绿袍的中年男人和玄色长袍的老人,客套叫了一声。

    “几位阁下到了帝都皇城,怎么难道要闹事吗?别忘了,日月殿和四国之间是有约定的。”南门紫竹抬头看了一眼离夜,阵阵头疼。

    北宫离夜还记不记得她说过的话,光天化日之下,就和日月殿的人发生冲突。

    眼角余光看地地上的两具尸体,南门紫竹嘴角一抽,欲哭无泪注视着离夜,别告诉她,这两个人,就是他杀的。

    离夜对于南门紫竹的注视,只是耸了耸肩,依旧是那漫不经心不在意淡然神情。

    离夜的淡定,让南门紫竹差点抓狂,这个时候他……

    “南门少主,我们日月殿可什么都没做,倒是王家主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死了,要做点什么,就不是我们能管的了。”玄衣老人皮笑肉不笑回答,约定,倒要看看,两年以后的比试后,你们四家败了,还有什么资格说约定!

    皇权也只会躲在他们四家的后面,永远缩着头,不敢伸出来!

    王家主想做什么,那就不是日月殿能管的了,还真是撇的一干二净,别跟她说,他们没看到脚边日月殿的人,除非,他们脚边的,不是日月殿的人。

    离夜脸上的笑容露出几分嘲讽,希望等会他们还能说这句话,他们日月殿管不了王家的事。

    南门紫竹立刻看向王莽,沉声呵斥道:“王莽……”

    “紫竹。”离夜淡淡叫道,波澜不惊的语气,绝对能气死人。

    别人遇到日月殿的人,面前还站着一个宗师,早就吓软腿了,她还能这么淡然淡定!

    南门紫竹听到离夜叫她,不再说下去,脸色沉重扭头看向离夜。

    “离夜,你先别说话,对方是宗师啊!”尽管离夜实力不凡,可要打赢宗师,明显是不可能的,现在能脱身就脱身,必要的时候,他还能摆出自己的身份震慑日月殿。

    知道离夜是北宫家族的少主,日月殿总要收敛一下,四家的约定摆在那里,王莽也不敢做什么。

    离夜看着王莽怒火涛涛,誓不罢休的模样,双手抱臂,冷静如常。

    她异常的冷静,让眼前的人恨的牙根痒痒,却不能做什么,只能狠狠瞪着,恨不得在她身上瞪几个洞出来。

    日月殿的人看到离夜到现在依旧不慌不忙,也是一阵疑惑,这个少年怎么到现在还能保持镇定,是真的冷静,还是假装的?

    “小爷当然知道他是宗师,可一个连气息都不纯正的宗师……”王莽身上的气息并不正宗,就连刚刚进入宗师的叶家老祖,气息都比他的醇厚。

    就不知道是用什么方法,把自己的实力抬到宗师,不然怎么会气息不纯正。

    气息不纯正?

    南门紫竹狐疑看向王莽,她没有感觉什么不同啊,这就是宗师的力量,气息不纯正,离夜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为什么她感觉不到?

    绿袍男人和玄衣老人袖子下的双手微微一抖,眼中闪过惊讶。

    他是怎么知道的,竟然能感觉到王莽身上的宗师之力不纯正,这个少年不简单!

    王莽听到离夜的话以后,脸上的愤怒,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随即想到自己现在的的确确是宗师,僵硬的表情才散去。

    他就不信,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少年,能看出什么来!

    “小子,你说我的气息不纯正,敢不敢跟打一场,生死不论!”王莽冷冷一声轻哼,杀这么一个少年,绰绰有余了!

    就算他看出点什么,也要让他永远闭嘴!

    还要为力儿报仇,所以他,只能死!

    “喂!王莽,你别太过分,你是前辈,而且已经是宗师,竟然对一个后辈发起挑战!”南门紫竹呵斥道,脸上带着怒气。

    这王莽,真以为日月殿给他撑腰,就能肆无忌惮了!这皇城是她南门家族的地盘,不是他王家的所在,他最好收敛一点,否则!

    不过王莽到底是什么时候晋升宗师的,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好像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难道像北宫离夜说的那样,他这个宗师不正宗?

    这要是不正宗,一个人能用什么办法,才能让自己突然就变成宗师,她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个办法啊,要是真的有,这天下还不打乱!

    “小子,你敢答应吗?”王莽没有理会南门紫竹,小辈也好,前辈也罢,他今天就是要杀了这小子!

    他要让所有人知道,得罪王家,不会有好下场!他要把这小子碎尸万段,才能泄心头只恨!

    南门紫竹着急扭头看向离夜,双手抓过离夜是手腕,立刻摇摇头。

    “不要答应。”对方是宗师,可能这个宗师有什么问题,看现在都还不知道啊,他要是出点什么事情可怎么办!

    他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北宫家的少主,要是出点什么事情,后果会怎么样,他难道不知道吗?

    离夜看到南门紫竹脸上担忧的神情,微微轻笑,拍了拍她的手背,然后看向王莽,摊开双手,不急不忙道:“有什么不可以,生死不论,再好不过了。”

    嗜血弧度悄然划过,一丝冷意渗透,红莲身体狠狠抖了一下。

    小看离夜,小看离夜可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上次叶家老祖那个宗师都被离夜杀了,更何况眼前的人。

    即便叶家老祖才是刚刚进入宗师,但那也已经是宗师了,那个时候离夜貌似还不是巅峰的先天天阶,他也照样死在了离夜手上。

    听到离夜这一声回答,南门紫竹整颗心都凉了,全身僵硬。

    他答应了,他怎么能答应!

    王莽脸上的愤怒,逐渐变成阴狠,答应了就好,答应了,等会便是他的死期!

    日月殿为首的两个人相视一看,眼中都露出深意笑容,同样的阴冷。

    正好,那东西的确是该试试!

    “好!”王莽点点头,冷冷笑道,原本暗淡下来的灵力,又展现出耀眼光芒,汹汹气势,宛若一条毒蛇,紧盯着猎物,荼毒阴冷。

    南门紫竹双颊绯红,气呼呼看着离夜,这个北宫离夜,怎么就说不听的!

    她如此的反应,让跟着她来的南门家族的几个人,脸上露出疑惑。

    他们少主怎么会这么关心这个少年,而且这小子不听少主的,少主明明那么生气,却没有转身就走!

    这可是前所未见的事情,他们少主从来不会这样的,当然,太子除外,可太子那不同啊,这个小子……这小子……

    几人脸上露出一抹挣扎,最后还是选择什么都不说,这事他们还是当做没看到好了。

    离夜收回目光,看向身边的南门紫竹,玫瑰红唇轻启,“不会有事的。”

    一个连气息都不正宗的宗师罢了,说不定还能发现点什么有趣的事情,她可是很期待的呢。

    “不管你了!”南门紫竹跺了跺脚,转身往回走,却在十几米外的地方停了下来。

    日月殿的人,看到两人身上的气势,微微含笑,眼中都露出深意,然后转身后退十几米,留出一块空地让给他们。

    离夜闭上眼睛,运动着造化诀,造化诀顺着经脉蔓延至四肢百骸,经脉中浮动着浓郁的灵力,经脉中充满灵力之光,而外面却没有丁点灵力照耀。

    手掌微微一转,小巧短剑出现在离夜手上,暗藏的灵力,迅速蔓延,将整个剑身包裹住。

    王莽惊讶看着离夜身上没有任何灵力,眸光闪动,有着不敢相信。

    没有灵力!这,怎么会没有灵力!

    没有灵力他竟然敢接受挑战,不过一个废物!连灵力都没有的废物,他王莽的儿子,竟然是被一个废物所杀!

    耻辱!耻辱!

    分别站在十几米外的两队人,也发现了这个怪异,王莽身上已经灵力纵横,随时就要爆发,反倒是离夜身上,什么动静都没有,他……就像是没有灵力!

    “这怎么会!”绿衣男人惊讶道,没有灵力,那不就跟废物没什么区别,这样的人,敢接下宗师的挑战,甚至还敢对宗师不屑!

    他是废物过了头,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吧,要真是这样,王莽不过一招,他就要死无葬身之地!

    “这少年,很怪异,别放松。”玄衣老人沉声道,尽管这么说,表情却是异常凝重。

    这怎么会,即便是宗师,即便是神化,也不可能隐藏自己的灵力,这个少年是怎么做到的,他是隐藏了自己的灵力,还是……其实根本没有灵力!

    没有灵力,就是废物,可他敢应战,敢应战的人,会是废物!?

    看来这一战很惊现啊,不怕对手比自己强,最怕不知道对手是什么样的实力,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竟然在这个少年身上出现,太过诡异。

    “少主,这……”

    南门紫竹这边也发现了这点,他们呆滞石化看着离夜,没有灵力,跟废物无异,竟然敢应战!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南门紫竹心乱乱的,她听说过北宫离夜是废物,还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那种,现在他身上没有任何灵力,不会真的是废物吧!

    可是……他带着十七个人就灭了邵家,这不是废物能做的事情啊!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门紫竹也是一脸郁闷,她发现对北宫离夜的事情,完全都不了解了,南门家收集的那些情报,此时就跟废纸一样!

    说北宫离夜是废物,可他带着十七个人,灭了邵家!这是所有人都看到的,说他拥有实力,可他身上一点灵力都没有,这样的人和灵师有什么关系?

    “这是怎么回事?”南门紫竹又着急又担心,离夜再给她来这么一出,她自从成为南门家主的少主,第一次对一件事情,没有底,没有任何把握,连一份把握都没有!

    “原来是个废物,那你就去死吧!”王莽大声笑道,脸上的表情却比哭还难看。

    他腾空跃起,连兵器都没拿出来,直接往离夜那边冲去!

    灵力都没有的废物,杀了他王莽的儿子,他如何笑的出来,怎么可能笑!

    离夜含着笑,稍稍摇头,叹了口气,怎世人都认为,只有灵力显露才是灵师,看不到灵力就不是灵师了吗?

    这样……可是会吃大亏的!

    看着王莽冲过来的身影,离夜脸上的笑容,完美到了极点,然而也危险到了极点!

    红莲漂浮在离夜体内,幽幽火光,带着阴冷的笑容。

    “小看离夜,可是会死的很惨的。”

    狂风大作,王莽双手间的灵力肆意狂舞,只见他手指成爪,往离夜头顶直直拍下去,丝毫不留任何情面!

    离夜站在原地,看着王莽的身影,不躲不闪,好像没看到他的动作似的。

    “他怎么还不躲!”南门紫竹着急道,神情紧张。

    “这个少年,怕是完了。”南门家族的人稍稍叹了口气,王莽好歹是宗师啊,那速度,他们都不敢恭维,这个少年竟然还小看他。

    这下他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注定要丧命在王莽手上,没有丁点灵力他早说啊!

    日月殿的人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得意笑容,然后满意点点头。

    “看来那东西效果不错。”绿袍的中年男人搓了搓双手,垂涎三尺看着王莽,竟然真的成为了宗师。

    这要是他吃了,不也是能成为宗师,甚至是日月殿的人,不全都是宗师了!

    想到这里,男人就有点兴奋,全部都是宗师,那该是什么样子的!

    “别忘了,那东西的后遗症。”玄色衣袍的老人不屑睨视了一眼王莽,冷声轻哼,他能成为宗师,不过也只是这一时之光罢了。

    男人兴奋的脸色顿时僵住,额上冒出阵阵冷汗,他倒是忘了,那东西的后遗症。

    “不过这个小子死定了!”男人看到王莽的身影,笑着说道。

    老人这次没有再出声,看着王莽的动作,显然也很认同男人的话。

    王莽双手成爪,眨眼走到离夜面前,青色灵力暴动,强悍之力,从离夜头上直劈而下!

    黑亮双眸稍稍上扬,看了一样即将要落在头上的双爪,殷红唇瓣的弧线加深。

    “只是这样么?”低喃传出,王莽稍稍一怔,听到那话,脸上闪过一丝狠意,加重双手的力量!

    就在双爪要落在离夜头上之时,脚下步伐稍稍挪动,无形隐藏的灵力包裹全身,瞬间,离夜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什么!

    王莽双眼睁大,眼看着就要被拍碎的人,突然消失在面前,整颗心都震惊了。

    “轰——”

    灵力没有砸中离夜,狠狠落在地面,完好的街道,十道狰狞痕迹划过,那力道竟让十道痕迹陷下去半尺!

    好快!

    如闪电的身影瞬间消失在王莽双爪之下,站在两边围观的人,脸上露出无法掩饰的震惊。

    “大人,这,这小子不是没有半点灵力的吗?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绿衣男人震撼道,那速度竟然比王莽的还要快!

    没有灵力,废物!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废物!

    老人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深吸一口气,平复心里的震撼,目光阴沉。

    “继续看!”没有灵力,隐藏了灵力,殿主都不能隐藏自己的灵力,这小子怎么可能!

    不说殿主,就是纳兰清羽,纳兰清羽和他们日月殿出手,宗师的灵力还是能够看到,可眼前的人,明明是灵力全无!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灵力全无,什么样的力量,才能把灵力完全隐藏住!

    这小子,果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隐藏真够深的!

    南门家族这边,在看到离夜瞬间消失,躲开王莽的攻击,也是傻眼了。

    攻击已经那么近了,他怎么还可能躲开!

    “我没看错吧?”南门紫竹使劲眨了眨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王莽的宗师级别,速度竟然比不上北宫离夜!要知道北宫离夜身上还没有任何灵力,他是怎么躲过去的,怎么做到的这样!

    “少主,你没看错。”南门家族的人喃喃说道,指了指出现在王莽身后的身影。

    看到那身影瞬间闪动,出现在离夜身后,南门紫竹张了张嘴,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是什么时候走到王莽身后的!

    离夜如同鬼魅的身影,躲开王莽攻击后,瞬间出现在他身后,嗜血眸子闪烁出光芒,她抬起手臂,往王莽身上直劈而下!

    王莽毕竟是宗师,离夜消失不见,他立刻感觉到身后的不同,迅速转身,映入眼帘的就是即将要落下的短剑!

    他双爪灵力暴涨,如同鹰爪一般,赤手空拳迎向离夜的攻击。

    “当!”

    两道力量碰撞在一起,发出刺耳的声音,离夜手上的短剑,有那么一瞬间,竟被王莽手指撞弯!

    “小子,这点把戏,想要杀我,做梦!”王莽冷冷一笑,一手抓过离夜握着短剑的手腕,另外一直手直接的攻向她的脖子!

    “就算你不是废物如何,今天也要死在这,谁也救不了你!”速度更快,这次王莽不想给离夜留下任何反击的机会!

    离夜目光一沉,脸上的笑容逐渐染上冰霜,蓝色剑气在没有被抓住的手上一闪而过,横劈而过!

    杀伐之气扑面而来,蓝色剑气,宛若死神之气一般,刚刚出现,就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王莽睁大双眼,看着被他抓住的右手,右手上是一把短剑,短剑没有任何动弹,但是离夜的另外一只手,蓝色剑气涌动,那种危险的感觉,渗透心底!

    抓住离夜手腕的大掌,猛地松开,王莽迅速后退好几步,刚才冰冷的杀气,现在想想还头皮发麻!

    看到王莽猛地后退,离夜手上的蓝色光束一闪而逝,泛着蓝色剑气的长剑,被她紧紧握住,长剑四周涌动杀气,那杀气,迫使人无法靠近!

    “我还以为,你能承受住这杀气。”离夜冷声笑道,吾邪剑的杀气,不是谁都能承受的,否则这么多年,怎么没有人能够挥动它。

    杀气!只是杀气!

    王莽震撼的看着离夜,那怎么可能只是杀气,那么诡异,如同死神的召唤,只是杀气!

    离夜稍稍扭头,看了一眼手上吾邪,是的呢,吾邪也有好久没有尝过鲜血的味道了,从它将杀神剑斩断,拥有更强的力量以后,一直就没有再尝过了。

    “今天,就拿你试试更强的……”吾邪!

    白衣少年眨眼闪过,剑招更是行云流水一般,一招接着一招,直劈王莽。

    王莽迅速冷静下来,行到自己是堂堂宗师,还被一个少年,没有任何灵力的少年压制住,就一阵恼怒。

    双手抬起,一道的绿色光束从他双手中闪过,长枪稳稳落在他手上。

    “就让你试试老子的鹰爪烈枪!”

    “锵!”两把兵器碰撞在一起,发出尖锐的声音。

    王莽一心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长枪适合的毕竟是远距离的攻击,而离夜的步步逼近,他的攻势被压制了几分。

    以多年的作战经验,还有实力的优势,王莽才将被压制的这几分提了上来。

    即便这样,在他人眼里,换来的不过也只是冷冷的讥笑。

    堂堂的宗师级别,竟然被一个连灵力都没有的少年压制不说,甚至还要动用兵器,才能和他平分秋色。

    “倒是小看了那小子。”绿衣男人忿忿道,本来以为是个废物,没想到这么耐打。

    现在这种情况下去,说不定王莽到最后还会败在他的手上!

    玄衣来人目光阴沉,冷声开口道:“你别忘了,王莽现在等级尽管是宗师,可他要不是依靠那东西,也不过只是巅峰的先天天阶。

    在威压上,可能王莽更胜一筹,可……这小子,强者的威压好像对他没用啊!”

    这才是一直想不透的事情,先是他能够隐藏实力,让人看不出他是什么等级,再来是宗师的威压,这么长时间下来,竟然半点用处都没有。

    王莽就算是宗师,不过依靠外力,算不上真正的宗师,某些方面,外力还不能弥补不足。

    “那怎么办,难道这小子会赢!”绿意男人不淡定了,刚才王莽说过生死不论,这王莽要是死了,接下来的事情还怎么进行!

    他们会让王莽动手,就是看在不过是个小少年的份上,三两下就能弄死了,现在看来,这个小少年不但不会那么容易被弄死,反而会非常棘手。

    “看看再说,就算宗师的威压没用,你想想,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实力能超过王莽?”玄衣老人镇定自若道。

    这点他还是很自信,王莽不会被一个少年干掉的。

    “也是。”绿衣男人点点头,让他相信不到二十岁的小子,实力能比得上王莽,还不如让他相信这个世上有鬼!

    胜负还未定,这个小子,死定了!

    南门家族这边,看到能和王莽平分秋色的离夜,忍不住发出阵阵惊叹。

    这简直就是奇迹!居然有人能和宗师的王莽比拟,甚至还有几分压制,太不可思议了!

    “这少年要是这么下去,说不定会赢啊!”这实力,太厉害了,他们自认为是比不上,也没把握能和宗师级别的王莽一较高下。

    “他不会也是宗师吧!”不然怎么能压王莽一头。

    “不会,他不会是宗师!”南门紫竹咬了咬牙,那叫一个郁闷啊。

    同样是家族少主,北宫离夜也和她一样大,可这实力方面,差别也太大了一点!

    这会不会太变态了!还是人吗?

    听到南门紫竹的回答,几人才松了口气,随即又想到,不是宗师就能这么厉害,这……他娘的这是人能做到的吗?

    剑影飞闪,红唇轻启,清冷声音传出。

    “武式——流星火!”

    红莲在离夜身体中涌现出火焰,火焰随着灵力,从经脉中流过,形成红色流光,速度快如流星,瞬间爆发!

    “轰!”

    灼热温度从天而降,直接笼罩在王莽身上,然后从四周震开,爆发出极其可怕的力量!

    王莽脸色微变,感觉到那灼热温度,长枪快如闪电。

    “武式——苍羽破!”

    强悍冲击,从长枪中直逼而出,往前面震荡而去,迎向笼罩而来的灼热。

    灼热的温度,疯狂席卷,王莽的苍羽破,力量也惊人,竟硬生生把离夜的流星火一分为二,从中间撕裂开来。

    “再吃我一招,武式——苍鹰破!”

    凌厉攻势,无形中仿佛能看到,苍鹰展翅翱翔,发出声声高啼,展现雄风!

    离夜脸色微变,看着直逼而来的苍鹰破,吾邪剑漂浮在空中,手上打着复杂的手结,绿褐色之力汹涌闪动,然而就先显露之际,造化诀瞬间运转,将灵力隐藏。

    “诛神剑式——烈焚剑!”

    浮在空中的吾邪剑,离夜逼入灵力,泛着蓝色寒意的吾邪剑身,在一瞬间,变得通体透红,甚至能看到剑身上滚动火焰。

    “剑技——烈焰万影刃!”

    烈焰万影刃!

    这是比万影刃更加厉害的攻势,万影刃只是以剑气形成无数细如牛毛的剑力,让敌人无处可逃,如今的烈焰万影刃,在细如牛毛的剑力之下,还有那滚滚灼热。

    这力量,是依靠红莲的火焰,还有万影刃的招式结合,这一招,缺少哪一样都不行!

    王莽脸色大变,看着漫天火红的剑影,就如同漫天的火雨一样,从天坠落直下,滚滚灼热。

    这是什么招式,怎么从来没有看见过!?

    刚才的诛神剑式,听着为什么会那么耳熟,好像在什么地方曾经听说过,一下子想不起来了,为什么会觉得熟悉?

    诛神剑式!

    王莽可能一下子没想起来,但是站在两边的人,早已震撼不已。

    “靠!北宫离夜这也太变态了吧,竟然连诛神剑式的第二招都学会了!”诛神剑式那是连姑婆都惊叹不已的招式,北宫离夜不过二十岁,就已经学会了第二招!

    这还是人吗?人能做到这样吗?

    北宫离夜,诛神剑式!

    站在南门紫竹身后的几个人傻眼了,抬头不敢置信看着不远处的少年,他!北宫离夜!

    北宫家的那个废物,北宫离夜!

    几人顿时石化当场,阵阵凌乱,这样的人,哪里是废物,哪里跟废物这两个字扯上关系,这要他娘的是废物,天下还有天才吗?

    谁见过废物能和宗师过招这么长时间,一直占居上风,谁见过废物能学会北宫家的独门绝技诛神剑式!

    貌似诛神剑式挺难的吧,北宫离夜还不够二十岁吧,他竟然已经学会了第二招!

    他们不禁吞了吞口水,这简直就是变态,哪里还是什么废物!

    “诛神剑式!”玄衣老人死命瞪着离夜,诛神剑式,这竟然是诛神剑式!

    北宫家族,他是北宫家族的人!

    “大人,有什么不对吗?”绿衣男人显然是不知道诛神剑式,也不知道诛神剑式,那是属于北宫家的绝技。

    因为诛神剑式太难,能学会的人都不多,所以北宫家的人都很少用,外人能知道的也就那么几个,他不知道也是正常。

    “你可知,这诛神剑式,是谁家的绝技!”如此复杂的剑招,这小子竟然能学到第二招!

    北宫家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的天才,日月殿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不知。”这剑招看着奇怪,他也是第一次看到。

    玄衣老人目光深沉,注视着白衣少年,咬牙切齿吐出四个字,“北宫家族!”

    北宫!

    男人大惊,伸出手指着全力和王莽对战的白衣少年,差点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他,他是北宫家族的人!”

    北宫家族,难怪!刚才南门紫竹还有那么大的反应,她一定是知道这少年是北宫家族的人!

    “不过他应该不可能是北宫离夜。”北宫离夜的情况,他们都是了解的,一个废物,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实力。

    男人点点头,也对,这个人不会是北宫离夜。

    北宫离夜不是废物的消息,琴宗目前只是告诉了日月殿殿主欧阳圣,欧阳圣还没决定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日月殿众人,他们两个就出来了。

    所以对离夜的认知,他们几个人,知道的就是离夜是废物,百年难得一见的废物。

    殊不知,他们按个认定的废物,现在站在他们面前,大展锋芒!

    “还有他手上的剑,也有点怪啊,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玄衣老人眯起眼睛,他一下子也想不起来了,却能肯定,他一定见过这把剑。

    剑?

    绿衣男人看向离夜手上剑,他也觉得有点眼熟,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就是一下子记不起来了。

    吾邪剑只是当年曾经出现在众人眼前,那是玄机城为吾邪剑寻找主人的时候,展现过一次,只可惜,那次不但没有帮吾邪找到主人,而且伤亡惨重。

    那次所有灵师的对手,不是他们相互之间的争夺,而是——吾邪!

    吾邪将所有争夺它的灵师,不是斩杀,就是将他们变成废人,没有一个人能完好想退去。

    后来远远观看过吾邪剑的人,把它画下,但形状还是有点不一样,再来就是吾邪最近吸收了杀神剑的力量,也有点不同,所以他们才会认不出,这把剑,就是吾邪!

    王莽满头大汗,眼前慢慢开始出现幻觉,然后变得力不从心。

    这是怎么了?

    他心里暗暗着急,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会没有力气,难道是……那东西已经到了极限!

    想到这里,王莽顿时头皮发麻,冷汗连连。

    那东西到了极限,后遗症随之就会来,到时候,到时候!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一但出现了后遗症,他就是刀俎上的鱼肉,任由眼前少年宰割!

    不!

    王莽咬紧牙关,他要在这之前,杀了这小子!

    看到满头大汗的王莽,离夜笑了,笑的无比妖冶邪魅,天地暗淡,日月无光!

    “是不是药效快过了?看来后遗症也快来了吧?”清冷声音传出,离夜好像早就知道王莽会变成现在这样一般。

    王莽猛地看向离夜,他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小爷要在这之前,杀了你,杀了身为宗师的你!”清冷声音,瞬间凌厉!杀气澎湃!

    ------题外话------

    某甜今天打劫来!把票票都留下!哈哈…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废物?天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