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四十章 抢!?
    拍卖会场一楼人群中,稳重深沉的男人无比显眼,他坐在最靠近中央高台的位置,保持着眼观鼻,鼻观心的姿态,和吵杂的拍卖会形成鲜明对比。``し

    此人正是当天跟了离夜将近半个月,把她一路“护送”到玄凤国帝都的孤鹰!

    离夜轻啧一声,收回目光转身坐下,舒适的软椅比起下面的硬座,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这就是贵宾席和普通席最大区别之一了,就是连位置都这么欺负人。

    倒是孤鹰出现在这里有点奇怪,她可不会相信,一个只为钱做事情的雇佣兵,会无缘无故出现在拍卖行这样的地方。

    尽管前前两次,她炼丹和从风南城“护送”她到玄凤国帝都,没有收钱,这让她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对于雇佣兵的印象,不会因为这两件事情而改变。

    有钱才做事的雇佣兵,出现在这里,为了什么呢?

    离夜若有所思注视着楼下,暗淡的拍卖会场,火光骤然燃起,照亮了整个会场。

    开始了!

    拍卖会要开始了,离夜甩了甩头,把目光从孤鹰身上收回来,全部注意力放在下面中央的高台上。

    妖艳高挑的女人走上中央高台,面露微笑,火爆的身材若隐若现,遮点和露点恰到好处,她一走上中央高台,瞬间吸引了在场所有男人的眼球。

    眼眸妩媚至极,红艳欲滴的唇瓣诱惑着人采摘,玲珑有致的身材,带着致命的诱惑,是男人在这样的尤物面前,都会心动。

    会场上所有男人的眼睛,恨不得贴在她身上,却没有一个人敢做出什么举动。

    谁都知道高台上这个女人的身份和实力,他们也只敢看看,不敢做出什么非分的事情,否则定会小命不保!

    “欢迎各位参加这次的拍卖会,定然不会让大家失望,此次拍卖会正式开始!”妖娆妩媚的声音流转千回,从每个人心中划过,惹人沉醉。

    “依柔小姐还是这么好看!”

    “就是啊,依柔小姐什么时候让我们失望过。”

    拍卖会中央四周一片欢呼热潮,每个人都恨不得跳起来,好让台上的人看到自己的存在,看到自己是多么的热情。

    依柔妖冶轻笑,推到一旁,显然很满意自己制造出如此大的影响。

    璀璨眸光轻轻从一楼扫视上二楼,四处环视了一周,几乎每个人都是欢呼鼓舞,而且来这里的,大多数都是男人,从他们脸上的热度看来,应该都是为了台上这叫依柔的。

    “依柔,可一点都不柔啊。”离夜无声勾起笑容,这个依柔可是个巅峰的先天天阶,等级方面和她不相上下,要真的打起来,她不见得会输。

    难怪这些男人只敢看,不敢动手,实力摆在这里,他们除非是不想活了。

    众人瞩目下,第一件拍卖品被拿上中央高台,摆在依柔身边的台子上,用一块黑布盖住。

    依柔伸手拉开黑布,一颗拳头大小闪耀的菱角水晶出现在众人眼球,在火焰的照耀下,它身上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五彩斑斓。

    “这是一颗五彩钟乳晶,底价十万两。”

    五彩钟乳晶!这么大!

    众人睁大双眼,眸光落在五彩钟乳晶上,舍不得移开。

    谁都知道五彩钟乳晶的作用,那是由天地灵力凝聚而成,包含了极其浓郁的灵气,这么大一颗五彩钟乳晶,先天天阶以下的人,吸收完它,必定能提升好几个人等级。

    对于先天天阶一下的人来说,这是绝对的修炼珍品,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

    “哈哈,老子要定了,这么的大一颗,老子一定能晋升好几个等级。”

    “五彩钟乳晶……”

    “好东西啊!”

    “真是大手笔!”

    ……

    一声声感叹,先天天阶以下的人,都极其渴望想要得到,毕竟提升等级,是一件极难的事情,得到这么一块五彩钟乳晶,那是就是天赐的恩惠。

    谁不想成为强者,就算只是提升到天阶巅峰,对于这片大陆来说,也算有一点地位了。

    “十一万!”

    价格直接提升一万,这样的提价,让刚才还迫不及待想要得到的人,一阵呆滞。

    什么时候,一块五彩钟乳晶都能一万一万的提升底价了!

    “十二万!”

    “十三万!”

    底价一声一声被抬上去,中央高台上的依柔,笑的越发的柔美妩媚,这又让多少男人看花了眼,冲昏了头,毫不在意的把底价抬上去。

    看到如此不顾一切的抬价,离夜不禁轻啧。

    这就是个妖精,迷倒多少男人为她一笑抬价,终于知道什么叫一笑倾国,再笑倾城了。

    一颗五彩钟乳晶,最多不过十三万两就算是天价了,结果这群男人被她一笑,硬生生已经提到十七万了。

    “这些人类疯了么?”红莲经过刚才的事情,现在说话还是小心翼翼的,看到楼下不顾一切的疯狂,又忍不住开口。

    疯了?不见得,十几万两的银子还不算什么,等会才是值钱的,应该都是黄金了吧。

    红莲的话刚刚落下,下面再次传来声音,它顿时语塞。

    “二十万两!”

    话落,四周一片哗然,二十万两,硬生生太高了一倍,谁这么大手笔!

    目光看去,在高台周围,身穿锦衣的男人高傲轻笑,仿佛无声的说,为得美人一笑,什么都值得。

    看到那人脸上的笑容,不少人摇摇头叹息。

    没脑子!

    一块五彩钟乳晶值得二十万两银子吗?就算对方是依柔,这也太夸张了。

    “二十万两,还有人叫价吗?”依柔妩媚笑问道,双眼透着光亮,显然很满意这个价格。

    没有人再开口,依柔收回目光,继续道:“二十万两,成交!”

    男人笑呵呵看着依柔,一脸的痴迷,四周纷纷投来不屑的白眼,这就是个傻子,显然是来砸钱的,不是为了五彩钟乳晶。

    “二十万两,啧啧。”离夜不禁轻啧,看着拍卖品被拿下去,又端上来另外一件。

    依柔揭开黑布,晶莹透亮的灵草映入眼帘,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龙凝王草。”离夜舔了舔唇瓣,是个好东西。

    看到那晶莹透亮的东西,所有人眼中一片光亮,不自觉吞了吞口水。

    “龙凝草大家都知道吧,这棵便是龙凝王草,底价一万两黄金!”

    “一万一!”

    “一万二!”

    “一万五!”

    “……”

    所有人迫不及待开口叫价,想要得到这颗龙凝王草,收入囊中。

    龙凝草已经是稍有的灵药,用来炼制丹药,可谓是事半功倍,还能炼制出百转丹,百转丹在作战的时候,灵力耗尽,吃上一颗,能够迅速恢复灵力。

    现在还是龙凝王草,药效更为显著,让人垂涎不已。

    “看来这个拍卖会的确是挺大手笔的。”连龙凝王草这样的东西都拿出来了,普通的龙凝草只能炼制出百转丹,然而一颗龙凝王草能炼制出千回百转丹,效果是百转丹的十倍。

    要是请到炼药师,炼制成药,当遇到实力相当的对手,双方耗尽灵力,就能将对手瞬间致命,若是遇上实力高的对手,也能出其不意,迅速逃离。

    不关键有什么样的作用,这都是好东西,救命用的。

    离夜歪歪斜斜靠在椅子上,看了看四周,发现叫价的都是一楼的,二楼贵宾席看到龙凝王草,只有少数人动容,其他人依旧在等待。

    但是这些都不是她要的,烈焰寒泉这种东西,肯定是会放到最后压轴,这场拍卖会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红唇微张,离夜慵懒打了哈欠,目光再次落到孤鹰身上。

    他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没动过,还有他也是为了依柔而来,毕竟英雄难过美人关,现在看来,应该不是为了这个,那他来做什么?

    这么个人,神神秘秘,也奇奇怪怪的,还真是让人摸不透,怪人。

    “嘿!你也来了!”

    身后突然响起声音,离夜扭头一看,南门紫竹突然出现在背后。

    离夜愣了愣,看着南门紫竹的表情,伸手抚上自己的脸,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易颜丹的药效已经过了!

    没有办法,她直指了指对面的位置,“坐。”

    话还没落下,南门紫竹已经自顾自坐下来了,离夜嘴角一抽,她还真是客气!

    “你看中了什么吗?”南门紫竹好奇看了看下面,北宫离夜不会也是为了依柔来的吧,她可是听说过北宫离夜的名声。

    一个爱美人不要命的家伙,为了美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为了依柔这么个美女,肯定也是一样!

    南门紫竹的目光在离夜和依柔之间来回扫视,露出暧昧的笑容。

    她在想什么?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南门紫竹,仰天一声轻叹,她不喜欢女人很久了,真的。

    “听说有样烈焰寒泉,刚好有点兴趣。”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不在意道,清风淡雨的语气,好像并不是很在意。

    南门紫竹猛地扭头看向离夜,起身走到离夜身边一屁股坐下,眨了眨眼睛。

    “你说你要烈焰寒泉?”不会这么巧吧!?

    离夜眼皮一跳,淡淡笑道:“你也要?”

    她不懂药材,也不懂炼药,要烈焰寒做什么?

    “不是我要,是剑锋他妹妹要,她今天中午就拉着剑锋跑到我家找我,说齐暮大人一大早进宫,问皇上国库有没有烈焰寒泉,她刚好听到这回事,然后就跑出来了。”看来北宫离夜要也是因为齐暮大人。

    离夜眼皮一阵抽动,凌蔷薇要烈焰寒泉,为了送给齐暮,这是哪跟哪?

    “皇宫没有吗?”离夜不解问道,这种东西皇宫居然都没有,反而是这个拍卖会找到一瓶,可见他们的手段。

    “有就不会来了,不过齐暮大人貌似现在还没回去,听说还在找什么东西。”南门紫竹嘀咕道,她都是听蔷薇说的,具体是什么,她也不知道。

    还在找什么,离夜稍稍皱了皱眉头,心里浮现出三个字,血莲蕊。

    这齐暮一大早进宫,感情是帮她找这些东西,皇宫会有血莲蕊这样的东西吗?

    “为什么凌蔷薇要把烈焰寒泉送给齐暮?”离夜无奈问道,这么贵的东西,底价都五十万两黄金啊!

    南门紫竹白了一眼离夜,“不知道了吧,她一直想拜齐暮大人为师,但是齐暮大人一直不答应,也不肯收徒弟,看到你来了,她以为有希望了,当然想尽一切办法让齐暮大人收她。”

    可是齐暮大人曾经说过,说蔷薇没有炼药的天分,但是蔷薇就是不肯放弃,这更多的原因,是想着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玄凤国多一个炼药师。

    这么年过去了,她还是有点佩服蔷薇的毅力,竟然能坚持一件事情五年,这五年几乎每天都往齐府跑,堂堂公主连晒药这种杂事都亲自动手做了。

    “她没有炼药的天赋。”离夜扭头看向台下,第三样拍卖品已经被拍走了,刚刚和南门紫竹说话,两样的成交价都没听到。

    南门紫竹眼中闪过光亮,一把抓住离夜手臂,脸上露出晶莹的笑容。

    感觉到手臂上的震动,离夜稍稍扭头,脸上露出狐疑。

    “干么?”这种表情?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炼药师?”

    离夜轻咳一声,脸不红气不喘开口道:“你说呢?”

    “算了吧,你也就十六岁,我怎么敢奢求你是炼药师,不过你这句话齐暮大人也说过。”看来蔷薇是真的不适合炼药,应该多劝劝她才行。

    离夜:“……”

    十六岁怎么了,她南门紫竹不也才十六岁么!

    强势骇人的气息从头顶笼罩而下,带着微微的怒意和不满。

    离夜狐疑抬头,想看看谁又来了,还是这种眼神看着她,结果刚抬头,映入眼帘就是凌剑锋那双深邃冰寒的眸子看着她的手臂。

    杀气!

    凌剑锋眼中明显的杀气,离夜稍稍低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南门紫竹差不多半个人都靠在她身上了,而且丝毫没发现凌剑锋的到来。

    “呃……我是无辜的。”离夜讪讪笑道,稍稍挪动身体。

    和吃醋中的男人,说不清楚的,况且自己现在还是一身男装,解释不清楚!

    南门紫竹听到离夜的声音,这才抬头,当她看到凌剑锋,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握住离夜手臂的双手,也赶紧松开。

    “嘿嘿,刚刚有点小激动。”完了,完了。

    看到凌剑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脸色还一脸铁青,南门紫竹心里阵阵拔凉,已经想着今晚要不要随便找个地方睡一晚,不要先回家了。

    这样回去,她会很危险的,某个男人太危险!

    “可以把人带回去了。”离夜推了推南门紫竹,她可不想在没有易颜丹的情况下,和凌剑锋在拍卖会大打出手。

    这样不但会曝光自己炼药师的身份,烈焰寒泉也没戏了,得不偿失。

    南门紫竹狠狠瞪了一眼离夜,好歹他们两个是共犯,怎么把她先推出去了!

    “剑锋,这个……”

    “三枚圣品破厄丹!底价三十五万两黄金!”

    咦?离夜轻咦一声,狐疑看向台下,居然被抬价了五万两,这温如玉会不会太黑了!

    “圣品,破厄丹,谁这么大手笔!”南门紫竹低头看去,惊呼道。

    她相信齐暮大人是圣品炼药师,可他老人家,是不会拿着丹药放到拍卖会的,随随便便一颗,只要他愿意给,肯想有不少人争着抢着要。

    离夜摸了摸鼻子,收回目光,管他黑不黑,反正她有的拿就行了,不过温如玉分开拍卖,倒是有点出乎意料。

    拍卖会场的人听到是破厄丹,还是圣品,就连二楼的人也不再淡定。

    这么好的东西,他们都想要,总不能随随便便让别人拿走,这还有三颗,已经不少了。

    南门紫竹脸上出惊奇过后,就恢复淡然,身为南门家的少主,这些东西当然是见惯不惯了。

    在三人注视下,底价三十五万的破厄丹,怔怔翻倍,以一百二十万两黄金的价格成交。

    又是一阵大大的哗然,毕竟三颗破厄丹,平均一颗四十万两,还是黄金,这样的价格,已经超出了想象了。

    对于这个价格,离夜总的来说还算满意,这次没有谁故意提价,相对平常的丹药,已经算是很高的价格了,等会还有三枚,加上她现有的钱,应该是足够拍下一瓶烈焰寒泉了。

    尽管这瓶烈焰寒泉最后可能还是到她手上,她还是觉得自己拿比较好,谁知道中间会有什么变故。

    “好厉害,果然大家都说炼药师最吃香,这丹药居然这么多钱!”南门紫竹眼红感叹道,可惜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炼药师啊!

    离夜白了一眼南门紫竹,炼药师炼药的成本很高的,而且容易失败,不过这其中不包括她,所以,她还是比较挣钱那个,可相对其他的炼药师,她算是毕竟穷的那个。

    每次她需要钱,都得重新拍卖丹药才有钱用!

    又一轮拍卖品被拍下,依柔妩媚轻笑,明媚动人,惹人沉醉,娇艳欲滴,诱人摘采的唇瓣再次轻启。

    “相信大家刚才已经见识过那三颗丹药,其实这次的圣品破厄丹有六颗,分两批拍卖,这丹药是温如玉大人亲自鉴定的噢,底价依旧是三十五万两黄金!”

    依柔柔柔缓缓说了一通,底下的人目光已经炽热一片了。

    温如玉大人亲自鉴定,能让他亲自鉴定的,肯定差不了,好东西!

    想到这里,众人不禁又是一阵叹息,刚才依柔怎么不说是温如玉的人亲自鉴定的,不然他们也不会那么轻易让出去。

    “温如玉大人亲自鉴定,没想到这六颗丹药,竟然能让温如玉大人亲自鉴定,不得了了。”南门紫竹轻叹道,就说怎么底价这么高了。

    离夜嘴角微勾,温如玉的影响力还挺大的。

    “七十万两!”

    “七十一万!”

    不过眨眼的功夫,价格直接翻倍,然而热潮一直没过去,每个人还在不停叫价。

    楼上两人声声叹息,南门紫竹再一次感叹炼药师就是吃香。

    离夜耸耸肩,淡然看着下面,价格一个一个往上抬升,她眼中的光芒就越发的明亮。

    “一百五十万两!”

    “轰!”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众人都呆滞了,谁这么牛叉,竟然用这么高的价格!

    众人看了看,最后目光停留在的那个与这个拍卖会极其不协调的身影上,目光深沉的男人注视着台上的药瓶,沉默淡然,仿佛刚才说话的人不是他。

    “靠!一百五十万!”南门紫竹忍不住爆粗口,比刚刚的三颗,整整多了三十万!

    不同南门紫竹的暴动,离夜反倒是皱了皱眉头,目光落在刚刚叫价的那个男人身上,眼中露出疑惑。

    孤鹰,他要丹药做什么,身为宗师级别的人物,他应该不需要破厄丹了。

    依柔显然也被震惊到了,几次蠕了蠕嘴唇,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一百五十万两,还有谁要叫价?”

    四周顿时又沸腾了起来,多少人不服气暴跳。

    “娘的,一百五十一!让你跟老子抢!”暴躁的人,正是被孤鹰刚刚提价那个,他一脸的不服,显然不满孤鹰的最为。

    “一百六十万!”孤鹰继续道。

    “我靠!”

    “这小子哪里冒出来了,钱太多了,你给老子啊!”

    “继续叫,叫!”

    ……

    一百六十万两,丹药再怎么值钱,也不值这个价,孤鹰一口气先提到一百六十万两,这无非是给所有人一个震撼。

    “他想干嘛?”离夜喃喃自语。

    南门紫竹有些受不了,一把拉过离夜,指着楼下,“他是不是疯了!”

    “我也想问。”离夜认真点点头,她是真想问。

    孤鹰拿三颗对他没用的丹药做什么,这好像不符合逻辑,这个人真的是孤鹰?

    “呃,一百六十万了?还有人叫吗?”依柔再次叫道。

    “一百七十万!”显然对方也来火了,想都没想直接叫价。

    “一百八十万。”

    “我他娘的一百八十五万!”

    “一百九十万。”

    “两百万!”

    两百万!

    所有人都惊呆了,两百万,这无非就是个天价!

    孤鹰扭头看向那个叫价的人,深沉的眸光闪过一丝笑意,沉重的呻吟响起,“你赢了。”

    你赢了!你赢了!

    那个和孤鹰叫价的人,瘫软当场,顿时有种别人耍了的感觉。

    周围众人露出同情的目光,这可不就被人耍了,刚才一百二十万两都没买,现在愣是两百万,自己找虐不是。

    “太无耻了!”南门紫竹叹息道,自己不买,还要坑人家!

    凌剑锋应和点点头,太阴险!

    离夜低头摸了摸鼻子,这个孤鹰不会是知道丹药是她的了吧,他连丹药都没看,难道比温如玉还厉害!

    “那个炼药师肯定乐傻了。”南门紫竹叹息道,这绝对是乐傻了,整整提到两百万两黄金。

    果然世界上有钱的人还是很多的,感觉他们比国库还有钱,这要是放到军队,还不知道多久才能用完,都是有钱人啊!

    离夜无语看向南门紫竹,想她哪里乐傻?

    随着热潮之下,依柔身边又出现了一个小盘子,用一块黑布遮挡住,这才是今晚的重头戏——烈焰寒泉!

    “这是一瓶花高价买来的烈焰寒泉,虽然只有拇指大小,但是底价,五十万两黄金!”

    五十万两!

    五十万!

    所有人呆木了,傻眼了,石化了。

    这东西是什么,竟然会这么珍贵,底价都是五十万两,他们都没有听说过!

    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烈焰寒泉是什么,知道的那一小部分人,个个仰起头,得意看着四周,好像在无声的告诉所有人,这东西他们知道。

    “果然是五十万两。”就这么一小瓶啊!

    离夜叹了口气,她三颗丹药才一百二十万,这一小瓶的烈焰寒冰就五十万了,谁说炼药师吃香的!

    在这么下去,养那丹神诀她都养不起,这才打开神品等级的丹药,就已经这么贵了,这要是后面的超神品,再后面,再再后面,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养的起的!

    而且开一个等级,就要炼制一颗,每颗还不同,她相信后面的只会越来越难,不会太容易。

    “离夜,真不知道你要这些东西干嘛,太贵了。”红莲摇头叹息,何止是贵,简直是贵的可怕。

    离夜一阵汗颜,这不是她想要,是丹神诀想要!

    “六十万两!”轻灵的声音透着着急,从对面传来。

    离夜抬头看去,就看到凌蔷薇站在栏杆旁边,开始叫价,这一叫就抬高了十万。

    南门紫竹和凌剑锋相视一看,转身看向离夜。

    “你们先过去吧,让她这么叫,别人不用叫了。”问题是她还想要这东西啊!这小公主是不是嫌钱太多了!

    她还想着,烈焰寒泉这东西,应该没几个人知道,就算他们知道,拿在手上用处也不大,可能会有机会以低价买下来,现在这公主这么抬价,不是要了老命!

    等会别把她卖丹药的钱,全部搭上,都不够买这拇指都不够的烈焰寒泉!

    南门紫竹和凌剑锋汗颜点点头,他们也知道这样太疯狂了,所以才着急赶回去。

    两人匆匆离开,离夜转身继续看着下面,也不着急叫价,等下面的人叫完了,再叫也不迟。

    目光在四周扫视了一眼,离夜惊讶发现,孤鹰的目光紧紧注视着烈焰寒泉,如鹰一样的双眼,仿佛是看中了某件礼物。

    立刻心里咯吱一响,不会孤鹰也想要这东西吧,不过看他的目光,他应该不是想买,难不成在这里他也想——抢!

    “靠!”离夜忍不住爆粗口。

    这个拍卖会,四周高手也挺多的,就算他是宗师,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就抢东西吧,而且那个叫依柔的也不是吃素的,怎么会让他抢走。

    最最最重要的,她也需要这东西,所以,是不会让孤鹰抢走的!

    烈焰寒泉的叫价,已经上了百万,这些都在离夜的意料之中,不过某公主依旧没有死心,不停太高价格。

    “离夜,这样你还叫吗?”眼看着就要上两百万了,等会被把自己搭上都不够。

    离夜皱了皱眉头,眼中露出一抹坚定,叫,为什么不叫!

    这烈焰寒泉过了这家就没这店了,好不容易找到了,总不能让它从眼皮子底下溜走。

    对于过了两百万的数目,所有人都惊呆了。

    特别是那些还不知道烈焰寒泉作用的人,直接已经完全傻在当场,无法回神。

    依柔保持着微笑,眼角余光看了一眼身边的烈焰寒泉,她没想到这么一小瓶,就这么多人想要,而且眼睛都不眨一下。

    离夜也疑惑了,她就知道放这烈焰寒泉,有祛除火毒,焚灭一切火焰的作用,当然,这里不包括异火,怎么就有这么多人睁着抢着要。

    凌蔷薇都已经不再叫的那么频繁了,显然已经透支,可下面的叫声依旧没听过。

    “难道烈焰寒冰还有别的作用?”烈焰寒泉!对了!

    离夜眼中闪过光亮,烈焰寒泉本身就是两重天的东西,极寒,极热。

    洗髓丹!

    用烈焰寒泉炼制洗髓丹,效果会更加显著,而且还能帮助到使用洗髓丹的人,在洗髓的过程中,得到最好的提升!

    难怪有这么多人争着抢着要,要是给炼药师炼药,想必炼药师也是会十分高兴的,这么珍贵的东西,当然要不顾一切得到。

    离夜稍稍叹息,看来会是一场苦战了。

    一颗洗髓丹,能创造出一个天才,这样和钱比起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没法比。

    凌蔷薇这边更加着急,带的钱明显已经不够了,可是齐暮大人想要的东西,怎能这么轻易放弃!

    “薇儿,够了!”凌剑锋冷声呵斥道,她做的已经够多了。

    凌蔷薇挣扎了一下,平常的任性,此时都变成了委屈,她泪眼蔢娑抬头,“皇兄,我是真的想要成为齐暮大人的徒弟。”

    凌剑锋叹了口气,揉了揉凌蔷薇的头,“乖,这些年你做的已经够多了,而且齐暮大人已经说过,你不适合。”

    炼药这方面,不是说勤能补拙就行,没有天赋就是没有天赋,哪怕再怎么努力,也成不了。

    要是有点天赋还好,可以通过天赋努力提升,问题是一点天赋都没有,这要如何提升。

    凌蔷薇看着楼下,已经不再叫价了,她已经叫不出了。

    还以为知道烈焰寒泉的人不是很多,现在看起来,每个人都势在必得。

    “三百万两!”

    平淡无奇的声音响起,叫价者好像一点都不心疼钱财,三百万对于他老说,更像冰山一角。

    三百万两。

    离夜皱了皱眉头,已经三百万两了,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估算。

    该死的,早知道该多给温如玉几颗丹药,看着情况,肯定还会往上加。

    下面的叫价还在继续,不少人家已经呆木到石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到一个个数字从今他们耳中不停穿梭而过。

    “咕噜!”

    吞了吞唾沫,耳边再次响起一个声音。

    “三百五十万两!”

    三百五十万!

    “他大爷的!”

    “真当钱不是钱啊!”

    “这该死的东西到底有什么用,都每一个人回答,这要怎么猜!”

    ……

    他们只听见不停的叫价,不少人连有什么作用都不知道,一阵苦恼,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

    “这是炼制高级洗髓丹的啊,你们都不知道!?”

    用烈焰寒泉炼制出来的洗髓丹,跟普通可不同,谁不想要!

    “洗髓丹!”

    所有人眼中发出光芒,一颗洗髓丹,能造就一个天才,现在还是高级的,难怪会有这么多人想要,这绝对是炙手可热的极品!

    就在众人震撼不已之时,突然,灯火突然全部熄灭!

    发生什么事情了?

    离夜抬头看了看四周,到处都是一片漆黑,然而在此时,一楼下面,却又明显的波动,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烈焰寒泉!

    黑夜中,眸光宛若星辰,耀眼夺目,凭借着过人的夜视能力,离夜迅速跳下一楼。

    “有人盗走了烈焰寒泉!”依柔一声大喊。

    “点灯!点灯!”

    “竟然还有人敢在拍卖场抢东西!”

    “这烈焰寒泉看来在恨得是好东西,竟然让这么多人争破脑袋,现在还抢!”

    “有好戏看了。”

    鬼魅的身影从黑夜中穿梭,离夜努力让眼睛适应黑暗,感觉着空气中波动,随着波动追去。

    很快那道身影已经走出了拍卖会场,离夜赶紧追上去,心里暗暗咒骂。

    该死的,小爷还没动手抢,倒是有人抢先了!

    现在东西竟然已经出了拍卖会会场,就是抢,她也要抢过来,就不知道谁能抢的过谁!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急速往外走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大黑,率先走出去的身影,很快没入黑暗中。

    离夜刚走出拍卖会场,咬咬牙,顾不得那么多,直接追上去。

    就在此时,又一道身影从一旁闪过,放追赶着前面两道身影,速度极快。

    三人前后追逐,离夜不单单只感觉到前面有人,也感觉到后面有人追上来了。

    “该死,不会是拍卖会的人追上来了吧!”他们要是追上来了,这东西还怎么去抢。

    离夜加快速度,想要把身后的人甩掉,显然身后的人不想就这么被甩掉,立刻又跟了上去。

    追逐的戏码还没有停下来,一直走到城外,谁也没有先放弃,反而越来越起劲,速度一次比一次快。

    看到前面越来越近的身影,离夜咬咬牙,提起灵力,腾空旋转而过,从空中缓缓落下,站到了那人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最好把东西给小爷交出来,不然……靠!怎么又是你!”离夜话还没说完,但是看到眼前的人,她想不淡定了。

    白天才遇到那四个人,晚上又遇到他,而且还敢抢拍卖会的东西。

    随即想到,这些人的实力深不可测,拍卖会也就那么个先天天阶,抢他们,足够了,就算是受伤,想抢人家还是抢到了,而且拍卖会的人到现在还没追上来。

    没追上来就好,这样她才有时间把东西抢回来。

    “公子,看来咱们挺有缘的。”男人笑道,他正是昨天晚上被四人追杀的那个人。

    “孽缘。”离夜讪讪道,竟然是被他抢走的,还真是……

    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离夜,挑眉道:“你是……炼药师?”

    他看起来不过二十岁,会是炼药师吗?就算在他们那里,不到二十岁的炼药师,少的可怜,可以说,根本没有。

    “你管我,把烈焰寒泉交出来,这是小爷看上的东西。”离夜不耐烦道,她反正不介意欺负一个受伤的人,也不算欺负,这个受伤的人,可了不得呢!

    ------题外话------

    呼呼,这几晚更新晚了,不知道今晚能不能审核过,阿米豆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