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三十六章 那就给他们!
    公主挡在离夜面前,脸上带着不满,当她看清楚面前少年的容颜,想要说的话,一下子忘了。=

    好俊美的人!

    目光呆木的直视,眼中带着沉醉和着迷,半天都无法回神。

    站在一旁的司南擦了擦额上冷汗,走到离夜身边,微微朝着公主颔首,不卑不吭。

    “公主,还麻烦你让开。”她挡在这里,就不担心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么!

    在帝都人眼里,司南也是炼药师,对他也是非常崇敬,可司南和炼药师是扯不上关系的,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炼药师。

    司南在齐暮是身边时间久了,比其它灵师懂的多一点炼药方面的事情,他们就以为他是炼药师。

    这点没有人澄清,谣言只是谣言,其他人要怎么说,与本人无关,澄清什么的完全没必要,不然有心人还以为只自己散播出去的谣言。

    公主立即回神,双颊一阵火烧,呈现出淡淡绯红。

    “本公主都让你站住了,你干嘛还走?”这个人怎么可以坐齐暮大人的马车,她还以为是齐暮大人回来了!

    离夜双手抱臂,嘴角勾起邪魅弧线,自信眸光明亮璀璨,让人不敢直视。

    “不知道公主有什么指教,要是没什么事,最好让开!”她不会因为这里是玄凤国,就不会出手。

    公主轻哼一声,甩掉心里异样,上下打量着离夜。

    “这里是帝都,我是公主,你能把我怎么样?”他一个大男人,对她动手,而且她还是堂堂公主!

    司南差点没直接晕过去,公主啊,就算你的身份是公主,但是在炼药师面前,你父皇来了,都得礼让三分,你是公主怎么了。

    离夜嘴角弧度加深,眼中闪烁着寒光,“小爷一向不介意自己打女人!”

    这个公主要是再无理取闹下去,别说只是公主,就是皇后,她也打了!

    危险气息扑面而来,公主心里漏跳一拍,脚步稍稍往后退了一步。

    “你是不是男人!”她就没见过这样的男人!

    离夜眸中闪过一丝冰寒,嘴角的笑意越发寒冷,“滚!”

    “我……”冰冷寒意笼罩而下,公主吞了吞口水,双手不自觉环住双臂,脸上露出恐慌。

    太不对劲了,她怎么会怕他,她可是公主啊,有什么可怕的!

    想到这里,凌蔷薇的气势又回来了,她扬了扬脖子,抬头看着比她的离夜。

    凌蔷薇正要说话,呵斥声猛地传来,中气十足,宛若洪钟!

    “公主,休要胡闹!”

    凌蔷薇和司南顿时一阵胸闷,双耳嗡嗡作响。

    齐暮从马车上走下来,眼前的一幕映入眼帘,他急忙走到离夜身边。

    “齐暮大人,他坐了你的马车,蔷薇只是想教训教训他!”凌蔷薇嘟了嘟嘴巴,走到齐暮面前,脾气收敛了很多。

    现在齐暮大人回来了,倒要看看他还能怎么样,齐暮大人一定会罚他的。

    凌蔷薇的话才刚刚落下,齐暮脸色就一片铁青,眼中夹杂着怒意。

    “既然宫里来人了,现在立刻马上,把她给老夫带走!”齐暮指着凌蔷薇,心里一阵滴血,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蠢事!

    教训,他齐暮的师父,是她一个黄毛丫头能教训的!

    “是!”护送齐暮回来的侍卫立刻走到凌蔷薇身后,两个人一人握住一只手臂,拉着她就离开。

    齐暮大人亲自下令,他们怎能不听,不过还真是奇怪,齐暮大人和皇上说话才说到一半,怎么就突然回来了,一路上脸上都挂着喜悦。

    离夜斜视了一眼齐暮,扭头看了看护送他回来的马车,金黄闪亮,黄金镶嵌的龙形栩栩如生,还有那阵仗,明显就是皇帝出行时做的龙辇。

    啧啧,这皇帝看来还真是时时刻刻讨好齐暮,什么时候都没忘记。

    “齐暮大人!”被侍卫拉走的蔷薇急忙叫道,她不想回去,齐暮大人好不容易才回来!

    她要齐暮大人收她为徒,才会离开,她要成为炼药师!

    齐暮没有理会凌蔷薇,走到离夜面前,露出喜悦的笑容,做出请的姿势。

    “师……呃,请!”

    冰冷目光落下来,齐暮愣是把叫道一半的称呼,给咽了下去。

    齐暮这个举动,把齐府门口护卫,拉着凌蔷薇的侍卫,也包括凌蔷薇在内,惊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齐暮大人,怎么会对这么一个年轻后生这么客气!

    就算是见到皇上,齐暮大人也没这么客气过,这个少年是什么来头的,居然能让齐暮大人如此客气对待!

    天雷滚滚,落在他们心里,实在是没有人愿意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离夜感觉到四周的注视,白了齐暮一眼,才走进齐府。

    齐府之中,富丽堂皇,可以说,这就是一座小型宫殿,精致,绝美,华丽,富饶,应有尽有!

    走进齐府内,离夜停下步伐扫视着四周,嘴角勾起无声的笑容。

    玄凤国凌皇还真是做到了极致,什么都是最好的,她相信,这样的齐府,就算是皇帝住的地方,都没这么华丽。

    齐暮见离夜不走,看了看四周,站在一旁的护卫眸光不停往他们这边转动。

    他脸色一沉,双手负在身后,随意挥了挥,“你们先下去,告诉府里所有人,今天放假。”

    放假!?

    护卫诧异看向齐暮,随即立刻回神,不敢再犹豫,“是!”

    不需要问理由,齐暮大人的命令就是一切,听从就行了,知道太多没好处!

    几个护卫转身才走了几步,清冷声音淡淡传出,很是随意。

    “放假做什么,我只是想随便看看。”

    离夜无声看着齐暮,她进玄凤国帝都已经够轰动了,齐暮敢不敢再轰动一点,这样就算他不说自己的身份,迟早也会被人猜到!

    齐暮立刻点点头,指着离开的人呵斥道,“回来!不放假了!”

    护卫们:“……”

    几人慢慢转身,囧囧看着齐暮,怎么好好的又不放了,就因为这个少年的一句话!

    他们眼皮猛地一跳,少年的一句话,竟然能改变齐暮大人的决定!他是谁啊,这也太牛叉了!

    尽管疑惑,他们还是立刻回到刚才站的位置,齐声应道:“是!”

    离夜无语看着齐暮,阵阵懊恼,刚才就不该说话,现在好了,不只是门口的护卫,就连这里面的护卫,看到齐暮对她的“特别”待遇了。

    相信这件事很快会传遍玄凤国帝都,不过齐暮要是不准他们传出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大人,还是先请公子后院休息吧,这里人多。”司南阵阵汗颜,提心吊胆。

    他是不是白操心了,怎么齐暮大人一点都不担心如此特殊对待公子,传到外面,会惹人猜疑么,貌似这府里的事情,很少有传出去的。

    “嗯。”离夜点点头,这里人的确太多了。

    齐暮乐呵呵走在离夜身边,眼睛都笑眯了,他就知道师父会来,果然等到了。

    在司南带领下,几人走到了齐暮的炼丹房,司南站在门口,离夜和齐暮走了进去。

    “师父!”刚走进房间,齐暮就迫不及待叫唤。

    离夜眼角一抽,太阳穴暴走,咬牙道:“我不是你师父!”

    齐暮好像没听到离夜的话,乐呵呵往旁边走去,架在上放着各种丹药,还有药材,甚至还有玄兽的魂珠,等级是高级,而且还非常稀有。

    “师父,你最近要是想要炼药,在这里就可以了,绝对没有人打扰!”在这里就可以完全安心,不用担心有人闯进来。

    他炼药地方,是决不允许有任何人靠近的,府里每个人都知道,所以非常安全。

    离夜听着齐暮一声声叫唤,黑线不停坠落,他是不是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

    “我累了。”最终离夜只是淡淡吐出三个字。

    齐暮立刻走回到离夜身边,笑呵呵道:“给师父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

    离夜无语看着齐暮,他非得一口一个师父的叫么!

    房门打开,两人并肩走出去,离夜面无表情,齐暮面带微笑。

    司南听到身后传来动静,稍稍转身,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一幕,他立刻退开一步,走到一旁。

    “我不会在玄凤国帝都长留,你也不用叫我师父。”离夜看了一眼齐暮,转身对司南说道:“你带我去住的地方就行了。”

    被齐暮带着在这府里走一圈,又会是另外的一场轰动,她可不想走到哪里,每个人都把她当成奇葩一样看。

    “是。”司南立刻转身带着离夜往前走去。

    齐暮站在原地,面带微笑注视着离夜的背影,淡淡笑道:“师父就是师父,不会变的。”

    远去的离夜要是听到这句话,肯定立刻走出齐府,绝不会多待。

    “公子,这就是大人给你准备房间,是府内灵气最浓郁的地方,所以这里药材长的也比较多。”司南看了看四周,这里平常大人都不会让人进去的。

    离夜走进院子,浓郁的气息扑面而来,空气中参杂着药草的芬芳,黑眸中闪过一丝光亮。

    这个地方的灵气的确是浓郁,要是在这里修炼,比得上其它地方的一倍。

    目光扫视四周,满地灵药打理的井然有序,每一棵都极其肥硕。

    墨叶,枯叶花,曼陀罗,罂粟……

    几乎满地都是,中间则是铺垫出一条鹅卵石的小路,不远处是一间小竹屋。

    “是不错。”离夜点点头,嘴角勾起笑容,继续道:“这里是不是有人打理?”

    司南憨笑挠了挠后脑勺,“是小的,大人说这些都是灵药灵草,小的就每天都在打理。”

    离夜看了一眼司南,顺着鹅卵石路走进竹屋。

    这些都是常见的一些药草,能打理的这么好,也是不容易。

    “我住在这的日子,你还可以来打理,不用担心会吵到我。”走进竹屋,打量着竹屋内的一切。

    竹屋内出乎意料的宽敞,摆设精致,而且竹屋内的一切,都要是湘妃竹,湘妃竹只有天龙国才有那么一小片林子,只有皇室的人才能用,这么大一座竹屋,都是用湘妃竹建造而成,可以想象何等奢侈!

    “是。”司南点点头,他记得公子说过,不会再这里住太久,那是多久?

    “你先去忙吧。”离夜摆了摆手。

    司南恭敬俯身,转身走出竹屋,红莲立刻飞了出来。

    “这里真是不错!”红莲点头轻啧,灵气也浓郁,人类住的地方能这样,可以说是福地。

    离夜看了一眼红莲,走出竹屋,目光从门口灵草中扫视而过,身影一晃,空中闪过几道残影,等再回到门口,离夜手上静静躺着几株灵草。

    “从最简单的开始重新炼制。”上次神品尽管成功了,可是也炸炉了,而且形状并不完美,现在就要多加练习。

    红莲看到离夜手上的灵草,叹了口气,它可是堂堂异火红莲,为什么炼药这种小事,成了它的专属事情了!

    可是,丹药不得不炼,不然离夜会让它吃不了兜着走。

    离夜从储物手镯拿出一个药鼎,盘腿席地而坐,把药鼎放在地上,抬头看向红莲。

    红莲立刻飞到药鼎下方,离夜动作迅速把一株龙蜒草扔进药鼎,晶莹剔透的龙蜒草在红莲的焚烧下,立刻化作一滴晶莹的液体,浮在药鼎中央。

    罂粟,火叶草,兰灵花……

    一样一样井然有序放进放鼎炉中,液体的越来越大,呈现出各种颜色,不停翻滚着,挤压,发出嗞嗞的声音。

    “离夜,这是炼制神品等级的丹药吗?”神品,现在这是炼制什么?

    “只是灵元丹而已,从最简单的开始,神品那些丹药,等掌握完全掌握再炼制。”现在她只想着炼制出来别炸炉,凝聚的样子好看点就行了,神品那些丹药,目前还不行。

    “哦。”红莲点点头。

    离夜全神贯注把全部的心思放炼药上,不敢有半点松懈,偌大挤压的液体,慢慢分开,形成二十滴浮在药鼎中间,散发阵阵诱人香味。

    逐渐的,液体慢慢呈现颗粒状,红白交错的药丸慢慢凝聚成形,开始还非常丑陋,到处都是坑坑洼洼。

    在淬炼下,坑洼的丹药,形状越来越圆润,越来越光洁。

    “收!”清冷声音传出,透着紧张,离夜半点都不敢松懈。

    雾气袅袅,在竹屋内散开,浓郁香味惹人的沉醉。

    离夜伸出手,空中圆润的二十颗丹药,折射着光亮,稳稳落在她的手掌心。

    “神品。”离夜露出微笑,这才是真正的神品,终于是成功了,能够完全凝聚成形,圆润光泽。

    一丝精神力探进丹药内,就能立刻感应到强劲的力量,不需要再经过品尝,毋庸置疑,这就是神品,完美无瑕的神品!

    “成功了!”一声惊呼从门外传来,齐暮急匆匆走进竹屋,蹲坐在离夜面前,吞了吞口水注视着灵元丹。

    那垂涎三尺的表情,显然他一开始就站在外面,只是灭有出声打扰。

    “这是完美的神品,完美的!”齐暮脸上的表情,比离夜还要开心和兴奋。

    离夜无声看着齐暮,他什么时候来了,刚才全部的心思放在炼药上面,都没注意到他什么时候出现。

    “师父,你真的成功了!”他师父就是厉害!

    离夜睨视了一眼齐暮兴奋的表情,从怀里拿出个玉瓶,把丹药全部放进去,留下五颗,递到他面前。

    齐暮惊讶抬头,注视着离夜,“这,给我?”

    他已经欣喜到语无伦次了,看到离夜点头,他伸出双手,小心翼翼接过丹药,拿在手里仔细端详,这就是神品,从来没见过的神品。

    “这只是灵元丹。”离夜淡淡道,只是灵元丹而已,他就这么兴奋了,要是今天看到她炼制出其它丹药,是不是会乐傻。

    齐暮宝贝的拿出一个玉瓶,把灵元丹放进去,小心翼翼放进怀里。

    “师父,你可能不知道,神品,那是每个炼药师的追求,从来没有炼制出过神品丹药。”那是每个炼药师梦寐以求的高度!

    神品,他以前想都不敢想,有生之年能够见到,现在竟然真的见到了!

    离夜无声看着齐暮,看着他欣喜若狂的表情,很想知道齐暮到底知不知道,在神品丹药之上还有品级。

    这要是不知道的话,对他来说,就是一种打击!

    梦寐以求的东西,结果不是最厉害的,那打击应该挺重的。

    “以后你也可以。”没有神品不代表不存在,风启大陆那么大,四国和日月殿占居的只是一小部分。

    有天穹之地,就有着更厉害的地方,要是只能看到四国这么点大的地方,那可不行。

    “有师父,我很有信心!”他一定会炼制出神品,到时候不知道师父又会在什么样的高度了。

    让他相信神品是最高等级,他还是有点不太敢确信的。

    神品之上,必定还有等级,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离夜嘴角一抽,正想说自己不是他师父,随即想到前面她说了,齐暮也没理会,把说道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反正说了也没用,浪费口水。

    “你来做什么?”他来半天了,总不会无缘无故找她。

    齐暮猛地惊醒,拍了拍自己的头,讪讪笑道:“师父,我等会要去一趟皇宫,说一下炼药师比试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炼药师比试的事情,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嘴角勾起笑容。

    “炼药师比试,把地方改成帝都,来了几个炼药师?”她也大概了解一下。

    齐暮摇摇头,一阵无奈,“师父,来的不过一两个,他们连圣品都不能炼制,更何况是神品。”

    连圣品都不能炼制的,来了也是白来。

    离夜了然点点头,炼药师脾气都很古怪,能来一两个应该算是不错了,可能还是看在齐暮的面子上才来的。

    看来想知道炼药师到底有多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有些事情都知道了,就没有神秘感了,还不如保留那份神秘感。

    “你们来的时候,风雨潇怎么样了,身体好点了吗?”离夜挑挑眉头,伤口完全愈合,应该是差不多了,齐暮会给他调理的丹药,复原是迟早的事情。

    齐暮嘿嘿一笑,“那是当然了,师父没有把那些神品丹药带走,他说不定已经恢复了。”

    听着齐暮的话,离夜轻咳一声,哪里会这么快。

    “既然你要去皇宫,那就去吧,我想自己出去走走。”也看看除了皇宫,帝都有没有她要的东西。

    她要炼制那样东西,就不能在这竹屋里面,必须要去齐暮的炼丹房。

    “是!”齐暮站起身,双手抱拳,微微俯身,然后才转身走出房间,那态度模样,完全就是一个恭敬的弟子,而不是万人敬仰的炼药师。

    看到齐暮离开,红莲才慢慢飞出来,动了动身体。

    “离夜,其实你有这么一个弟子,说不定还是一件不错的事情。”这个叫齐暮的,真的是完全把离夜当成师父,尊敬有加。

    可齐暮貌似不知道离夜的身份,他要知道自己拜的师父,真的只有十几岁,会不会吐血。

    一年时间已经过去了,离夜也过了十六岁生日,她现在已经十六岁了!

    然而,十六岁,神品炼药师,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那绝对是惊悚!

    谁也不敢相信,十六岁的少年,平常人还在学习辨别药草,她就已经是神品等级。

    可他们不会知道,离夜当年开始学习炼制丹药的时候,就连睡觉时间,都在学习辨别药草,丹神诀从没停过。

    那个时候离夜不只是学习炼药,还有提升实力,当时她真的是恨不得把一个人当成好几个人用。

    天才不只是有绝佳的天赋,在天赋之上,更多的辛苦还有那一颗坚定不移的心!

    齐暮匆匆赶到皇宫,凌皇听说他来了,急忙放下手中事物。

    “齐暮大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你这么急匆匆回去。”凌皇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笑眯眯的模样,活像一尊弥勒佛,其中的汹涌波涛,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有多厉害。

    齐暮大人那么急忙回去,难道和今天走进帝都的人有关,听说是个长相绝美的少年,还听说,那是齐暮大人的弟子!

    “贵客到访,自然是要回去。”齐暮皮笑肉不笑看着凌皇,冷声轻哼,废话,老夫师父来了,能不回去迎接吗?你知不知道你女儿刚刚做了什么,敢去招惹师父!

    贵客!凌皇眼中闪过光亮,是什么样的人,能被齐暮称之为贵客,是那个少年!?

    “齐暮大人可否透露是什么样的贵客?”贵客。

    凌皇眼睛不停转动,明显就是在打着什么主意,让人不得不防。

    齐暮听到凌皇的问题,冷冷呵呵一笑,“说到贵客,刚才蔷薇公主到老夫府上,差点得罪这位贵客!”

    凌皇脸上笑容僵住,蔷薇,她又去齐暮大人府上了,还差点得罪贵客!

    看到齐暮脸上的怒意,凌皇连忙赔笑,“等会朕就让蔷薇面壁思过,齐暮大人别生气。”

    对于离夜,凌皇越发的好奇,甚至他都想立刻到齐府一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被称之为贵客。

    齐暮没有回答,静静坐在下方的椅子上,注视着凌皇。

    凌皇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试探着笑问道:“齐暮大人,听说你最近收了个弟子?”

    放在黄色衣袍上的双手稍稍握紧,凌皇眼睛深处露出一抹紧张。

    齐暮的徒弟,那必定是炼药师,能被齐暮看上,天赋定然不低,玄凤国这是又要多一位炼药师了么?

    收了个弟子!?他什么时候收了个弟子?

    谁传出来他收了个弟子,怎么他本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情,谁敢冒充他徒弟!

    “皇上,到底是谁传出这样的谣言,胆敢装老夫徒弟!”齐暮噌的一下站起来,严肃说道。

    他从来没收过徒弟,这要是让他知道是谁传出来的,绝不轻饶!

    没有收徒弟,可今天城门口的事情,的的确确发生了,还有那么多人看到。

    “可能,可能是朕听错了。”凌皇擦了擦额上冷汗,不禁在心里怒骂,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说齐暮收了弟子!

    齐暮这种态度,怎么可能收了弟子,他要是收了弟子,也不会藏着掖着。

    “哼!”齐暮冷哼一声,什么是听错!

    “那……”

    “皇上,还是先说说炼药师比试的事情,老夫不打算参加!”两个炼药师,有什么可参加的。

    他们两个的实力,明显就和自己有差距,这要是真的比起来,还会说他以大欺小!

    凌皇点点头,不参加就不参加吧,反正那场比试也是为了救风雨潇准备的幌子,现在风雨潇既然已经好了,别说齐暮大人可以不参加,就是随时取消,他会同意。

    寂静的大殿内,时不时的响起想声音,凌皇一直疑惑着齐暮嘴里的贵客,是不是就是人人嘴里,城门口的少年。

    玄凤国帝都,离夜走在街上,看着两旁放着的药草,撇了撇嘴。

    这都是最基本的,就连稍微珍贵一点都没有。

    天龙国有个玄机城,所以盛产兵器,玄凤国就是灵药一类,其它两国也有各自盛产东西。

    司南本来是要跟着离夜出来的,离夜拒绝了,她想自己走走,不习惯身边跟着人。

    看了看各处的药摊上,离夜叹了口气,正要转身打算回去之际,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摊位上的东西,眼中露出光亮。

    她直径往前走去,那是一个路边的小小地毯,但是地毯上的东西,比其它地方的都要珍贵,而地摊的主人,一看就是常年杀伐的人。

    “这些东西都是壮士亲自猎来的吗?”离夜随意拿起一块矿石,眼睛看的却是摊位上的另一样东西。

    看似随意扫视了一眼摊位,离夜的目光看向手中的矿石,在晶莹透亮的矿石中,一滴金色液体十分明亮,随时会呼之欲出。

    金滴子,的确是不错,算是比较少见的一种矿石,能采到的确是不容易,这拿来炼药,也是很难得的,不如一起买了。

    汉子浑圆双眼扫视了一眼离夜,粗犷沙哑的声音响起,“你倒是挺有眼力劲。”

    一眼就能看出他这都是自己采来的,这个金滴子,可是这一堆东西里面,最贵的了,也是价值最高的。

    “这个金滴子我要了,不知道……”

    离夜的话说到一半,头顶响起沉闷的声音,将她的话打断。

    “一万两,卖吗?”身穿锦衣华服的男人手拿纸扇,笑盈盈站在离夜身后。

    离夜蹙了蹙眉头,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人,缓缓起身,眼中没有一丝温度,目光扫视着来人。

    在锦衣华服男人身后,目光的中年的男人不屑看了一眼离夜,然后目光落在她手里的金滴子上面。

    “这东西,我要了!”中年男人高傲道,他是炼药师,这东西,就该归他!

    汉子看到一下子有这么多客人上门,立刻露出笑容,笑脸相迎,但是听到男人的话以后,脸上随即露出迟疑。

    “王少爷,不然你们再看看其他的东西吧,金滴子已经被这位小公子定下了。”两边都是客人,得罪哪一边都不行。

    王力可是帝都富商的儿子,当然是更加不能得罪,得罪了富商,他哪里还能在帝都混下去。

    可做生意有规矩,是这位少年先看中的啊!

    离夜没有理会他们,转而看向汉子,“多少钱。”

    汉子正要回答,华服少年却抢先一步开口,话语震撼了在场所有人。

    “本少爷身边的,可是炼药师大人,你们敢得罪吗?”炼药师大人他们敢得罪,还敢抢炼药师手里的东西,不要命了!

    炼药师?离夜嘴角勾起危险弧度,难怪会这么高傲了。

    汉子脸色大惊,急忙走到中年男人面前,抱拳俯身,“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炼药师大人莫怪。”

    一滴冷汗从额上划落,汉子心里一阵狂喜,竟然是炼药师,这下他的东西更加好卖了,连炼药师大人都在他摊位上买过东西,价值都不一样了。

    “那……”中年男人扭头看向离夜,不屑讥笑扫视了一眼。

    就这么一个小子,还敢和他抢东西,这金滴子白白浪费在一个少年身上,还不如给他炼制丹药。

    汉子顿了顿,迟疑看向离夜,脸上露出笑容。

    小公子,这位是炼药师的人,炼药师大人是什么身份,他应该知道吧,所以,能不能把金滴子还给他?

    离夜站在一旁,无声轻啧,她就知道,炼药师的身份一亮出来,什么都变成浮云了。

    不过这金滴子……黑亮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透明的晶石中,几道诡异的痕迹流过,冲向中间的那一滴金色物体。

    物体稍稍波动,又恢复正常,速度快到让人看不清楚。

    “既然是炼药师大人要的,本少爷当然得给啊,只是这东西是我先看上的,做生意要有诚信,不知道你要怎么补偿我?”炼药师,他要这块矿石,给他就是了。

    大家都是斯文人,给他就给他了,没什么的。

    听到离夜的回答,几人脸上露出满意笑容,算这小子识相,知道不能得罪炼药师。

    而离夜身体里的红莲,惊到差点掉出来。

    这怎么可能,离夜怎么可能会这么就把东西给他们!

    汉子擦了擦额上冷汗,听到离夜同意,咬咬牙,忍痛开口道:“这摊位上的东西,公子随便选一样,在下分文不取。”

    炼药师都在这里了,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今天这一堆东西,绝对能卖的出去,少收一样的钱也不亏。

    “好啊。”离夜笑着点点头,她等的就是这句话!

    修长手指握着晶石,离夜递到汉子面前,汉子急忙接过,送到那个炼药师面前。

    炼药师看到汉子那么积极,满意点点头,拿过金滴子,眼中露出一抹激动。

    王力从怀中拿出一张三指宽的玉牌,递给汉子,“这是两万两。”

    不就是钱,炼药师大人能开心的,贵一点也没关系,有炼药师在他们家族,家族的地位,可谓是一日千丈!

    汉子笑盈盈接过玉牌,两万两白银,一下子涨了一半!

    王力不屑冲着离夜轻哼了一声,先来的又怎么样,谁也不可以不卖炼药师的面子,这东西最后还不是他们的了。

    “炼药师大人,这边请。”王力看向身边的男人,神色立刻变得恭敬。

    红莲忍住爆粗口的冲动,“嘿,这都是什么人啊!”

    这么理智气壮的表情,好像离夜就该把东西让给他们,什么东西!

    离夜笑而不语,很快他们就知道,什么才是哭,从她手上抢东西,呵,那就给他们!

    “公子,现在你可以随便拿了。”汉子笑呵呵道,一颗金滴子能买出两万两,这绝对是天价!

    今天运气真好,遇上了炼药师,炼药师啊!

    离夜挑挑眉头,蹲下身体,目光随意在摊位上扫视,眉头紧皱,看着摊位上的东西,好像都不满意。

    最终,离夜手指停留在一块普通,甚至长相都不怎么好看的矿石上,随意拿起。

    “就它吧。”离夜嫌弃道,一丝精神力探进矿石里,眼中闪过一丝光亮。

    没错,就是这个!就是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和在古氏一族,那个空间的很像,就是神灵石的感觉,只是很微弱。

    汉子看着离夜手上的东西,忍住大笑的冲动,点点头,“公子慢走。”

    这块石头,可是他整个摊位上最便宜的,就是在金滴子旁边捡到的破石头罢了,他见着奇特,就随手捡起来了,没想到这个少年居然这么不识货,拿走这么个东西。

    看到汉子隐忍的笑容,离夜嘴角微勾,起身离开,随手把矿石放进储物手镯里,淡蓝色身影消失在人群中。

    以为自己得到了大便宜的汉子,要是知道,整个摊位,他认为最便宜的东西,其实是这里面最珍贵的神灵石,价值不在百万两黄金之下,他会不会直接气的吐血而亡。

    王力一行人刚走远,中年男人仔细端详着手上的金滴子,精神力探进去,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

    竟然是上品!

    “炼药师大人,何事这么开心?”王力不明所以问道,就这么块破石头,有这么开心吗?还花了他两万两,要不是爹说好好伺候着,他才不会花这个冤枉钱。

    中年男人把金滴子递到王力面前,笑着说道:“我刚刚用灵力探过了,这金滴子可是上品,绝对值得两万两。”

    刚才还不屑一顾的王力,顿时眼前一亮,饥渴看着炼药师手上的金滴子,这是上品!

    “炼药师大人,能给我看看吗?”好歹他花了钱。

    中年男人迟疑了一会,还是把金滴子递到王力面前,清脆的声音,同一时间响起。

    “咔嚓!”

    一道裂痕从中间晶石中间裂开,裂开的位置,刚好是金滴子所在的位置。

    中年男人看到裂开的痕迹,双眼睁大,眼中闪过惊慌。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

    一丝灵力又探进去,紧接着破碎声音响起,“咔嚓嚓嚓!”

    中间的裂痕,如同蜘蛛网,从中间裂开,破碎!

    碎屑落的手掌心里,别说什么记得金滴子了,就连金色碎屑都不曾留下。

    “为什么!?”中年男子抬头仰天怒吼,脸色顿时变成猪肝色。

    ------题外话------

    嗯哼,在离夜手上抢东西,哪里是那么容易滴…啦啦啦…

    熊抱抱,某甜绝对的来晚了,因为字数不够一万,所以某甜努力爬到一点,然后已经过了审核时间,只能早上的时候才更新了,么么哒

    ...