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击杀宗师! 修
    男人摇摇头,握了握手里的玉瓶,嘴角含笑。し

    “这是我医伤的东西,怎么能轻易交给你,除非你是炼药师,否则……”这东西怎么能轻易给他。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眼前的人,突然觉得,当初就不该拉他走了,让他死在那四个人手里更好!

    “喂!”红莲飞出离夜身体,红莲火蕊中央火焰蹭蹭蹭往燃烧。

    “你要抢东西能不能抢点别的,这东西是离夜要的!”太不要脸了,离夜救了他,他竟然还抢离夜看上的东西,一把火烧死他!

    男人再次摇摇头,俊美容颜露出笑意,“不行,我的伤,只有这烈焰寒泉才能医好。”

    离夜眯起眼睛,认真注视着眼前的男人,“你是炼药师?”

    烈焰寒冰才能医好他的伤,这得是多奇怪的伤,需要极热,极寒两种温度才能医好。

    “不是。”他要是炼药师,就不用在这里等着了。

    离夜翻了翻白眼,感情不是炼药师,不是炼药师他怎么知道要用烈焰寒冰才能医好身上的伤,他到底想干嘛?

    “废话少说,赶紧把烈焰寒冰给我,不然别说我欺负伤者!”今天他就是再强,也要抢一抢,不然这烈焰寒泉,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看到第二瓶。

    而且他娘的,这么一小瓶就这么贵了,后面遇到的谁知道会不会更贵!

    红莲看到脸色微变的离夜,迅速飞回到她身体里。

    这个男人最好还是赶紧把东西给离夜,不然离夜才不会管他有多强,抢了离夜要东西,离夜肯定是要抢回来了,这是肯定的!

    “这个……”

    男人的话才说到嘴边,黑暗中一道身影掠过,他手上的小玉瓶立刻被夺走。

    高大男人稳稳落下,站在两人中间,深沉的目光,没有任何波澜。

    当看清楚来人,离夜和对边的男人,脸上是不同的情绪。

    “你怎么也来凑热闹?”离夜只觉得阵阵头疼,一个就已经够麻烦了,现在还来了一个,还又是一个宗师——孤鹰!

    她可不认为孤鹰抢这东西,是帮她的忙。

    站在对面的男人看到手上玉瓶被抢走,垂下手,脸色稍稍阴沉下来,他竟然没发现身后有人。

    “看来这东西是你的了。”男人叹息道,他们一看就是认识的人,烈焰寒泉怕是得不到了,而且还帮别人做了一回嫁衣。

    让他没想到的,在这边宗师竟然也有这样的速度和实力。

    尽管他是受伤了,可要抢走他手里的东西,也是不容易的,眼前的人能够出其不意抢走,可见他的实力不弱。

    他没受伤还能夺回来,现在受伤,他们还是两个人,想夺回来,怕是不可能了。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不见得,谁知道会是谁的,孤鹰会出现,肯定是什么任务,他是不会放弃的烈焰寒泉的。

    所以,还是要抢!

    抢!

    孤鹰深沉目光看向离夜,见离夜也想要烈焰寒泉,浓眉微微一皱,眼中情绪露出几分复杂。

    “哈哈……终于还是让我找到了,墨东炎,你能逃到什么地方去!”

    就在三人僵持之时,突然放一道声音冲破耳膜,漫天威压从天笼罩而下,肆意的狂笑席卷而过,草木皆动!

    面对突然笼罩下来的强势威压,三人皆皱了皱眉头,脸上的表情不敢放松,全身紧绷。

    离夜看向不远处的男人,墨东炎?墨姓,四国之间的确是没有墨这个姓氏。

    “还是来了。”墨东炎脸色微变,双手紧握,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找来了,他们还是回到了玄凤国帝都。

    一道身影从天而落,稳稳落在三人面前,脸上露出得意笑容,看着不远处的墨东炎。

    他要不是晚上出来想一个人走走,怕是又要再一次错过墨东炎,还真是能躲,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回到玄凤国的帝都。

    就是担心墨东炎跑了,他才会一个人独自追上来,不过,他一个人杀一个受伤的墨东炎,已经足够了,用不着他们三个再出马!

    为了治伤,竟然在四国之中抢东西,墨东炎到了这边,还真是丢人丢大了。

    该死的,他居然来了,得赶紧走才行,这个什么墨东炎就墨东炎吧,反正她是不想出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这样的强者面前,能走赶紧走!

    离夜眉头轻挑,脚步稍稍后退,眨了眨眼睛,“孤鹰,不如咱们回帝都再说说烈焰寒泉要怎么处置。”

    本来离夜想一个人先走,想到孤鹰前几次帮过她,而且烈焰寒泉还在这里,总不能看着孤鹰留在这里,成为他们战争中牺牲品。

    不过幸好只是来了一个,要是四个一起出现,想走也走不了。

    孤鹰看了看突然从天而落的人,再看了看离夜的眨眼,迟疑点点头。

    眼前两人实力也在他之上,眼看就有一场大战要发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但还是先走为妙。

    两人才挪动脚步,残影飞速闪过,挡在两人面前。

    “今天在这里的一个也别想走。”斩草除根,他不知道墨东炎手里的东西有没有交给其他人,但是在这里的人必须都要死。

    墨东炎扫视了一眼离夜和孤鹰,冷声道:“索图,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

    他知道他们四个的手段,不过幸好,来的人只是索图,到了这边,他的实力也不过初级宗师,就算是自己受了伤,要对付索图还是绰绰有余的。

    “别忘了,我们这边人的手段,你觉得,老子会放他们两个走吗?”出现在这里,那下场就只有死,怪只怪,他们见过墨东炎,所以便不能留在这个世上。

    墨东炎微微一怔,他当然知道他们的手段,要不是为了那样东西,他们早把自己杀了,也不会等到现在。

    离夜含笑的嘴角越发冰冷,眸光闪动,露出寒意,一个都别想走,是么,就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小爷想走,谁也阻止不了!”红唇轻启,桀骜不驯,嚣张轻狂。

    她才不管这边那边,只知道她现在要离开这里,他们的事情她不想掺和。

    听到那冷酷的声音,索图稍稍转头,看向离夜。

    “好一个狂妄的小子,今天就让你知道,少年是可以轻狂,但得为轻狂付出代价!”索图双手一提,灵力骤然出现,青光闪烁,隐含着淡淡天青之力。

    离夜注视着索图,见他二话不说直接开打,狠狠一啐,手上蓝色光束闪烁,长剑在黑夜中闪动耀眼。

    杀伐之气若隐若现,以离夜,不,说以吾邪剑为中心更加确切,从四周散发,四周温度急速下降。

    “我们只想离开,不想和你动手!”眼前的人毕竟是宗师级别的实力,从他的灵力看来,实力明显是被什么压制着。

    这不同一般的宗师,的确是不想和他动手。

    迄今为止,离夜还未曾和真正的宗师动过手,那个叶家老祖刚刚步入宗师,灵力不稳定,离夜才能杀了他,否则要杀一个宗师,哪里是那么容易和轻松的。

    孤鹰反手把手中玉瓶放进储物袋中,随时做好开战的准备。

    “老子说过,斩草除根!”索图眼中露出嗜血光芒,目光看向离夜。

    白天他就觉得这个少年不一般,现在看来,的确是有几分不同。

    斩草除根!

    简单的四个字,让离夜所有的情绪瞬间冰冷下来,木管寒霜,神情冷酷,手上吾邪剑的杀伐之气,肆意狂舞!

    “斩草除根!那你就试试!”这里有三个人,他只有一个人,就要看看他能不能转草除根!

    索图双手张开,灵力在四周舞动,力量波动,四周空气发出阵阵颤意。

    尽管只有初级宗师的灵力,可他身上的气息,明明不只是初级宗师。

    离夜刚想动手,一道残影从她身边想闪过,迎上索图的攻击。

    孤鹰?

    看着冲在前面的孤鹰,收住脚步,站在一旁手持着吾邪,准备随时出手。

    墨东炎站在原地,双手紧握,看着身后,他想要离开,但随即想到眼前两个人是因为他才会被连累,顿时打消了念头。

    “拳式——破地拳!”

    雄厚之力在索图身上爆发,手上的拳头就像是铁锤落下,带着强劲可怕的力量。

    罡风掀起,青光灵力瞬间炸开,迎上冲上来的孤鹰。

    “掌式——裂风掌!”

    孤鹰冷声呵斥,整个人身体微弓,仿佛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暴风破碎,一掌落下,挡下索图身上爆发出来力量。

    “轰!”

    强力往四周震开,大地阵阵摇晃,野草被凌厉的余力削割,地面露出湿润的土地。

    飞沙走石,对战一开始两方都用上了全力,毫不退让!

    离夜站在原地,静静注视着索图的招式,和他爆发出来的力量,尽管知道这也没多大用处,可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

    扑面而来强悍波动,离夜眉头一皱,挥剑将它斩开撕裂,波动迅速消散,却还是留下了强势的气息。

    好强!

    离夜感觉到从脸颊擦过的气息,眸光变得认真,这就是宗师的力量,宗师!

    墨东炎注视对战,尽管他知道在这边也有宗师级别,但是眼前的人不得不说,算是可以的了,可比起索图还差点。

    现在索图能使用的灵力尽管只是初级宗师,但他比孤鹰的力量,强大的不止是一星半点。

    两道身影飞向空中,却也保持不了多久,又立刻回到地面,交手的速度快到让人咋舌,力量的震撼也让人不得不紧张。

    该死的,竟然会这么厉害!

    离夜显看着索图,现在这只不过是初级宗师,竟然比孤鹰的中级宗师还要厉害。

    索图是四个人里面最弱的,这要是四个人都出手,都出现在这里,那该是什么样的场景!

    离夜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一个信念。

    决不能让眼前的人回去,否则,后患无穷!

    “嘭!”两道青光闪过,力量从他们中间震开。

    在强大震力之下,孤鹰连续退了三步,而索图推的不过半步就稳住了身体,可见二者之间,相差的距离。

    孤鹰伸手捂住胸口,刚才的震力,他胸口还有几分疼痛,眼中一向深沉的情绪,此时却露出了惊讶。

    他明明感觉到,对方只是初级宗师,实力在他之下,现在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样的感觉,明明就是眼前的人实力在他之上!

    这个突然出现的是什么人,爆发出来的力量竟然会这么可怕,连他都不敢小窥。

    “没事吧?”离夜走到孤鹰身边,的确是很强啊!

    孤鹰摇摇头,注视着索图,揉了揉胸口,目光深邃,脸上情绪带着不服气。

    “如何,现在知道你我之间的差距了吗?”他的实力,岂是小小的中级宗师能够比拟,这是在四国,要是在他们那,这个人早就变成一具尸体了。

    墨东炎走到他们身边,脸色认真严肃,笑容不复存在。

    “你们要小心,尽管他身上有着压制,但毕竟他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宗师。”现在他们三个,一个受伤,实力不过巅峰先天天阶,一个巅峰先天天阶,另外一个中级宗师。

    听起来这样的队伍,在四国算不错,可惜墨东炎受伤了,想要动手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伤势。

    超越宗师!

    孤鹰猛地扭头看向墨东炎,他说的是超于宗师,超越宗师,不就是神化的存在!

    这个世上,真的有神化存在吗?

    看到孤鹰眼中的惊讶,墨东炎忍俊不禁,果然四国的人什么都不知道。

    神化,他们知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神!

    “聊够了吗?”索图得意大笑,张开双手,他们都不是他的对手,他说过,今天谁也不能离开这里。

    不能把墨东炎活着带回去,就把他的尸体带回去,这也算是大功一件。

    孤鹰毫不迟疑直接又冲上去,索图一点也不在意,好像中级宗师级别,在他眼里,只是一个玩偶,随意他摆弄。

    站在一旁观战的离夜和墨东炎,看到孤鹰的攻击,再看看索图的攻击,都皱起了眉头,两者之间诧异太大。

    “轰——”

    青光爆炸开来,罡风横扫而过,飞沙走石,滚滚尘土。

    “小心。”墨东炎抓过离夜,抬起手,宽大的袖子将令人挡住,淡淡灵力笼罩在他们身上。

    离夜无语看着墨东炎,其实他照顾自己就可以了,这种事情,她可以自己来。

    别等会他们还没把索图杀了,他自己倒是先死了,这样就太不值得了。

    “噗!”

    孤鹰后退数步,单膝跪在地上,手捂着胸口,口吐鲜血。

    “哈哈哈,小小一个中级宗师就想做老子的对手,你还不够资格!”只是一个中级宗师罢了。

    小小中级宗师!

    “靠!”离夜拍下墨东炎的手,她虽然知道天龙,地麟,玄风,精卫四国里,也有宗师,但是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宗师的。

    宗师那是人们除了神化的另外一个梦想,有些人为了晋升宗师,可能要穷极一生,到了他们这里,居然变成小小的!

    离夜不平也难免,毕竟宗师对于四国来说,的确已经算是一个高度,离夜只是爆粗口,这要是换做其他人听到索图的话,只怕是直接骂娘。

    他们穷极一生,有个时候都还得不到的东西,到了这里就变成小小的!谁服气!

    看到孤鹰败退吐血,离夜急忙走过去,从袖子里拿出一颗灵元丹递到他面前。

    “吃了。”现在他们三个是一条船上的,要好好扶持才有可能杀了他,而且还是要在那三个人之前,把他解决掉!

    孤鹰迟疑了一会,接过离夜手上的丹药放进嘴里,丹药入口即化,药香从嘴中散开,滑落肚中,一团暖意从丹田处散开,于此同时,身上的伤痛也悄然消失。

    “好厉害。”孤鹰惊讶道,一颗丹药迅速医好他的伤,这该是什么品的丹药!

    索图看到两个的举动,目光最后落在离夜身上,露出微微寒意。

    “炼药师!”这个少年是炼药师。

    “和你没关系。”离夜皮笑肉不笑回答。

    索图轻哼一声,满脸不屑:“炼药师如何,今天也要陨落在此!”

    熟悉的强势灵力在此掀起,刚刚恢复的孤鹰几乎没有任何迟疑,立刻冲上去,显然已经被索图挑起了重重的战意。

    “要在另外三个来之前把他解决,我们三个一起出手,墨东炎,你也不想死吧!”看着孤鹰眼中的战意,离夜摇了摇头,现在可不是有战意就能解决的事情。

    四个人,只是这么一个,孤鹰已经不是对手,等会另外三个要是感觉到什么,追上来,可就是四个人。

    墨东炎点点头,他当然不想死,没有谁会想死,活着什么都好,死了什么都没有了。

    “既然这样,那就动手吧,再拖下去,那三个人就要来了。”说着,离夜那如鬼魅的声音闪过,在黑夜中,几乎和黑夜融为一体。

    墨东炎站在原地,看到那如鬼魅的身影,脸上稍稍闪过惊讶和诧异。

    这般诡异身法,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即便是他们那边,也没有谁能有如此身法,这个少年,还真是让人惊讶,随即他立刻回神,看着一起冲上去的人,立刻挪动身影。

    索图被三人以三足鼎立之势困在其中,换做别人,有这样的阵仗,早已是十分凝重,可他看到离夜三人一起攻击,脸上只是露出一抹不屑。

    “凭你们一个中级宗师,还有一个受了伤,实力不过巅峰先天天阶来说,倒是你……看走了眼,巅峰级先天天阶。”索图冷冷注视着离夜。

    他竟然在他们四个面前隐瞒了实力,那今天在他身体里感觉到的波动,也是存在的,又或许……

    “小子,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索图眼中露出贪婪,从今天感觉到的气息看来,那东西绝不会差,必定是什么难得之物。

    红莲立刻缩了缩红莲花瓣,紧张待在离夜身体里,这个人类该死的,居然真的发现了它的存在。

    “剑技——万影刃!”

    索图的询问,然而回答的他的,是那冰冷的回应。

    漫天剑影从天而落,带着浓浓的杀伐之气,宛若死神从天上降临一般。

    孤鹰和墨东炎看到头上落下来的剑影,顿时一阵头皮发麻,冰冷的杀伐之气笼罩着他们,四周一片冰寒。

    千道剑影从天而落,每一道都是以灵力聚集而成,但是它们的杀伐之气,却和真正的吾邪剑上的杀伐之气,相差无几。

    万影刃这招最厉害,能凝聚上万剑影,现在离夜能够凝聚的不过千道,然而比起一年前,她才只能凝聚几十道的时候,已经好很多了。

    漫天剑刃从天而落,灵力剑气在离夜的控制下,全部往索图身上落去。

    看到离夜的攻击,他们两个紧张是紧张,但随即立刻发起攻势。

    “掌式——爆破!”

    孤鹰双手凝聚出青光,四周掀起风起云涌,空气宛若波涛,肆意翻滚狂舞。

    宗师之力,在孤鹰手上发挥的淋漓尽致,在索图眼里,却丝毫不算什么,眼中的不屑越发的深刻。

    “蛟龙爪!”

    墨东炎化指为爪,直接攻击而去,身影逼近索图。

    因为受伤,墨东炎的实力,只能发挥出巅峰先天天阶,和索图一比,这样已经很吃亏了,尽管如此,他本身的实力,不比索图差,这样的近身攻击,反而对他有利。

    三人间,尽管是第一次联手,却有着非同一般的默契,尽管不算太融洽,但是第一次能做到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

    面对他们的攻势,索图脸上笑容依旧不变,看他们的目光,像是在看蝼蚁。

    离夜注视着索图脸上的表情,眼中露出一丝不满,把她当成蝼蚁看么,那他最好能保持这份自信!

    “拳式——震山拳!”

    索图脸上咧开笑容,就他们这样的实力,想和他斗,差远了!

    今天不管是墨东炎还是他们两个,都得把命留在这里,对了,还有那个小家伙身上的东西,尽管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看样子应该不会差。

    想到离夜身上的东西,索图就像是打了鸡血,迫不及待想要得到抓住离夜。

    “轰!”

    三股力量撞击在一起,发出震天声音,空中扭曲波动,强大余力从四周散开,荡起百丈宽的波涛。

    墨东炎迅速躲开,扭头叫道:“你们小心!”

    索图最擅长的就是拳式,他的七种拳式,每一样都能将人震死。

    强势力量横扫到离夜和孤鹰面前,孤鹰立刻躲开,离夜挥动吾邪剑,蓝色剑气撞击上横扫而过的余力,两道力量撞击在一起,瞬间消散。

    “拳式——震山拳!”

    索图继续攻击,丝毫不给三人留有任何反手的余地。

    宗师之力掀起罡风,罡风肆意,双拳有力,两者的配合,发挥到极致的完美。

    孤鹰反手回击,可他在索图双拳的影响下,站稳身体都难,反击就更加是难上加难了。

    阴沉的目光带着愤怒和浓浓战意,自从晋升宗师,他鲜少有这样的对手,平时在大陆行走,完成任务会遇到危险,可可养的对手却不多的。

    想到这里,孤鹰愤怒之下,隐隐带着狂热。

    离夜扭头看了眼被干扰的孤鹰,还想着他要怎么还手,但是在看到想他眼中的狂热之时,嘴角狠狠抖动了一下。

    “嘭!”

    剧烈一声炸开,声音震天动地,天降惊雷一般,震动着大地!

    三人立刻被震退,索图反而一点事情都没有。

    这个时候还能如此狂热,不得不佩服孤鹰,不过狂热也要看时候,现在是速战速决,不是狂热的时候!

    “孤鹰,他还有三个帮手。”离夜冷声呵斥道,现在不杀了索图,等会那三个人来了,他们一个都逃不了掉。

    这个索图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到现在还能一点事情都没有。

    没事又如何,今天就算拼了,也不能让他离开!

    孤鹰迟疑看了一眼离夜,然后点点头,那动作好像极为艰难。

    墨东炎咬咬牙,迅速回到离夜身边,眉头紧皱,脸色也有些苍白,身体的剧烈晃动,显然是伤口又裂开了。

    “要不要……”

    “普通的丹药没用的。”墨东炎立刻打断,紧张注视着索图,他可不想今天就这么死在这里,一点都不想!

    离夜撇了撇嘴,她话还没说完,他就打断了,本来还想给他一颗神品的灵元丹。

    “公子,我有个办法,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到。”墨东炎深吸了口气,现在只有那个办法了。

    离夜嘴角上扬,看向墨东炎,“巧了,我刚好也有个办法。”

    两人相视一看,眼中同时溢出笑容,看向不远处的索图。

    “我去!”两道声音同时响起,然而两人同时皱了皱眉头,稍稍叹息。

    一点默契都没有,真的有点担心。

    “我和你去就好了。”孤鹰拍了拍身上灰尘,走到离夜另外一边。

    索图看着停留在原地的人,冷声轻笑:“认输了,这么快就认输,那就不好玩了。”

    还以为他们三个能坚持多久,现在就认输了,真是可惜,不过,这天色是有点晚了,该回去了。

    “认输?”离夜冷冷一笑,嘴角勾起弧度。

    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她一个人说干不过宗师,现在这里有三个人,打不过他也累死他!

    “那你们两个去吧。”墨东炎点点头,他现在受了重伤,要是那么做的话,未必能够击杀索图,只能靠他们两个了。

    可这个公子,才巅峰先天天阶,真的可以吗?

    随即墨东炎甩甩头,他不行还有自己,总是一定不能让索图活着离开。

    墨东炎稍稍退到一旁,看着两个人并肩而站,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努力让自己恢复。

    索图行脸色阴沉,伸手在指着离夜和孤鹰,“老子不想再和你们玩下去了!”

    “不想和小爷玩,小爷还不想和你再玩!”离夜松开手掌,吾邪剑浮在空中,她迅速跃到空中,绿褐色灵力暴涨。

    风云涌动,罡风掀起,灵力如潮,将想吾邪剑包裹住。

    孤鹰和墨东炎看到离夜身上大作的灵力,脸色大变,露出惊讶。

    巅峰先天天阶,什么时候有如此雄厚灵力了!

    索图依旧是不屑,在看到离夜的等级,现在又看到她独自一人发动攻击,就更是不在意了。

    “诛神剑式——焚灭!”

    空中那一把长剑,迅速分化,形成十把,并列浮在空中,没有人能看出来,哪一把是真,哪一把是假。

    十把都拥有着同样的力量,同样的气息,无法分辨。

    这就是诛神剑式,将一力分化成十,成百,甚至成千!

    “去!”离夜操纵着吾邪剑,每一把吾邪剑都是真,但是真身只有一把,可被的假身攻击到,就犹如是被真正的吾邪剑上伤到一样。

    每把剑都散发着恐怖的力量,看着直逼而来的长剑,索图还想不屑轻视,然而就在剑身距离他不到一米之际,骇人的气息,让他错愕惊讶。

    要凝聚拳式,已经不可能了,剑已经到他面前。

    最终,索图只有狼狈闪躲,才能不被吾邪伤到,而离夜哪里会这么容易就罢手。

    在她手上,十把一模一样的吾邪剑,像是活过来了一样,不管索图跑到哪里,它们就会跟到哪。

    看到这样的攻势,孤鹰和墨东炎都呆住了,这已经不能算是普通攻势了吧?

    墨东炎疑惑注视着离夜,这样的功法,应该只有一些大家族才有,难道眼前的人,会是度过了几百年依旧存在家族的后代。

    应该是这样了,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为什么能用如此复杂的剑技。

    这十把剑看起来容易,甚至操控看起来更容易,但实际上,灵力的消耗,绝对是可观的,眼前的少年竟然还能坚持这么长时间,真是出乎意料。

    “小子,别以为我永远都会被动!”索图忿忿道,刚才是他大意了,原以为一个巅峰先天天阶不足畏惧,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么古怪的招式,这是什么功法!

    离夜冷冷一笑,脸色有一丝惨白,随即她双手运起灵力,绿褐色灵力在她双手间翻滚。

    “孤鹰,做好准备。”离夜淡淡叫道,她的灵力已经快坚持不住了,所以必须要速战速决,成败就在此一举!

    “好!”孤鹰点点头,他时刻都在准备着!

    就在三人想知道离夜要做什么之时,冷酷的声音,如同那她手上的力量一样,惊天动地!

    “九天穹诀——震天!”

    震天!震天!震天!

    风残席卷,天地间狂躁之力,轰然响动,响动震破天际,大地颤抖震震!

    尘土飞扬,如同大海浪涛,掀起千丈,四周花草树木连根拔起,拦腰折断,在那强力的挤压扭曲中,变成粉末,散落在地面。

    飞沙走石,泥土层层扒开,大地如被刀削一般,坑坑洼洼,痕迹狰狞!

    被吾邪追击的索图,再也无法用不屑的目光看待离夜,眼前的少年,他的实力,远远超过了等级,爆发出来的力量,简直骇人!

    墨东炎石化当场,看到那剥削的坑洼地面,听到那冷酷呵斥,脸色苍白无力,眼中露出惊悚骇然,仿佛是看到这个世上最可怕的事情。

    “黄头小儿,这样的九天穹诀就想压制我,休想!”索图也顾不得追击的吾邪,迅速提起灵力,握起双拳,准备狠狠一击!

    “嘭!”

    “轰!”

    大地震震,仿佛已经在摇摇欲坠的边缘,惊涛骇浪,山岳压顶!

    爆破之声震耳欲聋,成为黑夜中最耀眼的光芒,也吸引了不少无法安睡人的注意力。

    孤鹰看到如此疯狂的破坏力,心里微微一颤,随即立刻回神,残影闪过,消失在黑夜当中。

    被九天穹诀惊到的索图,还没发现这点的变故,压制住心里的震撼,告诉自己,眼前的人不是那个人,他的力量不足那个人的三成,没什么可怕。

    尽管是这样,索图还是被扰乱了心神,整个人都变得紧张。

    墨东炎站在原地,双手紧握,注视着孤鹰移动的方向。

    一个巅峰先天天阶想要灭掉,一个拥有超乎普通宗师实力的人,显然是不可能的,然而在全力出击时,让这个人变得紧张,或者是吸引住全部的注意力,另外一个人在后面偷袭。

    可想而知,被偷袭人的下场,而离夜和孤鹰在做的,正是这件事!

    不能自己斩杀,那就联手!总能弄死他!

    小看一个人没什么,但是小看三个人,而且三个都是狠角色,那才是真真的可怕!

    “小子,你完了!”索图注视着离夜,脸上露出莫名的兴奋,这个少年完了!

    离夜站在原地,轻轻摇头,抬起手臂,“吾邪,可以回来了。”

    十把长剑,瞬间变成十道光束,然后汇聚成一把,迅速往回飞,稳稳落在离夜手中。

    “现在才想到召回兵器,晚了!”索图双手凝聚的青色灵力越来越强劲,甚至已经带了骇人的地步。

    离夜稍稍摇头,淡淡开口:“小爷做的可不只是这点,不信,你看看身后。”

    说着,离夜指了指索图身后,消失在黑夜的孤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无声出现在他身后,手持匕首,露出冷冷的笑意。

    “什么?”索图立刻扭头,当身后的人映入眼帘,他神色大变,冰冷的刀刃迅速从他脖子上划过。

    “你……你们……”索图手上灵力瞬间消散,他整个人直直往前倒去。

    孤鹰收起匕首,探了探索图的气息,完全死去,他才站起身。

    “死了。”

    简单的两个字,让在场三个人彻底松了口气。

    孤鹰擦了擦额上冷汗,看了一眼地上的人,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初级宗师,他会打不过。

    “好了,人已经死了,赶紧离开吧,不过,孤鹰,你得把烈焰寒泉给我,多少钱我都买。”离夜认真道,经过这次,她更迫切想要变强。

    冰火两极丹还要烈焰寒泉才行,多少钱她都要买下来!

    孤鹰顿了顿,认真看着离夜,“你真的需要?”

    “真的。”离夜严肃点点头。

    手掌微转,玉瓶出现在孤鹰手上,他把烈焰寒泉递到离夜面前,“给你。”

    “谢谢。”离夜脸上闪过一丝光亮,急忙接过,然后抬头,“多少钱,我知道你是在做任务。”

    孤鹰看了一眼离夜,没有回答,转过身,眨眼消失在原地。

    嘎?

    离夜眨了眨眼睛,他不要钱?不是在做任务吗?

    “公子,我们还是赶紧走吧,等会不管是拍卖会的人,还是那三个人,都该到了。”墨东炎提醒道,他已经感觉到那三个人的气息很近了。

    “好。”离夜收回心思,尽管疑惑,还是把烈焰寒泉放进储物手镯,然后飞身离开。

    离夜他们全都离开后,三道身影从而落,看到地上躺着的人,三人都是一阵愤怒。

    “在这里,还有谁能杀索图!”叫柏广的男人双手握紧,愤怒道。

    “真是耻辱啊。”勒历轻啧道,却没有半点同情,反而露出几分嘲讽。

    老者脸色阴沉,他们的人被人杀了,还不知道是谁,当然生气!

    三个人愤怒,生气,嘲讽,却没有一个人为索图的死,而感觉到惋惜或者是哀伤。

    “走!”老者冷声呵斥道。

    三人稍稍转身,连着地上索图的尸体,消失在了原地,不知去向。

    最后拍卖会的人才匆匆赶来,他们到了,这里早就已经散伙了,他们连边边都没赶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