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辱我父亲者,死!
    黑夜中,身影迅速闪过,此时已经是半夜时分,本该没有人的街上,此时却灯火通明,到处一片吵杂。

    离夜从暗处匆匆走过,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嘴角勾起讥笑。

    这么多人在城里找,怎么可能找的到烈焰寒泉,刚刚没有找到,现在就更找不到了,东西已经在她手上,怎么可能再把它交出去。

    眸光看向齐府的方向,离夜迟疑了一会,还是迈步走去,身影很没入黑夜当中。

    不管皇城如何吵杂,但是齐府附近却异常的安静,没有人会怀疑齐暮,也不会有人敢怀疑,而且齐暮一大早进宫的消息,很多人都知道,这样就更没有人会往齐府方向寻找。

    离夜看着依旧寂静的齐府门口,放慢脚步,淡定如常走进去。

    “公子。”门口守卫稍稍俯身,低声叫道。

    离夜点点头,直接走进去,一路上通行无阻,没有人敢阻拦她的脚步。

    “不知道齐暮回来了没有?”离夜看了看不远处的院子,要是齐暮回来了,应该会知道烈焰寒泉被抢了的事情。

    在拍卖会,那么多人的眼皮下,那么多高手的保护下,烈焰寒泉就这么被抢了,这绝对是一巴掌打在拍卖行那些人的脸上。

    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今天发生了,还一点防备都没有,丢了最重要的烈焰寒泉。

    “知道就知道吧。”离夜摇摇头,转身往自己住的方向走去。

    齐暮知道她需要烈焰寒泉,应该是听到烈焰寒泉被抢,就往她这里想了。

    走进院子,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药草的清香,沁香扑鼻。

    她走进竹屋,红莲立刻飞出身体,红莲火红的花瓣稍稍颤抖几分。

    “吓死我了。”那个男人在那个时候,还能联想到它的存在,有没有搞错,它红莲已经和离夜盟约了,不可能再背弃的好不好!

    果然人类世界太过危险,还好有离夜在,不然今天它就要被人抓去了,在离夜这里挺好,它不想离开。

    “不会有事的。”离夜嘴角勾起,露出淡淡微笑,看着红莲一眼,走到椅子前坐下。

    “嗯。”红莲点动一下身体,它知道离夜会保护它的。

    那些人类不知道,异火和玄兽一样,认定了一个人,就不会再变,今天就算是被抓走,他们拿它也没什么用处。

    见离夜坐下,没有再出声,手上灵力流转,红莲静静飘在一旁,不去打扰。

    绿褐色的灵力在手掌中流窜,离夜目光深邃,不知道在想什么,火红莲花漂浮在空中,一上一下。

    “果然还是太弱了。”离夜叹了口气,自从晋升了巅峰先天天阶以后,她试着突破宗师,一直没有成功,连宗师都没突破,又怎么能说变强。

    宗师,神化,她有预感,没突破这两个等级,就永远和强者那条路没有任何关系。

    就像那四个人说的,小小四国,小小宗师。

    这话听起来不怎么样,但外面的世界更大,要站得更好,就要变得更强!

    “离夜,你也别着急,在同一辈人中,你已经算是不错了。”红莲笑道,它现在可以肯定的说,同一辈人之中,想要打败离夜的人,一定没有!

    就拿那个南门家族的少主来说好了,她和离夜一样大的,现在也只是巅峰的天阶,和离夜整整差了一个层级。

    “你说的只是四国。”离夜看了一眼红莲,在四国是这样,但是出了四国,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样。

    必须快点变强!

    白皙手指慢慢紧握成拳头,今晚一战,她更加清楚知道自己有多弱!

    熟悉气息窜入鼻孔,温暖手掌附盖在放离夜紧握的拳头上,白衣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站在离夜身后,将她拥入怀中。

    “夜儿,今晚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低哑的声音充满磁性,在耳边响起。

    离夜扭头看着无声出现的纳兰清羽,顿时满头黑线,这家伙怎么又跟在天龙国帝都一样了,每天晚上跑到北宫家,她的房间,她的床上睡觉!

    现在不是在天龙国,他这么登堂入室,明目张胆,简直太可耻了!

    “没事,已经解决了,对了,最近你在忙什么?”离夜拉过纳兰清羽,指了指旁边的凳子。

    她还没醒他已经不见人了,也不知道在干嘛,只有晚上这个时候才会出现。

    听到离夜说解决了,纳兰清羽眼中的眸光才展开炫目的笑容。

    “出了点事情罢了,应该很快就能解决,你不用担心。”一点小事罢了,他还不放在眼里。

    看到纳兰清羽不屑的眸光,离夜眼角一抽,然后点点头,纳兰清羽会有这种眼神,基本上不会有什么事情。

    “所以你这次来?”离夜挑眉问道。

    离夜的询问,让纳兰清羽脸上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举世无双的容颜,令万物折腰暗淡。

    不论何时,都能保持着仙人的气质,那仿佛就是与生俱来的一般。

    纳兰清羽脸上绽的笑容映入眼帘,离夜有那么一瞬间惊艳呆滞,随即回神,白了眼前的人一眼。

    他突然这么笑,好歹让她有点心理准备,这么一个绝代风华男人,露出那样的笑容,圣人看了都会沉醉的好不好。

    其实还就是个妖孽,可这一身“仙气”,说他妖孽,又还真没什么关系。

    “要回去多久?”离夜蹙了蹙眉头,他才刚回来不久,现在又要回去,看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纳兰清羽拉过离夜,手指撩起她胸前一缕青丝,薄唇轻启。

    “什么时候处理完,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若不是夜儿现在还太弱,他一定会带着她一起去,但是,还不行。

    “我等你。”离夜轻笑道,清羽不在的这段时间,她也要好好想想要怎么样突破宗师。

    杀了索图,另外三个人现在肯定知道索图已经死了,在他们三个知道这件事情和自己有关之前,必须要突破,这样才有机会一搏。

    “好。”纳兰清羽点点头,眼中眸光难得的柔和。

    不是那个清冷仙气的仙人,也不是霸道十足的强者,更不是杀气滔滔的杀神,这柔和的目光,只有在离夜面前,才会出现。

    “对了。”离夜脑海中闪过一道身影,“你知不知道一个叫墨东炎的人?”

    他们都不属于四国的话,那应该和纳兰清羽是一个地方的吧,他应该会知道点什么。

    “墨?”墨姓?

    “没有吗?”离夜疑惑问道,没有墨东炎这个人?

    纳兰清羽摇摇头,笑道:“墨姓的人倒是有,可墨东炎……没有听说过。”

    四国没有墨姓,墨东炎,有人又到四国来了么,墨东炎。

    “没听说过?”这是怎么回事?

    “等回去了,我让人查查。”要是真的有人过来了,的确是应该好好查查,看看是什么人,为了什么事。

    离夜耸耸肩,“随便你,我就是随口一问。”

    “嗯。”纳兰清羽笑着点点头,目光不肯挪开,仿佛永远也看不够似的。

    院外几道白光闪过,威压横扫而过,直逼冲来,离夜脸色微变,眼中闪过一丝冰冷,感觉到强势威压,便立刻警觉,这早已经成为身体的本能。

    纳兰清羽看到离夜眼中的冰寒,宛若换了一个人似的,看向门外的目光闪过一丝不满。

    站在空中的几道身影,后背阵阵发凉,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前段时间另外几个跟随主上来的人,回去就立刻被罚了,而且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次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倒霉吧?

    可这莫名的寒意……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空中几道白色身影,相视一看,额上冒出冷汗,心里早已经是直打鼓。

    “找你回去的?”离夜收回目光指了指空中,她还以为谁来了。

    纳兰清羽稍稍叹了口气,轻嗯一声。

    他还真是不想这么快又和夜儿分开,可这次还真是非回去不可,这件事情他们还解决不了。

    “去吧,你回去这段日子,我会想办法突破宗师的。”离夜说出心里的想法,不管前面的路还有多长,还是先突破了再说。

    没有晋升宗师,那条路再远也没用,路还是得一步步走,更何况是修炼灵师这条路,更加不能着急,着急反而会坏事。

    纳兰清羽微微一怔,随即露出笑容,点点头道:“是该晋升了。”

    夜儿在巅峰先天天阶也有一段时间了,前面她晋升速度很快,但到了后面,就会越来越难。

    “去吧。”离夜拍了拍纳兰清羽的手背,嘿嘿笑道。

    白色身影出现几道虚幻模糊的影子,闪动了几下,站在离夜面前的纳兰清羽,已然不知去向,空中笼罩下来的威压,也瞬间消散。

    离夜看了看四周,没感觉到威压了,她也就知道纳兰清羽已经走远了。

    “好厉害。”红莲不知道从哪个角落溜出来,飘到离夜身边叹息道。

    刚才那些气息,它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厉害,除了纳兰清羽,就算是离夜的爷爷,北宫弑身上,都没有出现那么可怕的压迫。

    纳兰清羽已经够厉害了,没想到手下也那么厉害,离夜不好奇他的身份,它倒是有点好奇了。

    “先睡觉吧,今天烈焰寒泉丢了,明天才是最大的动荡。”离夜伸了伸懒腰,往床上走去,打了一架,是有点累了。

    红莲动了动身体,飞回到离夜身体内,房间里一下子变得安静。

    阳光高照,洒落在窗前,折射进房间内,粼粼金光带着暖意。

    竹屋内,少年已经起身,身穿白色宽松的长袍,腰间玉带挂着一枚不起眼的小珠子,三千墨丝绑束成高高马尾,精致五官美妙绝伦,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带着几丝邪魅。

    离夜刚梳洗好,正准备出门,听听外面对烈焰寒泉被抢走,有什么反应,一道身影飞速闪过,匆匆而来。

    “师父。”齐暮喘着气,跑进院中,看到离夜走出来,急忙走过去叫道。

    “你这是?”离夜指着齐暮,上下打量,他这是要出门,还是刚刚回来,急匆匆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齐暮摆了摆手,深吸一口气,“师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昨晚拍卖会的烈焰寒泉被抢走了,我特地嘱咐让人拍下的。”

    他昨天就听说拍卖会场,会有一瓶烈焰寒泉拍卖,在皇宫他要找血莲蕊的下落,所以就让人帮忙,可是昨晚竟然被人抢走了,现在都没找回来,还不知道是谁抢走的。

    “你特地嘱咐,不会最后那个叫价三百五十万的是你的人吧?”离夜狐疑看着齐暮,她记得最后的叫价是三百五十万,那个时候好像已经没有人叫价了。

    难道说,那个人就是他派去了,拍下烈焰寒泉的人?

    齐暮眼中闪过光亮,惊奇看向离夜,“师父,就是他,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也在拍卖会吗?难道……”

    那东西不会是师父抢走的吧!?

    脑中一个激灵,齐暮猛地看向离夜,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师父抢的!

    看到齐暮脸上惊讶的表情,离夜一阵狂汗,摆了摆手。

    “不是我抢的。”她想抢也要看才行,拍卖会上那么多巅峰先天天阶,除了墨东炎,能轻易把它拿走,就算是孤鹰,想要在拍卖会抢东西,也是不可能的。

    齐暮这才松了口气,不是师傅抢的就好。

    “可那东西在我手上。”离夜继续道,这件事情要瞒齐暮也瞒不下去的,不如直接告诉他。

    咦!?

    齐暮刚松的那口气,顿时又提了起来,在师父手上!

    离夜从储物手镯拿出玉瓶,晶莹透亮的玉瓶中,淡蓝色的光芒如同火焰一样熊熊燃烧,在玉瓶中,将灼热的温度阻隔,感觉不到半点的热度,而蓝色火光包裹的水滴,显露出淡淡雪花的形状。

    在阳光折射下,玉瓶里的水滴闪耀出五彩光芒,煞是好看迷人。

    齐暮眼中闪烁出光芒,他伸手拿过离夜手上的玉瓶,这就是烈焰寒泉!

    不得不说这次的运气真的好,烈焰寒泉这东西,拍卖会这是第一次这东西,却被离夜撞上了,还刚好撞上被抢。

    这本来可以说是天价的烈焰寒泉,最后一分钱都不用,就到了离夜手上。

    还回去,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东西不是离夜抢出来的,她只是半路拦截,还回去,说不定那些人还就把这件事扣在离夜头上,说东西是她抢的。

    “师父,既然不是你抢的,这……”怎么会在他手上。

    齐暮当然是立刻就信了离夜的话,他知道离夜没有必要说谎,要是说谎,就不会把东西拿出来给他看了。

    这点齐暮还是十分相信离夜的,这种没由来的信任感,完全是齐暮早已把离夜当成真正的师父。

    “半路劫的。”离夜接过烈焰寒泉,把它放回储物手镯内,淡淡笑道。

    黑吃黑!

    齐暮脑中霍然出现这三个字,有人抢了烈焰寒泉,接过半路遇上师父,师父就把它又抢过来了!

    “师父,这东西,你收好,不能让人知道。”特别是拍卖会那些人。

    离夜无声轻笑,看着齐暮脸上严肃的样子,点点头应道:“我知道这东西有多重要。”

    “既然是这样,那我先回皇宫了,已经找到血莲蕊的线索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的。”齐暮笑盈盈道,很快师父就能找齐需要的东西了。

    离夜看着齐暮,脸上笑容逐渐变得认真,“谢谢。”

    为了她的事,齐暮操了不少心,也给她省了不少麻烦,要是齐暮不去皇宫查,她也会去,现在有齐暮帮忙,她就不用偷偷进皇宫了。

    “师父客气,我先走了。”齐暮笑着摆摆手,转身离开。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红莲慢慢伸出头,从离夜身后飞出来,温和的火焰微微抖动,显然很满意这样齐暮。

    “先出去看看吧。”听听拍卖会都做了什么,了解一下情况才行。

    红莲飞进离夜身体,白衣少年走出院子,再次出了齐府。

    帝都皇城,到处一片沸腾,拍卖会的拍卖品被抢的事情,现在是人尽皆知,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皇城就被搜的差不多了,就差点出皇城查探。

    离夜走在街上,平静看着四周的反应,嘴角含笑。

    在街上走了一大圈,也没听到谁知道昨晚的具体情况,离夜也稍稍松了口气。

    没查到就好,要知道,拍卖会也有南门家族的扶持,这件事情,肯定会惊动南门家族的人出手,现在没什么动静,暂时是没什么事情了。

    南门家族,十几道身影分两排而坐,为首的是一个两鬓斑白,年纪和北宫弑差不多的老人,老人身边坐着的是南门紫竹,下面是南门家族还有拍卖会的高层。

    “家主,这东西被人抢走了,现在是谁都不知道,一点线索都没有。”其中一个人苦着脸说道,这在拍卖会丢东西,还是第一次啊!

    “我们是否要追出去,继续查找?”另外一个人严肃询问道,这么大的事情,不能坐视不管。

    “喂喂喂,你们有没有搞错,东西丢了,一晚上没找到也就算了,不过现在不是没造成什么影响,那个客人的钱,就让南门家族垫上吧。”南门紫竹摆了摆手,不耐烦说道,困倦打了哈欠。

    他们烦不烦啊,从昨天晚上就开始讨论,然后一点结果都没有,现在还在说。

    找不到半点线索,让他们怎么找,总不能吧整个皇城翻过来吧!

    既然找不到,而且交易还没完成,只要赔钱给提供烈焰寒泉的客人不就行了,何必要再把事情闹大。

    身穿大红凤袍,头戴凤冠女子,听到南门紫竹的建议,露出满意的笑容。

    岁月流逝,她脸上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依旧如同少女时光那样,只是多了几分成熟妩媚。

    目前好像除了这个,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各位觉得如何?”轻灵的声音,极具威严,那声音仿佛是在耳边说话一样,。

    十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眉头紧皱,暂时也想不出其它的办法,毕竟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不过幸好,没有交易成功,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少主这么提议,那就听少主的。”钱不用他们出就好。

    南门家族都这么说了,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能照着做,又不是他们垫钱。

    “那你们散了吧,你们放心,拍卖会不会有任何影响的。”南门紫竹挥了挥手,他们赶紧走吧,她已经困到不行了,现在只想睡觉。

    “是!”十几人站起身,也彻底松了口气。

    有南门家族的保证,他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只是少了一笔收入罢了,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最小的损失。

    等到他们十几个人离开,南门紫竹立刻收起笑容,揉了揉僵硬的脸。

    “姑姑啊,这种破事,你开口不就好了。”干嘛老是让她说,这得多无聊,明明姑姑心里有更好的决定。

    南门永宁露出温柔笑容,刚才那威严的语气,变得柔和起来。

    “紫竹,不这样,你以后接管了,南门家族,如何震慑他们,倒是这次,也不知道是谁抢走了烈焰寒泉,尽管不让他们追查,咱们南门家族还是暗中追查。”这件事可大可小,怎能轻视。

    南门紫竹点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不过也没有追查的必要了。”

    当时她就在,也没看到什么,她不认为家族的暗中追查,能有什么效果。

    “查了再说。”有没有必要,不是他们说了算。

    “是。”南门紫竹应道,然后站起身,“姑姑,我先去睡了。”

    困死她了,不过困了这么一晚上,剑锋不会因为昨天下午她和北宫离夜的事情……北宫离夜!

    南门紫竹猛地清醒,昨天晚上烈焰寒泉被盗走,北宫离夜去了哪里,好像没有看到他!

    “怎么,想到了什么?”南门永宁走到南门紫竹身边,温柔问道,眸光中的犀利,让人不得不防这个看似无害的女人。

    如今南门家族的事情,基本上是南门紫竹在处理,南门永宁身为一国之后,两边不能同时兼顾,除非是有大事。

    在南门家族,所有的少主,都会称家主为姑姑,不管有没有血缘,这是规定。

    “没,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还要去见一个朋友,不能睡觉了。”南门紫竹收起心思,笑盈盈打了哈欠,心里咯吱一响。

    不会真的是北宫离夜拿走的吧,昨天晚上他也说对烈焰寒泉很感兴趣。

    “那我先回宫睡觉了。”南门永宁幸灾乐祸看了一眼南门紫竹,端庄的模样一下子不复存在。

    南门紫竹满头黑线看着南门永宁的背影,嘟了嘟嘴巴,就知道欺负她。

    可这烈焰寒泉要真是北宫离夜拿的,就比较麻烦了。

    在街上行走的离夜,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南门紫竹猜中了,不过就算知道,离夜应该也不会有多大反应,该干嘛就干嘛。

    看了看四周,离夜发现尽管四处都有人搜查,但是没有一个人提起昨晚的事情,只是说简单的搜查。

    听到这些,离夜也知道,拍卖会的人,是不想让人知道昨晚是拍卖品被抢了,终于昨晚在拍卖会的人,肯定用了某种手段,让他们不会说出来。

    这样的话,那她就可以又放下一点点的心了。

    “没什么事情,应该就可以回去了。”离夜喃喃说道,然后转身往回走,她还要研究一下要怎么炼制冰火两极丹。

    血莲蕊就等齐暮的消息了,现在,就差血莲蕊了!

    离夜转身往回走,刚走出几步,身后就传来都动静,还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大人,就是他,就是这小子说,您们来了,也不放在眼里!”

    王力看到那熟悉的背影,迫不及待开口,脸上情绪露出几分狰狞扭曲。

    离夜皱了皱眉头,扭头看向来人,映入眼帘的就是那熟悉的一月一日,同样也是让人厌恶的一月一日。

    “你小子藐视我们日月殿?”来人蛮横道,听到有人藐视日月殿,这可能是日月殿人最受不了的。

    日月殿?

    离夜无声轻笑,目光看向王力,闪烁出几分杀意。

    感情他还很是大老远把日月殿的人请来了,是想让日月殿的人帮他报仇吗?可是他请错了人,日月殿的人来了又怎么样。

    “藐视日月殿?”离夜笑着摇摇头。

    王力见离夜摇头,急忙说道:“大人,他这是狡辩,你也见过我脸上的伤,就是他打的!”

    怎么可能放过他,敢那样动手打自己,现在自己请来了日月殿的人,看他能怎么办!

    来人目光阴沉,他自然是看到了王力脸上的伤,不然也不会跟他出来。

    王家后盾是日月殿,竟然有人听到日月殿,还敢打王力,那就是不把日月殿放在眼里,这样的人,怎能放过!

    “狡辩,这可不是狡辩,是小爷的话还没说完。”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出,语气中还带着几分讥讽。

    什么?

    王力顿时愣住,他的话没说完,那他想说什么!

    “日月殿,还没有那个资格让小爷藐视!”那声音继续响起,顿时,周围的人像是被点了穴道,僵在原地,诧异看着离夜。

    这个少年会不会太轻狂了,竟然说日月殿都没资格让他藐视,他是什么人啊,这么狂妄的语气!

    男人表情一阵青一阵白,无比精彩,怒火燃烧,神情狰狞可怕。

    “好好,很好!小子,我都还没说什么,你就如此狂妄,现在什么都不用说了!”男人愤怒道,这样的态度,还用说什么!

    离夜一阵讥笑,什么都不用说了,其实一开始他不就什么都不打算问的么。

    日月殿的人,总喜欢找这么一下光面堂皇的理由。

    “是什么都不用多说了,倒是你,把日月殿的人都请来了,刚好小爷今天有空,不如就实行当天说过的话。”离夜嘴角的笑容的越发的嗜血,让人不寒而栗。

    实行当天说过的话!

    王力顿时感觉到萧瑟寒风从身后拂过,看到那嗜血的笑容,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蠢事。

    然后他立刻摇摇头,否定心里的想法,这怎么可能是蠢事,日月殿的人还奈何不了这个小子,他能有多大的本事。

    “狂妄少年,今天我就代替你父亲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天高地厚!”男人吼道,全身灵力爆开,绿褐色灵力闪动着青光。

    话落,离夜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无踪,代替她父亲好好教训她!

    白色身影眨眼闪过,不等男人出手,离夜已经到了他面前。

    “砰!”重重一拳砸落在男人肚子上,男人双眼睁大,脸上表情狰狞扭曲,痛苦呻吟。

    “告诉你!代替小爷父亲,你,没资格!”冰冷寒霜的声音,寒冷蚀骨,周围温度顿时冰冷下来,让人感觉像是掉入千年冰川中一样。

    父亲,尽管她前世只是孤身一人,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在这里,也从没见过父亲,可不代表就能让人侮辱!

    一个日月殿的走狗,有什么资格侮辱她的父亲!今天,他只有死!

    浓郁杀气沸腾,离夜整个人都笼罩上一层寒霜,此时的她,宛若地狱走上来的死神,将眼前的人性命,一一收缴!一个不留!

    这两个字,是离夜的逆鳞之一,没有人可以碰,触碰者——死!

    “你……”王力诧异看着出现在面前的离夜,他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他明明什么都没看见,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离夜没有理会王力,双臂闪烁出绿褐色灵力,只见她拉过男人的手臂,过肩一甩,高大的男人轻轻松松就被甩到地上,重重一击!

    “噗!”男人吐出一口鲜血。

    他是完全没有防备,身体硬生生就这么砸在地上,承受了这狠狠的撞击。

    那白色衣袍上的月亮,染上鲜血,显得格外妖娆,而如同死神降临的离夜,立刻又是一拳砸下去!

    重如千斤的拳头,狠狠砸在男人胸口,他猛地睁开眼睛,瞳孔缩紧,身体里血脉急速倒流。

    “你……”男人指着离夜,面带惊悚。

    “辱我父亲者,死!”冰冷声音传出,围观在四周的人狠狠打了冷颤。

    他们目光惊悚看着地上躺着的人,再看看离夜,不自觉吞了吞口水,这个阴森的少年,和刚刚判若两人,最可怕的是!

    他竟然赤手空拳,打死了一个巅峰先天天阶,不对,从身上闪烁的灵力看来,灵力中带着淡淡青光,应该是一只脚踏进宗师的人。

    赤手空拳,就这么把一只脚已经踏进宗师的人打死!

    老天,这个少年简直太恐怖了!

    带着人来的王力,猛地后退一步,脚下一个踉跄,直直往身后倒去,脸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显然是受了不小的惊吓。

    离夜冷冷扫视了一眼躺在地上,已经没有气息的日月殿人,起身迈步往王力那边走去。

    “别,别过来,告诉你,等会会有更多日月殿的大人会来,你杀了我,自己也会死!”等会日月殿的大人来了,他就死定了,敢杀日月殿的人!

    离夜冷声一哼,皮笑肉不笑想看着打着冷颤,还威胁着她的王力。

    “那就现在杀了你!”离夜从袖子里拿出匕首,匕首上寒光闪烁,让人颤抖不已。

    王力猛地往后面爬去,还不忘大声叫唤:“爹,救命啊!”

    “叫爹?今天你叫娘都没用!”离夜扬起匕首,以灵力控制,追向逃走的王力。

    街道上,中年男人听到这一声叫唤,放眼看去,就看到这样的一幕,他平静的面目瞬间变得憎狞可怖,放声嘶吼。

    “黄口小儿,还不速速住手!”强劲冲进直逼而来。

    眸光微转,离夜侧身看了看飞奔而来的身影,嘴角勾起无声的冷笑。

    这么一叫还真是把人叫来了,只是,今天谁来了,也救不了他!

    离夜手上的灵力变得急速,她眸光一寒,重重一推,匕首笔直划过,没入王力的身体。

    王力听到身后的声音,甚至来不及欢喜,冰寒的刺痛已经没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噗。”王力睁大双眼,转身指着离夜,在这一刻,他终于想你想呢,眼前的人,没有什么是不敢的。

    “啊啊啊啊!”急速狂奔而来的中年男人,一阵狂吼,撕心裂肺。

    看着地上躺着王力,没了生机,双眼赤红,抬起手掌,狠狠朝着离夜拍过去。

    “你敢杀我儿子,老子要杀了你!”愤怒吼声,冲破云霄。

    围观的人顿时傻眼了,还没从王力被杀的事实反应过来,就听到这么一声嘶吼。

    看到愤怒无比的男人,他们吞了吞口水,感情这个王力,真的把自己老子叫来了,可是叫来了老子,最后依然没有活命。

    老子来了,没有救下儿子,看样子,这个少年怕是有难了。

    王力的老爹,可是帝都数一数二的家族家主,尽管家族势力比不上南门家族,但人家想身后有日月殿撑腰,也是不容小视的。

    感觉到身后冲击来的攻击,离夜脸色微变,迅速移步,躲开来人的攻击。

    “怎么,儿子请来了日月殿的人,技不如人,你这个当老子的,是想帮儿子报仇吗?”离夜冷冷注视着来人,王家,日月殿,有日月殿当靠山,就可以目中无人了!

    “你,你这狂妄的小子,杀了我儿子,我是不会放过你的!”王莽蹲在王力想身边,眼中充斥着血丝,愤怒到了极点。

    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就被这个少年这么杀了!简直可恶!

    “不放过我?那小爷还就告诉你了,小爷已经杀了一个小的,不介意再杀一个老的,你们王家要是不服,小爷能把你王家灭了!”霸道轻狂的声音冲破天地,瞬时间,到处一片寂静,所有人呆木注视着离夜。

    灭了王家!

    他他他,他也太狂妄了,竟然说灭王家!

    王家哪里有那么容易灭,人家后面有日月殿,实力还不不凡,说灭就灭,怎么可能!

    太狂妄了,太狂妄了,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竟然说出这么年少轻狂的话来,他招惹上了王家,现在应该想想该怎么脱身才好吧。

    若他们知道,连天龙国帝都,那个能与北宫家比拟的邵家,都被离夜给灭了,他们还会不会觉得,离夜不可能做到灭王家。

    “好生狂妄的小子,今天本家主让你血债血偿!”他只是出来办点事,就看到自己儿子被杀!还是在他眼皮最底下被人杀了,这让他如何能忍!

    这是他唯一的儿子,唯一的儿子!

    “等着你。”离夜冷冷一笑,知道今天不解决掉眼前的这个人,他是不会死心。

    既然这样,她也不会给自己留下祸端!

    这个人,他也非死不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